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飞天

第一九九四章 拿他开刀

    泪眼模糊地看着左儿,嬴月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左儿是不是忠于嬴家的?是!可左儿又是杀了自己父母的仇人,可自己父母做的对吗?不对!

    虎林看出了她心中的纠结难断,徐徐道:“在她看来,不杀嬴家那些不肖子孙,嬴家的大仇再也没了报的希望。在你父母看来,也许同样认为自己的兄弟不可信,不争那家产以后嬴家的产业就没了自己的事,能报仇固然好,报不了仇至少家人还有生存的依靠。她左儿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你父母也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也许在别人看来,你爷爷嬴九光十恶不赦,该死,可在你爷爷自己看来,也许不认为自己有做错什么。许多事情其实没有什么对错,只是各人所在的角度看问题不同而已。丫头啊,要么快意恩仇,要么就放下,不用纠结太多。”

    而左儿已经转过了身面对他,虎林身躯瘫软倒地,妖僧南波的神魂再次融入左儿的躯体中。

    嬴月抬袖抹了把眼泪,“师傅,您要借用她的肉身吗?”

    左儿点了点头,不过旋即又摇头,妖僧南波的神魂再次脱壳而出,叹了声,“女人的肉身有点不习惯。”

    面带泪痕的嬴月愕然。

    南波伸出一根食指,指尖蠕动一道金光,宛若破壳而出的嫩芽,轻轻点在了左儿的眉心,一点金光嫩芽没入左儿灵台,消失不见了。

    妖僧南波双手合十,轻轻一拍,“啪”一声响,似带着回音。

    左儿浑身一颤,有种从恍然如梦中醒来的感觉,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却意识到自己刚才似乎着了道,眼前的金光人影更是吓她一跳,迅速退后几步,看看泪流满面的嬴月,又看向金光人影,喝道:“你是什么人?”

    “唵!”妖僧南波轻轻启唇一声。

    左儿如遭雷击,浑身猛然一颤,猛地双手抱头,疼的脸色发白,指向妖僧南波,“你…”松开的手又迅速抱住脑袋,发出痛苦闷哼声,眼球中迅速充血,整个人后退靠着墙壁慢慢滑倒在地,蜷缩在地上翻滚,疼的浑身是汗,越是想驾驭法力,则越痛苦。

    “赦!”妖僧南波又是轻轻一声。

    “嗯…”蜷缩在地身子绷的紧紧的左儿终于松开了四肢,瘫软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脸色惨白,才一会儿的工夫,整个人便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眼前的一幕让嬴月忘记了悲伤,只有满眼的震惊,没想到凭左儿的修为面对师傅居然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没办法,左儿哪能想到她嬴月居然会和妖僧南波混在一起,打死她也想不到,若能想到的话,外面因妖僧南波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她肯定会事先防备,也不会着此道。

    妖僧南波身化流光,遁入了倒地的虎林体内,虎林很快双眼一睁,整个人硬挺挺笔直站了起来,神情冷漠地盯着地上的左儿,冷冷道:“你中了我的‘附魂咒’,需我每半年为你松咒一次,否则将魂飞魄散,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眼睛余光目睹了刚才情形的左儿慢慢爬了起来,刚才的痛苦滋味发自灵魂,让她现在依然感到手脚发软,后劲还没过去,她不时还会哆嗦一下,那痛苦滋味她永远都不会再想经历第二次。

    她已经意识到自己中了嬴月的圈套,此来本想趁机控制嬴月以便整合嬴家残余势力,却不妨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想到嬴月身边居然还有这样的高人,不禁惨笑道:“小姐,这人是谁?”

    嬴月神情复杂地看着她,“我师傅!”

    “师傅?”左儿愕然,想不出嬴月有过这样的师傅,估计是后来的事情,转头看向虎林,“附魂咒?老身头回听说这东西,凭尊驾这手段想必不是无名之辈,不知尊驾尊姓大名?”

    虽然手脚还在发软,身体不时还会哆嗦一下,然不愧是见惯了场面的人,依旧能保持镇定。

    虎林淡然道:“世人称我妖僧!”

    左儿一怔,想到刚才的金光人影似乎没有肉身,加之如今天下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的事情…反应过来后明显吓一跳,瞳孔骤然一缩,顿时无法淡定了,“啊”地失声惊呼道:“你是妖僧南波?”

    虎林平静道:“当年天下人只是畏惧我武力,大多数人都知道不惹我自然没事,如今天下人虽然大多都没见过我,大家素昧平生也毫无瓜葛,却好像都很怕我,还真是人言可畏,看来有人希望天下人永远和我为敌以图自保,为敌就为敌吧,那又怎样?”

    左儿此时难以淡定琢磨南波话中的意思,干咽了咽口水,慢慢看向嬴月,满眼的难以置信,这位小姐怎么会成了妖僧南波的弟子?

    虎林道:“丫头拜我为师,意图复兴嬴家,我许诺她的将来不次于夏侯拓,你可愿助这丫头一臂之力?”

    左儿闻言盯着嬴月怔怔无言,当初还道这丫头不知天高地厚,居然一个人跑出来想为嬴家报仇,得傻糊涂到什么地步,如今却拜了妖僧南波为师,看来嬴家的大仇还有嬴家复兴的希望还真要落在这丫头身上,真时也命也……

    几天后,原赢家亲军左都督曹银出现在了这屋内,同样被骗了来,和左儿大眼瞪小眼。

    又几天后,原嬴家亲军右都督雄奇照样被骗了来,与左儿、曹银面面相觑。

    树大根深,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说的便是类似嬴家这样的。

    嬴月背后有了妖僧南波撑腰,不管如今的妖僧南波实力如何,也不管妖僧南波有何企图,在左儿等人看来,如今的嬴月已经不一般了,散去的人心迅速聚集了起来,曾经显赫一时,谁也不想就此落幕。

    左儿、曹银、雄奇共同尊嬴月为嬴家新一任家主!

    三方交代出了嬴家现存的实力,分散在各地或明或暗的人马不少于二十万人,至少嬴家当年暗中布下的获取消息的渠道大部分还在,明面上的实力虽然被摧毁了,但这些暗藏的东西却难以轻易拔除,这正是妖僧南波看中的,他不可能老是亲自跑出去一个一个地打探消息,何况他现在的情况也不便到处乱跑。

    李平,也就是嬴月嘴中的李叔,成了嬴月身边的心腹。

    妖僧南波读取过李平的想法,对嬴月说,你父亲没看错人,此人可信!

    嬴月也觉得李平可信,这么多年了,一直是李平在照顾她,保护她。

    蓝岛星,一颗边缘地带大部分被水覆盖的星球,只有零星海岛分布,几乎没人烟,整合嬴家势力后的嬴月第一时间迁移到了这里,继续躲在原来的地方经常有修士来往容易引起注意,毕竟那一带的山神土地不是瞎子,总有无意中发现的时候。

    论到说哪个地方安全,目前嬴家幸存的人马中,恐怕左儿是最清楚的,蓝岛星上被放逐的山神、土地和水神之类的都是嬴家早年秘密安排的,而这些秘密安排的人互相之间又不知道对方的秘密背景,可以说此地本就是嬴家事先预防万一准备的退路和秘密据点。

    之前左儿就一直躲藏在这里。

    没了安全之虞,落下脚来后,嬴月在妖僧南波的示意下,再次把左儿、曹银和雄奇召来。

    碧潮在天地间滚荡,惊涛拍案,山崖中开辟出的厅堂内,端坐在上的嬴月暂时也只能是摆设,妖僧南波占据的虎林和李平一左一右站着。

    大家见面客气一番后,妖僧南波也不需要经过谁允许,直接说道:“想必牛有德这个人大家都知道,目前几大势力中,就属他最薄弱,我准备先拿他开刀,谁有办法?”

    下站的三人相视一眼,左儿沉吟道:“怕是不好办,他看似是几大势力中最弱的,可他和昊德芳互为帮手如今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加之他身边重兵环绕,只怕连青主想动他都难。”

    妖僧南波淡然道:“不需要来硬的,能让我和他见上一面也行,我自有办法收拾他。”

    三人一阵琢磨,还是左儿有反应,左儿忽看向了雄奇,“这事恐怕还得左都督想办法。”

    众人目光一起落在了雄奇身上,雄奇愕然道:“我?我和牛有德仅仅是见过几面,不了解,无处下手啊!”

    左儿道:“左都督手下的天元,据我所知,天元的夫人碧月目前就在幽冥总督府,颇得牛有德信任,在牛有德夫人身边听用。”

    妖僧南波顿时目露异彩,颇为期待。

    雄奇略作沉思,微微点头,“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南波立道:“好!你只需让天元把他夫人给引出来与我见上一面,接下来的事情我自有办法。”

    拿下面人的老婆做文章,雄奇虽有犹豫,却也只能点头应下,“是!我尽力。”

    “不是尽力,而是一定要办好!”

    幽冥总督府,长期居住在右园的碧月出来直奔总督府大门,临近门口时,却又犹豫了起来。

    她接到了天元的传讯,天元约好了和她见上一面,再三叮嘱为了他的安全计,不要让牛有德等人知道。

    可走到门口她才想起,最近牛有德加强了幽冥之地的防守,尤其是幽冥总督府,府内的人出去都要报备,没有杨召青的手谕,根本无法过守卫的盘查,守卫见不到杨召青的手谕是不会放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