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迦娜巫师们的祝福

    詹姆士亲王在海音丝的城堡位于海音丝城东南角上,城堡周围是海音丝城最大一片富人区。

    海音丝城不像帝都天黑得那么早,赶在那轮通红通红的太阳沉入海平面之前。

    我和赢黎乘坐小船终于回到了海音丝城詹姆士亲王的城堡,这座城堡里的管家与佣人们苦苦等待大半天之后,看到我和赢黎并肩通过城堡的吊桥,进入城堡里面,这时候城堡里的下人们才纷纷地松了一口气,管家带着一群仆人站在城堡的大门口,排成一排恭迎我们的到来。

    城堡的石阶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红地毯,雷兹伯爵和贾森骑士站在侍卫队队伍的最前面,一脸微笑的看着我们。

    站在城堡石阶上的红毯前面,望着红毯两侧举着长矛的王府卫队,我和赢黎对视一眼,随后我伸出了胳膊,赢黎挽着我的手臂,身后跟着海伦娜与贝姬,我们一同踏着红毯走进这座华丽的城堡。

    卡特琳娜和卡兰措、牛头人鲁卡、贾斯特斯几个人跟在我的身后,他们好奇地看着金碧辉煌的城堡,卡特琳娜和卡兰措奔波一天都没能打听到辛格的消息,得知我在白天的时候,恰好遇见了空真,又去探望了辛格姐和弗雷德大叔,一时间就变得有些心不在焉。

    在卡特琳娜还是琪格一名普通侍女的时候,那时候的辛格还是琪格的贴身侍女,辛格的脾气好,能力又十分出众,下面的所有侍女们都信服辛格,卡特琳娜也曾受过辛格许多照顾,一晃这么多年未见,这次能够在海音丝城见面,对于卡特琳娜而言是一件期待已久的事。

    对卡兰措来说,海音丝城让她领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这座城市以另一个角度诠释了什么才算是不同于帝都的繁华。

    贾斯特斯在后面忍不住对牛头人鲁卡嘀咕着,看起来对于这座城堡有些自己的见解。

    城堡里面准备的迎接仪式非常隆重,但说到底也仅仅只是我和赢黎走进城堡这一段路而已。

    进入城堡之后,城堡里的管家格林顿芬恩让赢黎挑选了卧室,赢黎选择了城堡西侧顶层紧邻的两间卧室,其余的人被安排到亲王城堡的客房里。

    格林顿芬恩管家在前面带路,一边对赢黎说道:“公主殿下,阿尔弗雷德侯爵为您准备了精心准备了一场舞会……”

    赢黎低头想了一下,又转头看了海伦娜一眼,海伦娜轻声说:“阿尔弗雷德侯爵是海音丝城现任执政官大人。”

    “那么……莫拉德与这位阿尔弗雷德侯爵有什么关系?”赢黎在城堡的回廊转弯处停住脚步,对格林顿管家问道。

    我这时候正在欣赏走廊里面一幅人物肖像油画,虽然不知道油画上面的人物是谁,但是却能从眼神和脸廓上找到詹姆士亲王的影子,显然这位穿了一身骑士铠甲,胸口佩戴着安琪博尔德皇室徽章的男人也一定是位大人物。

    “莫拉德少爷是阿尔弗雷德侯爵第三个儿子,公主殿下。”格林顿管家回答道。

    这时格林顿芬恩管家已经将西侧顶层一间华丽卧房的门打开,一群侍女鱼贯走进来,她们各有各的司职,开始飞快地将房间里所有的地方全部打扫一遍,并且将沙发垫和床上用品通通换成新的,等待我们在沙发上坐下来,这群侍女已经陆陆续续地离开这间卧室。

    赢黎站在一面落地的铜镜前面,海伦娜帮她解开知识法袍的束腰带,赢黎侧着头对着格林顿管家说:“请代我转告阿尔弗雷德侯爵,就说我在海音丝城里逛了大半天,有些累了,今晚不想参加舞会。”

    “好的,公主殿下。”格林顿管家说道。

    卧房里的吊式水晶灯一盏又一盏逐一亮起来,明亮的玻璃窗映出我的影子,看着这间比我的卧房至少大四倍,装潢不知道要华丽多少倍的房间,我忍不住在心里面腹诽一句:贫穷真的是限制了想象力啊。

    赢黎没有再说话的意思,反而是一旁的贝姬对格林顿芬恩管家说:“另外请您为我们准备一下晚餐,芬恩管家。”

    “我马上就去安排!”这位管家说完就立刻转身离开。

    我的卧室就在赢黎这间卧室的隔壁,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布置,让我几乎以为是同一个房间。

    没过多久,格林顿芬恩管家从新出现在赢黎的卧室里。

    “公主殿下,已经为您安排好了晚餐,请问什么时候可以进餐?”穿着考究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的管家格林顿芬恩手里抱着记事本,站在赢黎的身侧轻声问道。

    赢黎坐在卧室冰熊皮缝制的软皮沙发里,对管家说道:“我要换身衣服,那就一小时之后吧!晚餐安排在哪?”

    她声音轻柔,格林顿芬恩管家轻轻弯下腰,凑在赢黎耳边说:“三号餐厅。”

    赢黎侧着头看了我一眼,我耸耸肩膀表示完全无所谓,反正我也不知道其他号餐厅究竟有什么用。

    赢黎性格就是喜欢随遇而安,所以轻轻点了点头,并提醒管家说:“那些客人们的口味有些特别,请务必征询一下他们的意见。”

    管家格林顿芬恩立刻表示:“好的,公主殿下……”

    赢黎说的没错,我身边的几位追随者的确在饮食方面有着很大差别。

    比如强壮的牛头人战士偏偏是位素食主义者,他更喜欢吃麦饼、蔬菜沙拉和菠菜汁。至于贾斯特斯则是一位彻头彻尾的海鲜控,他和精灵们的口味有些相似,很喜欢吃鱼,当然虾蟹与贝类也都吃得下去。卡兰措则喜欢吃三分熟的烤肉,烤牛肉和烤羊排都是那种只是表面熟了,但一口咬下去还要冒血水的鲜肉。

    在我看来,卡特琳娜是这些人中最不挑食的一个,她总是跟着我挑选一样的,我吃什么她也会跟着吃什么。

    赢黎所谓的换一身衣服,其实饱含了在卧室旁边的洗漱室的浴缸里洗个热水澡,然后才换了身宫廷式晚礼服,海伦娜和贝姬也换上了一身漂亮的长裙,贝姬凭着近乎性感身材在晚餐,而我则穿着一件崭新的魔法师长袍,佩戴着中级魔法师徽章和侯爵勋章,

    尽管詹姆士亲王与曼达夫人不住在城堡里,但这座城堡却是在正常运转,格林顿芬恩管家很快便按照我们每人不同的口味准备出一桌丰盛的晚餐,三号餐厅位于城堡西侧一层,房间里布满了各种精美的银饰,餐桌上的那些盘子刀子叉子上都印有安琪博尔德家族的纹饰,雷兹伯爵和贾森骑士也有参加这场晚宴。

    雷兹伯爵看到我胸口的徽章,连连发出‘啧啧’的赞叹声,笑着对我说:“都说耶罗位面的战争让萨摩耶公爵打了一场翻身仗,依我看这场战役最大的受益者当中,一定要算你一个。”

    贾森骑士站在雷兹伯爵身边,一脸深以为然的表情说:“没想到北风军团的构装骑士们居然能够这么快就适应那边环境气候,黑森林里面那种闷热潮湿的环境与南部雨林极其相似,只是少了一些毒虫食人花之类的魔兽,景月公爵手下的北风军团远比老华尔公爵在位的时候要强大得多啊!”

    雷兹伯爵说:“能在北境将那群野蛮人死死地挡在冰雪苔原之上,现在看来是有一定道理的。”

    我连忙谦逊地说:“耶罗位面与尼布鲁蛛人交战能够获得胜利,除了各方倾力帮助之外,多少还有一些侥幸在里面。”

    这时候,一排侍女们端着银质扣着盖子的餐盘款款走进来,晚宴正式开始。

    这顿精心准备的晚餐自然是十分美味,海音丝城这边的菜肴味道普遍偏淡,但是却更鲜美,而且在一些菜肴里面很喜欢加一些海鲜,菜色上也比帝都那边做得精致很多,晚餐吃到一半的时候,赢黎停住了手里的刀叉,抬头望着身旁站着的格林顿芬恩管家,对他问道:“芬恩管家,您对迦娜海族那位大公主有什么印象?”

    格林顿芬恩平静无波的脸上罕有地出现了一抹讶异之色,他看了赢黎一眼,想了一会儿才说:“抱歉,公主殿下,我对那我迦娜海族公主没有太多了解,只是当初听到一些传言。您大概也知道,我们与迦娜海族经历的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这场战争直接导致海音丝城附近十个行省的财政全部投入海音丝守卫战,那时候,我们已经与迦娜海族断了所有的联系。”

    “至于迦娜海族的那位大公主,据说她出生的时候,接受了无尽之海境内力量最强大七位迦娜巫师的祝福,七位巫师分别祝福了大公主拥有倾城之美貌,无上的智慧,强大的力量,美丽的心灵,完美的爱情,统御七海的权力,如拉斯玛一样漫长的生命七种祝福,据说现任迦娜海族的君主都没有获得这样的殊荣。”

    这时候,坐下餐桌另一侧的雷兹伯爵也开口说道:“我们一直以为迦娜大公主艾瑞利尔会是这一任无尽之海的君主,没想到老海王去世之后,继承王位的反而是她的弟弟。”

    贾森骑士也在一旁补充道:“如果能给这位大公主一些时间的话,她一定会成为无尽海最强大的迦娜战士。”

    赢黎轻轻地呼出一口气,说:“现在我们大概不需要担心,迦娜海族这一任会出现一位能够统御七海的君王了。”

    “这也许是查尔斯陛下最希望见到的事情。”雷兹伯爵笑着说道。

    我们在晚餐之后还在酒柜旁的吧台边上喝了一点金苹果酒,就连赢黎也是喝得小脸红扑扑的。

    海音丝的夜晚分外迷人,星空在大海的映衬下显得无比深邃。

    晚餐之后,我们并没有急着去休息,赢黎拉着我来到西侧城堡第二层的露台上,海浪拍打着露台下面的石柱,这个露台拥有一段向大海延伸的石阶,趁着如墨的夜色,海伦娜和贝姬脱掉身上的长裙,如同美人鱼一样跃入海中游泳。

    亲王府城堡这个夜晚灯火辉煌,在帝都里的时候,我偶尔会仰望头顶上那座金碧辉煌的浮空王城,幻想着那座城堡里究竟是怎么样的奢华,现在住进詹姆士亲王位于海音丝城的城堡里,才有了一些切身的感受。

    远处的海面上,一头逆戟鲸翻出个巨大的水花,远远地听见海伦娜和贝姬欢快的笑声。

    赢黎双手放在露台上,望着眼前深邃的大海,对问道:“你说艾瑞利尔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我站在她身边,微微摇了摇头……

    ……

    海音丝城能让我留恋的除了它本身清丽脱俗的美之外,还有这里充满着艺术气息,这里被称为格林帝国的音乐之城,在城市里到处都能听见优美而欢快的手风琴声。

    趁我在海音丝城这段时间,我邀请了空真和辛格姐弗雷德大叔一家在海音丝城游玩。

    市政广场上,穿着一身短款洛丽塔连衣裙的空真看起来仿佛又恢复了往昔的美丽,辛格与卡特琳娜站在一起,三个女人靠在水池旁边雕像群轻声聊天,几个孩子在安吉洛的带领下,冲进了喷水池中戏水,惹得弗雷德大叔另外两位老婆颇有怨言的低声呵斥,不过显然她们的话对于这几个孩子没有任何威慑力。

    卡特琳娜穿着一身亚龙轻皮甲站在三人中间,辛格姐搂着卡特琳娜一路上都在窃窃私语,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

    那位曾经在商队里交给我剥皮和制皮的弗雷德大叔,现在看起来已经有些老了,他强壮的身上堆着一身肥肉,滚圆的肚子看上去就像腰上裹着一只大水囊,背微微有些驼,眼睛显得有些浑浊,他在知道我成为了一名魔法师贵族之后,在我面前甚至有些拘谨,比起我,他更愿意与牛头人鲁卡聊天。

    我想,这或许与我身边总是伴随着赢黎也有点关系。

    接下来这两天,我们在大海堤上看一群群争相夺食的贼鸥,在费文波朵拉山最东端入海的观景岩上晒太阳,乘坐詹姆士亲王在海音丝港口的豪华游艇到礁岛附近钓石斑鱼,在海音丝中央大街最有名气的高级餐馆里吃大餐。

    这种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txt/34874/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