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救火婉馨,花残密谋(万更)

    来到了沐婉曦的寝殿之中,到处都是清新一片,透露着丝丝让人舒服的感觉。

    “幽邪姐姐,你先坐,我差人去准备些点心和茶水”,沐婉曦将幽邪扶着坐在了桌前,笑着开口道。

    随后幽邪便是点了点头,沐婉曦转身走出大殿,公主寝殿自然是不能让宫娥随意进出。

    看着沐婉曦走了出去,淡菊轻声开口道,“小姐,没想到这个公主真的是变了,月宸国经过了那般巨变,这位公主竟然没有一丝伤心或是如何,如今还这般的高雅淡然”

    淡菊的语气中满是不可思议和一丝不易察觉的赞赏。

    而寒梅也在一旁搭话道,“是啊小姐,这公主当真是有大家风范,今昔相见她已经变了,不似第一次见面时的刁蛮任性,也不似之后再见面时的成熟婉约,此刻的她带着丝丝上位者的气息,眉眼间都是不可忽略的威严之态”

    寒梅的声音中也是夹杂着些许赞叹,可见此刻的沐婉曦变化有多大了。

    “是变了,能变成如此也是一种契机”,幽邪眯了眯眸子,有些意味深长的开口道,而寒梅和淡菊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不多时沐莞曦便回来了,而紧随她身后的两个宫娥手中端着香味四溢的点心。

    【∠,..

    “幽邪姐姐,你尝尝,这是我们雪封独有的雪叶糕!”,沐莞曦将宫娥手中的点心端过来放在了桌子上对着幽邪眨了眨眼睛开口道。

    而幽邪看着沐莞曦的模样淡淡的弯起了嘴角,随后便是伸手捻起一块点心放入口中,清香四溢、入口即化,果然是好点心。

    在吃完之后幽邪便是对着沐莞曦点了点头,开口道,“嗯,很好吃的点心,寒梅清兰,你们两人先出去”,声音清冷淡然让人看不出她是何意。

    而寒梅和清兰闻言对视一眼,微微伏身便走出了沐莞曦的寝殿。

    “幽邪姐姐,你想对我说什么?”,沐莞曦看着寒梅和清兰走出寝殿后就开口问幽邪,不知道她特意前来雪封皇宫是为了什么,不过心里有一种感觉,此时幽邪说的话定然对她很重要。

    幽邪微微的抬眸看向了沐莞曦,随即开口道,“月宸国覆灭,西越霄身死,你是何感受?”

    闻言沐莞曦惊诧的睁大了眼睛,不明白幽邪问这个是有何用意,但想到既然幽邪问了,那必然是有一定道理的。不得不说,沐莞曦对幽邪的崇拜之情已经到达了一个。

    “当初在月宸国,我之所以会嫁给西越霄是因为母后要为我挑选驸马了,既然非要选一个,那么不如选一个我看着舒服一些的,并且既然他是月宸太子那么日后必然会继位,若我当了皇后,对我们雪封也百利而无一害,何乐而不为?”,沐莞曦眨了眨晶亮的眼睛看着幽邪,声音平静的不带一丝波澜。

    之后在沉寂片刻后再次开口,“大婚之后,他亦是只在新婚夜碰了我,之后便是一个妃子一个美人的娶进了宫,后宫犹如一个大染缸,不是今日点心中掺了毒,就是明日茶水里下了药,为了保护自己,我不得不变的冷酷残忍,在月宸的一年间,无数人死在了我的手上”

    说到这里沐莞曦微微有些沉默,就是声音也低沉了很多,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然而幽邪只是静静的听着,并没有开口打断或是如何。

    沐莞曦这时抬头看了一眼幽邪,随后再次开口,“我不觉得我是错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既然别人要对我动手,那么我就没有必要手软。也是因为如此,西越霄更是越来越厌恶我,因为我雪封公主的地位,不敢废我皇后之位,将我一个人置于后宫顶端而不理”

    沐莞曦轻轻抿了抿唇,眼中的光华也是退了下去,“直到几个月前他下旨用十三城池交换幽邪姐姐,我便知道他的心思了,然而当时我只是嗤笑,且不说有风繆帝君那般人物的存在他便不可能得手,再说幽邪姐姐这般绝代之人又怎是他可以觊觎的,简直痴心妄想”

    “原本我只是想着他仅仅是痴心妄想罢了,却不知他竟然勾结外人对幽邪姐姐下手,从而被关在了风繆皇宫,我本是不想管他的,然而不管如何他都是我的夫君,便是为了那一点点情意,我回到了雪封求皇兄,因为皇兄毕竟与幽邪姐姐有过交集……”

    说到这时沐莞曦的脸微微红了红,而幽邪仅是端起茶水静静的品了起来,并没有多做言语,而沐莞曦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幽邪,见她并未曾生气也就继续说了下去。

    “但是在见到皇兄后我突然就说不出口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虽然我是一国公主但是这个道理我依然明白,皇兄对我那般好,我亦然不想让他为了我去求人,所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也在那时我想亲自对幽邪姐姐说”

    沐莞曦微微叹息了一声继续道,“然而搜寻上古遗迹在即,皇兄要带上我一起,我当时便在想幽邪姐姐定然也是会前往的,自然是随了去,在天海域的拍卖阁中我知道出声的是你所以才会在拍卖会结束之后拦住了你们的去路”

    “不曾想风繆帝君那般宠爱幽邪姐姐,对于一国帝君也是该杀便杀,那时我就知道,既然他伤了幽邪姐姐那便定然不会活着离开风繆帝国了”

    幽邪听到这话不禁微微扬起了嘴角,随后便是将手轻轻附在了小腹上,是啊,那个男人是那般宠爱她,又怎么会放过伤害了她的人?就是一国帝君又如何?

    沐莞曦微微有些羡慕和祝福的看向了幽邪,“之后在上古遗迹幽邪姐姐救我于危难,在那之后我便决定终生不在回月宸,在后来自上古遗迹回来之后听到月宸被灭的消息,我的心里只是微微有些感慨而已,之后便再没有更多的情绪”

    “你为何会想到将月宸的一些治国之道传扬到雪封?”,幽邪眸子微微闪了闪,开口问道。

    “在月宸时我便经常听闻朝堂上的种种事迹,却不曾想这倒是成为了我重回雪封之后的一大幸事,虽然我自小就娇蛮跋扈,但是我对于书卷天文地理都有一种特殊的喜好”,沐莞曦轻轻开口道。

    闻言幽邪便是赞叹的点了点头,在这古代之际,虽然才女犹如过江之卿,但是喜欢天文地理的还真是少之又少,一个女子能这般也真是不易。

    “你皇兄不爱皇权你可知道”,幽邪看了看面色沉寂的沐莞曦一眼,开口问道。

    闻言沐莞曦挑了挑眉,“这个自然是知道的,皇兄自小就喜欢往宫外跑,父皇让他参加皇族宴会他也是不喜”,沐莞曦有些感叹道,世人皆是为出生皇家感到欣喜,为了能坐上那高高在上的龙椅而血流成河自相残杀,可他皇兄便是与常人不同。

    “那你是否希望你皇兄可以遨游外世不受皇室的管束?”,幽邪轻轻抿了口茶水,抬眸看向沐莞曦开口问道。

    “自然是想的,皇兄自小就对我极好,宠我入骨,可是我却从来没有为他做过什么,若是幽邪姐姐可以有帮助皇兄远离皇室的方法就告诉我吧,再过几个月恐怕皇兄就会继位了,到时他肯定会伤心”,沐莞曦说到这里微微蹙起了眉头,眉宇间是化不开的忧愁。

    “如果想要沐凌枫远离皇室繁杂,只有一个办法,你继位!”,幽邪抬起头淡淡的看了一眼沐莞曦,说出的话却是这般让人骇然。

    果然,听到幽邪的话当下沐莞曦便是瞪大了眼睛,满是不敢置信,随后便是慌乱的摆摆手,“这怎么行,不行不行,我只是一个公主而已,自古以来我们雪封从来没有过女帝!”

    幽邪听到她的话却是没有一丝情绪,眸子深处微微深邃起来,她之所以会想让沐莞曦当女帝只有一个原因。

    他日当风繆帝国独霸凌天大陆后,她和烈火擎苍将会前往遗失大陆,倒是整个凌天大陆便不知交给何人了,所以此刻她只能这般找个好的帝王来管理凌天大陆。

    而所有人之中未曾有一个合适之人,但是沐莞曦,却恰恰比别人合适了些许,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不可忽视的威严之气。

    “幽邪姐姐,你别为难我,让我当女帝,我真的不行!”,沐莞曦看着幽邪不说话,当下以为她是生气了的,随即便是开口道。

    而幽邪听到这话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沐莞曦,开口道,“女帝又如何,普天之下,世人皆是平等,谁说女子不如男”

    沐莞曦闻言一愣,随后便是垂眸细细的思索着幽邪清冷漠然的话语。

    是啊,普天之下,所有人都是人生父母养的,为何会有这般大的差异?皇朝贵胃怎么就比平民百姓高了那么多?再者言若是世界上未曾有女子,那又何来的男子?

    幽邪看着沐莞曦沉思的模样神色不变,而是站起了身,在离开沐莞曦的寝殿时清冷淡然的开口道,“我给你时间想,若是想好了便来找我,只要我想,雪封便会出现第一位女帝!”

    幽邪说完便是踏出了沐莞曦的寝殿。

    而沐莞曦被幽邪的话震了一下,随后便是看着幽邪离去的背影,一袭银衣风华绝代,身后长及脚踝的青丝无风自动,一个纤细的背影居然给她一种安全感,仿佛仅仅就是这个背影便可以抵挡千军万马一般。

    直到幽邪的身影消失,沐莞曦菜回过神来,随后抬起手细细的看了看,女帝?!

    寒梅和淡菊一直等在殿外,看到幽邪出来,面色没有一点变化,依旧是那般清冷。随即两人对视一眼未曾多言跟在幽邪的身后离开。

    来到大殿前时雾影倾城等人也已经用过了膳。

    就在幽邪来到时,雪封国帝君和帝后来到了幽邪的面前道,“风繆帝后,请容我向你道谢,若不是有你,恐怕我的这一双儿女就会凶多吉少了。另外我听枫儿说了,我们雪封不愿与风繆帝国交恶,若是可以,归于风繆我雪封也愿意”

    风繆帝君一生正义,也只娶了一位帝后,如此这般就可以看出这位帝君的性子如何,此刻能说出归于风繆帝国的话自然也是真心诚意的。

    而幽邪听到这话却是轻轻看了一雪封帝君和帝后,随后转身时开口道,“雪封的情意本宫收了,如有一日我自然会有一道旨意,到时雪封众人不可妄论!”

    幽邪的声音除了平常的清冷漠然之外,还夹杂着足以蔑视天地的霸气绝伦,然而不敢直视,一国帝后的威严显露无遗。

    不等众人的回答幽邪便已经坐上了马车,而雾影倾城和雾影倾连则是看了一眼沐凌枫后转身上马,火琏醉和木丼澜此刻也是安分了许多,不再打打闹闹。

    一时之间众人都是离开前往了冰雪之巅。

    而那一天,沐莞曦这位公主却是一直未曾离开寝殿,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行人在离开了雪封皇宫之后就前往了冰雪之巅,夜色如墨,几人终于来到了冰雪之巅。

    “这几日你都未曾好好休息,不如今晚便先休息一晚,明日再去看那妇人如何?”,雾影倾城走在前方突然停下了脚步,随后便是眼神闪了闪,声音冰冷如雪的问道。

    闻言幽邪却也是停住了脚步,清冷漠然的开口道,“无碍,救人要紧,先去看看吧”,幽邪说这话时目光扫了一眼身旁的火琏醉,若是那沉睡的妇人真的是苍的母亲,那么也便是火琏醉的姑姑,如果真是这样,他肯定是熟识的,这样便也就可以证实她的猜想到底是对是错。

    火琏醉感受到幽邪意味深长的目光时,心里微微有些发毛,表嫂为什么要那般看他,他又没做错什么事情……

    便是这样雾影倾城点了点头,随后就带着众人向着那冰洞而去。

    整个冰冻寒冷至极,所有人都不禁运用内力护体。

    来到了冰冻的床前,幽邪再一次看到了这个仿佛容颜不老的妇人,五官熟悉而又深刻,眉眼间透着的是顽固和深情。

    而火琏醉在床边只是轻轻扫了一眼,当下便是呆滞住了,随后就拔开众人来到了床前,仔细的打量起了沉睡中的妇人,没多久火琏醉便是脸上含着激动,身体都是有些颤抖的结结巴巴道,“表……表嫂,是……是姑姑!竟然是姑姑!”

    火琏醉的眼圈都是微微有些红了,当下拽着幽邪的衣袖大声的开口道。虽然他自小只是见过姑姑一面,但是爷爷的书房里挂着的就是姑姑的画像!

    他每日要去向爷爷请安时都会细细的看一眼那画像,自小姑姑在他心里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子,再加上爷爷和父亲言语间对姑姑透露出的骄傲之色和外界的各种传言,他便也是知道姑姑当年在遗失大陆是完全不逊于当年那位美名动天下的水家嫡女的。

    而木丼澜也是上前几步细细的打量起了火婉馨,随后也是有些激动道,“真的是火姑姑,火姑姑和十几年前想必竟然并没有太大的差异,可是为何火姑姑会沉睡这么些年?”

    木丼澜看着火婉馨很是激动,当年火婉馨在他心中的印象便是美丽温柔慈爱,对他们几个都是极好的。可是随即想到在前往冰雪之巅时雾影倾连对众人说的话,沉睡了中毒数十年之久,这是何等严重?是谁,到底是谁害了火姑姑?

    想到有人竟然害了火婉馨,火琏醉和木丼澜当下便是阴沉着脸色,周身的怒气几乎上升到了一个,此刻的他们全然没有了打闹时的那般无赖,有的也只是底蕴深厚的四大家族少主的威严之气。

    这不禁让周边众人有些刮目相看,果然是都是喜欢隐藏的人啊。想到隐藏这两个字,所有人又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看向了幽邪,说到最会隐藏的人,恐怕就是非幽邪不可了,能顶着废物无颜女的称号这么些年……

    然而此刻的幽邪却是顾不得众人的目光了,看着床上躺着的妇人,幽邪的心中无疑也是高兴和激动的,前世今生她都只是一个父母不明的人。

    然而今生她却有了自己的家,有了丈夫亦是有了孩子,若说此刻最大的遗憾那便是父母不曾在身边,此刻知道躺在她面前的是自己丈夫的母亲,那便也是她自己的母亲。

    之后又是想到若是救醒了火婉馨,那么当年的一切事情也就昭然显露,包括她的亲身父母当年为何会那般被人追杀,从而将她送到凌天大陆。

    想到这里幽邪便是挥了挥手让众人先行出去,仅仅留下了寒梅和淡菊,琉璃镯的事情自然不能暴露在外人眼中。

    “小姐,这……这该怎么救啊?”,寒梅看着沉睡不醒的火婉馨,当下便是有些为难的开口。原本在来冰雪之巅时她便是想着,整个凌天大陆都未曾发生过沉睡数十年而不醒的病,所以就算未曾救醒这个病人也不必如何,可是如今这个病人竟然是自家姑爷的母亲,那便也是自家小姐的母亲了,怎么可能不救呢?但是这要怎么救?

    “是啊小姐,凌天大陆还从未有过这样的病”,淡菊此刻也是蹙了蹙眉,一张小脸皱成了包子,随后又是叹息了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火婉馨,这是自家小姐和自家姑爷的母亲,一定要救醒才好。

    而幽邪听着两人的话却是未曾开口,而是自琉璃镯中拿出了银针锦盒,随后又取出了不少稀有的药材,有些甚至是寒梅和淡菊未曾见过的,当下更是惊叹于琉璃镯的神奇。

    “将药拿着熬成药水,躺在床上数十年之久,身体的各个器官怕是已经有些衰退了,需要用这些药浸泡,再加上我施以银针,一个月左右就会苏醒”,幽邪淡淡的看了寒梅和淡菊一眼便是自顾自的坐在了床边。

    随后打开锦盒,拿起一根一根长长的银针小心翼翼的扎在了火婉馨的各个穴位,没多久银针便是染上了点点紫色,幽邪眸子一凛,果然是中毒所致。

    在所有银针都变成紫色之后幽邪才将它们用锦帕拔了出来扔进了一旁的清水之中,清水瞬间弥漫成了紫色,速度之快让人乍舌。

    幽邪亦是不禁蹙眉,这毒太过强烈,若是当年她未曾被救回冰雪之巅,恐怕早已魂断在十几年前,这一刻幽邪不禁开始感谢那将火婉馨救了回来的人,也便是雾影倾城的师傅。

    若是烈火擎苍知道火婉馨还活着恐怕会更加高兴才是,随后幽邪便是走到了床边,纤细的手轻轻抚着凸起的小腹,口中道,“孩子,这是你的祖母”

    许是听到了幽邪的话,幽邪的肚子竟然真的轻轻动了动,幽邪此刻不禁弯起了嘴角。

    过了半晌魂天和魂影便是抬着巨大的浴桶来到了冰冻之中,浴桶中散发着浓郁的药香,而药水的颜色也是呈现着深深的碧绿色,看上去清脆不已。

    在送进浴桶之后魂天和魂影便是再次转身离开,随后淡菊便是走了进来,而寒梅守在了洞口不让任何人走进冰洞。

    幽邪伸手将火婉馨轻轻扶了起来,并为曾脱去她的衣物,而是让淡菊随她一起将火婉馨扶到了药浴桶中,霎时间一阵阵白雾腾起。

    淡菊哪里见过这般情景,当下自然是好奇不已。

    过了许久许久,白雾渐渐散去,当淡菊再次看向药浴桶时,里面原本深深的碧绿色液体已经呈现出透明的色泽,与一般的清水相同。

    看到这里淡菊不禁崇拜的看向了幽邪,没想到这药材这般神奇,竟然仅仅是将人放进去就可以把药性全部吸取,恐怕这世界上能有小姐这般能力的人已经是没有了。

    之后二人便是将火婉馨扶出了浴桶,而淡菊自然是将早已准备好的衣服替火婉馨换上。

    此刻的火婉馨已经不像开始那般脸色苍白如纸,面色已经有些红润了,而她的周身还散发着隐隐药香,看到这一幕幽邪便也是松了口气,原本她并没有这般治疗过,今日看到效果这么好也是高兴,未曾想这个她从来没有用过的救治方法竟然可以救了她和苍的母亲。

    而做完这些幽邪已经疲惫至极,这才深深的看了一眼火婉馨,随后被淡菊扶出了冰洞,看着等在在外的众人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火婉馨有救。

    看着幽邪点头,雾影倾城和雾影倾连此刻的心情无疑是复杂的,他们自小就看着师傅每日废寝忘食的琢磨医药救治这个貌美的沉睡妇人但是无果,直至师傅魂归天外时还拉着雾影倾城的手,吩咐他一定要将火婉馨救醒,然而无论用什么方法到最后都是无用之功。

    此刻看到幽邪点头,那便是在他们二人的心里下了一个定心咒,能救醒这个妇人便好。

    而火琏醉和木丼澜更是激动的抱在了一起,随后似是想到了什么,两人又猛然分开,木丼澜还狠狠的瞪了一眼火琏醉,却并未开口。

    然而火琏醉此刻也是懒得与他计较,走到了幽邪身边开口道,“表嫂,你怕是累了吧?不如先去休息,姑姑这里有我呢!”

    火琏醉看着幽邪的目光也已经从尊敬变成了崇拜,这个女子虽然沉默不语淡然出尘,但是她就是这般厉害,能让他冷酷嗜血的表哥宣誓从此只娶一妻,还能救醒他沉睡数十年的姑姑,这个女子定然是上天派来他们火家的福星!

    幽邪听到火琏醉的话后便是点了点头,而雾影倾连便是开口道,“我带你去休息”,随后便是走在了前方,寒梅和淡菊搀扶着幽邪跟着雾影倾连而去。

    魂天和魂影看了看那冰洞,眼神中也满是激动和欣喜,虽然他们并没有见过烈火擎苍的母亲,然而也是知道,在烈火擎苍的心目中,火婉馨的地位是很高的。

    想着如今若是烈火擎苍知道了火婉馨还活着的消息不知道该是何心情。

    幽邪自那天起便是每日按时为火婉馨施针和药浴,时间一天随着一天过去,短短的半个月就在悄无声息中走过……

    而在花残国却是有一场巨大的阴谋在显现着。

    回顾到那日花霓裳和烈火无情领着花戚前往流欣殿去见沈清柔时,这个阴谋便是开始渐渐发芽生长起来。

    那日花戚在跟着两人来到流欣殿时便看到了坐在一旁细细品着茶水的沈清柔,一种压力让花戚感到有些危险,随后便是诧异,她当了女皇数十年,除了那个宛若神抵的烈火擎苍外,还从没有人能让她感到危险。

    当下心中便是谨慎了片刻,未曾想过自家女儿寻回的这个男子竟然这般不同寻常,紧紧就是他这个祖母便让她深感压抑和危险。

    随后她又是想到了方才在来到流欣殿时烈火无情说的话:“女皇陛下,可否请你见一下无情的祖母,我想你会愿意见到她的”

    当时听到这话只想着像寻常人家一样见一见对方的亲人而已,但此刻细想起来当时烈火无情的话是多么的意味深长。

    在见到花戚之后沈清柔才站起身来,未曾行礼只是淡淡的笑,“早就听闻花残女皇执政多年,是花残国自古以来最威严的女皇,今日一见果然非同一般”

    听到沈清柔的话,花戚微微一愣,随后看了看虽然一袭素衣但依旧遮掩不住雍容华贵的沈清柔,心下不禁开始沉思,能有如此风度的人物,又怎么会山野之民?

    随后便也是笑道,“您客气了,这次小女与无情情投意合,不如我们商量一下婚事如何?”,花戚看了看身后一副小女儿娇态的花霓裳和一旁满目深情的烈火无情,不禁开口问道。

    闻言沈清柔也是看了看两人,随后再次扬起嘴角,“当然,不如我们到内堂去商量如何?正好老身也有些话想要对女皇陛下说”

    闻言花戚眸子闪了闪,笑着开口道,“那是自然,请”

    话落间两人已经走向了内堂,而花霓裳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又想到了自己和烈火无情的婚事,当下犹如待嫁的小女人一般含羞带怯的看了看身边的烈火无情。

    而烈火无情看着花霓裳的目光,眸子深了深,随后便是不理会在场的众人低头温柔似水的印在了花霓裳的唇上,直到最后花霓裳虚软在了烈火无情的怀中,看的众人脸红不已。

    然而一旁的即墨挽星看着两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这般缠绵悱恻的吻,杏眸里划过一道深深的嫉妒之色,而隐藏在衣袖下的手也是狠狠的捏成了拳头。

    而另一方走进了内堂的沈清柔和花戚二人围坐在桌前,两人依旧含笑,只是此刻的笑意都已经有些意味深长起来。

    随后便是花戚先开了口,“风繆太皇太后,竟然远到我花残来了”,花戚依旧含笑看着沈清柔,语气中没有一点起伏变化,没有嘲讽,没有蔑视亦然没有高兴。

    在方才见到沈清柔时她的心中就在揣测,没多久脑海中便是蹦出了一个身影。几个月前在寿宴上大打出手的冒牌太皇太后沈清柔,那件事轰动了整个凌天大陆,她又如何会不知道,不过能拥有像腐尸死士那般恶毒的暗卫,这沈清柔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闻言沈清柔端着杯盏的水一顿,面色上却也是没有诧异,若是连这点东西都看不出来,那她花戚还真是白白当了这些年高高在上的女皇。

    说到底沈清柔心里是嫉妒着花戚的,她从小就被火家培养成为了顶尖暗卫,之后又被派到了陌生的凌天大陆带回火婉馨,虽然最后当上了太皇太后,但是因为有着烈火擎苍整个人,她的心从来都是压抑着的,没有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

    而花戚呢,十几年前便已经登上高位成为女皇,一生有着无数男人,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一个女人,可以享受帝王般的尊容,这是何等幸运的?

    “既然女皇陛下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拐着弯说话了,原本我也不曾想未央公主会喜欢上无情,但是既然如此,那么我便是可以利用这一条优势重回风繆”,沈清柔淡淡的看了一眼花戚,言语间没有一丝掩饰的意思。

    闻言花戚也是不怒,而是静静的看着沈清柔,随后又想到了自己唯一的女儿花霓裳,和烈火擎苍那深情的眼睛,当下便是端起一杯茶水抿了抿开口道,“说吧,有什么交易或是什么要求?”

    闻言沈清柔放下了手中的杯盏,赞叹道,“果然是一国女皇,爽快的性子才是做大事的人应该具备的,无情和未央公主的婚事我自然是同意的,这样也就让我们的合作更加愉快,我想要的不过是借助你们花残的兵马搞垮风繆,让烈火擎苍和即墨幽邪生不如死!”

    说道烈火擎苍和即墨幽邪时,沈清柔的语气狠戾无比,与方才那慈爱笑意的脸大不相近,一张原本保养得宜的脸此刻狰狞的可怕,让花戚也是忍不住一阵唏嘘。

    许是想到旁边有人,沈清柔顿时再次恢复了表情,变脸速度不可谓不快,当真不愧是可以顶着别人的一张脸生活这般久的人物。

    “烈火擎苍是什么人物你不是不清楚,说实话,我曾经确实还嫉恨过为何你们风繆会出现那般人物,若是这个人生在我们花残,那么就是让我让出帝位我也是愿意的,然而……”,想到这里花戚便是叹了口气。

    而沈清柔闻言眸中划过一丝嫉妒,为何她火婉馨的儿子就可以这般优秀?一个人,仅仅是一个人便可以让整个凌天大陆动荡成这般,这是何等的能力?

    花戚在感慨片刻后继续开口,“此刻烈火擎苍已经放言会举兵天下,我花残自然不可能独善其身,亦是不能坐以待毙,既然如此,那么就是和风繆拼了又如何?!”

    花戚在说出这番话时语气中带着多种情绪,有着不确定,有着犹豫,有着担忧,却是唯独没有自信,此刻的她没有一点女王的果断决绝。

    而听到这话的沈清柔却是高兴的,此刻月宸被灭,风繆帝国的实力几乎翻了一倍,如今若说还有可以对抗风繆帝国,斩杀烈火擎苍和即墨幽邪的机会,也就只有花残国和雪封国了,不过就上次那雪封太子对着即墨幽邪的态度也知,雪封国已经是指望不上了。

    原本她还在葬魂崖想着如何接近花残的办法,却不想自家孙子在前往了一趟上古遗迹后带回的女人竟然是花残国唯一的公主。

    如此这般,沈清柔便更是觉得,是上天给了她复仇的机会,让她将烈火擎苍和即墨幽邪斩杀,重回风繆,然后再与花残联手灭了雪封,这样从此两国交好或是合并,让自己的孙子烈火无情登位,成为凌天大陆唯一的帝王!

    想到这里沈清柔便是忍不住高兴,随后又是面色冷冽,等抓住烈火擎苍和即墨幽邪,她定然不会让他们二人那般轻易的死去,不讲他们千刀万剐游街示众难解她心头之恨!

    火婉馨,我一定要证明,就算生前我不如你,死后也定然让你在九泉之下难以瞑目,好好等着你的儿子和儿媳下去陪你吧!哈哈哈!

    “女皇陛下不必担忧,那烈火擎苍身中我下的蛊毒,虽然有了碧幽毒珠压制,但是那噬心蛊却是世间最为残忍的蛊,在月圆之夜就会爆发!那碧幽毒珠怕也快压制不住了,我们自然可以等到这一个月圆之夜,举兵风繆!”

    闻言花戚的眸中闪过一道亮光,随后便是看了看沈清柔,两人相视一笑,一种说不出的默契与阴谋渐渐弥漫在了内堂之中……

    便是在那日之后,整个花残国便可是准备花霓裳和烈火无情的大婚了,因为是花残唯一的嫡皇女,所以花霓裳的大婚自然是奢华至极的。

    金银玉器数不胜数不说,花残女皇花戚更是当着朝中众大臣的面将花残百分之五十的精英骑射兵令牌交给了花霓裳,可见花戚对于花霓裳的爱护是何其之深。

    而看着交到花霓裳手中的令牌,烈火无情却是嘴角掀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洞房花烛夜,虽然烈火无情和花霓裳已经有过夫妻之实,然而花霓裳毕竟是第一次大婚纳夫,所以害羞在所难免。

    而在拜过堂之后,烈火无情亦是没有让花霓裳失望,当着众多宾客的面便是轻轻将花霓裳拦腰抱起,花戚看着这一幕欣慰的点了点头。

    当初十几年来在她心里便只有一个花弄影,连花霓裳这个女儿都是要忘在了脑后,此刻在她的心里实质上女儿比皇位还要重一些。

    虽然她夫婿无数,但是子嗣单薄,只有两个女儿,其中一个女儿,也是最优秀的女儿却是为了一个可笑的爱情身死,这让她不得不找到这个病了多年的女儿。

    在看到她出落的那般美艳之后,她心里亦是有些骄傲的。从而把对花弄影的爱全都转移到了花霓裳的身上,此刻在花戚心里亲情更是重到了一定的程度。

    不然亦是不会白白的将自己手中的兵权交出去,这仅仅是为了换取一个女儿的幸福,其次才是带着为了国家百姓安好的目的。

    然而此刻的花戚却是看错了,当了女皇一辈子,手上沾染了无数人的鲜血,看破了无数的阴谋诡计,稳坐皇位十多年的她,不曾想过,自己这个真心对待的女儿会在日后花残国破时将她置之不顾!

    她亦是将烈火擎苍和即墨幽邪在心中的定位定的有些低了,若是她可以在此刻没有受到沈清柔的挑拨,没有受到亲情的干扰,那么花残国也不会到了和月宸国同样那般的下场。

    在烈火无情将花霓裳抱回流欣殿时,众多喜气洋洋的宫娥和喜娘也已经退了出去。

    而烈火无情掀开了花霓裳头上的红纱,一张娇媚妖娆的脸便是出现在了烈火无情的眼中,因为方才在大殿喝的有些多了,此刻的烈火无情头脑也是有些昏昏沉沉,但思绪却是清楚的很。

    眼前的一张脸一会变成即墨幽邪一会变成花霓裳……

    花霓裳看着烈火无情朦胧的双眼,英俊的脸庞,一时之间什么女子的矜持什么女子的温婉全都抛在了脑后,轻轻扯住了烈火无情的衣袖将他扯得倒在了床上。

    烈火无情一时之间没有站稳跌倒在了花霓裳的身上,顿时胸前的柔软触感便是掀起了烈火无情最原始的想法。

    随后便是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的将花霓裳身上碍事的喜服撕开狠狠的扔在了地上,滚烫的唇也是丝毫不落下风的在花霓裳身上摩挲。

    一时点点玫红落在了花霓裳的脖子上胸上和腿上,而花霓裳也是伸手扯开烈火无情的衣服,细密的吻也是随着烈火无情的身体落下。

    两具灼热的身体便是这样开始纠缠,过了许久之后,随着一声低吼,一切都归于平静。

    而烈火无情此刻的心绪也是回归,将一旁已经大汗淋漓的花霓裳紧紧抱在了怀里,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便是开口道,“裳儿,母皇给你的那块令牌交给我,我替你保管,那样重要的东西切勿不可弄丢才好”

    闻言花霓裳抬眸看了一眼同样大汗淋漓的烈火无情,想到了方才两人做的事情不禁面色潮红,喘着粗气,小手也是不安分的摸着,此刻的她根本就未曾听清楚烈火无情虽说的是什么,当下便是轻轻开口应了一声,“嗯,好,给你了,你保管着吧”

    闻言烈火无情的眸中划过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随后便是翻身而起,既然这个女人这般识趣,那便让她性福性福又如何,他也不吃亏。

    一时之间在烈火无情和花霓裳大婚之后,一切阴谋都是开始复苏复苏……

    ------题外话------

    各位大宝贝们,涟漪要雄起啊!

    大么么大抱抱,涟漪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