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无上神王

第三千九百六十二章 生死

    ,!

    推演一切,或者,杀了蝼蚁。

    这简单的一句话,让孟凡陷入彻底的沉思。

    孟凡这十几天修炼九机法,已经疲惫到极点,没有办法继续修炼,当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想起了什么,于是转身,又在案牍库里搜索。

    不多时,他便翻出了一本卷宗。

    他翻开卷宗。

    这是一个人的手记。

    卷宗开篇明义,作者认为,意义世界曾经提出的最伟大的哲学问题,一共有三十五个。

    卷宗写成的时代,在不朽战争中期。

    当时,意义世界还多多少少弥漫着对于知识和哲学的渴求。

    作者将三十五个问题非常详细的写了出来,并写了这些问题和概念的创造者,以及创造的时间。

    永恒之船,赫然在列。

    同时,还有一个问题。

    蚂蚁的生死。

    其中就非常详细的诉说了问题的核心,也就是如何去推断一只蚂蚁的未来,如何推断它能活多久。

    其中便提到,想要推断这件事,只有两种方法,第一,是推断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第二,就是杀了这只蚂蚁。

    在这个问题的最后,写了这个问题的提出者。

    只有一个字。

    易。

    这么看来,很明显,这个问题就是易厚生提出的。

    可是孟凡没有这么认为。

    他在案牍库的许多书籍里,都曾见到过“易”这个字。

    在许多文字当中,都会提到一个叫“易”的人。

    但看起来,似乎并不是易厚生。

    而且,似乎并不是指一个人,而是很多个人。

    孟凡能看出,那些写到易的人,多多少少,都对这个易字,有敬畏,或者有忌惮。

    孟凡站起身,向着案牍库的更深处走去。

    他实在太累,需要休息,打算几天之内不碰九机法。大演化术当中有八十一种类似九机法的法门,孟凡如果想要真正掌握大演化术,就必须把这八十一种最重要,相当于枢纽的法门学会,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还太难。

    一刻钟之后,动作很慢的孟凡,来到了案牍库的更深处。

    这里囤积着更遥远的文献,有的文献,能追溯到不朽战争之前五亿年。

    已经是八王宇宙镇防厅案牍库里最老旧的文献了。

    终于,孟凡找出了一本坚硬的,厚重的,用晶石打造的书籍,这些晶石都被打磨的如纸片一般薄,并且经过某种特殊的处理,也如纸片一般柔软,其实处理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利用法则去捶打和浸泡。

    但是,因为是晶石做的,所以这本书几乎不会腐烂,只是稍微有些变色。

    而晶石当中的文字,也不是写进去的,是用元气烙印进去的。

    准确的说,这本书,已经算是文物了,在许多地方,能卖上高价,也只有镇防厅的案牍库里,能找到这种书籍。

    成书的年代,是不朽战争之前五亿五千万年左右。

    差不多,就是距今四十二亿年前。

    现如今,孟凡对于意义世界的历史,已经梳理出了一条脉络,大体知道什么时间都发生了什么大事,尤其是大演化术,其中就烙印了易厚生在各个阶段的感悟,也是一个比较好的时间线。

    只是,都比较笼统,基本上,只能以亿年为单位去了解。

    孟凡翻开书籍,仔细翻看。

    终于,他找到了“易”字。

    这本书籍,是一名知识支柱的学者书写的,名字叫“通史”,就两个字,通史,内容相当浩瀚,字数超过十六亿,详细的记载了从九大至尊宇宙神话传说时代,一直到意义世界建立,再到成书之时发生的许多事。

    其中,就有数次提到了“易”这个字。

    书中说。

    易家,是意义世界的古老道主家族,也是,意义世界的建立者之一。

    易家的起源众说纷纭,但一般都认为,易家出身于第七至尊宇宙。

    这本书中,对于易这个姓氏的记载非常少,书的作者认为,易家虽然是古老家族,也参与了建造意义世界,但这个家族很小,而且在意义世界建立之后没有听说过这个家族出过什么厉害人物,甚至没有人提起过这个家族,所以就不赘述了。

    孟凡放下了书籍,

    又翻找起其他的书籍。

    有的书籍,有一些记录,有的书籍,记录的则很少。

    就在这时,孟凡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就是之前,他发现六十四大卦的地方。

    那张写着六十四大褂的纸,来自黑首义。

    是黑首义,与黑元奎交谈的信。

    心中之所以会提到六十四大卦,是因为这兄弟俩虽然相隔甚远,但经常谈论一些话题,永恒之船就是其中一个,黑首义用了六十四大卦来阐述一些理论。

    孟凡开始翻找黑元奎的家信。

    可是,让孟凡很失望的是,这些信件中,提到易家的,只有寥寥几封,而且,都只是黑首义单方面的提及他正在与易厚生做一些事。

    最后,孟凡放弃了。

    显然,以他现在的身份,级别,想要窥探意义世界一些真正的秘密,没有可能。

    于是他直接躺在旧书当中,闭上双眼,沉沉的睡去。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睡过觉了。

    但现在,他的精神,真的已经到了极限。

    ……………………………………

    未央宫。

    南华门。

    夕阳西下,城里点起了一些灯火,照的透亮,不过,城门马上就要关了。

    过去的未央宫,自由,包容,但是最近十几年的未央宫,变了一幅模样,一切都是因为至为一上台。

    而最近这一年,管理的更是严格,不仅入夜之后要关闭城门,升起防御阵法,而且外来的都要被审查,还要登记。

    甚至还偶尔会有宵禁。

    夕阳即将落下的最后一刻,一点余光洒在城墙上,一个女子,穿着翠绿色的斗篷,身上再无他物,进了未央宫。

    登记之时,女子写的名字是“薛乙”。

    经过一番短暂的盘查,女子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于是自由的进入了未央宫。

    她走过街巷,进了一些商铺,与人攀谈,始终面无表情,很是冷淡。

    一直到夜深。

    女子寻了一处楼阁,坐在楼顶,看着天上的星辰,淡淡道:“这就是孟凡建立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