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灼灼其华,四国动荡

    花残国皇宫流欣殿。

    “公主,鼠疫蔓延谷域八城的海天城了,估计过不了多久您就可以向女皇陛下请旨了!”,艳丽宫娥淸蝶依旧静立于花霓裳的身后,满目得意道。

    “喔?很好,办的不错,这对玉如意就赏给你了”,花霓裳听到淸蝶的话顿时大喜,将手中把玩的玉如意赏给了淸蝶。

    “谢公主殿下赏赐!”,捧着一对玉如意淸蝶喜不自禁,满目都是贪婪之色。而另一旁的浅蕊捏了捏手心,眉头蹙了蹙,却也并未开口。

    “对了公主殿下,奴婢听派遣去的暗卫传来消息,说是风缪帝国的帝君烈火擎苍和帝后即墨幽邪已经到了海天城!而且据说那帝君确实如外界传言一般,身姿卓绝,容颜隽美,霸气凛然,冰冷至极,实在堪当天下第一男子!”

    闻言花霓裳瞬间自贵妃榻上坐了起来,眸中闪过一丝精光道,“他比雾影倾城如何?”“回公主殿下,两人完全不属于同等,一个冰冷漠然谪仙般,一个霸气凛然神抵般,不过若真要比个高低怕那风缪帝君更胜一筹!”

    “是吗?竟然这等好?那个世人传言天下第一女子的即墨幽邪又如何?”,说到这里花霓裳再次躺回了贵妃榻上,摸了摸涂着丹寇的指甲。

    ≤,..

    “这……回公主殿下,据暗卫传来消息,那风缪帝后即墨幽邪的确如传言所说,清冷淡然,绝美之姿,风华绝代,灼灼其华,并且丝毫没有一国帝后的架子,但一国国母的风范一览无余”,淸蝶有些磨蹭的开口道。

    而听到这话的花霓裳却是再未开口,只是缩了缩眸子,即墨幽邪?她早就想见识一下了,初次交锋,就用这场鼠疫吧,能解决了……才是真正的对手。

    月宸国皇宫御书房。

    “你说什么?!皇上没回来?十万兵马全军覆没?!”,西越宵亲自领兵作战未归,作为国丈的即墨宏首当其冲成为了月宸国的主心骨。

    “是…是的将军,我们暗中调查的人所言定然不假,皇……皇上被风缪帝君砍断了一只手臂,之后带……带回国了!”,禀告的人颤颤巍巍的回答道。

    “什么!你说什么?!他风缪实在欺人太甚,真当我月宸无人不成?!”,即墨宏闻言大怒,在风缪国他的夫人死了,三个女儿,一个不是亲生的,一个终生不孕自然不能当皇后,还有一个疯疯癫癫,每天缠着他去御龙山庄,这如何能让他不恨!

    “是啊即墨将军,他风缪实在太过目中无人!我们月宸定然不能放过他们!”,兵部侍郎也是怒极,大声开口道。

    个个大臣听到这些都是大怒,风缪竟然敢亢他们帝君,这简直是不将他月宸放在眼里,实在胆大至极!

    “来人啊,送这封信前去花残,定要亲自交到花残女皇的手上!”,即墨宏在桌案上刷刷的写了一封信,派遣人送去花残国。

    “是,将军!属下定然不负众望!”,暗卫拿着信便马不停蹄的赶往了花残国。

    月宸皇宫御花园。

    一个身着大红色宫装凤袍的女子端坐在石桌前,目光有些呆滞,石桌上的茶水点心早已凉透,可见其坐了许久。

    不多时一群莺莺燕燕的宫装女子纷纷赶来。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不好了!”,一身着华服的女子满面焦急的看着沐婉曦,丝毫没有后宫女子的雍容典雅。

    “皇后娘娘,听闻你与风缪国帝后有些关系,不知是否?”,另一位锦衣华服的女子也是蹙着柳眉问道,虽极力掩饰,但还是可以看出她的担忧与焦虑。

    沐婉曦冷了冷眸子,随即恢复面色,“各位妹妹不安分的待在自己的宫殿,跑到这里来是要如何?风缪帝后和本宫的关系如何与你们有何等关系?”,语气甚是平淡,没有丝毫起伏,曾经那骄横野蛮的小公主如今在后宫的牢笼中,已经翩然不见。

    “这……皇后娘娘息怒,我等是为了皇上而来的!”,一群花红柳绿的后宫嫔妃全都扑通扑通的跪倒在地,带头的贵妃语气小心翼翼,众多嫔妃中唯独少了一个四妃之首即墨挽月。

    自风缪太皇太后寿宴回来,后宫嫔妃得知她不能身怀有孕之后,就个个不给她好脸色,一个不能生孩子的嫔妃当真无用,就是西越宵的态度都变了不少,如今的即墨挽月也只敢静静待在自己的寝殿里,至于在谋划什么…无人得知。

    “喔?为了皇上而来?本宫却是不知,皇上带兵前往风缪,如何能在本宫这里”,听到皇上两个字沐婉曦的手微微一顿,端起早已凉透的茶水,随后依旧面色平静道。

    “皇后娘娘,听闻皇上带领的十万大军全军覆没,皇……皇上也被风缪帝君掳回了风缪!”,带头的贵妃见沐婉曦平静若然不禁有些焦急道。

    闻言沐婉曦猛地抬头,“砰”手中的杯盏也应声而落,站在沐婉曦身后的嬷嬷不禁面色一变,“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您没伤着吧?”

    被这嬷嬷的声音唤回神来,沐婉曦用锦帕擦了擦湿了的凤袍,“你所言当真?!”,此刻的语气虽然依旧平静没有波澜,但如果细听,还是能够听到声音深处的紧张与忧虑。

    “是啊皇后娘娘,妾身听闻您与风缪帝后有些交情,这才前来希望皇后娘娘能劝说风缪放了皇上,而且那风缪帝君极其宠爱那位帝后,想必若是她开口定然有用!”

    贵妃声音中满是希冀,世人传言风缪帝君宠溺帝后已经到了入骨的地步,若她开口劝言,皇上定然能被放,从而回到月宸,到时再集结兵力给风缪一个教训。

    听着贵妃的话沐婉曦擦拭凤袍的手顿了顿,风缪帝后……即墨幽邪。那个字里行间都满是凛然之气的女子,女个才华横溢灼灼其华的女子,那个让四国皆是惊叹不已的女子。

    “你们先下去吧,容本宫好好想想”,此刻的沐婉曦突然挥了挥手,个个后宫嫔妃虽然没有得到沐婉曦的答复不愿离去,但也不敢造次,当下都纷纷离开御花园。

    静静坐着的沐婉曦看着御花园里色彩缤纷的花朵,抬眸望了望雪封国与风缪国的方向,自嫁入月宸皇家,她没有一天是开心的,与后宫嫔妃争宠的日子她亦是感到厌烦,但此刻她的夫君被囚在了风缪帝国,她到底该如何?

    风缪边境谷域八城海天城。

    “小姐,我们都缝制好了,您看是不是这么个样子?”,雅竹拿着手中的手套与口罩递给幽邪,语气中满是好奇,这东西做事做好了,就是不知该如何用,那十个指头的大约可以想到是戴在手上的,但是另一个却是不知了。

    幽邪翻转着看了看,随即点了点头,“没错,就是这个”,说完便将手套戴在了手上,再将口罩覆在脸上,一旁的黛萱几人看着也学着幽邪戴上。

    原来这东西还有这么个用途啊,比轻纱蒙面方便许多呢。

    “这个是手套,而这个呢叫口罩,戴上这个就可以在解除患者时避免鼠疫传染”,幽邪戴着口罩,声音没有起伏的淡淡道。

    而这话却是让周边所有人都是大感神奇,对啊,只要避免了与患者直接接触就不用担心了,他们以往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一旁的烈火擎苍看了看身边的幽邪,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这就是他的邪儿,让人不得不爱的邪儿。

    幽邪扭头拿起手套和口罩替烈火擎苍戴上,随后拉着他的手向帐篷外走去。

    没过多久便是来到了海天城内,入目的不再是那样萧条的海天城,百姓们此刻也是收拾的干干净净,拿着碗向雅竹几人搭建的施粥棚走去,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感激与希翼。

    幽邪和烈火擎苍的脸色也是暖了暖,不经意间幽邪的目光被远处的一幕吸引了。

    只见一个颇为年轻的男子此刻躺在墙角,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满是墨绿色的椭圆斑点,看上去格外恐怖,然而他身边的一个容貌秀丽的女子却是丝毫都不嫌弃,而是一口一口喂他吃着粥,看到他嘴角溢出,也会拿着手帕为他擦拭干净。

    这样的感情让人为之动容,看过之后幽邪便是提起脚步向那年青男女走去。

    很快就来到了两人的面前,被幽邪遮挡住了阳光,两人都是抬头看去,虽然看不见幽邪的脸,但那双琥珀色的凤眸却是让两人一愣。

    “姑娘,你还是离开一点吧,我夫君得了鼠疫,免得感染上”,女子并没有开口训斥幽邪遮住了阳光,反而语气温和道,字语间有着细细的关心与担忧。

    幽邪弯起了嘴角,“你让开一些,让我看看他的情况”,清冷漠然的声音仿佛带了魔力一般,让那女子不由自主的稍稍让开了一个位置。

    幽邪蹲在身子细细打量着那年轻男子,时而蹙眉,时而深思……

    过了许久,幽邪终于站起了身子转身离去,未曾言语。年轻男女看着幽邪离去的背影,不禁叹了口气,随后女子握住了那男子的手,意思显而易见,就算没有救治之法,她亦不会放弃他。

    幽邪来到了烈火擎苍身边,“我知道解救之法了,咱们回去吧”,声音清冷中带着不可忽略的细腻温柔,也只有对待烈火擎苍时幽邪才会变性子吧。

    “好,回去”,烈火擎苍的眉角挑了挑,随后磁性柔情的声音响在幽邪耳边,两人十指相扣的远去。

    ------题外话------

    各位亲明天估计涟漪会发的晚一些毕竟是万更。

    期待吧首章入v各位亲们多多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