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惊天手笔,神秘男子(万更)

    烈火擎苍刚刚说完这句话,衣袖便是一掀,一股强劲的风刃直接将还在放着狠话是王家家主与他身后的手下全部掀飞了出去,顿时整个客栈都是一片寂静…

    而沧海明月刚刚来到客栈门口,便是看到有人飞了出来,当下赶忙闪开。

    “哎哟…疼死老夫了!该死啊!”,王家家主直接一个跟头翻了过去,一双眼睛直冒金星。

    沧海明月当下便是走了过来,蹙着眉看向王家家主,以往王家作威作福她都是清楚,只是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将他治罪,况且王家在天海域的势力确实不可小觑。

    而王家家主在睁开眼睛时便看到了一旁蹙眉看着自己的域主沧海明月。

    在看到沧海明月时王家家主的眸子深处划过一道精光,却是未曾逃脱沧海明月的眼睛。

    “域主啊,你可要为老夫做主啊!几个胆大包天的外来之人竟然敢在咱们天海域横行霸道,不仅将老夫的独子重伤,竟然还不将老夫看在眼里,不分青红皂白便将老夫…丢了出来!”,王家家主略微犹豫了一下,毕竟被人丢出来不是什么好事,但是为了让域主沧海明月可以狠狠的惩罚幽邪一行人,当下也是不管不顾了,一张老脸也算是豁出去了。

    “喔?是吗?王2,..家主所说可是实情?可为何本域主得到的消息却是你儿子竟然对本域主的贵客口出狂言,这才遭了伤痛,王家主若是想要扭曲事实也不是不可,随本域主一同进去,我倒要看看魔域魔主是何种态度?!”,沧海明月听到王家家主的话却没有丝毫表情变化,而是冷着一张脸道。语句中在不经意间便是透露出了烈火擎苍的身份。

    闻言王家家主脸色一白,吱吱唔唔道,“域……域主……你说……你说那人是魔域的……魔主?!”,恍惚间世人对于魔域魔主冥千寻的描述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罕见的苍绿色眸子冷冽无比,为人冷血嗜杀,宠溺其魔妃到了入骨之地……

    闻言沧海明月挑眉看着王家家主,“莫不是怕了?方才你独子调戏于魔妃,并且口出狂言,本域主并不希望因为你一个王家毁了我天海域!”

    “这……这,域……域主,求求你救救我儿吧!”,闻言王家家主的脸色越发惨白,方才下人前来禀告所说便是有人招惹,他才一时失了理智,此刻闻言自家儿子竟然对着魔妃口出狂言,出口调戏,当下心中一颤。

    魔域魔主冥千寻对自己魔妃的宠溺,那是世人皆知的,犹记得几月前的盛世大婚,王家家主还与其他世家家主们谈论非常,此刻竟是这般……

    “王家家主,不是本域主狠心,你也知魔域魔主冥千寻的性子……”,沧海明月面上很是惋惜,实则心中却在冷笑,以往抓不到你的把柄,此刻若是不乘机将你王家扳倒,那我沧海明月便是白做这些年的域主!

    沧海明月说完便是让身后的人将王家家主扶起来随着她一起走进了客栈,“魔域魔主携魔妃远道而来,明月未曾亲迎实在惭愧!”

    听到这英气的女音,烈火擎苍和幽邪面色不变,一个自顾自夹着菜喂到身边女人的嘴里,一个自顾自的吃着身边男人喂的菜,淡定如斯。

    而一旁的火琏醉和木丼澜却是放下了筷子,向门外看去……

    只见那走进客栈的女子,一袭鹅黄色的衣衫,头上随意挽着一个流云髻,插着一株简单至极的翠绿珊瑚钗,面凝鹅脂、春若点樱,眉宇间带着一丝英气,光彩照人。

    火琏醉和木丼澜对视一眼,压下心底的暗暗赞叹,果然不似一般女子!

    “沧海域主客气”,直到看着身边的小女人吃饱了,烈火擎苍才放下筷子,淡淡的抬眸,苍绿色的眸子深邃宛若大海,周身冷冽霸道的帝王之气萦绕,举手投足间都是带给人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与压力。

    沧海明月一愣,随即抱拳道,“明月听闻魔域魔主冥千寻乃是为天下第一美男子,原本不以为意,却不想今日一见,果然是名副其实”,面对烈火擎苍,沧海明月的表情没有谄媚、没有恐惧,虽是有些呆愣,但也不失一域之主的风范。

    “素问天海域的沧海域主为女子中的佼佼者,今日一见果然也是英姿飒爽!”,幽邪缓缓站起身打量了沧海明月一眼,开口道。

    闻言沧海明月望去,再次滞了一下,随即开口,“相比这位就是天下第一女子的魔妃了,不曾想昔日那些有所听闻的绝色风华都不能比拟了,魔妃当真不凡!”

    “沧海域主倒是客气,却不知你天海域是想如何?便是吃一顿饭都这般难?”,幽邪扫了一眼沧海明月身后的王家家主,当下清冷漠然的开口,语气淡淡,听不出是什么意思。

    沧海明月的眸子一闪,随即笑着开口道,“是明月所想不周,还望魔主和魔妃海涵。王家家主也自知犯了大错,特来向二位请罪!”

    身后的王家家主闻言猛地抬起了头,但在颤颤巍巍的看了一眼依旧坐着看不出是何想法的烈火擎苍时低下了眸子。

    “请罪倒是不必,不如便将王家随意的平了如何?”,火琏醉手中端着酒盅,随意的摇晃了几下,慢慢悠悠的看口,虽然面色似笑非笑,但语气中却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味。

    王家家主大惊失色,而沧海明月也是呼吸一滞,虽然不知这红衣男子是何身份,但这等气度怕也不是寻常人等,何况还与魔主一同随行,想至此沧海明月挥了挥手让身后的人将王家家主带了下去,招惹到魔主冥千寻最爱的女人,罪有应得。

    “明月谢谢各位给了一个机会铲除了王家,在此明月邀请各位在明日抛绣球招亲宴之后,一同前往上古遗迹,不知各位意下如何?!”,沧海明月看了看众人,开口问道。

    闻言周边所有欲要前往上古遗迹的都是红了眼,早知道他们就早些招惹了那王家,不就可以提前到达天海孤岛上的上古遗迹了?

    然而众人这般想着,却是忘记了震慑江湖的魔域魔主冥千寻的性子,冷酷无情,冷血嗜杀,也亏得王家所招惹的是烈火擎苍,若是其他人,怕也是制不住王家,更不会让沧海明月这般下定决心铲除王家。

    招惹了魔主冥千寻,若是她不给一个交代,那以着他的性子,天海域也不必存在于世了,虽然现在凌天大陆大乱,战火肆意,但当年的战神摄政王烈火擎苍的手段有何人敢小觑?

    “那自然好,既然如此,那今晚可否请沧海域主带着我们一起去拍卖阁?!”,木丼澜扫了一眼沧海明月,语气也是淡淡的,丝毫没有以往那般胡闹的神色。

    “明月荣幸之至!各位既然已经用完膳了,那就请吧!”,沧海明月弯起了唇角,笑意朦胧的看着几人,眸子里亦是看不出喜怒。

    烈火擎苍站起身,揽着幽邪便向外走去,火琏醉和木丼澜对视一眼后也紧跟其后,沧海明月眸子再次闪了闪,世人传言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走出了客栈,天色已经渐渐暗淡下来,还隐隐有一种乌云密布之感。

    “各位就跟着明月走吧,拍卖阁距这家客栈并不远!”,说完沧海明月便现行走在最前方,向着那方已经人海潮涌的拍卖阁走去。

    几人便是跟在她身后,在走到拍卖阁门前时,便是没有排队直接走了进去。

    不多时,拍卖阁的主子便走了出来,拱手道,“不知域主前来,小老儿有失远迎,请域主恕罪!”

    “阁主不必多礼,我只是带着我的贵客前来参加拍卖会的,不知今日可是有何与众不同之物?”,沧海明月虚扶了那拍卖阁阁主一把,开口问道。

    闻言拍卖阁阁主深思了一下,随即便开口道,“域主不知,今日我拍卖阁确实有几样好东西,若是不嫌弃,那小老儿便带着各位到天字一号间可否?”

    “好,那便去吧!带路便可!”,沧海明月并未多言,仅是开口让那阁主带着几人向天字一号间而去。

    在沧海明月的话音落了之后,那拍卖阁阁主便走在前方带着几人直接走到了二楼最左侧的雅间中,在二楼落座的人非富即贵,不仅可以清晰的看到下方拍卖会所拍之物,亦是可以喝茶吃点心,极其周到。

    几人刚刚落座,拍卖会便开始了。

    一位面若芙蓉的蓝衣美人缓步走上了台,开口道,“各位远道而来的宾客,今日是我拍卖阁开场的日子,谢谢各位的捧场,为了在前往上古遗迹时拥有更加锋利的武器或是灵丹草药,那今晚就尽情的叫价吧!”

    话音刚落,便有两个蒙着面纱的女子抬着一个托盘走上台来,蓝衣美人走了过去将蒙在托盘上的红布掀开,“现在请看第一件拍卖物,是一件由塔尔大师亲手打造的长剑,此剑锋利至极,见血封喉,起拍价为十两金子!”

    幽邪手中端着茶水,看着下方托盘中散发着森森寒气的剑,塔尔大师亲手铸造的定然是坚不可摧,随后看了看身后的魂影。

    拥有一把称手的武器是每个武者的愿望,实力在一定的程度上确实比金钱更吸引人。

    “十五两金子!”

    “切,老李啊你也太抠门了,对于一柄塔尔大师亲手铸造的宝剑,你竟然只出五两?!我出三十两金子!”

    “哈哈哈……三儿,你也不行啊,老子出五十两金子!”

    “……”,竞价声此起彼伏,越往后出声的人则是越少。

    “三百两金子”,就在最后有人将要将这柄剑拍走时,一道清冷漠然的女音自天字一号间传出,一时之间每个人都心思各异。

    而雅间中的人亦是不明所以,不知道幽邪拍下这柄剑是作何用处,只有烈火擎苍的眸光闪了闪,随后宠溺的看了一眼幽邪。

    “三百两金子一次……三百两金子两次……三百两金子三次!好,那这柄剑便是天字一号间这位贵客的了!”,蓝衣美人说完便差人将托盘上的剑送上了天字一号间。

    转眼间那剑便被送到了幽邪的面前,幽邪拿起那剑,抽开一看,果然是森寒锋利,是把绝世好剑!

    转过身幽邪便将手中的剑丢给了魂影,让魂影赶忙接住,随后不禁一愣,“王……王妃……这剑是……?”

    “笨蛋,这是小姐买给你的,还不收好了?!”,淡菊看了看,嘴角弯起,随后对着魂影说道,语气说不出的轻快。

    “这……”,魂影拿着手中格外称手的剑,心下满是感动,随后抬眸看了看烈火擎苍与幽邪,单膝跪地道,“属下谢王妃赐剑!”

    倏然间,下方已经的第二件物品也已经开始拍卖了,“各位,这是我们的第二件拍卖之物,治愈刀伤剑伤宛若神药,起价五两银子!”

    对于伤药,幽邪自然是不会去买的,而魂天寒梅几人自是知道幽邪的琉璃镯功效,故而对于伤药也没有太大的细究,而火琏醉和木丼澜却是不同了,从遗失大陆而来,身上几乎什么都未曾装着,此刻自然是要拍的。

    “表嫂,你不买点伤药吗?虽然咱们武功卓绝,但还是难免有点跌跌撞撞,还是准备些的好!”,火琏醉看了看幽邪,语气颇为潇洒道。

    “是啊,幽邪嫂子,虽然你会医术,但是没有药材就算有再好的医术也没有用武之地了,我还是多拍一些的好!”,木丼澜也是对幽邪开口道。

    “不用了”,幽邪眸子扫了两人一眼,又看了看一旁神色淡然的沧海明月,随后便语气清冷的开口。此刻有沧海明月在场,她并不好开口组织两人拍买伤药,不然定然会让她怀疑。

    拍卖之物一件一件的被端上台子,但没有一样再能引起幽邪的注意,而其他雅间此刻却是一片混乱。

    “倾城,风繆帝后即墨幽邪此刻竟是也在这拍卖会!”,沐凌枫颇有意味的看了一眼雾影倾城,心下也是十分高兴,自上次风繆太皇太后宴会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墨邪了,虽然知晓了她的身份,但若是他沐凌枫认定的朋友,就算是太黄老子他也认!

    “皇……皇兄……那是不是风繆帝君也有可能在此地?”,沐莞曦坐在沐凌枫身边,当听到他的话时一愣,随后开口问道。

    沐凌枫自然是知道自家妹妹心中所想,原本西越霄被抓到了风繆皇宫,以烈火擎苍厌恶女人的性子断然是不会见沐莞曦的,所以她才会抱着那么一丝希望回到雪封来求自己皇兄。之后又被沐凌枫带到了天海域,自然已经觉得没有什么希望了,却不曾想风繆帝后即墨幽邪竟然在这里,再以风繆帝君烈火擎苍对她的宠爱,想必此刻应该是在的。

    “莞曦,现在你不用想别的,待拍卖会结束之后,皇兄便带你去见风繆帝君”,看着妹妹的模样,沐凌枫微微叹了口气,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就算是西越霄做了做么过分的事,若是妹妹喜欢他也不能放任着不管。

    “烈火擎苍是不会放了他的”,就在这时,雾影倾城冰冷的声音响起,沐莞曦远嫁月宸为后,这件事他自然也是知道的,况且那场月宸与风繆大战的场景他亲眼目睹,以烈火擎苍的手段,伤了即墨幽邪的人,又如何会放?!

    “这……倾城哥哥,为什么?”,沐莞曦闻言,看了看自家哥哥和雾影倾城便知这二人都知道了西越霄的事情,当下也顾不得许多开口问道。

    “西越霄与一个外来女子连手,将深中剧毒九死一生的即墨幽邪伤了,以烈火擎苍对她的宠爱,是不可能会放了西越霄的”,雾影倾城眉宇间淡淡的,却隐隐约约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痛苦,说出的话却是依旧冰冷。

    闻言沐莞曦和沐凌枫的脸色皆是一变,他们只知道是两国交战,烈火擎苍缉拿了西越霄,却不曾想原来是如此……烈火擎苍对即墨幽邪的宠爱世人有目共睹,若是真的伤了她,那西越霄定然再也走不出风繆皇宫!

    沐莞曦不经意间落了泪,却并未哭出声,沐凌枫看着自家妹妹,将她揽在怀里安慰道,“莞曦不要哭,皇兄一会带你去见见风繆帝后即墨幽邪,她便是在月宸国琉璃斋你见过的墨邪哥哥,冲着这点交情,你去见见她还是可以的。”

    闻言沐莞曦便止住了落泪,不敢置信的抬眸看向沐凌枫,“皇……皇兄,这是真的吗?即墨幽邪竟然便是墨邪哥哥?怪不得在月宸的时候她竟然会替我治毒”

    “是啊,所以莞曦不用太担心,有什么事皇兄帮你顶着,大不了若是西越霄死在了风繆,你就回雪封来,有皇兄在,不怕养不活你!”,沐凌枫半开玩笑道,闻言沐莞曦不禁破涕而笑,随即心中一松。

    是啊,她本就不喜欢西越霄,当初嫁与他也不是因爱而嫁,他便是死了那又如何?不过待拍卖会结束之后她还是要去见见风繆帝后即墨幽邪的,就算救不出他,但是看在他还是她夫君的份上,这也算是她为他做的最后一点事情吧。

    而另一个雅间中坐着三个女子,其中一个以轻纱掩面。

    “她竟然也来了……不过也是,身为风繆的帝后自然是要去上古遗迹看看,哈哈哈,我真是恨啊,为什么一个曾经的废物竟然摇身一变成为凌天大陆第一女子,如今竟是还害的我变成……”,一个蒙面女子只露出了一双充满恨意的眸子。

    “原来月宸贵妃娘娘与那风繆帝后有仇?”,端着杯盏,梳妆华丽的女子不禁挑眉开口问道。

    “何止是有仇?!我今生若是不杀了她,就是死…也不甘心!”,蒙面的女子不禁用手狠狠拍在了桌面上,语气之狠辣,让人生陡升惧意。

    “是啊未央公主,我们即墨家可是与她有不共戴天之仇!”,坐在那蒙面女子身边的不正是即墨挽星?而那蒙面女子也就呼之欲出,自风繆帝国回去之后便一直隐匿在自己寝殿中的即墨挽月!

    “还真是不巧,本公主看她也格外厌恶,上次的鼠疫竟然就那般轻而易举的让她给解了,简直太可恨了!”,花霓裳的杏眸狠狠的眯在一起,她便是不明白了,一个如此这般的女子为何以往要装成那般?

    难道仅仅是为了有朝一日从草鸡变成凤凰?可这也是说不通的啊,她既然身为暗幽宫宫主,手下又有琉璃斋、醉篱阁和鎏涎苑这三个宝地,又需要变成什么凤凰?

    说到这一点怕是天下所有人都不会想明白了,一个废物无颜女的身体里早已经换上了一个叱诧风云的强者灵魂。

    “未央公主,既然你们花残与我们月宸要联手,那么不如就先用即墨幽邪那个贱人练练手如何?这次前往上古遗迹定然会十分有趣,你说是吗?!”

    “哈哈,那是自然,既然贵妃娘娘都这般说了,那本公主也自然是要应承的!”

    即墨挽月闻言与花霓裳共同饮了一杯茶水,一旁的即墨挽星却是看着花霓裳有些欲言又止,这一幕被花霓裳察觉之后不禁开口,“挽星小妹可是有事要与本公主说?”

    “这……既然公主都开口了,那挽星就说了,其……其实我……我就是想问问……肆天大哥会前往上古遗迹吗?”,问完之后,即墨挽星紧紧的盯着花霓裳,生怕她嘴里说出一个自己不乐意听到的答案。

    闻言花霓裳眸子里划过一丝了然,“原来挽星小妹中意的是肆天表哥?!听母皇所言,御龙山庄是会派人前去,但不知去的是不是肆天表哥”

    闻言即墨挽星一愣,随后满心喜悦,知道御龙山庄会派人去就好了,“谢谢公主殿下,挽星知道这个消息就好了,没关系,谢谢!”

    即墨挽月在一旁看着自家妹妹那一副样子,心下不禁有些不屑,若是她没有记错,在月宸国百花灯会上,那龙肆天的心上人便是即墨幽邪那个贱人,她便是再不济,西越霄也曾喜欢过她,所以她这个姐姐比妹妹可要来的幸福。

    此次她硬是要一同前来怕就是想见见龙肆天了,不过……以她上次武林大会对烈火擎苍公然出手的事情,即墨幽邪便是不会放过她的,想来这次的上古遗迹也定然要小心一些才好!

    此时的即墨幽邪在经过了不能生育的事,回宫又被各宫的嫔妃出言挑衅侮辱,性子也不再像以往那般沉不住气,沉稳了许多。

    不多时,便已经开始拍卖最后压轴的三样东西了。

    “各位,接下来要拍卖的东西是一株颇有年份的碧幽草,众所周知,碧幽草属阴寒,对于身中寒毒的人来说是上好的治愈之药!起拍价为一百两黄金!”,蓝衣美人指着盘中碧绿色的嫩嫩小草道。

    闻言幽邪的身子一颤,竟然是碧幽草?!噬心蛊属暖性,而碧幽草属寒性,是压制蛊虫最好的药材,若是寻不到被沈清柔下了噬血蛊的人,那要想引出噬心蛊的另一方法,便是集齐五种寒性极强的药物,再动用一内力深厚之人二十年的功力,那要引出噬心蛊也是有六分把握的!

    而那碧幽草生于寒泉中,极其少见,便是可以作为五种寒性药物之一,想到这里幽邪心思一动,这株碧幽草,她要定了!

    所有人在听到这件拍卖物时都是失了兴趣,何况一百两金子对于一个稍微有些底蕴的家族来说都是有些难度,更不要说大堂之中坐着的人了。

    就在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时,一道磁性悦耳的男音响起,“二百两黄金”,这声音温润至极,不似烈火擎苍的霸道冷冽,不似雾影倾城的冰冷漠然,不似龙肆天的低沉邪肆……听着却是让人极为舒服,想必长的也是颇为俊美才是。

    幽邪稍稍思绪之后便也是开口,“三百两黄金”,另一雅间中的男子在听到幽邪清冷的声音时,修长的手指微微一顿,但并未止口,“四百两”。

    “五百两……”,幽邪也是丝毫不退让的开口。

    “六百两……”

    “……”,幽邪与那声音温润的男子无一人表现出退让之态,这让整个拍卖阁中的人都是面色骇然,此刻的价格也已经从一百两黄金拍到了三万八千两的天价。

    “这位姑娘,在下要这株碧幽草乃是为了救人所用,若是姑娘将这碧幽草让给在下,那在下便应你一个条件如何?”,那男子在拍了许久之后,声音略微停滞了片刻,随后再次开口道,声音没有丝毫愤怒或是起伏。

    “四万两黄金”,幽邪听他所说之后并没有应声,而是接着叫了价。

    之后那男子便是熄了声,不再开口言语,整个拍卖阁中也只是回荡着幽邪的声音。

    那台上的蓝衣美人也是呆住了,她在拍卖阁这么些年,碧幽草固然很是珍贵,但拍到四万两黄金这等天价,这是她不敢想的,当下便是开口道,“四万两黄金一次……四万两黄金两次……四万两黄金三次……既然如此,那么这株碧幽草便是天字一号间贵客的了”

    烈火擎苍透过窗子向方才出声的雅间看去,里面已然没有了丝毫动静。

    待人将那碧幽草送上来之后,下面便开始了拍卖第二件东西。

    “下面是我们拍卖阁第二件珍宝,一本武功秘籍,放置在拍卖阁的阁仓里已经有百年之久,却未曾有人看透,但众位大师都已经鉴定过了,这本秘籍内里十分深奥,需男女两人同修,若是修成假以时日定然进入一代高手之列!今日便将它拍卖出去,底价……五千两黄金!”

    在经过方才幽邪与那神秘男子的叫价之后,这个五千两黄金的天价此刻都显得很低了,不少人在听到“武功秘籍”四个字时都是蠢蠢欲动,凌天大陆与遗失大陆相同,虽然可以修习内力,但是辅助内力的武功秘法却是少之又少,此刻好不容易出现一本,众人自然不想放过。

    在众人准备叫价之时,都是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天字一号间,生怕幽邪再开口叫价,不过方才那一株碧幽草已经花费了四万两黄金,想必此刻她也叫不出什么更高的价了,所有人心中都是如斯的想着。

    而幽邪却是看了看下方,随后摸了摸下巴,原本准备叫价的沧海明月在看到幽邪这副模样时,不禁住了口,她天海域虽然很是富庶,域主府也算是富可敌国,但是和这位魔妃名下的商铺相比,就显得有点小巫见大巫了。

    果不其然,在价格拍到二万两黄金时,幽邪再次开了口,“三万两黄金”,幽邪不带起伏的声音在传入众人的耳中时,所有人都仿佛被雷劈了一般,不再开口。

    最终这本武功秘籍却是被幽邪再次收入囊中,一直向着天字一号间送拍卖物的女子都是有些傻眼了。幽邪在拿到手中的秘籍时,并没有翻开看,而是交给了烈火擎苍。

    “你拿着”,闻言烈火擎苍接了过来,磁性冷冽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温柔道,“好”。

    “今天破费了不少,不过好在咱们家还有些家底”,幽邪眨了眨琥珀色的凤眸,看着烈火擎苍开口道。

    而一旁的沧海明月闻言,不禁差点咬了舌头,“有点家底”,还真是“有点家底”……

    听到这话的火琏醉和木丼澜都是暗暗吐槽,不说别的,就说他们火家和木家,都不可能如此面不改色的拿出几万两黄金的天价,因为不论凌天大陆还是遗失大陆,黄金都是很少的东西,因此金子这东西也是极其稀罕的。

    “好了,下来就是我们最后一件重宝,也是此次拍卖阁最珍贵之物,秘宝三十二图其中一图,想必众位都不陌生?!”,蓝衣美人说出了今晚最为重量级的一句话,仿佛一道惊雷将所有人炸了个粉身碎骨一般。

    就是幽邪和烈火擎苍闻言都是瞳孔狠狠一缩,互相对视一眼,秘宝八真图!

    据古书记载,凌天大陆起先乃是统一的,并不是四国分裂的局面。而统一时的名号则为“贞天帝国!”

    贞天帝国的开国帝君极其宠爱帝后,但那位帝后不知为何心上人竟是当时的国师,而当时那位国师也是深爱着帝后,奈何身份之间的差异,两人未能在一起,要说那国师在贞天年间也是一代英豪,奈何情之所起,一往而深。

    之后在帝后重病将死之时,说出了一句不完整的话,“八字真言,去留天命,天下一统,回归……”。帝后死时,留下一张牛皮图纸,而那图纸上共是写了八个字,之后这图纸不知为何消散成八块分散在了不同的角落。

    在那帝后死了之后,国师仅仅是苦笑,苦笑之后便是对着天轻轻呢喃了一句:我会再次寻回你。这句意味深长的话让后人苦苦寻思,却无人参透。

    传言,那牛皮图纸是贞天帝后留给后人的,若是集齐这八块图纸,便可寻得天下一统的秘法,至于她之后所言,回归为何……。却是不得而知。

    不过所有人都是觉得回归之后的字才是重中之重的,然而却无从谈起。

    幽邪在刚刚来到凌天大陆时便知道这秘宝八真图,不知为何,她总是觉得这秘宝八真图有着非同一般的秘密,但五年间她走过无数的地方,都不曾见过,本以为这仅仅是一个传说罢了,却不曾想今日竟然出现在了天海域的拍卖阁。

    “看诸位的表情,想必应该很是震惊了,不过确实为秘宝八真图其中一图,起拍价五十万两黄金,众人要知道,若是集齐了秘宝八真图那便会知道一个惊天秘密!”,蓝衣美人的话仿佛猫爪一般让人分外挠心。

    所有人都想一睹那秘宝八真图,但五十万两黄金……根本就无人叫的起这个价!

    “五十万两黄金实在太高了,更何况你只有一张,若是集不齐秘宝八真图,那岂不是一切都是白搭?!”,就在这沉默间,有人不甘的说出了这个问题。

    “贞天国师在将死时曾说过,要寻得秘宝八真图,所需要的便是凤火神狐,不过这是上古神狐,能否寻得也看个人机缘”,蓝衣美人丝毫都不在意,仅仅是透露出了这个消息。

    闻言幽邪与烈火擎苍对视一眼,两人的眸子里都是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凤火神狐寻得秘宝八真图,看来她便是不叫价都不行了。

    “五十万两黄金外加……一个铜板”,就在这样寂静着,一道熟悉的清冷女音自天字一号间传出,所有人此刻都是有些面面相觑,惊骇木然。

    蓝衣美人见再无人叫价,当下便一锤定音,秘宝八真图其中一图归幽邪所有,不知为何幽邪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在说,一定要找到……一定要找到……

    在拍卖大会结束之后,每个人都是唏嘘不已,都想看一看天字一号间中到底是何许人也,竟是能出得起这般天价手笔,但烈火擎苍与幽邪几人也早已离开。

    “这位姑娘,请等一等”,就在几人跟着沧海明月回域主府时,一道温润的声音响起,幽邪的步伐并没有丝毫停顿。

    然而只是一瞬,方才在拍卖阁中与幽邪叫价的男子便是挡在了幽邪的面前,而烈火擎苍却是将幽邪揽在怀里,看着那戴着遮纱帽的男子。

    “这位兄台,在下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与令夫人谈笔交易”,男子看着烈火擎苍也并未发怒,而是依旧温润儒雅的说道。

    “若是为了碧幽草,那你不必说了”,还不待烈火擎苍开口,幽邪便是清冷漠然的开了口,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很是坚定。

    闻言那男子也不再多言,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烈火擎苍怀中的幽邪,随后才是淡淡的开口道,“无碍,这大概就是命吧”

    听到这不再温润反而带着一丝忧郁的话,幽邪抬起眸子,就在那温润男子要看到幽邪的容貌时,一道声音传来,“风繆帝君,可否稍等片刻?!”

    听到这声音,那温润男子在没看到幽邪时便消失不见,若是他能等待一会,那事情便会简单很多,但亦然会复杂很多。然而世界上没有若是,没有如果。

    沐凌枫带着沐莞曦来到了烈火擎苍的面前,雾影倾城也是慢悠悠的跟在他身后。

    “雪封太子有事?”,烈火擎苍看了一眼沐凌枫,冷冽的开口道。

    而幽邪却是看向了沐凌枫身边的沐莞曦,当下便是知晓了,想必是为了西越霄而来,果不其然。

    “风繆帝君,我想请你将我夫君西越霄放出来”,沐莞曦有些颤抖的站在烈火擎苍三米之外,请求的开口道。

    “不可能”,沐莞曦话音刚落,烈火擎苍便冷冽嗜血的开口,语气更是骇人至极。

    仅仅是三个字让沐莞曦浑身皆是一颤,随后亦不敢再开口。

    这时,身后的雾影倾城走了上来,来到了幽邪的面前,冰冷的开口道,“这个给你”,话落将随身带着的槿木盒交给了幽邪。

    看着手中的槿木盒,感受着自盒子里传出的冰冷,眸子一闪,却也没有拒绝,“谢谢,待寻得上古遗迹之后,我便随你前往冰雪之巅救治那个妇人!”

    闻言雾影倾城的眸子深了深,随后开口道,“好”

    雾影倾城说完便转身离开了,而沐凌枫与沐莞曦皆是看了烈火擎苍与幽邪一眼,随后亦是随着雾影倾城离开。

    沧海明月的眸子闪了闪,“雾影神医,雪封太子,不如一同前往域主府休歇如何?明日明月将会举行抛绣球招亲大会,这样也可方便众位参加或是观赏。”

    闻言雾影倾城停住了脚步,转身看了幽邪一眼,冰冷漠然的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而沐凌枫与沐莞曦看到雾影倾城应了,自然也是要随着一起的,当下便是对着沧海明月点了点。

    沧海明月看着他们愿随同一起去,弯了弯唇角,随后便走在前方带路,而烈火擎苍依旧揽着幽邪没有什么表情,火琏醉与木丼澜本就不认识雾影倾城三人,自然也不会开口多言。

    当下几人便一言不发的随着沧海明月向域主府走去。然而在还未走到域主府时,一道女音便是打破了这夜晚的宁静,“沧海域主真是好兴致,不过若是风繆帝君、帝后,冰雪之巅的雾影神医和雪封太子、公主,皆要入住域主府,那本公主若是不插一脚,岂不是不妥?你说是吗……。沧海域主?”

    ------题外话------

    呜呜呜……各位宝贝对不起

    今天家里没电了我终于跑到一个有电的网吧

    待了几个小时把原本存着的稿记了个差不多才补上的

    谢谢各位宝贝的订阅既然你们这么支持涟漪那涟漪就不会让你们失望!

    不管怎么样都不断更!保持万更继续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