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经略西南 第一章 归来 第二节 资源委员会(六)

    第二部 经略西南 第一章 归来 第二节 资源委员会(六)

    “大哥,你在这儿呀,太好了,你没事了。  ”悠兰(前文有误,应为悠兰)笑魇如‘花’向庄继华走了两步,随后又停住,转向蒋介石:“姑父好。  ”蒋介石笑着点头,她又恭维道:“姑父可比报上看上去帅多了,那记者的水平可真差。  ”

    蒋介石刚‘露’出的笑容一下凝固了,帅多了,什么意思?宋美龄也忍不住乐了:“介石,这是梅悠兰,是我干爹的孙‘女’,我的小侄‘女’,当年我三姐妹在美国读书时都住在他家,我们有快八年没见了。  ”

    “什么呀,七年,七年前你回美国参加凯利丝的婚礼时,礼物还是我帮你挑的呢。  ”悠兰有些不满的嘟起嘴,眼睛却直看庄继华不放,嘴角‘露’出一丝得意。

    “姑,您坐,”悠兰殷勤的拉宋美龄坐下,一点不犯生,完全把自己当这里的主人了。  她把宋美龄安置好后,自己却一转身就坐到庄继华身边来了。

    蒋介石和宋美龄‘交’换一下眼‘色’,宋美龄的眼角‘露’出笑意:“悠兰,你这是来看我呢,还是来找人的?”

    “当然是来看姑姑的,”梅悠兰委屈的说:“我一下船就到南京来了,不是看您的还会看谁?”

    宋美龄含笑不语,只拿眼瞧着庄继华,庄继华无可奈何只好开口:“偷跑来的吧?你胆子可不小呀,一个人就敢穿越太平洋,也不怕老爷子担心死。  ”

    “这能怪我吗?谁让你们走的时候不带上我呢?我真要出事了。  也是你地责任,”梅悠兰想起一路的孤寂眼圈不由一红,泪珠眼看着就要下来了。

    庄继华哭笑不得:“老爷子不松口谁敢带你走,得,什么也别说了,反正你也来了,给老爷子发个电报吧。  别让他担心。  ”

    “你不赶我走了,太好了。  还是你疼我。  ”梅悠兰的脸‘色’立刻变得兴高采烈,那股悲伤立刻消失殆尽。  庄继华浑身一哆嗦,蒋介石、贺衷寒、曾扩情、宋希廉却都有点呆了,这姑娘怎么变得这样快。

    “看看,还说是专程来看我的,这下‘露’原形了吧。  ”宋美龄眼中带笑的调侃道,梅悠兰这下有点不好意思了。  却拉着庄继华的手臂:“姑..姑!我又不知道他在这,遇上只是顺路,不过这人太狡猾了,一眨眼就不见了。  ”

    “对了,大哥,我给你带好消息来了,”梅悠兰一副邀功的样子,庄继华看看她‘露’出不相信地神‘色’。

    “真的。  绝对是好消息,你猜猜?”

    “别闹了,来,我给你介绍下,”庄继华指着周围地人挨个介绍:“这几位都是我的同学,你姑父的学生。  这贺衷寒,贺大哥;曾扩情,扩大哥;俞济时,俞大哥;宋希廉,宋大哥。  ”

    庄继华每介绍一个,梅悠兰一一问好,贺衷寒他们也看出点端倪来了,当然不敢怠慢,连连称好。

    庄继华介绍完了,梅悠兰却还是不打算放过他:“你猜猜嘛。  ”

    庄继华苦笑一下:“我还真猜不出来。  你的好消息实在太多。  ”

    “笨。  ”梅悠兰秀气的鼻子微微一皱:“罗斯福赢了,你说这是不是好消息。  ”

    “哦。  是个好消息。  ”庄继华淡淡一笑,作为穿越一族,这实在不是个能带来惊喜的消息。

    “你的投资成功了?你难道一点不高兴?”梅悠兰有点意外。

    庄继华轻轻把她地手拿开,然后才说:“罗斯福获胜对我来说一点都不意外,我只要等他上台就行了。  ”

    “文革,你认识罗斯福?”宋美龄很关心美国,这次美国大选原纽约州州长罗斯福与现任总统胡佛竞争下任总统宝座,前天消息传来,罗斯福在还有五个州没有投票的情况下就已经获胜了,庄继华居然与罗斯福有关系,这让宋美龄非常意外。

    “何止认识,姑姑,你不知道,他与罗斯福可熟了,”庄继华还没说话,梅悠兰就快嘴介绍:“罗斯福还在纽约当州长时,庄大哥就和他成了朋友,他竞选的经济纲领还是他提出来的,另外还给罗斯福提供了五百万美元的竞选经费。  ”

    “别瞎说,”庄继华赶紧纠正梅悠兰的“大话”,他朝宋美龄歉意的一笑:“师母,不是这样的,悠兰她不了解情况,说和罗斯福是朋友是高抬我了,罗斯福在纽约当州长时我与他喝过几次茶,也应他地邀请,出席过几次民主党举行的酒会,我们在一起‘交’流过一些关于如何重振经济的看法,他竞选时我是为他提供了五百万竞选经费,不过这是‘交’易,他承诺当上总统后,推动国会取消对华人的歧视‘性’法律。  不过这些洋人不会把我们中国人真正当作朋友的,除非中国能真正强大起来。  ”

    庄继华的话说得轻松,宋美龄却知道这不容易,即便她这个十一岁就到了美国地人也没能真正融入美国主流社会,单凭中国人不能入美国籍这一条,美国人也就不可能瞧上中国人,民主党酒会,恐怕庄继华还是第一个参加的中国人。

    “你真让我刮目相看呀。  ”有如此深厚的美国背景,宋美龄不得不叹服:“文革,你对罗斯福上台后的对中日政策有哪些看法。  ”

    “短期内不会有太大变化,”庄继华想想后说:“目前美国国内的经济问题非常严重,失业率居高不下,老百姓生活很困难,所以罗斯福必须首先解决美国经济问题,所以在对外关系上,他会采取守势,具体到中国和日本,我认为他会支持中国。  反对日本;但这种支持是道义上的,反对也是被动地,比如对日本占领东三省,他会不承认,除此以外他不会采取更多行动。  但从长远来看,美国不会容许日本对中国的全面占领,罗斯福在稳定内部之后。  会在支持中国上作出一些动作,但主要还是取决于我们自己。  我回国前曾经见过罗斯福一面。  我问他如果他当上总统,会不会帮助中国抵抗日本,他的回答很有意思,god help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上帝帮助自救者。  ”

    当听说庄继华与美国当选总统罗斯福是朋友时,蒋介石心中的兴奋不言而喻,可随着庄继华地分析,蒋介石地心不由往下沉。  特别是最后一句,上帝帮助自救者,看来九国公约是靠不住的,国联也是靠不住地。

    有了梅悠兰,这谈话就再也进行不下去了,宋美龄和庄继华又聊了几句关于美国的话题后,庄继华感到应该告辞了,他想把梅悠兰送到上海去‘交’给梅云天。  或者留在宋美龄这里,他实在没有时间陪这位小姐,所以当他用眼光向宋美龄求助时,宋美龄在他告别时就把梅悠兰留下了,没成想,这位小姐慌不择言地开口求情了。

    “姑姑。  您还要关他呀,您跟姑父说说,放了他吧。  ”

    这话让宋美龄哭笑不得,原来这姑娘在上海下船后,在报上看到庄继华成为阶下囚的消息,立刻急了,根本就没在上海停,直接到了南京,出火车站就找人打听蒋夫人的住处,当然这个住处是很不好打听的。  失败两次后。  她就变聪明了,跑到美国大使馆去打听。  凭着流利的英语和一张照片,居然让她打听到了,随后就跑来了。

    “胡闹,文革是你姑父最好的学生,你姑父怎么舍得处罚他,你不也说他一眨眼就不见了吗。  ”

    “哦,原来是这样,看来报上是在胡说,害我瞎担心。  ”

    “行了,你也别担心了,吴妈,带侄小姐去客房休息。  ”梅悠兰还想跟庄继华走,不过宋美龄却不容她开口,直接让吴妈把她带走了。

    等她走后,宋美龄又来到蒋介石身边,与他一起看着庄继华他们离开的背影。

    “这个庄文革真是让人意外,你真要让他去四川?”

    “晤,”蒋介石轻轻地点点头,微笑着说:“为什么不呢?他以为我会让他去剿共,也担心我会让他去剿共,实际上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让他去。  ”

    “那你还算计他。  ”宋美龄微微皱眉有点不解。

    “我算计他,他也在算计我,他说五年内中日之间会爆发全面战争,其实他的真实目的是想恢复国共合作,他把时间说的这样紧,就认为我会放弃剿共,改为与共c党和谈,五年,哼,十年我看都不行,日本人要消化东三省,至少需要二十年,我用三年时间剿灭共c党,五年修养,五年生息,十三年后我挥兵北上收复东三省。  ”

    “立刻我认为贺衷寒的方案不错,至少可以分散一下舆论,不能把责任全让你来承担。  ”

    “我的夫人呀,外‘交’你是行家,可这内部怎么控制你还不太懂。  ”蒋介石淡淡的笑了笑:“贺衷寒只看到一方面可以分散舆论,但他忽略了另一面,一旦和谈,共c党鼓动‘迷’‘惑’群众的能力超过我们十倍,甚至百倍,他们可以很快恢复元气,我们这几年地功夫就全白费了,另外还有军心士气都要大受影响,更何况,共c党刚取得几场胜利,势头正旺,就算要谈,也应该是战而后谈,在这一点上文革就比他聪明,所以他的方案是根本不与国内共产党谈,而是直接找上共产国际,可这一来一去就需要时间,在这时我们取得几场胜利是完全可能的。  ”

    “这庄文革的确出类拔萃,原来以为贺衷寒已经是很出‘色’的人才了,可庄文革无论说什么,无论贺衷寒、俞济时还是宋希廉,都不表示反对。  ”宋美龄沉思着说

    “哈哈,夫人,威名不散呀,当年在广州时,文革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太深了,”蒋介石呵呵笑道:“不过夫人,你也小看了他们,至少贺衷寒不是那么轻易服人地,你看文革一说要去四川,贺衷寒就立刻赞成吗,他的目的就是把文革指使到地方,而他留在中枢,为什么呢?如果文革留在南京,以他的才华和在黄埔同学中的威望,不用几年,一年的时间,他就能成为黄埔同学的中心。  ”

    “你派去四川是不是还有其他目的,恐怕不仅仅是建厂这么简单吧。  ”宋美龄想起刚才蒋介石和庄继华的举措便问道。

    “当然不会那么简单,文革聪明过人,我刚提个头,他立刻就明白了,”蒋介石会意的笑笑:“别看我只让他带一团人进川,三五年之后,他就能把整个四川‘交’给中央。  ”

    宋美龄有点不相信,蒋介石得意地笑了:“文革也存了这个心思,你看他要地都是军校毕业生,至少也是军士,为什么呢?简单的说,有将还怕招不到兵吗?胡宗南以前说过一句话,你就是给庄继华一群绵羊,他也能把它们调教成一群狼。  其实,庄继华还有一样本领他没发现,文革不但会调教士兵,也会调教军官,胡宗南、宋希廉,都是他调教出来地,甚至薛岳带兵的方式也是他搞出来的。  四川那些川老鼠不知道他的厉害,我可是知道的。  ”

    “夫人,你知道文革最让我放心的地方是什么吗?”蒋介石兴致勃勃的说:“就是他从不拉帮结派,在黄埔有资格拉帮结派的人中,只有他没有拉;整编川军时,我以为他会拉些人,结果呢,他一个也没拉;如果硬说他拉了人,也就只有那几个他从七连带出来的士兵。  ”

    “三五年?”虽然信任知己的丈夫,可宋美龄还是摇摇头感到太不可思议。

    “放心吧,只要他愿意去做,他就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蒋介石很有信心,却忽然有点为难的说:“夫人,有件事我得请你帮忙。  ”

    “哦,什么事呀?还这样客气。  ”宋美龄略微有些意外。

    “今天的事,不要….告诉….子文和大姐霭龄他们,我不是不相信他们,而是担心他们万一说漏了嘴,让他们身边的人听去,这一传出去,事情就不好办了。  ”这话蒋介石说得十分艰难。

    “放心吧,我不告诉他们。  ”宋美龄本想发火,可看到蒋介石为难的样子,心一软火就散了。

    只一天时间,庄继华就把他的计划‘交’上来了,蒋介石看了欣然一笑立刻批准。

    月票支援....................

    月票榜争夺太‘激’烈了..........

    请求月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