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飞天

第一九九九章 一个人挺好

    得了南波的提醒,雄奇自然知道这黑光不能碰,迅速躲闪之际,一面盾牌护住了身体,挡住了躲避不及的黑光。

    黑光一道道砸在盾牌上犹如绽放的黑玫瑰。

    “走!”妖僧南波的声音又在雄奇的体内响起。

    阎修招魂幡的黑光在继续射来,被打飞的螳螂又悍不畏死地冲来,被震飞的燕北虹又倒冲了下来,而那些手下明显都被定住了,雄奇暗暗咬牙,独木难支,知道不走不行了。

    论硬碰硬,他雄奇不怕,就怕这些歪门邪道的手段,一不小心就有可能着道,只能迅速闪身逃离,边逃边用盾牌护住后面,避免被黑光击中。

    螳螂在后面急追,燕北虹急追,阎修驾驭一只冥螳螂急追不上,甚至摸出了一张六品破法弓,拉开弓弦三箭齐发。

    流光射来,雄奇持盾牌硬挡,三声轰轰巨响,不但没能把雄奇给怎么样,反倒借助推力再次加速逃离。

    破法弓的攻击数量还是少了点,就凭一张六品破法弓想伤到堂堂嬴家亲军右都督有点难。

    冥螳螂的速度虽然快,可目前的实力毕竟有限,扛揍还行,想追上修为高强的雄奇还是差了点。

    双方的距离越拉越远,后面追赶的阎修和燕北虹不得不停下了,眼睁睁看着雄奇迅速破空而去,实在是无能为力。

    回头看了眼的雄奇恨的牙痒痒,如今手下的人已经不多了,带来的两千人马居然一个都没能带回去,全部折在了这里,他是真没想到牛有德麾下还有阎修这种邪门歪道的人物,更不知突然跑出个影卫是怎么回事,他有点担心影卫的高手赶到,至于燕北虹目前的实力他还不放在眼里。

    阎修和燕北虹没有磨蹭犹豫,都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迅速返回交战地。

    一落地,招魂幡一摇,敌我双方近两千人纷纷向阎修靠拢。

    阎修目光一扫蒙面人的人数,发现只剩近千人,眉头略皱,带了三千人来,死了两千多,多少有点担心回去不好向苗毅交差。然而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两千人统统被他给收了。

    见到这些痴痴呆呆的人如此听话,一旁的燕北虹暗暗称奇,加之之前曾亲眼目睹阎修在数千人围困下还能安然无恙,换了是他只怕也吃不消,因为这几千人中还有显圣高手,心道没想到这阴阳怪气的老儿还有这本事,怪不得苗老弟一直带在身边做贴身护卫,原来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而阎修将招魂幡一收,突然捞出破法弓就是一箭射出。

    一道流光飞逝,不远处的湖面浪花震荡,如一刀切开一般,躲在湖中的一个鬼鬼祟祟人员当场一箭毙命,看装束不像是刚才交战双方的人。

    燕北虹闪身而去搜索,返回时带了一只官职玉牒回来,扔给阎修道:“此地的山神。”

    拿着玉牒看过,阎修声音沙哑道:“把四周搜查一遍,不留活口。”

    两人迅速分头搜索,顺带清扫战场……

    星空中,雄奇孤身疾飞,体内妖僧南波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天元死了,虎林也死了,我虽在碧月身上下了禁制,却联系不上了她,你看看有没有人能联系她,我已经暴露了,牛有德知情后必有反应,碧月现在应该还没返回幽冥之地,必须尽快提醒她注意。”

    他是以虎林的肉身施法和碧月留了星铃的,虎林一死,就算有星铃也无法沟通星铃上的法印联系。

    雄奇一愣,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联系碧月,“前辈,怕是有些麻烦,若是早年嬴家势力还在也许还好办点,现在就算能找到关系联系上她,有些话怕是也不好让转话的人知道啊!不知暗示的话她能不能听懂,若是能的话,我联系左儿,让她想想办法,她掌握的情况应该更多点…不过前辈已经暴露了,这碧月的作用怕是不大了。”

    南波道:“这女人不仅仅是天元的夫人那么简单,另有背景,留着还有用处,尽快让左儿联系。”

    雄奇只好摸出星铃联系左儿……

    星空中疾驰的碧月摸出了星铃,不知跟哪联系之后,脸色微微一变。

    收了星铃装作若无其事一阵后,忽对左右出声道:“这附近好像有一处天街吧,我刚好要去天街买点东西。”

    谁知话刚落,身后四人突然闪身而来将她给逼停了,将她困在了中间。

    没打任何招呼,四人几乎同时出手。

    如此近的距离下,四人修为又个个都远超碧月,逼的碧月几乎没什么还手之力,当场就把碧月给抓了。

    被制住的碧月挣扎着喝道:“你们想干什么?”

    “不好意思,这是大都督的意思,得罪了!”一人话落,直接将她给收了。

    四人继续赶路,收了碧月的人同时和总督府那边联系,告知已经控制住了碧月。

    这也的确是苗毅的意思,苗毅一接到阎修的禀报,也是吃了一惊,立刻通知了这四人看好碧月,若是碧月一路乖乖回来则罢,有任何异常则立刻抓起来,特意要求了抓活的。

    苗毅也不知道碧月是不是有了问题,纯粹是为了以防万一,若是没什么问题,回来了自然能和碧月解释的通,不会有什么误会,可以说是有备无患。

    同时苗毅也紧急通知了昊德芳,让昊德芳派兵严加盘查那片星域的进出星门,尽管知道这种盘查对到了雄奇和妖僧南波这种档次的人未必有用,可他不能不做。

    昊德芳一听说妖僧南波,吓一跳,问他怎么知道的?

    苗毅只能说是接到了举报,含糊其辞,没有说清楚。

    可昊德芳也不敢大意,知道苗毅没必要跟他开这种玩笑,立刻紧急加派人马。

    没多久,阎修和燕北虹联袂从星空中紧急赶来,追上了四人。

    见四人没什么问题,阎修暗暗松了口气,他和苗毅也都担心这四人也有什么问题,让这四人防范抓捕碧月也是不得已为之,毕竟碧月身边没其他人。

    尽管见到四人没什么异常,可阎修一路上还是留心着四人。

    而几乎在此同时,某个星球上,雄奇手下隐藏的人马也在迅速转移。没办法,手上有那么多人落在了牛有德的手上,担心会被牛有德撬开了嘴巴被天庭给一网打尽,不得不紧急转移另觅藏身之地。

    幽冥总督府,苗毅负手站在了议事大殿外的台阶上,杨召青垂手站在一旁。

    慕容星华从广场上经过时,见到了,不好视而不见。

    过来见礼后,慕容星华随口礼帽性的问了句,“大人,不知夫人何时归来?”

    苗毅居高临下呵呵一笑,不愿提云知秋去了哪里和归去来期,岔开话题:“夫人不在是不是觉得无聊了?慕容,不是我说你,修行中人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你一个人一直这样单身下去也不是办法,有没有考虑过找个合适的?”

    慕容星华听的心头一跳,因为云知秋半真半假地跟她开过类似的玩笑,说反正也不把她当外人,让她给大人做妾算了,此时苗毅提起这个,她以为苗毅动了纳她为妾的心思,耳根子有点发热。

    “残花败柳之身,哪有人看的上我。”慕容星华尽量淡定,莞尔一笑。

    “这话说的。”苗毅直摇头,回头问杨召青,“你讲讲道理,慕容居然说自己是残花败柳?”

    杨召青忍俊不禁道:“不能,出淤泥而不染的高贵白莲才对,多少人想高攀慕容大人还高攀不上呢,据我所知,天策府那边可是有不少将领对慕容大人有爱慕之心,只是慕容大人不领情罢了。”

    慕容星华笑而不语,是有这么回事,是有不少人追求她,可她心知肚明,也许自己是有点姿色,可自己毕竟是被曹万祥休了的,有过那么一段过往,有几个能真心实意娶她为妻的,人家又不是找不到漂亮女人,说白了还不是看中了她在总督府内和总督大人、总督夫人的关系想借力前程。

    她心里也清楚,只要自己一外嫁就名花有主了,若嫁的人身份不合适,只怕就不便再继续住在总督府内了,总督府内宅的一些事情是不便往外泄露的。

    “就是嘛!”苗毅乐呵呵道:“慕容,看上了谁尽管说,我亲自去给你做媒,一定促成你好事!”

    慕容星华方知是自己想多了,感情是要帮自己做媒,迅速抬眼看了下苗毅,心中的复杂情绪不表,微微笑道:“大人的好意属下心领了,其实一个人挺好…大人若是觉得我住在总督府内不合适,那我搬出去好了。”最后一句话的言行举止貌似娇嗔开玩笑。

    苗毅连忙摆手,“慕容,你可别瞎说,我可没有赶你走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能有个好归宿,修行之路漫漫,没人相伴岂不寂寞!”

    就在这时,一旁的杨召青提醒了一句,“大人,回来了。”

    苗毅抬眼看向宫门方向,微微眯眼,只见经过门卫检查的阎修和碧月并排在前,后面跟着四人,一起朝这边走来。

    至于燕北虹,并没有来这里,目送阎修等人进入幽冥之地后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