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茁壮成长(下)

    第二十四章茁壮成长(下)

    异世罗马全面战争

    ——信仰是人对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等的选择和持有——

    ***********************我是打酱油的**********************

    “哦!万能的光明女……不,是万能的朱庇特啊,赞美神!”

    “快别赞美了,恺撒大人说了,今天所有的粮食都归收割者自己所有。”

    “天哪,这是什么粮食啊?怎么从来没见过。”

    自由民不由地出声赞叹着。

    “这……黄的叫,麦子。那黑的叫、橄榄。”旁边的罗马农民不屑地看了这些自由民一眼,用十分蹩脚的天炎大陆语,为他们解惑。

    在雄浑、干旱的黄沙平原上,形成了一道特殊的风景线,金黄的麦子遍布了亚雷提恩的周围,麦粒一颗一颗的,像小水珠一样镶嵌在麦穗上,还长着长长的麦芒,忙碌收割的自由民们如果拿一穗麦子放在手上搓一搓,放到嘴里嚼一嚼,满嘴都是清香!这么好的粮食,他们却是从来没有见过。

    绿油油的橄榄树林拔地而起,这些高贵的植物成长在兰农河畔,这一块并不肥沃的土地上。在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果实从绿色,过渡到红色,紫色,最后变成了成熟的黑色。(橄榄油在地中海沿岸国家有几千年的历史,在西方被誉为“液体黄金”,“植物油皇后”,“地中海甘露”,原因就在于其极佳的天然保健功效,美容功效和理想的烹调用途。经过特殊压榨工艺制作的食用橄榄油,是罗马人最喜爱的食物。)

    克瑞丝的富饶技能,足够这一小片的麦子和橄榄林每天成熟一次,不但足够亚雷提恩的日常粮食开销,还可以增加一部分储备存粮。‘杨峰’站在领导神殿的大理石台阶上,心情大好。“朱庇特,如果你真的存在,就请保佑亚雷提恩,保佑我找到回去家人身边的方法吧。”

    自始至终,在‘杨峰’的心中,都有一个不变的,支撑着他的信念,那就是回家。从自由民的口中,‘杨峰’得知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在这个神奇的世界,果真是有神的存在,只是对于神这种虚无飘渺的存在,他不知道该不该去相信……

    ‘杨峰’叹出一口长气,现在想这些都还太遥远,只有首先强大起来,才能探索这个充满着神秘的天炎大陆,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率,他也不愿意放弃回到家人身边的机会。

    “克瑞丝,谢谢你。”‘杨峰’扭过头去,面对着对方,道上了一句由衷的感谢。

    克瑞丝微微一笑,冷艳绝美的面容让人痴醉。自从她成为富饶祭祀,仿佛是变了一个人,原来神隐者的冰冷气息神奇般被一种温和娴雅的气质所代替。

    “祭祀大人,我所做的,都是自己的职责。而且您可是我的祭祀导师,如果没有您,克瑞丝……”话到此处,克瑞丝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在她一双看着‘杨峰’的晶莹剔透的美眸里,忽然负上了一层朦胧的特殊色彩。

    神隐者的虔诚不容质疑,但克瑞丝毕竟是一个刚刚二十岁,正处于风华正茂的女人,神殿的法令苛刻之极,当严酷的法令和神圣的职责施加到一个感情空白、本该内心脆弱的女人身上的时候,克瑞丝仿佛被束缚着一把枷锁,让她喘不过气,令她漠视一切……

    有一天,当有一个人帮她卸去了那把难以解开的枷锁,有一个人帮她卸下了那副冰冷的面具,克瑞丝冰冷的心仿佛在一瞬间融化了,她不再游走于黑暗,从此获得新生,向世人展露了绝美的容颜。而就在这时候,那个人被自己容貌的人惊呆了,他痴醉的眼神令克瑞丝的芳心第一次感到了震颤,克瑞丝暗暗决定,要报答那个人,哪怕触犯神圣的法令,她也无怨无悔………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杨峰’不是没有谈过恋爱,相反,在前世没结婚以前,他还有过多次的恋爱经历,尽管大多都以失败而告终。但从这道冰莹朦胧的眼神里,‘杨峰’发现了许多熟悉的东西,那就像曾经热恋中的女友看着自己的眼神,更为热烈、更为痴醉。

    自己能接受吗?‘杨峰’的内心告诉自己,不能!包括梅宝也是一样。他有深爱的妻子,并且很快将有孩子,自己终究是决心要离开这个世界的人……

    ‘杨峰’躲闪着克瑞丝炙热、迷失的眼神,抬眼向着一旁的潘德拉贡看去,“潘德拉贡,情况怎么样了?”

    “大人,整整一天,在亚雷提恩周遭五公里,斯巴达战士都没有发现敌人的活动迹象。”潘德拉贡据实以答。

    目前的亚雷提恩,实在是太穷了……武器装备的储备可以说是为零,‘杨峰’不得已暂时解散了原来的城镇民兵队列,卸掉原来的短枪枪头,将城镇民兵的短枪全部改造成了斯巴达人善于使用的长矛。

    尽管装备了城镇民兵的红披风和盾牌,但一百名斯巴达战士看上去还是略显寒酸,至少在‘杨峰’的印象里,斯巴达战士的铁面重盔和皮质裤衩,这些简单又重要的装备都还没有,更别提护腕护腿等防具。

    如果百人队可以轻松战胜一个斯巴达战士,那么由十个斯巴达战士所组成的团队,绝对可以抗衡十倍于自己的敌人。

    团队作战,斯巴达战士更懂得保护自己的战友,他们的盾牌正好保护旁边战友的膝盖以上部位,作战时士兵排列为肩并肩的紧密阵型,前排士兵一起将长矛放平,后排将长矛架在前排肩膀上,构成一面无懈可击的矛墙,一起踏着整齐的步点压向敌人。这时的敌人实际上面对的是一台强大的杀人机器,而不是一个单个的斯巴达士兵,而这,就是斯巴达人团队的力量!

    一百名裹着城镇民兵红披风,手持着长矛的斯巴达战士,每天巡视亚雷提恩木墙外方圆一公里的领地,总共猎杀了十几队小股的入侵者,为杨峰增加了数千的战争荣耀点。

    “这算什么?暴风雨前的平静?整整两天过去了,埃米亚斯一行人上午就该返回亚雷提恩了,而且就连经常出没在亚雷提恩的小队半兽人也全不见了踪影。”

    一天的时间里,更多的塞北军团逃兵涌入亚雷提恩,从他们的口中得知,除了与军团大部队失散,并没有遭遇到半兽人和野蛮人的追杀,这一切都不符合常理。就在昨天以前,哪个逃到这里的人不是历经九死一生,哪个不是被半兽人和野蛮人杀破了胆。

    这都说明了什么?说明敌人放弃了对塞北军团的截杀,还是正在大规模的云集?准备对亚雷提恩发动一次数量庞大的进攻?

    其实‘杨峰’还是太看得起自己了,就目前亚雷提恩的这点军事力量,虽然勉不了令人感到意外,但绝没有资格成为半兽人八大氏族,拥有数万半兽人士兵的眼中钉、肉中刺,亚雷提恩周围之所以少了半兽人的干扰,是因为半兽人找到了败逃的塞北军团主力,此刻在亚雷提恩的五十里开外,半兽人正在聚集大军,准备一举歼灭缺吃少喝,军心涣散狼狈不堪的塞北军团,最精锐的三万主力士兵。

    当然,在忙于收割人类生命的半兽人八大氏族,还是很乐意分出两千半兽人步兵协助自己的盟友,卢恩部落的野蛮人前来亚雷提恩这个小城镇寻仇的。

    “布兰,传令加快麦子的收割速度,派出骑兵哨探,所有的罗马青年军停止训练,进入到警戒状态。”

    ‘杨峰’神色微变,不合常理的一天,他嗅到了一丝风雨欲来的危险气味。

    路奇乌斯随贸易车队外出。逃难到亚雷提恩,手下管束过千号步弓手的塞北军团军官布兰,暂时成为了罗马青年军新的步兵队长。

    “哇!”

    就在布兰欲开口应命的时候,耳旁突然传了一道凄厉的惨叫声,这声惨叫从亚雷提恩的领地内部传来,就在离‘杨峰’所在的领导神殿不远处的,兰农河的河边……

    ***********************我是打酱油的**********************

    (新人求收藏!!求推荐票票啊!!!!!!!!!!)

    (汗……女人果然不好写,还好谈过点恋爱!不然还真无从下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