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终章 他爱她,爱的极深

    《摄政王的邪医魔妃》最新章节...

    听到这异口同声的呼喊,幽邪和烈火擎苍对视一眼,眸中满是笑意。

    扭头看去,就见两个粉雕玉琢的男娃娃站在别墅前,两人长得一模一样,若不是非常熟悉他们,恐怕还真是认不出来。

    一个面色冷傲,周身充斥着桀骜不驯的气息,烈火墨寒。

    一个嘴角带着笑意,但那异色双瞳里闪耀的多种色泽却不容小觑,烈火墨宸。

    幽邪和烈火擎苍迈步向两人走来,看着自家美貌娘亲和俊美爹爹,两个小包子的神色转瞬都带上撒娇的意味。

    “爹爹、娘亲,外婆说有信给你们传来了”,墨宸趴在烈火擎苍肩头,声音奶气道。

    听到墨宸的声音幽邪挑眉,随即就恢复淡然,伸手抱起墨寒向别墅内走去。

    “苍儿邪儿,这是倾城那孩子传来的信”,进了别墅水玲珑就将手中的信件递给了烈火擎苍,随即牵着烈火墨宸和烈火墨寒离开了别墅的大厅。

    烈火擎苍打开信件,信上清冷飘扬的写着一句话:“后日,欧阳字清姿及笈宴,动!”

    幽邪淡淡的扫过这句话,琥珀色的瞳孔中划过一丝亮光,但随即又轻轻叹息了一声。

    两年来,经过周密的部署和安排,雾影倾城带领着一些衷心的下属已经顺利进入了隐世家族雾影家。为了排除麻烦,雾影倾城改名为倾城。

    雾影倾城的智慧毋庸置疑,短短两年就已经让雾影家族的一些元老级人物对他刮目相看,这样也方便了他将自己的势力慢慢渗透雾影家族内部,只需要慢慢潜伏,等待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肆机而动夺取雾影家!

    等到将整个雾影家握在手中后,雾影倾城也就真正有了为雾影无名澄冤的机会。辛辛苦苦蛰伏了两年,这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也终于来了。

    隐世欧阳家的嫡系大小姐欧阳清姿即将举办及笈礼,邀请了隐世花家和隐世雾影家一同前来参加及笈大典,至于北海花家会不会到场那就不得而知了。而雾影倾城恰巧是这一次留守雾影山庄的重要人物之一,所以这个机会他定然要牢牢把握。

    而同留守在西峰雾影山庄的,就是现任雾影家主雾影峒的其中一个儿子雾影牟和两个资质甚深的长老级人物。

    幽邪的脑海中突然划过那张娇艳美丽却带着高傲的脸,犹记得当时她十分张狂的觊觎着她的男人。

    这般想着,幽邪就将目光放在了烈火擎苍的身上,身边这个男人,从她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就一直陪伴在她左右,而那原本生死相随的爱情也渐渐变得浓郁醇厚,似乎更深了更醉人了,但此刻却没有什么更加刻骨铭心的词藻来描绘两人的感情。

    “苍,你说这次的行动会顺利完成吗?”,幽邪的声音带着一丝飘渺,像是要随时羽化升仙一般。

    烈火擎苍看着身边的爱妻,心头一紧,这样的感觉已经发生了很多次,自从两年前知道了密宝八真的秘密,他的心底深处就一直存在着一个隐患。

    他不知道如果自己的邪儿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回到了那个名为华夏的地方,那他该怎么办?那墨宸和墨寒该怎么办?这个问题他只要一想起就会感到撕心裂肺的疼。

    伸手将幽邪紧紧揽入怀中,薄唇抿着,片刻后才开口:“放心,这次我们协助雾影倾城,定然是会成功的,你不必多想”

    听着耳畔那磁性低沉的声音,幽邪感到心里一阵阵的暖流袭来,不知道为什么,在每次她心境不平稳的时候,只要听到面前这个男人的声音,她就会感到莫名的安心。

    “表哥,表嫂?!听说雾影倾城传信回来了?是不是行动要开始了啊?!”

    就在幽邪心中感叹的时候,一道魅惑雌雄难辨的声音响起。

    听到火琏醉的声音,烈火擎苍俊美如神的面容上浮现了一缕古怪的意味,这和他寒冷如冰的表情背道而驰。幽邪看着烈火擎苍的表情就知道他心中所想,其实于她而言,火琏醉的事情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半年前,火琏醉和木丼澜间的暧昧因为一次醉酒被点燃。

    那一天墨宸真好想要将最新研制出的弹药送给火琏醉和木丼澜试试,所以急匆匆的跑去找了两人,随行的当然还有墨寒。

    其实幽邪心里也是诧异的,因为她从来没想过自己生的这两个包子对于现代化核武器的天赋那般强。而且两人根本就是天才中的天才,仅仅一岁就会走路开口说话了,若不是没有依据,幽邪都怀疑这从自家肚子里跑出来的两个小包子是不是穿越来的。

    虽然两人很会制作那般杀伤力强大的东西,但是两人也不敢随意使用,因为烈火擎苍和幽邪严厉制止,若是这个世界上出现了炸弹等东西,那么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幽邪虽然算不上好人,但也并不想杀害无辜的人,这种东西一出世,那么整个遗失大陆乃至苍邪大陆都会变成人间炼狱。

    而那天墨宸和墨寒一起制作的正好是杀伤力强悍无比足以比拟氢弹的东西,然而在找到火琏醉和木丼澜时却撞见了一副分外尴尬的画面。

    如果两个男人赤着身体躺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情?墨宸和墨寒虽然生得天才无比,但对于这种事情还真是一窍不通,而不明白的结果是什么?结果必然就是不耻下问,以至于当火琏醉和木丼澜终于苏醒的时候,这两人违背世俗不容于世的感情就已经闹得人尽皆知。

    而当魔枭和水玲珑面色尴尬的想要验证这两个小辈的事情时,这两人竟是出乎意料的没有反驳。在这个世界里,男人和男人相恋是让人难以接受的,但是在华夏,断袖同性恋就普遍多了。

    若是这两人生活在华夏应该会有好的结果,一个貌美如妖一个英俊如神,说不定还会有真心的祝福两人。木丼澜从二十一世纪的华夏穿越而来,对这种不伦之恋的接受能力也是比较强的,但是恐怕他从来没想过自家来到这个陌生的大陆会竟然会喜欢上一个男人。

    思绪间,火琏醉和木丼澜已经并肩走进了别墅,这两人自从恋情被揭穿后就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了,“表哥,信里到底写了些什么事情?!是不是行动要开始了?”

    虽然火琏醉也知道自己和木丼澜的感情并没有结果,但就算是离经叛道的爱情他也想得到亲人的祝福,每次看到那种他们那种古怪的表情时,他都忍不住心里抽疼,面色黯然。

    就算强大如表哥,对于这种感情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也是了,如果是以往,他知道的两个自己熟悉的男人突然产生了这样的感情,恐怕他的反应会更加古怪。

    看着火琏醉的表情木丼澜心里也不好受,而烈火擎苍很快就恢复了冰块脸,轻轻点了点头,幽邪的表情依旧清冷,但也淡淡开口将火涟醉和木丼澜的思绪转移到了雾影倾城的信上:“信上说,行动要开始了,时间定在后日,你们好好准备”

    火琏醉闻言脸上的痛意消散,整个人犹如活过来了一般,当即大声嚷嚷道:“太好了!表哥表嫂,你们是不知道,这些天我都没出去过,都快要憋死了!这次我们可是要和隐世家族对着干,这心里真是难以言喻的爽快,正好可以好好施展一番松松筋骨!哈哈”

    “可不是吗,好久没有动手了,也不知道骨头有没有生疏!”,可能是因为这段不论之恋,木丼澜相比两年前倒是成熟了许多。

    “醉叔叔,澜叔叔!我和哥哥又最新研制出了一件东西,你们要不要来看看?”,就在这时,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悠悠的飘到了火琏醉和木丼澜耳边。

    两人的身子都骤然一僵,天知道这些日子他们是怎么过得,他们这一对倒霉叔叔简直就是给两个小恶魔作试验品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悲惨与凄惨。这么些日子的总结后,两人得出了一个结论:“远离恶魔,珍爱生命!”

    自从这两人长大了点,他们两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偏偏少年郎几乎都是在床上度过的,当然了,伴随的他们的还有漫天飘香的苦涩疗伤药。

    在傍晚时候,幽邪和烈火擎苍就带着一干精英前往了隐世家族所在的秘境,而墨宸和墨寒则骑着青鸾紧随在父母身边,理由是他们从来没有离开父母这么远过,若是不跟着他们两个会不放心。

    烈火擎苍和魔幽邪两人当下哭笑不得的带上了两人,对于他们的安全,烈火擎苍两人是一点都不担心的,用火琏醉和木丼澜的话来说,这两个包子就是两个不折不扣的小恶魔,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份儿,哪有别人敢欺负他们的?!若是真有,那火琏醉两人真是会对其五体投地,顶礼膜拜。

    在欧阳清姿及笈的这一天,烈火擎苍和幽邪一行人终于到达了隐世家族的秘境,因为有着雾影倾城的人接应,所以根本没有费什么功夫就走了进去。

    整个秘境里都显得热闹至极,而陆陆续续的行人也都朝着一个地方赶去,想必那里就是欧阳世家所在的地方了,南岭了。

    幽邪等人顾不上许多,并没有到雾影山庄去,而是浩浩荡荡的前往了欧阳家!这一日烈火擎苍、魔幽邪和沐凌枫要做的就是拖住雾影家前来参加及笈宴的人,而雾影倾城、火琏醉和木丼澜要做的就是迅速收拢雾影家族留守的所有势力,尽快拿到家主令!

    所以那一干魔枭训练出的精英都由火涟醉和木丼澜带到雾影山庄去,毕竟前去参加欧阳轻姿及笄大典的雾影家的人不会比留守本家的人多。

    当幽邪一行人赶到南岭欧阳家时,日头刚刚好升到了头顶上。

    整个南岭都沉静在一片喜悦中,前来参加及笄宴的人脸上也都挂着无懈可击的祝贺。

    而在进入了欧阳家后,幽邪就与烈火擎苍选了一个并不突出的位置坐下。大典开始后,欧阳轻姿一袭华丽的红装走到了祠堂,最终以欧阳家主欧阳无敌为自己的孙女束发插簪,由此可见欧阳轻姿在欧阳家这一辈中无人可以比拟的地位。

    在及笄礼成后,首先就有雾影家族的人上前祝贺,而花家的人也并没有到。

    就在这时,欧阳轻姿突然看到了隐在人群中的烈火擎苍,至于幽邪她却是看都没看一样。

    看到了烈火擎苍,欧阳轻姿就如同一只看到了花的蜜蜂,整个人也不去在意面前的雾影家族的人。其实欧阳家主欧阳无敌是想要和雾影家联姻的,日后自己的孙女欧阳轻姿定然会是欧阳家的家主,那挑选一个雾影家的嫡子入赘也不是什么难事。

    而面前这个雾影骆就甚得他心,可是还不待他说出这个想法,自家孙女竟然直接撇下了雾影家族的一干人等,冲着人群走了过去,面上的表情是那般喜悦和骄傲。

    幽邪仅是淡淡抬眸看了一眼面前妆容精致得体的欧阳轻姿,随即继续低头喝茶,这欧阳家不愧是隐世家族,茶水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而烈火擎苍就更不用说了,偶尔拨一个葡萄送到幽邪的唇里,彻头彻尾都表现的是一副宠妻无度的模样,但就是因为这样,欧阳轻姿的心里才更加嫉妒。凭什么这么好的男人不是属于她的?她可是欧阳家最受宠的嫡系大小姐,日后还会是欧阳家的家主!

    “哼,本小姐就知道你会来的!只要你立刻休了这个女人,我就让你入赘我欧阳家!”,欧阳轻姿此刻瞬间洗脑,只留下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她看上的这个男人真的在她及笄大典的时候来到了欧阳家,就这个信息就足够了!

    而欧阳轻姿的话音刚落,全场来参加及笄大礼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欧阳大小姐还真是开放,居然就在这种情况对着一个男人求爱了?!

    再看看那个男人,一头飘逸如绸缎般的发,野性十足的剑眉飞入鬓角,苍绿色的深邃眼眸下是高挑的鼻梁,好像快滴出血般殷红的薄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线,一张脸完美的让人找不出一丝缺陷,他就静静的坐在那里,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帝王霸气。

    怪不得了,这个男人一看就非池中物,欧阳大小姐可以放下脸面去追求也不是那么说不过去,不过一个女子最起码也要矜持一点,更何况他们看到了什么?

    那个霸气肆意的男子居然在拨葡萄?然后将葡萄送入了坐在他身旁的女子口中?!

    呼……看看那男人身边的女子,一袭银衣风华无限,长及脚踝的银丝随意披散在身后,白皙光洁的额头上有这一点妖冶的朱砂痣,细长的黛眉,又长又密像小刷子一样卷着,一双如水晶般绚丽的琥珀色眼眸扣人心弦,眸中散发着摸不清的神色,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谙的眼底满是平静与冷漠,也只要看向身边的男人时眼底才会划过一丝深情。

    精致绝美的脸蛋让人忍不住停住目光,然而当烈火擎苍感到有许多不明生物将目光放在了他爱妻身上时,他的周身就散发出了冷冽如寒冰般的气势,苍绿色的眸子仅是随意的在人群中扫视了一圈,顿时所有人的眼神都飞快的从魔幽邪的身上移开了。

    这两人实在太过匹配,在这凡尘俗世中有些格格不入,好像他们两人天生就该是站在顶端俯瞰天下的那种人,像现在这种坐在人群中,虽然并不会遮掩他们的一丝风华,但每个人的心里都升起一个念头:这个地方简直是对他们二人的玷污。

    幸而欧阳无敌不知道众人心中所想,不然定会大怒。他南岭欧阳家可是富丽堂皇气势磅礴的,虽然他心底也觉得眼前这两人实在是不似凡人,但也不能因此而蔑视他们欧阳家。

    对于自己孙女的眼光,欧阳无敌此刻却是感觉极好。

    那个静静坐在那里的男子,就算身份平平也足以匹配他欧阳无敌最宠爱的孙女,日后的欧阳家家主!他比之雾影家族的子孙实在是优秀了几个档次不止,他同意这门婚事!

    实话而言,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孙女喜欢摆出一副花孔雀的高傲模样自言自语,就连爷爷也喜欢将自己所想安排在别人身上,一副自演自说的样子真是让人讨厌。

    然而幽邪与烈火擎苍对于眼前这个这些人心中的想法没有一丝兴趣,她要做的就是坐在这里阻挡雾影家主连同他带着的雾影家族精英们。

    只要他们不离开自己的视线,随便他们做什么,她就喝点茶吃吃葡萄就好。

    烈火擎苍也是这般想着,只要雾影家族的人不离开欧阳家,要做什么都好。而他要做的就是伺候自己的爱妻,喝茶的时候端茶,吃葡萄的时候拨皮。

    其实有时候想想觉得一切都好似在不经意间发生了变化,当年,他堂堂风缪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因为一场乌龙的赐婚寻到了自己终身的幸福。原本对帝位没有丝毫兴趣,但是为了给自己心爱的人儿一个可以放肆的空间,他拿走了帝位。

    他的心中没有天下苍生,没有黎明百姓,有的只是一个魔幽邪。

    之后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全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没有人知道,当他回来时,看到的那一头银丝绝美倾城的人儿时,心里是何等的震撼,有一个人可以为了你青丝成雪,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那头银丝就仿佛是一张巨大的网,狠狠的扼住了他的灵魂和他的一生。

    他想要做的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男人都会做的事情罢了,宠爱一个女人,一个他爱入骨髓的女人。他愿意倾尽天下博她一笑,什么红颜祸水,倾国妖孽,都不过是用情至深的托词罢了。他爱她,爱的极深。

    看着心上人连一个眼神都不愿给自己,欧阳轻姿顿时面色一阵黑一阵红。

    另一边,沐凌枫在跟着烈火擎苍和魔幽邪来到欧阳家之后就自己离开了,反正他跟着这两人也是被无视的份儿,还不如自个儿去找点乐子呢。

    沐凌枫晃晃悠悠间就来到了欧阳家的后院,因为今天是欧阳家最宠爱的嫡系大小姐的及笄大典,所以后院的不少女眷也都到祠堂去了,整个欧阳家后院清冷的可怕。

    就在这时,一个轻灵宛如天使的人儿出现在了沐凌枫的视野中。

    只见那人儿面色清秀,通体都散发着钟灵敏秀的清澈,她身穿一袭绿裙穿梭在几个浑身是伤穿着简陋的丫鬟身边,细心地将手里的药膏涂抹在丫鬟受伤的胳膊上。

    偶尔还会轻启朱唇安慰几句,真是一个善良的丫头。

    看着看着沐凌枫就不自觉的笑出了声,欧阳轻浅听到这陌生磁性的笑声时动作一滞,扭头望去,只见在一棵木槿树下站着一个男子。

    他身着青色的衣衫,骄阳透过枝桠,斑驳的斜射在他身上,轻洒上一圈金色的光晕。男子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朗,整个人将“洒脱不羁”这一词汇描述的淋漓尽致。

    当欧阳轻浅回过神来却是忍不住俏脸一红,她居然看一个男子看的呆住了,真是丢人。

    这般想着,欧阳轻浅还是起身向着沐凌枫走去,这里是欧阳家的后院,陌生人到这里来的结果不言而喻,不过好在今天是大姐及笄的日子,所以她并不担心,但也还是要提醒他一句的,不然到时候被处置了,那她也会良心不安。

    沐凌枫呆呆的看着冲自己走来的人儿,心脏突然无节奏的砰砰砰跳动起来。

    欧阳轻浅终于来到了沐凌枫的面前,一双灵动的秋瞳看着沐凌枫。

    “我叫欧阳轻浅,你叫什么?”

    “姑娘你好,我叫沐凌枫。”

    而祠堂那一方,欧阳轻姿气急,但是当她还没有发作的时候,异变突起!

    一抹庞然大物突然自众人的头顶呼啸而过,当所有人都骇然的抬头时,一只巨大的青色鸾鸟翱翔于半空之中,绚丽的青绿色尾羽,完美的体态,无不彰显着它傲然的姿态。

    然而这并不是最吸引人注意的,最让人感到惊诧和震撼的是,青鸾鸟巨大的悲伤趴着两个粉雕与琢的嫩娃娃,两人如同上天派下来的仙童,美得不真实。

    但这两个孩子明明纯净的如同天使,但他们一琥珀一苍绿的眼睛却是闪烁着恶魔般的光泽,两种极端聚集在这两个包子身上,却显得那般自然。

    “哥哥,有个丑女子看上咱们爹爹了!她想抢走爹爹,让咱们做没爹疼的孩子!”墨宸眨着一双水晶晶的异色眼睛,声音虽然稚嫩奶气,但还是传入了下方众人的耳中。

    一时间在场母爱泛滥的女人都用一副谴责的眼神看着欧阳轻姿,看看,人家还有一对这般可爱的孩子呢,你说你一个刚刚及笄的姑娘,怎么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开这个口呢?欧阳家的脸面都要被你给丢尽了,唉,以后挑媳妇可不能挑欧阳家的女人。

    而面色冰冷如小冰块的墨寒,活脱脱一个缩小版的烈火擎苍。

    虽然他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但是在这种维护自家娘亲权益的情况下,他可以放弃任何节操:“弟弟你放心,你看这个大妈,脸蛋没有娘亲的美,身材没有娘亲的有轮廓,气质更没有娘亲的出众,追求者更是源源不断。你说这个女人还有什么可取之处?放心吧,爹爹是不会看上她的!”

    “是哦,可是哥哥,你说是什么给了这个丑女人自信?她怎么敢跑到娘亲面前去抢爹爹呢?如果我是她的话我都要自卑死了”,墨宸说这话时还表现出一副疑惑的模样,让人也都去思索这个问题。

    “唉,弟弟你不知道,人呐,最可悲的就是明明是个葱头,却偏偏喜欢装葱!”,霎时,墨寒也不落下风,一张冰冷的小脸上浮现出了痛心疾首的表情。

    原本静静喝茶的幽邪和拨葡萄拨的顺手的烈火擎苍,在听到这对包子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时,嘴角眼角都忍不住齐齐抽了抽。

    在场的众人都是跟着墨宸和墨寒的思绪走的,两人说什么,在场的人就想什么。

    欧阳轻姿一张娇艳的脸蛋上满是愤怒和嫉恨的表情,“你们两个该死的臭小子!给本姑娘滚下来!今日若不好好整治你们一番,你们就不知道我欧阳家的厉害!”

    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两个包子,欧阳轻姿只感到心里嫉恨的难以呼吸,为什么?!为什么仅仅两年时间他们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凭什么不是她欧阳轻姿先为他生孩子的?!

    烈火擎苍原本拨葡萄的手一顿,苍绿色的眸中闪过一道厉色,当下手中的葡萄飞离手心。仅仅是一颗普通的葡萄,却是狠狠的嵌进了欧阳轻姿喉咙间的皮肉里。

    一口气不上不下不进不出,那般程度既让她死不了也让她不好受。

    欧阳无敌的面色一僵,在自家孙女的及笄大典上居然都有人敢动手,这简直就是在打他们欧阳家的脸!这两个面生的人虽然气质不凡,但也定然不是隐世家族的人!

    快步走到欧阳轻姿面前,赶忙吩咐人将已经脸色涨得通红的欧阳轻姿送去寻医,随即一张老脸面色阴冷的看着烈火擎苍和即墨幽邪。“哼,两位,今日是我欧阳家的未来家主欧阳轻姿及笄大典,你们既然来参加了,就该给我们欧阳家一个面子!还是说,你们今天就是来找我们欧阳家麻烦的?!”

    欧阳无敌先是把欧阳轻姿的身份说到最高,刚刚烈火擎苍的一番作为就是在打他们欧阳家未来当家人的脸,更甚至在这么多人面前落了他南岭欧阳家的面子!

    说到最后语气更为暴虐,一张脸上满是阴鹜的继续开口道,“两位今日若是不给我们欧阳家一个说法,那就不必离开了!”

    说完,全身上下的气息暴涨,瞬间向着烈火擎苍和魔幽邪袭去。

    然而就是这等让周围众人难以呼吸的内力,放到烈火擎苍和魔幽邪那方时却犹如石沉大海,惊不起一丝波澜。欧阳无敌老脸一变,当下心中急速思索,难道他猜错了?面前这两人其实是神秘北海花家的人?!

    想到这里欧阳无敌的面色巨变,原本还戾气恒生的脸上此刻布满了苍白。

    北海花家是什么身份的家族?欧阳家和人家那其实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因为北海花家的历代祭祀都有着毁天灭地,移山填海的巨大能力。

    那种超脱凡人世俗的超级能力根本不是他们这一等凡身可以抗衡的,但是隐世花家却也与平常人不同,明明有着那般强大的力量,却对于统一遗失大陆没有丝毫兴趣,不过也幸亏如此,不然这遗失大陆哪里还有他们南岭欧阳家和西峰雾影家的地方?

    “难道……你们二位是北海花家的人?!”

    欧阳无敌的话犹如一道平地惊雷,震响在了在场所有人的耳畔。

    隐世花家在这秘境里是什么地位?这根本就不用多作言语!只要人家花家的人一出手,他们这一干人等就会直接湮灭在天地间,不要以为这是在开玩笑。

    多年前的那一幕被秘境里所有大大小小的家族祖先记录在册,为的就是惊醒着众人,就算是自杀,也决不能去招惹北海花家的人。因为若是惹怒了他们,那就不仅仅是血流成河了。

    试问,是一个家族一夜之间被血洗可怕?还是一个超级大家族连同楼宇房屋族人在一夜之间消失来的可怕?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谁能在一夜之间将那般庞大的屋子移走或者消灭?没有人呢,能做出这种事的恐怕也就只有神了!

    但是这种事情在多年前却是发生过!因为隐世大家族曾经有四家,原来的文家是丝毫不逊色于欧阳家和雾影家的存在,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家族,却因为其一个嫡系子弟调戏了外出的花家圣女,当天夜里文家所在的领地消失不见,那片空旷巨大的地方仅仅留下了一枚令牌,令牌上只刻着一个字:花!从此之后北海花家就成为了无人敢触及的神秘。

    如今这出现在这里的两个生面孔也有可能是花家的人!想到这里欧阳无敌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主要是方才他被怒火侵蚀,所以没有想到这一层。

    幽邪轻轻放下杯盏,琥珀色的眸子淡淡的打量着在场众人的表情。

    惊恐、骇然、无措,这些在世俗人眼中高人一等的秘境众人此刻居然露出了这样的表情,就仿佛老鼠见了猫一般,看来她还是小看了这个北海花家。

    就在众人心绪不定的时候,距离南岭千里之遥的西峰雾影山庄正发生着一场巨变,一场改变雾影山庄格局的巨变。

    “倾城!你可知道你在干什么?!你居然敢乘着家主和长老们外出欧阳家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一道尖锐沉重的声音陡然响彻雾影山庄。

    此刻的雾影家被一分为二,两方人马剑拔怒张的对持着。而那个如雪般冰冷傲然的男子面色却是丝毫未变,看着眼前面上满是惊恐骇然的雾影牟和两个长老,雾影倾城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他们此刻身体里中了他研制的噬魂散,根本活不到日落西山,至于这些雾影家族蛰伏的精英,在他眼中也不过是喽蚁罢了,没有了这三个顶梁柱的支撑,他到要看看这些所谓的精英能坚持多久!

    “你们可知我叫什么?”,雾影倾城的声音犹如从冰山山飞流直下的雪水,冰冰凉凉却分为低沉悦耳。

    “你…你还能叫什么?!不就是倾城吗?!”,雾影牟看着无雾影倾城那张没有冰冷绝色的脸,狠狠的咽了一口气,背在身后的手猛地颤了颤。

    从这个男人来到雾影山庄开始,他就清楚的知道他的手段,明明高贵出尘如同天山上的谪仙,但手段狠辣残暴让人头皮发麻。曾经他亲自将一个长老五马分尸,面对那种血腥面色没有一丝变化,当时他竟还称赞他做的对,如今想来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我的名字叫…雾影倾城,我想我的师傅你们应该很熟悉才对,我师傅他名为雾影无名,不知你们可还记得?”雾影倾城此刻完全没有紧张的神情,悠闲如同在与众人聊天一般。

    当听到“雾影无名”这个名字时,那两个年纪稍大的长老面目猛然一呆,嘴中喃喃道:“少…少主!”

    而雾影牟对于雾影无名这个名字却是没有多少印象的,在他记事开始,雾影山庄的少主就是他爹,雾影峒。但是此刻在听到身边两个长老的喃喃自语时,雾影牟也想起了记忆中那个尘封多年的身影,他被赶出山庄大伯,那个精才艳艳的雾影少主!

    “记性还不错,只是我比较想知道当年的事情,不知你们可愿意说出来?”,雾影倾城所说的话带着一股商量,但是语气中却夹杂着刻入骨髓的森森寒意,坚定的不容反驳。

    然而此刻那两个似是知道内幕的长老面色都有些发怔,雾影牟却是不管那么多的,当下就大声开口嚷嚷道:“雾影倾城!既然你也姓雾影,那你就更应该放了我了,我们是一家人,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感受着灵魂被吞噬的痛苦,这个雾影家族的少主人选竟然变得这么软骨头,这让周边本就没有多少信心的家族子弟更加失了主心骨,所有人心里此刻都被埋下了阴影。

    “我们来的倒是时候,正好听到这一番哭天抹泪精妙绝伦的求救,啧啧,这个软骨头难道就是当初老头子所说的雾影家主两个天才儿子之一?这也太瞎了吧?!简直是让本小爷大开眼界!”,话落间,火琏醉那雌雄难辨的妖娆身影就出现在了雾影倾城身边,看着这两军的对垒,狭长的眸中满是无趣。

    “就是啊,倾城大哥,你别说我们两个来就是为了对付这么一帮小蚂蚁的!好不容易跑出来竟然遇上的都是这种货色?隐世家族也不过如此嘛!”,看着这一群面色黯淡闪躲的雾影家族子弟和面前这三个摇摇欲坠的老少,唉,对付这么一帮子残弱人士,他下不了手啊!要知道,除了在面对火琏醉的事情上,他木丼澜也是很有节操的偏偏少年!

    雾影倾城看着这一唱一喝的两个人,冰冷如雪的面容稍稍融化,这还是他两年来第一次见到他们,所以对于这两个人的感情问题他是不清楚的,不然也可以看看在雾影倾城这张冰冷谪仙的面容上出现龟裂的表情该是何等的有趣。

    “你!你们是什么人?!怎感擅闯我雾影山庄?难道你们不想活了?!”,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两个俊美男子,雾影牟面色一沉,再加上他们说的那些贬低他的话,就是佛都要被憋出三分气了。

    想他雾影牟,堂堂雾影家族下一任家主的人选,如今竟然变得这般落魄,开口祈求一个雾影家的外人,这简直是耻辱,可是他却没有办法,因为他还有大好年华锦绣前程,他不相死!他还想风风光光的迎娶各色美人,还想要享受成为雾影家族家主的至高权利!

    两个雾影家的长老看着雾影牟那副软趴趴没有一丝气度的模样,再看看雾影倾城那一副谪仙般的姿态,心中有着叹息有着后悔也有着哽咽和忏悔,若是当年他们没有听信偏言助纣为虐的话,雾影家族何以至此?!

    “当年,少主是整个隐世家族中最为耀眼的人物,深得老家主的喜爱,偏爱这个儿子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有着高贵的少主身份,有着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有着一切别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然而木秀于林风必催之。”

    不去关注在场这种剑拔怒张的气势与环境,一个长老张嘴慢悠悠的说除了当年雾影家一段不堪入目的辛秘,那双浑浊却略显精明的老眼里此刻满是颓然和怀念。

    另一位长老看了身边的老伙计一眼,苍老的脸上扬起了一抹笑意,随即接着开口道,“少主被现任家主嫉妒,所以悲剧也从那时开始。青梅竹马的未婚妻被山贼玷污,最终跳崖自杀而亡,后被现任家主几次三番的设计捂逆老家主,终于,少主之位被废,从而被赶出了秘境乃至遗失大陆”

    雾影倾城在一旁静静的站着,身上冰冷的气息越来越浓郁,隐在袖袍中的手狠狠捏着掌心。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的师傅是那般善良的人,他救了自己的性命,没想到一生却是那般坎坷与悲凄。

    那一干雾影家族的精英听着两位长老的叙述,手中的兵器一件件摔落在地,没想到让他们引以为豪的家族里竟然会发生这般肮脏的事情。那是少主啊!就连自己的亲哥哥都可以陷害的家主还谈什么仁慈?他只会将雾影家族弄得分绷离析,连人品都没有的家主凭什么让他们效命?!

    不得不说,这些从不接触世俗的男儿都有着一颗纯净热血正义的心。

    雾影牟也在一旁傻傻的听着两个长老的对话,感受着雾影倾城身上冰冷的气息,他整个人就犹如被置身在冰窟中一般,连血液都要枯竭了。

    不行!他一定要活着!

    这般想着,雾影牟的瞳孔赫然变得坚韧和冰冷,有时候就算是一种恶毒的执念也足以被撑起一片可以活的机会。

    猛地掏出一枚信号弹,随即以讯耳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信号弹放飞出去。而雾影倾城、火琏醉和木丼澜三人却是犹如看小丑般看着垂死挣扎的雾影牟。

    信号弹不出所料的在天空中爆开,而远在南岭欧阳家族的人都是一愣。其中以雾影峒的反映最大,因为那枚信号弹是他给雾影牟的,并且让他贴身收着,若是哪一天他不在的时候他遇到了性命危险就可以放出信号弹,他必然快速赶到。

    如今那枚绚烂的信号弹却让他心里“咯噔”一声,因为雾影牟此刻正在西峰的雾影山庄,谁敢跑到雾影山庄去杀害雾影牟?这明显不符合实际,所以他料想,是雾影家族内部出现了问题!这个想法简直让他呲牙欲裂。

    当下也顾不得许多,对着欧阳无敌抱拳道:“欧阳叔父,我雾影山庄出了点事情需要我去解决,所以侄儿现行一步!”

    欧阳无敌自然也看到了那信号弹,也不知怎么面对这两个如神抵下凡的人物和天空飞旋的青鸾上两个一唱一喝的奶娃娃,只能点了点头,“贤侄快回去吧!”

    然而当雾影峒即将踏出欧阳家族的大门时,一道如血般娇艳的弓箭就稳稳插在了离他脚边不过分豪的地方,雾影峒一时冷汗直流,若是再他刚刚再向前一步,这只气箭毫无意外会废了他的脚。

    当他愤怒的扭头时,正好看到那银衣女子手拿血弓英姿飒爽的模样。

    原本是想要怒声质问的,但突然想起这两人有可能是北海花家的人时,那股怒火被生生憋在了喉咙间,“这位姑娘!在下是雾影家族家主雾影峒,不知姑娘为何要阻我的路?!”

    听到雾影峒的话,幽邪缓缓抬头,绝美的面容有一瞬间的呆萌,但声音却依旧清冷,“唔…今天,欧阳家大门只准进,不准出!”

    烈火擎苍被幽邪一瞬间的呆萌给震翻了,当下忍不住伸手牵过幽邪纤细白皙的手,袖炮一挥,欧阳家的大门就“砰”的一声关上了。

    看着那紧闭的大门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但随即每个人都紧紧憋着呼吸不敢反驳,先别说这两人有可能是北海花家的人,再言之这两人的内力手段不知道高出他们几个档次。

    谁不想要命了?谁都想。

    而雾影峒此刻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憋屈,家族那方有事情发生了,还有可能是灭族之灾,若是他不回去一切都完了。可是偏偏这时候有两个门神堵在这里,最让人气恼的是技不如人。

    而另一边,在等待了许久都不见有人回来的雾影牟心里一凉,当看着火琏醉和木丼澜脸上那嘲讽的笑意时心神一震,眼前这些人敢这么大张旗鼓的架空雾影山庄,那他们定然也是有底牌的!此刻他的父亲还没回来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雾影峒被人堵在了南岭的欧阳家族!

    此刻雾影牟心里满是绝望,自从听了两个长老的话他就知道,雾影倾城是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想到这里,雾影牟那毫无焦距的眼底突然升出了点点戾气与疯狂,既然他要死了,那么他就是死,也要拉一个人作伴!

    似是因为有了这股疯狂的执念,原本瘫软在地,全身疼痛的雾影牟仿佛有了力气,猛地一个扑身就紧紧抓住了距离他最近的火琏醉,随即不给任何人思考的机会,全身静脉逆流,内力全都聚集在了丹田里。

    只是片刻,雾影牟的身体就像是被冲了气一般,猛然暴涨了好几倍,“哈哈哈,我就是死也不让你们好过!”伴随着那声声残忍的笑,火琏醉也是呆滞了片刻,但是在想要自爆的人面前,一切凡力都是徒然。

    此刻雾影倾城谪仙般的面容也失了冷静,当即大吼道:“快,快让开,他要自爆!”

    然而木丼澜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整个人犹如疯魔了,以一种超乎寻常的速度来到了火琏醉身边,随机骨结分明的大手紧紧握住了火琏醉的手。

    “醉,不要怕,我会一直陪着你”

    看着突然冲到他身边的木丼澜,火琏醉就像是被敲了一棍子般,喉间犹如被塞了团棉花,干涩的让他几乎落泪。然后那眼泪也确实流了出来,都说男儿有泪不轻谈,只是未到伤心处。

    看着火琏醉的眼泪,木丼澜英俊的面上却是浮现了一缕笑意,随即在所有人呆滞震撼的目光中将唇印在了火琏醉的薄唇上。

    两人的发丝在雾影牟即将自爆的气流中交织缠绕,唇齿纠缠,明明是一片旖旎却又绝美的令人心碎。

    看着那消散在空气中的两道绝色影像,所有人的心此刻无疑都是震撼的,那般决绝生死相随的爱情,并不觉得难以接受,而是仿佛被刻入了灵魂一般。

    世上有多少情人会说出一句:“不离不弃,生死相随!”

    而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这几个字?一切华美的词藻都不过是纸上谈兵,但当那一幕真的出现在眼前时,所有人的心底才感受到那是何等的震撼与感动。

    漫天纷飞的血肉飘飘撒撒,像是在为这一场唯美的爱情谢幕。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再起!

    一道身着白色长袍的男人出现在了半空中,他就静静立着,却让人感到仙人临尘一般。

    雾影倾城的谪仙是冰冷的,而半空中这个身着白袍的男子,他的谪仙是淡然,是的,是超凡脱俗的淡然,他整个人像是被蒙在了一层雾气中,明明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

    那般飘渺的身形让人忍不住跪地膜拜,只见他伸出完美如玉的手对着空中轻轻一抓,似是有什么东西被他抓在了手中,当所有人回过神来时,空中已经没有了那道飘渺如仙身影,一切就仿佛一场梦。

    但是雾影倾城看的清楚,这绝不是一场梦!而且他确定刚刚出现的那人是为了火琏醉和木丼澜而来的!

    想到这里雾影倾城的心忍不住一阵剧烈跳动,火琏醉和木丼澜会没事…是不是?

    当雾影倾城传来消息后,幽邪和烈火擎苍就立刻消失在了欧阳家族,而雾影峒见那两个门神不见了,顿时带领了雾影家的人快速赶往西峰雾影山庄,只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至于沐凌枫,幽邪和烈火擎苍并不担心,经过了这么多事情,若是欧阳家的人还敢动他,那就只能说明欧阳家的人没长脑子。但能稳居隐世家族三大家之一,他们并不觉得欧阳无敌是个很没脑子的人,当然,除了偶尔很喜欢的自娱自乐。

    然而当他带着众人回到雾影山庄,看着地上那鲜血横飞的画面和家族精英们愤怒的眼神时,雾影峒明白,一切都晚了…尘埃落地!

    雾影倾城成为了雾影家的现任家主,而雾影峒以及他的走狗全都被当场灭杀,像他们那般狼子野心的人不配活在世上。

    西峰雾影家族从此易主,而雾影无名的名字也被刻在了祖谱中。

    这一次行动分外顺利,唯一令人感到悲怆和可惜的也就是那一对唯美的身影了,他们诠释了爱情,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告诉了所有人,爱情没有性别的界限!只要相爱,爱足以感天动地,破开一切艰难险阻。

    “爹爹,娘亲,醉叔叔和澜叔叔真的会永远在一起一直幸福下去吗?”,墨寒和墨宸趴在烈火擎苍和幽邪的肩头,异口同声的问道,奶气的声音里有着希望有着悲伤也有着祝福。

    幽邪和烈火擎苍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望着远方,似乎那里有两个倾心相爱的妖孽男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五年后。

    不知名的断崖前,一对男女静静的站立着,风拂过,卷起两人纷飞的发,黑发与银丝纠缠围绕出一幅精妙绝伦的唯美画面。

    “苍,你说当年你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心里在想些什么?”,幽邪一幅一女儿姿态,调皮的眨了眨那双晶莹的琥珀色眸子,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期待。

    “呵呵,邪儿,当年你我一起在月宸国的百花灯会上救了一个孩子,你一袭银衣,素纱遮面,气质出尘,清冷淡雅的让人不敢亵渎,但是在那时我的心中在想,若是这姑娘未曾用那般深谙淡漠的眼神看我就好了,也不知她的那双璀璨眸子中出现娇俏和羞涩该是什么样的情景”,烈火擎苍磁性低沉的声音中似是带了魔力,苍绿色的眸中带着一丝怀念。

    “原来那个时候你就没安好心了!”,幽邪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了然和淡淡欣然。

    “怎么会,我对你从来都是用了好心的”,烈火擎苍伸手将幽邪紧紧揽入怀中,冰冷俊美的容颜带着温柔的神色,似是要将人溺死在那深情如海的苍绿色眸子中一般。

    幽邪轻轻靠在烈火擎苍怀中,美眸中充满了幸福和感激。

    “苍,我突然感谢上天将我送到了这个世界,感谢它让我遇到了你。烈火擎苍,我魔幽邪爱你,很爱很爱。”

    烈火擎苍闻言垂眸将唇印在了幽邪额间犹如蔷薇般的朱砂痣上,语气深沉而静谧,好似山中潺潺流水一般,带着遮天蔽日的深情:“魔幽邪,我烈火擎苍也爱你,爱的极深”。

    话落,两人再也没有开口。

    烈火擎苍单手紧揽着幽邪,伸手温柔的抚了抚她微微凸起的腹部,薄唇微微勾起,这一生能拥有她,是他的幸。

    从此他只愿与她日日描眉,一生一世一双人。

    【全文终】

    ------题外话------

    番外会尽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