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擎苍发怒,征战沙场

    几人看着烈火擎苍的模样都是不敢开口,难道小姐不让他们告诉主子这事情。可是……九死一生这毒也太过狠辣了,自古都未曾有过解毒之法!

    魂天几人想着那九死一生之毒,不禁眸底深处都是悲凉之色,他们原本并不是只有四人,而是有五人,魂炆亦是他们曾经的一员,然而就是因为在一次任务中身染九死一生,主子想过很多方法为他续命解毒,然而之后没过多久,他还是……

    此刻烈火擎苍的周身无不散发着苍凉可怕的气息,只需一个爆发点,恐怕就会爆裂。

    而魂天几人缓了缓情绪,再次与淡菊几人对视一眼,王妃现在大抵应该在风缪皇宫吧。

    众人刚准备开口,却被帐外那长长地,“报”给惊愣住了,随后那小侍卫便被带了进来,魂天看着他面熟的样子不禁细细的打量了一眼,咦,这不是朝廷与战场的通传使吗?

    而烈火擎苍此刻依旧莫不言语,魂天几人开口质问道,“有何事速速禀报!”

    那小侍卫有些惊恐的看了看上座的烈火擎苍,“是!皇上,月宸国派旨前来求和!要以十三座城池交……交换……皇……皇后娘娘!”结结巴巴的说完这句话那小侍卫便身子颤抖的匍匐在地,脸色惨白,皇上好可怕,■,..他不敢再禀告了。

    而他的话音刚落,整个帐篷便是硬生生的爆裂,里面的一切都暴露在外,让一些护卫的人大惊失色,全都颤抖着身子匍匐在地,皇上这是怎么了?

    只见烈火擎苍听到他的话时已经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西越宵?以十三座城池交换他的邪儿?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吗?

    此刻的烈火擎苍一袭战铠披身,身后的发无风自动,飞入鬓角的剑眉,冷酷嗜杀的苍绿色眸子,色淡如水紧紧抿成一条线的薄唇。

    “你们,该死!”,烈火擎苍面部线条冷硬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整个人犹如地狱使者一般可怕,冰冷刺骨的四个字似是对着所有人所说,而魂天几人更是愧疚到不可自拔的地步,他们……他们确实无颜面再面对主子!

    在说完这四个字时烈火擎苍的身影站了起来,而那禀告的小侍卫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突然开口道,“皇上莫不是要去寻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看到那圣旨之后勃然大怒,两日前披甲上战决定举兵月宸!”

    这次所说的话倒很是流利通顺,只是面色依旧有些发白。

    而听到这话的烈火擎苍冷硬的面色陡然有些苍白,脚步顿了一下,而魂天淡菊几人也是面色大变,王妃如今身中九死一生,若是在战场上出了什么事?!

    “月宸国,若是敢动邪儿一下,我定要他月宸帝国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此刻的烈火擎苍早已不能用发怒来形容,直至癫狂也不过如此,声音更是阴冷森寒的让人发冷,整个人的气息宛如魔。

    魂天几人不禁惊恐万分,这是他们从小到大第一次见主子如此动怒,月宸国,自求多福吧,最好祈祷王妃不会毒发不会受伤,不然就是血葬凌天大陆,他们相信主子也是会的。

    而在几人抬眸间,烈火擎苍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那等速度简直骇人。

    此刻的月宸国与风缪国交界的边境之地。

    幽邪身着一袭银色铠甲,那铠甲在这森寒的天气里更是让人感到寒冷,银铠披身,脚下踏着一双及膝的长靴,幽邪整个人说不出的英姿飒爽美艳绝伦,只是面色苍白似雪,仿佛随时会消失一般。

    寒梅和清兰看着幽邪的模样,面不改色乖乖的跟在幽邪的身后考察着这批兵队,偶尔两人互相对视一眼,满是担忧,小姐如今身中剧毒,若是在战场出了什么事,那……

    而手下的兵马们看着皇后娘娘亲自上战御敌,个个都是精神抖擞,虽然皇后娘娘只是一介女流之辈,然而关于她的传言实在太多太多,这般女子本就与寻常女子不同,说不定当真能带着他们大败月宸!

    如斯想着,风缪国的兵队们更是站的笔直,因为帝君带着大半军队前往了花残国,如今皇后娘娘便不能带很多的士兵,本以为她会退缩,然而她却毅然决然只带了一万精英前往了月宸征战,这等气魄就是男子都是不如!

    幽邪看着他们的表情依旧面不改色,打量之后也未曾言语只是转身进了自己的帐篷,不多时便拿着一个竹篓子走了出来。

    “寒梅,给他们一人一颗”,清冷淡漠的声音宛如一阵清风拂过。

    “是!”,话音刚落,寒梅便是将竹篓中的药丸每个人递了一颗,仅仅是一万精英将才,要与月宸早已驻扎好的十万大军相抗,在世人看来简直是痴人说梦。

    然而她即墨幽邪是何人?前世二十一世纪让人闻风丧胆的邪医,不仅医术惊天,毒术也不遑多让,她不是什么君子和圣母,既然西越宵敢写那等圣旨,就要有承受她怒火的勇气。

    “吃下去”,看着每个士兵都将药丸拿在了手里之后,幽邪也是丝毫没有废话道,那清冽的语气不带丝毫思绪,让人看不出是何意思。

    然而士兵们却是齐齐对视一眼,之后没有犹豫的吞了下去,既然他们是跟着皇后娘娘钱来的精英,自然全权听她的指挥!

    看着他们的样子幽邪嘴角这才扬起一个细小的弧度。

    “很好,我向你们保证,只要你们按照我说的来做,我们风缪必然大败月宸,并且你们都不是废物,大战之后要一个不少的来到我的面前!”

    虽然众人都是有所不信,然而不知为何,这清冷的声音仿佛带了魔力一般让他们忍不住相信,只要相信她,跟着她,那必然会有一番大的作为,一个不少的带回来……

    “你们可以不相信我,但是既然这次你们是我手下的兵,那我就要告诉你们,我手下的兵不许墨守成规,只要能活着,就算是阴谋诡计也要用!”,幽邪的眸子扫向这整整一万个精英士兵,琥珀色的眸子不再清冷,而是带着冷傲与睥睨天下之感。

    众将士闻言愣了愣,随后各自对视一眼后向着幽邪单膝跪地,“属下等必然听皇后娘娘号令!”,声音铿锵有力,甚至语气间都带着激动和迫不及待,他们早就想好好教训月宸国的那帮砸碎了!

    “很好,现在你们先下去休息,三日后,我们举兵月宸!”

    “是!属下等定打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话落之后除了守夜的所有人都是回了自己的帐篷,幽邪刚刚坐稳便轻咳了几声,脸色越发苍白,看的叫人甚是心疼。

    “小姐,你要先解了九死一生才是!”,清兰看着幽邪的样子几乎掉下眼泪来,小姐这个样子若是被姑爷看到还不知会如何的心疼呢。

    “是啊,小姐,虽然九死一生是无解,但小姐一定是有办法的对不对?!”,寒梅也是蹙着眉头,眉宇间都是化不开的担忧。

    幽邪闻言眸子闪了闪,这九死一生她确实有办法可解,然而现在不是时候,只能待解决了月宸国的事情才能着手去收集解药,而这解药……

    “不碍事,这点小毒怎么可能伤到我,待解决了月宸国的事,我便去寻解药”,幽邪依旧清冷漠然的开口,不带丝毫情绪,躺在榻上的她此刻看起来柔弱无比,脸色苍白,就连那眉宇间的艳丽朱砂痣都仿佛黯淡了下去。

    寒梅和清兰对视了一眼,也不敢多作言语,转身伺候幽邪休息。

    要说这天倒是变化的极快,转眼间已到了冬末。

    三日后,天气极其严冷,大雪纷飞,这许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场大雪了,片片雪花在空中飞舞,说不出的唯美,然而今日却是月宸国和风缪国对战之日,注定要让鲜血染红了这一方白雪。

    幽邪身着银铠骑在雷霆之上,长发在寒风中纷飞,寒梅和清兰也是骑着马在幽邪的身后,手里拿着披风不言不语。

    一行人立于一边,而另一边不是那金铠着身的西越宵又是何人,大雪仿佛迷了人的眼,西越宵遥遥看着对面那隐于大雪中,但依然可见那长发翩飞的身影,心神一颤。

    随后率先骑着马向前了几步,用内力凝音喊道,“幽邪,我有话与你说!若是你不听,那今日定然会后悔!”

    而远处的幽邪闻言面不改色,后悔?她会后悔吗?

    等了片刻的西越宵在看到幽邪并没有动一丝一毫时,恼怒的冷了眸子,随即眸子深处便是凝聚了一抹阴冷,哼,现在不过来又如何,今日你定会有来无回!

    有了那人的相助,我就不信我将你带不回月宸,哈哈哈,从今往后你即墨幽邪就是我西越宵的女人!想至此西越宵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而幽邪扫了身后的士兵一眼,骑着雷霆奔了出去,直直冲向那一方的月宸国十万兵马,几片棱角分明的雪花落在幽邪长长地睫毛上,在飞奔中大雪亦然也落于她精致绝美的容颜上,让人惊奇的是雪花竟然未曾化去。

    而西越宵则是呆呆的看着那冲着自己而来的女子,一袭银色铠甲勾勒出她完美到极致的身材,一对柳叶眉在风雪的吹打中亦然没有一丝变化,一双琥珀色的凤眸冷漠淡然的不带一丝情绪,仿佛什么都入不了她的眼一般。

    她身后的士兵在看到这一幕时都是齐齐的冲了上去,没有丝毫犹豫,以一万与十万大军相拼,这本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征战,世人皆道,风缪……必败!

    ------题外话------

    今天二更奉上,明天战场纷纭更精彩哟。

    感谢(榨干猥琐猪和88575903、2662619)不用说了我家大宝们,赏给我的最多,哈哈。

    首先谢过送涟漪评价票的亲亲们,涟漪肯定努力的说!

    感谢(轩辕以陌)的1朵鲜花和1个大钻石

    感谢(冬思语)的7朵鲜花

    感谢(japindy)的2个大钻石和200打赏

    感谢(凤高兴)的1朵鲜花

    感谢(藏在云朵里的猫)的1朵鲜花

    感谢(冷血幽暝)的2个大钻石

    感谢(要看书雨里舞琵琶)的1朵鲜花

    感谢(亲亲我玲丕)的1朵鲜花

    感谢(宁幽幽)的1朵鲜花

    感谢(minlili)的1个大钻石

    感谢(晗雪lucky)的3朵鲜花

    感谢(要看书钻石恋)的3朵鲜花

    感谢(等待明天的明天)的1朵鲜花

    感谢(she131)的2朵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