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万更)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消逝而去,一个月的时日转瞬即逝。

    这天,幽邪照常被淡菊和寒梅搀扶着来到了冰洞,一个月的时日过去,幽邪的肚子又是明显的大了一圈,然而每日施针消耗的体力却是让身有九死一生之毒的幽邪脸色有些发白。

    此时的冰洞也是因着每日人来人往,变得不似往常那般寒冷,幽邪一步一步来到了床前,看着气色皆与常人无异的火婉馨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个几不可见的弧度,依照这个时日她便是可以醒过来了。

    想到这里幽邪便是拿出了银针,细细的将针扎在了火婉馨的各个穴位,因为这毒烈性极强,所以解除之法自然也是难的,每次施以针法的位置和手法皆是不同,若不是幽邪来自华夏,医学知识渊博,还真是对这个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火婉馨才可以醒过来。

    在幽邪为火婉馨施完针,随即淡菊和寒梅就将火婉馨搀进药浴桶。

    “小姐,今日之后是不是夫人就该醒了?”,寒梅看了看朦胧但是已经略微有些稀薄的雾气,当下便是有些兴奋的开口道。

    “是啊,小姐你不是说过大约一个月的时日夫人就该醒来了吗,这便是一个月的最后一天了,夫人是不是会醒过来啊?”,∈,..此刻的淡菊也是兴奋的叽叽喳喳,这些时日小姐为了救治夫人可是每天都劳累的紧,若是夫人可以醒过来,小姐也就可以安心,这样的话不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淡菊,你去做些吃端到这边来”,幽邪看了看药浴桶中的火婉馨,并没有回答淡菊和寒梅两人的问题,而是直接开口道。

    听到这话两人便是知道了恐怕今日夫人真的会醒,所以醒来时一定要用膳的,沉睡了数十年又被放在这冰洞中,封闭了感官,自然不会需要用膳或是如何,但如今醒来就另当别论了。

    在淡菊走出冰洞后,幽邪便是坐在了床沿上,随后用手抚了抚肚子。几个月过去,感觉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了,看来在将母亲救醒后就该前往寻找解除九死一生的药材了。

    百年寒冰雾影倾城已经给她了,还有天海域海底深处的珊瑚参,迷雾沼泽中的赤焰草。

    这两处地方会遭遇的危险会多不胜数,但是若是不解除九死一生,那孩子生出来也会有危险。

    时下花霓裳回国并且她的大婚也已经过了一个月的时日,此刻的花残国恐怕已经开始预谋,苍若是离开了风缪那便是给了花残一个可乘之机,所以她必然是要亲自前往一趟了。

    就在这时药浴桶中的白雾散去,而守在一旁的寒梅却是清楚的看到了火婉馨的睫毛动了动,当下便是激动的喊着,“小姐,小姐你快看,夫人动了,我刚刚看到夫人的睫毛动了!”

    闻言幽邪也是站起身来到了药浴桶前,此刻也是清晰的看到了火婉馨颤动的睫毛,脸上这才浮现出了一个月来最温暖的一个笑意,“寒梅”

    “是,小姐”,跟随在幽邪身边这么多年,只是一个小小的称呼便是可以让寒梅清楚幽邪要让她做的是什么。当下便是将药浴桶中的火婉馨扶了出来,随后放在了床上为她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唔…”,在为火婉馨换好衣服没多久,一声细碎微弱的声音。

    随着这个声音,火婉馨的双眸便是在幽邪和寒梅的目光中渐渐的睁开,因为冰洞森寒不见阳光,所以火婉馨并未曾感到刺眼或是如何,虽然有了幽邪的药浴调理,但是多年未曾活动过,手臂依然是有些僵硬。

    在火婉馨终于将双眼全部睁开后,寒梅便是差点高兴的哈哈大笑起来。

    而火婉馨亦是感觉到身旁有人,当下就是转过头去,在看到寒梅时一愣,随后开口道,“姑娘…你,你是?”,随后似是想到了什么,火婉馨突然用手摸向了自己的身体,在打量过后便是发现,自己身上竟然一点伤口都没有,当下便是差异非常。

    随即再次抬眸时便是看到了幽邪,当下眸子一缩,声音有些颤抖道,“玲……玲珑,是你吗?”

    闻言幽邪眸子闪了闪,玲珑?难道是……

    想到这里幽邪的心思便也是有些静不下来了,当下便是来到了火婉馨的身边,坐在了床沿上看着虽然眼角微微有些痕迹却依旧美貌逼人的火婉馨。

    “我不是玲珑,我是…她的女儿幽邪”,幽邪看着火婉馨,语气不再清冷,而是带着点点温暖,随后便是伸手握住了火婉馨的双手,轻轻的开口道。

    闻言火婉馨大惊,玲珑的女儿?

    “这…这怎么可能?!”,火婉馨此刻便是诧异惊骇,她不过是中毒受伤罢了,怎么醒来之后玲珑的女儿都这么大了?这是怎么回事?

    “您别急,听我说。在十几年前您身中剧毒,又被打得遍体鳞伤被人抛弃在荒郊野外,恰逢冰雪之巅的无名师傅将您救了回来,但是因为您受伤过重所以就昏睡不醒,距离现在已经整整十几年的光阴了”,幽邪声音清澈的细细的开口,便是怕火婉馨接受不了。

    然而听到这话的火婉馨却是没有说话,而是微微垂首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便是抬头看着幽邪,“我相信你是玲珑的女儿!这个世界上能与她长的这般相像的也便是你了,虽然如此,但是你却还是要比她美上几分,火姨对不起你,若是当年我可以心狠一点,也不会……”

    火婉馨轻轻抬起略微有些僵硬的手摸了摸幽邪的脸颊,眼神中充满了怀念的意味,小时就是这双眼睛总是滴溜溜的看着自己,现在玲珑的孩子也是长大了,可是她的孩子又在哪里…

    想到烈火擎苍有可能会被沈清柔害死,火婉馨的手便是一顿,随后美眸中闪过一丝悲痛。

    幽邪一直注视着火婉馨的眸子,这一丝悲痛自然随是看在了眼里,然而还未等幽邪开口,火婉馨便是看着幽邪的肚子惊喜激动的开口道,“好孩子,你居然已经嫁人了?是哪家这般好运竟然将你娶了回去?”

    火婉馨看着幽邪大大的肚子,当即便是轻柔的伸手摸了摸,随后便是抬眸看向幽邪。身为四大家族火家最受宠的嫡女和风缪帝国尊荣华贵的帝后,火婉馨自然是识人无数。在看到幽邪的第一眼火婉馨便知道这个女子定然非一般男子可匹配,这般风华比之当年的她和水玲珑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想到这样的女子是玲珑的孩子,火婉馨便是打心眼里的高兴,随后又是想到了烈火擎苍,若是她的孩子没有死,此刻怕也是人中之龙吧。

    而幽邪闻言便是弯起了嘴角,伸手摸了摸自己凸起的肚子,有些意味深长的开口道,“我不应该叫您火姨的,是该叫母亲”

    闻言火婉馨的手又是一僵,满脸不敢置信的看向幽邪,随后便是开口,“你…你说什么?娘亲?难道是…”

    “是啊娘亲,正是你心中所想,那个好运的人便是您的儿子烈火擎苍”,幽邪此刻没有在外人面前的清冷漠然,没有在烈火擎苍面前的柔情似水,有的只是从未见过的女儿家的俏皮。

    许是在前世今生都未曾感受过父母的关爱,此刻的幽邪心里无疑是激动的是感慨的是高兴的。

    闻言火婉馨在呆滞片刻后,终于回过了神,当下便是差点喜极而泣。

    “孩子,你是说,苍儿他还活着?他并没有被沈清柔所害?!”,火婉馨眸中满是激动神色的看着幽邪,此刻面对幽邪在慈爱中多加了一份深刻的关怀和宠爱。

    “是啊娘亲,苍他很好,并没有什么大碍,您不必担心”,幽邪看着火婉馨的样子轻轻的开口道,看着火婉馨这般担忧烈火擎苍的模样,幽邪不禁在心中越发希望得到自己父母的消息了。

    想到这里有些便是开口道,“娘亲……我想知道我父母的事情您告诉我好吗?”,幽邪坐在床边握着火婉馨的手,琥珀色的凤眸此刻带着的便是隐隐的期待。

    闻言火婉馨拍了拍幽邪的手,眸中带着怜惜,自小被送到凌天大陆,自然是未曾见过自己的父母的,想到这里火婉馨便是心疼幽邪。

    “好,自然是要告诉你的”,火婉馨心疼的看着幽邪,刚准备开口说话时,却是被淡菊打破了宁静,“小姐,饭菜做好了,夫人醒来了吗?”

    淡菊的声音还没有从冰洞外进来,唧唧喳喳的声音便是已经传入,而幽邪闻言便是开口对火婉馨道,“娘亲,是不是饿了?我吩咐人做了饭菜,等用完膳再说吧?况且这冰洞寒冷,不能多待了”

    闻言火婉馨眼睛有些朦胧的点了点头,“好,走吧”

    话落寒梅便是走上前来将火婉馨扶起,“夫人,您小心一点”,闻言火婉馨便是看向了寒梅,在看到寒梅乖巧懂事的模样时笑着点了点头。

    不多时一行人便是来到了主屋的饭桌前,火琏醉知道火婉馨醒了之后便是马不停蹄的赶到了主屋,当看到坐在餐桌前,虽然有些岁月的痕迹却依旧美貌依旧的火婉馨时,火琏醉便是落下了眼泪。

    而木丼澜站在火琏醉旁边也是一脸的激动兴奋,眼睛也是有些朦胧,但是当看到身边已经落泪的火琏醉时,木丼澜撇了撇嘴道,“真不是个男人,多大了还哭!”

    闻言火琏醉便是扭头瞪着木丼澜吼道,“谁不是男人了?你见过了?!”

    听到火琏醉的话魂天和寒梅四人皆是嘴角一抽,而木丼澜则是面色一黑,颇有一副要上来与火琏醉拼命的模样。

    火婉馨一见便是笑着开口道,“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这个时候了还和小时候似得”,早在幽邪和火婉馨一起来到主屋时,幽邪便是对火婉馨说了火琏醉和木丼澜皆是在此的事情。

    火婉馨话音刚落,火琏醉便是来到了火婉馨身边,“姑姑,爷爷和爹爹每天都在家念叨你,什么时候和我回遗失大陆好不好?”

    闻言火婉馨拉着火琏醉的手一顿,想到火家家主和自小便宠溺自己的哥哥,不禁红了眼圈,连连出声道,“好,好,姑姑陪你回遗失大陆”

    早在很早之前她便是来到了凌天大陆,只是在烈火擎苍七岁时回过一次遗失大陆,那边也是最后一次见到火家家主。

    “对了,火姑姑,当年到底是谁害了你?居然胆敢挑衅我们遗失大陆的四大家族,简直是该死!”,木丼澜猛然间想到了火婉馨沉睡十几年,面色顿时阴沉下来,声音有些狠辣的开口道,此刻的他没有了一点点平常时候的大白。

    闻言整个主屋中的气息都是冷了下来,全都一致的看向了火婉馨。

    而火婉馨亦是冷了冷眸子,她是善良,却不是当年只是因为她并未曾防备沈清柔才让她得手,既然她没事,那么她亦然不会放过她!她堂堂遗失大陆四大家族之一火家唯一的嫡系大小姐可以遭遇一次两次的暗害,但这暗害之后便要接受她的怒火。

    想到这里火婉馨便是拉着幽邪的手坐在了自己身边开口道,“孩子你也坐下,听娘亲说,当年的事情很繁杂,你们便都坐下细听吧”

    火婉馨的语气有些感叹,亦是有些怀念,闻言所有人都是各自找了地方坐下,开始听火婉馨诉说当年的事情。

    看着众人都是坐下,火婉馨的目光微微飘向了远处,思绪也是回归到了当年的时候……

    遗失大陆四大家族在那一时期皆是风华鼎盛,而各个家族的继承人也在这时候呱呱落地。而只有四大家族中的水、火两大家族生出了女儿,水家之嫡女名为水玲珑,火家之女名为火婉馨。

    自小两人便是展露出了过人的美貌天赋和才华,果真是继承了四大家族的优良血统,而两人也是分外有傲气,脾性很是调皮,也便是如此,两人从小便是成为了闺中密友,手帕之交。

    因为两人身份皆是高贵无比,脾气又那般调皮,所以总是做一些别人不会做的事情。

    例如什么将别家身份高贵却总是欺辱平民子弟的那些人给暴揍一顿,直到变成猪头为止。

    两人一起上学院学习,但是因为两人的理解能力太过强悍,所以夫子所讲的东西她们基本都是看一遍就会的,也就造成了总是偷偷跷课出去捉知了的结果。

    有时上着那严肃老夫子的课而被唤醒时,两人便是会很不开心,随后就会在夫子坐在树下乘凉时,用墨水偷偷在夫子的脸上画大王八。

    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水玲珑和火婉馨是经常做的,也因为如此两人从小就被所有人称为混世双魔王。

    这一年,两人皆是十六岁的及笄之年。

    “玲珑,玲珑,不如我们出去玩吧?”,双十年华的火婉馨和水玲珑皆是出落得亭亭玉立美貌倾城,被誉为遗失大陆的绝代双姝。

    而此刻的水玲珑却是着一袭蓝衣靠坐在窗边看着窗外泛着蓝的天空,手中拿着一根狗尾巴草,表情看上去颇为无聊。

    在听到火婉馨的话时回国了神,随后道,“才不出去,门口说不定又是聚集了不少什么上门求亲的人,看见他们我就想把他们统统揍成猪头!”

    火婉馨看着水玲珑的模样不禁眨了眨大眼,随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还以为是什么呢,真是的还担心这个呢,水伯伯看样子对你不错啊,定然是不会逼迫于你的”

    闻言水玲珑的眸子闪了闪,却是未曾再谈论自己的话题,“你还说呢,火伯伯待你更好啊,总归不会让你选择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咦,对了,那些个上火家求亲的人呢?怎么就这么看着你出来了?”

    说到这里水玲珑倒是好奇的紧,距离两人及笄之日已经过去了五日,两人也已经有五天未曾见过了,这次便很是疑惑为何火婉馨会跑出来。

    问到这里火婉馨便是得意的挑了挑眉,“你这还不清楚吗,你忘记了从小在我院子里就有一个狗洞吗?我就是从那爬出来的,怎么样,聪明吧?!”

    而水玲珑这才发现火婉馨浑身都是泥土,看到这里不禁也是扑哧的笑了出来,“哈哈哈,你说你,这幸亏未曾有人看到过,不然的话你这个遗失大陆第一美女的威名可就荡然无存了,哈哈哈,爬狗洞,亏你想得出来!”

    “真是的,这有什么好笑的,以前又不是没干过,你还说呢,不知是谁小时陪我一起偷偷从那溜出去玩的!”,火婉馨看着水玲珑笑的那样夸张的模样,不禁脸色一黑。

    闻言水玲珑的面色也是一黑,随后两人对视一眼突然就是哈哈大笑起来。

    便是如此,几个月翩然而过。

    一天,水玲珑正在用晚膳,水家家主突然怒火冲天的回来了,这不禁让水玲珑诧异不已,随后便是开口问道,“爹爹,发生了什么事让您这么生气?”

    闻言水家家主坐下喝了杯茶后就开口道,“你的好姐妹火家大小姐火婉馨就要嫁给风家家主的儿子了,婚礼便是定在了三日后!”

    说着说着水家家主水天威便是将手中的杯盏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四大家族从来都是不会联姻的,只因为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底蕴,若是互相联姻了,那么四大家族也就会失去各自牵制的平衡。

    闻言水玲珑脸色一白,手中的筷子更是啪的一下掉到了桌子上。

    “玲珑,玲珑你怎么了?”,水家家主水天威听到筷子摔落的声音时便是扭头看去,却见水玲珑此刻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当下便是担忧的开口道。

    而被水家家主水天威唤回神的水玲珑便是眸子一缩,随后就起身向门外跑去,边跑边出声道,“爹爹,既然婉馨要大婚了,那我这个闺中密友自然要前去探望,我这边去看看她!”,水玲珑说完便是跑了出去,独独留下一脸深邃的水家家主水天威。

    水玲珑一路跑到了火家,这才看到火家此刻已经开始张罗着红绸红灯笼,一片喜气洋洋的神色,看到这里水玲珑心里又是一紧。

    随后便是马不停蹄的向着火家大门口而去,谁知却被一个陌生的人拦在了门口,那人见来人是水玲珑不禁眸子一闪,随后便是开口道,“水小姐且慢,属下知道水小姐定然是来见我们未来夫人的,但是真是不巧,我们夫人今日身子不好,不便见客”

    “滚开!知道我是水家小姐还敢拦着,你莫不是活得太久了?!”,此刻的水玲珑哪里还顾得别的,听到这话便知这个人定然是风家派来的,风家知道她和火婉馨关系极好,而且两人的坏主意也多,怕两人凑到一起想什么不好的主意,此刻自然是不允许在火婉馨出嫁前见到水玲珑。

    水玲珑说完便是要往里冲,然而那人的身后突然涌出许多暗卫,而那领头之人也是声音微冷道,“水小姐,虽然我等不会伤你,但若是你非要硬闯,那属下也只能领命将您带回水家,交给水家主看管了!”

    闻言水玲珑果然停住了硬闯,而是不甘心的咬了咬唇,随后便是转身离去。

    看着水玲珑离开的背影,那风家之人便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哼,风火两家联姻,到时不论是水家还是木家都将不复存在!

    而走在路上的水玲珑在看到身后并没有人跟踪时便是瞧瞧折身来到了火婉馨院子的外围,当看到那一个狗洞时眸光一亮,随后便是俯身爬了进去。

    刚刚爬进去就感受到院子里一片寂静,而从主屋中隐隐传出了哭声。水玲珑心里一紧,随后小心翼翼的进入了火婉馨的闺房,虽然周围也隐藏着暗卫,但好在水玲珑身为水家嫡女,从小便熟识武功内力,所以才未曾为发现。

    当进入了火婉馨的闺房之后,那哭泣声更是明显。

    而原本趴在床榻被子上哭的一塌糊涂的火婉馨在听到声音后警惕的扭头看去,当看到一脸紧张和担忧的水玲珑时,这几日来的委屈一涌而出,随后便是站起身扑进了水玲珑的怀中,但是却未曾大声开口。

    火婉馨自然是不笨,外面有人看守她是知道的,而且风家的人自然也是不会让她见到玲珑,所以玲珑定然是从那个狗洞里进来的,想到这里火婉馨不禁又笑了出来。

    而水玲珑看着火婉馨的模样便知她心中所想,当下也是微微哄着眼圈笑骂道,“笨蛋,又哭又笑的,像什么样子?!”

    闻言火婉馨依旧又哭又笑,随后便是开口道,“玲珑,我就知道你会来的,我一直都知道”

    “好了好了,不哭了,快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会要嫁给那风家家主的儿子了?他那儿子年纪都已经快要当咱们爹了!”

    当时风家家主的儿子便是现在的风家家主,他是当时四大家族中年纪最大的孩子,却也是风家唯一的嫡子。

    闻言火婉馨便是又红了眼圈,“哥哥出外狩猎,中了紫貂的毒,而解药…只有风家才有。风家家主为了能够改变四大家族此刻的布局,就想着与火家联姻!便也用这解药来换取与火家的联姻,而我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哥哥去死,此刻哥哥的毒已经解了,我便……”

    听到火婉馨的话时水玲珑便双目大睁,当下便是怒极,“真是无耻!亏得风家是四大家族之一,怎会作出这样的事情?不行,不可以这样。到底该怎么办呢?”

    水玲珑微微蹙起眉头,要怎么办才能避开这场大婚呢?想着想着水玲珑便是松开眉头与火婉馨对视一眼,两人异口同声道,“逃婚!”

    但随即火婉馨便是蹙眉道,“若是逃婚的话,在遗失大陆有什么地方是四大家族找不到的?”

    闻言水玲珑也是再次蹙眉,是啊,她们身为四大家族的嫡系女儿,自然知道四大家族的底蕴如何,说是在遗失大陆只手遮天都不为过,就算是逃婚又能逃到何处?!

    想着想着,水玲珑突然目光一亮,“对了,婉馨我有办法了,上次我听闻爹爹和暗卫传话,其实这个世界并非只有我们遗失大陆,还有一个名为凌天大陆的地方,若是可以前往到凌天大陆,那么四大家族的手也不可能伸那么长了!”

    听到这话火婉馨面色一喜,“好,玲珑你知道怎么去凌天大陆吗?”

    闻言水玲珑不禁唏嘘不已,“幸亏上次我偷偷跟着暗卫一起去了,才看到了前往了凌天大陆的路,哎,幸亏啊幸亏!”,水玲珑不禁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

    而火婉馨闻言便是紧紧地抱住了水玲珑道,“玲珑,你真好,若是我真的到了凌天大陆,我们一定也要联系才好!”

    “好,婉馨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经常与你传信的!”,水玲珑也是回抱住火婉馨。

    “那玲珑我们便等到夜深时再从狗洞里爬出去好不好?”,火婉馨偷偷附在水玲珑耳边道。

    闻言水玲珑点了点头道,“好,我也是这般想的,对了还有没有上次我们迷倒暗卫用的药?”,水玲珑亦是偷偷地回声问道。

    闻言火婉馨眸子一亮,随着水玲珑点了点头,“玲珑你好聪明,还有呢,这样我们离开就多了一丝机会!”

    水玲珑闻言挑了挑柳眉,那意思很明显,那时当然,我不聪明谁聪明呢!

    便是如此,在午夜时分,水玲珑和火婉馨都换上了轻便的衣服,随后火婉馨将手中燃烧起的香从窗纸上扎了出去,一阵阵烟雾蔓延而出。幸而火婉馨和水玲珑已经服用过了解药,所以当外面传来一道道咚咚砸地的声音时,两人相视一笑。

    随后便是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在看到外面再没有什么响动时从狗洞中爬了出去,在出去后便是马不停蹄的向着前往凌天大陆的方向而去。

    而此刻隐藏在外的火家家主看着火婉馨离去的背影,脸色扬起了一抹笑意,心中在想:馨儿,你一定要活的好好的,爹爹会想你的。

    直到凌晨两人才气喘吁吁的来到了去往凌天大陆的出口,只见那是一个巨大的石洞,若是不细看还以为是座假山,没人能想到在石洞的一边竟然是另一块大陆!

    两人站在石洞口,火婉馨此刻早已泪眼朦胧,随后便是狠狠的抱住了水玲珑,“玲珑,我舍不得你怎么办,我真的好舍不得你!”

    闻言水玲珑也是红了眼圈眼泪摇摇欲坠,随后拍了拍火婉馨的脊背,“哭什么哭,让外人知道我们遗失双魔王哭的这副惨兮兮的模样那岂不是很丢人?我们以后一定还会见面的,不哭了,我会经常与你传信的!”

    听到这话火婉馨便是点了点头,随后水玲珑看了看天际道,“快走,天快要亮了,这时候恐怕风家已经知道了你逃婚的消息,还是早点走的好!”

    说完便是推着火婉馨向那石洞而去,火婉馨闻言擦了擦眼泪后便是对着水玲珑狠狠的点了点头,在步入石洞时开口,“玲珑,你要记住,若是你有什么困难,我一直都在,让人到凌天大陆找我就好!”

    闻言水玲珑笑着点了点头,此时的两人皆是把这话当成了云烟,因为以水玲珑此刻这般也不会发生什么需要逃婚到凌天大陆的水玲珑所帮,然而却不知,直到后来终于找火婉馨帮了一个大忙。

    火婉馨穿过石洞,走了好久好久,终于是见到了一片光明。

    看着这另一片天地火婉馨不禁诧异非常,而周边众人在看到这凭空出现的美人时也是诧异非常,这时火婉馨才扭头看去,只见她刚刚步出的石洞竟然已经消失不见,诧异片刻后就回过神来,身为火家嫡女她自然见过不少好东西,这种可以隐形的东西她不是没见过。

    然而还没等众人反映过来,站在这里的火婉馨已经消失不见。

    原本还呆滞的众人当下便是眨了眨眼,随后皆是唏嘘,摆了摆手都各忙各的去了。

    突然出现一个貌美如仙的女子,又突然消失,众人皆是以为这只是幻觉罢了。

    火婉馨刚刚来到凌天大陆并不知道该怎么办,一片迷茫。在路过一座山时便是被一群山贼拦住,见色忘本是山贼的本性,在看到了火婉馨这般貌美的女子时便都忘记了打劫这回事。

    当下便是对着火婉馨出言调戏,一直养尊处优过着尊贵生活的火婉馨哪里受得了这般侮辱,当下便是动手与一群山贼殴打在了一起,然而因为来到凌天大陆时急切,身上未曾带着一文钱,几日没有吃过东西,长途跋涉的火婉馨就算身手极强也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了。

    火婉馨当下便是有些抵挡不了,身后受了一掌,当下便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身子如一只脆弱的蝴蝶摔了出去,然而面临火婉馨的却不是坚硬的地板,而是一个温暖至极的怀抱,其中还带着点点清幽的竹香。

    火婉馨当下便是抬起了头看向抱着自己的身影,只见那男子束着墨发,剑眉挑起,一双完美的眼眸中透着点点苍绿,但在此时却是颇有兴趣的看着怀中的自己,看上去魅惑人心,高挺的鼻梁下一双性感的薄唇。

    感觉到自己居然看着一个男子看出了神,火婉馨便是微微红了脸,而烈火琰此刻看着怀中的火婉馨也是一瞬间的愣神,怀中的女子长发有些凌乱,脸色微微发白,光洁饱满的额头,一双美眸中闪过羞恼之意,小巧高挺的鼻子,樱唇唇角一丝妖冶的鲜红灼热了烈火琰的心。

    当下烈火琰便是心中大怒,随后抬眸看向了那一群早已呆滞的山贼,随后便是一手揽着怀中的火婉馨,另一只手提着剑,面色阴沉周身森寒,只是瞬间便是来到了一群山贼的身边。

    手起刀落间,山贼们都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倒在了地上,只因为此刻他们的心脏处一片血红,还泛着热气的拳头大小的心脏滚落在地上,跳动着细微到几不可见的弧度。

    火婉馨看着这一幕仅是微微蹙眉,却并没有像一般女子一样大吵大闹或是呕吐,有着那般高贵身份的她什么血腥的场面未曾见过。

    而杀完所有的山贼后烈火琰却是皱起了剑眉,随即看向了怀中面色恢复一片淡然的火婉馨,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在看到她受伤会感到这般愤怒,恨不得将伤了她的人全部都杀死,而他也确实这般干了。

    这是为什么?他是怎么了?

    而火婉馨此刻看着皱眉的烈火琰不禁开口道,“喂,喂,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回过神的烈火琰直接就对上了一双清澈关怀的眼睛,清楚的看到了那清澈美眸中自己的倒影。心中仿佛一下子被填满了一般,一切都变得不重要,好像只要她的眼中有他就好。

    看着看着,烈火琰便是笑出了声,声音磁性中夹杂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幸福,而火婉馨感受到烈火琰揽着她的手臂渐渐收紧,看着他俊美无俦的笑脸不仅再次没出息的红了脸。

    此刻的火婉馨亦是心中感到诧异和不安,为什么在看到他笑的样子会觉得心里发烫?不会厌恶他的怀抱,闻着他身上清雅的竹香会觉得平静安心?

    两人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仿佛一切都有些明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之后烈火琰便是将火婉馨带回了风繆帝国,原来那日他碰上火婉馨是因为烈火琰前往狩猎,却在听到打斗声时走了来,自然是碰到了被打伤的火婉馨。

    之后的日子里,火婉馨感受着烈火琰细心的对待和宠溺,渐渐也明白了,心中的情意便是名为爱情。

    虽然在知晓他帝君身份时心情低落,然而一切在爱情面前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一个身份神秘的陌生女子要登上帝后之位?这怎么可以?!火婉馨登上后位的消息一出,所有朝中大臣无不震惊反对。

    哪个大臣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荣登后位,为家族奠定下百年基础而不被破?

    当下烽烟四起,反对之声在朝堂上此起彼伏,然而最终烈火琰却是以最为激烈的方式,那便是一人独身前往边境平反战乱来证明,他烈火琰并不需要用平衡迎娶朝中大臣的女儿来稳定朝纲!

    而在次期间被太后早已娶进后宫的女子,或是口口声声传言爱慕烈火琰的女子皆是龟缩于寝宫或是闺房,只有一个火婉馨,只身快马加鞭来到边境,两人浴血奋战将蛮族整整二十万兵马杀了个片甲不留。

    一战成名,风繆帝国顿时一跃而为四国之首,兵力国力之强令人堪堪乍舌!

    当一身铠甲血染鲜红的烈火琰手牵同样狼狈却满目英姿的火婉馨回到风繆皇宫时,所有人都噤了声,再无一人敢反对,这般巾帼女子如何不配做他们风繆的帝后?就算没有身份又如何?仅仅是这份胆识便将所有女子踩在了脚下!

    火婉馨成为了风繆的帝后毋庸置疑,大婚后没过多久火婉馨便身怀有子,顿时便是止住了所有想要借着火婉馨婚后无子的理由想将自己女儿送进皇宫的大臣们的想法。

    回忆至此,火婉馨便是满脸的幸福神色,仿佛想着当年的事情便是犹如回到了过去一般。

    而幽邪听着火婉馨的话,思绪也是有些翩飞。当初第一次见到烈火擎苍时,她清楚的记得当烈火擎苍看到她的那一刹那,眸中闪过的呆滞。

    虽然只是片刻,但是她看的清清楚楚,她明白那只是烈火擎苍无意间的神色,不是因为她的琥珀眸,不是因为她与他相同的身手,只是一瞬间的反映罢了。

    想到这里幽邪不禁眸中划过一丝深情,是啊,自己又何尝不是,在看到他的那一幕,心亦是几不可见的一颤,这样得变化直到现在她才明白。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题外话------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各位宝贝大么么,谢谢你们的订阅哟,涟漪爱你们。

    每天坚持万更是很难,但是涟漪的动力所在就是知道有你们每天都在等着涟漪一个一个打出来的字,高兴。

    有你们的支持,涟漪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