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花残喜事,收锦溪畔(万更)

    月宸国归属风缪帝国,这件事犹如旋风般传遍了凌天大陆每个大街小巷。

    距离上古遗迹事件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月的时日,每个能活着从上古遗迹回来的人都是有了很大的收获,什么珠宝首饰,金银玉器皆是应有尽有。

    而在那日花霓裳、即墨挽星和烈火无情一夜温存之后,烈火无情便是放弃了搜寻上古遗迹的想法,他想要的,不过是权利、地位和女人罢了。

    随即烈火无情便是带着两人离开了孤岛的上古遗迹。

    “公子,你还未曾告诉我二人你的名字”,花霓裳摸了摸头上挽好的发髻,便是开口问着一旁的烈火无情,而听到这话的即墨挽星亦是看向了烈火无情。

    虽然上次前往风繆国参加太皇太后寿辰时即墨挽星有前往,然而一国天子又怎能是寻常大臣家的女儿可以直视的?虽然即墨挽星自小习武,但是大家闺秀的礼节却也是一样未曾落下,自然没有看到烈火无情的模样,此刻也是认不出的。

    “美人都开口了,我怎么好不说呢,无情,我的名字无情”,烈火无情听到花霓裳的声音后,眸子便是闪了闪,随后开口道。

    闻言花霓裳挑了挑柳眉,“无情?是真无情还是太有情?莫不是你要对我无情◇,..不成?”

    烈火无情听到花霓裳的话当下笑出声道,“美人这是担心了?你且安心,一夜夫妻百日恩,我又怎么会对你无情呢?”

    烈火无情说着便是伸手将花霓裳揽在了怀里,大手还不安分的在花霓裳胸前摆弄,引来花霓裳娇媚的喘息。

    “那……那你可不能骗我,待回去之……之后,我要纳你为夫”,花霓裳浑身无骨似得靠进了烈火无情的怀里,边是喘息边是开口道。

    闻言烈火无情的眸中闪过一丝亮光,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那自然是好的,待我们成亲之后,为夫定然日日让夫人面若桃花,身若芙蓉”,烈火无情笑了笑,随后扣住花霓裳的腰肢,对着她的唇狠狠的吻了下去。

    一旁的即墨挽星看的面红耳赤,但心中也是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嫉妒,许是女人的天性,身子给了谁心便也会慢慢的向着那人靠近。

    此刻看到花霓裳和烈火无情的旖旎春情,即墨挽星自然是不舒服的。

    而烈火无情在吻着花霓裳时便是注意到了即墨挽星的表情,当下松开了花霓裳的唇瓣,这又是让花霓裳不禁娇喘不已。

    随后烈火无情便是伸手猛地将另一边的即墨挽星拉近了自己怀里,即墨挽星不察跌进了烈火无情的腿上,引得船只不禁微微晃动了一下,随即便是很敏锐的察觉到了臀下一个不安分的痕迹,当下更是面色通红。

    “你……你放开我”,感受到那不安分的东西顶着自己,即墨挽星当下羞怒着一双杏眸看向了烈火无情。

    而烈火无情却仿若未闻一般,另一只手捏住即墨挽星的下巴靠近自己,在她的唇瓣上狠狠的吻了一下开口道,“怎么?我以为美人是嫉妒了,所以才不想让美人在一旁看我和裳儿缠绵悱恻,难道我看错了?美人不嫉妒?”

    听到烈火无情的话即墨挽星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已不再挣扎,一旁的花霓裳看到即墨挽星这副模样也不生气,反正这个男人是要和她成亲的,以后的日子都是她的,就是让给这个女人几天又如何?

    “夫君,我们这是要去哪啊?”,而花霓裳的目光不禁向着船舱外瞥了一眼,到处都是一片寂静,没有一艘船只,只有船夫划桨的声音,这不禁让花霓裳微微愣了愣。

    闻言烈火无情便是停止了手下的动作,目光变得有些深邃道,“带你回去见见我的祖母,我想你们花残国会需要她的”

    花霓裳半知半解的点了点头,随后想到这是第一次见公婆,脸色也是微微红了,虽然她是一国公主,但是自小也未曾享受过公主的待遇,心中还是隐藏着小女孩的心思。

    烈火无情注意到了花霓裳的表情,当下便是调笑道,“裳儿莫不是紧张了?不用怕,祖母她很慈爱,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夫君,你……”,花霓裳微微垂下了头,几缕碎发落在绯红的脸颊上,看上去诱人不已,小女人的娇羞姿态一览无遗。

    “夫人,时日还早,不如我们先做些什么怎么样?到时祖母定然会对你更加满意的”,烈火无情意味深长的说了这样一句暧昧的话。

    而花霓裳则是抬起了眸子,对着烈火无情娇羞的点了点头。

    一时间,整艘船在这天海上显得很是突兀,摇摇晃晃的船只荡起一阵阵的波纹。

    日落西山时,船只才终于到达了一处僻静的岸边,而船也适时的停止了晃动。

    船舱中散发着一片浓浓的情爱之后的味道,而那依旧七零八落的亵衣亵裤肚兜更是见证了方才的运动有多么激烈。

    烈火无情率先将衣服穿上走出了船舱,“两位美人赶快穿衣服了,该去见祖母了”

    闻言花霓裳和即墨挽星红着脸对视一眼之后便是开始一件件的穿起了衣服,只是那衣服略显的宽大,一看便知是男人的衣服。

    因为两人本就没有衣服可穿,故而烈火无情便是将自己的衣服让给二人穿了。

    磨蹭了许久之后,两人终于从船舱中走了出来,原本男人的衣服穿在女人身上定然会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可是此刻的两个女人因为方才那般,此刻脸颊红润娇羞,长发披散,脖子上点点红印,看上去诱人不已。

    烈火无情的眸子深了深,随后便是拉着二人的手向着离海岸不远处那座巨大的山峰走去。

    自从那日的风繆太皇太后寿宴之后,沈清柔便是带着烈火无情来到了她第一次来到凌天大陆时的落脚点,葬魂崖!

    要说这葬魂崖也是极为出名的,此崖高约千丈万丈不止,若是摔落下去更是会尸骨无存,没有一丝生还的可能,故而才会得名“葬魂崖!”

    而想要到达葬魂崖顶峰,那就必然是要经过天海来到最为接近葬魂崖的地方。

    三人一步一步踏了上去,沈清柔居住的那处十分隐蔽,所以几人一直走早了夜半时分才隐隐可见那处亮光的痕迹。

    花霓裳和即墨挽星皆是大家出生,自然是未曾吃过这种苦,但是两人在看到烈火无情时又心底暗暗下决心,一步一步的跟着烈火无情,一路上也并未喊苦,这让一旁的烈火无情很是满意,他就喜欢女人为了他坚持或是为了他争风吃醋。

    这一辈子只要是他要的女人还没有得不到的,除了……

    想到幽邪,烈火无情抓着两人的手渐渐紧了,眸子也是越发的深邃。即墨幽邪,这一辈子我若是得不到你,我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几人终于是来到了那屋子前,正巧这时便传出了沈清柔的声音,“回来了?怎么还带了两个人?”,这声音很是和蔼,并没有尖酸刻薄的感觉,故而花霓裳和即墨挽星紧绷的心才放了下来。

    “祖母,孙儿带着你的孙媳妇回来了”,烈火无情瞥了花霓裳和即墨挽星一眼,嘴角勾笑走了进去。

    只见沈清柔端坐在桌前,手中拿着一杯茶水细细的品着,虽然穿的不是什么绫罗绸缎,但是就是给人一种雍容华贵的感觉。

    即墨挽星看到沈清柔时,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熟悉,但是细细想了好久都未曾想起她是谁,故此也就不再想了。

    “喔?孙媳妇,来,两个丫头抬头给祖母看看”,沈清柔将手中的茶杯放下,走向了花霓裳和即墨挽星,两人依言顺从的抬起了头看向沈清柔。

    “不错,是两个俊丫头,你这小子下手还真是快”,似是瞥到了花霓裳和即墨挽星脖子上的痕迹,沈清柔不禁对着烈火无情笑骂一声,而听到这话的花霓裳和即墨挽星则是害羞的垂下了头。

    “裳儿,既然我要随你回花残国,那祖母?”,烈火无情深情的看着花霓裳。

    而花霓裳闻言则是红着脸抬头撞进了烈火无情那双柔情似水的眸子,当下便是开口道,“全凭夫君做主”,声音轻柔无比,颇有一家娇妻的感觉。

    听到这话的沈清柔则是深深的眯起了眸子,花残国……她早就知道自家孙儿带回的这两个女人不一般,若是花残国……那便应该是公主了。

    “祖母,裳儿乃是花残国唯一的公主,孙儿这便带着你随她一同回花残,现在战事纷纷,风繆国那般霸道,我们一定要让他风繆俯首求饶!”,烈火无情看着沈清柔,声音中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狠辣。

    听到烈火无情的话,沈清柔这才抬头,此刻的脸上带着满满的笑意,赞叹的对着烈火无情点了点头,“好,很好”

    烈火无情和沈清柔对视一眼,随后便是伸手将花霓裳狠狠的揽紧怀里,在她耳边轻轻道,“裳儿,为夫爱你”,说完之后花霓裳的脸垂的更低了,而烈火无情的脸上此刻却是没有一点笑意,若是花霓裳此刻可以抬头看一眼,以后也不会变成那般,不过,这一切也是她咎由自取罢了。

    话落间,第二日一早,四人便启程前往了花残国。

    一路上周围的船只皆是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看上去分外热闹,不禁让花霓裳和即墨挽星纷纷侧目,她们二人已经有些日子未曾回来了,不知现下凌天大陆的情况如何了。

    然而却是没有听到一点有用的风声,两人也就作罢。

    坐了三日的船后,终于来到了花残国边境之地。

    花霓裳凭着那一张脸一路无阻的来到了花残皇宫外,而因着她娇蛮跋扈的缘由,所以皇宫中所有人都是认识她,从而也对这位公主殿下敬而远之。

    不过这也就造成了今日不凭借任何文牒,仅仅凭着那一张脸就进入了皇宫,所以说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

    花霓裳回来之后首先便是带着几人一起回到了寝宫流欣殿。

    而最先自流欣殿跑出的便是浅蕊,“公主,公主你终于回来了,你没受伤吧?咦,淸蝶呢?”,浅蕊一脸紧张,虽然花霓裳平时对她并不好,但是毕竟对她有救命之恩,随后便是看向花霓裳的身后,却是没有见到那个寸步不离花霓裳的淸蝶。

    花霓裳淡淡的瞥了一眼浅蕊道,“本公主没事,给本公主沐浴更衣,本公主要去见母皇,还有身后的三位贵客也好好招待着,淸蝶已经死了,以后你就做本公主的贴身宫娥吧”

    “是,公主”,浅蕊乖乖的应承一声,随后便是随着几个宫娥前去伺候花霓裳沐浴更衣,而烈火无情看着花霓裳,心下感到自己去上古遗迹果然是对的,这种被人簇拥的感觉果然是他喜欢的。

    成为了花残国的驸马,那日后他也可以回到被人围绕伺候的日子,哈哈哈!

    花霓裳前去沐浴时微微红着脸看了一眼烈火无情,随后便是快步去沐浴了,这样便可以早一点见到花戚,早一点和烈火无情成亲。

    而沈清柔、烈火无情和即墨挽星则是被宫娥带到了偏殿去。

    “诸位贵客,请在此用些糕点和茶水,我们公主去见过女皇陛下之后就会回来!”,宫娥弯着腰满脸恭敬道。

    “好,那你先下去吧”,烈火无情坐在上座,享受着这种熟悉的感觉,冷然的吩咐道。

    那宫娥闻言便要下去,却是被即墨挽星拦住了脚步,“等一下,我想问你月宸国如今怎么样了?帝君有没有回去?”

    闻言那宫娥诧异的看了一眼即墨挽星,随后又恭敬的弯腰道,“这位姑娘,你有所不知,月宸国此刻已经成为了风繆帝国的附属国,而那帝君怕也已经……”

    听到这话,即墨挽星当下便是面色苍白的倒退一步,满脸的不敢置信,月宸被灭了?这怎么可能?那爹爹呢?爹爹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即墨挽星便是紧紧的抓住了那宫娥的胳膊道,“不可能,那你说,你说月宸的镇国大将军呢?镇国大将军怎么样了?快说啊!”

    那宫娥被抓的有些疼,但也不敢反驳的开口道,“这……这位姑娘,听闻月宸那位权倾朝野的镇国大将军在风繆进军时,撞死在了金銮殿上!”

    听到这话即墨挽星当下便是跌倒在地,满脸的呆滞,月宸灭了,姐姐死了,爹爹也死了,血煞阁也因为她被灭了,那她怎么办?她以后怎么办?

    想到这里即墨挽星便是捂着脸大声的哭泣出声。

    而烈火无情则是深了深眸子,随后起身来到了即墨挽星身边将她揽在怀里,“星儿,不要哭了,你不是还有我吗?”

    闻言即墨挽星这才朦胧着泪眼抬头看向烈火无情,在看到他温暖的眼睛时即墨挽星这才猛地扑进了他怀里痛哭出声,“我还有你,你不能离开我!”

    烈火无情瞥了一眼被泪水弄的湿透的衣袖,眼中划过一丝嫌弃,随后又抚了抚即墨挽星的脊背,“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

    虽然即墨挽星现在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但是毕竟脸蛋不错,身材也不错,日后暖床也好,总比这么个大美人便宜了别人的好。

    另一边花霓裳已经沐浴好了,穿上了公主装束,一身耀眼的大红色宫装,长发挽成了一个飞天髻,上面插着一支金光闪闪的金步摇。

    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穿上正装之后,花霓裳显得华美了许多。

    然而让浅蕊不解的是,花霓裳在沐浴更衣之后不是先去和女皇花戚请安,而是转身就向着那方招待宾客的地方而去。

    花霓裳一路来到了招待烈火无情几人之处,此时的即墨挽星已经恢复了情绪,虽然还是有些萎靡,但是依旧端端正正的坐在了椅子上。

    而烈火无情则是细细的品着茶水,在听到脚步声时眸光闪了闪,随即便是起身来到了门口,花霓裳在猛然打开门口便是撞进了烈火无情的怀中。

    “裳儿怎的这般急切?莫不是为了见我?”,烈火无情紧紧的揽着花霓裳,开口调笑道。

    闻言花霓裳脸色微红,却也是未曾否认。

    而烈火无情这才注意起花霓裳,此刻的她一袭尊贵华服,看上去还当真是有一国公主的风范,花残国女子的衣服本就开放,雪胸半露的抵在烈火无情的胸前,让烈火无情一阵心悸。

    花霓裳似是也感觉到了烈火无情的目光所在,当下挣扎着扭动了几下,却是让烈火无情的身体更加紧绷起来。

    随后烈火无情便是附在花霓裳耳边道,“裳儿,你若是想让我在这里把你办了,你就继续动”,声音魅惑不已,让花霓裳立刻不敢再动。

    “你……你真坏,你随我一起去见母皇!”,花霓裳看了一眼烈火无情,娇媚的开口道。

    闻言烈火无情的眸子一闪,随后笑着开口道,“好,我随你一起去”

    烈火无情的话音刚落便被花霓裳拉了出去,即墨挽星看着花霓裳和烈火无情离开的背影,隐藏在衣袖下的手狠狠的捏在一起,心里犹如被蚂蚁啃咬一般。

    若是她月宸没有被灭国,她还是尊贵的镇国大将军府小姐,而且还是唯一的。就算比不上花残国的嫡皇女尊贵,但是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可是现在呢?

    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一身华服的花霓裳满脸幸福的牵着烈火无情离去,心下自然很是不甘,嫉恨的幼苗在她心里慢慢滋长。

    而一旁品着茶的沈清柔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即墨挽星,并未言语,她早就知道自家孙子是什么德行,女人,有权有势的女人,才是他喜欢的。

    至于这个即墨挽星,失去了强大的背景,也只能被自家孙子当成个暖床的了。

    花霓裳拉着烈火无情一路想着花戚的宫殿而去。

    一路上宫娥太监都是跪倒在地看的烈火无情一阵舒心,这样的日子才是他烈火无情该过的,而花霓裳一点也不避嫌的靠在烈火无情的身上,满脸幸福的神色。

    “女皇陛下,女皇陛下,公主殿下回来了!”,伺候花戚的心腹宫娥看到花霓裳后便满脸高兴的向着花戚寝宫而去,这些日子花霓裳前往了上古遗迹,花戚便是吃不好睡不好,生怕花霓裳发生什么事。

    此刻花霓裳平安回来了,花戚的贴身宫娥自然是欢喜的。

    而原本躺在贵妃榻上有些疲惫的花戚闻言,听到这声音当下便是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

    “你说什么?你说霓裳回来了?!”,花戚紧蹙的眉头此刻松了下来,看着心腹宫娥紧张的开口道,生怕方才是自己听错了一般。

    “是啊,女皇陛下,公主回来了,而且没有一点受伤的样子!只是……”,那心腹宫娥看着花戚的模样开口道,原本想要说公主带回了一个男人的,但是花戚却是不管那么多,踱步走出了寝宫去看花霓裳。

    端坐着的花霓裳在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时,便也是站起了身子,随后给了烈火无情一个眼神,示意花戚来了,而烈火无情当下便是笑着点了点头。

    “霓裳,霓裳……”,花戚的身影还未出现,声音已经传了进来,花霓裳闻言亦是快步走了出去,“母皇,霓裳在这呢!”

    说着花戚便是紧紧的将花霓裳抱在了怀里,眼睛都是有些朦胧,“霓裳你终于回来了,母皇很担心你,没受伤吧?饿不饿?母皇吩咐人去给你做些吃的?”,花戚松开花霓裳,上下打量着她,生怕她受了什么伤一般。

    花霓裳看着花戚道,“母皇你放心吧,霓裳没事,不过,多亏了他将女儿安全送回来”,花霓裳随即便是红了红脸指着一旁的烈火无情道。

    闻言花戚这才注意到这大殿中除了自家女儿外还有别人,当下便是看了过去。

    只见烈火无情一袭黑衣,面容俊美,浑身上下也是沾染着大家子弟的气息,一看便不是寻常人,“这位是……”,当下花戚便是开口问道。

    “女皇陛下,在下无情”,烈火无情站在花霓裳身边,颇为有礼的开口道,瞬间便是博得了花戚的好感。

    虽然烈火无情当政过帝君,然而一般出什么事都是烈火擎苍出马,身为女皇的花戚自然是未曾见过同样身为帝君的烈火无情。

    “原来是无情公子,感谢你救了朕唯一的女儿”,花霓裳笑着看着烈火无情,语气中带着满意和诚恳。

    “哪里,女皇陛下客气了,在下能救与公主殿下也是一大幸事,怎么敢让女皇陛下谢我呢”,烈火无情当下便是摆了摆手开口道。

    花霓裳看着自家母皇对烈火无情颇为满意的神色,当下再次红了脸开口道,“母皇,霓裳想要纳无情为夫婿,不知母皇意下如何?”

    闻言花戚一诧,随后便是恢复了神色,再次打量了烈火无情几眼,随后便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开口道,“果然是一表人才,不知无情公子是否愿意留在我们花残国?”

    “无情能得公主厚爱,不胜荣幸,又怎会拒绝呢”,烈火无情说这话时满眼深情的看了一眼花霓裳。花戚看到这一幕再次点了点头。

    “好,既然如此,那颁旨,我花残也好久没有出过喜事了,也该热闹热闹,公主大婚,举国同庆!”,花戚面色带笑的开口道,大战在即,她花残此刻最为缺少的就是人才,以她的眼光来看,这个男人并不可小觑,若是可以留在花残也是一大幸事。

    “女皇陛下,可否请你见一下无情的祖母?我想你会愿意见到她的”,烈火无情闻言笑出声来,随后便是意味深长的对花戚开口道。

    听到烈火无情的话花戚一愣,当下也未曾多想,随后觉得是该见一见烈火无情的家人,虽然她身为女皇,但是也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女儿而已。

    “好,那你的祖母现在在哪里?朕随你去”,花戚看了看花霓裳又看了看烈火无情,随后便是开口问道。

    “母皇,祖母此刻在流欣殿呢,您随我们一起去吧”,花霓裳闻言便是挽上了花戚的胳膊,笑着开口道。

    闻言花戚点了点头,随后便是和烈火无情、花霓裳一起向着流欣殿走去。

    一时之间,花残国唯一嫡皇女未央公主纳夫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凌天大陆。

    而此刻的风缪帝国御花园内,幽邪静静的躺在贵妃塌上,手中拿着香味弥漫的清茶品着,小腹处已经有些凸起,穿着的银衣也是微微宽松了很多。

    淡菊手中端着糕点放置在石桌上,随后便是蹲下身看着幽邪的小腹,不禁惊诧的开口,“小姐,为什么你才两个多月的身子,肚子已经变的和四个月的人似的?”

    幽邪闻言将清茶放在了石桌上,看着自己的肚子也是有些诧异,“我也不知,着肚子确实大的有些离谱了,按理说两个月多月应该还没有这么明显才是”

    想了许久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淡菊自然是不再细究,而是拿起桌上放的点心道,“小姐,你吃点吧,这个是我做的枣泥糕”

    闻着空气中淡淡的枣香,幽邪不禁感到食欲大开,对着淡菊笑道,“恩,果然看上去不错”,说完便是拿起一块吃了起来。

    “那是自然,淡菊做的从来都是最好的”,淡菊一看到幽邪夸奖自己,当下拍了拍胸口,满面都是喜色和自豪。

    “对了,小姐,听说花残国有喜事了!那什么未央公主的要纳夫了!”,淡菊看着幽邪吃着点心,不禁想到了今早刚刚听到的消息,开口对着幽邪道。

    而听到淡菊的话幽邪则是一愣,随后眯起了眸子,“喜事?未央公主纳夫?”

    “是啊,小姐你说奇怪不奇怪,就以她的身手居然可以活着走出上古遗迹,简直是可笑”,淡菊满脸的不屑神色,语气也很是不满,她那种女人怎么可以活着出来,真是。

    而此刻幽邪却是继续吃着点心,没有再开口,只是神色已然变得深邃。

    “邪儿,今日可有不舒服?”,就在这时,一道磁性温情的声音响在了幽邪的耳边,烈火擎苍着一身玄衣大步向着幽邪走来。

    而幽邪听到烈火擎苍的声音,顿时恢复了神色,笑着转头看向了烈火擎苍,却是同样看到了烈火擎苍身后的傅坤。

    烈火擎苍走到了幽邪的身边,同是坐在了贵妃榻上。

    “我今日很好,淡菊做了枣泥糕,我很喜欢”,幽邪看了看烈火擎苍,弯着嘴角开口道。

    听到幽邪的话烈火擎苍这才放心下来,随后便是不顾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将头靠在了幽邪的肚子上,“孩子没有折腾你吧?”,声音不再那般冷冽,反而带着一丝调笑和幸福。

    “自然没有,他乖的很”,幽邪摸了摸肚子看向烈火擎苍,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肚子里的是男孩子,不过她的直觉一向很准,想必是这样的。

    “没有就好”,烈火擎苍勾起了唇角也是摸了摸幽邪的肚子,随后才是恢复了冷冽漠然的神态看向了傅坤。

    “淡菊,叫黛萱和傅帛过来这里”,幽邪看了看傅坤,随后便是开口吩咐淡菊前去将黛萱和傅帛叫来。

    “是,小姐”,听到幽邪的声音,淡菊便是转身离去。

    “谢谢主子的恩典,能让小儿回到锦溪畔!”,待淡菊走远之后,傅坤才跪倒在地,声音有些颤抖,对着幽邪重重的道谢。

    “傅坤请起,我不过也是对锦溪畔有兴趣罢了,既然傅帛和黛萱是我的人,那么这个畔主自然是要让傅帛来当”,幽邪的声音清冷淡然,看不出有什么情绪。

    “是,主子,属下定然会辅佐小儿好好治理锦溪畔,让锦溪畔可以成为您的助力!”,傅坤心下很是感动和震撼,若是一般人,能得到锦溪畔,此刻怕已经高兴的不能自已了,然而这个女子却是这般淡然。

    恍然间傅坤就是想起了那日幽邪以一人之力将锦溪畔搅的天翻地覆,原因无他,只是为了几个属下罢了,能有这般主子,是他傅家的荣幸!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

    傅帛和黛萱两人相携而来,对着烈火擎苍和幽邪行礼之后,傅帛这才看向了傅坤,眼圈有些微红,“父亲!”

    傅坤看着傅帛的样子,当下便是走上前去,拍了拍傅帛的肩膀开口道,“好孩子!”,声音有些哽咽和激动。

    而黛萱这时也是走上前来对着傅坤道,“傅叔叔!”

    傅坤闻言看向了黛萱,“怎么还叫傅叔叔!”,傅坤听到黛萱的称呼,当下便是故作不悦的开口道。

    而黛萱闻言面色一红,轻轻的开口道,“爹爹”

    “哈哈,好,乖!”,听到黛萱的话,傅坤当下大笑出声。

    而幽邪和烈火擎苍看着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景,嘴角也是不自觉的勾起。

    “今日你们便启程前往锦溪畔,我会派遣暗幽宫和魔域两千人随你们一同前去,必要剿灭黛雄余党,成功收服锦溪畔,傅帛,我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畔主”,幽邪一双纤细白皙的手缓缓摸着肚子,声音清冷道。

    闻言傅帛看了一眼黛萱和傅坤,看到他们眼中的坚定信任时,傅帛单膝跪地双手抱拳道,“属下定然不负主子厚望,锦溪畔日后会成为主子最大的助力!”

    “好,起来吧”,幽邪轻轻的开口,声音已经不再那般冷漠。

    也便是这时起,傅坤、傅帛和黛萱三人踏上了回锦溪畔的路,在日后与遗失大陆双面交锋时,锦溪畔确实让所有人都惊叹不已。

    半个月转瞬即逝,已经步入初春,到处鸟语花香。

    花霓裳和烈火无情的大婚空前盛大,足以彰显出花霓裳这一国公主的傲然资本和专属于嫡皇女的独宠。

    即墨挽星看着这一切,心中的嫉恨更是快速的滋长着。

    百姓们对于花霓裳这位公主的婚事都是感到无措,只因一直以来在他们心中的花残嫡皇女都是花弄影,此刻突然对外宣扬花霓裳成为了花残国唯一的嫡皇女,这不禁让众人皆是百般猜测。

    此刻的凌天大陆各个帝国的大街小巷中,百姓们都是在纷纷议论着关于花霓裳和烈火无情的婚事。

    “喂,听说了没,这位未央公主是萦缕公主的亲妹妹,只是多年卧病在床,这才没有暴露在世人眼中,而萦缕公主几月前不知为何竟然身染重病死亡,女皇陛下这才将未央公主这个久居宫殿的公主给叫了出来,以便于继承皇位!”

    “什么?难道花残国没有别的公主了?”

    “那可不是,虽说花残国实力雄厚,但是血脉却是稀薄,只有萦缕公主和未央公主两位,萦缕公主身死,这才不得已将未央公主给捧了出来。”

    “唉,若说起萦缕公主,那昔日也是名动天下啊,多少男子竞相追逐却只钟爱魔域魔主冥千寻,此刻死的竟是那般让人不知”

    “谁说不是呢,这位未央公主可是好了,萦缕公主死了,整个花残国就只剩下了她这一位公主,日后也不必担心皇位被谁抢走”

    “这话可不能乱说,不过现在这未央公主竟是纳了夫,大战在即,也不知道这位驸马爷会不会亲自上阵?”

    “这可不清楚,不过听说那位驸马爷仪表堂堂,是个很不错的夫君人选呢!”

    “……”一时之间,到处都是争论纷纷。

    风缪帝国苍穹殿。

    “小姐,我伺候你沐浴吧”,雅竹扶着幽邪开口道。

    只见此时的幽邪肚子已经格外明显,一袭银装穿在她身上更是别有一番风味,精致绝美的小脸上已经没有了往常那般的冷漠,嘴角时刻都是带着一丝幸福的笑意,就是眉眼间的那妖冶的朱砂痣此刻都是更加明媚了。

    “好”,听到雅竹的话,幽邪当下便是应声。

    没多久,幽邪便是沐浴完,着一袭柔软的轻衣睡到了床上,双手摸着自己格外明显的肚子不禁笑出了声。

    随着这清脆悦耳的笑声,一阵脚步声踏了进来。

    “邪儿,有什么事这么高兴?说出来也让为夫高兴高兴”,烈火擎苍刚刚处理完朝政就回到了苍穹殿,在走进来之后便是听到了幽邪的笑声,当下也是勾起了唇角。

    听到烈火擎苍的话幽邪便是从床上坐了起来,笑着开口道,“没什么,就是感觉到孩子在踢我了”

    闻言烈火擎苍诧异的挑眉,随后扶着幽邪躺在了床上,将脑袋靠在了幽邪凸起的肚子上,不一会真的感受到了一阵动静,当下便是有些无措。

    “他……他真的动了”,烈火擎苍看着幽邪开口道,语气中满是喜悦,其中还带着一丝傻气,若是别人看到烈火擎苍这副模样不知会如何。

    幽邪看着烈火擎苍的模样也是笑出了声,“恩,是啊他动了”,此刻不知为何,幽邪很感谢琉璃镯能将她带回到凌天大陆,在这里她寻到了她的爱情,有了属于自己的家,也有了孩子,这一切,她都感到无言的幸福。

    “夜深了,休息吧”,幽邪看了看烈火擎苍,开口道。

    闻言烈火擎苍这才脱去外袍躺在了床上,随后便是伸手将幽邪揽在了怀里,感受着幽邪熟悉的味道,身体不禁又有些僵硬。

    当下便是抬起苍绿色的眸子看向幽邪,满眼委屈道,“邪儿,三个月的时日已经过了,可以吗?”

    幽邪也是看向烈火擎苍,只见此刻的他剑眉皱起,一双苍绿色的眸子里聚满了隐忍和深情,高挺的鼻梁上沾染了点点汗珠,性感的薄唇紧紧抿在一起,一张俊美绝伦的脸上带着一种名为委屈的神色。

    幽邪看到烈火擎苍这副模样不禁笑出了声,随后便是柳眉一挑,“好啊,我上你下”,说完便是不给烈火擎苍考虑的机会,翻身而上。

    一时之间,苍穹殿中满是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