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遗失动荡,醉澜回归(万更)

    “你说什么?!你说我派去的一万暗卫全都死光了?!”,风家家主原本静坐的身体猛然间一颤,满面惊骇与狂怒的拍桌而起。

    “这……家……家主,属下不敢妄言!那日属下躲藏在暗处,虽然相隔甚远但还是看清了一切,咱们风家的一万暗卫和水家一万暗卫全都死了!”,那暗卫到此刻依旧是颤颤巍巍,脸色泛白没有找回神思来。

    “是谁?!到底是谁?胆敢对我风家动手?!”,风家家主当下大怒,狂怒的吼声几乎将书房震塌。

    四大家族培养暗卫本就不易,整整一万暗卫更是少之又少,占所有暗卫中的十之三四,这等巨大的势力竟然全部葬身凌天大陆?这如果传出去,那他风水两家也就可以退出四大家族的历史舞台了!

    “家主,属下当时看的清楚,是一个男子以一人之力灭了两万暗卫!还……还包括狄黎大人!”,那暗卫在说起这个男子时的眼神充满了惊恐,四大家族培养的暗卫个个都是以一敌千的好手,就那样犹如被砍萝卜一般被屠杀的一干二净!

    况且狄黎大人能够统领整个风家明处和暗处的暗卫,其实力更是可见一般,竟然就是被一招致死,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那个绿眸男子简直犹如杀神一般让人望而生畏。

    ∑,..

    “一个人屠杀两万暗卫?长什么模样?!”,风家家主此刻闻言却是冷静了下来,紧紧的盯着那暗卫开口道。

    “回禀家主,那个男子有一双罕见的苍绿色眸子,冷冽无比气势逼人,让人不敢直视,而且那男子已经有了妻子”,暗卫虽然面色很惊恐,但是声音中能够却是夹杂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赞美,那个男子绝对的惊为天人。

    闻言风家家主这才平静下来,随后坐在桌案后,用手轻轻叩着桌面,陷入了深思之中。

    “爹爹,爹爹,女儿不甘心,女儿一定要加嫁给擎苍哥哥!”,就在这时,风梨音的声音传了进来,语气中充满了不甘和疯狂。

    听到风梨音的声音时风家家主的神色才暖了下来,然而在听到风梨音话语的内容时却是皱了皱眉,放在衣袖下的手也微微捏了起来。

    随后便是站起身向着门口而去,此刻的风梨音坐在了轮椅上,面容虽然依旧美丽但显得很是憔悴,贝齿紧紧的咬着唇,眸中满是不甘心的神色。

    “乖音儿,听爹爹的话,先把身体养好”,风家家主走到了风梨音的面前将她抱进怀里,轻轻的摸了摸风梨音的发髻,神色温柔无比。

    “可……可是爹爹,我就是想嫁给擎苍哥哥,这辈子如果不嫁给他,女儿死都不会甘心的!”,风梨音也是靠在风家家主怀中,语气委屈的开口道。

    闻言风家家主的手僵了僵,随后便是将风梨音抱进了怀中,“音儿,烈火擎苍有什么好的?你如今这副样子他恐怕也是越发不喜欢你了,你就留在爹爹身边,爹爹答应你,就算你得不到他,爹爹也不让别的女人得到他,这样好吗?”

    “不要,我不要!爹爹,我不要,我就要他,我就只要擎苍哥哥!”,风梨音顿时猛地开口道,语气格外激烈,头上的发髻更是被摇晃的散了开。

    看到这一幕风家家主狠狠的皱起了眉,随后便是抬手打在了风梨音的颈项,风梨音顿时便是昏了过去,风家家主将她抱在怀里,随后便是挥了挥手让那暗卫离开书房。

    “去告诉水家家主这件事”,那暗卫闻言很是恭顺的走了下去。

    风家家主看着昏倒在自己怀里的风梨音,眼神瞬间变得深情无比。

    随后便是抱着风梨音坐在了桌案后,一只手揽着风梨音的腰际,另一只手则是伸出来慢慢的描绘着风梨音的脸部轮廓。

    “音儿,爹爹这般爱你,怎么允许你嫁给别人?!绝对不可能”,风家家主看着风梨音的容颜,满目痴迷,随后便是想到了烈火擎苍,眸子顿时冷冽下来。

    凡是让你青睐的男人,都必须得死!

    随后风家家主的嘴角便是勾起了一抹阴冷的弧度,垂眸时便是看到了风梨音微微起伏的胸脯,顿时呼吸一紧,双手也不由自主的对着风梨音伸出了手。

    当手终于触在了风梨音的身上时,风家家主的脊背顿时僵了一下,双目更是变得火热无比,呼吸急促而又深沉。

    随后便是低下头附在了风梨音的唇上,唇齿辗转间,风梨音的唇顿时变得红肿不堪。

    一吻罢,风家家主便是扶起了风梨音的身体面向自己,伸手摸在了风梨音的脸上,细细的摩挲,眼神深情而温柔,更夹杂着极为明显的火焰。

    随后风家家主便是再次抱起了风梨音,迈起步子向内间走去,内间的寝室是风家家主在书房处理事情累了的时候休息的地方。

    将风梨音温柔的放置在床榻上,风家家主便是火热的看着风梨音包裹在衣服下的姣好身材,随后便是将手再次附在了风梨音的胸口,感受着这样柔软的触感,让一股久违的感觉自小腹下窜起,燃起了熊熊大火。

    之后便是靠近风梨音的耳边,声音有些沙哑和紧张道,“音儿,不要怪爹爹,爹爹是真的爱你啊,只要把你变成了我的女人,那么你就永远都离不开我了,永远!”

    这般想着风家家主已经直起了身体,大手一挥就将身上的衣服甩了出去,虽然风家家主已过不惑之年,然而因为多年练功的缘故,看上去并不像一般中年的人的臃肿,而是带着丝丝成熟魅惑的感觉。

    在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扫而光之后,风家家主便是来到了床前,将束缚在风梨音身上的衣物狠狠的扯开,鲜红的肚兜和白色的亵裤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风家家主再次呼吸一紧。

    随后便是缓缓伸手解开了风梨音身上唯一的两处束缚,顿时一具凹凸有致的女子身体便是完完全全的暴露了出来,昏睡中的风梨音似是感觉到周身变凉了一般,突然伸手遮住了胸前的春色。

    而风家家主看到这一幕不禁皱了皱眉,随后便是将风梨音遮挡在胸前的手拉了下来,再次贪婪的欣赏着风梨音的身体。

    欣赏了许久许久之后,风家家主眼中的火焰燃烧的越发炙热起来,随后便是压在了风梨音的身上,因为未曾着衣,所以……

    风家家主一边在风梨音身上做着原始的动作,一边嘴里还在呢喃,“音儿,你是我的,你只是我一个人的,想嫁给别人,我绝对不允许!”

    说着动作便是越发迅猛,而原本昏睡的风梨音嘴里更是溢出了点点诱人的声音……

    春色无边,直到黄昏日落之际,整个书房才恢复一片寂静,而风梨音便也是悠悠转醒,刚刚苏醒过来就感觉到下身酸痛无比,经历过男女之事的风梨音自然知道这预示着什么。

    当下便是身子一颤,猛地看向身边同样未曾着衣的男人,当看到是自己的亲身父亲时,突然感觉眼前一黑,身体更是僵硬的不能自已。

    而原本有些疲惫的风家家主看到风梨音醒了过来,瞬时便是轻轻将风梨音揽入自己怀里,吻了吻她的发顶,“音儿,我以后会爱你的,好好对你”,声音温柔如水,一听便是只有对心爱的女人才会有的。

    闻言风梨音的身体更是狠狠的颤了颤,原本很想愤怒的咒骂风家家主,竟然做出这等伤风败俗的事情,然而想到自己……四肢全都残废,就是清白之身都是被一群肮脏之徒夺走,此刻竟然还被自己的亲身父亲做出了这样的事……

    想到这里风梨音便是闭了闭眼睛,随后便是只字未说,只是乖顺的将头靠到了风家家主的身上,而感受到风梨音的变化时风家家主亦是身子一颤,随后欣喜非常,他以为音儿是接受不了了,没想到……

    想到这里风家家主便是说不出的兴奋,原本疲惫不堪的身体也在瞬间充满了力量,下身更是蠢蠢欲动。

    随后便是垂下头狠狠的含住了风梨音的唇,两具火热的身体再次缠绵在了一起,风梨音看了看趴在自己身上的风家家主,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恨意,随后又是想到了即墨幽邪,眸中的恨意更是浓厚了不少。

    若不是即墨幽邪的出现,她风梨音就可以嫁给擎苍哥哥,又怎么会有那般遭遇,而此刻又怎么会被这个老男人这般侮辱?

    即墨幽邪……即墨幽邪……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便是这般,一颗仇恨嫉妒到极致的种子在风梨音心里发芽生长……

    此刻遗失大陆的水家也是一片混乱。

    “家主,风家暗卫前来,说是有事禀告!”,水家暗卫对着一片寂静的书房开口道,语气恭敬无比,眸间还隐隐带着惧怕,这样一个能将亲身女儿置身不顾的人,想不让人惧怕都是不可能的。

    沉静了许久之后,书房中终于传出来声音来,“将他带进来”,声音沉稳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阴戾。

    “是,家主!”,闻言那暗卫快速的走了下去,额间都是带着点点汗珠,可见他是有多紧张,而听到水家家主的话时便是有如获得了特赦令一般。

    不多时,那在风家家主书房中恭敬禀告凌天大陆上古遗迹的暗卫就出现在了水家的书房,而此刻水家书房的桌案前正坐着一个男人,虽然已经有些苍老,但是不难看出这个男人在年轻时定然也是响彻一方的俊美男子。

    “说吧,风家老头派你来干什么”,水家家主水天威转了转大拇指上带着的碧玉扳指,淡淡的抬头看了一眼那风家的暗卫。

    而那暗卫便是自踏入这书房之后就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感,闻言更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有些颤颤巍巍道,“回禀水家主,我们家主让属下前来告知,我们风水两家派遣到凌天大陆上古遗迹的精兵暗卫全都葬身!”

    话落,书房中一片寂静,独独留下了一丝丝转扳指的声音,而水家家主水天威更是微微垂眸,深邃的眼睛里十多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心思深沉的可怕。

    “所说属实”,水家家主沉静了许久之后才站起身一步一步来到了那风家暗卫的面前,声音低沉的开口道。

    “是,属下不敢隐瞒,当时属下就躲藏在暗处,看着那个男子亲手屠杀了近两万的暗卫,其中还包括了我风家的暗卫之首狄黎和您水家的暗卫之首水影!”,风家家主将身体匍匐在地,当时依稀可以从他的脊背上看出丝丝颤抖。

    遗失大陆四大家族的家主,个个都是深藏不露的老狐狸,然而却是各有各的性格,风家家主爱女成痴众所周知,只要是不牵连到他唯一的女儿风梨音身上,他便是只会笑里藏刀,绝对不会光明正大的对你动手。

    火家家主脾气却是极为暴躁的,倒是符合了这个姓氏,而他自然也是有自己的逆鳞,而这逆鳞便是自己的孙子,也就是火家少家主火琏醉,然而在二十年前,他最宠爱的却也是自己的小女儿,当时闻名遗失大陆与水家嫡小姐并列第一美女的火婉馨。

    也是因此外界传言,其实在火家家主心里爱屋及乌也是极其宠爱自己的外孙,但这个外孙极为神秘,只在十几年前出现过一次而已。

    木家家主性子温和,是四个家主中最好相处的一个,明明白白的正派人士,与脾气火爆却义胆冲天的火家家主关系极好。而他宠爱的便也是自己唯一的孙子木家家主木丼澜,但这位少主也是神秘,只知其相貌绝顶,但却从不在外人面前露面。

    三个家主就是如此了,而最难以揣摩的便是他面前站着的这位水家家主了,他也绝对是四个家主中隐藏最深,脾气最阴晴不定的了。

    早在十几年前便发生过一件震惊了整个遗失大陆的事情……

    十几年前,水家嫡小姐水玲珑,当时的遗失大陆第一美人,从小就已经展露出了惊人的美貌,脾气秉性家世更是样样顶尖,如此美人又怎么能不让人垂怜?

    便也是如此,在水家小姐及笄之年,也就是二八年华时,上门求亲的人几乎要把水家的门槛给踏破了。然而美名动天下的水家小姐却是对这些上门求亲的人不屑一顾,一个都是看不上眼,而上门求亲的人便也被拒之门外。

    直到有一次,四大家族带领嫡系子女前往密林狩猎,水家小姐因为骑术精湛,所以竟然离开了人群向着远处而去。

    水家小姐失踪,水家家主当时便是怒火冲天的想要烧了整个密林,水家子嗣单薄,仅仅就只有水家小姐这么一个子嗣,而水家小姐又是比男子还要卓绝,怎么能不受水家家主的宠爱?说是掌上明珠真是一点都不夸大。

    这个密林有多危险众所周知,水家小姐一个人离开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众人都是这般想的,而水家家主更是派了水家所有人前去寻找,更是下达了死命令,寻不回来水玲珑,便提头来见!

    这下子,所有水家众人都是猛劲找着,就这样几天的时日便过去了,而水家小姐竟然平安归来了,身上没有受一点伤,但是要说变化还是有的,面若桃花,眉眼间都是小女儿的娇羞,水家家主水天威也是过来人,自然是能看出女儿为何会这样。

    当下也是好奇,能让他这个眼高于顶的女儿喜欢上,肯定也不是泛泛之辈,因为宠爱水玲珑,所以就算她喜欢的是平民子弟水家家主亦是可以接受。

    也因此让自家宝贝女儿将他领回来见一见,而听到这话的水玲珑当然是高兴的不能自已,当天就是跑了出去,直到傍晚才带着一个男子姗姗来迟。

    那男子俊美绝伦,非日月可与之媲美。

    原本以为自己的父亲会同意两人的婚事,然而一切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若说是寻常人,便是一个乞丐恐怕水家家主都会因为宠爱这个女儿而同意两人的婚事,然而这个男人的身份……实在是太不寻常!

    原来那日水家小姐水玲珑确实遇到了危险,然而却被人所救,救她的自然就是这个男子。两人便也是一见倾心,情根深种。

    这个男子名为……魔枭!

    魔枭这两个字可以说是遗失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遗失大陆第一大邪派邪宗宗主魔枭,惊世之才,年仅十二岁便已经继位邪宗宗主之位。

    邪宗,底蕴千年之久,比之遗失大陆四大家族不遑多让,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正邪本就水火不容,邪宗更是让四大家族忌惮和厌恶。

    千年之后的邪宗出现了魔枭这般人物,更是让四大家族心中惶恐,曾经将仇敌首领剥皮抽筋挂在了城墙之上,这等手段和魄力又怎能不让人惶恐和忌惮?

    也是因为如此,只因为水玲珑带回的男子叫魔枭,天下第一邪派邪宗宗主,这门婚事水家家主便是不可能同意,然而水玲珑却是情已深,无论如何都要嫁给魔枭为妻,也便是那一晚跟着魔枭私奔而走。

    这件事瞬间就传遍了遗失大陆,邪派之人自然是对魔枭钦佩不已,能让四大家族之一的嫡系小姐与其私奔,这等风华可不是谁都有的,而正派之人则是恼怒不已,个个都是摩拳擦掌,势要将其带回,这简直就是正派人士们的耻辱,他们自然是不会同意。

    而水家家主在沉寂了几天后,突然下达了追杀令,全力追寻水玲珑的下落,这等逆女必然要杀之,一时之间整个遗失大陆混乱不已,所有人的心思都是不同。

    然而和魔枭远走的水玲珑却是不感到心痛或是伤心,虽然水家家主对她极好,但那也是因为她堪比男子,水家只有她一个子嗣,不管她喜欢的是谁,最后那人都会成为水家的傀儡。

    原本以为水家家主是真心想让她带回魔枭的,然而却不想结果竟然是如此,能远走水家是她最大愿望,此刻这个愿望得已实现,她自然不会对于别人的命令而伤心。

    水家的实力底蕴皆是不如邪宗,便是因此集合了其他三大家族的势力全力打压邪宗,尽管邪宗那般深厚的底蕴也是有些不堪重负,然而邪宗的众人却是一点都不怪魔枭,反而支持的很,这也是正派人士和邪派人士的不同之处了。

    正派自喻为正,可是在真正的时刻倒地有多少人是正义的?打着正义的旗号做一些不正义的事情,这也是水玲珑厌恶的原因。

    而邪派呢,虽然不受世人的喜爱,然而邪派之人却是个个义气勃发,在生死时刻也不会皱一下眉。

    经过了两年的时间,邪宗已经受到了实质性的打击,顿时隐匿于世,而四大家族也是因此底蕴受到了巨大的损害,比之原来差了十之四五,和邪宗相比更是凄惨。

    而所谓的正派人士也没有因此放弃追杀魔枭和水玲珑,没有多久因为水玲珑生产导致身体虚弱不堪,所以那一次没有逃走,而在最后的紧要关头,众多追杀的人快要赶来时只是看到了一道残影,魔枭已经抱着孩子离开了。

    魔枭的身手如何众所周知,所有人自然是不会蠢到去追。

    之后水玲珑便被带回了水家,至于她究竟如何了,无人知晓,重回遗失大陆的魔枭得到的消息却是水玲珑已死,并且也是看到了她的“尸体”,因此悲痛欲绝,更是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而水家家主的性子也是大变,从此阴阴郁郁,很少现身在大庭广众之下,所有聚会也都不曾参加过。曾经风靡遗失大陆的第一美女水玲珑也就隐隐被人压在了心底,然而十几年前的那事却是让更多的人记忆犹新竞相通传。

    “一个男子竟然这般厉害,我怎不知这凌天大陆还有这般人物”,水天威背对着那影卫站在了桌案前,双手背后,声音淡淡的开口道,而那暗卫闻言便是恭敬地开口道,“属下在离开凌天大陆时还曾调查了这个男子的身份!”

    “喔?不知这个男子在凌天大陆是什么身份?说来听听”,水家家主闻言挑了挑眉,拿起桌案上已经凉透的茶水品了起来,神色平静的看不出一丝情绪波澜。

    “回禀水家主,那男子乃是凌天大陆风繆帝国的帝君烈火擎苍,而且还是凌天大陆最大宗派之一的魔域魔主,在他未曾当上帝君时便是一国的战神摄政王,其威势手段都是顶尖,就是我们遗失大陆都不曾有过这般人才……”

    那暗卫恭敬地开口,心中却是在想,恐怕要想从遗失大陆找到一个可以和那烈火擎苍媲美的,也只有十几年前风靡遗失大陆的邪宗宗主魔枭了,然而这话他是不敢说出口的。

    “果然是个厉害的人物……”,水天威手中端着杯盏,有些意味深长的开口道。

    “喔,还有,水家主,那烈火擎苍的妻子即墨幽邪同样不可小觑!”,恍惚间那暗卫抬头看到了书房正中央的一副画,不知为何在看到那画上蓝衣娉婷的美貌女子时他便是想起了烈火擎苍的妻子即墨幽邪。

    可能是那即墨幽邪和这画中的女子有着六分相信的缘故,当下他便是对着水天威开口道。

    “即墨幽邪……这又是什么人”,听到即墨幽邪四个字时水天威的手一顿,随后开口问道。

    “启禀水家主,那即墨幽邪当真不是一般的人物,原本只是小小的一国将军之女,并且被外界传言是个无颜丑陋的草包废物女人,却不想在远嫁风繆帝国时竟然变得那般厉害,不仅是与魔域并列的暗幽宫宫主,手下的商铺产业更是在凌天大陆风靡不可!”

    “喔?未曾想这凌天大陆竟然出现了这般大的变化,倒是稀奇的很”,水家家主此刻沉寂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而听到这话的暗卫却是不敢再开口而是恭敬的跪倒在地。

    “好了,你下去吧”,水天威对着身后的暗卫挥了挥手,闻言那暗卫恭敬抱拳开口道,“是,属下告退!”

    在那暗卫离开之后,整个书房再次恢复了一片平静。

    水家家主静静的站了片刻后来到了那副画像面前,看着那画像眸中划过一丝嘲弄愤怒与不屑,随后便是叹了口气离开了书房。

    与遗失大陆的风水两家不同,凌天大陆的风繆帝国此刻却是一片欢乐。

    “表嫂,难道你们华夏真的好男风,可以男人和男人大婚?”,此刻的火琏醉已经和木丼澜两人一追一跑来到了风繆帝国皇宫中。

    而火琏醉此刻还是无比脑疼的开口问着坐在桌前用膳的幽邪,而幽邪听到这话当下便是放下了筷子随后抬头看了看一脸嫌弃,满脸郁闷之色的木丼澜,随后又看了看皱眉头,偶尔深思偶尔苦笑的火琏醉。

    清冷淡然如幽邪,此刻都是忍不住在心里小小的揣测一番,这两人莫不是……

    随后幽邪便是开口道,“没错,华夏是可以男人和男人大婚”,幽邪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火琏醉和木丼澜后声音清冷道。

    闻言火琏醉的表情却是越发愁苦,随后便是看了看站在一边的木丼澜,随后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木丼澜站在一边看到这一幕不禁毛骨悚然。

    随后火琏醉便是站了起来走向木丼澜,木丼澜一看当下一惊赶忙退了几步,颇有一副惊弓之鸟的样子,“你……你要干嘛……我……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

    木丼澜一边后退,一边结结巴巴道,让站在幽邪身后的寒梅四人面面相觑,随后想到了火琏醉方才问自家小姐的问题,四人的表情皆是变的有些古怪,看着火琏醉和木丼澜的神色也越发暧昧和不敢置信。

    “你怕什么啊,反正我们都做过那种事了!”,火琏醉看着木丼澜躲着自己的模样,当下面色有些沉闷,随后大声的吼道。

    而听到这话的幽邪摸着火火的手突然一顿,眼角也是几不可见的抽了一下。

    寒梅四人的表情更是震惊的可怕,八只眼睛都是直愣愣的看着火琏醉和木丼澜,那眼神里的意思明显就是:你们做过那种事了……

    听到火琏醉的话木丼澜当下面色一黑,对着火琏醉便是出手,怒吼道,“你不要乱说!我的青白全被你给毁了!”

    闻言寒梅四人更是嘴角抽搐,这是在变相的告诉她们,其实他们真的做过那种事了吗?

    而木丼澜当下便是也意识到自己说的不对,恼羞成怒对着火琏醉出手越发迅猛起来,而火琏醉也是丝毫不落下风,两人打的难分难舍之际,烈火擎苍便是回到了苍穹殿。

    然而只是淡淡的扫了火琏醉和木丼澜一眼不予理会,转头便是满目温柔的看向幽邪,“邪儿,可是吃饱了?”

    闻言幽邪将火火递给了淡菊,随后拉着烈火擎苍坐到了自己身边开口道,“嗯,吃饱了,淡菊做的饭菜很好,最近的胃口都是不错”

    “那就好”,烈火擎苍拿起桌上的帕子细细的擦了擦幽邪嘴角的点心屑,神色认真温柔,让幽邪不禁微微弯起了嘴角。

    而魂天四人看着打的那般迅猛的火琏醉和木丼澜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二人从来都是形影不离,感情好的和什么似的,现在怎么打成这般了?随后走到了依旧满目惊诧的寒梅四人身边。

    “他们两人这是怎么了?怎么打成这个样子了?”,魂影看了看淡菊不禁开口问道。

    “是啊,他们这两个人感情从小就是那般好的,从来没有这般大打出手过,如今这是怎么回事?”,魂凌摸了摸头,有些奇怪的开口道。

    问听到这话的寒梅四人却是对视一眼,随后便是都点了点头,难怪这二人竟是那般关系,原来自小就已经形影不离了,怪不得……怪不得……

    看到这四人的神色,当下魂天四人更是好奇的紧了,连续的追问。

    “你们快说啊,你们肯定知道他们二人是怎么回事对不对?”,魂沢双眼冒光的看着寒梅四人,眼神中带着满满的:告诉我吧,告诉我吧……

    “是啊,你们说啊,他们这是怎么了?”,魂天此刻也是好奇了,站在了寒梅身边开口问道。

    而几人的声音很大,引得幽邪和烈火擎苍皆是看向了他们。

    寒梅看了看几人的目光,当下便是咳了咳嗓子,对着几人都是勾了勾手,一群人围成了一圈,看到这一幕游戏币不禁笑出了声,烈火擎苍挑了挑剑眉看向幽邪,“邪儿,什么事这么高兴?”

    闻言幽邪有些神秘的看向烈火擎苍,示意他听寒梅几人所说,烈火擎苍此刻是有些好奇了,随后便是细听着寒梅几人的话。

    “喂,你们不知道啊,他们两人竟是那种关系!”,清兰睁大了双眸,小声的开口道,语气中是难掩的不敢置信和古怪。

    “嗯?是什么关系?你说清楚一点啊”,听到这话魂沢不懂了,不禁更加奇怪的开口问道,这俩人能是什么关系?不就是遗失大陆两大家族的少家主,不就是好友吗。

    “哎呀,笨蛋,这都不知道,他们竟然好男风,他们是夫夫关系!”,雅竹此刻也是没有了以往那般的雅致,小声的开口道。

    而听到雅竹话的魂天四人此刻却是犹如雕像,呆滞住了……

    “你……你说他们是什么关系?”,魂天呆呆的看了看几人,有些转不回思绪。

    “都说的这么明显了你怎么还是不懂,笨!”,寒梅当下便是一巴掌挥到了魂天的脑袋上,魂天当下回过了神,再次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就是,他们连那种事都做过了!”,淡菊也是眨了眨大眼睛,小声的嘀咕道。

    听到淡菊的话,原本很封密的包围圈外四人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了还在打斗中的火琏醉和木丼澜,神色比方才寒梅四人还要古怪。

    而听到这话的烈火擎苍则是挑了挑剑眉看向了正在打斗的火琏醉和木丼澜,神色却是没有古怪,而是打量,随后便是看向身边嘴角挂笑的小女人。

    再次看向火琏醉和木丼澜时却是点了点头,能让自家小女人笑成这般,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若是日后外公要追究的话,他便勉强替他说句话好了。

    而火琏醉和木丼澜似是注意到了魂天几人颇为灼热的目光,当下便停止了下手,转头看去,却是看到在场所有人都是用一种暧昧和古怪的眼神看着他们。

    当下两人便是对视一眼,面色都是一黑,对着魂天一行人异口同声的大吼道:“我和他没有关系!”

    可谓是默契十足,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看着两人越发暧昧。

    而听到这话的两人同时又是对视一眼吼道,“不要学我说话!”

    当下魂天几人的目光已经是确定了,这两人还说自己没关系呢,这般有默契的夫妻……不,夫夫可不多见。

    有了两次的教训,两人也是学聪明了,狠狠的瞪了一眼对方皆是沉默不语了。

    就在这时,火火却是对着苍穹殿外歪了歪脖子,幽邪和烈火擎苍对视了一眼向外看去,一袭白衣似雪的雾影倾城出现在了门外,而跟在他身后的则是当初在武林大会时和幽邪结伴而行的雾影倾连。

    而冰冷的雾影倾城丝毫没有一点外来人的自觉一步一步走了进来,雾影倾连看到这一幕自然也是跟随其后来到了幽邪和烈火擎苍的身边。

    “我自上古遗迹回来了,特来接你随我去冰雪之巅”,雾影倾城看了看幽邪明显凸起的小腹,目光闪了闪,随后便是冰冷清然的开口道。

    闻言幽邪挑了挑柳眉,“好,今日我就可以随你去”,声音清冷漠然不带一丝情绪,而身边的烈火擎苍也是没有开口阻止,邪儿要前往冰雪之巅救人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只是当下低头看了看幽邪的肚子,又看了看火琏醉和木丼澜,心下已经有了计较。如今邪儿与往日不同,既然他们二人已经回来那便护送邪儿前往冰雪之巅好了。

    雾影倾连则是自雾影倾城身后走了出来,站在了雾影倾城的身边对着幽邪开口道,“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这次我随兄长下山也只是向亲口和你说声谢谢,顺便好好看了看世间,以往因为患病所以很少下山,此刻正好可以游览一番,至于那位昏睡的妇人就拜托你了,师傅生前便是最想救醒她的”

    雾影倾连的声音不似雾影倾城那般冰冷,带着丝丝温文儒雅的气质,让人感觉清新和舒服,这也是幽邪当初回和他结伴而行的其中一个原因。

    “你不用这么客气,我救你也只是因为我需要冰莲罢了”,幽邪淡淡的抬眸看了一眼雾影倾连,开口也是没有一丝情绪,说的极为平淡。

    即墨幽邪便是这样的一个人,如果只是点头之交的人,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热情起来,而此刻在幽邪的心里,自然是烈火擎苍和腹中的孩子最为重要。

    闻言雾影倾连心底一颤,不再言语静静的站在了雾影倾城的身边。

    幽邪看了烈火擎苍一眼便开口道,“寒梅、淡菊去替我准备行装”,闻言寒梅和淡菊便是转身下去为幽邪准备。

    “火琏醉,木丼澜,你们跟着邪儿替我好好保护她”,烈火擎苍抿着薄唇,随后抬头看向一边依旧在置气的火琏醉和木丼澜一眼,磁性冷冽的开口道。

    闻言火琏醉和木丼澜对视了一眼,已经没有了方才那般争锋相对的模样。

    火琏醉走到了烈火擎苍身边,揽了揽自己的发,开口道,“表哥你就放心吧,我自会随表嫂前往冰雪之巅,绝不会让人伤到她和我侄子一根汗毛的!”

    而木丼澜也是来到了幽邪的身边,看着她凸起的小腹开口道,“擎苍大哥你放心吧,幽邪嫂子我会好好保护的!”,木丼澜拍了拍胸口,大义凛然的开口道。

    幽邪听到这话淡淡的扫了两人一眼,却并未曾开口。

    “魂天魂影,同样跟着邪儿前往”,闻言两人对视一眼,抱拳恭敬道,“是,主子!属下定然好好保护王妃!”

    一时之间,火琏醉、木丼澜、魂天、魂影、寒梅和淡菊六人随着幽邪一同前往了冰雪之巅,而因为幽邪的肚子也有了四个月的时日,竟是比六个月的还要大,自然是不可能骑马的,所以便坐了马车。

    幽邪坐在马车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眸子中划过一丝深思,莫不是自己的肚子里……

    想到这个可能幽邪便是心里闪过一丝好奇,前世她是邪医,救过的人虽然不多但也是不少,其中救过的一个便是一位怀了孩子的女人。

    记得那时她是出海前往一座岛屿的,却是在不经意间看到了一个落水求救的女人,不知为何当时她却是闪过一丝不忍,所以将她救上了船。

    看着她躺在甲板上,肚子大的明显,但是脸色苍白身体瘦弱,但是穿着却又是那般华丽。当下便也是知道恐怕也是一个豪门的可怜女人。

    然而救她上来没多久她便是突然疼醒了,喊着肚子痛,她虽然是邪医,医术高超,然而却是从未替人接生过孩子,当下便是蹙了蹙眉,但是看着那女人爱怜的摸着肚子的模样她根本便是狠不下心。

    只好运用当初学过的知识,有些生疏的为她接生。

    当那一对龙凤胎被她抱在怀里时,她的心情无疑是高兴的,看着虽然皱皱巴巴却异常娇小的孩子,她的心里闪过一丝柔软。

    想到这里幽邪更是轻柔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寒梅和淡菊对视一眼,眼中满是笑意,再过几个月孩子便会出生了,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的,不过小姐的孩子定然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

    经过了四日的路程,一行人终于到达了雪封的境内。原本是可以早些到达的,然而却是因为幽邪的身体所以才会满了这般时日才到。

    此刻的雪封境内一片喜气洋洋,淡菊为幽邪掀开了马车的帘子,一片喜气便是映入眼帘,只见每个百姓的脸上都是带着丝丝喜色。

    雾影倾连骑着马看到幽邪的神色,便是来到了马车边开口道,“雪封公主沐莞曦回归国土,便是带回了月宸种种治国之道,被尊为雪封的第一公主,今日便是她的加冕仪式了”

    闻言幽邪的目光闪了闪,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她的娇蛮跋扈,第二次见面时她乖巧的叫她墨邪哥哥,第三次虽然面对面容丑陋的她但是未曾展露一点厌恶之色,之后的见面她也已经变了,变得成熟变得懂得隐藏心思。

    想到这里幽邪便是清冷漠然的开口道,“我想去看看沐莞曦”

    闻言雾影倾城走在前方的马蹄子调转了方向向着雪封皇宫而去,身后众人紧随其后跟着。

    来到宫门口,那人在看到来人是雾影倾城时便未曾阻拦,而是恭敬的抱拳,“雾影神医,您是来参加公主的加冕仪式吗?太子已经吩咐了,若是您来了就可以直接前往大殿!”

    闻言雾影倾城淡淡的点了点头,并为下马而是径直的向着雪封大殿而去。

    那侍卫看着雾影倾城身后的一行人不禁有些诧异,往常雾影神医都是一个人来的,这回怎么带了这么多的人,不过这不是他可以好奇的问题,当下便是恭敬的让路请雾影倾城进宫。

    大殿前摆着众多筵席,朝中大臣都是携着家眷坐落在筵席座前。

    看着雾影倾城的到来众人皆是恭敬的点首,雾影倾城是雪封帝国唯一的一个可以无视皇朝之人,他们仅是朝中大臣罢了,又怎么可能不恭敬?

    而上座的沐凌枫和沐莞曦在看到雾影倾城时,便是面色含笑的走了下来,在看到骑在马上的魂天几人时便是知道马车中所坐之人是谁。

    寒梅掀开了帘子,而淡菊则是扶着幽邪下了马车。

    在场众人在看到幽邪的容貌时呆滞了片刻,随后又是诧异又是好奇,能让雾影神医相护的女子定然不是一般人物,看到她的容颜和明显凸起的肚子时所有人心里又是有了一番计较,心里也已经微微有了些底子。

    传言风繆帝后即墨幽邪有喜,风繆帝君宠她至极,不仅不远千里派人为她送来了李子,还未她一掷千金买来世界上最为轻柔的雪纺纱为她织做衣服,这般实力数不胜数,引得凌天大陆的女子皆是纷纷羡慕感叹。

    不过以风繆帝后那般女子,能得到风繆帝君这般宠爱也是理所当然的。

    沐莞曦在看到幽邪时眸子一喜,当下便是走上前来,一双大眼好奇的看着幽邪的肚子,随后便是开口道,“幽邪姐姐,这是几个月了啊?为什么比起上次又大了好多呢?”

    众人听到沐莞曦的“幽邪姐姐”四个字时便肯定了心中所想,而上座的雪封帝君和帝后自然知道自家儿女能安全离开上古遗迹便是这位帝后的缘故,两人都是感激的看着幽邪。

    而幽邪听到沐莞曦的话摸了摸肚子开口道,“已经四个月了,知道今日是你的加冕仪式,所以才来看看,有些话想对你说”

    “好,幽邪姐姐赶了这么久的路是不是饿了?或者向休息一会?不如到莞曦的宫殿去吧?”,沐莞曦看着幽邪不禁开口道。

    而听到这话的幽邪也是点了点头,随后看了看雾影倾城几人道,“你们便再次用膳吧,我与她说完话之后便回来”

    闻言几人都是对着幽邪点了点头,随后沐莞曦便是搀扶着幽邪向着自己的宫殿而去,寒梅淡菊紧随其后。

    众人皆是不知,此时幽邪要对沐莞曦说的话是为何,但这番话却是造就了雪封一代女皇,成为了雪封历史上一段不可忽视的神话……

    ------题外话------

    各位宝贝们,谢谢你们一直支持涟漪,这几天因为家里停电,并且和朋友出去玩的时候把平板掉到了出租车上,存稿全没了,一下子写小说的热情也消失了一大半,感觉很郁闷很纠结,原本想着这一天没有更文亲们肯定会留言指责涟漪,所以不想写了,但是今天看了留言之后你们并没有,而且冬冬今天和我说,只要涟漪没事就好,存稿丢了可以再写,不用急,当时我真的很感动甚至流泪,曾经写小说也是因为突然的热情,但是我没想到第一次写就可以获得你们这样的支持,涟漪真的谢谢你们,真的。

    涟漪现在对这几天的不负责向你们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以后不会了,真的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