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牺牲

    异世罗马全面战争

    ——神圣百夫长的身影象是一面不倒的旗帜,失去脚掌,用骨头和鲜红血肉踏在荆棘的灌木丛中,搀扶着手里的重枪缓缓向前移动,痛苦已使他的五官拧成了一团。……——

    若非安蒙猎手自己人,只要走进这片由森林精灵技艺布下的精丝陷阱,就是一头远古凶兽也休想从这里轻易走出去。除非这些落入陷阱里的神圣狼骑兵能够舍弃掉自己的双脚,一旦失去了双脚,人还可以走路没?至少在众多安蒙猎手的眼里那是决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接下来这些落入陷阱,并被同伴抛弃的神圣狼骑兵,却做了一件震撼全部安蒙猎手心灵的事情……每个安蒙猎手都被神圣狼骑兵的选择惊呆了……

    “神圣狼骑兵——前进”

    一个百夫长装扮的狼骑兵,他以高昂的战斗激情、奇迹般的生命活力和钢铁般的坚强意志,呼唤自己落入到陷阱里的部下,谱写出把一切献给帝国和神圣皇帝陛下的壮丽豪情。

    谁说失去双脚就不可以战斗,神圣狼骑兵坚定的步伐,令死神望而却步,创造了“死不言败”的奇迹。表现了一个神圣士兵钢铁般的意志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

    尽管双脚被割断,神圣百夫长依然傲然挺立黝黑的皮肤上充满了阳刚之气,刻画出清晰地轮廓高挺的鼻梁总是那么的引人注意

    断脚处,鲜血汨汨地流出,他想喊疼但胸膛中神圣百夫长的骄傲无法让他喊出口无边的肉体疼痛使理智似乎急近疯狂为什么为什么要对自己如此的残忍?

    正像他所说的:“我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最伟大的神圣罗马帝国——为了神圣皇帝陛下伟大的征服版图而战斗”

    血染疆场,躺在盾牌上回归帝国,才是神圣狼骑兵最光荣的归宿。自我牺牲的精神顽强坚韧的意志坚定不移的信念。顽强、执着、刻苦、奋进、勇气、奉献。这是神圣罗马帝国每一个百夫长以上的军官都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

    “神圣狼骑兵,为了帝国的骄傲、我们有数千人,冲上前去,在自己的生命结束之前、杀死敌人以此来回报帝国,来回报伟大的神圣皇帝陛下”

    “杀”

    扑哧——

    崩紧在灌木丛中的无影钢丝错综复杂,众多落入陷阱里的神圣狼骑兵们,只有通过以身相试,用自己的血来染红这些无影的丝线,从而让后面的同伴来清除这些陷阱。只是……这些用战剑都难以斩断的钢丝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哼”

    神圣百夫长的身影象是一面不倒的旗帜,失去脚掌,用骨头和鲜红血肉踏在荆棘的灌木丛中,搀扶着手里的重枪缓缓向前移动,痛苦已使他的五官拧成了一团。

    无穷的疼痛仿佛要从他的胸中漫溢出来,但他还是慢慢地艰难往前走着,百夫长的脸色苍白得不成样子,当想起神圣罗马城中的妻儿,他紧闭的双眼已满含了泪水,以致瑟瑟抖动的睫毛像在水里浸泡了一样,紧紧咬着的嘴唇也已渗出一缕血痕。

    从今天以后,每当有人向儿子说起他的父亲,一个神圣狼骑兵的百夫长,都会指着自己的儿子无比尊崇地说道,“看,那个小孩是英雄的儿子,他有一个光荣的父亲。”

    伟大的神圣皇帝陛下会照顾自己的家人,作为一个容易满足的神圣战士,能够得到这些就已经足够。抱着这样的信念,神圣百夫长的双腿,被隐藏在灌木丛中的钢丝足足削断了五截,他的身体越来越矮,但是跟在他身后的部下,在劈除那些被鲜血显现出来的钢丝的同时,这个百夫长的背影在这些狼骑兵的眼中是如此的高大。

    受到神圣百夫长的激励,许多神圣狼骑兵自愿放弃自己的双腿甚至是生命,从腰际以下仿佛都不是自己的。口中大喊着“为了帝国”的口号,一口气在这片灌木丛中窜出去好远,两条有力的双腿顿时断为几截,最后缓缓倒下去,再无一丝的声息。

    “……射杀这些人吧。”

    安蒙猎长实在不忍心再看下去,尽管燃烧军团是安蒙王国的敌人,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般自我牺牲的精神和如此顽强坚韧的意志。

    这场小规模的战斗虽然是安蒙猎手大胜,用三百人的安蒙猎手,射杀数千的神圣狼骑兵。这足以获得安蒙国王亲自颁发的精英奖章,但在安蒙猎长的内心里,却是为自己的王国第一次感到了绝望。

    安蒙猎长十分清晰地认识到,燃烧军团,它由一群装备精良的战士所组成他们的自我牺牲和战斗精神,简直可以用可怕这两个字来形容,最可怕的是这样的战士,燃烧军团拥有着恐怖的三十万。

    米努西乌斯命令大部分神圣狼骑兵,果断退出了灌木丛林中安蒙猎手的射程范围,但是数千神圣狼骑兵失陷在那里,作为指挥统帅的米努西乌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并且,米努西乌斯是一个很爱护部下生命的杰出将军,此刻他用力催打着跨下的狼兽,火速奔回山道,去那里请求地精机械剧团的额支援,只有凭借地精撕裂者坚硬的钢铁身躯,才能有机会拯救出失陷在陷阱里的数千神圣狼骑兵。不管时间来不来得及,有些事情,米努西乌斯都必须去做。

    ……

    咻——咻——

    随着合成弓的弓弦每一次发出颤动,失陷在这片灌木丛里的神圣狼骑兵,无一例外的喉咙中箭,一个接一个地栽倒了下去。

    由于英勇的百夫长拥有斗气,总能用手中的重枪劈碎一支又一支袭向他喉咙的利箭,在十个安蒙猎手的覆盖攻击中,身中七箭而亡。

    在生命消失的最后一刻,百夫长大吼一声,聚集身体中所有的斗气,灌满双臂,将自己手里的重枪远远地投掷了出去。

    也许是出于对这个百夫长的敬佩,安蒙猎手才有意将张满的合成弓瞄向其他人,从而让神圣百夫长一步一步靠近到如此危险的距离,投掷向安蒙猎长的重枪,带着破空的呼啸和一抹浓烈的斗气光芒,从他的右臂刺伤而过,最终落进一个安蒙猎手的胸膛当中。

    身中七箭含笑牺牲的神圣百夫长他今年27岁,个子不算高,比较瘦,但黝黑的皮肤看起来却很有精神。

    猩红的马鬃冠羽脱落,他留着一头很短的金发,刚毅的脸上长着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鼻梁高高的,透出一股坚韧和威严,由于神圣狼骑兵的半张面庞都被红色的面具所覆盖,所以听见过的人都说他五官很端正。

    神圣百夫长的身死,给予周边神圣狼骑兵的刺激很大。

    “弟兄们,我们不能为百夫长、为神圣狼骑兵军团抹黑”

    随着急促凄厉的号角,一队队神圣狼骑兵向前猛冲几步,在双脚被割断的刹那,整个人猛地高高跃起,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手中的重枪远远地投掷了出去。

    噗嗤——

    如此近的距离,一支支骑士重枪破空袭来,许多安蒙猎手都来不及作出反应。而安蒙猎手碧绿色猎手装,其目的就是为了隐蔽潜伏所设计,这些皮甲的防御简直可以用渣来形容。

    超过一百名的安蒙猎手死在神圣狼骑兵的这一波重枪投掷之下,而这时候大部分安蒙猎手的随身箭囊已纷纷见底,中年猎长眉头一皱,顾不得被重枪覆盖的一百多个安蒙猎手,果断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与二百个幸存的部下迅速消失在密林当中。

    ……

    当米努西乌斯引领着地精撕裂者回到这片灌木丛的时候,眼前的景象令许多随行的神圣狼骑兵,都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眼前的灌木丛里,横七竖八地躺着大片被一箭封喉的神圣狼骑兵。

    更多的则是许多失去双脚、双腿的神圣狼骑兵栽倒在原地,用随身的罗马短剑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诺大的一片灌木丛,数千名神圣狼骑兵,竟无一人幸存。

    相比中箭牺牲的神圣狼骑兵,他们更多的人则是选择自尽而亡。目前的神圣军团食物紧缺,失去了双腿和坐骑,只会为神圣军团和神圣皇帝陛下增添拖累,相比被当作残疾送回到神圣罗马城,虚度此生。英勇的神圣狼骑兵们更希望,回到家乡的只是自己的骨灰和盾牌,以及还有他们不朽的传奇与故事……

    “请你们破除掉这些陷阱……我要将部下的骨灰带回到神圣罗马城”

    米努西乌斯对着撕裂者狭小的驾驶仓,这番请求的话几乎带着一丝难忍的哭腔。

    ……

    这条平坦的山道是这片山林的血脉,绵延在起伏的峰峦间。山道的两边总是长满了绿草和树木,甚至有蔓延的藤条和荆棘。

    在神圣皇帝杨峰的印象里,山道总是与粗布衣和草鞋组合成一幅和谐的画面。传统意义上的山民是穿着这两样东西走上山道的。但在这名为天炎大陆的异世,这样的山道上总是会发生许多千奇百怪的事情。

    例如长有六只爪子、跑起来迅捷如风的野兽,会吃人的巨型花朵,密林中暗藏的冷箭等等……

    每前进一段路程,总有神圣士兵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永远地倒下去。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在杨峰的视线中,作为神圣罗马帝国的最高军事统帅,与神圣皇帝。杨峰不知道自己的心还能持续的冰冷多久,如果说自己有一天终会将大地的权柄紧握在手中,那么这把王座一定是用鲜血染红的。

    “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杨峰在自己的心底悠悠一叹。或许他已经厌倦了看见死亡,只是他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陛下”

    一个龙旗近卫军战士在杨峰的耳边低声附语了几句,然后迅速退下。

    当听完龙旗近卫战士的探报,杨峰火冒三丈,面色铁青的命令整个龙旗近卫军,脱离山道的行军队伍,向着一处茂密的山林里行去。

    “怎么回事?”

    “陛下他——”

    在黄金战车里座落的酒神祭祀巴克斯、李雨轩、莎瑟等一干罗马将领窃窃私语。尽管他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但从神圣皇帝陛下震怒的表情可以看出,有人恐怕要倒霉了。

    ……

    “米努西乌斯,你好大的本事——”

    神圣皇帝陛下的身影突然出现,山林间密密麻麻的神圣狼骑兵,立即跳下狼背,跪拜于坐骑狼兽的身躯旁边。

    而六万神圣狼骑兵的统帅将军,米努西乌斯惭愧无比,羞愧难当,脸羞得煞白变紫,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惜老天不遂人愿,面含怒色的杨峰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陛下、属下有罪”

    “你罪在哪里?”杨峰阴沉的面孔,像是木头刻的。

    “属下毫无警觉,不但遭遇了敌人的伏击,还掉入了敌人布下的陷阱之中,害死数千名部下的生命。”尽管羞愧难当,但米努西乌斯的声音依旧铿锵有力,毫不推卸身为将军的责任。

    就是天塌了也用自己一个人的脑袋去顶,这是米努西乌斯的一贯带兵风格。

    在杨峰的眼里闪过一丝欣慰的神色,但他还是摇了摇头,“无端端被射死几十名部下,换了是谁也无法咽下这口恶气,而这片复杂的钢丝陷阱,明显不是敌人在短时间里布置出来的。”

    这时候神圣皇帝陛下的话锋突然一转,“这些山林是敌人的领土,陷入伏击也好、掉入陷阱也罢,这些罪责都不在你,你的罪责是,被一群战斗力低下的渣碎,害死了两千狼骑兵部下,却没有想着去复仇。”

    米努西乌斯的脑子里‘嗡’地一声,立即抬起头,十分不解地望着看上去高深莫测的神圣皇帝陛下杨峰。

    “米努西乌斯,你听着,为了帝国的大业,神圣狼骑兵不怕牺牲,也从不吝啬牺牲。但是每一个神圣士兵都不会白死,这些弟兄的遗体交给我来善后,这些卑鄙的安蒙人不是用三百人射杀了我们两千勇士吗?我命令你带十个人,去追踪他们,将那二百颗人头给我带回来他们的手站满了神圣士兵的鲜血,我不允许他们活在这个世上,哪怕是一天”

    杨峰一挥手,立即有十个龙旗近卫军战士将射程和威力都十分强悍的手张弩,交付到十个自告奋勇的神圣狼骑兵的手中。

    “因为你自己的失误,未曾交战,就害死了两千名部下的生命。让神圣罗马城多出了两千孤儿寡母,为了给这些孤儿寡母一个合理的安慰,去将仇人的头颅带回来,否则、你就不用再回来了。”

    说完这些话,杨峰不再去看米努西乌斯一眼,看上去甚是冷酷绝情

    听到神圣皇帝陛下的命令,在米努西乌斯两道疲惫的瞳孔深处,瞬间升起了两道熊熊燃烧着的火焰。

    “米努西乌斯定会将敌人的头颅带回来,否则不配为神圣狼骑兵军团的统帅、更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米努西乌斯接过龙旗近卫战士递过来的手张弩,然后跨上坐骑狼兽的背部,顺着敌人逃走的踪迹,与十名神圣狼骑兵迅速消失在茂密的山林之中。

    回过头来望着米努西乌斯离去的背影,杨峰的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这么多天来,竭尽心力的为三十万大军搜掠食物,米努西乌斯实在是太累太累了……”

    其实损失两千名神圣狼骑兵,其中的罪责正如米努西乌斯所自责的那般,他的警觉性实在是太低太低了。

    但是杨峰还是不忍心将这些罪责施加到米努西乌斯的身上,米努西乌斯是一个杰出的骑兵统帅,不但通晓各种骑兵战术,还具有灵活变通的指挥才能,在众多的神圣将领当中,几乎无人可比。

    杨峰从一些神圣狼骑兵那里了解到,他们的将军米努西乌斯已经有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休息过了。

    当无比酷严的神圣禁令,惩罚在一个杰出的将领头上,受损失的还是神圣罗马军团以及杨峰自己。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杨峰出面来解决这些问题,并且他还必须赶在担任鹰旗执法官的路奇乌斯的前面。

    路奇乌斯的神圣鹰旗之下,可不会饶恕任何一个犯错的人,不管他是将军还是士兵。

    在半兽人战役中,杨峰为了饶恕凯恩一命,曾自断一指来为凯恩替罪。作为制约万人的神圣皇帝,有时候也必须被自己所以神圣禁令所制约。否则,就象路奇乌斯所说的那样,遗失了禁令的罗马军团,将是一群乌合之众

    怒气冲冲是杨峰故意做出来的表现,包括惩罚米努西乌斯去向那些安蒙人去复仇,杨峰也只是想让他趁机放下重担,去休息休息罢了……有时候,作为一个神圣帝国皇帝,并不是看上去的那样简单。

    (少年悲泪呼唤:求推荐求打赏、求传说中的月票求推荐票票,跪求各种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