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迷雾沼泽,初遇谦陌

    木丼澜也是看了看幽邪,心中感慨不已,没想到在华夏赫赫有名震慑黑白两道的邪医来到这凌天大陆的身世竟然这般不平。

    “快用膳吧,姑姑你是不是饿了?”,火琏醉亦是看了幽邪一眼,随后便是看向火婉馨开口道。

    闻言火婉馨才是开口道,“你不是说我还没觉得,一说我便感到饿了,来,我们一起吃”,火婉馨笑着开口道,随后便是和身边的众人道。

    听到这话所有人便都是对视一眼,之后就围坐在桌前拿起了筷子,而幽邪则是淡淡的看了看周围之人,随后也是拿起了筷子细细的吃了起来,从她的表情里看不出一点变化,与往常一般。

    看到幽邪这般平静,众人的心绪也是不一。若说听到这种消息,依幽邪的脾性也确实不会让众人看出她的真实情绪,因为这个世界上能看到她心中所想的,也只有一个烈火擎苍了。

    在用过膳之后幽邪便是回到了房间,将魂天、魂影、寒梅和淡菊皆是叫了进来。

    进了房间之后,四人有些面面相觑,不明白幽邪将他们叫来是为了何事。

    “小姐,有什么事要吩咐我们吗?”,淡菊看了看几人,随后便是小心翼翼的看向静静的坐在床榻上侧身对着几人的幽邪。≌√,..

    闻言幽邪这才慢慢的转过头来看向了四人,随后便是轻启朱唇道,“已经五个月了…”

    听到这话魂天四人自然是知道幽邪所说之话的意思,肚子已经有五个月了,再过五个月那便是要生了。

    想到这里,寒梅首先便是回过神来,随后便是惊诧担忧道,“小姐,你是想去寻解除九死一生的其它几味药材?”

    听到寒梅的话,还未曾等幽邪开口,魂影便是开口,“王妃,绝对不行,你现在身怀有子,又中了九死一生之毒,虽然可以运用内力了,但是解除九死一生的药材皆是珍贵无比的,所处之地也是极为危险,若是发生了什么事,那主子…”

    听到这话,幽邪便是摸了摸手上的琉璃镯,语气淡然而飘渺道,“琉璃镯中并没有解九死一生之毒的药材,况且月圆之夜就要到了,碧幽毒珠也快要失效了,若是苍的噬心蛊不解除,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闻言寒梅这才想起幽邪在上次天海域的拍卖会中所拍下的碧幽草,那是天下至寒的药材,对于引出噬心蛊有很强的功效,不过一株是不够的。

    想到这里寒梅更是担忧的皱眉,若说寻解除九死一生的药材很难,那么要想找齐五株天下至寒至阴的药材那便是难上加难,小姐这一去……

    不过若是想起上次的天海域拍卖会,寒梅众人也是想起了上次与幽邪竞相叫价的男子,那个虽然带着纱帽,但是周身难掩高贵气质飘渺若仙的男子。

    “是要去寻剩下的药材,若是不在剩下的五个月中解了九死一生,那孩子便是生下来也会有危险,况且苍的噬心蛊也不能再拖了。现在这种凌天大乱的局面,就算风繆再如何强悍,若是帝君不在,那也会造成军心动荡,所以这些事情只能我亲自去做。”,幽邪摸了摸凸起的肚子,随后便是声音清冷漠然的开口。

    而听到这话的魂天也是皱眉,是啊,这种情况下,主子若是离开了风繆,那军心必然动荡,花残国亦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况且不知为何前些日子花霓裳纳夫之后,他心里就一直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很是诡异。

    若说这般,魂影心中亦然是有这种感觉。当下两人便是对视一眼,主子不能离开风繆!

    “魂影、淡菊,你们两人带着娘亲回风繆去,若是苍见到了娘亲一定会很高兴。而魂天和寒梅随我一起去天海域和迷雾沼泽,我记得至阴至寒的药材一般都在葬魂崖的崖顶之上”,幽邪似是想起若是烈火擎苍见到火婉馨时的模样,微微的弯起了唇角。

    而听到这话的淡菊却是不乐意的蹙起了眉头,要她离开幽邪,她确实是不同意的。

    在寒梅听到幽邪的话时边也是蹙了蹙眉开口道,“凌天大陆确实是只有葬魂崖的至寒药材多一些,可是葬魂崖太过危险,小姐,不如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闻言幽邪却是开口道,“不用了,噬心蛊不可能拖延,只要葬魂崖的至寒药材多,那么我就必然要去!我不能让苍出任何事情!”,幽邪此时的语气很是坚定,没有一丝一毫会动摇的可能,来到这个世界,烈火擎苍便是此刻唯一可以让她甘之如饴的人。

    闻言魂天四人便是对视一眼,眼神中皆是无奈,随后开口道,“是,王妃!”

    第二天一早,幽邪在天还没亮时便带着魂天和寒梅两人前往了迷雾沼泽,而在她们离开后,雾影倾城便是站在了梅花树下静静的看着幽邪离去的背影。

    “你们说什么?邪儿竟然走了?”,在辰时几人坐在一起用膳时,火婉馨没有看到幽邪,当下便是开口问道,语气很是紧张。

    “是的夫人,小姐有事要做,所以就先行离开了,吩咐我们二人送你前往风繆帝国”,魂影和淡菊对视一眼后,便是尊敬的开口对火婉馨道。

    而火琏醉此刻也是大急,“表嫂现在都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肚子,竟然只带了魂天和寒梅两个人离开,你们为何不阻拦,若是遇到了危险该怎么办?!”

    “是啊,你们竟然不知道通知我们?!”,木丼澜此刻也是语气焦急道,若是幽邪嫂子出了什么事那他们应该怎么和擎苍大哥交代?

    当下两人便是准备追出去,而淡菊却是开口道,“小姐她们凌晨时分便离开了,此刻你们根本就追不上,小姐就是因为不想让你们担心所以才自己先行离开的,你们不用太过担心”

    话虽是这般说的,但是淡菊的语气中也是夹杂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

    而火婉馨此刻也是柳眉轻蹙,眉眼间满是担忧,随后似是想到了什么,便是开口道,“我们回风繆,马上启程”

    闻言魂影和淡菊对视一眼,他们自然知道火婉馨心中所想,回到风繆之后让烈火擎苍前往寻找幽邪,然而火婉馨并不知道此刻凌天大陆的格局,若是清楚,也不会这般着急了,不过魂影和淡菊也并不准备说破,而是起身就准备带着火婉馨前往风繆帝国了。

    幸而火婉馨的身体已经恢复,所以骑马前往风繆帝国也是极为快速的,马不停蹄的赶了近乎三天的路之后,魂影和淡菊才带着火婉馨回到了风繆帝国。

    而此刻的烈火擎苍正安静的坐在书房中批着奏章,便是这时有人前来禀告说是魂影和淡菊回来了,烈火擎苍便是如此以为自家邪儿已经救醒了冰雪之巅上的人,此刻已经回来了。

    天知道这些日子他有多想她,此刻想到幽邪回来了便是急速的赶到了苍穹殿,而在见到苍穹殿门口只是站着魂影、魂凌和魂沢三人时皱了皱剑眉。

    随后踱步来到了苍穹殿门口道,“邪儿呢,为很你们站在外面?”,三人听着烈火擎苍的磁性而冷冽的声音,语气中都是带了微微的颤抖道,“主子,夫…夫人回来了!”

    魂凌的声音激动而颤抖,而听到这话的烈火擎苍却是更深的皱起了剑眉,夫人?

    魂凌和魂沢看着烈火擎苍的神色便是知道他此刻不知夫人是谁,毕竟火婉馨消失了数十年,而且也从未有人这般叫过火婉馨。

    当下魂沢便是急切的开口道,“主子你还是进去看看吧!”

    看着几人的表情,烈火擎苍便是抬起了步子进入了苍穹殿之中,刚刚来到大堂便看到了坐着的女人,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容貌,一切都仿佛昨日一般,当下烈火擎苍便是愣住了。

    而火婉馨在听到脚步声时便是抬起了眼眸看向了烈火擎苍,在看到已经不像小时那般,看到那熟悉的苍绿色眼眸和熟悉的冷冽沉稳的气息时……火婉馨便是朦胧了泪眼,轻轻开口道,“苍,苍儿,娘亲回来了”

    闻言烈火擎苍这才是回过了神,看着已经微微有些岁月痕迹的火婉馨,烈火擎苍苍绿色的双眸中闪过了些许不知名的情绪,随后便是来到了火婉馨的身边,语气有些不敢置信和颤抖,“娘…娘亲,你没事?!”

    “娘亲没事,娘亲没事,苍儿,能再见到你,娘亲真的什么都不期望了”,火婉馨哽咽着声音开口道,纤细的手抓着烈火擎苍的胳膊,随后美眸便是打量着此刻的烈火擎苍。

    长得比小时更加俊美了,也更加沉稳,果然不愧是她的儿子,一如当年的琰一般优秀,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便是这时火婉馨想到了幽邪,焦急的开口道,“苍儿,邪儿竟然独身前往了天海域和迷雾沼泽,你赶快去寻她回来!”

    而听到这话烈火擎苍眸光中一闪而过的慌乱没有逃过火婉馨的眼睛,火婉馨当下便是欣慰的点了点头,邪儿那般风华绝代的女子值得苍儿一生真心相待。

    随即烈火擎苍便是脚步有些凌乱的来到了淡菊面前,声音低沉冷冽道,“她去那里做什么,你们为什么不拦着她?!”

    而淡菊愧疚的低下了头,开口道,“姑爷,淡菊拦过小姐了,可是小姐说九死一生的毒若是不快些解,那孩子生下来会有危险,况且姑爷身上的噬心蛊也快要发作了,碧幽毒珠已经要失效了,若是寻不回天下至寒的药材,那噬心蛊发作的后果不堪设想”

    “是啊主子,王妃说若是主子前往,那风繆帝国军心必然大乱,此刻的花残国也在预谋,所以主子万不可子啊这个时候离开,王妃不会有事的!”

    “对啊姑爷,你放心吧,魂天和寒梅会随时与我们保持联系的,若是有什么事也会立即传信回来的!”

    闻言烈火擎苍却是未曾再开口,而是来到了火婉馨的面前道,“母后,你也累了,不如先行休息吧”,在与火婉馨说话时声音中没有那般冷冽,而此刻烈火擎苍的表情也是平静了很多,只是苍绿色的眸子依旧深邃,让人看不出是何情绪。

    而火婉馨看着烈火擎苍的模样却也是不知该如何开口,闻言也是淡淡的蹙了蹙眉点头,随后便是被雅竹和清兰带到了大殿内休息。

    而烈火擎苍只身来到了书房之中,魂天几人对视一眼,有些面面相觑,主子应该不会有事吧?

    此刻他们只能祈祷幽邪快些回来。

    另一方幽邪带着魂天和寒梅便是向着迷雾沼泽的方向去了。

    要说迷雾沼泽也是凌天大陆的一方奇谈,终年不见天日,雾气浓重,里面的毒虫鼠蚁更是多不胜数,更有甚者世人传言里面是有怪物的,有些人不信便是进了,之后再也未曾出来,这也就造成了虽然迷雾沼泽珍贵的药材多不胜数,却也是让众多的人望而却步。

    过了几天的时日,一行人终于来到了迷雾沼泽的外围。

    只是站在外围就是感觉到了迷雾沼泽铺天盖地的雾气,潮湿的气息中还夹杂着点点几不可见的腐臭血腥之气,让人闻之作呕,寒梅轻轻的皱了皱眉随后便是看向了前往的幽邪,只见幽邪面无表情,琥珀色的眸子似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让人看不透。

    随后幽邪便是自琉璃镯中拿出一个瓶子,倒了三颗药丸,自己服用一颗后将另外两颗递给了寒梅和魂天,“迷雾沼泽毒物甚多,这药丸可以避免毒物侵袭,但只有短短的三个时辰,所以寻找赤焰草,这草通体殷红”

    “是,王妃”,闻言魂天和寒梅便是将药吞了下去,随后仔细听着幽邪的话点了点头。

    幽邪看着两人点头之后,便是迈出步子踏进了迷雾沼泽,魂天和寒梅皆是没有犹豫的跟了进去,迷雾沼泽之中,朦胧的雾气迷了人的眼,周边高如腰际的杂草中偶尔发出稀稀疏疏的声音,让人听着毛骨悚然。

    而幽邪却是依旧面色不变的一步一步走了进去,目光更是一直仔细的巡视着,就在这时火火自琉璃镯中跳了出去,跃到了幽邪的肩膀上,刚刚出来便是用毛绒绒的尾巴扫了扫幽邪的脸颊,还不时的发出几声唧唧喳喳的声音。

    幽邪听着火火的叫声便是弯了弯嘴角,而火火这才看向了这个陌生的地方,若说火火灵性逼人,当注意到哪里有动静之后便是冲着那蠢蠢欲动之处露出尖利的牙齿,随后低低的吼出声来,便是这样就吓走了许多欲要袭击几人的毒虫。

    凤火神狐亦不是什么好招惹,既然可以成为古书中记载的上古神狐,那也是有一些好处的,幽邪看到这里面是扫了一眼火火,眸光中闪过了一道赞赏。

    许是感受到了幽邪赞赏的目光,随后便是更加卖力的叫了起来。看到这一幕魂天和寒梅原本处于迷雾沼泽中的压抑之感便是有所缓解,随后轻轻笑出了声。

    三人便是向着深处走着,一边又仔细的打量着周围,若说是赤焰草在这朦胧的迷雾沼泽中也好寻找,一片火红。

    走了没多久幽邪便是看到了朦胧中的一点赤红,随后眸子一亮便是迈步走去,然而周身的警惕却没有放松,一般像这种珍贵的药草前都是有各种的凶猛野兽看守。

    果然不出所料,就在幽邪刚刚走进了几步,火火的小身子便是在幽邪的肩上炸了毛,尖利的牙齿泛着森森寒光,让人望而生畏,猛然间变得焦躁无比。

    魂天和寒梅也皆是一下子警惕起来,能让火火变得这般焦躁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当下两人便是看着四周,随后更是不由自主的护在了幽邪的两侧。

    而幽邪此时也是眸光森寒,在微微闭眸之后琥珀凤眸便是注视到了草丛的一个方向,而火火也是同时对着那方向发出了愤怒的吼声。

    许是感受到了幽邪和火火可怕的气息,那东西在略微停顿之后便再次向前走了来,魂天和寒梅对视一眼皆是挡在了幽邪的面前。

    然而当那东西出现时,就是幽邪都是忍不住蹙眉,而魂天和寒梅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那东西一身漆黑的鳞片,长相颇为丑陋,头上还带着一对犄角,尖利的牙齿也是露在流着口水的大嘴外,身形如水桶一般粗细,根本就看不出是何东西。

    而幽邪皱眉的原因也是这个,在前世她游走于无数野外丛林沼泽却从未碰见过这种东西,看来这凌天大陆果然是不同寻常。

    一个凌天大陆已经是这般了,那遗失大陆又会如何?若说来到迷雾沼泽幽邪心中十之七八都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另外失之二三便是因为听了火婉馨的话后,心里突然一下子暴怒出来,无论身处哪里只有强者才有资格生存,只有强者才能对着敌人露出不屑的神色,如若不然一切就都只是个笑话!

    此刻的她虽然可以动用内力,然而她的实力也只有了以往的一半而已,况且她有预感,若是解除了九死一生之后,那她的实力必然可以进一大步,到时只要处理完凌天大陆的事情,那她便可以前往遗失大陆寻找自己的亲身父母。

    遗失大陆最强大的势力又如何?她是华夏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邪医,是拥有凌天大陆一大半财富的即墨幽邪,只要是她想,只要是她要,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幽邪的眸子一瞬间便是恢复了清冷和漠然,淡淡的注视着那四不像的怪物,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既然你敢阻拦我,那我就必然要你为此付出代价!

    也便是在此时,清冷漠然的即墨幽邪又带上了一丝狠戾和决绝。

    随后幽邪低头看了看凸起的肚子,闭起双眼运转全身的内力,随后将一大半的内力都护在了腹部,口中轻声道,“宝宝,娘亲爱你”

    说完之后幽邪便是不给那怪物丝毫回转的机会,一柄散发着森寒银光的银刀出现在了手中,飞速来到了那怪物的面前,而那怪物似乎也是第一次见到犹如幽邪这般快速度的人类,当下一愣,便是因为这一愣,幽邪的银刀已经插进了那怪物的一只眼睛。

    顿时巨大的疼痛让那怪物愤怒痛苦的吼了出来,“吼,吼……”

    森绿色的血液自怪物受伤的眼睛流了下来,滴落在土地上的杂草上时,杂草一片一片的泛黄枯萎,看到这一幕魂天和寒梅更是狠狠的倒抽一口气,这怪物的血液竟然有毒?!

    而幽邪看到这里眉眼间也是划过一丝沉重,随即清冷的开口道,“小心一点,万不可触碰到它的血液”

    闻言两人皆是点头,方才幽邪用银刀将那怪物的眼睛刺伤,那怪物定然会怒极,攻击几人也会越发猛烈,若是不小心被它的血液沾染到,那么必然会中毒而死。

    那怪物在疼痛片刻后便是狠狠的用另一只未曾受伤的眼睛盯着幽邪,眼中的戾气比方才更甚,随后便是向着幽邪冲了过来,身后巨大的尾巴从地上拖过的声音听的人头皮发麻,大片大片的草倒下。

    魂天和寒梅随即便是飞身而起,手中提剑向着那怪物扑了过去,顿时两方撞在了一起,幽邪看着魂天和寒梅两人,蹙了蹙眉后便是看了看肩上的火火。

    火火看着幽邪的眼神便知她心中所想,顿时小身子一跃来到了赤焰草边,随后便是将赤焰草叼起回到了幽邪的身边。

    幽邪眸子闪了闪将赤焰草放入了琉璃镯中,随后便是再次手拿银刀向着怪物扑了去,下手狠戾,就是怪物坚不可摧的皮都是被幽邪狠狠的划出了血迹。

    惊天动地的怒吼声响起,惊飞了林中的鸟儿,扑棱棱的拍翅之声不绝于耳……

    “小姐,小心啊!”,寒梅在空闲之余便是看到怪物巨大的尾巴向着幽邪甩去,而幽邪闻声也是蹙眉,随后便是欲要急速离开。

    然而便是在这时,一道淡漠高雅的身影一个闪身扑了过来,只在空中留下了一道残影,随后只听一声痛苦的悲鸣,那怪物也是应声倒地不起。

    随后那身着月牙色白衣的男子便是落在了地上背对着众人,幽邪淡淡的扫了一眼那人的背影,随后心里话过一丝熟悉,回思片刻便是响起了他是谁。

    上次在天海域竞拍那株碧幽草时,这个男子曾与她叫了很久的拍价,最后在她离开拍卖阁时他还曾追出来想要和她求取那株碧幽草……

    想到这里幽邪的眸子闪了闪,清冷漠然的开口道,“谢谢阁下出手相救”,幽邪说完便是转身准备离开,而魂天和寒梅也是感觉的看了看水谦陌的身影,若方才不是他,小姐怕还真是躲不过那一击了。

    而听到幽邪身影的水谦陌顿时转过身来,温润雅致的声音道,“原来是你”

    此刻魂天和寒梅才是同样听出了水谦陌的声音,当下也是感叹不已,原来救了自己王妃的人是上次那位在天海域拍卖阁中的男子。

    随后便是注视着水谦陌的容貌,在看到了他的模样时也是微微一滞,这个男子长得实在太过……谪仙,就连气质都仿佛是从蓬莱仙山走出的一般。

    而幽邪闻声却是未曾停下脚步,而是背对着水谦陌道,“是我,我已经谢过你了”,说完便是不等水谦陌反映,转身离开向着迷雾沼泽外走去。

    而听到这话的水谦陌却是一愣,随后又是恢复了神态,往常若是他与人说话从没有对他这样的,这次还真的是第一次,这个女子……果然不同寻常。

    魂天和寒梅听到幽邪的话后便是追上了幽邪的脚步,也是未曾理会水谦陌。

    便是在这时,水谦陌似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姑娘,等一下,我想问那株碧幽草你是否用了?若是没有可否先借给我?”

    闻言幽邪的脚步一顿,但是却也是没有回身,“我未曾用,但是那碧幽草我也是为了救与我最爱的人,不可能交给你”,幽邪的声音清冷无比,让人听着仿佛一股清泉流淌过心里一般。

    闻言水谦陌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即便是皱眉他都显得那般谪仙如玉,随后迈出步子向着幽邪走来,不多时便是追上了幽邪的脚步,来到了幽邪的面前后才抬起头看向幽邪。

    而幽邪这也才看向了水谦陌,两人对视一眼,幽邪眸中仅仅是诧异,来到这凌天大陆她倒是见过不少优秀的男子,冷冽霸气犹如烈火擎苍,冰雪清冷犹如雾影倾城,邪魅风华犹如火琏醉,瑰丽绝伦犹如木丼澜,魅惑迷人犹如龙肆天,温柔善良犹如雾影倾连,义气冲天犹如沐凌枫……

    而眼前这个男子,一袭月牙白的长袍,朦胧似雾气般的容颜让人不敢亵渎,周身散发的犹如谪仙般的气质让人沉沦。

    温润谪仙般的男子怕就是此刻面前的这个了。

    水谦陌在看到幽邪的容颜时便是呆滞了,脸上出现了与他气质极为不符的表情,怀念,震惊,欣喜,担忧种种情绪聚集在水谦陌温润入水的眸中……

    “你……”,水谦陌震惊了许久之后才是回过神来,眸含激动的看着幽邪,却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题外话------

    各位宝贝,涟漪本来准备今天多发点。但是想了想还是存点稿,等到葬魂崖情节的时候来个双万更,高氵朝啊高氵朝,期待小包子的出生吧,到时候各种傲娇各种爱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