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4,你就是沙双浩?

    躺在床上的沙双浩东想西想,展望着晚上的幸福生活。女人他玩过很多,但是像郑燕这种国色天香,毫无瑕疵,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带着无限风情和魅力的女人,他却还从未接触过。一想到要不了多长时间,自己就可以将郑燕拥在怀里,狠狠的操弄,蹂躏,享受那两性的极致之乐,沙双浩便禁不住打了一个痉挛!他低头朝两腿间一看,发现自己的老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雄赳赳,气昂昂”,撑起了高高的帐篷!

    这时,他突然想到了前不久破坏他好事的那个电话,当时被他看也没看的直接关了机。现在没事干,他就打算看看到底是哪个家伙这么没有眼力界来坏他的好事。

    沙双浩翻身爬起,开始寻找手机。

    床头柜上没有,床上也没有,地板上,飘窗上,到处都没有!

    “到底哪儿去了?刚才明明是被我扔到床上了啊?!”沙双浩皱起眉头,自言自语,突然面色一变,大叫:“你妈!”

    面色大变的沙双浩匆匆走到卫生间,卫生间里面发出像下雨一样的沙沙声,晕黄的灯光透过磨砂玻璃传了出来。沙双浩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一脚蹬开浴室门,然后质问郑燕刚才到底干了什么?是不是报了警?想到对方有可能报警,沙双浩顿时一个哆嗦,脸色苍白,连在蓝色药丸的刺激下那硬起来的老二也软了一大半。

    今天晚上,他,沙双浩,夏曦和郑燕,他们四个,可都是吃了药的!现在任伟和夏曦还在客厅不要命的干着,先不说什么qj,迷//j未遂这些罪名,万一警察进来后看到这种无遮拦大会的场景,怕是也要告他一个聚众yin//乱!

    现在他可不是在老家。在老家,凭着他老汉儿多年来经营的关系网,一些不太严重的事情,可以花钱摆平,他现在却是在他老汉儿关系触及不到的另外一个区,当地的警察叔叔可不会鸟他老爷子!

    而且,最最紧要的是,他想搞的,是一个大名人,号称“亿万富豪”的私人助理!一旦那王勃不依不挠,要给他助理强出头,比钱财,比关系,比名气,胳膊和大腿,汗毛和鼻毛,他和他家都比不了啊!而且人家还占着最大的理在!很多时候,真理和事实在华夏并不重要;但有时候,又很重要,关键是看掌握在谁的手上!

    几个念头一转,沙双浩已经是冷汗涔涔,两股战战,那种想破门而入,一脚蹬开浴室门的念头也不翼而飞。道理很简单,如果对方报了警,他破门也无济于事,只能给qj未遂增加更多的罪证;如果没报警,那对方拿手机干什么?玩贪吃蛇啊?

    “燕子,你……你洗好了吗?”沙双浩站在门口,颤颤惊惊的问。

    没人回答,依然只是听到沙沙的水声。

    “燕子,你……你洗完了吗?”沙双浩又重复了一遍,感觉自己都快哭了。他从来就不是一个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以前是喜欢算计,后来发家之后在算计的基础上又加上了金钱的光环,很多时候,一花钱,一露富,很多事情就解决了,目的也达成了。

    “还在洗!”里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不过却是冷冰冰的声音。

    听到郑燕的回答,沙双浩稍微松了口气,又问:“那个,燕子,你看到我的手机了吗?我……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没看到!”郑燕冷冷的回答。

    “噢,那……那我再找找!”沙双浩说。

    沙双浩怀着万一的希望,再次返回寝室,又山上下下,里里外外的找了一遍,不过当然是徒劳而费!

    “我艹!老子当时怎么就忘了带手机啊!失策失策,真他妈失策!”沙双浩狠狠的扇了自己一耳光!

    现在事实已经很清楚了,趁他去拿睡衣的时候,郑燕拿了他的手机,至于对方拿了他的手机后是报警,通知父母还是通知其他人,那就只有她才清楚了。

    不过,不论郑燕报警没有报警,他都不敢赌。他要抢在警察进门之前,消灭一些证据。

    于是,接下来的几分钟后,沙双浩将家里的迷药,chun//药,加了料的饮料,统统倒进便池,用水冲掉。装药的瓶子和饮料瓶子扔进垃圾桶,收掉垃圾袋,勒紧,扔到转角楼梯处的大垃圾桶里面去。

    不过,刚一扔完垃圾回家,沙双浩又匆匆出去,从臭气熏天的垃圾桶里面找出自己刚才扔掉的垃圾袋,撕开,取出两个药瓶子和一个饮料瓶子,回到厨房,打开天然气灶和抽油烟机,开火烧掉,真正的毁尸灭迹。

    做完这一切之后,已经是好几分钟之后了。接下来,他就准备做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分开那对还在客厅热火朝天,干得正欢的男女,把夏曦拉到一边,跟对方对好口供,让其咬死今天晚上啥都没有发生,没有qj,也没什么迷//j,就是两对情侣喝醉了酒在家里休息。

    夏曦是整个事件的关键点,只要知道整个内情的夏曦打死不承认,单单有郑燕的指控,那也没什么用的。

    “看来,为了说服夏曦,这次不得不出一点血了。不过只要能免去牢狱之灾,区区几万十来万,老子也不在乎。”沙双浩心想。此时,他对前不久那个给他打来电话,惊醒了熟睡的郑燕,继而改变了后面一系列事件让局面失控的人完全是恨之入骨!

    沙双浩走到客厅,正准备去分开依然旁若无人,干得欢实,发出阵阵yin声浪语的男女时,防盗门突然响起了一阵重重的敲门声。

    “完了,全完了!”沙双浩面无人色,脸上因为刚才的激烈运动而涌起的一点点血色刹时间退得干干净净。

    沙双浩拖着艰难的脚步去开门,他原本打算先分开任伟和夏曦,让两人穿好衣服他再去开门的,但外面的敲门声却是越来越急,声音也越来越大,很快已经不是敲门,而是直接撞门了。

    门打开了,站在沙双浩面前的不是一群穿制服的大盖帽,而只有一个人,一个喘着粗气,牛高马大的陌生男人。

    “你就是沙双浩?”来者问。

    “我是,请问你是——”

    沙双浩还没说完,就看到一个醋砵大的拳头朝自己的脸上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