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海音丝的信使

    我带着赢黎穿过传送门,返回didu第三街区的清幽庭院。

    我率先从传送门里走出啦,跟在我身后的是赢黎、海伦娜和贝姬,院子里显得很安静。

    上午的阳光透过回廊拱形穹顶细密的藤枝照在脸上略微有些刺眼,有凉风拂面而过,神清气爽。

    didu的秋天来的比较早,环绕在didu城周围的群山之巅,正逐渐地被阔叶林改变着颜色,代表着盛夏的深绿由上至下慢慢退去,变成了象征着秋天气息的漫山遍野的黄。

    湛蓝色天空中几乎看不到一丝云。

    庭院后面的游泳池里散落着几片枯黄的叶子,池水十分的清澈,两位侍女有说有笑地蹲在池边捞泳池里面的叶子。

    大理石的台阶擦拭得一尘不染,一位穿着皮裤手里拿着大剪刀的园丁正在修剪灌木树墙。

    传送门就在后花园的长廊尽头的凉亭里,我们一行人从长廊里走出来,两名蹲在泳池边上的侍女惊讶得几乎闭不上嘴巴,她们慌忙从池边站起来,提起裙子对着我和赢黎屈膝弯腰行礼,我对着两位侍女随意的挥了挥手,吩咐她们通知管家马上准备魔法篷车。

    “吉嘉侯爵,公主殿下……”

    管家带着一众侍女从房子里走出来,匆忙站在前庭的喷水池边向我们施礼。土著少女普雅卡和科妮也混在侍女的人群中,一脸欣喜地望着我们,她们穿着亚麻布的长裙,和一群侍女一同站在台阶上。

    马车夫赶着魔法篷车从马厩那边驶过来。

    赢黎甚至都没有停下来,一旁的牛头人鲁卡拉住缰绳,让魔法篷车停下,贾斯特斯为我们拉开了车厢门,赢黎提着裙子在海伦娜和贝姬的搀扶下登上了魔法篷车,我也迅速地跳上了篷车,在关车门之前对着马车夫飞快地说了句:

    “去湖畔庄园!”

    随后魔法篷车便飞快地驶出清幽庭院,沿着榆林大街一路驶向湖边大道。

    ……

    整座didu城都在为丰收节而忙碌着,街上充满着节日的气息,一些路灯的玻璃罩子被土上了颜色,临街很多建筑的屋顶上都插了一些彩色的旗帜,就连街道两侧的行道树都被白灰浆重新的粉刷了一遍,街头的商铺里面摆满了种类丰富的食物。

    一年一度的丰收节即将来临,didu的大街上显得更加喧闹。

    就连缩在街角或者下水道旁边的流浪汉面前往往也能摆上一块白面包,更多的didu人喜欢拿出一些谷物在广场上喂鸽子,很多白尾铜嘴麻雀也会混进来与白、灰鸽子们一起争抢食物。

    还有许多人在为丰收节的盛大游行做准备。

    这时候,城市里面每个大型广场几乎都成为了商人和小贩们争抢的战场,丰收节当天游行后的全城人都会到广场上参加露天舞会。丰收节过后,还有属于年轻人的夜晚chéngrén礼祭。

    想到这儿,我忍不住看了坐在对面的赢黎一眼。

    她这时正望着窗外不断向后飞驰的行道树,有些出神。

    来到湖畔庄园大门外,守卫们远远就认出了这辆魔法篷车,从岗亭里快步跑出来为我们敞开大门,魔法篷车甚至都没有停下来就直接驶入湖畔庄园,我只是推开车窗向门口守卫挥手致敬,守卫们纷纷立正站好,将手横在胸前向我敬礼。

    魔法篷车停在城堡的台阶前面,我拉着赢黎沿着台阶向城堡走去,正巧迎面遇见穿着一身精致的骑士铠甲的乐蝶从正门大步走出来,赢黎带着微笑对乐蝶打招呼:“乐蝶,你要去哪儿?”

    乐蝶表情有些严肃,步伐有些急促,她的目光落在我和赢黎身上,身体一下子定格在原地,乐蝶盯着赢黎问道:“赢黎,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就在刚刚!”赢黎有点心虚地说道,然后走上去挽住了乐蝶的胳膊,对她亲热地说:“对了,我还带了礼物!”

    “嘿,估计詹姆士和曼达此时很想见你们。”乐蝶对赢黎说道,又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

    此刻,她脸上的急切和严肃都消失不见了,也不再急着外出,而是陪着我们返回城堡,从城堡中急匆匆跑出来几名骑士,看到乐蝶和赢黎之后,都是一脸古怪的远远停了下来,骑士们对着我和赢黎行礼后,面露疑惑的从两侧经过。

    “他们知道我回来的消息?”

    听到詹姆士亲王和曼达夫人想见我们,赢黎有些诧异。

    乐蝶压低了声音,对赢黎眨了眨眼睛说:“不,海音丝的信使刚刚抵达,雷兹伯爵写了一封信给詹姆士,他这次可没为你说任何的好话。”

    说完还盯了我一眼。

    不我觉得她望向我的时候,还带有那么一点幸灾乐祸。

    “我知道,他一定是气坏了。”

    赢黎罕有表现得十分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小声地说了句。

    谁都没有想到,从海音丝城发过来的讯报,居然与我们一行人同天抵达didu……

    讯报仅仅比我们早到了一个多小时,而且雷兹伯爵在讯报之中向詹姆士亲王详尽地描述了我和赢黎到底是如何将他和亲卫团构装骑士们留在海音丝城,然后又私自跟随迦娜海族加勒大使乘坐海兽前往海渊之城的,信使带着这份信笺从海音丝城乘坐飞艇到didu,刚好经过了半个月的时间,却没想到我们到海渊城之后参加了艾瑞利尔公主的葬礼,又在无名小岛上停留了七天时间,也就是这半个月以来的事。

    我们没办法第一时间返回海音丝,便在didu赶着见见詹姆士亲王,只是没想到好巧不巧的与那位信使撞到了一起儿。

    听到海音丝城那边赶过来的信使,我和赢黎自然没有冲动到跑过去与信使碰面,而是由乐蝶跑过去更詹姆士亲王和曼达夫人私下里说,随后曼达夫人便跟着乐蝶从城堡一层大厅里走了出来,来到城堡二层赢黎和乐蝶独享的餐厅,这时候厨娘们刚好为端上来一盘柔软的黄油面包和香浓肉汤。

    无论是在海渊城,还是困在海岛上,都吃不到这些在格林帝国看似最普通的食物,厨娘们将这些食物端上来之后,就算是赢黎也没办法保持皇室公主该有的礼仪,直接用手抓起一只黄油面包,迫不及待地咬上一口,然后露出一脸很享受的样子。

    海伦娜和贝姬常在王府这边用餐,她们拥有专属的座位,也和厨娘侍女们也是无比熟络,就餐的时候也在和侍女们不断地小声聊天。

    曼达夫人和乐蝶赶到这边来,看到我们狼吞虎咽在餐桌上用餐,原本急切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柔和下了,这位来至精灵世界的高等贵族那张近似完美的脸上总是带着精灵们的骄傲,但此刻望向赢黎的时候,却是罕有的显露出柔和的目光,连带着看我的时候,眼神都没有那么的冷冽。

    曼达夫人走到餐桌前,我和赢黎从餐椅上站起来。

    曼达夫人示意我们坐下来边吃边聊,侍女们为曼达夫人端上来一杯茶,乐蝶这时候也做到赢黎的对面。

    以前没有发现赢黎和乐蝶有任何相似之处,但是现在两人坐在了餐桌对面,才发现她们其实还是蛮像的。

    无论是白净额头,还是尖尖的下巴,脸廓看起来与曼达夫人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赢黎容貌显得更加平凡,就像是隔壁院子里的邻家小妹,而乐蝶则是更加明艳,眉眼之间带着精灵之美。

    “说说吧!跟我们讲述一下你们的海渊城之旅,我想经过一定很精彩!”曼达夫人盯着赢黎,柔声问道。

    乐蝶也是招呼侍女端来一杯奶茶,很有兴趣儿地等待赢黎讲述我们此次旅行的经过。

    赢黎将手里的勺子放下来,用餐巾擦了擦嘴唇,然后喝了一口果汁,才慢悠悠讲道:“事实上也没什么,只是涉及到了无尽海迦娜族的内斗什么,我们从海音丝城……”

    “……总之经过就是这样,后来我们在那座无名小岛上住了一个星期,在那边狩猎了一些鱼人,发现了魔法草药种植园,等到我们有条件打开临时传送门,便返回了didu。”

    赢黎讲述我们在海渊城的一些事情,说到了我们在那边的铸造大厅看到了希特王子,也说到无尽之海和七届海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说到迦娜王与艾瑞利尔公主姐弟俩之间由亲密到后来逐渐疏远,又因为王权而变成了竞争者,最终权利战胜了亲情,终于让迦娜王对艾瑞利尔公主起了杀心,也说到了艾瑞利尔公主顶着无数光环匆匆走完的一生。

    赢黎只是淡化了在葬礼上灵魂转嫁仪式的惊险过程,同时也没有讲述我们在海岛上与笞魔领主苦战的一幕,更没有提起那位送我魔法草药种植园的恶魔,只说是我们发现了一座拥有天然种植园的无名海岛,又在岛上收获了一些鱼人皮革和金珍珠。

    她对那座无名海岛没什么兴趣,只是疑惑地问了一下赞普拉大巫师怎么偏偏就将我们传动到那座岛上。

    随后又指了指我面前的空杯子,示意侍女再为我们添上一些红茶。

    站在餐桌旁边的侍女听得有些入迷,这时候反应过来,连忙对我小声致歉。

    赢黎讲述完之后,曼达夫人用手轻轻地揉了揉额头,对我们俩说:“这么说你们从那个海岛上直接返回了didu,海音丝那边还没有收到平安归来你们的消息?”

    赢黎对曼达夫人点了点头,说了句:“是的。”

    曼达夫人对站在身后的管家吩咐道:“去告诉那位海音丝城的侍者,就说didu这边收到了赢黎公主一切平安的信息,对雷兹伯爵那边尽量要说得委婉一些。”

    那位管家表情平静地答应了一声,然后就悄无声息地从一旁退了下去。

    没过多久,詹姆士亲王从前面的客厅接见完毕海音丝的信使,推掉了手头上的其他事情赶到后花园见到我和赢黎,詹姆士亲王非常直接地问了一下我们在那边到底经历了什么危险的事情,得知艾瑞利尔公主的灵魂占据了当初精灵少女拉格蒂斯空出来的灵魂链接魔法契约位置的时候,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在我们面前说什么。

    我觉得詹姆士亲王可能在考虑是不是要请一位精通灵魂魔法这方面的魔导师,商量一下怎么处理这位迦娜美人鱼公主。

    不过詹姆士亲王并没有在我们面前谈论这件事,在确定我们平安归来之后,就匆匆赶到南风军团总部那边处理军务去了,听乐蝶说最近格林帝国这边位面战争局势又变得紧张起来,威尔士王子在洛琪位面那边也一直没有打开局面,南风军团可能要在丰收节前夕再向洛琪位面增派十支构装骑士团。

    我在湖畔后花园里仅仅待了一小会儿,南风军团后勤部那边康纳德伯爵就派人送来了请帖,约我面谈。

    从乐蝶这边得到了关于洛琪位面的战况,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想要谈论购买魔法弩箭的事情,辛柳谷那边最近也是积压了一大批的魔法弩箭,正待售出。

    走出王府的后花园之后,我忍不住感叹,没想到短短半年的时间,居然成为了南风军团的主要军备供应商之一。

    ……

    傲慢之塔,didu魔法研究院。

    我坐在试验台前面,将此次旅行的经过讲给耶基斯学者。

    耶基斯学者听完之后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的注意力完全被眼前用符文之语构成的魔纹构装所吸引。

    他一边用手抚摸着摆在试验台上的‘远古誓言’折戟盾牌,一边感叹说道:‘大巫师赞普拉真是一位慷慨的迦娜人,请你们参加迦娜公主的葬礼,不仅送一份珍贵的魔纹构装图纸,还要搭上了一座物产丰富的海岛作礼物,要说这迦娜海族为支援格林帝国的位面战争,还真是做了一些贡献啊!’

    对于耶基斯学者这种幽默,我有点无话可接,只是看着他实验室里摆满了各种魔法台灯,发现这些魔法台灯上面的魔纹法阵照比之前那些图纸,明显简化了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