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二千四百九十七章 混沌初开

    十座命运之门如同十轮烈日,光耀万里,数之不尽的命运规则,仿佛无形的锁链,将七星帝宫禁锢。

    空间像是冻结,时间像是静止。

    当初,命运神殿和十大暗势力的强者交手时,数十座命运之门悬空,但张若尘远在万里之外,因此,没有太大的感觉,不知其中恐怖。

    可是此刻,处在十座命运之门的中心,他终于明白,那股压制是何等可怕。对精神、对修为、对意志、对心境,都有一种近乎极致的压迫。

    若是没有大精神、大修为,根本冲不破压制,会落得瞬间败亡的下场。

    张若尘心中,不禁暗暗钦佩血灵仙,在那么强大的压制下,依旧可以取诸多强者的性命。

    不远处,费仲眼中尽是惧色。

    他并不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场面,大圣功德战场上,也曾出现过,天庭地狱两方大批顶尖大圣厮杀的场景。

    可是,没有经历过,自己这么几个人,遭到十多位无上境大圣围杀的局面。其中还包括,命运神殿的昔日神子,第一命皇,死亡神宫的第一强者。

    换做别的大圣,此刻根本没有选择,只能自爆圣源。

    费仲悄悄向白卿儿看去,却见她依旧镇定自若,心中猜测,“她应该是想,利用张若尘和天运司的司空,威胁命运神殿的诸强,换取脱身的机会。这是唯一的办法!”

    “废话就别多说了,战!”

    白卿儿英姿勃发,没有要凭人质换取生机的想法,身上散发出精纯至极的本源之光,比悬空的十座命运之门,加起来还要明亮,将覆盖七星帝宫的命运规则尽数冲散。

    “竟然敢……战……”

    费仲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心中难以置信。

    “唰!”

    白卿儿主动冲出七星帝宫,进入星落的道域星海,所过之处,星辰湮灭,道域粉碎。

    星落神情凝重到极致,爆发出比万倍音速更快的速度,极凶之刃的至尊之力顷刻间攀升至顶点,刺向飞身而来的白卿儿。

    白卿儿一掌按出,掌心浮现出一篇文章。

    白色的文字,皆是神文,飘浮在虚空。

    文字荡漾间,有远古的声音,在星空中响起,阐述人间至理,红尘悲欢。

    “《儒祖祈天书》,她怎么精通儒道的手段?而且,还是源自昆仑界。”张若尘眉头一缩。

    “轰隆。”

    极凶之刃击穿圣文,锋刃与白卿儿玉白色的手指割划而过,发出金石铿锵之音。

    她的手指上,有密密麻麻的文字浮现出来,细小如尘,如蝌蚪游走,即便至尊圣器也无法将之破掉。

    星落眼中充满骇然,从未想过,神境之下竟有修士,可以徒手与至尊圣器对抗。而且,至尊圣器还掌握在他的手中。

    两人错身而过,道域对碰,发出不绝的雷鸣闪电之声。

    星落立即意识到不妙,转身极追上去。

    但,白卿儿已踏入天墟刹脚下的大陆世界,一指点出,如同佛陀点化众生一般,身后出现万丈佛光,使得她身上的气质,变得神圣无比。

    天墟刹手中的梭形战兵,携带无穷神力,精准的击在她指尖。

    “嘭!”

    指尖撞神兵,能量涟漪四散。

    白卿儿收起手指,化为掌印,掌心出现一尊面容含笑的三寸金佛。

    “嘭!”

    掌印击下。

    白卿儿再化掌为拳,身后出现一百零八尊金身菩萨的虚影,所有虚影融入拳劲中,梵音禅唱之间,爆发出一百零八重震劲。

    电光火石间,行云流水的一连打出三击。

    “轰隆隆!”

    天墟刹身下的大陆世界崩溃,化为一座座碎片浮岛,身体如遭重击,向后倒飞出去。

    因为遭到佛光的净化,它身上的死亡力量,变得浅淡了许多。

    “佛意指,弥勒掌,普渡众生拳。这是佛道的绝学!”张若尘眼神更沉了几分。

    星落追上白卿儿,调动鬼神面具的力量。

    一尊巨大的鬼神身影,在他身后升起,爆发出撼天动地的一击,虚空被压迫的弓起。

    白卿儿右手画圆,衍化出千丈大小的阴阳太极印图,将鬼神的一击,化解于无形。与此同时,她的左手,结出一道莲花印,挡住吾悦命皇劈出的裁决之斧。

    四道人影越战越快,最后化身万千残影,除无上境大圣之外,无人能看清他们的招式术法。

    这场战斗,看得费仲瞠目结舌。

    十位命运神殿的无上境大圣,撑起十座命运之门,全力以赴压制白卿儿。可是,即便在这种情况下,白卿儿依旧以一敌三,独战星落、吾悦命皇、天墟刹,并且不落下风。

    宫南风悄悄移步,靠到张若尘身旁,脸色有些古怪。

    张若尘嫌弃的瞥了他一眼,示意他离自己远一些。

    宫南风传音,道:“若尘兄,你等的时机已到,还不出手吗?”

    张若尘没有传音,直接开口说道:“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宫南风露出急切之色,道:“都什么时候了,以我们的关系,还不能开诚布公?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命运神殿的强者,已压制住白卿儿,你若是出手,这个妖女必死无疑。”

    “我只是百枷境修为而已。”张若尘道。

    宫南风道:“你是白卿儿唯一忌惮的修士,所以她不敢杀你。你若与葬金白虎合体,足以对她造成致命的威胁。”

    “我气海伤势未愈,强行战斗,恐会修为尽废。”张若尘无奈的耸肩,道。

    宫南风向星海中的战场看去,脸色更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难道你不想杀了那个妖女,脱身离开?”

    “我要走,随时可走。”张若尘道。

    宫南风觉得张若尘实在太不争气,千载难逢的时机,竟然都不抓住。

    咬了咬牙,他道:“行,我们现在就逃,费仲应该拦不住你。”

    “逃?为什么要逃?我要娶她,得留在她身边才有机会,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张若尘以费解的眼神,看着宫南风。

    宫南风感觉要被气死,深深的鄙视张若尘。

    那妖女何等可怕,你竟然真的想要娶她,你有福消受吗?

    费仲听到张若尘说出的话,便能猜测宫南风肯定是在蛊惑张若尘与白姑娘为敌。

    真是岂有此理。

    这个天运司的司空,修为不高,胆子倒是挺大。

    费仲走过去,犹如提一只鸡一般,从背后一把提起宫南风,狠狠的摔在地上,踩到脚下,手中战斧就要劈下去。

    “且慢!”

    张若尘拦住费仲。

    宫南风已是吓得缩成一团,脸色惨白如纸,低声道:“若尘兄,救我。”

    “此贼有反意,必杀之。若尘公子为何拦我?”费仲道。

    张若尘道:“他是天枢针的器灵,对白姑娘有大用,不能杀。”

    好说歹说,总算劝住了费仲。

    但死罪可免,活罪却难逃。

    费仲将宫南风犹如面团一般,揉成拳头大小,在手中抛动,“面团”中,时时传来比杀猪还难听的惨叫声。

    费仲是一个明白人,知道白卿儿虽然在与命运神殿的修士战斗,可是,却依旧可以听到张若尘和宫南风的对话。即便是传音,也瞒不过她的感知。

    正是如此,他需要表现出忠心耿耿的态度。

    而张若尘刚才之所以那么说,其实,也是明白,自己就算精神力传音,亦会被白卿儿听到。

    命运神殿的强者出手,的确是一个时机,可是,这个时机并不好。

    因为,张若尘看出,白卿儿到目前为止,都只是在拿命运神殿诸强练手而已,从始至终,主动权都掌握在她的手中。

    其次,这个时机,只是宫南风在等的时机,不是张若尘要等的。

    张若尘要等的那两人,还没有到呢!

    欲成大事者,必要懂得隐忍,亦要懂得什么才是最好的时机。

    特别是实力不如对手的时候。

    张若尘不再去看外面的战斗,返回七星帝宫中,必须趁此机会,秘密做一件事。只有做好充分准备,在时机到来时,才能精准的抓住,给予白卿儿致命一击。

    ……

    星落身经百战,看出白卿儿的意图,知道此女修为深不可测,正在利用他们磨砺自己。她身上的气息,无时无刻不在变得更加浑厚。

    “使用《四禁图卷》。”星落大喝一声。

    站在十座命运之门中的十位无上境大圣,各自取出一角古图,调动全身力量,将其催动。

    十角古图,连成一幅。

    图长十万丈,洒落下白色烟霞,如雨,如瀑,将白卿儿笼罩在了里面。

    《四禁图卷》,乃是天命司的至宝,可以用来对付神灵。

    所谓四禁,指的是禁空间,禁精神,禁魂灵,禁规则,乃是命运神殿四大神宫的修士,联手祭炼出来。

    四禁之下,再强大的敌人,也只能束手就擒。

    遭《四禁图卷》笼罩,果然,白卿儿被定在了图卷下方,如同化为石雕,浑身无法动弹。

    就连身上的魂灵波动,精神波动,都消失不见。

    “好厉害的妖女,终于将她压制住了!我去斩她。”

    天墟刹冲入白色烟霞,调动体内的世界之力,力量气息节节攀升,气势直追伪神,达到神境之下一等一的层次。

    费仲意识到不妙,想要出手。

    一旦白卿儿被杀死,他又岂能活命?

    但,感知到天墟刹身上的波动,却不得不选择放弃,以他的修为冲上去,与送死没有区别。

    眼看白卿儿就要被天墟刹一梭击穿眉心,忽的,《四禁图卷》剧烈震动了一下。图卷下方,出现浩荡无边的混沌之气,以白卿儿为中心,衍化出缥缈混乱的奇特景象。

    “不好,是混沌初开。”

    星落脸色猛烈一变,想要唤回天墟刹,却为时已晚。

    所谓混沌初开,指的是二品圣意“混沌初开圣意”。

    《四禁图卷》定得住天地万物,却定不住混沌。

    “噔!”

    一道悠扬至极的钟鸣声,从混沌的最深处传出。

    天墟刹的身体,爆碎而开。

    身体爆碎处,空间出现膨胀的迹象,通过一道道空间裂缝,可以看见一座广阔无边的世界,孕育在其中。

    “传说是真的,天墟刹果然是一座大世界的世界之灵,大世界就在他的体内。天墟刹一旦身死,大世界就会呈现出来,落到冰王星所在的这片星空中。”费仲暗道。

    “我乃世界之灵,你杀不了我。”

    天墟刹的身躯快速凝聚,膨胀的空间,随之收缩,一道道空间裂缝消失不见。

    “噔!”

    天墟刹急速后退,可是第二道钟鸣响起,身体再次爆裂而开。

    在混沌中心,出现两排青铜编钟,一共六十五枚,蕴含无尽的古朴韵味,仿佛在天地初开之时,就已存在。

    “混沌初开,万物始生,乾坤始奠。”

    白卿儿站在编钟旁边,以手指敲击。

    “噔!”

    “噔!”

    ……

    编钟被密集敲响,每一次钟鸣,天墟刹的身体就会爆碎一次。

    一连爆碎了二十七次,天墟刹的生机绝灭,终究没能从混沌中逃出去。一座不知多少亿里广阔的大世界,在空间中,逐渐呈现出来。

    众人本以为,天墟刹临死释放出大世界,可以以世界镇压白卿儿。

    但,大世界却被混沌吸收,融入了白卿儿的圣意中。

    世界展现出来一万里,就被吞噬一万里。

    展现出来十万里,吞噬十万里。

    星落无比艰难的说道:“是完整的二品圣意,没想到,没想到,在我们这个时代,竟然出了一个无上境的元会级天才,神境之下无敌。走吧,凭我们的实力,杀不了她,没必要再做无谓的牺牲。”

    “我们想走,别人未必会放我们走。”吾悦命皇面露绝然之色,苦笑道:“你带他们逃走,我来断后。此女若是天庭一方的修士,那么,今日无论如何也得将她除掉。”

    星落深深的盯了吾悦命皇一眼,知道他意欲何为,道:“其实还没到那一步,她虽然达到了元会级的层次,可是,我依旧感受到她身上有破绽,力量没有传说中那么强大。否则,她杀天墟刹,只用一击就够了,不至于使用二十七击。”

    “走,别再犹豫。去请原阡陌和阎昱,只有你们三人联手,才能制她,弄清楚她的目的,杀死她,为我报仇。当然,我若能够杀死她,自然是最好不过。”

    吾悦命皇心意已决,冲入进混沌之中,身体燃烧起来,背影显得无比悲壮。

    “天命司旗下修士,必以生命捍卫命运神殿,至死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