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一统凌天,苍邪大陆

    风繆帝后即墨幽邪携军剿灭花残,顿时凌天大陆唯独剩下了一个风繆帝国和一个雪封帝国,而雪封帝国更是在花残覆灭后宣告天下,早已归降于风繆名下!

    而此刻的幽邪正坐在风繆帝国苍穹殿内用膳,不多时,寒梅便是跑了进来道:“小姐,雪封公主沐莞曦前来求见!”

    寒梅看着幽邪声音中带着轻快,自从将花残国灭了之后,小姐回到风繆就不再那般不与任何人说话,偶尔还会让她们前往暗幽宫和魔域去看看,这样的她才是让她们几个找到了熟悉感,虽然依旧冰冷,但是至少不会像前些日子那般犹如冰雕。

    闻言幽邪手中的筷子一顿,随后便是放下拿起手帕擦了擦唇道,“让她进来”。

    听到幽邪的话后寒梅便是快步走了出去,没过多久一袭男装的沐莞曦便是出现在了幽邪的面前,当看到幽邪那轻轻垂在身后的银丝时一愣,随后便是行礼道,“幽邪姐姐,我来了”。

    “想通了”,幽邪看了看沐莞曦,随后就拿起了桌子上摆放的一杯茶水,轻轻品了起来,语气虽然冷漠但是其中却夹杂了一丝丝的清凉。

    “是,我想通了,我愿意听幽邪姐姐的话,成为我们雪封的女帝!”,沐莞曦闻言深深的看了一眼幽邪,声音∑,..中满是坚定道。

    自那日幽邪与她说了那一番话之后她就细想,皇兄沐凌枫从小就对她那般好,宠妹成痴的名声更是传遍了凌天大陆,他既然不想为帝那她便为这个哥哥做些什么也好。

    况且她自喻为在学识才论方面并不输于男子,又如何不能为帝?!想到这里沐莞曦便是满目的自信,随后在看向幽邪时眸中闪过一丝感激的神色,若不是这个女子,她根本就不可能变得这般自信,女子,也可以独当一面!

    幽邪感受着沐莞曦身上那与以往不同的气息,双眸中划过一道赞叹,她果然没有看错人,原本想着在离开遗失大陆之前再去找一个可以接替雪封的人,没想到沐莞曦还是来了。

    “好!既然你这般想着,那我便让你接手雪封,记住,从今往后你就是一个帝王,是我即墨幽邪亲手挑选的帝王!”,幽邪说着便是站起身来,从书桌上拿起一本书递给了沐莞曦。

    沐莞曦看了看手中的书,书上明明白白的写了几个大字,“治国平天下”。突然之间,沐莞曦看着这书上几个犹如苍龙出海般霸气凛然的字迹,肩上的担子重了,虽然重,但是心里突然又是升起了一抹豪气,既然她可以被幽邪姐姐看中,那自然也不会看轻自己!

    像幽邪姐姐这般人物竟然愿意推举她为雪封女帝,这是莫大的荣耀,她今后定然不负众望成为雪封最尽职责的帝王!

    想到这里沐莞曦便是抬头深刻的看了一眼幽邪,随后跪倒在地看着幽邪沉重道,“幽邪姐姐,我沐莞曦在此发誓,今后定然会好好守护凌天大陆!”

    既然幽邪让她继续当女帝,那么沐莞曦自然是猜得到,幽邪应该是不会继续待在凌天大陆了,那么她能做的,便是为她守护好这一方天地,成为她最坚实的后盾!

    幽邪闻言便是点了点头道,“好!我相信你,既然如此,那凌天大陆便是交给你了”,说到这一句话时幽邪的目光便再次飘向了远方,深邃而悠远。

    在沐莞曦站起身来后便是顺着幽邪的目光看了过去,但入目的仅是远处朦胧在迷雾中的山脉,其他什么都未曾见到。

    当下沐莞曦又看了看幽邪的银丝,轻声问道,“幽邪姐姐,你是不是要离开凌天大陆了?”

    闻言幽邪才是转过头来看向了一脸小心翼翼看着自己的沐莞曦,随后便是轻轻的开口道,“是,我要离开凌天大陆了”。

    听到幽邪的话后沐莞曦便是想起了在天海域的上古遗迹时见到两个人,火琏醉和木丼澜,他们二人也是那般风华绝代的男子,在凌天大陆从来未曾见过他们,那便只是说明了一个问题,他们二人定然不是凌天大陆的人!

    “那…幽邪姐姐,风繆…帝君呢?”,沐莞曦在问这话时,语气更是说不尽的小心,生怕说错了什么话一般,原本沐莞曦是不准备问的,但是在看到幽邪挺着大肚子,青丝成雪的模样,不禁想起了那个在上古遗迹中那般宠溺幽邪的男子烈火擎苍。

    而幽邪在听到沐莞曦的话时脊背一僵,却也只是一瞬间便恢复了平静,随后幽邪再次看向了窗外,语气有些飘渺道,“他在,他一直都在,只是你未曾看见罢了”。

    闻言沐莞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再次看了看已经陷入沉思的幽邪,沐莞曦便是转身走了出去,在走到门口时又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幽邪才关上了门。

    在离开了苍穹殿之后沐莞曦便是回雪封去了,只是此刻她不再以一个公主的身份,她此刻心中所代表的身份,是雪封国唯一的女帝!

    第二日一早,幽邪便是宣旨,“奉天承运,皇后诏曰:雪封公主莞曦德才皆备,乃女子之楷模,故而封之为雪封帝君,从今日起驻守雪封!”

    一道圣旨,雪封帝国虽然诧异却未曾有一人出面阻止,相反倒是有很多百姓十分看好沐莞曦,而沐凌枫在知道这个消息时也仅仅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雪封一百八十三年,沐莞曦登基为帝,改名号为‘莞’,成为雪封历史上第一位女皇,史称‘莞帝’!

    一时之间,凌天大陆格局大变,独独留下一个风繆帝国和一个雪封帝国,而凌天大陆亦是改名为苍邪大陆!

    这一天傍晚,幽邪将魂天寒梅一行八人叫到了苍穹殿来,看着面前站着的八个人,幽邪不禁嘴角勾起了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

    随后便是开口道,“明日便要前往遗失大陆了,魂天寒梅、魂影淡菊随我一同前往,魂凌清兰、魂沢雅竹,你们四人与傅帛黛萱待在苍邪大陆,若是……他回来,那便让他前往寻我,若是没有两年之后你们便前往遗失大陆!”

    闻言魂凌清兰、魂沢雅竹四人皆是眉宇间闪过一丝不舍,随后在看了看魂天几人后便是开口道,“是,王妃,属下等定不负所托!”

    便是如此,第二日火琏醉和木丼澜便带着一行人等踏上了前往遗失大陆的道路。

    幽邪着一袭银衣,身边跟着魂天寒梅和魂影淡菊四人,而火婉馨则是被火琏醉和木丼澜搀扶着,一行人来到了前往遗失大陆的入口,也便是当年火婉馨来到遗失大陆的第一个地方。

    火婉馨此刻再次见到这里时不禁感慨不已,再次见到犹如昨日,仿佛她来到凌天大陆也不过是第一天罢了,未曾想过这么些年都过去了,她也要回到遗失大陆,想到这里火婉馨的美眸中不禁满是激动的神色,已经这么多年了……

    而火琏醉看着火婉馨的模样,狭长的眸子中也不禁闪过激动的神色,这么多年了,爷爷和父亲便总是在他耳边提起姑姑的事情,每一次两人眼中都是自豪的,可是在这不加掩饰的自豪中却是夹杂着思念之情。

    如今姑姑可以重新回到遗失大陆,若是爷爷和父亲看到姑姑不知道会是什么神色?想必会很高兴吧!而且现在幽邪表嫂也是怀着孩子,爷爷都要做曾爷爷了,这真是天大的喜事!

    想到这里火琏醉便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恨不得飞也似得带着火婉馨和幽邪前往火家,而幽邪此刻面色依旧清冷漠然,周身的气息也是清凉不已,虽然如此,但是幽邪的心中亦是夹杂着点点好奇。

    她就要前往那个生育了她父母的地方,那为了爱情可以不顾一切的父亲和母亲,她定然要让两人重新相见!幽邪的心中此刻埋下的种子已经发芽,渐渐长成了参天大树。

    随后火琏醉和木丼澜便是乘着夜色带着一行人一个闪身走了进去,过了许久之后几人才是穿过了石洞来到了遗失大陆,虽然是两个大陆,但是天色却是相同的,此刻的遗失大陆天色虽然有些黯淡,但是依稀可辨点点星辰之色,天色也渐渐亮了。

    魂天寒梅四人也是第一次来到遗失大陆,当下便是也兴奋不已。

    “姑姑,不如现在就回家吧?!”,火琏醉看了看面目有些激动的火婉馨,不禁开口问道。

    闻言火婉馨便是未曾理会火琏醉,而是看向了一旁的幽邪,幽邪感受到火婉馨的目光之后便是开口道,“娘亲,您便先随他回家去,我还有些事要做,待我完事之后便会前往火家”。

    虽然幽邪此刻的性子冰冷若寒,但是在面对火婉馨时却依旧犹如初见时那般,闻言还不等火婉馨开口,火琏醉便是哇哇大叫起来,“啊!表嫂你刚来到遗失大陆肯定不认识路!不能一个人乱跑,还是先随我回家去吧?!”

    闻言火婉馨却是打断了火琏醉的话道,“邪儿,你一切小心,要知道娘亲一直在火家等你,况且若是苍儿回来…”,火婉馨后面的话未曾说,但是意思已经很是明显了,若是烈火擎苍回来见不到她定然会发狂的。

    而幽邪闻言便是点了点头,这她自然是知道的。

    随后目送着火琏醉木丼澜和火婉馨一同前往火家的背影,幽邪淡淡的开口对这身边的魂天寒梅道,“你们二人前往探探百姓的口风,云宗在何处!”

    闻言魂天和寒梅对视一眼道,“是,属下这就去办!”,话音刚落两人便是前往询问,而幽邪亦是带着魂影和淡菊两人走在两人身后。

    魂天和寒梅二人在走了不久便是看到了一个正准备下地去干活的老伯,当下两人便是走上前去道,“这位老伯,我们远道而来,想向您打听些事情”。

    闻言那老伯便是停在了步伐,看着魂天和寒梅道,“你们应该是从远处回来探亲的小夫妻吧?哈哈,大伯我在这遗失大陆虽然不敢说是万事通,但也是知晓一些的,有什么话就问吧!”

    听到这大伯的话,魂天和寒梅皆是一愣,随后魂天的眸中划过一道欣喜和尴尬,而寒梅则是羞红了脸,但魂天也未曾开口解释,而是开口问道,“大伯,我想请问一下云宗在何处?我…我与夫人想要前往云宗探亲!”

    闻言那大伯笑了笑道,“云宗就在流云域,你们只要一直沿着这条路走下去,顺道再问问路人,流云域就可以找到了,到了流云域也就是到了云宗,你们竟然在云宗有着亲戚,看来你们两人的来头也是不小啊,哈哈,好了,天色快亮了,你们快去吧!”

    听完这老伯,魂天便是拿出了一锭金子递给了那老伯,还未曾等他反映过来便是牵着寒梅一个闪身离开了,那老伯呆呆的看着手中的金子,随后便是擦了擦眼睛,若不是手中的金子还在,他当真是以为没有发生刚刚那档子事了,遗失大陆什么时候高手都随意出没在山野之中了?!

    而打听到消息的魂天和寒梅不多时便是出现在了幽邪面前,“流云域?”

    “是的夫人,那老伯便是这样说的,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就可以到流云域了!”,魂天对着幽邪恭敬的开口道,自从来到遗失大陆,魂天寒梅一行人便是同时改口称幽邪为夫人。

    在没过多久,魂影和淡菊便是牵着一辆马车回来了,幽邪再没有多言,转身上了马车,而魂天和魂影两人便是驾着马车前往了流云域。

    幽邪在来到了遗失大陆后便是在想,若是水玲珑还活着,那她便可以通过水谦陌知道她此时的情况,到时再与云宗要人,敢囚困她的娘亲,简直是该死!

    而此刻的云宗内,水玲珑便是看着手中的药愣神,思绪回转,回到水谦陌带着那株碧幽草回到云宗时。

    “水姨,水姨!”,水谦陌的声音依旧温润,将躺在床上熟睡的水玲珑唤醒。

    而水玲珑与水谦陌相处了数十年,水玲珑自然时能从水谦陌那温润的声音中听出丝丝不同于以往的情绪,这情绪便是欣喜。

    欣喜?有什么事情是可以让陌儿这般喜悦的?

    想到这里水玲珑便是好奇了,当下就开口问道,“陌儿,你怎么这般高兴?有什么喜事?”

    闻言水谦陌便是将手中的碧幽草交到了水玲珑的手中,水玲珑瞳孔猛地一缩,声音微微有些颤抖道,“这……这是碧幽草?!竟然真的找到了,不是说近些年已经没有了吗?!”

    水玲珑的声音中满是不敢置信,随后便是开口问道,而水谦陌在听到水玲珑声音中的情绪时,不禁心头一酸,这些年,水玲珑受了那么多的苦,她却从来没有多言过一句。

    “水姨,是,这是碧幽草,你猜猜这碧幽草是怎么得到的?!”,水谦陌温润的声音中此刻夹杂了一丝丝的安慰,而听到这话水玲珑更是疑惑了,随即便是开口道,“这碧幽草莫不是别人送的?”

    想到这里水玲珑便是有些不相信的摇了摇头,碧幽草在遗失大陆本就稀少,属于珍奇之物,怎么可能被人随意的送来送去,那这碧幽草又是如何得来的?

    “水姨,你还记得上次我到凌天大陆的天海域去竞拍那株碧幽草吗?”,水谦陌有些意味深长的开口问道。

    闻言水玲珑便是想起了上次的那事,随后便是开口道,“记得,难道这便是那一株?但是这碧幽草不是被别人拍走了吗?怎么可能又出现了?”

    想到这里水玲珑就是疑惑不已,被人竞拍走的东西居然还可以回到陌儿手中?

    “水姨,没错,这株碧幽草确实是那一株,而且这碧幽草也是她所送,她的名字叫……即墨幽邪”,水谦陌的语气有些轻缓。

    闻言水玲珑便是细细的琢磨着这四个字“即墨幽邪”,不知为何,在念叨着这四个字时,在水玲珑的心里闪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仿佛一股暖流一般涌入心怀,感受这样不可思议的情绪,水玲珑便是更加好奇了。

    当下便是开口问道,“即墨幽邪?这又是何人,为何会轻易地将碧幽草送与你?”

    听到水玲珑的话水谦陌便是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便是开口道,“水姨,即墨幽邪便是……您与枭叔叔的女儿!”

    一句话炸响在水玲珑耳边,水玲珑当下便是呆滞了,随后满是震撼和不敢置信的看向了水谦陌,“你说…你说什么?!”

    “水姨,你没有听错,将碧幽草送与我的人,便是您与枭叔叔的女儿!”

    再次听到这句话水玲珑依旧是不敢置信的看着水谦陌,声音突然有些哽咽道,“你…你是说,我的女儿还活着?!”

    自从多年前得到了从凌天大陆传来的消息,说是火婉馨已经身死,她便已经在心里悲恸不已,若是婉馨死了,那么她的女儿自然也不可能活着,虽然心中不想相信,一直在期待着,可是一直没有结果,如今在听到水谦陌的话时,水玲珑的心里无疑是激动的。

    然而就在水谦陌刚想说话时,眸子便是冷了下来向外看去,一道好听的中年男音传来,“玲珑,陌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