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情比金坚,往事重提

    火婉馨回过神来便是看到了幽邪嘴角的那抹笑意,当下便也是高兴的。

    “姑姑,然后呢?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姑姑还有没有和水姑姑联系呢?”,火琏醉细细的听完之后便是开口问道,对于那个从来未曾见过面的姑父他当真是好奇的很,不过……

    而火琏醉此刻也是感动,原来当初若不是姑姑,也就不会有他了,为了他父亲的解药才会同意联姻,虽然后来逃婚了,但是救了他父亲的事实还是在的。

    “那自然是联系了的,她是我最好的手帕之交,又怎么可能不联系呢”,火婉馨说完便是看了一眼身旁的幽邪,随后又是陷入了回忆之中,诉说着当年那些情比金坚至死不渝的爱情。

    在火婉馨当上了风缪帝后之后,便是差遣了她所信任的人前往了遗失大陆送信给水玲珑。

    好在并未曾有多大困难,因为自从火婉馨离开之后水玲珑就每天等待着,而四大家族之一的水家府邸自然也是稍稍打听便会知道。在水玲珑亲手收到了火婉馨的信时便是喜极而泣,能收到火婉馨的信那就是代表着前往了凌天大陆的火婉馨此刻已经没事了过的很好。

    信中写了很多东西,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当然是遇到了烈火琰的事情。在水玲珑知道火婉︽≤,..馨已经嫁人并且有了孩子之后,第一反应便是笑骂的哭出了声,知道了火婉馨过的很好,水玲珑自然是放下了心。

    随即便是回了信,信中所写也便是她离开了遗失大陆后发生的事情。

    原来自那天水玲珑协助或婉馨前往凌天大陆之后,风家的人大怒,声称要火家给他们风家一个交代,四大家族的面子是极为重要的,此次风火两家联姻本是众所期待的。

    虽然大多数的人都觉得风家那年纪过大的少主是配不上有着遗失大陆第一美人之称的火婉馨的,但是四大家族的事情又怎么是一般人等可以肆意谈论的,就算信中觉得有些不想匹配,但是表面上都是一副祝福的模样。

    其实不管怎么样,火婉馨不论嫁给谁对寻常百姓都没有损失,水火两家联姻不过是让众人看一看贵族的八卦言论罢了,但是便也是因为四大家族风名太盛,所以风火两家联姻几乎牵扯到了所有遗失大陆之人的关注。

    所有这次大婚时火婉馨逃婚便是相当于在风家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所以风家自然是大怒,随即便是带领了无数暗卫围堵火家,火家家主也是暴脾气,当下便是不同意了,自家女儿逃婚又不是他协助的,随即便是当着天下百姓的面说出火婉馨之所以会嫁给风家少主的原因。

    一时之间风家被置于了风口浪尖之上,如此无耻的四大家族风家又怎么能使传承如此之久的古老家族?此刻风家便也是无法对着火家出手,随后就这样硬生生的吞了这口闷气。

    而让所有人疑惑的则是风家的少主,其实风家少主在遗失大陆也是极为出名的,为人深沉不喜言语,因着四大家族的良好基因,也是一表人才,只是年纪过大罢了。

    然而在经过了火婉馨逃婚这般侮辱之后,风家少主居然未曾多言,也没有前来寻火家的麻烦,这不禁让众人猜测不已,风家家族的嫡系少主,铮铮男儿怎么会甘心忍受这样的侮辱?

    然而很快的结果便是出来了,在火婉馨逃婚不久之后,风家少主便是娶妻了,可是所娶之人倒是让人极为不解的,因为这个女子似乎并不是遗失大陆之人,因为不论是在贵族大家还是盛世家族都不曾见过有这个女子。

    但不得不说这个女子也是美的,虽然不能与遗失大陆火婉馨和水玲珑相媲美,但是也比一般人家贵气了很多,当下众人便是知道了,原来这位风家少主之所以不生气不愤怒的原因是早已和别的女子心心相惜,这才对于火婉馨的逃婚没有一点意见。

    因为风家少主已经娶妻,所以火婉馨逃婚一事自然是被压了下来,而遗失大陆两大第一美人其中之一消失不见,另一位美人也便是水玲珑就在此成为了众所谈论的对象。

    上门求亲的人几乎踏破了水家的门槛,而这位水家嫡系大小姐的性子却极傲的,也刚烈非常,当着众人的面开口道,若想娶她,不论贫穷富贵,只需有一点她喜欢,今生只娶她一人!

    一生只此一妻的承诺让众多名门贵胃退缩了,这种只娶一个妻子的事情就是在平明百姓中都是极少的,又何况是他们这些娇生惯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家公子?

    尽管这样,他们依然记得那个一袭蓝衣的女子在说完这句话后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随后嗤笑一声踏进水府时嘴角那抹讽刺的笑意,凡是看到了这笑意的人皆是觉得心脏一缩满面羞愧。

    而也便在这时遗失大陆出现了两个精彩艳艳遨游九天的男子。

    邪宗宗主魔枭,年纪轻轻便是成为了一宗之主,原本已经强大招人仰视的邪宗在他的治理下更是变得强大傲视遗失大陆,并且外界传言这位宗主不仅身份地位尊贵无比,而且长相更是让人垂涎,俊美绝伦翩若惊鸿便所说为他了。更是传闻有江湖第一山庄的少小姐自见过这位宗主之后就茶不思饭不想。

    这一下子众人便更是想要见识见识这位邪宗宗主的样貌了,然而邪宗被世人称为魔宗,里面的人皆是魔头,而领导者就更加是魔头中的魔头了,所有正派女子对他有想法的都不得不消去。

    而水玲珑在听到他的消息时却是未曾有丝毫反应,随后嘴角便又是挂起了一抹仿佛嘲讽世人的笑,邪宗比之世人恐怕都不知正义了多少,所谓的正人之士也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便是这样与魔枭同时风靡遗失大陆的另一个人物却就神秘多了,传闻这人的身世背景与魔枭不相上下,乃是与邪宗对立所处的云宗,相比之下云宗却是所谓正义人士所聚集之处。

    而此刻的云宗宗主云圣天,也是年纪轻轻便成为了一宗之主,其能力更是不可小觑,但是世上之人却是没有人见过他是何模样。

    这样的两个男子都是成为了遗失大陆闺中女子心里理想的夫君人选。

    火婉馨手中拿着水玲珑传回的书信,不禁笑出声来,原来她不在的这些年发生了这般多的事情。

    之后的日子里,火婉馨和水玲珑总是互通书信,了解彼此的生活。

    而火婉馨在十月怀胎之后生下了一个男孩,烈火琰大喜,当下便是将他封王,刚刚出生的皇子便封王的少之又少,一时之间朝中大臣都是知晓,日后这位皇子定然会成为一国之主!

    然而却是这般想着,在烈火擎苍出生没有多久,皇太后便重病在床,临终遗愿便是道,“你乃为一国帝君,后宫怎可如此空置,在我死后,定要选秀!”

    一句话让烈火琰无法反驳,而火婉馨却是温柔的安慰,选秀也没什么,看到如此通情达理的娇妻,烈火琰更是感到愧疚,然而皇太后的遗命却也不可违!

    与此同时,已经两年未曾见过火婉馨的火家家主对她甚是思念,故此便吩咐手下的得力暗卫前往寻找火婉馨,而因为水玲珑自是怕火家家主担心,所以将火婉馨身在凌天大陆风繆帝国的事情说了出来。

    便也就这样那暗卫便前往了凌天大陆,直奔风繆帝国。

    而来到凌天大陆之后她便想着如何可以混进风繆皇宫之中,恰巧看到了城墙上贴着的告示: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之为帝,填充后宫乃为常,选秀之典执行三日!

    便是这样那暗卫心中一动,之后便是来到了茶楼之中探查风繆选秀所要注意的事情。

    “喂,我们帝君竟然要选秀了,真是不可思议的紧!”

    “是啊,想两年前迎娶帝后时那般大的场面,果然是帝王心海底针啊,那时还以为帝王会独宠帝后控制后宫呢!”

    “就是说,不过要说这帝后还真是美若天仙,就算是冠宠六宫都不为过!”

    “对啊,更何况下载帝后还生下了我们风繆帝国唯一的皇子!身份地位是更加尊贵了,不过要说这位帝后还真是神秘的很,居然连任何背景都没有,稳坐风繆帝后之位!”

    “哎,主要就是这位帝后也厉害,能牢牢的抓住咱们帝王的心啊”

    “……”,暗卫听着周围的话,白皙的手指不禁紧紧的捏在了一起,隐藏在纱帽下的眼睛闪过一道嫉恨。

    原本她以为这火婉馨要嫁给风家那个老男人了,谁知道最后竟然是这样,来到了凌天大陆还嫁给了一国帝王?!她火婉馨凭什么这般好运?

    她自小就被选中当上了火家的暗卫,经历了非人的训练,每日每夜看着火婉馨和水玲珑两人受着所有人的瞩目和疼惜,而她呢?

    就是因为她出生低下,火婉馨是高贵的大家族女子?

    想到这里那暗卫便更是不平了,狠狠的咬着唇,随后便是起身离开了茶楼。

    走到高大威严的风繆皇宫边上时,眸中的嫉恨更甚,随后便是呢喃道,“火婉馨,我不是什么都不如你的,既然你这般受宠爱,那我便夺了你的宠爱又如何?!”

    选秀之日,那暗卫便是将丞相之女沈清柔取代,随后又堂而皇之的步入了皇宫之中,成功的成为了四妃之一柔妃。

    顿时成为了仅次火婉馨的风繆后宫第一人,没过多久便也是有了喜,顿时更是被后宫中的女人们崇敬着,想着帝后只为恐怕很快就会被取代了。

    而火婉馨却是一直待在自己的寝宫,从来没有踏出来过,过得滋润无比,偶尔看看书,偶尔逗弄逗弄年纪小小却一脸沉稳的烈火擎苍。

    然而另一边遗失大陆却是发生了两件大事。

    那便是四大家族之一的水家嫡系之女,遗失大陆第一美人水玲珑与邪宗宗主魔枭私奔!

    这件事轰动了整个遗失大陆,让所有人都是感叹不已,果然是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啊,遗失大陆两大美人,一个火家嫡女逃婚而走,一个水家嫡女与魔头私奔?

    而与魔枭远走一方的水玲珑却也是未曾忘记与火婉馨的联系,时常通信于她,虽然没有以往方便,但也并没有什么大的困难。

    遗失大陆发生的另一件事便是,传闻云宗宗主云圣天派遣人来与水家联姻!

    谁都知道云宗宗主是何许人也,竟然这般直接当着天下人的面派人前来下聘礼,准备迎娶水玲珑,然而水玲珑也是有性子的,竟是直接无视于他,与魔头私奔!

    这与当初的火婉馨一样,在云宗宗主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然而与火婉馨不同的是,风家比之云宗还要差一些,两大宗派千年积淀无人可以小觑。

    然而在魔枭和水玲珑私奔之后,云宗宗主云圣天却是隐匿,再无任何风声传出,当下所有人都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为何这时的男子都是对于这种侮辱沉默以对了?况且这男子还都是身份背景强大至极的,当真是……世道变了。

    之后魔枭和水玲珑便是一直在与四大家族对抗,邪宗的底蕴也渐渐有些吃力,然而四大家族却更是严重。

    直到邪宗元气大伤的时候,隐匿的云宗终于沉静不下去了,给了邪宗致命的一击,之后邪宗便是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无人知道残留的邪宗之人去了哪里,但是众人所知便是,所有邪宗的人士都没有怪魔枭,反而很是支持!

    在水玲珑心里也早已不当自己的是水家的女儿。

    邪宗元气大伤之后,云宗便是一跃而为遗失大陆最强大的势力,之后在抓捕到水玲珑之后,云宗便是下旨,从此遗失大陆凡是超过双十年华的人便不得再前往凌天大陆,违者…死!如此这般这条禁令便一直传了下来,直到现在。

    火婉馨随即便是又再次疼惜的看了一眼幽邪,随后便是再次回忆着当时的情况。

    直到被所有正派人士围剿时,水玲珑迫不得已将女儿递给了魔枭,嘱咐他一定要亲手将女儿交到凌天大陆风繆帝国帝后火婉馨的手上!而魔枭自然是知道火婉馨是何人,在看到女儿那清澈如水的琥珀眸时,抱着她前往了凌天大陆。

    离开之后再也未曾回过头,眸中闪过的狠戾仇恨和冷酷绝对会让所有人胆战心惊。

    直到来了凌天大陆,魔枭也未曾停下步伐,一路来到了风繆皇宫之中,而正坐在窗边看书的火婉馨却是丝毫没有感受到一点气息时,魔枭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

    而原本一直闭幕休息的年仅六岁的烈火擎苍刷的睁开了苍绿色的眸子,冷冷的看了一眼魔枭,寒声道,“你是何人!”

    听到这声音火婉馨才是扭头看去,只见一个一袭黑衣面色冷冽却俊美无比的男人站在她的身后,火婉馨一惊,随后在细细的看了几眼之后便是松了口气,随后轻声道,“你,是魔枭?!”

    话语虽然是问句,但语气却是无比肯定的。世上男子能有如此风华的,恐怕也就只有自家的烈火琰和玲珑私奔的男人魔枭了。

    闻言魔枭面色没有丝毫变化,而火婉馨却是一眼看到了魔枭手中抱着的小小婴儿,当下大惊的站起身来,“这是…你和玲珑的孩子?!你为什么会来凌天大陆,难道玲珑出了什么事?”

    此刻的火婉馨早已面色惊骇担忧,而魔枭在看到火婉馨从骨子里透出的神色时,才缓了缓冷冽无比的气息,将手中的婴儿递给火婉馨道,“我和玲珑的女儿,待我好好照顾,他日我会回来接她!”

    魔枭说完便是深深的看了一眼火婉馨怀中的孩子,随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一路飞奔回遗失大陆,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女人,水玲珑!

    而火婉馨静静的看着魔枭离去的背影,未曾言语,而是低头看向了怀中的婴儿,只见那小婴儿一点都不认生,伸着小小的胳膊抓着火婉馨垂下胸前的发丝。

    看到这一幕火婉馨的眼中有着欣慰,有着笑意同样有着疼惜。

    而一旁的烈火擎苍看着母后怀里的小婴儿时,冷漠依旧,但是却一步一步来到了火婉馨的身边,火婉馨诧异的看着自家儿子,他从出生起就没有哭过,也从来不笑,这让火婉馨觉得烈火擎苍不似一般的孩子。

    然而这是第一次她看到烈火擎苍对一个人感兴趣,虽然只是个婴儿。

    随后火婉馨便是将手中的婴儿递给了烈火擎苍,第一次接触除了烈火琰和火婉馨之外的人,烈火擎苍微微皱了皱眉,却是没有拒绝,而是接了过来,学着火婉馨的动作将婴儿抱在怀里。

    而被抱在怀里的婴儿在看到烈火擎苍时,大大的琥珀眸眨了眨,随后便是弯起了嘴角,露出了还没有长出牙齿的嘴巴,看到这一幕烈火擎苍便是感觉心中柔软了一块。

    “这是妹妹,以后就是你的妹妹”,火婉馨清楚的感受到了烈火擎苍的变化,随后轻声的开口道。

    闻言烈火擎苍一愣,随后再次细细的看向怀中的人儿,当下便是郑重的点了点头,妹妹,哥哥是要保护的妹妹的!便是如此,保护怀中这个拥有着琥珀眸婴儿的信念就驻扎在了烈火擎苍的心里。

    而火婉馨扭头看向窗外已经渐渐转凉,秋黄的树叶翩翩飞落到地上,一片萧瑟的情景。

    眸子变得有些深邃,正派真的是所谓的义吗?

    想到这里火婉馨便是也如水玲珑当年一般,嘴角掀起了一抹嘲讽至极的笑意。

    而回到宫殿的烈火琰在见到那小小的女婴时并没有多问,而是亲手抱过那婴儿高兴的笑了笑道,“馨儿,我们有女儿了!”

    看着烈火琰全身心的信任,火婉馨那一刻是满足的,是幸运的,是感慨的。

    之后一年之后,火婉馨因为想念火家家主,所以便是不再顾及,带着烈火擎苍前往了遗失大陆,便也是那次去参加了风家大小姐风梨音的寿辰。

    在回到火家时火家家主自然是高兴的,所以也就一时忘记了告知他派遣暗卫前往凌天大陆寻她的事情,也就造成了之后的惨烈。

    在回到凌天大陆的风繆帝国之后,烈火琰便是要带着烈火擎苍前往天坛祭祖了,因此便是独留下火婉馨一人抱着幽邪待在宫殿之中。

    然而在那日烈火琰和烈火擎苍前脚刚刚离开皇宫之后,后脚沈清柔便是带着人来了。

    在听到这个消息时,火婉馨便是知道恐怕沈清柔已经预谋已久,当下便是抱着幽邪转身向着暗道离开,然而就在踏入地道那时才感到浑身虚弱无力,心脏仿佛被什么撕裂了一般。

    此刻的火婉馨才明白,她中毒了!而且绝对不是一种简单的毒,然而那时却不是她可以停顿犹豫的时候,走便是有可能活,而停,则是必死无疑!

    因此她便是忍受着剧痛离开了皇宫,在踏出皇宫后便发现了一处可以藏身的马车,便带着幽邪上了马车,因为中了毒所以火婉馨便是在上了马车之后疲惫不堪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火婉馨悠悠转醒时,她已经带着幽邪来到了月宸国。

    才刚刚一岁的的幽邪也是极为乖巧的,虽然肚子很饿,却是没有哭出声或是如何,也便是如此才没有被人发现。

    火婉馨脸色苍白不堪的抱着幽邪离开马车,随后便是将身外的凤袍随意的扔了,凤袍内穿着丝质不错的便衣,幸而她有这个习惯,如若不然定然是不好了。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有了朴质的百姓们赠送一些食物,也不会导致火婉馨抱着幽邪饿的走不动路,然而这些食物也只是可以补充些体力,便是有一天火婉馨发现了周边有了风繆熟悉的人影。

    当下便是来到了一座府邸前,为了躲避,所以便是来到了将军府的院落之中,也不知今日有什么事要发生,居然后门内院未曾有人看守在次,这样便是给了火婉馨机会,然而此时的毒却是隐隐有了发作的迹象,当下火婉馨便是奄奄一息的摔倒在地。

    然而在进入了一处内院之后才听到了一阵阵凄厉的哭声,随后便是一个身着中衣披头散发的女人跑了出来,恰巧在院子里看到了奄奄一息的火婉馨,本来不予理会,然而却是在看到了火婉馨手中的女婴时停住了步伐。

    随后便是想起了自己的孩子,竟然刚刚生下来就夭折了,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她这辈子挚爱自己的夫君,怎么会碰到这样的事情?

    想到这里云秋水便是很恨的看着火婉馨怀中的婴儿,随后似是想到了什么,便是开心的笑了出来,当下便扑了过去争夺起火婉馨怀中的幽邪。

    这个女人这般美艳,她的女儿他日也定然是倾国倾城,若是她有了这样的女儿,以后害怕将军不宠爱自己而去找小妾吗?

    原本奄奄一息的火婉馨在感觉到有人抢着怀中的孩子时,便是睁开了双眼,当下便是与云秋水争夺起来,口中还气息微弱道,“不要抢走孩子,不要!”

    而婴儿看了看云秋水狰狞可怕的模样,便是自来到凌天大陆第一次哭了,哭声铺天盖地,而火婉馨毕竟是体力不够又慎重剧毒如何能是云秋水的对手。

    当下幽邪便是被云秋水抱走,随后云秋水瞥了一眼火婉馨,看着她穿着的那般华贵也知道她不是一般人,想必是什么大家贵族的小妾,被正妻赶了出来遭人追杀所致。

    随后云秋水看了看怀中的婴儿,又看了看火婉馨,冷笑出声,既然如此,那么她便帮一帮追杀这女人的那人吧,她平生最讨厌长着一张狐媚脸的女人!

    在她回到房间之后便是有一群家丁走了出来,对着火婉馨便是拳打脚踢,狠辣至极,而火婉馨却是一直看着被云秋水的房间。

    美眸中瞬间滑下了眼泪,难道她遗失大陆火家嫡女今日就要这般死在这里?可是她如何对得起玲珑的托付?

    之后直到家丁们感觉火婉馨没了气息,才将她抬到郊外扔了出去,任由她的“尸体”被野兽啃噬。

    却是不知火婉馨命不该绝,被雪封冰雪之巅的雾影无名救了回去……

    而另一方在魔枭赶回到遗失大陆后,便是再次回到了方才他离开的地方,然而此刻那里只留下了点点鲜艳的红,再无其他。

    那红灼烧了魔枭的眼,一时间甚至想要发疯,之后便是一个人独身前往了水家。

    当着世间众人的面,将水家一干人等屠杀了近半,鲜血横流,最终得到的结果却是,水玲珑已经死了,勾结邪派的女人,千刀万剐都是轻的!

    听到这个消息魔枭自然是不信,之后便是全身而退,从此遗失大陆中再没有了魔枭的痕迹,而他那狠戾屠杀水家的事依然留在任何人的心中。

    听了这些之后,所有人都是看向了幽邪,却只见此刻的幽邪面色一片平静,却是无人看出她琥珀色的凤眸中闪烁的波涛汹涌,足以将任何人溺死其中。

    云宗云圣天,水家水天威,暗卫沈清柔……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题外话------

    各位宝贝,今天7000,涟漪惭愧。因为后面和这里实在有点不适合放在一起,明天多发,好的好的,没问题,哈哈。

    爱你们涟漪大爱你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