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莺莺燕燕,琴音墨菊

    太皇太后宣摄政王妃进宫赏花这一消息,一时之间传遍整个风繆帝国,谁人不知太皇太后为人和善,却从未对哪个妃子或大家小姐不一般过,这下子这位自嫁到风繆就一直了无风声的摄政王妃终是再次成了话题人物。

    “既然是进宫面见太皇太后,那自不能失了礼数,公公稍等片刻,本王妃前去换装”前来宣读口谕的太监一愣,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烈火擎苍,随后满脸堆笑的看向幽邪,“王妃哪里的话,应该的应该的…”

    然而在看到那风华绝代的女子时失了神,不是传言这位主子的王妃是面貌丑陋的女子吗?那此刻站在大厅的绝美女子是谁?!

    就在那太监看的出神时,一道满含戾气的视线扫向了他,太监吓得赶忙低下脑袋,脸色惨白,身子更是瑟瑟发抖,幽邪也不在意,带着寒梅四人回房换装。

    “小姐,那太皇太后定是不安好心!”。

    “对啊小姐,那太皇太后还宣了不少曾经心仪摄政王的女子进宫了!”。

    “哼,不就是想给小姐一个下马威嘛,做梦!”。

    “小姐,今天就穿雅竹刚刚做出的这件银羽吧!”。

    闻言即墨幽邪的嘴角微微弯起,随即点了点头,想给她下马〖◇,..威?那也要看看成不成!

    一袭银白色的长裙,袖口绣着淡蓝色的莲花,金线勾出几朵祥云。

    一双冰冷孤傲的琥珀色秋瞳,浓密的睫毛微微翘起,额头如玉般光洁饱满,挺直娇俏的鼻子,淡薄而红润光泽的樱唇,吹弹可破的肌肤细致如美瓷。

    寒梅四人呆呆的看着铜镜中的倒影。

    来到大厅,烈火擎苍一愣,随即将手中的披风细心的为幽邪系上,已经入秋了,天气微微有些凉,幽邪眸子一闪,嘴角弯起,“别担心”。

    带着清兰和淡菊两人上了步撵,当马车离宫里越来越近的时候,离喧闹自由的地方越是遥远,幽邪觉得四周仿佛都是高墙,说不出的沉闷,微微皱起柳眉。

    皇宫,自古以来都是一处埋骨窟。

    进入宫中,幽邪感受着四周森严的气息,风繆皇宫与月宸确是不同,月宸金碧辉煌,没有丝毫雄伟的感觉,而风繆却处处透着铁血铮铮的威严之气!

    一股股香气扑鼻而来,幽邪被那太监领着走过幽路小径,愈走愈开阔,抬头望去只见那繁花似锦,芬香扑鼻,花园里娇艳的菊花竞相开放,争奇斗艳,正如这后宫中的女人一般。

    然而幽邪却是被一抹墨色所吸引,只见那众多菊之间,拥簇着一株含着花苞的墨菊,那墨菊犹如女王般傲世而立,风姿绝代!

    “早就听说太傅之女温岚琴艺无双,不知今日可有幸听闻?”,幽邪收回目光,闻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的亭子中有一群人。

    正中所做的人一身正红色的凤袍,一双眸子满是和蔼之色,保养得宜的脸上满是笑容,有微微眯起双眸,那位想必就是太皇太后了。

    当幽邪来到亭子时,只见中间一位女子最为突兀,眉目如画,面赛芙蓉,眸含秋水,虽不是倾国倾城,却给人温婉的大家闺秀之感。

    她的歌声悠扬婉转,有如绕梁三日,余音不绝,但更为吸引人的却是她的琴技,琴在她的指下勾抹滑勒,是流水激流飞泻,滴露轩昂……

    一曲终了,所有人似乎还沉浸其中,没有想结束的意思,那太监也是有眼色之人,顿时大声开口,“摄政王妃到!”。

    所有人都转头看向幽邪,顿时周边一片寂静,随之而来的是此起彼伏倒吸冷气之声,那亭外的女子傲然而立,一袭淡雅的银衣在众多莺莺燕燕之间显得很是清丽。

    太皇太后沈清柔眯起丹凤眼,打量着幽邪,摄政王妃?!不是说那月宸镇国将军府大小姐是个丑颜之女吗?!这是怎么回事!

    眸子里划过一丝狠戾,却没有逃过幽邪冰冷的凤眸,这太皇太后果真是个心狠手辣之人,能以另一个人的脸隐忍苟活二十余年,又岂是可以小觑之辈?

    而温岚看着幽邪眸中也是闪过一丝疯狂的嫉妒,凭什么这个女人可以嫁给摄政王殿下,凭什么这个女人长着这么一张美丽的脸?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幽邪仅是淡淡道,“太皇太后”,既未行礼也未问好,沈清柔眼中的戾气一闪而过,随后仿佛不经意道,“幽邪来了,坐吧,这些都是哀家格外喜欢的女子,大家都熟悉熟悉吧”。

    温岚闻言嘴角一勾,满脸柔和道,“听闻摄政王妃乃是天下第一才女,温岚斗胆,可否情王妃弹奏一曲,让我等见识一下天下第一才女的风采?”。

    幽邪闻言琥珀色的凤眸中划过一丝深邃,看着周边女子全都一副看好戏的表情,那太皇太后也是满脸意味深长,不屑、好奇、鄙夷和幸灾乐祸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朝着幽邪聚集而来。

    随即摸了摸了下巴,浅浅道,“这样啊,不知温岚姑娘可否将琴借予我”。

    温岚闻言一愣,她难道还敢比?风繆谁不知道,她温岚被称为“琴仙”,琴艺高超可见一斑,虽说即墨幽邪为天下第一才女,但是在琴艺上不可能有人胜过她的!

    温岚随即笑着将手中的琴递给了幽邪,她倒要看看这天下第一才女有何不同之处。

    幽邪看了看手中的琴,将琴置于腿上,纤细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舞弄着琴弦,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在那精致的脸色形成诱惑人心的弧度,周边之人都在不知不觉得被琴音吸引,与音与人,一同沉醉。

    阳光打在琴弦上,镀上一层金色的光晕,宛如天籁的琴音让人听的如痴如醉,所有人都仿佛陷入了一片祥和而温暖的境地不可自拔。

    “哇,快看啊快看啊,墨菊开了!”。

    “奇景啊,真是太奇特了!摄政王妃好厉害!”。

    “对啊,那墨菊可是‘染菊’国进贡给我国的至宝,听闻这墨菊从不败落,一年四季都是含苞待放,却又从未绽开,今日居然因为摄政王妃的琴音开了?!”

    “……”周围唧唧喳喳的声音让所有女子回过神来,看向花园之中,只见那原本含苞待放的墨菊竟然盛开了!

    所有人都是震惊的对视,能让墨菊闻音开放,这等琴艺真是让人望尘莫及!

    而温岚则是面色惨白的倒退两步,怎么可能?!

    过了许久,曲子终于结束,然而余音回荡在所有人耳边,难以消散。

    更让人大惊失色的是,那园中的墨菊竟然在琴音落幕之后渐渐回拢,又变成了含苞待放的样子,真真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奇景!

    “哈哈哈,真是奇女子!这等琴音真真让人流连忘返!”一道调侃赞叹之声传来,众人闻声望去,一明黄色的身影踱步而来!

    风繆君主,烈火无情!

    ------题外话------

    收藏吧~收藏吧~

    涟漪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着那收藏一分钟上涨一个

    噌噌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