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绣球招亲,温润谦陌(万更)

    闻言沧海明月的步伐一顿,身后众人也皆是向暗处的声源望去,只见一个身着锦衣华服,头戴金光闪闪的金步摇,手中拿着锦帕的女子走出。

    女子身后还跟着四个同样衣着不凡的侍女,个个看上去傲气自负,与之伴随而来的还有一股极为刺鼻的胭脂味。

    那女子刚刚走出来便是扫视了一圈,在看到烈火擎苍时,杏眸深处一闪而过的惊艳之色,步子更是不受控制的向他走去,身后的清蝶看到这一幕面色大变,赶忙拉住了花霓裳,除了风繆帝后之外,任何女子靠近风繆帝君三米都会血溅当场。

    而烈火擎苍却是连看都未看她一眼,只是轻轻揽着怀里的幽邪。

    “不知姑娘是哪国公主?明月以往并未曾见过”,沧海明月仅是淡淡的扫了一眼花霓裳,便冷漠的开口问道。

    闻言花霓裳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说不出的难看,而她身后的清蝶则是极为愤怒道,“大胆,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域主罢了,竟然敢对我们花残国嫡皇女不敬?!公主要住在你的域主府,那是给你的脸面,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给我脸面?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个小小的婢女也敢对我出言不敬?!”,听到清蝶的话沧海明月面色一冷,衣袖猛然一掀,清∑∟,..蝶的身子飞了出去撞在了远处的墙壁之上。

    “你,你简直大胆!竟然敢对本公主的心腹动手?!”,花霓裳一看到此处,当下大怒出声,一个小小的天海域域主竟然敢这般不敬,这天下莫不是已经变天了?!

    而在那刺鼻的脂粉味传来时,烈火擎苍的剑眉几不可见的蹙了蹙,而雾影倾城冰冷的眸子里也是闪过一丝不喜,沐凌枫则是摇了摇头。

    而火琏醉更是不给丝毫面子,直接用手挥了挥面前,随后用衣袖遮住鼻子,嫌弃的开口道,“这是哪个勾栏里的老鸨?怎的随便拦住我们的去路?!简直大胆!”

    而木丼澜更是夸张,直接跑到一边干呕起来,随后也是挥着手道,“赶紧离我们远一点,简直是呛死人了!再不走远点,小心本少爷灭了你们!”

    闻言沐莞曦忍俊不禁的咯咯咯的笑出了声,幽邪的琥珀凤眸深处也是划过一丝玩味的笑意。

    而花霓裳面色已然是清白交加,比方才更胜,猛地转头看向火琏醉与木丼澜,刚准备破口大骂,但在看到火琏醉的模样时噤了声,随后睁大了眸子满目痴迷之色,眉眼不经意间瞥到了一旁的木丼澜时,再次黑了脸色,指着木丼澜的鼻子便大骂道,“你是什么货色,竟然敢如此说本公主?!”

    闻言木丼澜摸了摸鼻子,再看了看火琏醉,似是陷入了深思,不多时抬眸看向花霓裳时,眸子里闪过一丝厌恶与不敢置信,“你看他长得比我美吗?你为什么不说他?还本公主,本少爷从来没听过你这么一个公主,装也要装的像一点,公主也有这么出来吓人的?!”

    “你……你……你大胆!”,花霓裳面色一红,看了看一旁看戏的火琏醉,又看了看木丼澜。

    “我……我……我胆子一向很大,我倒是不知,你这个什么爪哇国的公主不仅长得吓人,居然还是个结巴,唉……可惜啊可惜”,木丼澜一脸惋惜悲痛的表情看着花霓裳,看样子还颇像那么一回事。

    “花残国的嫡皇女?若是明月未曾记错的话,应该是昔日的天下第一美人花弄影吧?很不巧,明月曾经见过那花弄影公主,你胆敢冒充一国嫡皇女,简直是死罪,现在居然还敢拦着本域主和本域主的贵客,简直是胆大包天!”,沧海明月亦是面色阴郁的看着花霓裳,一脸不相信她是公主的表情。

    闻言花霓裳面色一白,虽然她已经是花残国唯一的皇女,但是母皇依然未曾对外宣布,外人不知她这位重病卧床十年的未央公主也确实不稀奇。但她一国公主今日竟然受了这般侮辱,简直是岂有此理!

    “你们一群无知蛮人,竟然敢这般说我们公主,莫不是不将我花残国放在眼里?!”,花霓裳身后的另一个侍女也是怒骂出声。

    “无知蛮人?!简直可笑,我天海域堂堂一域之主,就是我身后风繆帝君和风繆帝后,冰雪之巅的雾影神医,雪封国太子和公主,哪一个不是身份尊贵,傲凌于天之人,什么公主,简直是一个乡村泼妇,还敢在我天海域口出狂言!”,沧海明月眉眼间满是厌恶之色。

    “你……你们给本公主等着!”,花霓裳闻言怒火大盛,但又不敢与众人较劲,当下便狠狠的挥了挥袖子,带着身后的侍女和昏迷不醒的清蝶快步离去。

    这一场小小的插曲一掀而过,众人面色不变的依旧随着沧海明月向域主府而去。

    没走多久便来到了域主府,“各位,今晚好好休息,明日午时便会有人带你们前往域主府外的望月楼,福伯,带着贵客们到西边的雅间去”,沧海明月面上挂笑的看着身后的一行人等,随后对着守在一边的域主府总管道。

    “是,域主,各位贵客,请跟老奴来吧”,那域主府总管面色恭敬的带着烈火擎苍一行人前往了西边的雅间。

    夜色如墨,幽邪与烈火擎苍坐在房间里,拿出自拍卖会中买到的最后一份秘宝八真图,只见一张只有巴掌大小饱经风霜的牛皮之上写着一个字:归!

    “邪儿,你是想集齐八张?”,烈火擎苍拿着手中的“归”字,挑着剑眉开口问道。

    “嗯,我总觉得这个秘宝八真图隐藏一个秘密”,幽邪蹙了蹙柳眉也是看着这一个“归”字,不知为何,这秘宝八真图总给她一种心悸想要探索的感觉。

    烈火擎苍伸手将幽邪的柳眉抚平,“好了,别想了,总会集齐的”

    “嗯,好,不想了,对了,你看看那个秘籍”,幽邪将那秘宝八真图放入了琉璃镯内,未曾感觉到当那图飘入琉璃镯后,火火沉睡的小身子动了一下。

    闻言烈火擎苍便是将幽邪买回的那本秘籍取了出来,只见那已经有些残旧的书页上写了三个字,“逐音诀”。

    然而当翻开那秘籍时,里面却是空白一片,一个字都没有,甚至是一张图都不曾有。

    幽邪与烈火擎苍看到这里不禁对视一眼,随后细想,记得那拍卖阁的人说,这是两人一起修习的秘籍,自古以来,很多珍贵的秘籍都是无字无图的,为的就是隐藏。

    而所用纸张和皮革都需要浸水或是火燎,写上的字才能显现出来。

    而幽邪与烈火擎苍皆是一一试过,但都不对。随后不知想到了什么一般,两人皆是在手指上划破了一道小口,待两人的血融合在一起滴入那秘籍时,隐隐约约的字迹与图形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显现着,不多时,秘籍便不再是空白。

    两人对视一眼,随后翻开了第一页,上面写着:“音之一道,强而所为,以音为力,灭而不平”,音攻!

    竟然是一本罕见的音攻秘法,虽说无论遗失大陆或者凌天大陆,武功秘法都是极其稀少的,然而这音攻秘法更是少之又少,所以音律不管在哪个大陆也都只能作为供人取乐和打发时间的趣味。

    自开国以来,凌天大陆就只有魔域魔主冥千寻因内力深厚,故而以琴为器,音为刃,震慑整个凌天大陆,如今幽邪一时兴起拍买到的一本武功秘籍,竟然是需要两人同奏才能发挥出巨大能力的音攻秘法!

    “邪儿,日后我们便可以一同修习这一音攻之法!”,烈火擎苍的绿眸中也是划过一丝笑意,不曾想他的邪儿竟然这般好运。

    “好啊,没问题”,幽邪挑了挑眉,随后又将那“逐音诀”递给了烈火擎苍叫他收着。

    “对了,你觉得今日那个与我一同叫价的男子是何人?”,幽邪眯了眯眸子,看向烈火擎苍,有些深邃的问道。

    而烈火擎苍闻言也是眸色一深,“应该不是凌天大陆之人”

    闻言幽邪点了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我游走凌天大陆五年之久,从未听闻过凌天大陆有这样一个人物”

    烈火擎苍闻言弯腰将幽邪抱起来到床榻边,“好了,不用想了,想必他还会再次出现的”,说完便抱着幽邪在床榻上睡去。

    而另一方花霓裳回到客栈中,便怒火冲天的将房间中的杯盏瓷瓶全都摔碎在地。

    噼里啪啦的脆响声传入隔壁,即墨挽月随后起身披上衣服来到了花霓裳的房间。

    “咦,公主不是要前去看看风繆帝君烈火擎苍吗?怎的这么快便回来了?”,在踏进房间之后,即墨挽月看到这满地的碎片时便已经明了,大概是这位娇滴滴的公主在去寻风繆帝君烈火擎苍时受了委屈。

    “哼,不必多言了!这天海域域主沧海明月实在是该死!竟然敢那般侮辱与我!还有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的臭小子!本公主若是不给他点厉害瞧瞧,他还真当我是纸糊的了?!”,花霓裳听到即墨挽月的话,原本已经慢慢沉下去的怒火再次燃烧起来。

    “喔?这怎的又关天海域主的事了?满脸络腮胡子的又是哪个?莫不是这两人皆不将公主放在眼里?”,闻言即墨挽月眸子闪了闪,更是火上浇油道。

    “何止啊?!那沧海域主邀请风繆帝君烈火擎苍和风繆帝后即墨幽邪,冰雪之巅雾影倾城,雪封太子沐凌枫和公主沐莞曦入住域主府,本公主一时不忿,便出言也要入住,却被他们一通羞……”,花霓裳再次面色铁青的怒道,但话音未落便被即墨挽月打断。

    “你说,沐莞曦也来了天海域?!”,原本即墨挽月在听到即墨幽邪四个字时面色便是阴郁非常,此刻又是听到一个总是压在她头顶的名字,当下便猛地站了起来开口问道。

    花霓裳狐疑的看了即墨挽月一眼,随后深深一思,当下便是了然,“喔?对了,那沐莞曦不是你们月宸国的皇后吗?”

    “皇后……皇后,哈哈哈,若不是即墨幽邪和沐莞曦这两个贱人联手,月宸皇后的位置又怎么可能是她沐莞曦的?!简直是笑话,我即墨挽月与西越霄相爱五年之久,月宸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最后竟是落的这般,我不甘心啊!”,原本已经心态平稳的即墨挽月在听到即墨幽邪与沐莞曦这两个名字时再也平静不了,当下怒吼出声。

    “你怎的如此恨即墨幽邪?她不是你姐姐吗?”,花霓裳看着即墨挽月发狂的样子有些奇怪,她恨沐莞曦还情有可原,恨即墨幽邪是怎么回事?

    “姐姐?她就是个野种,怎么可能是我姐姐?!她根本就不是我即墨家的人呢,还不知道是谁丢弃的小乞丐,被我大娘抱回来了!何况若不是她我又怎么会一辈子怀不了孩子?我又怎么会永远被沐莞曦那个贱人压一头?!”,即墨挽月听到姐姐两个字更是愤怒不已,当下便是吼道,语气颇为不平,一个被抱回来的小乞丐居然也可以当嫡女,简直是可笑!

    “原来如此啊,一个野种怎么可以当风繆国的帝后?!没有什么高贵的身份怎么配得起风繆帝君烈火擎苍那般人物?凌天大陆也只有我这个花残国嫡皇女才配的上他!”,花霓裳将手中的锦帕揉的有些惨不忍睹,忿忿不平道。

    闻言即墨挽月的情绪才算是平复了下来,在听到花霓裳的话时眸子一闪,开口道,“也是,像风繆帝君那样神抵般的男人,怎么可能是一个废物配得上的,也只有未央公主这等身份这等容貌才能与之匹配了!”

    听到即墨挽月的话,花霓裳手中的锦帕搅的更深了,眉头也是蹙着,双眸里满是愤恨与嫉妒,心里更是有一团妒火在熊熊的燃烧着。

    即墨挽月看这把火已经烧的更旺了,索性再次开口,“风繆帝君可不仅仅是一国之皇,还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魔域魔主,天下第一美男啊!若是嫁给了他,那便是可以受世人敬仰朝拜,这是何等威风的事情?!”

    闻言花霓裳才是想了起来烈火擎苍魔域魔主的身份,当下更是嫉妒即墨幽邪,为何她能得那般尊贵的男人相爱相互?

    即墨挽月看时机已经成熟,当下对着站在门口的侍女挥了挥手,待她们都下去之后,即墨挽月便做到了花霓裳身边轻声道,“那未央公主若是不联姻与风繆帝君岂不是可惜?一国帝君与一国女皇,两国联姻百年交好,那日后定然会流芳百世,成为一段佳话!”

    “没错,你说得对!可是……那即墨幽邪不好对付,你可是有什么办法?”,花霓裳听到即墨挽月的话心思一动,对啊,两国联姻,那便可以不用两军相对了,此后还可以一起征战月宸和雪封,这样她岂不是便可以成为整个凌天大陆最尊贵的女人了?!

    “这……”,听到这话,即墨挽月表现的略微有些为难,随后叹息一口,附在花霓裳耳边不知说着什么,花霓裳在一边静静的听着,听完这后双眸便是闪过一道精光。

    “对,就这样办!哈哈,没想到月宸皇贵妃果然是满腹经纶的才女,这个办法简直是天衣无缝,这样既能让即墨幽邪知难而退,还可以让我花残成功与风繆联姻!若是成了,待我成为女皇的一日,定然助你成为月宸皇后,母仪天下!”,花霓裳听完即墨挽月的话后大喜,随后便是赞叹着即墨挽月。

    闻言即墨挽月双眸闪过一道亮光,若是可以成功铲除即墨幽邪,她便可成功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尊贵的地位。想到这里即墨挽月眸子一狠,即墨幽邪……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嫁了个天下最尊贵的夫君吧!哈哈哈哈!

    这一夜花霓裳与即墨挽月算计着一个阴谋,而窗外阴沉如墨的天气猛然间响起了巨大的雷声,不多时豆大的雨滴便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

    第二日,天气极好,早已经放晴了,蓝色的天幕上挂着一轮金光灿烂的太阳,天空中还停留着一些细碎而洁白的云块。一夜大雨之后,空气中都带着泥土的气息,清新无比,让人的心情都不自觉的好了很多。

    当烈火擎苍与幽邪自房间出来时,入目的便是大片大片的红,今日沧海明月抛绣球招亲,选中了谁便是当堂成亲,所以整个域主府都不同于昨夜,喜庆一片。

    两人来到域主府大厅用膳时,雾影倾城、沐凌枫和沐莞曦都已经落座,而火琏醉和木丼澜却是不见踪影,不用想便知,这二人怕是不想再用海膳,早已到了望月楼看戏了。

    域主府的下人们都是面带喜色,平常域主便是待他们不薄,他们无以为报,自然一心将这域主府装扮的亮堂一点。今日便是他们域主大婚之日了,每个人都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各位贵客,域主说了,等您们用完膳便让老奴带着到城主府边的望月楼去,已经准备好点心和茶水了!”,昨夜的域主府总管此刻都是面带喜悦之色,对着众人道,语气里也是掩饰不了的喜气。

    “好,你先下去吧,待我们用完膳便随你去”,沐凌枫对着那总管挥了挥手。

    那域主府总管倒是知趣,应了一声后便带着侍女们下去了,独独留下大厅的几人用膳。

    “听说在沧海域主成亲之后便可以动身前往天海的上古遗迹的!”,沐凌枫看着对面的烈火擎苍和即墨幽邪道。

    幽邪闻言挑了挑柳眉,“这样也好”,而烈火擎苍却没有一丝表情的变化,而是将菜一口一口味道幽邪的嘴里,颇有一副好夫君的样子,不过对于幽邪,他也确实是一个好夫君了。

    而看到这一幕的沐莞曦却是垂下了眸子,心里又是感叹又是伤感,一年前在月宸的百花灯会上时,风繆帝君和帝后两人还是互不相识,此刻却是已经这般情深似海。而她呢?嫁入月宸皇家之后,从未与自己的夫君一起用过膳,西越霄也从未对她这般温柔宠溺过。

    像风繆帝君这般冷清冷心之人都可以对自己的帝后如此这般,两人自大婚后便被世人称许,情比金坚鹣鲽情深。相比之下,她这个帝后做的……仿佛太过失败,自家夫君三天两头是娶妃纳妾,除了与他大婚之日,从未有一天西越霄是单独属于过她一人的!此刻的沐莞曦心里甚感凄凉。

    随后沐莞曦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抬头看到沐凌枫正看着自己,当下笑了笑,调侃道,“皇兄,你还未曾给莞曦娶一个皇嫂,我看那沧海域主为人真诚,样貌也是数一数二的,不如考虑一下吧?!莞曦想看皇兄去抢绣球的样子!”

    闻言沐凌枫面色一红,弯起手指敲在了沐莞曦的脑袋上,“你这丫头,尽不学好!”

    而雾影倾城此刻也是开口了,语气虽然依旧冰冷,但声音中却是夹杂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赞同,“你确实该娶妻了!”

    “要娶也是你先娶了再说!”,沐凌枫闻言挑了挑眉,看向面无表情的雾影倾城。

    而雾影倾城却未曾反驳,而是抬起冰冷的眸子淡淡的看了一眼幽邪。烈火擎苍在察觉到这道视线时,也是抬起了眸子,与雾影倾城对视着。

    不多时,雾影倾城便是开口,“我娶妻是不可能了,我倒是想喝一杯你的喜酒!”,说完,便将酒盅里的酒一饮而尽。

    烈火擎苍低眸继续喂幽邪吃着,而幽邪也是注意到了方才雾影倾城的目光,琥珀眸没有一丝起伏,既然她将全部的感情都给了一个名为烈火擎苍的男人,那么便不会再变。

    沐凌枫也知气氛不对,而此刻那域主府的管家便是出现了,“各位贵客可是吃好了?抛绣球大会快要开始了,不如老奴带各位前往?”

    闻言所有人都放下了筷子,烈火擎苍揽着幽邪起身跟在那管家身后,而雾影倾城三人也是紧随其后。

    在出了域主府时,入目的便是一大片一大片黑黝黝的人头,大多都是年轻的男子,看样子颇为壮观。

    没多久,那域主府管家便领着众人来到了望月楼,所谓望月楼便是矗立在域主府旁的一座高楼,此刻的望月楼上遮满了红色的锦缎,还放着一盆盆鲜艳的花朵。

    “各位贵客可再次处观看,老奴便是先去准备大婚之事了!”,在将烈火擎苍等人安顿好之后,那域主府管家便恭敬的弯腰,随后起身离开。

    不多时,一袭红衣喜服的沧海明月便走上了望月楼,脸上蒙着一层红纱,风拂过掀起一角,朦朦胧胧更是撩人心弦,沧海明月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小侍女,其中一个手中便是端着一个托盘,盘上静静的放置着一个彩色的八角球。

    “来了,来了,快看,沧海域主来了!”

    “唉……可惜蒙着面纱,不能一窥沧海域主的真面目啊”

    “单看那身段便好的没话说,实在诱人的很啊,何况域主的容颜又岂是我们可以窥伺的,不过若是今日你走了运,抢到了绣球,那边可以天天看了!”

    “那可不,这域主不仅身份如此尊贵,更是天海域的第一美人,若是可以入赘域主府,那一辈子可就吃穿不愁了!”

    “这算什么?!听说今日大婚之后,便是要前往上古遗迹了,若是与沧海域主成了亲,那不是可以乘第一艘船前往了?去的越早得到的也就越多啊!”

    前来抢绣球的除了一般的贩夫走卒之外,许多名门权贵的未婚公子都是前来凑热闹,只是这些有权有势的都已经打点妥当,站在了最利于抢到绣球的位置。

    沧海明月终于站上了望月楼边,下方所有前来争夺绣球的都是一阵唏嘘,其中更是夹杂着窃窃私语,不过每个人都是期待赞美,心中皆是在想这等美娇娘,若是不娶回家当真是不妥啊。

    “今日是我天海域域主抛绣球招亲的日子,不管你的出身,不问你的来历,只要未过双十年华便都可前来接绣球,各凭各的福分了!”,域主府管家沉着声音道,语气中满是喜悦,眸光还不时的向下瞥着。

    “域主,时辰到了,抛吧!”,身后的小侍女将盘中的八角彩球递给了沧海明月,下方的人当下不是踮脚尖便是挽袖子,颇有一副不抢到球秀不罢休的架势。

    沧海明月看了看手中的绣球,又看了看天际,她真的要用绣球一抛定终身吗?随后似是下定决心一般,闭着眸子将手中的绣球狠狠的抛了出去,低下霎时响起了惊天动地的呼喊声,望月楼下所有人此刻都是你推我挤,人头涌动,好不热闹。

    “喂,滚开,你压着我肩膀了!”,一名男子拿着手中的扇子狠狠的敲了压在他肩膀上的手。

    “你别在我前面啊,长这么高挡着我抢绣球怎么办?!”

    “我太高?明明就是你小子长得矮,怎么?不服气?你滚啊?!”,当下两人不合便是大打出手。

    “该死,你们两个动手打我干嘛?!”,一时之间,该打的不该打的都是扭打在了一起,整个望月楼下一片混乱。

    八角彩球在空中不停地旋着,转着,经历了不同人的手。

    而火琏醉与木丼澜此刻却不在人群之中,两人皆是坐在望月楼对面的茶馆中品着茶,要说是抢绣球,不过就是说说罢了,若是家里的老头子知道娶了个凌天大陆的回去,指不定剥了他们一层皮才好。

    忽然之间一阵马蹄声响起,一个头戴斗笠的男子骑着高头骏马,身后跟着无数手下,一众人等呼啸而来,聚集在望月楼下的众人当下大惊,纷纷呼啸着闪开。

    绣球翩然而至,稳稳的落在了那头戴斗笠的男子手中,倏地,一阵大锣声响彻整个望月楼,“铿”,金属的撞击声击中了每个人的神经。

    就是幽邪此刻都是端着手中的茶水向下看去,在看到那带着斗笠的男子时忽然心中划过一丝熟悉之感。

    望月楼下的众人都是惊愕的瞪着那骑在马上的男子,“域主的夫君就是你了,阁下快跟老奴来!”,域主府管家看着那骑在马上的男子,眸中划过一丝赞叹,当下便是邀请那男子跟他一同上望月楼与沧海明月拜堂成亲。

    “绣球归还,不是有心为之!”,那戴着斗笠男子将手中的绣球抛给了域主府管家便是要骑着骏马离开。

    看到这一幕望月楼上的沧海明月眸子一冷,突然自望月楼上一跃而下跳到了那斗笠男子的马背后,还伸手抱住了那男子的腰,“既然是你接了球,那便是我的夫君了,想走?可能吗?!”

    沧海明月冷着声音道,语气中还夹杂着一份玩味。她沧海明月别的不喜欢,就是喜欢不稀罕自己的,斗笠男,她沧海明月与你杠上了!

    而望月楼上听到斗笠男声音的众人皆是有些面面相觑,龙肆天?!

    幽邪更是饶有兴致的看着下方被沧海明月缠住了的龙肆天,事情怎么越来越有趣了?而烈火擎苍也是向下看去,沧海明月配龙肆天?嗯,挺好,正好少了个觊觎他家夫人的。

    “姑娘,请自重,在下已经说过了,不是有心接住绣球的!”,龙肆天有些恼怒,想要将扒在他腰间的一双手掰开,然而却是徒然,沧海明月抱的很紧,就是不放手。

    而这时又是一道马蹄声响起,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道娇喝,“荡妇,还不放开你的手?!”

    闻言幽邪的眸子眯了眯,即墨挽星?这是已经多久未见了?她记得还有一笔账未曾和她算过呢,既然来了天海域,要一同前往上古遗迹,那岂不是正好可以将新帐旧账一起算了?

    而坐在龙肆天马背后的沧海明月闻言眸子也是狠狠的眯起,荡妇?

    话落间即墨挽星已经骑着马来到了龙肆天身前,“肆天哥哥,你为什么躲着我,难道你未曾听到我在叫你吗?难道你是为了来见这个荡妇的所以才不理会我?!”

    即墨挽星一双眸子狠狠的瞪着沧海明月抱着龙肆天的手,面色阴郁不已,她从听到花霓裳所说御龙山庄会来,便一直等待着城门口,好不容易盼到龙肆天来了,但是却不想他竟然不理会她,所以她才会紧跟在他的身后。

    没想到刚刚来到这里便是看到沧海明月抱着龙肆天的腰,坐在他身后的样子。

    “夫君?这个小丫头莫不是你的旧相好?”,沧海明月自龙肆天身后探出头来,打量着即墨挽星,面色颇为嫌弃。

    还未等龙肆天回答便再次开口,“就她这样的?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段没身段,要骑术也没骑术的,夫君,你往日的眼光实在太差!”

    听到这话的即墨挽星当下面色铁青,“荡妇,不要逞口舌之快!”

    这时龙肆天便是开口了,“姑娘,我并不认识你,请你放手。即墨姑娘,我与你也不甚相熟,请叫我龙肆天!”,说完便再次伸手去掰沧海明月的手,却不想这次沧海明月主动放了手,随即飞身,落在了龙肆天的马前。

    “原来夫君叫龙肆天?御龙山庄少庄主?看来本域主抛绣球抛的也是极为合适啊!”,沧海明月在听到龙肆天的话时眸中划过一丝深邃,随后便是调笑道。

    “你个荡妇休要胡说,什么夫君?!肆……龙肆天哥哥怎么会是你夫君?!”,即墨挽星当下再次怒的开口,原本欲开口道肆天哥哥,却在想到他方才的话时改了口。

    “胡说?本域主可没有,你问问我天海域的百姓,是不是他收了绣球,另外,你若是再叫一个荡妇,本域主便撕了你的嘴!”,沧海明月一副岁你问的表情,之后在说到荡妇二字时,语气猛地阴沉下来,狠戾道。

    “是啊,这位公子已经是我们域主的夫君了!”

    “就是啊,你一个大姑娘竟然青天白日就来强抢别人家夫君,你才是荡妇!”

    “真不知是那里来的上不得台面的小丫头,竟然敢在我们天海域撒野!”

    “……”,周边百姓虽然未曾接到绣球,但看到沧海明月喜欢龙肆天,当下便一个个开口道,语气中满是不平,敢公然抢他们域主的夫君,简直不将他们天海域的人放在眼里!

    闻言即墨挽星面色一白,一双大眸泪眼朦胧的看着龙肆天,颇有一副委屈的模样。

    而龙肆天仿若不见,“在下已经有了心上人,请姑娘不必再纠缠!”,龙肆天说完便骑着马离去,身后有些云里雾里的手下当下便是跟了上去。不知为何自家少主突然一下子成了天海域域主的夫君,真是……不知所以。

    而沧海明月见状也未曾去拦,只是深深的盯着龙肆天的背影,既然接了本姑娘的绣球,那你就休想逃走,天涯海角,绝不放你走!

    即墨挽星却是狠狠的一甩马缰,再瞪了沧海明月一眼,骑着马追着龙肆天而去。

    “这即墨挽星倒是痴情的很”,幽邪吃着烈火擎苍喂来的葡萄,眨了眨琥珀凤眸对着烈火擎苍道。

    而烈火擎苍却是有些醋醋的道,“龙肆天也不差,很痴情”,闻言幽邪有些不明所以,龙肆天很痴情?他怎么知道?

    雾影倾城亦是看了幽邪一眼,却并未开口,只是端起一杯茶细细的品着。

    而沐凌枫和沐莞曦却是对视一眼,眸中的一丝颇为明显:原来世界上的人都不是十全十美的,一个遇到喜欢自家夫人也会吃醋,一个面对喜欢自己的却是不明所以。

    沧海明月在龙肆天走后飞身上了望月楼,之后便是来到了烈火擎苍一行人的面前道,“让诸位笑话了,回域主府吧,今晚准备一下,明日一早便前往上古遗迹”

    一场抛绣球招亲大会变成这副样子,不过沧海明月也对外说了,她的夫君就是那御龙山庄少庄主龙肆天,这场抛绣球招亲大会也就这样落了幕……

    而遗失大陆的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一棵海棠树下,那与幽邪在拍卖阁中竞相叫价的神秘男子正在熬药,此时的他已经将头上的遮纱帽取了下来,露出一张让日月为之失色的脸。

    日落西山,夕阳透过枝桠,斑驳的斜射在他身上。

    男子一袭月白色的长袍,浅金色的流苏在他的袖口边勾勒出一朵半绽的海棠,欣长纤细的身影半蹲着熬药,尽管如此,都是如此这般的高贵清华。

    白皙的皮肤,剑眉凤目,高挺的鼻梁和薄薄的嘴唇完全的恰到好处。目光清澈得不含一丝杂念和俗气,就像阳光下荡着微波的清澈湖水,让人忍不住沉浸其中。

    男子将药熬好后倒入碗中,端着碗来到了一个竹林小院中。

    只见院子里坐着一个身着蓝衣的貌美妇人,虽然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点点几不可见的痕迹,但不可否认,这个妇人真的很美,与之冰雪之巅沉睡的美妇不相上下。

    在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时,貌美妇人便是开口,声音温柔如水一般,“陌儿,你回来了?”

    而那身穿月白长跑的男子闻言脚步一顿,随后温润的声音响起,“水姨,我回来了,只是那株碧幽草未曾带回来”,男子声音中没有一丝起伏,仿佛没有将碧幽草带回来一点关系都没有似得。

    而那貌美妇人闻言身子一顿,随后转过头来看着水谦陌,面色依旧温柔如水,“无碍,陌儿也是累了吧?把药给我,去休息吧”

    闻言水谦陌淡淡的点了点头道,“那水姨喝完药便也去休息吧”,随即将手中的药碗递给了那貌美妇人,之后便转身进了房间。

    看着水谦陌走进了房间之后,貌美妇人看着手中的药碗,自药水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摸了摸鬓角,微微叹息了一声。

    随后便是抬起了头看向慢慢升起的月,口中轻轻呢喃,“枭哥哥,你当初将女儿送走,这些年过去了,也不知她现在可还好,婉馨有没有照顾好她……”,说着说着,那貌美妇人便是缓缓的落了泪。

    走进房间的水谦陌坐在椅子上,如画的容颜似是陷入了沉思一般。

    思绪仿佛回到了十七年前,那时,他才仅仅五岁的年纪。

    繁华的街道上,一男一女并肩走着,男的邪肆俊美,女的倾城绝色,走在一起是那般的登对,金童玉女也不过如此,引得路人频频回首相望。

    就在这时,一个矮小的胡同里,一群衣着破烂的中年乞丐对着一个瘦小的身影踢踢打打,下手之狠辣,那瘦小的身影仿佛没有了生息一般,就是连痛苦的呻吟都没有,身子一动不动。

    “枭哥哥,快,你快救他!”,那貌美女子对着身旁的男子道。

    而那邪肆俊美的男子闻言一个旋身便来到了那矮窄的胡同中,衣袖一掀,一群中年乞丐全都被掀飞了出去,露出了那躺倒在地满身伤痕累累的瘦小身影。

    那俊美的男子丝毫不嫌弃的将那瘦小身影扶起,貌美女子见状赶忙跑了过来,看着半睁着眸子的小乞丐,从袖口中拿出锦帕,一点一点细心的擦拭着小乞丐脸上的血污和伤痕。

    并开口温柔道,“不用担心,他们已经被打跑了,疼吗?”

    许是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人对自己这般温柔,小乞丐坐直了身体,开口道,“不疼”

    而那貌美的女子闻言拍了拍他的脑袋,笑道,“没关系,疼就说出来!”

    “对啊,疼就说出来,叔叔可不会笑话你!”,那邪肆俊美的男子也是摸了摸小乞丐的脑袋,笑着开口道。

    但那小乞丐却是没有力气开口了,在昏过去的那一刹那,他看到了这一对金童玉女眸中的担忧之色,也是这时,他下定决心,若是他没有死,这辈子便会永远跟着他们。

    在小乞丐慢慢睁开眼时,入目的便是那貌美女子温柔如水的琥珀色眼睛。

    “我……我没死?”,小乞丐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如此。

    闻言那貌美女子摸了摸他的头,笑着开口道,“是啊,你没死。我叫水玲珑,你可以叫我水姨,你叫什么名字?”

    闻言小乞丐愣了愣,呆呆的开口道,“水姨,我没有名字”

    听到这话貌美女子眼中划过一丝怜惜,随即开口道,“没关系,以后你便有名字了,就叫……水谦陌,谦谦君子,陌上其华”

    那小乞丐闻言口中呢喃,“谦陌,水谦陌,谦谦君子,陌上其华”

    “这个名字好,不过为什么不随我的姓啊?”,话落间,那邪肆俊美的男子手中端着药碗走了进来。

    “嗯?魔?魔谦陌,多难听啊!不要,就姓水!”,女子闻言,琢磨了一下那俊美男子的姓,当下觉得实在欠妥当,如此,水谦陌这个名字便有了。

    画面一转,一个貌美的妇人手中抱着一个仿佛刚刚出生的小小婴儿,俊美的男人手中亦是牵着一个约六岁大的男孩,而四人身后便是有无数人手中提着刀追杀着。

    “枭哥哥,把女儿带到凌天大陆去带给婉馨,以你的武功,肯定可以带着女儿走,快走!”,貌美女子将怀里抱着的幼小婴儿递给了那俊美的男人,泪眼朦胧道。

    “枭叔叔,你快带着妹妹走,我和水姨在一起”,已经六岁的水谦陌超乎同等年纪的平静,仿佛不是一个六岁的孩童一般。

    抱着怀里小小的女婴,俊美男人低头一看,便见那女婴琥珀色的眸子弯了弯,嘴角也是勾着,乐呵呵的笑着。

    随后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和孩童水谦陌,眸子深处划过一丝沉痛,随后一个旋身便消失不见,武功卓绝的让人叹为观止。

    而这时,那些身后之人也是追了上来,看着水玲珑与水谦陌,嘲讽的开口道,“堂堂水家嫡系大小姐,遗失大陆第一美人,竟然这般不堪的与邪宗宗主私奔!”

    “真是丢了水家主的脸,现在连孽种都有了!”

    “是啊,来人,将这位‘尊贵’的水家大小姐带回去交给水家主!”

    “是!”……

    思绪回转,画面一块一块的消散……独独留下一室的寂静与悲伤。

    水谦陌握紧了拳头,眸中划过一丝坚定,枭叔叔,水姨,我一定会寻回她的。

    ------题外话------

    初露一角咯。

    谢谢各位宝贝们的票票和订阅最后一天送我吧送我吧大么么

    保持万更持续走起~

    爱你们支持涟漪的是你们~涟漪大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