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琉璃镯现,绝世医术

    魂天一众人把烈火擎苍抬进房间,放置在榻上。

    “你们出去”幽邪清冷淡漠道,而魂天几人不放心将烈火擎苍独自一人留在这里,故犹豫的看向幽邪。

    而寒梅和清兰看到这一幕脾气上来了,“叫你们出去就出去,废什么话!我家小姐都说了会救他了!不相信带着他离开啊!”,听到这话魂天几人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房间。

    幽邪看着躺在榻上的男人,露在银色面具下的薄唇因为蛊毒发作而苍白的有些发紫,完美的双手紧紧的捏成拳头放在身侧,此刻的他已经有些压制不住蠢蠢欲动的蛊了,若是再侵入心脏一些,便会魔化。

    幽邪却是一点都不急,双手一挥,手中便多了一个檀木盒,纤细白皙的手打开盒子,一排排闪着森寒银光的针被安置在盒中,看得让人有些头皮发麻。

    幽邪手中运气银色的内力,操纵着银针自盒内飞出,尽然有序的刺入烈火擎苍的个个大穴,毫无偏差,如此医术手段真是惊世骇俗,怕是比之神医雾影倾城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百零八根银针稳稳的刺在烈火擎苍身上,气流直逼他体内的蛊毒,此时,烈火擎苍痛的冷汗直流,却紧绷着身体,丝毫没有显露出来。

    看到这10⊙,..里幽邪的凤眸中闪过一丝赞赏,银针入体,克制蛊毒的痛苦她是了解的,能不吭一声的忍下这般疼痛,果然不愧为震慑沙场的战神摄政王!

    蛊毒已经被克制住了,只要等到天亮收回银针即可,现在是要用一药方来暂时抑制他体内的蛊毒,想至此幽邪微微闭上双眸,意念来到一片药田之中,这药田一望无边,且药材丰富至极。

    不多时,幽邪猛地睁开眼睛,身旁的桌子上已经出现了七星海棠、血梨、苏坊花、鹤珠等数十种珍贵的药材。

    看着桌子上的药材,幽邪眸子一深,前世自小她就已经拥有了琉璃镯,却又不知从何而来,而且她很早就发现了琉璃镯的与众不同。

    镯中竟藏有一片巨大的药田,药田内珍贵药材数不胜数,简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也因为如此,她对毒医两术分外感兴趣,也就成为了叱咤二十一世纪的邪医墨幽邪!

    将药材交给寒梅,吩咐她如何熬制药材后就回到了房间,此刻的烈火擎苍已经平静下来,陷入了昏迷之中。

    幽邪眸子深邃的扫了他一眼,方才她替他把脉了,这“噬心蛊”是十几年前下的,也就是说每年的月圆之夜他都会经历这种挖心剥骨之痛,是谁对一个小孩子下此狠手,皇室果然是一个大染缸。

    “噬心蛊”无法以药根除,只能找到血蛊寄居的身体,之后将其杀之引出“噬心蛊”就可以了,但若是一生都不知血蛊寄居的是谁,那便是直到“噬心蛊”将其心啃噬殆尽之后,枯竭而死!

    烈火擎苍这样一个霸绝天下的绝世男儿怕是活不了多久了,想到这里幽邪心里划过一丝足以忽视的细微疼痛。

    “小姐,药熬好了”,就在这时寒梅的声音自门外传来,“进来吧”,幽邪依旧淡淡的不带丝毫情绪,这让魂天几人诧异的想是不是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能让她激动或是悲伤的。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当那个宠她护她,向她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男子在她面前落入那万丈悬崖之时,她的神态又是哪般让人震撼!当然,这是后话了。

    当魂天几人看到躺在榻上已经恢复平静的烈火擎苍时,双眸大睁满是不敢置信,以往王爷“噬心蛊”发作之时,都是火少主用千年玄铁打造的锁链将王爷困在密室,那苍凉嗜血的狂吼让人心惊胆寒。

    他们几个每在那天都会在密室门外守着,听着那锁链拖动的声音,他们这些铁铮铮的男儿都不禁落泪,他们王爷拥有世界上最尊贵的身份和最强大的势力,却要受如此噬心的痛苦,若不是那个老女人,又怎会这样,若不是王爷命令不能直接杀了她,这是何等痛苦的事情!

    “给你们王爷灌下去”,闻言魂天嘴角一抽,这要怎么灌?但也只能听令,折腾了许久才终于将一碗药给烈火擎苍喝了下去。

    “王妃,你是不是知道怎么救王爷?!”,喂完药之后面,一直隐匿不出声的魂影道,而“王妃”两个字却是让幽邪眉头轻轻一蹙,随之又恢复平静,清冷道“杀‘噬血蛊’入体之人”听到幽邪的话魂天四人皆是铁拳紧捏,却是未曾言语。

    之后几人又对视一眼,王妃有如此出神入化的医术和惊世绝伦的才华,为何要敛去锋芒被世人传的那样不堪?若是嫁到风繆,那王爷日后是否就不用再受那样的噬心之痛?想到这里几人都是面露喜色。

    而这遮掩不住的喜悦之色让寒梅和清兰冷了脸,别以为她们不知道他们四个在想什么,想打她们小姐的注意?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