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波涛汹涌,自食其果(万更)

    第二日一早,沧海明月便带着众人来到了天海域的渡口,那边早已人山人海,但在重兵把守的情况下亦是没有人敢放肆,作为天海域的域主,沧海明月必然要坐第一艘船前往上古遗迹。

    “域主,现在可以上船了,今日海风有些大,兴许会有一些小的波浪,域主要小心前往”,身后的域主府总管手中拿着披风放在沧海明月手中,还不时的叮嘱着。

    “好,福伯不要担心了,我会小心的”,沧海明月拿着手中的披风道。

    说完沧海明月便转身带着烈火擎苍、即墨幽邪、雾影倾城、沐凌枫和沐莞曦一同上了船,上船后还未进入船舱,烈火擎苍便将雪白的狐裘披在幽邪的身后。

    就在这时,一道嘈杂的声音响起,“让开,让本公主过去,敢拦着本公主,简直是放肆!”

    沧海明月听到这声音转头看去,便见花霓裳穿着一身粉色的衣裳,身后一群暗卫和侍女在于天海域的兵队们叫嚷,样子颇为蛮横。

    “叫你们域主给本公主过来,这是我母皇的文牒,里面清楚的写明了本公主的身份!一个天海域小小的域主竟然敢这般对我,现在本公主宣布,本公主要与你们坐同一艘船前往孤岛的上古遗迹!”,花霓裳手中拿着一份金光四溢▽,..的谏书文牒,语气狠狠道。

    闻言烈火擎苍与幽邪却是没有丝毫表情,转身便进了船舱,魂天寒梅四人见状紧跟着走了进去,而火琏醉和木丼澜却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没有跟着进入船舱。

    雾影倾城亦是没有丝毫表情变化的进了船舱,沐凌枫和沐莞曦则是淡淡的扫了那大闹渡口的花霓裳一眼,随后摇了摇头,原本以为那花残国的花弄影便已经不如何了,但与这位比起来还当真是底子浅薄,花残国也就这样了,泯灭之日也算将近了。

    沧海明月自甲板上来到了渡口边,拿起花霓裳手中的文牒道,“喔?原来真是花残公主,那本域主真是无理了,不过这艘船已经坐满了,就算你是公主,也要等着下一艘!”,沧海明月看了看文牒,语气没有丝毫起伏,随后将文牒再放入花霓裳手中,转身上就要上甲板。

    而却在不经意间扫到了自远处而来的人,御龙山庄少庄主龙肆天!

    当下沧海明月眸光闪了闪,对着龙肆天招手道,“夫君,夫君快来,月儿都等你好久了,咱们赶紧上船吧,不然让贵客等久了便不好了!”,沧海明月的声音温柔似水,让周边的人都是看向龙肆天,当下都是了然的点了点头,没错,这不就是昨日抢到绣球的那位公子吗!

    而龙肆天闻言脚步一顿,随后便来到了渡口,在淡淡的扫了一眼脸色青白的花霓裳后,转身上了船。

    “肆天哥……龙肆天哥哥,等等我,放我进去,我也要上船!”,即墨挽星一脸疲惫的跟在龙肆天身后,却被天海域看守的兵队拦住,当下便是在后喊着。

    而沧海明月闻言转过头,调笑道,“本域主又不是什么善良之人,怎么可能允许情敌上船,小妹妹,你还是等着吧,你说是吧夫君?”

    龙肆天闻言表情不变,只是淡淡的看了沧海明月一眼。

    “表……表哥,表哥,我也要上船!”,手中捏着文牒的花霓裳在看到龙肆天时一愣,随后眸子转了转,对着龙肆天大声开口道。

    而沧海明月闻言停住了脚步,“喔?原来公主是我夫君的表妹啊?”,语气颇为好奇,甚至还有一丝小心翼翼,仿佛是生怕惹恼了自家夫君的表妹一般。

    闻言花霓裳以为沧海明月怕了一般,再次恢复了高傲的神态,“那是自然,母皇与表哥的娘亲一母同胞,我和肆天表哥也是亲表兄妹!”

    闻言沧海明月故作丝毫的摸了摸下巴,恢复淡然之态扫了一眼花霓裳道,“真是不好意思,就算公主是我家夫君的表妹,那本域主也不能徇私舞弊,那让这些等待在渡口边的百姓如何能安?!”

    沧海明月说完便拉着龙肆天进了船舱,独独留下已经有些凌乱和恼怒的花霓裳。

    而火琏醉与木丼澜对视了一眼,随后亦是跟着走了进去。

    “你……沧海明月!本公主和你没完!”,花霓裳看着已经慢慢远离渡口的豪华船只,只能使劲的跺了跺脚,干瞪眼的看着。

    在看到周边百姓都是一副鄙夷不屑的神态盯着自己时,花霓裳对着人群怒吼道,“看什么看,再看本公主将你们的眼珠子都挖出来喂鱼!”

    闻言周边百姓的神色便更是鄙夷不屑了,一国公主竟然如此粗鄙不堪,简直是丢了花残国的脸!更何况他们一些江湖人士,与她皇朝井水不犯河水,如何能诊治了他们?简直是个笑话!

    即墨挽星在看到龙肆天进去之后便白了白脸色,来到了花霓裳面前道,“公主,我们等下一艘吧,无碍。对了,我姐姐呢?”,说完还冲着人群扫了几眼,却是未曾看到即墨挽月。

    听到即墨挽星的话,花霓裳的脸色才慢慢的恢复了一些,随后看了看四周,附在即墨挽星的耳边道,“你且等着,一会你姐姐就会来了,好戏会慢慢上演的,不用担心,过了今天相信表哥便会愿意娶你了!”

    闻言即墨挽星面色大变,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在听到龙肆天会愿意娶自己时,什么都不再重要,激动喜悦道,“公主,你说的是真的?”

    “那是自然,我与你姐姐的办法天衣无缝,放心吧!”,花霓裳一副我保证的自信模样让即墨挽星不安的心慢慢宁静下来,随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在看到前方的船只走远之后,第二艘船、第三艘船、第四艘船……才姗姗来迟,而即墨挽星与花霓裳自然是坐了上去,即墨挽月也是匆匆赶来,因着这公主的脾气,故而便于即墨挽星和即墨挽月三人同坐了一艘,暗卫和侍女们皆是待在了甲板上。

    而另一方龙肆天在进入船舱之后,入目的便是即墨幽邪,只见她静静的坐在船舱中,而她的身边坐着的便是魔域魔主冥千寻,或许准确的说是风繆帝君烈火擎苍。

    龙肆天的思绪一转,那日这个风华绝代的男子身中冰血影,这个倾城绝色的女子红颜一怒,亲身前往冰雪之巅的情景再次映入脑海中,心脏不由自主的疼了疼。

    本以为她早已大嫁他人,虽然心痛,但迟早都是会放下的,但是为何在看到这一幕时,心依然是控制不住的抽疼?

    而幽邪仅仅是抬眸看了一眼龙肆天便低下了头,相较龙肆天,她于他并不熟。

    而烈火擎苍看到这里嘴角勾起了一抹轻笑,随后苍绿色的深邃眸子抬头与龙肆天对视了一眼,两人皆是互相点了点头。

    而雾影倾城亦是与龙肆天相视点了点头。

    “肆天,来坐到这边,真没想到你刚来到天海域,就是摇身一变成了域主的夫君啊!”,沐凌枫看了一眼龙肆天,当下便开口调侃道。

    几人皆为凌天大陆的风云人物,而沐凌枫自然是与龙肆天熟识的。

    “凌枫你便不要再开玩笑了,我与沧海域主根本就不相识,怎么可能是她的夫君?!”,龙肆天缓了缓情绪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意,看向了沐凌枫。

    而沧海明月闻言也不怒,神色依旧淡淡的,随后便坐了下来。

    而龙肆天亦是坐在了沐凌枫的身边,“不知这上古遗迹是何等模样?”

    “据闻这上古遗迹乃是自深海中升起的,颇为神秘,恐怕其中的秘密也是极多”,沐凌枫摸了摸光洁的下巴开口道。

    “这片孤岛我曾前去看过,十分巨大,岛上阴森的很”,沧海明月开口道,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凝重,她曾亲自上岛过,若不然也不会知晓其中隐藏着神秘的上古遗迹。

    只是……那泥泞沼泽、丛林遍野和各种恐怖野兽,真真是让人望而生畏,沧海明月便是现在想起都觉得颇为可怕,周身也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阵凉意。

    当日若不是她跑得快,恐怕她这个域主也早就换人了。而若要让她放弃这片上古遗迹,那亦是不可能的,所以她才放出消息,天海域有一片上古遗迹,到时定然会群雄遍及一同前往,就算得不到什么宝贝,能看看这篇上古遗迹也是好的。

    “阴森?”,听到这个词龙肆天皱了皱剑眉,不过随即便是了然,一座突然升起的岛屿,不阴森也是不可能的,只是不知这座岛在出现这么久的时间,其中是否有隐藏着什么潜在的危险。

    幽邪闭着眼睛静静的坐着,只是无人知道她瞳孔深处一片深邃,只以为似是睡着了。

    然而不多时,幽邪却是猛地睁开了琥珀色的眸子,轻启朱唇道,“海啸”,语气一片平静,仿佛海啸这个词在她心中仅仅就是一些小波小澜罢了。

    而听到这个词的其他人皆是面色大变,瞳孔一缩,海啸……

    果然,在幽邪的话音落后,船只便是开始摇晃,先是轻轻的摇着,之后便开始剧烈的动荡,放在桌案上的茶水荡起了微波。

    烈火擎苍伸手揽着幽邪的腰,随后以内力稳住了船只。

    幽邪抬眸对着烈火擎苍轻轻一笑,却并未开口。

    而雾影倾城等人见状也是纷纷散出内力将船只稳住,这只船便是再无什么问题,然而后方却是乱翻了天。

    “贵……贵妃,这是怎么回事?!”,花霓裳面色发白的问着同样面色不好的即墨挽月。

    “这……这大概是古书上记载的渔夫们偶尔会遇到的海啸!”,即墨挽月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道,语气中透着一股不敢置信。

    月宸和花残皆是位于凌天大陆内部,与天海域简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虽然两人皆是身份高贵的大家女子,但并不会水,而这个是第一次坐船只,遇到海啸当然是分外不镇定。

    站在甲板上的暗卫们在注意到前方那稳稳当当的船只后,一起进入了船舱,“公主,属下注意到沧海域主所坐的船只并没有晃动,怕是以内力稳住了,不如属下也试试?!”

    闻言花霓裳怒声开口道,“那就快试啊,没看到本公主快要吐出来了吗?!还费什么话?!”

    听到这话那暗卫赶忙与周边其他暗卫一起散出内力,开始支撑着船只。

    虽然不如烈火擎苍等人的船只那般平稳,但也并无大碍,身后的船只见状便也是纷纷效仿,然而海啸却是越来越凶猛,波涛汹涌的海水怒嚎着,就是天空都变得有些阴暗。

    看到这情况,即墨挽月眸子闪了闪,附在花霓裳耳边开口道,“看着天气,我们上了岸之后怕不能与风繆帝君等人在一起用膳了!”

    闻言花霓裳面色一变,大声开口道,“那怎么办,若是不在一起用膳,那本公主如何能与他一起……”,说到后面花霓裳似是感到不对,当下便住了口。

    即墨挽月在心里不禁怒骂蠢货,差点将秘密说了出来。

    然而听到这话的即墨挽月也是蹙了蹙眉,随后似是想到什么一般,眸中划过一丝阴戾之气,再次附到花霓裳耳边道,“就算是上了那孤岛,我们也是要喝水的,那所烧的水怕也是自这天海中而来的,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就将这‘春情’倒入海中,这样还不怕他们不中招?!”

    闻言花霓裳眸光一闪,对啊,将‘春情’倒入海中,那便不怕他们不中药,这片凌天大陆的海域并不是咸水海域,自然可以烧水之后解渴。这药可是千金难买,是她们花残皇室的宫廷秘药,根本就无解!除非他们可以不喝水,如若不然……

    想至此花霓裳抬头对着即墨挽月点了点头,即墨挽月看到后,便是乘着那些已经有些精疲力竭脸色发白的暗卫不注意,将手中的一个拔了木塞的瓷瓶丢进了海中。

    原本想要在烈火擎苍一行人一起用膳时将药洒在膳食中,但是这天气到时怕是不会在一起用膳了,更何况以沧海明月对花霓裳这个蠢货和挽星的态度也压根不可能与她们一起用膳,那计划不是就毁了吗?!这怎么可以,她好不容易寻到诊治即墨幽邪和沐莞曦的办法,让她们身败名裂,又怎么可以轻易放手?!

    幸而‘春情’这种花残国的珍贵秘药遇水便化,就是大片海水也能给它染个彻底,不然也不能称之为花残国的禁令秘药了。不过若是上岛之后三天之内他们未曾饮水,那这药性也会逐渐消散的,想到这里即墨挽月蹙了蹙眉,不过随即又放宽了心。

    就算他们一干人等武功高强内力深厚又如何,总是不可能不喝水的!到时……想至此即墨挽月的嘴角勾起一抹狠毒的笑意。

    这时的天色已经越发阴沉,海面的波涛也是更加猛烈起来。

    幽邪的柳眉微微蹙起,这样狂猛之势的海啸,就是在华夏她都未曾见到过。

    就在这时雨珠又是狠狠的砸了下来,狂涌的海面夹杂着噼里啪啦的声响,让周边本就已经很是森寒的环境添加了一份诡异。

    然而猛然间异变突起!幽邪的眸子此刻也不再平静,瞳孔猛地一缩。

    船下有东西在撞击船只!

    而亦是感受到这个情况的烈火擎苍众人也是面色一变,狠狠的皱眉。

    沧海明月更是面色有些发白,以往不是没有发生过海啸,比这严重的也是有的。但是海兽撞击船只的情况却是从未发生过,在海啸狂涌之下,海兽为了避免冲击都是躲到了海底深处,此刻怎的竟是来到了海面?!

    另一方的花霓裳和即墨挽月、即墨挽星三人也是感受到了那“砰砰砰……”犹如死神的冥音的撞击声,花霓裳面色大变,她……她竟是忘了,这春情不仅对人有用,对于动物野兽亦然有用!

    方才即墨挽月将那一整瓶的春情倒入了海中,隐匿在海底的海兽在饮入之后,便开始发狂,自然不会与常理一般继续隐藏在海下……

    在这猛烈的撞击之下,船只已经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

    幽邪眸子变得异常深邃,“你们撤了内力!”,随后幽邪便是开口对着众人开口道,在这个情况下船只就算是有内力支撑可以变得平稳,但有了这些海兽这样狂猛的撞击,船只迟早都会碎裂,语气这样浪费内力,不如等着待会与这些发狂的海兽厮杀。

    众人闻言皆是收了内力,船只在这样狂猛的波浪中颠簸着,再加上海兽的撞击,众人已经有些站不稳了。

    “以往并没有这种情况发生,这些海兽怎么会在今日这般发狂?!”,沧海明月扶着船舱,面色发白的开口问道。

    闻言烈火擎苍的眸子深了深,随即冷冽的开口道,“海水有问题”

    听到这话的雾影倾城也是抬眸道,“海兽定是服食了药性极烈的药物”,作为神医,雾影倾城自然不是浪得虚名,这个情况也只能这般解释。

    而幽邪则是并未开口,而是静静的盯着船底,猛地开口道,“运气!”

    幽邪话音刚落,船只应声而裂,众人皆是提气飞身而起。

    烈火擎苍紧紧的将幽邪揽在怀里,更是用身上的披风盖在幽邪的头上遮住了磅礴的大雨,幽邪感受着这般温暖的怀抱,心里暖洋洋的一片,她何其有幸,得他所爱!

    烈火擎苍俊美深邃的脸上被雨滴打湿,雨水睡着他脸上棱角分明的线条划落。

    危险的眯了眯苍绿色的眸子,视线便被下方那一大片黑黝黝的海兽引住了,只见下方皮肤黝黑的海兽们张着血盆大口互相撕咬着,大片大片的血痕蔓延开来。

    而后方不远处更是传来一声一声凄厉的惨叫,但也是有不少人飞在空中,但并支撑不了多久,毕竟方才为了稳住船只的摇晃,众人基本上已经将身上的内力消耗了十之六七。

    幽邪抬眸看了看远处,只见一个已经露出一角的黑色岛屿显现出来,窝在烈火擎苍怀里道,“苍,不要在此停留,那片孤岛已经快要到了!”

    闻言烈火擎苍向着远处看去,果然看到了远方的一个巨大的岛屿。习武之人的眼力本就很好,当下所有人都是注意到了那一片黑色的孤岛。

    烈火擎苍将披风紧了紧怀里的幽邪,骨节分明的大手坚固而温柔的揽着怀里娇小的身影,随后身子便化作一道流光般飞向了那隐约可见一角的孤岛。

    速度之快,内力卓绝可见一斑,果然不愧是烈火擎苍!

    雾影倾城等人隐下眸底的赞叹之色,亦是飞身跟了上去。

    “喂,紫毛怪,不如咱们比赛如何?自五岁开始,咱们便再也未曾比试过,不如今日就比比如何?输了的……由表嫂定夺!”,火琏醉撩了撩发,狭长的暗红色眸子闪了闪,调笑的开口道。

    闻言木丼澜挑了挑眉,将脸上已经湿透的大胡子一把扯了下来丢入海中,露出一张俊美非凡的脸,“好啊,没问题,本少主最钟爱的便是这个世界的轻功,比比就比比,我就不信你能赢!幽邪嫂子的手段……就是为了诊治你的!哈哈哈!”

    木丼澜话音刚落冲着火琏醉一挑眉,两人皆是如一阵风般飘了出去,风姿卓绝,果然不愧是遗失大陆两大家族最优秀的继承人!

    而另一方,花霓裳被两个暗卫揽在怀里,即墨挽月亦然,即墨挽星颇有一些功底,自然不愿低贱的暗卫染指自己,便一个人飞身而起,只是在注意到下方肢体残断血色蔓延的海水时,面色惨白,欲吐又不敢吐。

    “还愣着干什么?!快带我走啊!”,花霓裳狠狠的瞪着两个暗卫道。

    而暗卫们皆是面色发白,从这里飞到远处的孤岛,以他们现在残存的内力,根本就是不可能办到的!但他们都是身中花残国剧毒,不得不受命于这个刁蛮且又心狠手辣的公主!

    当下便冲着远处的黑色孤岛而去,速度之慢,让花霓裳与即墨挽月颇为不满。但又不敢再开口或是睁眼,只能这样被暗卫带着前往。

    三人那高贵繁杂的发髻在大雨的冲刷下散了下去,那金光闪闪的金步摇和发钗也是七零八落,脸上的胭脂水粉更是被冲的乱七八糟,身上的锦衣华服经过雨水的冲击紧紧的贴在身上,仿佛没有穿衣服一般,样子甚至比街上乞讨的乞丐都不如。

    但几人也是顾不上仪容了,在这个环境下能保住性命比什么都重要。

    即墨挽月此刻也是悔不当初,早知就在上了船之后再下药了,现在这叫什么事啊!不仅被这些暗卫占了便宜,还被弄成这副鬼样子!

    烈火擎苍揽着幽邪向着孤岛飞去,面色没有丝毫变化,甚至是呼吸都没有急促或是如何,由此可见,其内力是何等的深厚与可怕。

    幽邪紧紧的抱着烈火擎苍的腰,脑袋贴在他的心脏处,感受着烈火擎苍的心跳,不知为何,幽邪便是感觉很满足,很幸福。

    雾影倾城与龙肆天已经落了烈火擎苍很远的距离,但还是依稀可见幽邪与烈火擎苍紧紧相偎的身影,当下心中都是不由自主的蔓延了一点酸涩。

    不过像她那般的女子,也只有烈火擎苍这般的男子可以与之相配了吧,若是他们,可以面不改色的怀抱一人飞这么远的距离吗?答案是不可能的。

    越来越接近孤岛,那孤岛的全貌也慢慢的显现出来,巨大无比,犹如一个龟背匍匐在海面上一般,入目的都是一片幽深的黑,隐隐可见斑斑绿意。

    烈火擎苍一个旋身落在了孤岛边,幽邪也是看着这孤岛,两人的瞳孔皆是狠狠的缩了缩,这样神秘的岛屿给人一种阴森之感。

    没过多久,雾影倾城等人便陆续落在了烈火擎苍和幽邪的身边,相较于两人来说,雾影倾城几人的发丝皆是有些凌乱,呼吸也是粗重了几分,样子有些狼狈。

    但在注意到这座庞大的岛屿时,心中都不禁震了几震,眸子也是大缩。

    “我比你快了几分!”,木丼澜得瑟的挑了挑眉角。

    “胡扯,分明是我比你先到!”,火琏醉看了看木丼澜,当下出声。

    “哼,输了就是输了,还狡辩!此非君子也”,木丼澜说完便朝着幽邪而去。

    “是啊,你真不是个君子?!”,火琏醉瞥了木丼澜一眼,也是朝着烈火擎苍两人走了过去,而魂天、魂影、寒梅和淡菊也是陆续的到了岸上。

    沧海明月看了看阴沉落雨的天际,开口道,“我们还是先寻一个地方避雨如何?!”

    幽邪闻言深深的看了看孤岛丛林,轻启朱唇道,“这林中应该有毒瘴”

    听到这话沧海明月一愣,惊骇道,“你是如何知道的?上次我来之时,显现遭了难,幸而及时发现了那毒瘴!”

    “既然是自深海而起,自然会有沼泽,沼泽周边皆是布满瘴气”,幽邪面色依旧淡淡的,没有什么神色。

    只是自袖中拿出一个白玉瓷瓶,从瓶子里到处几颗银色的药丸。

    自己服食了一颗,喂给烈火擎苍一颗。

    随后便将剩余的分给了众人,“吃了这个,避瘴所用”

    闻言所有人都是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幽邪见状,拉着烈火擎苍便是向丛林深处走去。

    在步入林中时,幽邪蹲下身子,将裙角扯成几条,随后把裤脚紧紧的缠在腿上,不露一点缝隙。烈火擎苍看到后,亦是蹲下身子将幽邪的另一条腿也是绑好。

    随后也将自己的裤脚与腿紧紧缠绕住。

    而魂天四人自然是烈火擎苍与幽邪做什么他们便做什么,当下也是有样学样的将腿脚缠绕好。火琏醉和木丼澜也是没有犹豫的同样做好。

    幽邪站起身来道,“你们最好也照做”,清冷漠然的声音荡在丛林边缘,沧海明月深深的看了一眼幽邪,以往江湖上的传言她从来都不信,但是今天之后她确是信了,魔域魔妃,暗幽宫宫主果然不同凡响。

    不愧是能让大名鼎鼎不近女色的魔域魔主冥千寻,往昔的风繆战神摄政王扬言此生只娶一妻之人,即墨幽邪,这个女子她佩服!

    “这林中布满了隐藏的吸血虫,将裤脚绑好以防它们会钻入你们的身体”,沧海明月看了一眼众人疑惑的目光,当下开口要解释道。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是用佩服的眼神看向即墨幽邪,随之而来的便是不解,一个身居闺阁的大小姐竟然也是懂得如此多的野外生存之道,就算是暗幽宫宫主也着实让人难以相信。

    而木丼澜却是对着火琏醉得瑟的挑了挑眉,眸中的意思很是明显:看到了没有,这就是我们华夏人的厉害之处,幽邪嫂子实在太厉害了!

    而火琏醉颇为鄙视的看了木丼澜一眼,眸中的意思也颇为显而易见:你少在那得瑟了,再厉害也是表嫂厉害,关你屁事啊?!

    在众人做好之后,就都是随着幽邪和烈火擎苍进入了这片丛林。

    视线再次阴沉下来,入目的一大片一大片几乎高耸入云的树木,身下便是长及腰际的杂草丛生着,让人不得不警惕,一方有什么东西突然自草间窜出。

    “我上次前来训了好久,都未曾寻到有什么可以休歇之地,到处都是淤泥,环境很湿!”,沧海明月看着这长长的杂草,蹙着眉道。

    闻言幽邪也是蹙了蹙眉,没有什么山洞或者悬壁的话,那可就危险的多了。

    “遗迹在什么地方?”,幽邪眸子闪了闪开口问道,既然是遗迹,那必然是有残破的遗留建筑,若是可以前去便可以少去很多危险。

    “其实这片孤岛共分为了四块,而咱们此刻所处的就是丛林遍野之地,之后就是要经过万鸟栖息的峭壁巢穴,吸血水蛭生存的淤泥沼泽,巨鳄与蚺蟒觅食的水潭,我上次前来也仅仅是过了峭壁巢穴,在渡过淤泥沼泽时,带领的上万兵将死了近半,也只能远远的看了一眼嶙峋的宫殿!”

    闻言幽邪与烈火擎苍对视一眼,皆是蹙了蹙眉。

    如此这般的话,若是想要在夜晚休歇,也只能在到达了万鸟栖息的峭壁巢穴,只要不惊动食肉的群鸟,那在峭壁下休息一晚也是可能的。

    当下烈火擎苍便是迈开步子,手中牵着幽邪走在最前方。

    身后的众人皆是紧随其后的跟着。

    另一方,暗卫们皆是在快要到达孤岛时没了力气,将手中带着的花霓裳和即墨挽月丢在了海中,幸而海边并没有什么海兽,所以两人也没有什么危险。

    而即墨挽星也是体力不支内力消耗完后落入了海里,随后便是被一些会水的暗卫慢悠悠的拖回了岸上。

    一场探寻上古遗迹的旅途,还未上岸,来的人就死了一大半,真真是可悲可叹。

    刚刚上岸之后三人便是觉得身上潮热不已,一阵一阵的热流自小腹窜起,面色更是潮红不已,在雨水的冲刷下,白皙的皮肤若隐若现,让众多暗卫眸色渐深。

    在掉入海中时三人倒是喝入了不少海水,也就是意味着她们此刻已经身中‘春情’此毒。若是不在三个时辰内与男子行那事必然会爆体而亡,无药可解。

    花霓裳的思绪渐渐的朦胧起来,感受到身前若隐若现的身影,一把拉住了那暗卫的手。冰凉的皮肤缓解了她身体的潮热。

    花霓裳不管不顾的扑了上去,这个暗卫眸色深邃的与其他暗卫对视一眼,随后在看向紧紧贴着自己的酥胸时呼吸变得有些粗重。

    三两下的便将花霓裳的衣物撕扯开来,随后笑了一声,没有丝毫怜惜的撞进了花霓裳的身体,在没有感觉到阻碍后,不禁对着别的暗卫道,“呸,果然是个荡妇!还未曾及笄就已经是不洁之身,对着咱们颐指气使,今日我若是不好好爽快爽快,真是对不起这个‘尊贵’的公主殿下!兄弟们,没看到另外两个已经不行了吗?还不试试?一个贵妃,一个大家闺秀,滋味定然不一般,哈哈哈!”

    闻言其他暗卫皆是对视一眼,向着即墨挽月和即墨挽星扑了上去,动作丝毫没有轻缓。

    即墨挽星的神色既是犹豫,又是挣扎,虽然身体的感觉很难受,但在感觉到身上的人不是龙肆天时,狠狠的推搡起来。

    她身上的暗卫见状不禁狠狠的在即墨挽星的脸上扇了几下,“臭娘们,给老子乖着点!”。暗卫说完便狠狠的撕开了即墨挽星身上唯一的衣物,随后也是身体一沉狠狠的撞了进去。

    即墨挽星感受到一阵刺入骨髓的疼痛,眼泪噗噗下落,然而不多时便感受到难以言喻的感觉,仿佛坠上云端一般,嘴中不禁溢出一些勾人入魄的声音,口中还细细的呢喃,“肆天哥哥……星儿爱你”

    她身上的暗卫也不介意,只是动作越发猛力狠辣。

    而即墨挽月自然也是逃脱不了这样的结果,暗卫用手摸了摸即墨挽月的脸颊,“真不知道这皇帝老子用过的女人滋味如何,没想到咱们也有和公主贵妃大家闺秀颠鸾倒凤的日子,哈哈哈!”

    “是啊,不过这种滋味确实不可言语啊!”

    “哼,这些自喻高贵的不是看不起咱们暗卫吗?那今天就让她们知道知道,在她们身上的可不是什么大家子弟,皇族贵胃,而是咱们这些身份低贱的暗卫,哈哈哈!”

    众多暗卫似是要发泄出心中聚积的怒火和怨气一般,动作越发猛烈,没有丝毫怜惜之色。而他们身下的几人却不觉得,反而感到心中的空虚被填满一般。

    一时间岸上的细碎呼吸声低吼此起彼伏,一阵接着一阵……

    不多时,又是一行人飘落在了岸上。

    “啊!爹爹,她们怎的这般不知羞耻!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做出这样不堪的事?!简直丢人至极”,一袭火红的衣裙的黛绿雅红着脸颊扑进了黛雄怀中,语气中满是不屑。

    黛雄仅是眼神火热的看了一眼花霓裳三人裸露在外的白皙皮肤,随后便拍了拍黛绿雅的背,“雅儿不要看,跟着爹爹走”

    而黛雄身后的傅坤面色黑沉,眼神不变,许是没有想到竟是真的有人在这地方做这样的事,面色也是极为难看。

    随后几人便是带着还剩少数的锦溪畔之人进入了浓密丛林之中。

    而此刻天海域山巅之上,站立着一个黑衣着身的中年俊美男子,男子双手背在身后,静静的看着远处那矗立在海上的孤岛。

    “宗主,属下等已经前往风繆帝国看过了,风繆帝国早已变更,新帝已然登基,您让寻的那位先皇帝后早在十几年前消失在了宫廷之中,怕已经……”

    “闭嘴!继续去寻!若是寻不回提头来见!”,男子狠戾阴沉的声音响起,漆黑如墨的瞳中闪过一丝痛苦与怀念。

    “是…是,属下告退!”,身后的那人闻言身子一颤,随后面色发白的匍匐在地重重的磕头道,说完在未曾听到那黑衣男子的声音时,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山崖之上。

    山顶之上独独留下那黑衣男子一人背手而立。

    而幽邪几人在走了许久之后,依然没有走出丛林,可见这座孤岛何其巨大。

    沐莞曦身为皇家最受宠的嫡系公主,从小娇生惯养。虽然自嫁入月宸皇家之后性格沉稳不少,但毕竟没有什么内力护体,身体依然很是娇弱,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面色已经有些发白,腹中空空很是饥饿。

    但在看到幽邪等人面不改色依然前行的脚步时,面色坚定的一步一步跟上,不想拖累众人。幽邪的眸子不经意间扫见了沐莞曦,再看到她表情的变化后,心下暗暗赞叹了一声,果然是在后宫中磨砺出来的性子。

    又是走了许久,直至大雨消停,日落西山,才终于来到了万鸟栖息之地的峭壁之下。

    在走过丛林密布的林间时并没有遇到什么大的麻烦,而且因为服食了避毒瘴的药物,那弥留在丛林之上麻痹神经的毒瘴就显得很是平淡了。

    来到这峭壁之下,却是没有见到几只鸟,只是偶尔传来一声鸟叫。

    “我们今晚便在这峭壁之下休歇,淡菊,把点心拿出来分给他们”,幽邪靠在烈火擎苍的怀中,声音略有些疲惫道。

    淡菊闻言,将特地为幽邪做的点心都取了出来递给几人。

    而幽邪却是面色有些发白,甚至是喉间都带着丝丝恶心之感,许是前世她便不喜坐船,坐了这么久身子也累了。

    烈火擎苍看了看幽邪,随后将身上的披风一掀铺在了地上,随后坐下将幽邪紧紧的揽在怀里,苍绿色的眸子在看到幽邪有些苍白的脸色时闪过浓浓的心疼。

    “主子,你也吃一些吧”,魂天将手中的点心递给了烈火擎苍道。

    烈火擎苍闻言本是不想吃,但在看到幽邪闪亮盯着自己的琥珀眸时,乖乖的接了过来。还不时的喂给幽邪吃。而幽邪不知为何吃了许多,这让烈火擎苍颇为喜悦,他知道幽邪从来用膳都是吃的极少,点心也从来未曾吃的超过三块。

    再加上在今昔畔中了九死一生,一直用内力压制着毒素的蔓延,身体消瘦不少,胃口更是差了许多,今日竟然吃了这么多,当然是颇为高兴。

    而幽邪也是有些发愣,她向来吃的都是极少,今日怎么会这般能吃?

    但随即想到自己许是中了九死一生后身体虚弱,又长途跋涉这么久所以才会很饿,想到这里便也是不再诧异自己吃的多这个问题。

    夜色渐渐变得深沉,突然一道红光闪过,转眼间一道毛绒绒的触感碰到了幽邪的脸颊,烈火擎苍眸子闪了闪,修长的手指将那火红色的小身影提起扔到了一边,紧了紧幽邪身上的雪白狐裘。

    火火被丢在了一边顿时不服气了,唧唧喳喳的叫了几声,在看到烈火擎苍幽深的眸子时住了口,随后变变扭扭的跳到了幽邪的腿上。

    “凤火神狐?”,雾影倾城看到那火红色的身影冰冷眸子闪了闪,原来倾连的病可以好,所用的灵物药引便是这凤火神狐的血……

    “竟然真的是凤火神狐?!难怪魔妃要在拍卖大会上将秘宝八真图拍下来,有了这凤火神狐,那集齐八张图指日可待,到时让天下为之窥探的惊天秘密也就会重见天日了!”,沧海明月惊呼一声,当下更是崇拜幽邪,连着等神物竟然都会认她为主?!

    而寒梅和淡菊在看到火火时也是高兴的很,当下挥了挥手道,“火火,来,给你吃点心!”。

    火火闻言摇了摇九条毛绒绒的尾巴,刷的一下便跳到了淡菊手中,而寒梅便是将点心捏碎喂给了火火,虽然火火眸中满是嫌弃,但在看到寒梅和淡菊期待的神色时,还是乖乖的将点心吃了下去。

    “好可爱的小狐狸!”,沐莞曦看到火火也是高兴,毕竟还是个姑娘。

    然而就在这时,火火猛地抬起了火红色的大眼,刷的一下跳到了烈火擎苍的肩上,危险的看着那漆黑的隐匿之处。

    看到火火的动作,众人都是警惕的盯着那处,凤火神狐具有灵性,世人皆知,既然它这般警惕,怕是那暗处有什么东西隐藏着。

    暗处的东西似乎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一般,慢慢的从漆黑的阴影中探了出来,众人在看到出现在火光下的东西时眸子都是大睁,竟……竟然是……

    ------题外话------

    各位宝贝涟漪说对不起今天章节弄混乱了所以发的迟了

    对不起!

    不过最后一天了宝贝的票票不要捏着了杂给涟漪吧~

    哈哈大么么涟漪爱你们。

    “六一”儿童节快乐宝贝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