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飞天

第一七二二章 立碑招人

    阁楼内,一壶清茶飘香,金漫似乎已经习惯了在这里煮茶,端着茶盏慢品,悄悄关注着对面的杨庆神色变化。

    杨庆手上拿着一块玉牒,全神贯注地查看着什么,看完之后,玉牒放在了案上,闭目露出一丝美美笑意,如饮美酒酣畅淋漓的感觉。

    金漫放下茶盏:“六道收集来的有关离宫寿宴的消息都在这里,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按理说天庭高层那边的消息不会这么快公然扩散,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杨庆睁眼看着她微微一笑,“应该是青主放出来的。”

    “哦!”金漫怔了一下,旋即流露恍然大悟神色微微颔首,继而问道:“圣王究竟想干什么?”

    杨庆笑道:“静观便可。”

    金漫:“从东南西北四军招揽十万精锐,圣王打这个赌能嬴吗?一旦输了怕有性命之虞,我们是不是要做好接应的准备。”

    “哈哈…”杨庆轻笑两声,昂头一口饮尽杯中茶,茶盏拍案一放,起身走到了窗前眺望无边大海,一脸快意。

    金漫起身跟了过去,看着他问道:“难道我说的有错吗?不说天庭大臣会不会暗中阻止,就鬼市总镇府那破地方,四军精锐人马怎么可能跑那去自毁前程?”

    杨庆远眺的目光中略带深邃****神采,怡然微笑,“输不了!只要圣王过了寿宴那一关,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天庭大臣再怎么阻止也没用,也阻止不了,除非他们直接杀了圣王,然青主既然已经出手了,又岂会看着圣王遇险?已无后顾之忧,十万精锐已是圣王囊中之物!”

    “哦!”金漫惊讶且不解道:“怎讲?”

    “不急,很快就见分晓,金圣主拭目以待便可!”杨庆微笑摇头。看向远方的目光中渐显异样神采。

    尽管这次事件大的方向他早就帮苗毅拟好了,然具体的执行要全仗苗毅,他没办法预判寿宴现场会是个什么情况,所以从苗毅启程去御园开始。他一颗心就揪在了那里,可谓提心吊胆,深知稍有差池苗毅便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只能寄希望于苗毅的一贯应变能力,到了那个地方六道没任何办法帮上苗毅。

    然从现在得到的消息来看。苗毅在寿宴上的表现可谓胆大、心细、镇定自若,那份孤身犯险的胆气和杰出的应变能力令他杨庆叹为观止,成了!他知道这个计划已经成了!

    面对即将的结果他已经完全能预料到,目眺远方的眼中带着浓郁笑意,嘀咕自语一声,“大事可期!”

    “什么?”金漫有点没听清楚,问了声。

    杨庆回过神,偏头看来,岔开话题,呵呵笑道:“那人安排在天庭的眼线究竟是什么人?”

    金漫愣了一下。明白了他在问什么,摇头:“不知道,按规矩,一般只有他主动联系我们,我们从未主动联系过他,无从知道是什么人。”

    杨庆盯着她看了会儿,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问起这个问题,来这里这么久了,一些事情他已经知道了。譬如金漫等人曾被人控制在一个地方达十多万年,直到苗毅来到炼狱才脱困。虽然金漫不肯说,但他已经大概猜到了是什么人所为。又譬如在此了解了六道残部的实力后,获悉靠这些人居然数次击退了天庭大军的清剿,他找到当年参与大战的人了解了一下当年的战局。就猜到了六道在天庭那边有什么卧底泄露了军机给这边,遂从金漫口中试探出了的确有这么个人存在。

    “怎么?你认为我在说谎?”金漫蹙眉问道。

    杨庆摇了摇头,又看向了窗外,迎着拂面的海风,徐徐自语道:“我只是在感慨某人选人的眼光,花了十万年的时间才选出这么一个人来。真可谓煞费苦心!而我现在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他要选的人不需要什么天赋异禀,也不需要太过聪明,也许要的就是超强的应变能力、超强的执行能力、超强的适应生存能力,以便达到他的目的,只怕这才是他选择他而不是选择别人的原因……”

    绿央园,苗毅似乎也没想到寿宴打赌的事情能这么快传播开来,按理说天庭高层发生的什么事情一般不容易扩散,要扩散也只是在小范围内扩散,这次却这么快传得整个天下沸沸扬扬,实在是令他感到惊讶。

    他也是在不断接到各路关心问候的传讯才知道消息已经扩散开了,皇甫君媃及几房妾室都来了消息关问,包括炼狱的云傲天等人,还有伏青等人,却唯独没有云知秋和杨庆那边的问候,那边似乎保持着沉默。

    直到皇甫君媃再次来消息告知,探查到了是群英会那边受了上面的意思有意在扩散消息后,苗毅才恍然大悟,所谓的‘上面’自然是指天宫这边,他这才锁定了目标应该是青主,估摸着在帮自己造势,这是怕自己打赌会输啊!

    在御园静养了半个月,伤好的差不多了,苗毅才决定返回。

    这边才刚飞出御园这颗星球,便被东方烈给拦了下来。东方烈,一位右督卫的副大都督,奉命护送苗毅返回鬼市总镇府。这让苗毅有点受宠若惊,没想到天宫竟然会派出一位副大都督级别的人亲自护送,不过想到背后的青主,又立马释然了。

    没看到其他人,全程只有东方烈一人护送。

    途中,东方烈几次试问查探苗毅准备如何为鬼市招十万精锐,苗毅含糊其辞不肯吐露。尽管已经猜到了可能是青主那边让东方烈询问,可事关成败,他又不清楚东方烈的底细,不敢轻易告知,只说到了鬼市自然知晓。

    抵近鬼市时,苗毅才知东方烈根本不是什么一个人护送,挥手间招出一支大军,沿途一路分派布置下去。询问才知是防备有人搞鬼在终点拦截前来鬼市投靠人马的。另有千余人随同东方烈和苗毅一起进入鬼市,东方烈表示这支人马也是要常住鬼市总镇府保护他苗毅安全的,直到他苗毅结束赌局为止才会撤离。

    至于赌局结束后,苗毅也能理解,届时青主才不会管他的死活。

    一到鬼市总镇府,东方烈又立刻将寇家滞留在此的人马集合,拿出了随身携带而来的天牝宫法旨,当场宣布法旨,命寇家在鬼市总镇府的人马即刻撤离不得耽搁,这等于是不用寇家自己把人抽回,天牝宫就先一步将寇家的人给踢了出去。原因很简单,苗毅也能猜到,上面对寇家的人马不放心,也算是在保护他苗毅的安全。

    寇家人马奉命即刻撤离,东方烈带来的人即刻接手鬼市总镇府的防御,由东方烈亲自坐镇布置。

    新总镇府在鬼市原本处于比较偏僻冷清的地方,此时由于苗毅的归来,周围已经是变得热热闹闹,寿宴赌局的事如今天下人尽皆知,各色人物聚集于此打探,都想看看如何招揽十万精锐。

    门外看了看动静的东方烈转身回到院墙内,冷森森传令,“六百人马于总镇府内轮流候命,随时做应变准备,命四百人马守在总镇府外,擅自靠近者,一律杀无赦!若有任何闪失,提头来见我!”

    “是!”其麾下领命而去。

    府内,小别重逢,苗毅和云知秋四手相握对视了一阵,一切尽在不言中。

    “事不宜迟,以免夜长梦多!”苗毅平静一声,云知秋点头嗯了声,“都准备好了。”

    放开了她的手,苗毅大步而去,云知秋和杨召青等人快步跟随在他后面,一路来到了楼上的佛殿,也是当初见到魅姬和玉罗刹的地方。

    一块完备的石碑就落座在殿内中央,碑面平整就差碑文。

    苗毅绕着石碑转了圈,站定,缓缓闭眼,面对平整碑面闭目沉默了一会儿。

    再睁眼时,已挥臂捞了逆鳞枪在手,枪出寒芒,“嘤嘤”龙吟声起,锋利枪头在碑面摧出飞扬字迹,划出的粉尘被枪身上迸发出的法力激荡开来,露出一个个不算好却遒劲有力的深刻文字,别有一股气势,随着枪头的移动逐字呈现。

    写完一面,又在石碑另一面抖枪急书。

    看到写好那一面的文字,杨召青方知苗毅要招什么人,可谓目瞪口呆。

    两面刻完,咚!苗毅杵枪在地,沉声道:“抬出去,立于总镇府门外,即刻招人!”

    “是!”杨召青拱手领命,收了那近一丈高的石碑,快步而去。

    庭院中,遇见了东方烈,杨召青拱手道:“东方大人,请给我四名人手。”

    东方烈上下看他一眼,淡然道:“何用?”

    杨召青:“总镇大人刚写下招人碑文,要立碑于总镇府门外,怕有人擅自毁坏碑文,希望有四个人日夜看护。”

    这么快?东方烈心头一凛,举手掸了下,其身后随从立刻喝道:“来人!”

    很快,鬼市总镇府门口的守卫左右让开,一群天将护着杨召青走出了总镇府大门,东方烈也跟在其中。

    走到于大门十五丈开外,杨召青四周看了看方位,挥手招出了那块石碑,轰隆一声落地,近一丈高的碑文正式矗立在了鬼市总镇府门外。

    跟来的东方烈先睹为快,目光一扫碑文上方粗俗的‘招人’二字,迅速下看,两眼渐渐瞪大了,似乎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