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飞天

第二零五九章 受降

    杨召青客气着喊了人来,把几人给带去了另外招待客人的别院,并调了小队人马去保护。

    宫霓裳和宇文如梦既然因这事来了,基本上就算是进了门不会再回去了。

    家长也当着一群贵宾的面答应了嫁给苗毅,从此刻开始就已经是苗毅的妾室了,一些迎娶的繁文缛节不出意外是不会操办了,名分一定,人送进门就过了,那些天王成百上千的妾室大多是如此,每个都大张旗鼓操办还不知道要办多少次,除非出身显贵有相当身份背景的。

    天宫那边也是如此,当年的战如意若非是嬴九光的外孙女,本也就是直接送进宫门就完了。战如意还算是幸运的,有些妃子这一辈子也就是送进宫背了个名分而已,连青主的手都没碰过,还指望青主一个个跟你拜堂之类的想都别想。

    而此时的宇文家和宫家担心会让云知秋不高兴还来不及,哪还会提什么大肆操办的事,盖过云知秋的风头是好事吗?加上又是这个时期,也知道苗毅没时间精力扯这事,把人送上门定了名分就完了,两位千金小姐委屈是委屈了,可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至于两人的母亲,暂时也不会回去,留在这里陪女儿,要等到宫千秋和宇文川的事情落实下来才会走。

    不一会儿,玉虚真人也从重兵把守的别院里出来了。

    杨召青在外面等着,一见人,便拱手赔罪道:“现在才让真人出来,委屈了真人,大人命好生招待。”

    对待玉虚真人的态度明显不一样,宝莲再不堪,进门毕竟是得到了大人和夫人共同认可的,何况还是夫人促成的。

    “不妨事,哎,你们这些大人物的事情我也搞不懂。”玉虚真人苦笑一声,问:“我可以回去了吗?”。

    杨召青沉吟道:“不急着走,另安排了客院给真人落脚,真人放心,没别的意思,外面兵荒马乱的,容易出事,要不了多久应该就能恢复平静,届时回去大人也放心。”

    玉虚真人叹息着点了点头,倒不是介意苗毅刚娶了宝莲这里又娶两个,而是真没想到苗毅会突然翻云覆雨弄成这样,这动作未免也太大了点,之前听旁人议论,不出意外的话,苗毅会成为南军掌令天王!

    乖乖!南军掌令天王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说,宝莲很有可能会一转眼就变成了牛天王的妾室。

    这事他想想都有点无语,不知道是不是得庆幸宝莲早嫁一步,若是晚了,等到这边变成了牛天王,掌门师兄怕是脸皮再厚也开不了这个口,地位相差太过悬殊了,打死也不会开这个口,宝莲此生怕是要永远和牛有德无缘。

    只是这天下的局势他看不懂,反正光听听都心惊肉跳,也不知道宝莲嫁给牛有德是幸还是不幸,他惟余一声叹息……

    元帅府内宅目前关押着庞家上下,新进门的妾室是享用不了。

    一座别院,临时装扮了一下,张灯结彩,连洞房都布置好了,一座院子两座洞房,只等新官人来入。

    宇文家和宫家的下人伺候新人沐浴更衣,换上了红盖头端坐在洞房榻旁。

    两位新人的母亲皆忍不住躲了起来痛哭,从未想过自己女儿会如此草率嫁人,堂堂元帅的女儿居然连一桌喜酒都没有,太愧对也太委屈自己女儿了。

    更委屈的还在后面,新官人似乎没有入洞房的意思,一宿过去连面都没露,两位新娘子坐那空等了一晚上。

    两位元帅妾室自然是将情况上报了,两位元帅除了满怀苦涩又能说什么,只能是安慰,说牛有德这个时候军务繁忙,哪有心思洞房,只要名分定了就行。

    事实上,两位新人娶进门后,此后等了许久岁月苗毅也没进过她们房间。

    一天后,迫于内外压力,宫千秋和宇文川率领一群部将来到,只带了下面的星君、侯爷之类的主将,多余的人马一个未带,进了这片星域在幽冥大军的看管下来到,近乎是被押来的,一进星门就经受了检查,并被控制了法力。

    元帅府的议事大殿外,苗毅高高站在台阶上。

    下面广场两边人马云集,人马隔离出的中间甬道直通大门,大门外以宫千秋和宇文川为首的上百人大步而来,全部卸甲,而宫千秋和宇文川更是光着上身,背负荆条,摆明了是来负荆请罪!

    一到大殿台阶下,宫千秋和宇文川双双噗通跪地,朝上抱拳道:“宫千秋、宇文川,归顺来迟,向大都督请罪!”

    他们身后的百多人也陆续跪下,却非二人那般,只是单膝跪地。

    此情此景,幽冥大军这边上上下下在场的人马皆热血沸腾,以前跟着令狐斗重的时候也没想到过能有今天,两位天庭元帅都向他们屈服了,跪下了!

    站在大殿屋檐下最边上一角的苏韵和陈怀九静默无语,倒是苏韵看向宫千秋和宇文川的眼神中不免闪过一丝怨色!

    站在柱子下的徐堂然突然振臂高呼:“大都督!”

    整个广场上的人马立刻连连朝天高举手中武器,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大都督!大都督!大都督……”

    大家都兴奋的一脸通红,当然都知道这些人服软后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大都督已经扫平了南军境内,他们这些来自幽冥的人马出头了!

    连绵不绝的呐喊声中,宫千秋和宇文川等人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心中的痛苦终生难忘!

    居中站在殿前台阶上的苗毅岿然不动,波澜不惊的样子,冷冷看着下面,没人知道他此时的心情!

    内宅关押的庞贯等人纷纷走出了房间,都被外面山呼海啸的呐喊给惊了出来,纷纷看向呼声传来的地方,惊疑不定。

    貌似苍老不少的庞贯看着大殿方向愣愣出神,神情莫名复杂。

    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点都不知情,和陈怀九分开后就再也没见面,这么多年了,从未消息这么闭塞过,可以说内宅以外的任何消息他如今是一概不知。

    殿前,苗毅突然抬手,如滔天巨浪的喧嚣呐喊骤然停下,有余音滚滚,渐渐消停。

    苗毅步履沉稳地走了台阶,在众目睽睽之下独自走到了宫千秋和宇文川的身边,俯身亲自将二人扶了起来,并亲手解下了二人身上捆绑的荆条,回手抓了杨召青捧来的两件披风,亲手给二人披上了,宽慰道:“回头是岸,为时不晚!”又朝其他人伸手虚扶道:“都起来吧!”

    苗毅这态度让降将们都松了口气,陆续起身,又在宫千秋和宇文川的带领下一起拱手道:“谢大都督宽宏大量!”

    受降完毕,苗毅当初给降军的承诺可谓兑现了,也可谓没兑现。

    没兑现的是从宫千秋和宇文川这两位元帅开始,再到下面的星君、侯爷、都统,要把这些一方诸侯的兵权全部给剥夺,他没有权力将这些人贬为白身,还需上报天庭拿到天庭的明旨,不过这不是他现在顾虑的。

    这种情况,投降的一些主将自然是难以接受,他们事后一点保障都没有,焉能痛快命令麾下配合,来之前都是留了以防万一后手的,可是这些头头已经被骗来,落在了苗毅的手中,不答应也不行,谁也不敢保证苗毅这种疯子会不会来硬的大开杀戒!

    而苗毅固然违背了承诺,却也不敢轻易杀他们,此时公然违背承诺的话,辰路和巳路的降军哪知道他事后还会不会食言,稍有人煽动的话,一不小心就要大乱,短时期内难以稳定南军境内的局势,对他目前的处境不利,所以还需‘说服’这些人配合!

    最后意见折中双方都同意下来后,放弃了兵权的有女儿的命人送女儿来,没有女儿的送姐妹来,甚至连送孙女来的都有,更有甚者临时把老婆家亲戚认作女儿送来。

    说白了,原因如同宫千秋和宇文川如出一辙,要个最后的保障,要和苗毅结亲,与苗毅有了姻亲关系哪怕失去了权势也没人敢乱动他们,还能保障一家人生活下去。

    而苗毅付出的代价是一口气亲手写了一千多封婚书,要有他法印的那种,要给人家以证明,证明他和人家是亲戚关系。苗毅这回也算是豁出去了,一口气纳了一千多个妾室,可谓来者不拒,连有些人逼迫姐妹或女儿休夫的再嫁之女,他也硬着头皮下了婚书娶了,其他的什么高矮胖瘦美丑如何就更顾不上了。

    给了这些人最后的保障,南军大规模的整顿终于开始了。

    南军当年哪怕是昊德芳在世也难解决的顽疾,这次对苗毅来说却是千载难逢的良机,所谓不破不立不外乎如此,苗毅自然要趁这机会一举解决。

    对待昊德芳的残部苗毅没食言,庞贯的人马他也没食言,南军都统一下的官职他也没食言,仅靠他幽冥大军是控制不了这么大地盘的,有些人还是要用。不过却对整个南军下面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整,打破原有建制,人马全部混调,重新组建南军框架。

    第二零五九章受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