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披甲上战,举世轰动

    在用冰蚕丝为花霓裳诊脉的过程中雾影倾城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依旧冷漠的如同一座冰山,不多时便收了冰蚕丝。

    “雾影神医,不知小女……”,看着雾影倾城停了手花戚这才面色紧张的担忧道。

    “无碍,只是旧疾,积郁不化所制,服用我配置的药,三月后便好”,花霓裳听着雾影倾城冰冷漠然的声音,看着他如画般的绝色容颜,微微红了脸颊。

    “未央谢雾影神医出手相治”,此刻的花霓裳展现着自己柔弱娇媚的一面,微微垂着首,缕缕发丝垂落在脸颊一侧,倒不失为一位倾城佳人。

    然而在等待片刻后依然没有听到雾影倾城的回语,当下抬头望去,却见此刻她的面前早已空无一人,而雾影倾城更是丝毫不理会她出去写了药方子便是离开了。

    “啊!该死!”,见到此处,花霓裳不禁愤怒的攥紧了蚕丝被,美丽的杏眸中一闪而过的恼羞成怒,该死的雾影倾城,待我日后将你收入后宫中定要将你狠狠的折磨!

    然而此刻的雾影倾城可不知她心中所想,不过就算知道大概也不会有任何情绪,因为这就是他,冰冷淡漠,无心无情。他此刻想的就是到风缪皇宫寻得即墨幽邪,好带着她前往冰雪之巅救治那位沉睡了数≡∫,..十年之久的妇人。

    不出几日雾影倾城便来到了风缪,此刻的风缪与以往大不相径,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神采奕奕,仿佛得了什么天大的喜事一般。

    而雾影倾城自是不蠢的,来到风缪自然是要先打听与即墨幽邪有关的事情,然而以他的性子也断然不会上前去询问,所以此刻的他早已带着蒙纱草帽坐于茶楼大厅中。

    而周边的百姓也不让他失望,所说之事恰巧是与即墨幽邪有关,而听到这些消息的雾影倾城却是眸子微闪。

    “哎呦,你们听说了没,简直太不敢置信了,咱们的皇后娘娘竟然披甲上战前往了月宸与风缪的临界边境!”

    “那自是听说了的,听说这事朝中大臣皆是赞同了。”

    “你们不知道,我叔叔家表兄的远方娘舅就是朝中大臣,据说是因为月宸帝君下旨愿与我风缪百年交好,以十三座边境城池交换咱们的皇后娘娘,自古以来都从未发生过这等事!”

    百姓们虽然精精乐道的说着,但也不敢太过明目张胆,所以声音也是极小,但对于雾影倾城这样武功卓绝之人就算不得什么了。

    “天啊,十三座城池?!咱们的皇后娘娘也真是够值钱的!”

    “那可不是,要说咱们皇后娘娘那也是没得挑,那可是天下第一女子,几月前又是那等惊天的婚嫁被迎娶为风缪帝后,岂能不让别人眼红?”

    “也是,听闻皇后娘娘原先在月宸国时与那当时还是太子的帝君关系就很是不浅了。”

    “嘘,这话你都敢乱说,不要命了?!”,在那人刚说完时就被人堵住了嘴,一国帝后与他国帝君关系匪浅,这也是在让人猜测,这话若是被谁听去保不准命就没了。

    “好好好,我不说便是,不过皇后娘娘可以亲自披甲上战,真是女子中的表率啊!自古以来从未有帝后上战场的,就连帝君亲自上战的都极少,如今咱们风缪帝君和帝后同时上战,也是一段佳话啊!”

    “那是自然,咱们帝君和帝后的感情说是情比金坚都不为过!”

    “……”,此起彼伏的八卦议论之声不绝于耳,这风缪帝后即墨幽邪亲自上战的消息真是让四国皆惊了一把,一介女子竟然还想上战场,简直是笑话。

    而雾影倾城在知道这些消息时,隐在纱帽下冰冷眸子微微闪了闪,月宸国战场。

    一时之间,凌天大陆中,看笑话的,幸灾乐祸的,冷漠以对的,诅咒的比比皆是,最好拿风缪帝后可以死在战场上,这样也省得他们碍着她暗幽宫宫主这身份而心烦。

    然而世人皆是想的极好,却不知即墨幽邪若当真那等不堪又如何能居于天下第一女子之位?当你蔑视一个人的时候,却不想这个人是世界上隐藏最深最可怕的那个。

    月宸皇宫御书房。

    “皇上请三思,御驾亲征固然是好,然而若是皇上伤了龙体,那……”

    “是啊皇上,老臣希望皇上细细斟酌啊,虽然风缪帝后亲自上战了,但那也不能代表什么,不过是一介女流之辈罢了,又何德何能让皇上亲自对战?!”

    “是啊,皇上请三思……!”

    “三思啊,保重龙体才是最重要之事!”

    “……”,月宸国个个面容古板的朝中大臣都聚集在御书房中齐齐劝慰着帝君西越宵。

    在将那份圣旨送到风缪时西越宵有想过各种可能,但绝没想到即墨幽邪竟然丝毫都不考虑而是亲自披甲上战,准备与他月宸国宣战,这简直是在他脸上生生打了几巴掌!

    当下便也是坐不住了,准备御驾亲征前往战场,他倒要看看他是不是当真小看了这个女人,若是,那么正好乘着战场之乱将她一举带回月宸!

    想至此西越宵便是坚定了眸子,看着下首的个个朝堂大臣。

    “此事不用再议,朕主意已定!”,西越宵一锤定音,所有的大臣都是有些面面相觑,随后齐齐对视一眼摇了摇头,行礼退下。

    这位帝君虽然年轻,但胜在颇有机智,所有坐在帝君之位上倒也没有什么不妥,然而这次遇到那风缪帝后的事情实在是欠缺考虑了,为了一个女子竟然愿意拱手相让十三座城池,这若是被别国知道还不知会如何耻笑他月宸。

    此刻竟然更是不顾战场险阻决定御驾亲征,西越宵虽然身为一国太子,熟读兵法和治国之道,然而上场亲征的次数极其稀少,所以尔等大臣并不希望他前去。

    更甚者,几日前风缪帝君竟然以五万兵马将花残国大败,要明白那战场之人就算再不济,还有花残国悉心培养的一万骑射兵,那个个都是以一敌百的好手,如今二十万兵马就快要全军覆没,这是何等的可怕,听闻他们风缪有一种刀枪不入的宝物。

    若是此次皇上前去正巧那风缪帝后的兵马也有那宝物,那岂不是将月宸推到了第二个花残的位置?然而皇上却是不听,唉,以往他也时而借鉴他们的意见,如今在遇见那风缪帝后的事情时一切就不再听他们所言,真真是红颜祸水啊。

    而远在边境与花残国对战的烈火擎苍也是大喜,就是他冰冷隽美的容颜此刻都不再那般冷硬,苍绿色的眸子却依然如以往那般深邃。

    “主子,看来王妃差人送来的这衣服果然奏效!”

    “哈哈是啊主子,看着那些花残国的傻子们呆愣的表情我实在佩服王妃啊!”

    “那可不是,咱们王妃又岂是一般女子可比,就这一招还不让他们花残国俯首称败?!”

    魂天几人也是极为高兴,就是魂影那冷硬的性子此刻也是软了不少,却是不知真的是因为大胜花残国还是因为某个名为淡菊的小女子身在此地。

    烈火擎苍看着几个人的表情,眸子深邃了许多,“既然战事掀过一段时日,那也该与你们探讨一番。”

    闻言魂天几人的面色陡然不正常起来,喜悦也是收了不少,互相对视一眼,在战场上几人因为杀的太过勇猛,旧伤复发,虽然隐忍的着实看不出,但烈火擎苍又岂是寻常人。

    在战场上他们几人从未受过伤,而且在随邪儿前往锦溪畔时也未曾受伤,唯一的可能性便是他们在锦溪畔遇到了麻烦,能让魂天几人都身负重伤的,又如何能好对付?

    想至此可处,烈火擎苍脸部的线条冷了下来,那双苍绿色的眼眸此刻也是如寒冰一般冷冷的注视着魂天几人,骨节分明的大手此刻更是紧紧的捏在一起。

    魂天几人对视一眼随即跪倒在地。

    “请主子责罚,属……属下等没有保护好王妃!”几人硬着头皮蹦出了这句话,随即心里满是愧疚,让他们跟随王妃前去本是为了保护她的,谁知后来却是王妃保护了他们,不过还别说,王妃那日真是太勇猛了,那等风采可与日月争辉啊。

    想到这里几人再次目光灼灼,然而烈火擎苍却是眸子一凛,铁拳置于桌面上,不曾想桌子竟然就那样碎裂开来,这不禁让魂天几人愧疚之心再次升起。

    而傅帛却是大惊失色,仅仅就是因为情绪的变化使桌子崩裂,这种内功境界早已出神入化,就是有二百个他都不敢弑其锋芒,不愧是主子的男人!

    而黛萱、雅竹和淡菊也是一惊,随即自豪,这就是自家小姐的男人啊,上天下地只此一个,不过小姐……三人对视一眼之后不知该不该将幽邪中毒的事情说出来。

    而烈火擎苍却是注意到了她们的表情,当下表情更是变得森然可怕起来。

    “你们知道什么?说!”,冰冷磁性的声音与以往的拒人于千里之外不同,此刻却是夹杂着一丝不可忽视的担忧与颤抖。

    闻言几人亦是跪倒在地,“姑爷,小姐自锦溪畔回来之后就很是虚弱,在我们来之前梅儿为小姐诊脉,说……说是小姐中了……九死一生!”,三人对视一眼之后还是决定说出来,姑爷如此厉害,说不定知道九死一生的解毒之法呢?

    闻言魂天几人猛地抬起头,眸子里满是不敢置信,九死一生?!

    而烈火擎苍更是瞳孔一缩,整个人都散发着寒凉的气息,让人不敢直视。

    “邪儿,邪儿现在何处?”,冰冷颤抖中夹杂着一丝丝沙哑,刚说完这句话烈火擎苍的嘴角便是溢出了一丝鲜血,看的魂天和淡菊几人骇然大惊。

    ------题外话------

    稍后二更涟漪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