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雅竹淡菊,月宸喜事

    第二日凌晨,烈火擎苍猛地睁开那双犀利的眸子,却不想对上了一双冷漠的琥珀色凤眸,当下一惊,昨日他蛊毒提前发作,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即墨幽邪会在这里?然而幽邪在对上他那双眼睛时柳眉一挑,淡然道,“你的眼睛”。

    烈火擎苍闻言反映过来,是药水效用过了,眼睛恢复原色了,然而看着即墨幽邪的凤眸,里面仅是平静漠然,丝毫没有讶异或是害怕嘲讽。

    自小他因为一双苍绿色的眼睛被人恐惧,只要见过他眼睛的人都会害怕的大喊大叫,只有母后和父皇告诉他,他的眼睛是独一无二的,不用管别人如何想。

    之后在见到那清澈如水的琥珀色瞳孔时,那琥珀瞳的主人会在看到他苍绿色的双眸时弯起嘴角,小小的手会欣喜的抚上自己的眼睛,她是除了父王母后之外唯一喜欢自己的人,也是母后自小为他定下的王妃!

    但自她消失之后,烈火擎苍就用药水掩住了那绿色的双眸,更是用面具遮颜,只有在使用那个身份时才会恢复容貌。然而此刻这个女子,这个面貌丑陋却同样拥有琥珀瞳的女子,她的眼里没有嘲笑讽刺和害怕,只有淡然,她并没有害怕他!

    “我怎么会没事?”,平复下心底的悸动,磁性沙哑的声音响℉,..起,而这时门外的魂天几人听到响声立刻冲了进来,高兴的大喊道,“王爷,是王妃救了你!”,而刚煎药回来的寒梅怒道,“说了几次,不要叫我家小姐王妃!”。

    而烈火擎苍闻言一惊,“噬心蛊”他忍受了数十年,却是从未有人能抑制住它,就是那边的人也没有方法,然而此刻这个女子居然可以?

    就在烈火擎苍深感诧异之时,清兰扬着笑脸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说,“小姐,小姐,雅竹和淡菊寻来了!”。

    听到这话的幽邪也一反清冷之态,嘴角微微勾起一个细小的弧度,这让魂天魂影四人大惊失色,能让他们王妃露出这样神态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当下也是好奇的伸长脖子向外看去,只见两个如花般娇艳的女子自“清雅居”外而来,一女子一身碧绿的罗裙,面色娇柔,眼眸里满是激动,而另一女子身着一袭嫣黄色的衣衫,水汪汪的大眼里也满是兴奋,可爱的紧。

    黄衫女子还没走至房门口就开口道,“小姐,我好想你啊”,如百灵鸟一般清脆的声音让人不由自主的忘却所有烦恼,魂影顿时面色一怔,这女子好可爱。

    “菊儿,怎的几月不见你还是这般调皮?”。

    寒梅此刻也是满脸笑意的打趣道,“说什么呢,我哪有?!”。

    说完就扑向了幽邪,幽邪身子一闪,淡菊一个踉跄居然扑倒了还在发愣的魂影,这时所有人都是震惊了,这是什么情况?

    “哈哈哈,菊儿你不嫌羞,居然扑倒人家一个大男人!”,清兰此刻不客气的笑道,就是幽邪此刻也是柳眉微挑,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

    而反观淡菊则是毫不在意的起身拍拍裙摆,一双大眼满是无辜的看着依旧倒在地上的魂影,“喂,那小子,要我拉你一把?”。

    顿时,还在神游天外的魂影回了神,耳根嗖的一下变的通红,让魂天三人好一番打趣。

    “梅儿,你就不要笑她了,菊儿为了见小姐可是很拼命的做事呢”,雅竹说道,而幽邪此刻也是恢复神态,“来了就好”。

    自那日雅竹和淡菊寻来将军府之后,烈火擎苍就带着魂天四人离开了。

    这天,“清雅居”之中又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西越霄!

    “幽邪,过几日,你就要嫁往风繆国了,你会后悔吗?”。

    即墨幽邪听到这话才睁开眸子,淡淡道,“我说过了,我们不熟,请你叫我即墨幽邪”。

    “你!好,即墨幽邪!你妹妹即墨挽月要嫁我为妃了,你怕是来不及参加了,我今日只是来告知你一声!”。

    而在西越霄话音刚落之际,一道冷漠霸气的声音传来,“既然是本王爱妃的妹妹大婚,那本王便与邪儿一道留下参加完婚礼,和亲之事不急”。

    听到这话,幽邪淡扫来人一眼却并未开口,她本就没打算嫁过去,何来后悔一说,留下参加即墨挽月的婚礼,正是她所想毕竟是间接害死原主之人,自然是要赠送一份“大礼”才对。

    而听到烈火擎苍的话后,西越霄面色铁青,任谁想曾经爱慕自己的女子居然嫁的人是比自己更加优秀数倍之人,那种反差,怕是谁都接受不了。

    “那就谢谢摄政王和‘王妃’了!”,说完狠狠的甩袖离开将军府,今日他匆匆而来只是为了试探即墨幽邪心中所想,若是可以,真想留下她当个侧妃也好,如此才华的女子失之可惜啊。

    而烈火擎苍已经恢复了墨瞳,在看了一眼幽邪之后也转身离开,今日听到魂天说西越霄来找她,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异常烦躁,抑制不下心中所想,竟情不自禁的来到将军府,想到这里烈火擎苍剑眉一蹙,莫不是自己病了?怎会如此克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题外话------

    明天婚礼*喔~

    大家记得捧场,我会有动力的哟~

    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