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倾城下山,花霓裳现

    “皇上,魂天魂影四位到了,已经在帐外等候了,但是他们还带了一位面生的人士!”,大将军沈琮抱拳向烈火擎苍禀告道,语气间满是喜悦,魂天魂影四人的武功四国皆知,他们来了,那简直是如虎添翼!

    闻言烈火擎苍的脊背一颤,随后吩咐道,“让他们进来!”

    听到这话的魂天几人快速走了进来,在看到一身铠甲着身的烈火擎苍时,不知为何眼圈却是突然红了,他们又想起了在锦溪畔幽邪只身对战整个锦溪畔的场面,若是王爷知道,不知该是如何的心痛与狂怒。

    而傅帛打量着烈火擎苍,只见那男子一袭玄色铠甲,剑眉似飞入了鬓角,霸气凛然到的不可一世,一双苍绿色的眸子深邃如漩涡,高挺的鼻梁下薄薄的双唇抿成了一条线,周身那等气场仿佛宣誓了他就是天地间的主宰一般。

    看到这里傅帛暗暗点了点头,这样一个独一无二宛若神抵的男人,果然和那等风华绝代的女子相配!

    “主子!”魂天几人双膝跪地激动道。

    烈火擎苍扫了几人一眼,在看到他们并不像受伤的样子时松了口气,磁性冷冽的声音响在几人的耳边,“起来吧,她怎么样了”

    闻言魂凌摸了摸头道,“主子放心吧,王】≮,..妃她没事,就是长途跋涉有些累了,而且还要赶制衣服,所以才没有随我们一同前来,大概再过两日就会前来了!”

    闻言烈火擎苍的绿眸深深的扫视了几人一眼,也再未开口,而是用凌厉的眼神看向傅帛,感受到这一视线的傅帛大惊失色,随即跪膝抱拳道,“属下傅帛,主子让属下前来助您一臂之力!”

    此刻的傅帛心中感慨万千,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让他感受到仿佛千座山压身一般,那窒息的感觉真是让他心悸。

    “主子,他是王妃自锦溪畔救回来的,身负火异能,定能烧敌军一个片甲不留!”,魂沢大大咧咧的开口道。

    听到这话烈火擎苍才冷着嗓音开口道,“都起来吧”。

    闻言几人才站了起来,而魂凌看了看已经有些虚脱的傅帛,随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那眼神明显在说:兄弟,习惯就好,我们哥几个从小就是这么过来的,我们家主子性子本来就这么冷冽无情,也只有面对王妃的时候会不一样。

    而感受到这目光的傅帛不禁苦笑,果然那等女子所寻得夫君不是什么泛泛之辈,这个男人,如今便已经是苍龙,他日也定然会凌驾于九天之上俯视众生。

    雪封国皇宫御书房。

    “倾城,如今四国已经战火纷飞,你觉得我们雪封应当如何?”,沐凌枫皱着剑眉对静坐着的雾影倾城道。

    而雾影倾城闻言道,“静观其变”,冷漠的声音如冰雪一般透彻入骨,让沐凌枫不禁苦笑,自小时认识了这位之后,就没有见过他出现别的表情,真是个万年不化的冰山。

    “你与我想的相同,咦,倾城,你此次下山所为何事?莫不是为了倾连的病?”,沐凌枫突然有些好奇了,这位仁兄久居冰山之巅,除非是为了自己亲弟雾影倾连的病,不然绝不踏出一步,如今这是吹得哪门子风?

    雾影倾城闻言抬眸扫了一眼满脸好奇的沐凌枫,“倾连的病已经好了,只是前几日御龙山庄龙肆天邀我下山替花残公主治病”。

    “倾连的病好了?真是个好消息!不过你不是向来不喜随便给人治病的吗?那御龙山庄出了什么好东西能请的动你?”,说到雾影倾连的病治好了,沐凌枫才更是好奇了,要说是雾影倾城治的,他可不信,不过这凌天大陆何时又出了个神医?

    “并没有用什么东西和我交换,只不过我下山寻人罢了”,雾影倾城不禁想起了那株冰莲,还有那个聪慧至极医术惊天的女子。

    “寻人?不知所寻为何人?说出来我也可以给你透露透露”,说雾影倾城下山是为了寻人,这个消息让沐凌枫深感诧异。

    “我来此便是为了询问你,暗幽宫宫主墨幽现在何处”,说道墨幽两个字时雾影倾城冰冷的眸子闪了闪,只是语气依旧如寒冰一般。

    闻言沐凌枫一愣,随即满脸凝重道,“你莫不是不知墨幽乃是现在的风缪帝后即墨幽邪?早在一月前的风缪太皇太后寿宴上,墨幽的身份就已经众所周知,暗幽宫宫主,魔域魔妃,风缪战神摄政王王妃,琉璃斋、醉篱阁和鎏涎苑幕后之主!”

    听到沐凌枫的话雾影倾城一愣,随即释然,那般女子定然与寻常女子不同,能有如此多的身份,真是天下之奇女子,不过……她竟是已经嫁人了?

    “她嫁人了?”,雾影倾城冷漠的四个字让沐凌枫目光灼灼,难道……

    “莫不是你喜欢上人家了?那我可要告诉你,乘早打消了这个念头,那般女子所嫁之人也当然并非常人,魔域魔主,天下第一美男冥千寻,风缪帝国赫赫有名的战神摄政王烈火擎苍,现在的风缪帝君。”

    当初在风缪见到幽邪和烈火擎苍时他便知道,这世上能配得起那般女子的,非烈火擎苍不可,何况一月前的惊世大婚,震惊了整个凌天大陆的婚礼,又说明了在那天神男子的心里,那个女子的份量必然极重!

    而听到这话的雾影倾城冰冷眸子里第一次出现了迷茫,喜欢?

    他只知道在那日冰山之巅相识之后,他日日夜夜都会想着她,希望能与她切磋一番医术,希望她能再次踏上冰山之巅,然而等了这么久却从未有过她的影子,也乘着龙肆天的请求下山想寻她,前去医治那个妇人。

    “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你只需告诉我她现今何处”

    闻言沐凌枫愣了愣,随即开口道,“烈火擎苍如今在风缪边境,但并未传出有关即墨幽邪的事情,想必应该还在风缪皇宫”

    话音刚落,雾影倾城便消失不见,这不禁再次让沐凌枫苦笑摇头,倾城,若是爱上那般女子,那么是必然没有结果的。

    像她那样骄傲的女子,若是爱了,就不会再和别的男子有任何纠缠,你不是她生命中的第一个,日后也更不会是,苦的依旧是你啊。

    然而雾影倾城却是不知这些,他现在只想立刻前往花残皇宫,解决好这件事情便前往风缪寻那个女子,跟他前去冰雪之巅。

    花残国皇宫流欣殿。

    “公主,现在大公主已经死了,以后这花残就是公主的了!”,一个面容艳丽的宫娥站在一个美丽女子的身后,笑的极其奸险道。

    “哈哈哈哈,以往在她的光环下,我总是被人遗忘,如今我终于可以一雪前耻!”,只见那坐于院落贵妃榻上的女子,一身粉红色的宫装,腰间系着素色缎带,婀娜身段,盈盈一握的纤腰,头上挽着飞仙髻,皮肤有些苍白,未施粉黛,却娇艳无骨,入艳三分。

    与昔日的天下第一美人花弄影相比,真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贵妃榻上的女子便是花霓裳了,自出生起就身体极差,但幸而聪慧过人,所以能在这宫中苟活如此之久,面对花戚的无视和宫娥的欺辱,她却是极能隐忍,这样的她真的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公主这么简单吗?

    要说对于那个姐姐,她也是极恨的,若是她没有那么优秀,自己也不会被人遗忘十年。

    “公主,公主,雾影神医来了,说要为您治病!”,就在这时一个俏丽可爱的宫娥飞奔进来,冲着花霓裳喊道,而花霓裳也不在意,这个宫娥名为浅蕊,是花霓裳两年前救回的。

    花霓裳听到浅蕊的话眸子闪了闪,雾影神医?素闻这位雾影倾城久居冰山之巅,这次若不是自己那位表哥龙肆天,也定然请他不来,天下仅次于冥千寻的男子,她倒要看看有何不同之处。

    待花霓裳躺在自己的寝室中,花戚这才带着雾影倾城姗姗来迟。

    “雾影神医,这便是小女霓裳了”,花戚在面对雾影倾城时亦然不敢端什么架子,冰雪之巅也并非泛泛之地。

    而雾影倾城却是看都未看床榻一眼,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随即甩出随身携带的冰蚕丝系于花霓裳的腕上,而花霓裳却是愣愣的看着那一袭白衣似雪的男子,容貌如画,眉目如星辰般耀眼,淡然冰冷的眸光似乎什么都入不了他的眼一般。

    也在此,花霓裳在心中暗下决心,这个男子,她日后定然要收入后宫之中,她才不和花弄影那个笨蛋一般,只钟情于一个男人有何好,她是没有见过那所谓的天下第一美男是何等模样,但相较于这位谪仙般的男子恐怕也是相差无几。

    若是她看上眼了,大不了就全部收了又如何,反正她日后是花残国唯一的皇储,日后女皇的不二人选。随即花霓裳的眸子闪了闪,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战场?她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动过手了,去看看又如何!

    所有人都是不知,此刻在花霓裳心里埋下的种子,日后会长成怎样的参天大树,而又有多少人深受其毒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