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百花灯会,月宸初遇

    半月的时日呼啸而过,月宸国一年一度的百花节如期而至,这天整个月宸国花香四溢,鸟鸣之声不绝于耳,让人的心情都是异常舒畅。

    “小姐,小姐,外面可热闹了!”,一向大大咧咧的清兰早早的就在幽邪耳边讲着月宸国今天的情况,就是性子淡然的寒梅都是满脸的兴奋。

    可能是受了两人的感染,幽邪的嘴角也是微微勾起,“晚上去看花灯”,一句话让寒梅和清兰更是像寻常的小女子一样高兴的蹦蹦跳跳。

    鞭炮声一直持续到傍晚才稍稍停歇,而此时的京都街道上居然比白天还要热闹的多,人来人往,每个人手上都是提着一盏漂亮的花灯。

    还有不少吆喝不停的小贩,街道两边也是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灯上题写着不同的灯谜,百姓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讨论着灯谜,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之色。

    此刻的街道上一银色广袖群的身影出现在人群中,戴着银色的面纱,只露出了一双神秘深邃的琥珀色眼眸,窈窕的身材与那朦胧的美引得路人频频回首,更有不少俊逸男子想要上前结实一番,却是被她身后两个气场强大的侍女骇的不敢上前一步。

    “小姐,今天晚上好热闹啊”,清兰自出了将军府就如同一只▲∞,..麻雀一样唧唧喳喳,就是寒梅也是东看看西看看好奇不已。

    就在几人兴致勃勃的观赏花灯之时,一道焦急惊恐的喊声响起,“宝儿啊,快躲开,宝儿!”。

    幽邪抬眸望去,映入眼帘的就是一辆华丽至极的马车自人群中冲出,百姓们都是满脸惊恐的四处躲让,而一个只有三四岁的小孩子站在人群中迷茫的一动不动,当听到自家娘亲惊恐的叫喊时,才后知后觉的哇哇大哭起来。

    清兰和寒梅都是瞳孔大缩,这么远的距离,以她们的功力根本救不下那小孩子,当下也是大惊失色。

    然而一道银色的身影翩然而去,快的让人只能看到一道残影,而与此同时,另一道玄色的身影也是急速向那路中央的小孩子而去,在最后千钧一发的时刻,幽邪和那玄色身影同时抱起那孩子,飞身而起,远离了那马车。

    而随即赶上来的魂天魂影则是狠狠一脚将那狂奔的马踢翻在地,马车也随即倒地,幽邪琥珀色的眸子和烈火擎苍的墨眸对视一眼,随即将孩子还给了那焦急的母亲。

    “谢谢,谢谢两位恩人,你们真是好人”,孩子的母亲满脸泪痕的道谢,紧紧的抱着怀中失而复得的孩子,喜极而泣。

    这一幕映入幽邪眼中是那样的温暖,清冷的琥珀色凤眸几不可见的弯了弯。而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笑却是被烈火擎苍收入眼中,仅仅是看到这温馨一幕就露出笑容的女子,真真是…可爱的紧。

    “大胆,居然敢如此对待本公主!”,就在这时,一道张扬跋扈的声音自那翻到的马车中传来,幽邪闻言挑眉,哟,还是个公主呢?

    只见从那马车中狼狈爬出的女子一身火红宫裙,耀眼夺目,裙摆层叠着镂空花纹,艳丽精致的流苏在腰间飘逸,扎着精致的发髻,发髻上斜插着芙蓉暖玉金步摇,但是此刻却是摇摇欲坠,连那精致的发髻都是披散着宛若疯子一般,而她一张娇媚可人的小脸此刻也是因为愤怒而几近扭曲。

    当沐莞曦抬起头时就看到两个人,一身穿银衣的蒙面女子,气质如仙,淡雅清冷的让人不敢亵渎,另一身穿玄衣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高贵的气质宛如神抵般,散发的浓浓帝王之气更是让人不敢与其直视,两人一银衣一墨衣却是出奇的和谐,站在一起是如此的耀眼不容忽视。

    然而此刻的沐莞曦也顾不得两人般不般配,脸色刷的苍白如纸,风繆国的摄政王烈火擎苍?!

    这张面具实在太过扎眼了,她每次出门时皇兄都会百般告诫,万万不可招惹于他,若不然必会牵连雪封国,这次好不容易求的皇兄放自己出宫来参加月宸国的百花灯会,居然遇见这尊煞神,当下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摄…摄政王,本宫不…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沐莞曦浑身颤抖的结结巴巴道,而听到这话的幽邪却是面不改色,早在刚刚她就知道这面具男人就是自己那名镇四国的未婚夫君烈火擎苍了。

    “本王有空自会前去雪封,与你父皇探讨一番”,冷冽磁性的话音刚落,沐莞曦就直接白眼一翻晕了过去,而即墨幽邪清冷的凤眸淡淡的扫了一眼前这个神秘霸气的男人,随后带着寒梅和清兰转身离开。

    烈火擎苍狭长的墨眸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这女子倒是有趣,能与自己同时解救那孩子,内力怕也是强悍至极,凌天大陆四国之中,就是内力稍微强一点的都是屈指可数,更不要说如此,这样年轻的女子竟然拥有这样骇人的内力?

    魂天魂影看着自家主子眸中那一闪而过的笑意骇然至极,主子居然笑了?他们看错了吧?难道说主子看上方才那银衣女子了?

    想了想两人对视一眼都是摇了摇头,不可能,主子的身份那样尊贵,怎么可能看上一个连样貌都没看清的女子,但是刚刚与那银衣女子似乎和主子近了三米吧?

    ------题外话------

    希望各位亲给动力啊给动力~

    我会努力的~

    o(∩_∩)o我是有上进心的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