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情侣戒指,寿辰来临

    篱若的话音刚落,就有不少美丽动人的少女来到了台上,不过与往常不同的是,她们穿着一样,各个面带笑容,手中却是举着好多细长木棍似地东西,而那每根上面居然还顶着盘子!

    这是什么表演?不过倒是新奇的很,当下所有人都是议论纷纷,深感奇特。

    而烈火擎苍也是感到有趣,扭头看了看身边面不改色依旧清冷的人儿,当下心里更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此等女子,是他的妻。

    不多时,那台上的女子们还做出很多高难度的动作,但那些盘子却是依然没有掉下来,引得所有人都是啧啧称奇,真不愧是醉篱阁的表演,果真是别的青楼不能比的!

    这一表演告一段落之后,又是有一个身着奇怪黑衣的人出现,头上戴着的帽子不正是那琉璃斋卖出的吗?

    当下所有人又是被吸引了目光,都是紧紧的盯着台上,生怕错过了什么。

    只见台上黑衣的人的面前放着一个木箱子,而一个娇俏可人的女子居然钻到箱子里去了,而后那黑衣人在箱子上蒙上了一块巨大的黑布,手对着那箱子挥了几下,什么变化都没有,所有人唏嘘不已。

    然而一道银铃般的声音响在了二楼的空地“我在这里”,闻言所有人都表情8■,..呆滞的看向二楼,果然,刚刚那钻入箱子的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出现在了二楼?!

    难道台子上那人会法不成?当他们看向台上时又是变换了,之后出现了不少奇奇怪怪的表演,让所有人大开眼界。

    最后出场的便是不少美貌的女子,这会子倒是正常了不少,就是正常的歌舞罢了。

    当那跳舞的女子下去之后,篱若走上台来,手中端着一个托盘,盘上盖着黑布,让人不知放的是什么,但是却大大的吸引着众人,都想看看那托盘中放置的是何宝物。

    毕竟醉篱阁里的东西也都价值连城,就是那桌椅凳,都是上好的檀木做的,而那杯盘碗碟也是银制的,根本不用担心会中毒。

    “各位宾客,欣赏了这些表演之后,就该是今晚的重头戏了,我手中的托盘中放置的东西我们醉篱阁如今只有一百对,价高者得!”。

    话落,整个醉篱阁突然黑了下来,灯火都是被灭了,众人当下大惊失色,但还没等他们反映过来,一道耀眼的五彩光芒就出现在了台上。

    这美丽的光芒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抬眸望去,只见篱若手中托盘上的黑布已经被掀起,而那闪耀着光芒的就是她手中的东西!

    “各位,这叫做情侣戒指!乃是由琉璃斋新出的钻石制成的,世人皆说一夫多妻,然而我们主子却只爱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东西就是给天下有情人所制!”,篱若幽邪慷慨激昂道。

    说完激动地抬头看了一眼三楼的方向,她们主子真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烈火擎苍看着台上的东西,目光有些闪烁的看向幽邪,这就是她要送他的东西吗?

    看着烈火擎苍的表情,幽邪嘴角微微勾起,拿出一个檀木盒,打开盒子后,就出现了一对一大一小的戒指,戒指形状却是呈火焰状,挑选的钻石却是幽深的蓝。

    幽邪拿起那个略大的指着内壁道,“苍,这里面有刻着‘即墨幽邪’四个字”。

    烈火擎苍低头看去,果然,那戒指里刻着的四个龙飞凤舞的凛然的字,不是出自幽邪又是谁?幽邪说完拉过烈火擎苍完美的大手,戒指不大不小的套进了烈火擎苍左手的无名指!

    看着烈火擎苍略微诧异的表情,幽邪便知这个时代的人是不知道带在无名指上的含义的,当下开口解释,“这叫无名指,戴上这个指的就永远不会分离,因为它距离心脏最近”。

    烈火擎苍闻言深深的看了一眼幽邪,从檀木盒拿起那略小的戒指,那戒指里也刻着四个字“烈火擎苍”,随后将那戒指戴在了幽邪左手的无名指上。

    两人相视一笑,而楼下也早已吵翻了天,叫价声此起彼伏,为了一对戒指各个吵得脸红脖子粗,有的是为了讨好自家夫人,有的是为了讨好小妾,有的又是为了买回给大官送礼。

    总之为了种种理由,所有人都是猛劲的叫价,生怕被别人抢走一样。

    而西越宵听了刚刚篱若的话,心里也是一动,让身后的随从买下来,看来幽邪作为琉璃斋幕后之主和这醉篱阁的主人也是相识的,那就更好办了!

    如果他买下一对送给幽邪,那必能讨得她的欢心,这样让她跟他回去就指日可待了!

    一场情侣戒指的宴会就这样过去,今日终于迎来了风缪太皇太后的寿辰!

    风缪皇宫。

    宴会的举办地点在御花园,此刻已经步入了冬季,天气微微有些凉了,而御花园中的寒梅也傲然开放,粉色的,白色的,黄色的,甚至淡绿色的,此景美不胜收。

    此刻的御花园内,所有的宫娥和小太监都是忙忙碌碌的准备着宫宴要用的东西。

    而此刻的摄政王府内却是一片平静,宫宴是在午时,所有此刻的幽邪正坐在自家院子里品着淡菊刚做的梅花糕。

    “邪儿,我要前去接待那些其他三国远道而来的人,在午时我会让魂天来接你去宫里”,烈火擎苍看着幽邪道。

    “恩,好,我知道了,对了,今天我还会送你一样礼物”,闻言烈火擎苍挑起剑眉,眉眼间都满是笑意,“好,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魂天寒梅八人看着自家主子浓情蜜意的样子,都是忍不住翻个大白眼,人家一群单身还在这里,怎么能这样呢。

    然而想到这里,魂天却看向了满脸白目的寒梅,当看到她脸上不明所以的表情时,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情路很坎坷啊。

    而魂影却是和淡菊对视了一眼,随后又将视线转开,仿佛刚刚如此有默契的不是两人一般。

    而魂凌和魂沢对视一眼,一齐看向对面的雅竹和清兰,随后又是有些不知所措的转开了视线。

    而幽邪看到了众人所有的表情,当下意味深长的与烈火擎苍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中都划过了笑意,幽邪摸了摸下巴,看了看魂天八人,看来当当红娘也不错。

    烈火擎苍带着魂天四人离开了摄政王府,前去宫门口接待那些远道而来的三国来使,骑在马上烈火擎苍嘴角含笑着摸了摸脸上的银色面具,眼底划过一丝深邃的苍绿。

    幽邪看着烈火擎苍离去的背影,嘴角也是含笑,今天应该会很有趣才对。

    ------题外话------

    艾玛你们最近都不冒泡了。

    涟漪没动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