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飞天

第一八七一章 渐露枭雄之姿

    “这孩子缺心眼呐,怎么什么事都往外抖?”

    星辰殿,坐案后拿块玉牒查看的青主忽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在那直摇头。

    上官青在旁陪着笑了笑,玉牒是他递上的,里面是他跟青元尊的问答内容,这边获知苗毅和青元尊已经见过了之后,青主便命他问问青元尊都和苗毅谈了些什么。

    这让青元尊暗暗心惊,不过想想也是,近卫军本就是父皇的嫡系人马,知道自己的情况也不意外,加之母亲的交代,母亲是他在这世上最信任的人,他相信母亲不会害他,所以尊母亲的吩咐老老实实把和苗毅之间的谈话内容大多坦白了出来,上官青问什么就答什么。

    而问答内容上官青可谓一字不漏地抄在了玉牒上,连自己的问话也没落,在这位的父子关系之间他不敢做任何手脚,务必保证客观公正的态度,让青主自己去做判断,也不敢做任何左右,身为青主身边最亲近的人,他知道有些事情是他这种身份的人不能碰的,他的身份若敢卷入这种事情,哪怕跟了青主的时间再久,青主也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上官青当然知道青主在因为什么哭笑不得,肯定是看到了苗毅承认了是天后命其对琴妃下了手,他之前从青元尊嘴里问出这事后,就知道要让青主哭笑不得,青主是处理还是不处理呢?青主又不是不知道琴妃那一家子的事罪魁祸首就是天后,只不过一直在装糊涂罢了。

    “唉!这孩子缺心眼呐!”青主再次感叹了一声,一脸苦笑之余,又陷入了沉默。

    有一点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这儿子从小到大,就没有隐瞒过自己任何事情,也许是缺心眼,但却从不欺骗他这个父亲和夏侯承宇那个母亲,对父母一向坦诚。

    当然,这是他的误判,至少青元尊这次就没提自己开口向苗毅要钱的事,也没告诉母亲,还让苗毅帮着隐瞒。

    可对苗毅来说,他才不管青元尊是不是缺心眼,他要为下面那些为他抛头颅洒热血的弟兄谋前程,不为下面人着想,下面人谁还会为他卖命?又如何凝聚军心和士气?

    至于劝青元尊振作的话那都是讲讲的,青元尊能不能成为一代英主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甚至是希望青元尊昏庸一点,青元尊不昏庸无能一点,他这个心腹手下怎么能得势?自古以来之所以能权臣当道,就是因为主上昏庸无能才会让大权旁落,换了青主这种人怎么可能让大权旁落,四大天王搞了多少年还不是被青主给牢牢捏在手中。

    和杨庆商议后续计划时,杨庆就已经点明了,青元尊能不能达到青主的期望不重要,重要的是维持青元尊和青主的父子感情,这是青主和青元尊父子关系之间的底线和根本,只要青主在感情上认可这个儿子,将来青元尊得不得大位都没关系,届时不管青元尊有没有出息,青主都会想办法为这个儿子留条后路,也就不会剪除青元尊的党羽,换句话说就是不会动他苗毅,至少在一定时间内不会动,这样一来又能为他苗毅争取到不少的时间。

    对此,苗毅深以为然!

    上官青敏锐捕捉到了青主并没有任何不高兴,从青主话里冒出的‘孩子’二字就能见端倪。

    “为了劝元尊,那猴崽子连母子亲情都利用上了,算是有心了。”青主看着玉牒喃喃问了声,“对元尊会有效果吗?”

    上官青立马猜到应该是看到了牛有德说天后在宫中的状况乃是奇耻大辱,他装没听见,没发表什么意见。

    “嬴九光这次还真是丢尽了老脸,不过这猴崽子这一仗的确是打的漂亮,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了。”看到交战经过,青主方明白了真正的交战过程是怎样的,虽然这边如今已经通过蜧族那边的探子掌握了大概的情况,可具体情况并不清楚,除了蜧族高层一直在苗毅指挥中枢的人,其他蜧族成员大多并不知完整的战况是怎么完成的。

    他看着看着不禁冷哼两声:“朕培养了多年的人,最后倒是便宜了承宇。”

    上官青微微一笑又快速收敛了表情,听出了青主心里有点泛味。

    “哟呵,一万兆仙元丹,天街大都督…感情聚贤堂的人被放了也是嬴九光的赔偿条件之一……”青主又啧啧摇头一声,忽又抬头看向上官青,颇为惊讶道:“嬴无满没死还在他手上?”

    上官青点头道:“殿下是这样说的,连琴妃的事都说了,想必牛有德不会在这事上骗殿下。”

    青主斜睨手上玉牒,“跟嬴家算账,他还想利用嬴无满对嬴家先出手,你估计他会怎么做?”

    上官青摇头道:“不知,老奴问了殿下,殿下说牛有德没细说这事,只是提了一嘴。”

    “哦!”青主哼哼冷笑道:“那朕倒是要拭目以待了。”玉牒扔在了桌上,起身离开了案边,负手慢慢踱步在大殿内,走到了门口默立一阵,忽语带惆怅地问了声,“是不是承宇和元尊看起来更像一家人?”

    跟在后面的上官青立马明白了他的心意,这是在问他这个做父亲的是不是太无情了一点?当即安慰道:“陛下胸怀天下,殿下以后自然会明白。”

    “胸怀天下…”青主眼神迷惘,喃喃自语了一声,脸上略带那么一抹感伤之色。

    上官青侧面看了眼,忙岔开话题为其解忧,“陛下,牛有德手上缴获的十几万张破法弓怎么处理?要不要让他交出来?”

    “既然两边都在装糊涂互相帮衬着隐瞒,朕现在捅穿了岂不令那猴崽子少了捞好处的机会,看看嬴九光大出血是什么反应也是件有趣的事情嘛,既然知道了破法弓在那家伙手上,还能跑了不成?朕随时能收回来,等等看吧,朕倒要看他怎么找嬴家的麻烦…”青主说着忽然双眼一眯,“牛有德应该知道这事瞒不住朕,却还敢吞下这批破法弓,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知道朕目前不想和嬴九光翻脸,所以才趁机捞好处…此子已非当年,手段越发高深又能征善战,渐露枭雄之姿,日后怕不是他们母子两个能镇得住的,有待观察!”

    渐露枭雄之姿?上官青听的心中一跳,没想到青主对牛有德的评价居然出现了这种词句,这意味着什么?

    然就在这时,上官青从思索中回过神来,摸出了一只星铃,稍作联系之后,脸上明显有愣怔之情,木讷一阵后,禀报道:“陛下,蜧王奏报!”

    “哦!”青主也从思索中回过神来,“平常也不和这边联系,她怎么想起在这个时候奏报,报了些什么?”

    上官青道:“蜧王说族人遭遇大劫,死伤无数,她难辞其咎,已经交出了蜧族族长的位置,现由长老莫游接掌,特向陛下请辞蜧王之位,希望陛下能将蜧王的头衔转封莫游。”

    青主嗤声道:“死了一百多万人就要死要活的,妇人之见!她得感谢牛有德和嬴九光才对,这两个家伙闹腾一下倒是推迟了朕出手的时间,真要等到朕出手了,到时候就不止这一百来万人了。准了吧,连族长都不是了,王冠戴在她头上作甚!”

    “是!”上官青应下,准备着手安排此事。

    黑龙潭,近卫军也就走了个过场,既没找到匪徒,也没找到蜧族,耽搁了点时间后便撤军了。

    近卫军一撤,苗毅也不便在黑龙潭久留,万一嬴九光再次反扑就不好玩了,虽然知道嬴九光现在应该不太可能这样做,毕竟他苗毅又能把近卫军给‘请’回来,可还是不得不小心,得尽快离开。

    这里正在收拢人马,空中却闪来数人落下,青月和龙信及一群幽冥大军人马立刻护在了苗毅周围,警惕着来人。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蜧王,还有蜧族的几位长老。

    苗毅等人明显发现了不对,发现蜧王头戴的心绿发箍已经消失了,戴在了莫游的头上,而莫游等长老的脸上皆有难以掩饰的悲伤神色。

    这显然不合常理,苗毅等人面面相觑,有点搞不懂什么情况,反正就是觉得不对。

    众目睽睽之下,蜧王从长老等人之中走出几步,然后转身面对莫游,渐渐矮下身子,单膝跪地向莫游行礼。

    众长老纷纷单膝跪下还礼,莫游更是快步上前,双手将蜧王给扶了起来,含泪摇头。

    苗毅等人更加看不懂了,蜧王居然在向莫游?行跪礼?众人目光不禁集中在了莫游头上的心绿发箍,心里一个个嘀咕,不会吧,难道…

    蜧王脱开了莫游扶助的双手,转身轻柔迈步而来,走向苗毅这边。

    苗毅摸了摸鼻子,隐隐猜到了点什么,有点不好意思。

    但是青月等人却是满头雾水,在一定的距离拦住了蜧王,不让其太过靠近苗毅,免得威胁到苗毅的安全。

    蜧王止步,朝封锁重兵后面的苗毅朗声道:“我已不是蜧王,也不是蜧族的族长,已被逐出蜧族,牛都统可愿收留?”

    此话一出,蜧族等长老皆面含悲戚之色,莫游更是泪水涟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