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飞天

第二零六二章 冷眼旁观

    有人反对就有规矩,没人反对就没有规矩?

    媚娘脑海中深思这两句话,如此简单的道理却让她豁然开朗,受益匪浅,不禁多看了广令公一眼,算是深刻体会到了自己和这位的差距有多大。

    不过念头很快又转到了苗毅身上。

    上回王爷找她谈过,要让女儿给牛有德做妾,说什么事后会找机会将女儿扶为正室,自己当时还不同意,答应下来也很勉强。结果后来王爷又反悔了,让她不用觉得委屈,答应了不再让媚儿嫁给牛有德。

    如今想来,她肠子都悔青了,若是当年答应了王爷,不让王爷觉得为难,有王爷支持,再有她来传授笼络男人的经验,只怕女儿现在已经被扶为了正室,再到如今的话,那就是天下第二个王妃啊!母女两个该是何等的风光,试问广家谁还敢轻慢她?

    她是真没想到啊,早年经常听说起牛有德前途可期,可这前途未免来的也太快太猛了点,直接从大都督变成了天王,那光环简直亮瞎眼。而事到如今,她知道已经错过了绝佳的机会,牛有德没有登上天王的位置女儿和他还有可能,一登上王位就彻底不可能了,美色对到了这种地位的男人来说不算什么,牛有德已经和王爷平起平坐,怎么可能再娶媚儿在王爷面前矮上一辈?

    心中的自责真是难以复加,挑来挑去错过了最好的,她深深懊悔,觉得自己目光短浅耽误了女儿的前程,这一辈子都难以原谅自己。

    殊不知,广媚儿和苗毅的婚事难成与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当初广令公的确是十拿九稳,派了勾越去找苗毅说亲,但是苗毅拒绝了,故此广令公才有对她改口后的那番说辞,丢不起那脸,没把真相告诉她而已。

    却不想,倒成了她心中的症结,此后总忍不住把嫁女儿的标准与牛有德做对比,每每让她闹心。

    镇南星,正气门,正气宫外旗幡迎风招展,整个正气门上下一片庄严肃穆。

    山腰通往正气宫的石阶上,正气门弟子整齐罗列在台阶两旁,一直排到了山顶。

    宝莲一身崭新的玄色道袍,头束紫金冠,端庄平静,目不斜视,一步步拾阶而上,所到之处站在石阶上左右的弟子皆行注目礼。

    登上山顶,步过广场,进入正气宫。

    大殿内诸人注目,目送她走到了站在居中首位的玉灵掌门面前。

    双手略提道袍前摆,宝莲端端正正跪在了蒲团上,一脸虔诚地对玉灵掌门三跪九叩,最后举起双手。

    玉灵掌门一番庄重告诫之后,将一块紫红色的掌门令牌正式交到了她的手中,随后退开到了一旁,让出了首位,与玉虚、玉炼站在了一起。

    从今天开始,他们师兄弟三人正式退居幕后,进阶成了正气门的长老,正气门将交付给新一代弟子打理,宝莲正式接任正气门掌门的位置。

    玉虚真人从卯路元帅府回来之前,苗毅给他送行之时,特意暗示了一下,表示正气门掌门的位置可以交给宝莲了。

    玉虚真人一回来,将情况告知师兄弟,正气门遂立刻开始安排交权,方有这一幕。

    原本宝莲接任掌门的位置,门中还有不少人有意见,有些事情显而易见的,栖梧真人是正气门第一代,玉灵真人是第二代,德明这辈是第三代,宝莲是第四代,这第三代还有不少人,凭什么直接把位置给宝莲?

    说掌门有私心的人倒是没什么,玉灵真人的为人这么多年摆在那,只是论资排辈轮不到宝莲头上。加之不少人有疑虑,宝莲嫁给了牛有德为妾,对宝莲将来引领的正气门走向存疑。说是心中不平也好,说是心中不服也罢,总之三代弟子中有些顽固份子。

    天旨一出,布告天下,天帝陛下无戏言,牛有德成为南军掌令天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这个消息一出来,不需要再说什么,立刻将正气门所有的疑议全部压了下去。

    南军天王是什么概念?所掌握的天下资源太庞大了,一旦宝莲成为正气门掌门,只要不傻的人都知道必将给正气门带来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宝莲必然会从牛有德手上为正气门争取巨大的发展机遇,因此顺利确认了由宝莲接位。

    不过宝莲嫁给牛有德的事还没有正式公开,暂时基本上只限于大殿内的人知道,这是和牛有德那边商量的结果,牛有德的意思是等他那边没了什么后顾之忧再公开。

    接了掌门令牌的宝莲走到了首位转身面对众人,亮出手中令牌给诸人看。

    “参见掌门!”大殿内诸人全部行大礼参拜。

    灵田的大树下,德明道长躺树荫底下喝的醉醺醺,德食道长提了壶酒走来,朝德明腿上踢了踢,“师兄,你女儿接任掌门,如此盛事,你也不洗刷干净了去观礼?”

    德明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不语。

    “你就偷偷得意去吧。”斗鸡眼德食鄙视一声,走到一旁也一屁股坐下了,抬头往嘴里灌酒。

    边上忽传来德明慢悠悠的腔调,“师弟,你觉得当年的事是我错了吗?”

    德食偏头看来,见他醉眼中透着几分迷离,当然知道他所谓的当年事是指什么,叹道:“师兄,你还在因为当年的事耿耿于怀吗?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不要再多想了。”

    德明吐出酒气呵呵笑道:“我理解父亲当年的坚持,可现在呢,他难道不知道宝莲嫁给牛有德接任了掌门整个正气门迟早要有变化?和我当初的理念有什么区别吗?绕了一圈,最终还是走了我当年想走的路。呵呵,当年反对我的人,如今都不吭声了,我想了好久,才想明白原因,当年我对外面的事情接触的比较深,他们躲在师门接触的比较浅,观念转变较慢,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接触的多了,也终于慢慢面对现实了。”

    德食低头略沉默了一会儿,道:“不一样,是因为宝莲喜欢牛有德,掌门才让宝莲嫁给了牛有德。”

    “所以才让宝莲做掌门?”德明戏谑一声,旋即又呵呵道:“这个理由你不觉得可笑吗?”说罢不再言语,只喝酒。

    静默了一阵的德食忽也抱起酒葫芦昂头对嘴咕嘟咕嘟猛灌,淅沥沥漏出的酒水湿透了衣襟……

    皇甫端容走进自家的院子,一如既往的安宁安静,男主人不喜欢闲杂人等在自家进出。

    午宁正端坐在亭子里,手持一把血色大刀,一块白布细细擦拭,擦的很认真!

    慢慢走进亭子里的皇甫端容盯着他手上的刀,丈夫很少亮出这把刀,不知今日为何在院子里公然拿了出来,虽然这里很少有人进来,可万一呢?

    “你有心事?”皇甫端容坐在了石桌对面问了声。

    “没有!”午宁摇头否认了,状态似乎依然沉浸在擦刀的过程里。

    他不承认,皇甫端容也就不再问了,知道这个人,该说的会说,不该说的自己问多了也不合适,四周看了看,问道:“媃媃出去了?”

    午宁:“闷在屋里不出来…”顿了顿,又补了句,“她有心事。”

    “唉!谁知道。”皇甫端容叹了口气,知道估计是受了牛有德的影响,亲眼目睹牛有德翻云覆雨不说,还眼睁睁看着牛有德纳妾,被困脱身后便直接回了家,情绪有点低落。“最近那个牛有德可真有够折腾的,为了上位连庞贯那个岳父也不放过,昊天王也被他逼死了,这马上要做天王了,风光无限呐,只是那惨死的亿万性命又该向谁去喊冤?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活生生摆在了眼前!比起这种动辄不择手段拿人命去堆的人,我们群英会干的那点见不得光的事简直太慈悲了,群英会成立这么多年杀的人也比不上他随便折腾一下的零头,谁恶谁善?他一下害死那么多人却堂堂正正令天下人羡慕敬畏,群英会杀几个人还要偷偷摸摸见不得光,真不知天理何在!”

    午宁貌似心不在焉道:“别人的事与我们何干?你那个大掌柜做不成了,你好像一点都不难受。”

    皇甫端容撇了撇嘴,略显不满道:“爷爷一死,如今是二爷爷皇甫卓当家,我手上捏着群英会的财路他哪能放心,将我换了不是迟早的事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她如今也算是升级了,成了皇甫家掌刑罚的,家规在那,家族子弟没人吃饱了撑的老犯家规,所以清闲的很,说白了就是明升暗降,手上没了实权。

    不过她现在也无所谓了,迫于形势也想通了,辛辛苦苦不就是想多掌握点修炼资源嘛,反正牛有德暗中给了正气商铺的一成份子,母女两个一辈子衣食无忧,也不缺修炼资源,真遇上什么难处凭牛有德如今的势力那还叫事吗?懒得去操那心了,吃喝玩乐安心修炼不挺好的嘛。

    谁知午宁却答非所问,冷不丁扔出一句,“你好像很关心牛有德。”

    皇甫端容不以为然地不屑摆手,嗤声道:“我有什么好关心的,如今天下人人都在议论,难道我就不能说一说?”

    午宁又冒出一句,“牛有德和媃媃究竟什么关系?”

    皇甫端容悚然一惊,听出了话中的冷意,只见背对石桌而坐的午宁正横刀眼前,透过明亮如镜的刀身照影冷冷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