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清姿绝傲,蛊毒发作

    看着那远去的银色身影,烈火擎苍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不知名的东西,而即墨挽月和即墨挽星则是面色煞白的看着那清姿冷然翩然远去的身影,月宸国第一草包废物化身为天下第一才女?这让她们如何能够接受?

    龙肆天此刻也是瞳孔紧缩,那银衣女子居然是最近被传的人尽皆知的镇国将军府大小姐?!

    那个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不通的绝世草包女?!

    那个年过十岁还未觉醒内力的废物丑女?!

    如此精才艳艳的女子怎会是那个传言中即将联姻风繆的镇国将军大小姐?此刻的龙肆天心里犹如一团乱麻般,其实不管她是谁,他心里在意的只是她即将和亲的事实而已!

    西越霄震惊的看着那身姿卓越的女子紧捏拳头,这是当年那个追着他跑的丑丫头?他怎不知她是如此的满腹经纶?若是他知道,即便长得丑,他日也可入后宫助自己一臂之力,何况她还是镇国将军府身份尊贵的嫡女!此刻更是夺得了天下第一才女的美称!

    深夜,一轮皎洁的明月挂于天际,镇国将军府“清雅居”。

    即墨幽邪自灯会回来之后,用了些晚膳,沐浴之后却并未就寝,而是披着银白披风躺在了院子中的摇椅上,而一旁的♀,..寒梅和清兰则是站在幽邪身后。月光挥洒在幽邪清冷闲适的脸上,那张有些骇人的脸此刻显得不再那样狰狞,反而多了些柔和。

    秋风吹拂而过,掀起竹叶簌簌作响。

    “出来吧”,即墨幽邪冷漠淡然响起,话音刚落,院中就出现了三道身影,为首的那个不正是今晚的烈火擎苍。

    “本王的两个手下贪玩跑到姑娘这来了,姑娘可有见?”,冷魅磁性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深夜,让人感到一丝心悸,“摄政王莫不是说笑?我这里没什么贪玩的手下,只有两个不要命的刺客”,幽邪淡淡的声音不带一丝情绪,让人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然而这样的人才是可怕。

    看着即墨幽邪闲适冷漠的样子,烈火擎苍眸子里居然不可思议的划过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失落。

    “姑娘,我家王爷已经亲自前来了,你还要如何?!”,魂天有些暴躁道。

    这时站在幽邪身后的寒梅怒了,“你想死吗?敢这么和我家小姐说话!”

    话落已经一道青光劈了过去,魂天大惊,连忙闪躲,之后也不敢再开口,乖乖站在了烈火擎苍身后,魂天惊惧了,他家王爷干嘛要用那么冷酷的眼光看着他?他做什么了?

    “想要他们,拿万辆黄金来赎”,幽邪丝毫不理会魂天的无理,依旧淡然的躺在摇椅上,清冷道。

    闻言烈火擎苍剑眉一挑,“好,万辆黄金本王会亲自送来”,“清兰,把他们交给摄政王”,说完,清兰狠狠瞪了一眼魂天,转身从房中拖出两个鼻青脸肿看不出本来样貌的男子,之后狠狠一踹,将两人踹到了魂天魂影身边。

    看到这一幕魂天魂影眼角一抽,这…这是魂凌和魂沢?!这…这女人怎的如此火爆?而魂凌看到两人眼中的意思时,欲哭无泪,这算什么啊兄弟,你只是不清楚她们更残忍的手段而已!而烈火擎苍也是一愣,嘴角几不可见的抽了一下。

    “人已经给了,摄政王要记得来送金子,夜深了,不送”

    烈火擎苍当下就准备带着四人离开,然而异变突起,“唔…”,一声闷哼传来,魂天四人大惊失色,抬头看了看天际的月亮,奇怪,明明还没到月圆之夜啊!

    而烈火擎苍体内真气乱窜,腹中仿佛一寸寸断裂开来,顿时低吼,“该死!”,这响动让幽邪抬眸扫了一眼,当下也是眸子一缩,红唇轻启,“噬心蛊”,而听到这话的魂天几人一愣,她怎么会知道?!

    当下魂天也顾不得许多,抱拳跪在幽邪面前,沉声道,“姑娘,若是你能救王爷,魂天就是赴汤蹈火也报姑娘今日之恩!”,幽邪在说出三个字之后又恢复了淡然之态,此刻轻扫魂天一眼“麻烦,不想救”说完就准备带着寒梅和清兰回房,丝毫不显犹豫。

    已经疼入心骨的烈火擎苍已经快要失了理智,“噬心蛊”居然提前发作,现在不在风繆,虽不会身死,却是根本无法抑制自己即将魔化的心!

    而魂天几人苦着脸,就算不看别的,看在王爷是她未来夫君的份上也该出手一救吧?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幽邪停下了脚步,轻叹一口气,“噬心蛊”若是不抑制,中蛊之人魔化之后将会不停地杀戮,直至天亮,她虽不是好人,却也不忍心看无辜的人死亡。

    看着幽邪停下了脚步,魂天几人几乎喜极而泣,“把他抬进去”,说完已经带着寒梅和清兰进了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