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旖旎缠绵,上古遗迹(万更)

    幽邪拉着烈火擎苍回到了帐中,随即坐于桌案后铺开一张宣纸,提笔便在纸上书写着治愈鼠疫的药方,落笔之处无一不是凛然犹如苍龙出海,丝毫不像一般女子娟秀清丽的字迹。

    烈火擎苍坐在幽邪的身边,看着她写着的药方,眼里满是柔情与宠溺之色,随后冲着帐外道,“宣所有太医速到帐中来!”

    “是,皇上”,帐外守护的士兵闻言立刻应到,随即便是向太医所在之处而去。

    不多时,凌乱多杂的步伐声在帐外响起,“皇上,胡太医、凌太医、兹太医……已经在帐外,是否此刻宣进来?”

    “宣”,烈火擎苍磁性冷漠的声音响起,帐外的个个太医应声而进。

    “臣等参见皇上、皇后娘娘!”,太医们全部跪倒在地,恭敬道。每个人的面上都满是疲惫与烦恼之色,自鼠疫蔓延在海天城之后,所有太医都是不分昼夜的研制治愈之法,却依旧没有结果,故而个个都面带忧虑之色。

    “平身,皇后研制出了治愈鼠疫的药方,你们且去熬制!”

    闻言所有的太医都是一愣,随即满面喜悦之色,但不久之后又都平淡下来,这些时日他们不知研制了多少治愈的药方,但都是不可用,虽然皇后娘娘才华横溢,但◎⌒,..研制这等疫病天灾的治愈之法却……

    之后所有人都是对视一眼,拱手恭敬道,“是,皇上!”,有药方总比没有好,既然皇后娘娘看上去如此平静,想必也是有些底蕴的,故此就试试吧。

    众位大臣在应声之后拿了药方就相继退了下去,每个人的心里都仿佛揣了一只兔子,只希望手中这张纸真的有用,那这位皇后娘娘可真就是风繆之福了。

    看着他们退了下去,幽邪便靠在了烈火擎苍的肩上,有些喏喏软软的开口,“在锦溪畔的时候,有个女子非要与我做她夫君,我不应她便不让我走,之后我便想你了”

    闻言烈火擎苍揽着幽邪的手一紧,苍绿色的眸子深处划过一丝懊恼与柔情,自家夫人的桃花也真是太多,不论男女都会沉沦…不过,这还是第一次她说她想他了。

    幽邪感受着整个帐中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酸味和醉人的柔情蜜意,当下不禁笑出了声,幽邪的笑声就像是香甜的麦芽酒散发的香醇一般。

    烈火擎苍垂眸看着幽邪娇媚的容颜,洁白的贝齿因为笑而半露着,面色略微有些红润,琥珀色的凤眸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勾人心魄。

    烈火擎苍的呼吸不禁变得深重了许多,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幽邪的雪颈上,细腻如凝脂般的皮肤似乎带着阵阵幽香,萦绕在烈火擎苍的鼻端,不禁让他绷紧了身体。

    幽邪窝在他怀中似是感到了他紧绷的身体,耳根不禁泛红,脸颊上也带上了一丝娇羞与魅惑,烈火擎苍慢慢垂首,薄唇不禁含上了幽邪诱人的耳垂,幽邪的身子不由一颤。

    烈火擎苍感受到这一颤不禁轻笑出声,他的邪儿还是这么可爱。随即揽着幽邪纤细的腰肢,霸道火热的吻猛然覆盖在了幽邪略有些冰冷的唇上,幽邪微微怔愣了片刻。

    倏然间,幽邪依旧有些生涩的回应着,双臂绕上他的脖子,两人更加的贴近,感受着彼此的体温,唇舌辗转厮磨,吸允着、反复着……

    一吻结束,幽邪的身子不禁有些发软,面色因为火热的吻而粉嫩潮红,说不出的魅惑与诱人,烈火擎苍的绿眸渐渐变深,瞳孔深处仿佛燃烧着火焰一般。

    烈火擎苍突然将幽邪拦腰抱起,向着床榻而去。

    动作轻柔的将幽邪放置在床榻上,因为刚刚的激吻两人的衣衫都是有些凌乱,烈火擎苍的身体随即覆了上去,细密的吻印在幽邪白皙的雪颈上,留下点点玫红。

    幽邪的呼吸也变得紧促,精致的容颜在烛光的照耀下更显得妩媚,长长的睫毛遮着琥珀色的双眸,变得朦胧神秘,说不尽诉不明的诱惑,美的不可方物。

    幽邪的脑海中一片空白,犹如在茫茫大海中失了方向的小船……

    烈火擎苍骨节分明的大手移至幽邪的腰际,伸手一扯,腰间的系带散开飘落在地上。

    修长的手指微微扯开幽邪的外袍与亵衣,露出内里绣着紫荆花的肚兜,手沿着光洁白皙的香肩缓缓向下,大手伸至幽邪细腻光滑的后背,解开系着肚兜的带子,两团清雪失去了束缚裸露在空气中。

    烈火擎苍的呼吸越发深重,大手随即覆了上去,薄唇亦是顺着锁骨而下。

    整个帐中都逐渐弥漫着浓浓的旖旎之气。

    有过第一次之后,烈火擎苍亦是有些熟练的扯去两人身上碍事的衣物。苍绿色的眸子看着在自己身下犹如花一般娇媚的身子,因为隐忍,额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一股欲火自小腹处窜起。

    “邪儿……邪儿……”,磁性沙哑的声音中夹杂着抑制不住的隐忍。

    “恩……”,幽邪喏喏的声音仿佛带了一丝魔力,烈火擎苍脑海中紧绷的弦似是断了,身子一沉,两人纠缠在了一起,青丝缠绕,缠绵悱恻……

    一阵阵娇喘与低吟交织着……

    夜色如墨,娇喘与低吟持续了许久许久……直到月色渐渐隐去,才恢复一片宁静……

    而此刻的个个太医们都是端着手中的药碗发愣,只因服用了这碗药的鼠疫之人,身上的墨绿斑痕渐渐隐去,这一现象让所有人都呆滞了,原本的无奈痛苦希翼此刻都变为了喜悦兴奋,皇后娘娘的药竟真的有用!

    如此一来,日后若是再有了天灾一般的疫病祸患,就有了治愈之法,这样他们风繆帝国定然会越来越强盛,受俘其他三国指日可待!

    “小姐,小姐……”,帐外寒梅的声音响起,让睡梦中的烈火擎苍猛地睁开了冷冽的眸子,看了看身边依然窝在自己怀里的小女人,眸子满是温柔。

    “主子,你醒来了吗?好消息啊!”,魂天也是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之感,冲着帐中喊着,语气里都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就在几人都聚集在外时,帐帘被掀开,烈火擎苍早已穿好了衣服走了出来,面色亦然不再那般冷冽,就连那深邃的眸子深处都带着丝丝柔情。

    魂天寒梅几人对视一眼,瞳孔深处都是笑意,看来昨晚……

    “何事”,烈火擎苍挑了挑剑眉,看着魂天几个面带喜色的样子,不禁开口问道。

    “主子,王妃实在太厉害了,那鼠疫的治愈之法果然是对的,此刻已经可以解了,只要患有疫病之人连续服用几日就可以完全消退,到时就没事了!”,魂天对着烈火擎苍开口道。

    而听到这话的烈火擎苍却是没有什么别的情绪,面色也是不变,这个情况他早已便知,他的邪儿对于没有把握的事情从来不做,既然写了药方自然是有用的。

    这时,幽邪亦是掀开了帐帘走了出来,面色不再那般苍白,看不出中毒一般。

    幽邪也是挑着柳眉看着几人,这是怎么了,十个人竟然全都在场。

    看着幽邪出来,每个人的面上都满是崇拜与自豪的神色,这就是他们王妃啊,天下第一女子这个称号在她面前都显得有些苍白与乏力。

    “小姐,鼠疫解了,海天城马上就可以恢复正常!”,淡菊唧唧喳喳的声音引得众人都是一笑。

    幽邪闻言也是面色不变,这个情况她亦是早就知道了,不过要使海天城恢复成谷域八城中最为繁荣的城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不过问题并不大。

    “还有什么事?你们几个这么高兴”,烈火擎苍看着依旧面色含笑的几人,再次开口问道,这几个都是处变不惊的,若不是遇到什么大事,定然不会这般。

    “还是瞒不过主子啊,四国外围的天海域传出了一件大事,据闻几日前在天海正中央升起了一座孤岛,据传闻这座岛上隐藏着一个上古遗迹,有不少宝贝与秘密!”,魂天一字一句的说着,语气中是说不出的兴奋与好奇。

    上古遗迹本就少见,此次这个竟还是自深有万丈的天海中升起的,恐怕比以往的一些遗迹还要惊人,若是不前去探一探就当真是要后悔的。

    而听到魂天的话,烈火擎苍与幽邪对视一眼,眸子里都是划过一抹深思,如此不凡的上古遗迹…怕是要引得无数人竞相争夺了,就是遗失大陆的人恐怕也是闲不住的,若当真如此,那这次前往天海域的上古遗迹应该会很是有趣了。

    先不说有趣无趣,单单凭这“上古遗迹”四个字便知其遗留下来的宝物财富定然数不胜数,此刻凌天大陆大战爆发,最需要的莫过于钱财,有了钱财才能购置粮草不是吗,这样四国之中有些地位和手段的人定然也会前往争夺。

    虽然幽邪和烈火擎苍二人的财力富可敌国,但亦是没有人会嫌弃自己钱多不是吗?何况还有宝物,虽然两人都有了称手的兵器宝物,但是毕竟手下的魂天寒梅十人还没有,前去物色物色也是好的。

    当下两人便是决定留下魂凌、魂泽、清兰、雅竹、黛萱和傅帛看守在风缪国境内,以防有人突袭或是如何,毕竟大家都心知肚明,天海域出上古遗迹,定然各国都会派遣能人异士前往,那时四国都会显得空虚,也自然有人会乘着这个机会让人来个措手不及。

    虽然魂凌六人也是想一同前往天海域,但最终想想,既然主子要亲自前往,那风缪帝国也就再无人看守,留着他们六人就是为了守护风缪,这个责任乃是重中之重,他们几个被留下说明主子信任他们,他们又如何能让其失望?所以就算去不得天海域,几人也不会让烈火擎苍与幽邪失望。

    在帐中,烈火擎苍揽着幽邪,语气担忧道,“邪儿,你的九死一生未解,用内力压制着,若是发作了那后果……”

    闻言幽邪的眸子闪了闪,开口道,“无碍,九死一生的解法我知道,只是琉璃镯中并没有那些药材,此次前往的天海域便有其中最为重要的一味药材”

    “好,既然如此,那就一同去,我陪你一起寻那味药材”,烈火擎苍弯着嘴角,垂眸宠溺的看着怀里的幽邪。

    在烈火擎苍与幽邪走后而黛萱与傅帛对视一眼,既然天海域出现了上古遗迹,那么就算是隐世的锦溪畔也定然会派人前往,若是他们两个出现了,那么主子的消息定然也会暴露!所以还是留在风繆帝国才不会为主子招惹麻烦,黛绿雅的性子他们二人都很清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何况上次在锦溪畔主子还将其搅的天翻地覆,就算是锦溪畔畔主黛雄亦然不会善罢甘休,恐怕这次会亲自出畔!不过相信就算此刻主子中了九死一生,有主子的夫君护着,就算是神秘至极的锦溪畔也讨不得好处!

    不过两人所想也恰恰是对的,此刻的锦溪畔中正在议事。

    锦溪畔前堂议事之地。

    “畔主,上次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竟敢在我们锦溪畔中撒野,正好可以乘着此次出畔,前往天海域找她算账!”

    “是啊畔主,她竟然还胆大包天的掳走了黛萱小姐与傅帛少爷!”

    “畔主,还有我们锦溪畔的七名异能之士同样被杀害了!那女子简直是不将我们锦溪畔放在眼里!定要将她捉回来抽筋扒皮!不然难消我锦溪畔之耻!”

    “……”种种义愤填膺,怒火冲天的声音响彻在锦溪畔的前堂之中。

    而此刻的锦溪畔畔主黛雄脖子上依然缠着雪白的绷带,面色阴沉至极,只要看到这白色的绷带,想到自己此刻说话都艰难,黛雄就恨不得将幽邪扔进油锅煎炸!

    “都住口……”,黛雄听着下方众人的议论,颇感烦躁,不禁开口怒叱,但声音却很是奇怪,沙哑难听,犹如用锯齿摩挲着地面一般。

    闻言所有人都是闭上了嘴巴,面面相觑。

    “我们锦溪畔自然要前往天海域的上古遗迹,由我带着傅坤兄一同前往,不知傅兄何意?”,黛雄看着下方首位一直面色沉静没有丝毫表情波动的傅坤。

    而傅坤闻言一愣,随即抬头望了一眼看不出是何心思的黛雄,抱拳道,“畔主多虑的,傅坤自然愿意同畔主一同前往!”

    “好!那就这样定……”,黛雄的话音未落,房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身影走了进来。

    “爹爹,女儿也要一同前往天海域!”,一直躲藏在门口偷听的黛绿雅不禁开口道,声音依旧那般野蛮骄横,只是深处却是夹杂着丝丝恨意与戾气。

    那个男子,她明明那般喜欢他,要他做她的夫君,却不想她竟是个女子!还是个那般出尘绝美的女子!简直让她羞愧痛恨,若是不亲手杀了她,难消她心头之恨。

    何况还有黛萱这个贱人和傅帛那个负心汉!她一定要亲自出了锦溪畔,将他们几个抓回来狠狠的折磨!想到这里黛绿雅的面色满是狠辣,丝毫不想一个刚刚及第的女儿家。

    而黛雄看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一眼,并没有喝斥她偷听或是打断他们的谈话,而是宠溺的看了看黛绿雅,随即开口道,“既然你想去,那爹爹便带你一同前往!”

    闻言黛绿雅喜上眉梢,扑进了黛雄的怀里,“女儿就知道爹爹待女儿最好了!此次前往天海域女儿一定要为爹爹争光,为我们锦溪畔争光,让他们外界之人看看,我们锦溪畔之人绝不是他们可以与之比拟的!”

    听到黛绿雅的话黛雄不禁开怀大笑道,“好!不愧是本畔主的女儿,果然有骨气!那爹爹便要好好看看雅儿如何为爹爹争光了,可不能让爹爹失望!”

    “是!爹爹!”,黛绿雅窝在黛雄的怀里,心中却是在想着折磨幽邪、黛萱和傅帛的方法。

    花残国皇宫流欣殿。

    “公主,公主不好了!”,此刻的花霓裳正坐在贵妃榻上品茶,听到清蝶慌慌张张的声音不禁蹙了蹙眉。

    “慌慌张张的做什么?!成何体统!”,看着清蝶走了进来,花霓裳不禁怒叱出声,她流欣殿的人怎么可以如此不知礼数,若是让外人看到当真丢人至极。

    听到花霓裳的喝斥清蝶这才平复下心情,来到花霓裳身边才开口道,“公主,那风繆帝后即墨幽邪当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仅仅几天时间竟然就研制出了克制鼠疫的办法,再过几日怕是海天城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清蝶的声音虽然刻意的想去平静,然而语气中的不敢置信与惊恐却是依旧,天灾疫病上百年来从未有过治愈之法,此刻竟是有人用短短几天就有了克制的办法,这件事该是多么让人惊恐,若是传扬出去,怕是凌天大陆都会陷入一片疯狂之中。

    “什么?你说什么?!怎么可能?一个女人而已竟然这般厉害?!”,原本细细品茶的花霓裳在听到清蝶话之后再也平静不了,将杯盏“啪”的一声放置在了桌案上,眉头紧紧的蹙起,即墨幽邪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若是不见见,那若是日后……

    “公主,是真的,现在这件事在整个风繆帝国都传遍了,清蝶如何敢乱说?!”,看到自家公主都失了态的清蝶亦是不再平静,语气很是尖锐道。

    而一旁伺候的浅蕊闻言却是悄悄松了口气,随即眸子里充斥着好奇,风繆帝后?虽然江湖上对她的传言数不胜数,但是却不想竟然是这般厉害的人儿。

    还不带花霓裳将这个消息消化,女皇花戚却是到了。

    “女皇陛下驾到”

    小太监尖细的声音自流欣殿外响起,再次让花霓裳一惊,但很快便恢复正常,站起身子向门外看去,只见花戚着一袭大红色的帝服,面色又喜又忧。

    “未央参加母皇!”,花霓裳恢复一片乖巧的样子,半蹲在地恭恭敬敬的向花戚行礼,语气亦是温柔可人,让花戚原本有些皱着的眉缓缓展平。

    往日的花弄影虽然声名极大,但性格却是极其娇蛮,但好在懂得伪装这样的性格,而且在外人面前亦是知道礼数,武功高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自然不会丢了花残国的礼数,所以就算她为了冥千寻多次顶撞女皇花戚,但花戚亦是宠爱着她。

    而此刻的花霓裳如此乖巧的模样,才真是让花戚感到欣慰,这个女儿虽然多年重病在床,不受她待见,但对她却是从来没有无礼过,而且反而很是爱戴。

    “起来吧,母皇来此是有要事要与你说!”,花戚扶起半蹲行礼的花霓裳,语气温和,但若是细听不难发现她语气深处的亦是担忧、亦是喜悦。

    花霓裳眉角略微一扬,看了看花戚的表情后对着殿里的众多宫娥道,“你们暂且出去,本公主要与母皇单独说会话”,语气中并没有以往花弄影对待宫娥那般严厉与鄙夷,而是随意且柔和。

    看到这里花戚暗暗点了点头,这个女儿心性倒是极好,果然是个好的,只是以往她亏待了她啊,不过日后定然会好好培养这个女儿,让她成为一个合格的女帝。

    看着众人都走了出去,花霓裳这才开口道,“不知母皇要与儿臣说何事?”

    花戚闻言拉着花霓裳的手坐在了贵妃榻上,随即伸手摸了摸她两鬓的碎发,“凌天大陆最大的海域天海中升起了一座孤岛,据闻岛上是一片上古遗迹,既然是上古遗留之地,那宝物和财富定然会很多。”

    闻言花霓裳一愣,随后语气略带喜悦道,“这样很好啊母皇,既然是有宝物和财富的,那么咱们花残定要前去取得,现在战火纷飞,若是没有钱财便没有粮草,这可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这个母皇自然是知道,而且在与风繆帝国对战中,国库已然快要空虚,虽然月宸发旨要与我们花残联手对抗风繆,但是风繆的帝君烈火擎苍却不是可以小觑的人物,当年赫赫有名的战神,震慑四国无人敢弑其锋芒,这等魄力……就算有了月宸,母皇亦是不敢再轻易出手,何况海天城的鼠疫蔓延都是被风繆帝后寻到了解治之法……唉……”

    闻言花霓裳的眉头也是一蹙,随即道,“母皇,既然正逢国库空虚之时,那我们也可以前去天海域的上古遗迹!”

    “这……我们花残虽外表强盛,但可用之人实在太过稀少,根本没有合适的人可以前去,所以母皇这才来寻你探讨该如何,到底该派遣谁前去天海域”,花戚女皇的字语间满是忧愁,原本天海域出现上古遗迹这个消息让她很是高兴,然而思绪过后却是……

    “既然是上古遗迹,那么四国中定然都会派遣人前往,既然月宸有意与我花残交好,那自然可以一同前去,这样争夺宝物的几率也就大了许多”,花霓裳看着花戚开口道。

    随即花霓裳便是垂下了眸子,思绪片刻后道,“既然花残没有合适的人前去天海域寻上古遗迹,那儿臣愿主动请旨前往,虽然数十年里女儿都卧病在床,但亦不是废物!”,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自信满满。

    花戚闻言首先便是皱眉,随即看了看花霓裳,见她很是自信的神色,原本坚定不让她去的神色亦是有些犹豫起来,女儿初次面对国政,成为花残国唯一的皇储,自然需要作出一些成绩才能服众,这确实是个机会,但她的身体……

    “母皇担心你的身体,这件事我们还是从长计议的好,我们花残此刻只有你一个皇储,若是你出了什么事,那花残国该怎么办,母皇该怎么办?!”,花戚摸了摸花霓裳的脸,面色满是忧心与不赞同。

    而花霓裳在看到她的表情时心中却是不屑,丢弃了她十几年,如今摆出这副模样真是让她恶心,说到底还是为了花残国着想,唯一的皇储陨落,那么整个花残国便是该易主了,这样的事情她身为女皇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心中虽然如此想着,但说出口的话却道,“母皇多虑了,母皇不必担忧,儿臣可以与月宸国出使的人一同前去,这样危险也会减小很多,况且母皇可以多派遣一些暗卫贴身保护于我,儿臣定然不负众望,让我花残可以国库丰盈!”

    花戚看着花霓裳的表情,蹙了蹙眉后却也不再组织,只是担忧道,“母皇定会多派遣些身手极好的暗卫保护你,裳儿,你也要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能有什么损失,至于月宸国,母皇会亲自派人与他们联系,让他们多多照顾你!”

    “好,谢谢母后!”,花霓裳闻言扑进了花戚的怀中,花戚无奈一笑,随后则是宠溺的摸着她的脑袋。而花霓裳隐在睫毛下的杏眸里满是深思,上古遗迹,怕亦会是一场遗失大陆的惊变吧,她偏离了十几年,此次怎能不去,况且还真以为她是卧病在床十几年的废物?

    天海域上古遗迹这个消息此刻想必众人皆知了,那么风繆帝君烈火擎苍和其帝后即墨幽邪应该都会去,还有那清冷若仙的雾影倾城……御龙山庄的龙肆天和雪封国太子沐凌枫应当也不会错过,这几人都是天下闻名的美男子,只是不知真正见了又会如何呢?看来天海域很快就会极其热闹了……

    雪封国皇宫凌枫殿。

    “太子殿下,公主殿下回来了!”,暗卫的声音响彻整个凌枫殿,让原本正安静阅书的沐凌枫愣了神。

    倏得像是反应过来一般冲出了凌枫殿,“什么?说清楚,你说了什么?!”,沐凌枫的语气满是不敢置信,紧紧的捏着暗卫的衣领道。

    “皇……皇兄……”,然而还不等暗卫开口,一道娇柔哽咽的声音响起。

    沐凌枫闻言微微失神,随即向暗卫的身后看去,映入眼帘的便是自己从小就宠之入骨的亲妹妹,沐莞曦。

    沐莞曦看着沐凌枫略有些呆滞的表情,当下更是难受许多,猛地冲了过去扑到了沐凌枫的怀里,自从嫁到月宸皇宫,她便再也未曾见过哥哥,从小就形影不离的兄妹俩自然感情极深,所以也就造就了沐凌枫宠妹成痴的性子。

    “莞曦,你……你怎么回来了?!”,知道沐莞曦扑到他的怀里,沐凌枫依然感觉有些云里雾里,嫁入皇室的女人是根本不可能离开皇宫的,妹妹如何回来了?

    “难道是西越霄欺负你了?!告诉皇兄,皇兄为你出气!”,此刻的沐凌枫想到的不是别的,只是想着自家妹妹被夫家欺负了,他这个做皇兄定是要为妹妹讨回公道的。

    听着沐凌枫的话,沐莞曦的眼泪更是下落的更急了,夹杂着看到亲人那言不明道不清的感觉,只是看着皇兄紧张自己的样子感到仿佛又快棉花塞在喉间,又干又涩,所有在月宸收到的委屈都一涌而出一般。

    看着自家妹妹哭泣的模样,沐凌枫伸手紧了紧怀里的沐莞曦,“莞曦不哭了,不哭了,若是他月宸欺负了你,那你告诉皇兄,皇兄就算与月宸兵戎相见也在所不惜!在月宸国过得不开心就回雪封吧,皇兄永远欢迎你回来”

    “皇……皇兄,我没事,只是想你了,回来看看”,看着自家皇兄紧张自己的模样,沐莞曦再也开不了口让皇兄前往风繆带回西越霄的话。

    沐凌枫疑惑的看了看自家妹妹朦胧的泪眼,随即也不嫌弃,用那明黄的太子服替沐莞曦擦干了眼泪,“好,不哭了,没事就好,既然回来了就在雪封多住几日,皇兄陪你!”

    话音刚落门外就有暗卫前来,“太子殿下,属下有要事禀告!”

    闻言沐莞曦扬起笑脸抬眸看着沐凌枫道,“皇兄若是有事可以现行解决,莞曦也好久没回自己的寝殿了,正好想前去看看!”

    闻言沐凌枫便是叫了自己的贴身侍卫带领沐莞曦前往她未出嫁前的寝殿,“好,莞曦去看看吧,顺便去看看父王与母后,皇兄就在这里等你,让嬷嬷给你做你爱吃的!”,沐凌枫摸了摸沐莞曦的脑袋,宠溺道。

    “好,哥哥,我马上就回来,然后与你一起用膳!”,沐莞曦扬着笑脸对着沐凌枫道,声音很是轻盈,不似在月宸皇宫那般威严与低沉。

    话落间沐莞曦便由着沐凌枫的贴身侍卫带着前往她的宫殿。

    门外等候的暗卫在看到沐莞曦离开之后才走了进来。

    “有何事要报?”,沐凌枫双手负在身后,冷着眸问道,此刻的他是有了一国太子的风范,丝毫没有面对沐莞曦时的温柔哥哥之感。

    那暗卫闻言跪倒在地,抱拳恭敬道“启禀太子殿下,属下听到消息,说天海域有上古遗迹出现,此刻凌天大陆已经微微开始混乱,大家都整理行装赶往天海域!”

    “什么?!上古遗迹?!可有搞错”,沐凌枫闻言倏的睁大了眸子,加大声音质疑道。

    “启禀太子殿下,这个消息属下已然核实过了,消息属实,天海中央浮起一座举行岛屿,岛上便是一片上古遗迹!”

    闻言沐凌枫的手微微握起,上古遗迹……

    “既然其他三国都已经开始动荡,整装前往,那我雪封自然不能落了别人之后,吩咐下去,带领千名暗影卫,本殿下要带着公主一起前往!”

    闻言那暗卫眸子一诧,心中深思太子殿下还真是宠爱公主,不过可惜了……月宸帝君落在风繆,怕是回不去了,不过有太子殿下这样宠着,自然后半辈子也不用担忧了。

    沐凌枫没有听到那暗卫的应声,不禁抬眸望去,在看到暗卫的表情时眯起了眸子,他手下的暗卫每个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出神这样的事从未发生过,如今只是什么事?!

    “你有何事未曾向我禀告?!”,沐凌枫冷厉的语气让那暗卫身子一颤,随即回神,抬眸看了沐凌枫一眼,身子匍匐在地,有些犹豫道,“启禀太子殿下,月……月宸帝君伤了风繆帝后,故而惹得风繆帝君大怒,将他囚禁在了风繆皇宫!”

    闻言沐凌枫眸子一缩,西越霄竟然敢伤了即墨幽邪?况且以即墨幽邪的武功,西越霄又如何是她的对手?这是怎么回事?一时间沐凌枫感到谜团阵阵。

    但随即想到沐莞曦回到雪封国,也知这恐怕是真的了,西越霄真的被囚禁在了风繆国,所以莞曦才回国求他帮忙,但又不知如何开口!

    就在沐凌枫思绪间,一道白色的身影如风般出现在了凌枫殿内。

    沐凌枫一惊,随后抬眸看去这才松了口气,“倾城,下次来我这里时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这样会吓死人的!”,沐凌枫无奈的开口道,随即挥手让那名暗卫离开。

    “将寒冰给我一块!”,雾影倾城并没有理会沐凌枫,而是冰冷淡然的开口道。

    闻言沐凌枫一愣,“你要寒冰干嘛?寒冰百年间才出现两块,你就直接要一块?!”,沐凌枫倒是没有拒绝,而是挑眉看着雾影倾城道,寒冰的用途极多,吞服了寒冰更是可以使身体强健,也可以入药治疗一些罕见的病。

    “救人!”,雾影倾城依旧是那般冷漠简短的话语,沐凌枫闻言再次一愣,随即也不再开口分夫人去取了寒冰交给了雾影倾城。

    雾影倾城看着手中的槿木盒,寒冰只能盛放在槿木盒中,若不然用其他物件就会冻结成冰,抬眸看向沐凌枫,“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说完就要转身离去。

    “等一下,倾城,天海域的上古遗迹你要去吗?”,沐凌枫看着雾影倾城道,毕竟要去上古遗迹,若是没有两个朋友一同前去,实在是会无趣很多。

    闻言雾影倾城眸子一滞,天海域?上古遗迹?这几日他一直待在冰雪之嵝制九死一生的解法,几天几夜过去终于有了结果,需要的药材极多,但其中有三味是极其难寻的,其一便是这百年寒冰,只在雪封才会有。

    其二便是天海域海底深处的珊瑚参,据说这种参是自己长着脚的,只有古书中记载,而且记载的极少,只说珊瑚参含有剧毒,但对于身中剧毒的人来说却是大补,以毒攻毒自成一法。其三便是迷雾沼泽中的赤焰草,通体殷红,数量亦是极少,况且迷雾沼泽也是寻常人等不敢轻易踏足之地。

    雾影倾城原本就准备前去天海域的,却不想天海域竟是出现了上古遗迹。

    “自然要去,一同吧”,雾影倾城冷漠的说完之后便坐了下来,丝毫也不焦急,这不禁让沐凌枫无奈的抚了抚额头。

    日落西山时,沐莞曦才回到了凌枫殿,刚踏进来就发现了静坐的雾影倾城。

    “倾城哥哥?”,看到雾影倾城,沐莞曦不禁开怀叫道,因为同在雪封国,沐凌枫又与雾影倾城是极好之友,所以连带着沐莞曦也是认识雾影倾城的。

    听到叫声雾影倾城才抬眸望去,在看到沐莞曦时面色依旧不变,仅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看到雾影倾城这副模样沐莞曦也不恼,因为以往的他也是这样的。

    不多时沐凌枫便是回到了凌枫殿,在看到沐莞曦时并没有提及有关西越霄的事情,而是道,“莞曦,皇兄要与你倾城哥哥一同前往天海域,你与我们一同前往”,沐凌枫在担忧,若是他离开前往了天海域,自家妹妹前往风繆帝国要人的话,到时就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了,毕竟西越霄对风繆帝后即墨幽邪的感情他也是知道的……

    沐莞曦一愣,刚要开口拒绝时,在看到沐凌枫的表情时住了口,随后无奈的点了点头,“好,我随皇兄一起去”

    看到沐莞曦乖巧的点头,沐凌枫才收起一副严厉哥哥的模样,吩咐宫娥嬷嬷传膳。

    遗失大陆风云崖。

    “滚开,滚开,不要碰我,求求你们了,呜呜…不要碰我,擎苍哥哥,我是爱你的啊”,女子痛彻心扉低喃自一个华丽院落传来,一声接着一声,丝毫没有接断。

    “音儿,音儿你怎么样了?睁开眼睛让爹爹看看,音儿?大夫还不滚过来给我女儿治病!”,一个面容严肃的中年男子此刻眸中满是焦急与担忧之色,充满了对女儿的疼爱,看着远处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大夫怒叱道。

    而那大床上躺着的也正是自凌天大陆被接回的风梨音,此刻的她紧闭双眼,虽然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但裸露在外的颈项间依旧可见斑斑青紫痕迹,一双红润的唇也被咬破,说不出的狼狈。

    虽然她的表情满是惊恐和挣扎,但是字里行间依旧不离烈火擎苍,可见她的执念何其深。

    恍惚间,风梨音的面色突然平静下来,就连嘴角都带上了一丝娇羞的笑容。

    梦境里,一个身着玄衣的男孩静静立在荷塘边,大约只有七八岁的他已经展露出傲人的容颜,深邃的五官犹如雕刻出的一般,只是面上满是冰冷,周身都散发着与其年纪不符的威势与压抑,一双尤为耀眼的苍绿色眸子望着远处,深谙而冰冷。

    而在男孩的不远处还有两个同样耀眼的男孩,一个一身红衣,一个一身紫衣,风姿卓绝。两人虽不能与那苍绿色眸子的男孩相比,但也丝毫不差,长大后也必然会是祸水一般的男子。

    “表哥,这次姑姑带着你回遗失大陆参加风家大小姐的生辰,你干嘛一个人跑到这里来?!”,红衣男子拨了拨自己的头发,问着那苍绿眸子的男孩。

    “是啊,擎苍大哥,火姑姑担心你所以就要我和醉小子跑出来寻你了”,身着紫衣的男子看着烈火擎苍,要说这世界上,唯一让顽固不化的木丼澜崇拜的也就只有一个烈火擎苍了。

    闻言还是少年的烈火擎苍才扭回头来看向火琏醉与木丼澜,面色依旧冰寒冷洌,完全不像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回去”,淡然冷漠的两个字刚落便转身离开,让身后的火琏醉撇了撇嘴。

    看着自家表哥那张精致完美到惨绝人寰的脸,随后又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禁有些气馁。

    “喂,紫毛怪,你说为什么这世界上怎么竟然还有比小爷长的美的?”,火琏醉用肩膀撞了撞身边的木丼澜有些郁闷道,说话间眸子都不肯离开烈火擎苍的后背。

    而木丼澜有些气恼的撇了一眼火琏醉道,“和你说过几次了?!不许叫我紫毛怪,你莫不是想死还是怎样?!况且擎苍大哥就是长的比你好,说不定日后的妻子也照样比你长的美,少在这里不明所以了,切!”

    火琏醉闻眼不禁嗤笑一声,表哥长的比他美他也认了,毕竟表哥根本不似常人,但要说他日后的妻子,也就是他的嫂子也比他美?这简直是笑话,谁不知道他火少主是遗失大陆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哼。

    “本小爷就是乐意叫你紫毛怪又何如,有本是你打我啊,反正咱们半斤八两,我也吃不了亏!”,说这话时火琏醉看着木丼澜,那副得瑟表情任谁看了都想揍上一拳头。

    而木丼澜却是一副波澜不惊的神色,看样子火琏醉这副表情他已经习惯了……

    距离池塘远处的凉亭里一个着装华丽衣裙的小女孩坐着,呆呆的看着远去的烈火擎苍,猛然间似是反映过来一般,提起步子便冲了过去,“小姐,你慢些跑,小心摔着!”,小女孩身后跟着十个侍女,可见其身份必然尊贵。

    然而那小女孩却是充耳不闻,依旧执着的向着烈火擎苍的方向而去,边追还边喊着,“呼…等等,等等我…我跑不动了,你们等等我啊”,声音很是稚嫩,却也温柔。

    不多时终是赶上了,几人看着面前的女孩,虽然年纪尚小,但不难看出日后也定然是美丽佳人。

    “哟,这不是风家唯一的大小姐风梨音吗?怎么不在宴会上待着,跑这里来了?”,火琏醉看着风梨音,不禁再次抚了抚头发,略感兴味道。

    “火哥哥,木哥哥,我只是想问你们…这个大哥哥是谁?为何音儿往日未曾见过?”,风梨音讨厌生辰宴会,所有一个人跑到了后院凉亭里,却不想正巧碰到了几人。看着烈火擎苍的绿眸,风梨音的脸颊不自觉便红了,迈着小小的步子向烈火擎苍而去。

    “不要靠近我”,然而冰冷漠然的声音却是响在风梨音耳边,这不禁让她感到很是委屈,但也不敢再贸然接近烈火擎苍。

    “风梨音大小姐啊,这是我的表哥,也就是我姑姑的儿子烈火擎苍!他呢不喜女子靠近他,所有你还是距离远一点比较好”,火琏醉面色满是八卦道,与气里还带着幸灾乐祸。

    闻言风梨音却是收起了委屈的表情,满脸喜悦道,“擎苍哥哥!”

    然而烈火擎苍却是连看都未曾看她一眼,转身朝着宴会而去。看到这一幕,火琏醉不禁幸灾乐祸的与身边同样有些看戏似的木丼澜对视一眼,却都未曾言语,而是随即跟上烈火擎苍的脚步。

    风梨音看着烈火擎苍离开的背影,面色丝毫没有变化,也没有再次追上去,而是捏了捏手心,目光中满是坚定,娘亲说过,只要两个人成了亲,那便可以永远在一起了,擎苍哥哥,我一定会嫁给你的。

    “……”

    画面不禁一转,一个苍绿色眸子宛若天人一般的男子怀里抱着一个绝色倾城的女子,表情温柔而宠溺。

    “我烈火擎苍这辈子只爱即墨幽邪一人,上穷碧落下黄泉,一生一世一双人。”

    女子闻言琥珀色的眸子满是温情,抬眸看了看男子,两人紧紧抱在一起,仿若世上无人能分开他们一般。

    睡梦中的风梨音面色陡然一变,五官狠狠的扭曲在一起,双手紧紧捏着,原本娇媚可人的容颜此刻都显得很是可怖,“即墨幽邪,你抢走了擎苍哥哥,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你最好不要落到我手里!”,梦中的呢喃都显得很是阴森冷戾,可见她心中的恨意何其深。

    风梨音的话语落在风家家主耳中,风家家主眸子眯起,即墨幽邪?这是何人,莫不是就是这个人害了音儿?

    “家主,家主!”,就在他沉思中,暗卫的声音响在他的耳边。风家家主闻言一愣,随后转身向书房走去,进入书房之后刚刚坐稳,一个身着黑衣的蒙面男子便是出现在了风家家主的身前。

    风家家主看着这蒙面的黑衣男子,不禁挑了挑眉,“我不是让你注意凌天大陆的动向吗?怎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竟然让你亲自回来了?”

    男子跪在地上,双手抱拳,恭敬道,“启禀家主,属下隐匿在凌天大陆,就在近些日子,传出了一个消息,说天海上升起了一座孤岛,岛上竟是自上古遗留下的宝物,属下认为此事重大,故才亲自回来向家主禀告!”

    “喔?真有此事?!”,闻言风家家主眸中划过一丝精光,语气猛然高扬起来,遮掩不住的喜色随之暴露。

    上古遗迹,少之又少,先不说凌天大陆,就是他们遗失大陆都是很少的,尤其是近些年更是无人问津,却不曾想一个隐埋在深海上百年,又或是上千年的遗迹突然出现,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事。

    “属下确定,此刻凌天大陆的四国皆是开始动荡,准备前往天海域,属下不敢贸然行动,自是要请教家主该如何做?!”

    “哈哈哈,自然是要去的,我会多派遣几个身手好的随你一起去。凌天大陆的蝼蚁们有什么可担忧的,不过既然我们知道了这个消息,那想必其他家族也是知晓了,我风家一定要赶在他们之前到达,知道吗?”,风家家主语气里满是阴狠。

    风家被其他三大家族压制了这么些年,终于有了出头之日!只要将天海域上古遗迹中的宝物全部带回来了,那还何惧其他三大家族,就算是遗失大陆那个顶尖势力他风家也不怕!

    “是!属下知道了……那……小姐如何了?!”,蒙面的黑衣男子虽然遮掩,但声音中却依然带着不可忽略的担忧。

    闻言风家家主微微眯起眸子道,“狄黎,你于越了!”,风家家主有些嘲讽的看了下首名为狄黎的蒙面黑衣男子一眼,虽然他的女儿已经不是青白之身,但一个暗卫想觊觎他的女儿?这简直是做梦!况且……

    听到这几个字狄黎猛地垂下了脑袋,“属下该死!属下只是担心小姐罢了…并没有别的意思!”,狄黎的语气里隐着丝丝自嘲,是啊他有什么资格呢?

    “罢了,她并无大碍,休息几日变好。只是凌天大陆有一个名为即墨幽邪的女子?”,说话间风家家主不禁想起了自家女儿在睡梦中所说的话,所以开口问道。

    闻言狄黎一愣,半晌开口道,“凌天大陆确实其人!”

    “喔?是吗?这个女子如何?”,听到有这个人,风家家主再次眯起了眸子,风梨音是他唯一的女儿,女儿在凌天大陆受了委屈,他这个做爹爹的自然要为她讨回公道!

    “这……即墨幽邪身份极多,而且每个身份都不可小觑,这也是属下见过的唯一一个比之男子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女子!而且她的夫君亦是火家家主的外甥烈火擎苍!”,狄黎在说起幽邪时虽没有过多的情绪,但语气里却是带着一丝丝难以察觉的赞赏。

    “烈火擎苍……莫不是十几年前婉馨带回来的儿子?”,说到烈火擎苍这几个字风家家主却是找到了记忆,尤记得十几年前风梨音生辰之日,他还见过那个自小就很是不凡的男孩,相比此刻定然风姿卓绝,不然也吸引不了自家眼光极高的女儿了。

    “是的家主!此刻的烈火擎苍已经是凌天大陆一国帝君,其无论身份手段或是势力都相当令人乍舌,而且他极其宠爱他的妻子即墨幽邪!”,说起烈火擎苍狄黎亦很是赞赏,但语气中却也隐隐含着落寞,自家大小姐风梨音从小便喜欢那个男子……他知道。

    说完之后书房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风家家主挥了挥手,狄黎便瞬间消失在了书房之中。而风家家主却是眯着眸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许久之后,风家家主的思绪才被一道声音叫了回来。

    “家主,家主你快去看看吧,小姐醒了,正吵着要见你呢!”,烟黎在书房外恭敬道,但语气中却也含着担忧与焦急。

    闻言风家家主回过神来,快步走去打开书房的门便朝着风梨音的闺房而去。

    进入风梨音的闺房之后,便看到她此刻披头散发的靠坐在床背上,在听到脚步声之后才猛地抬起头来,当看到正疾步赶来的风家家主时,风梨音不禁大哭出声“呜呜……爹爹,爹爹,音儿不想活了!音儿没了清白,就连四肢都废了,呜呜……”

    风梨音的眼泪哗哗下落,语气更是抑制不住的委屈与痛苦,看的风家家主一阵揪心,快步来到床边将风梨音揽紧怀里,“音儿乖,不哭,有什么委屈和爹爹说,爹爹为你做主!就算没了清白,废了四肢,你还是爹爹最心爱的乖女儿!”

    闻言风梨音反而哭的更凶了,而没过多久却猛地抬起头道,“爹爹,我要即墨幽邪那个贱人死!音儿所承受的痛苦,我要她受千倍万倍!不然定难消我心头之恨!”,方才还哭哭啼啼的生意能在提起即墨幽邪四个字时猛然变得阴狠毒辣。

    而风家家主才不管那么多,随即开口道,“音儿放心,爹爹自会派人前往凌天大陆,既然是即墨幽邪害的你,爹爹定会将她碎尸万段!”,果然不愧是父女,说出的话都是一个强调,说不出的狠戾,让听者心颤。

    风梨音闻言才恢复了心神,靠在风家家主怀里道,“音儿就知道爹爹最好了,音儿最爱爹爹了!”,撒娇的语气听的人不禁心猿意马。

    而风家家主听着这声音不禁低头看着风梨音的容颜,与他最心爱的女人,也就是风梨音的母亲简直一模一样,看着看着眼神不禁越发不同起来。

    若是此刻的风梨音可以抬头看一眼,就可以看出,自己敬爱的爹爹看向自己的眼神不是慈爱,而是露骨的爱意。之所以对她那么好,亦不是因为她是他唯一的女儿,而是她的那张脸,那张酷似她母亲的脸,若是风梨音早些看出来,他日也不会那般痛彻心扉,过上生不如死的日子。

    而此刻的遗失大陆其他三大家族:火家、水家以及木家也都是接到了消息,随后纷纷派人准备前往凌天大陆的天海域。

    此时的火家家主和木家家主都是聚在一起探讨着前往凌天大陆的事宜。

    “火兄,相比这次前往凌天大陆的应该是醉小子才是吧?”,木家家主对着火家家主开口道,面色满是笑意,可见其两家的关系定然也是极深的。

    “那是自然,虽然我家那混小子有些不成气候,但总归还是不错的!与你们家的丼澜也是相差不多”,火家家主,也就是烈火擎苍的外祖父顺了顺胡子,面上满是自豪的神色。

    “哈哈,醉小子可比我家那个强多了!”,木家家主虽是如此说着,但面上也是有着抑制不住的自豪,自家小子自然也是好的。

    “……”,两家家主在此说着,殊不知口中的两个混小子早已前往了凌天大陆。

    而水家家主则是坐在自家的书房里,看着墙壁上挂着的一副画:画上是一个蓝衣美人,容颜倾城绝色,只是眉宇间满是浓浓的忧伤,看的让人心疼不已。

    水家家主看着墙壁上的画像,紧紧地捏着拳头,狠狠道,“不孝女!”,说完之后又不自觉的叹了口气,若是当年你听了爹爹的话,现在又怎么会在那地方受苦?

    一时之间,八方涌动,不论是遗失大陆亦或是凌天大陆都是动荡不已,上古遗迹出世,此等大事各方势力都不想分一杯羹,不过每个势力心中所想自然都是坐收渔翁之利,等着其他势力相互残杀之后,所得的宝物自然就归其所有。

    然而每个人心中都打着这个如意算盘,但最终谁是渔翁还不得而知,不过唯一可以想象的便是这次的上古遗迹探索定然其乐无穷,毕竟所有大陆上隐匿的、神秘的、狠戾的组织势力都是狂涌而出,自然而然所有曾经有过过节的势力都会乘此机会算个总账。

    此刻前往天海域的路上,一辆马车显得尤为特殊,只因赶着马车的两男两女皆是容貌清秀艳丽之人,一看便知不是寻常人,然而这等风貌出众的却是在赶马车,这不禁让周边同样赶着前往天海域的人纷纷侧目。

    而马车之中便正是幽邪与烈火擎苍,坐在马车中的两人都是翻看着手中的书本,还不时的喝口茶水吃些点心,丝毫不觉得无趣。

    不多时,烈火擎苍的绿眸微微一闪道,“邪儿,我想听你抚琴”

    闻言幽邪挑了挑精致的柳眉,眉心的朱砂痣艳丽非常,看了看直直盯着自己看的烈火擎苍,幽邪不禁无奈一笑,伸出纤细白皙的手,那意思格外明显:琴拿来!

    而烈火擎苍不禁弯起了唇角,剑眉飞入鬓角,一双冷冽的苍绿色眸子此刻充满了温情与宠溺,高挺的鼻梁下薄薄的唇此刻微微扬起一抹弧度,幽邪不禁看的有些愣了,不多时,直到那磁性深沉犹如浓醇烈酒的笑声传入幽邪的耳畔,她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烈火擎苍,低低道,“真是一个妖孽!”

    闻言烈火擎苍止住了笑意,只是唇角依旧弯着,挑了挑剑眉道,“妖孽便妖孽,能迷惑了我的邪儿,也自然是有好处的!”

    听着烈火擎苍的声音,马车外的几人不禁都是对视一眼,恐怕也只有面对王妃的时候,主子才会露出这副模样吧。

    烈火擎苍说完便是将手中的血琴放置在了幽邪的手中。

    幽邪盘膝而坐,将血琴放置在两膝上,看了看烈火擎苍,便是弹奏起来,弹奏中红唇亦是轻启:“

    羽扇纶巾笑谈间

    千军万马我无懈

    伪面君子三尺剑

    狼火烽烟我敷衍

    生于乱世行不言

    功过不求谁来鉴

    灯为谁点脂为谁添

    任谁来笑我太疯癫

    雨一直下风一直刮

    谁与我煮酒论天下

    万箭齐发杀气如麻

    谁忍我乱世中安家

    三分天下为谁争霸

    如今我已剑指天涯

    却只想为你抚琴

    从此无牵挂

    雨一直下风一直刮

    我煮酒论天下

    三分天下为谁争霸

    我已剑指天涯

    雨一直下风一直刮

    我煮酒论天下

    三分天下为谁争霸

    我已剑指天涯

    羽扇纶巾笑谈间

    千军万马我无懈

    伪面君子三尺剑

    狼火烽烟我敷衍

    生于乱世行不言

    功过不求谁来鉴

    灯为谁点脂为谁添

    任谁来笑我太疯癫

    雨一直下风一直刮

    谁与我煮酒论天下

    万箭齐发杀气如麻

    谁忍我乱世中安家

    三分天下为谁争霸

    如今我已剑指天涯

    却只想为你抚琴

    从此无牵挂

    漫天恩恩怨怨的变化

    谁为我泡壶热茶

    你为他断了指甲

    换不回他一句牵挂

    雨一直下风一直刮

    谁与我煮酒论天下

    万箭齐发杀气如麻

    谁忍我乱世中安家

    三分天下为谁争霸

    如今我已剑指天涯

    却只想为你抚琴

    从此无牵挂

    原来我一生戎马

    三国为你杀”

    一曲《三国杀》荡气回肠、词曲间满是金戈铁马杀伐果断的战争之气,铁血铮铮酣畅淋漓,让听曲者都不禁自心中升起一股杀伐之气,霸气凛然的词曲回荡着盘旋着……

    就是烈火擎苍听着都不禁在心里升起一抹仗剑指天涯的豪迈之感,就更不用说坐在马车外的魂天寒梅四人了,就是急着赶路前往天海域的人闻曲都是止住了步伐。

    “我却是不知这凌天大陆竟还有人会唱这曲三国杀?!”,一道喜悦、诧异、他乡遇故知的声音响彻在幽邪耳边。

    而幽邪闻言瞳孔一缩,手指更是轻轻一颤,引得琴弦发出“嗡”的一声……

    ------题外话------

    第一天v首次大爆发以后大概每天都会万更走起。

    希望各位宝贝支持啊。大么么。

    想知道这位和幽邪同来自华夏的货是谁吗?

    想知道幽邪和擎苍的两个宝贝性格如何吗?

    想知道幽邪与擎苍的感情是怎样的海枯石烂至死不渝吗?

    想知道炮灰小三坏蛋们怎么样被虐的惨兮兮吗?

    想知道……

    那就支持涟漪吧!不会让你们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