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宴会大乱,狂妄幽邪(万更)

    在魔枭看到烈火擎苍时一愣,随即便是验证了心中的想法,面前这个玄衣男子果然是苍邪大陆风缪帝国的帝君烈火擎苍!

    要问整个苍邪大陆有什么是可以让他魔枭关注的,那也便是一个风缪帝君和一个风缪帝后,这些年来他为了寻找火婉馨从而找到自己的女儿,把太多的精力放在了苍邪大陆,可是并没有什么是可以引起他的注意的。

    直到几年前他听暗卫所言,月宸镇国大将军的废物要嫁给风缪赫赫有名的战神摄政王,一时感到有趣,这才是稍稍注意了一番,没想到这一对夫妻之后接二连三的让他感到诧异非常,一时之间便是觉得原来这片大陆也是有些意思的。

    他这么多年因为思女心切,所以便是一直将目光放在火婉馨的身上,并没有去深思她的儿子烈火擎苍,此时在知道火婉馨早已和风缪帝后即墨幽邪离开了风缪帝国,又在此见到了烈火擎苍,那么魔枭自然是不会放过问出火婉馨可能去到的地方。

    当下魔枭便是开口道,“你可知你的母后在离开风缪帝国后会去往何处?!”

    闻言烈火擎苍的绿眸顿时一凛,随即冷冽的开口道,“你为何会知道我母后离开了风缪?你是遗失大陆的何人,怎么会这般关注于这片大陆?!”

    ≤↓,..

    烈火擎苍冷冽的双眸看着魔枭,心下也是在思索,这个男人周身气质不凡,浑身上下更是布满了上位者的气息,想必在遗失大陆也是一个不可小觑的角色,只是他为何会关注于……苍邪大陆和他母后?!

    想到苍邪大陆这四个字,烈火擎苍的心便是忍不住抽疼,邪儿……

    而魔枭在听到烈火擎苍的话后便是一愣,随即大笑的开口道,“你这般冷冽干什么,说到底你还应该叫我一声叔父,没想到小时候你就是这般深沉,长大之后竟然更甚,实在是让人看不透,哈哈哈!”

    烈火擎苍在听到魔枭的话之后便是微微眯起双眸,随后看向魔枭,仔细回想着自己小时什么时候见过这样一个人,想着想着便是有一个片段自脑海中闪过。

    那个怀抱女婴身着黑衣的男子,那般卓尔不凡的男人他自然是有些印象,此刻想想果然是与面前这个男子的身影交替磨合在了一起……

    “是你!”,烈火擎苍想至此便是苍绿色的眸子一缩,声音肯定道。

    若他便是抱着邪儿交给母后的那个男人……那么他也就是他的……

    想到这里烈火擎苍冷冽的气息便是渐渐消散了一些,魔枭看着陡然发生变化的烈火擎苍不禁再次感到诧异,就算他认出他是小时候的那个人,也不至于这般吧?

    然而魔枭此刻也来不及细想,只是开口道,“没错,是我。所以我想你知道我为何想知道你母后的去向!不久前我派遣来到苍邪大陆的暗卫告知我,你母后和你夫人已经离开了风缪帝国,然而到底去往了何处却是不知,所以既然此刻遇到了你,那么你便将你所知全都告诉我”。

    闻言烈火擎苍并未紧接着开口,而是皱了皱剑眉,随即目光飘向了风缪的位置,若是母后和邪儿离开了苍邪大陆,那么她定然是前往了遗失大陆才对!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依照她那般的性子,恐怕遗失大陆很快便会大乱!

    想到这里烈火擎苍便是一个闪身离开了这里,仅是留下几个字道,“跟我来风缪!”

    听到烈火擎苍的话魔枭眸光一闪,去风缪?既然他这般说了,那么他定然是知道火婉馨的下落了?想到这里魔枭便是紧随其后的跟了上去,两道流光顿时向着风缪皇宫而去!

    不过转瞬间两人的身影便已经停留在了苍穹殿之上,与此同时一只巨大的青鸾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那青鸾歪着头看向了烈火擎苍,随即便是冲着天际长鸣了一声……

    而魔枭在看到那青鸾时便是瞳孔一缩,竟然是罕见的青鸾……这世界上并没有凤凰,众所周知,所以鸾鸟便成为了凤凰的代表,尊贵稀少莫过于青鸾鸟……

    若说他是遗失大陆第一宗派邪宗宗主,在此生还是第一次真真实实的见到了青鸾!当下魔枭便是赞叹道,“真是未曾想过,青鸾这等高傲的灵物竟然都可以被你风缪收服,果然是不同反响的帝国!”

    闻言烈火擎苍的绿眸渐渐变得格外深邃,随即声音飘渺的开口道,“这青鸾是我的妻子所获,她本就与灵物有缘,凤火神狐那等神物也是心甘情愿认她为主”。

    听到烈火擎苍的话顿时魔枭满目震撼,随即对这位风缪帝后更是感兴趣了,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却愿意隐藏自己的光芒,又可以将凤血神狐和青鸾神鸟收服,这样一个女子若是不见见当真是白来世上一回啊!

    而原本正在苍穹殿之中的魂凌、清兰、魂沢和雅竹四人,在听到青鸾那般呼啸的长鸣后便是眸子一闪,青鸾是有灵性之物,若非遇到了什么事情,绝不会这般。

    想到这里四人便是快速的闪身离开大殿,向着青鸾发声的地方而去。

    就在几人刚刚到达了此处,便是看到了那一抹可与日月争辉的身影,顿时魂凌和魂沢便是双目大睁满是不敢置信的跪倒在地道,“主……主子!”

    看着那比之往昔更加耀眼的男人,清兰和雅竹亦是对视了一眼,眼中满是激动和笑意,姑爷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若是小姐见到定然是会高兴起来的!

    听到魂凌和魂沢的声音烈火擎苍这才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随即对着几人挥手道,“起来吧,随我来”,话落身影便是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魔枭看着面前呆呆傻傻的魂凌清兰四人,不禁哈哈大笑。

    随即才是慢悠悠的跟着烈火擎苍进了苍穹殿,这时魂凌几人才是被魔枭唤回了神,顿时满目骇然和震惊,怎么主子自葬魂崖下回来功力精进了这么多,让他们不惊叹都不行啊!果然是主子,就算是危难,也可以将危难变为机遇!

    随后几人也来不及多想,跟着烈火擎苍与魔枭便是再次进入了苍穹殿。

    此时两人早已坐了下来,看着魂凌清兰四人,烈火擎苍便是开口道,“将我不在的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事情,全都一字不漏的告诉我!”

    闻言魂凌魂沢一行四人皆是对视了一眼,随后便是开口道,“是,主子!”

    几人随即便是将烈火擎苍坠落葬魂崖底之后的事情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

    在几人想要有意的将幽邪的情况简略时,烈火擎苍便是冷冽的开口道,“尤其是邪儿的所有情况,一字不漏!你们若是敢少说半个字,今后便都不必跟着我了!”

    听到烈火擎苍丝毫不留情的话,顿时几人都是脊背一僵打了个寒颤,随即只好将一切都叙述的不差分毫,在几人说完幽邪的情况后,烈火擎苍的周身便是被蒙上了一层浓浓的自责和悲伤之气……

    青丝成雪,莹泪成血,到底是有多深的情才会如此。

    想到幽邪挺着肚子跪倒在崖边凄厉的叫喊,在他坠崖之后那声声撕裂般的痛苦叫喊都依稀在耳边回旋,六月飞雪,这叫他如何能不痛!

    魔枭看了一眼烈火擎苍,顿时觉得这个男人,虽然霸绝天下风华万千,可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他欣赏!不过对他这般深情的女子,也值得他好好相待。

    随即魔枭便是看向了魂凌一行人继续开口道,“那你们可是知道火婉馨与风缪帝后二人去了哪里?!”

    闻言魂凌清兰四人便是看向了烈火擎苍,见他此刻思绪还未曾回转,依旧是想着方才他们说的话时叹了口气,随即魂凌便是开口对魔枭道,“夫人与王妃已经前往了遗失大陆,据闻王妃的娘被关押在云宗之内!”

    魔枭在听到“云宗”二字时气息一冷,随即想到他们的话时一愣道,“你们王妃的娘亲被关押在云宗?她不是苍邪大陆月宸国镇国大将军的女儿吗?怎么娘亲会被关押在遗失大陆的云宗?!”

    听到魔枭的话,魂凌魂沢四人还来不及开口,烈火擎苍冷冽的声音便是传了进来,“我的妻子即墨幽邪,并不是苍邪大陆的人,她的娘亲名为……水玲珑”。

    烈火擎苍的话音刚落,众人便是敏锐的察觉到魔枭在听到水玲珑这三个字时,那原本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一变,闪过一丝柔情。

    魔枭当下便是没有开口,而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语气有些颤抖的开口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虽然魔枭此刻努力压制着内心的情感,然而那青筋暴起的手背却是让人明白他此刻心中的不平静。

    “我并没有骗你的理由”,而烈火擎苍在看到魔枭这副模样后,语气亦是不再那般冷冽,而是带着淡淡的叹息,随即便是开口。

    他原本是恼怒于魔枭的,身为一个父亲,却是将自己的女儿抛在这片大陆十几年,虽然他并不是有心而为之,但是却让他的邪儿受了那么多年的苦!

    可是此刻在看到魔枭这副模样后,烈火擎苍突然有些感慨,说到底不过是情之一字罢了,就算是天下最冷心冷情之人在面对了情字后,都会变得不像自己,亦如魔枭亦如他。

    魔枭在听到烈火擎苍的话后便是双眸有些红,随即冷静的开口道,“这么说,我的妻子水玲珑被囚困在了云宗,而我的女儿现在已经到达了遗失大陆?!”

    虽然魔枭的语气很是平静,但若是细听,所有人都能从那平静下听出不平静的汹涌,熊熊燃烧的怒火簇在魔枭的心上。

    在十几年前他将女儿送到了火婉馨手上后便是快速回到了遗失大陆,可是得到的消息却是水家嫡女水玲珑因为与魔头私奔,故而被水家家主秘密处死!

    在知道了这个消息后他本是不相信的,可是找遍了整个大陆他都没有一丝水玲珑的消息,顿时便是怒火中烧,单枪匹马的杀到了水家,在怒杀水家上千暗卫后才是离开,他原本想着与水家同归于尽的,可惜却想到了自己的女儿……自己那刚出生没多久的女儿……

    之后他便是因为重伤,再加上失去了水玲珑悲伤过度昏睡了许久,在醒来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派人前往当时的凌天大陆风缪帝国将自己的女儿接回来,可惜得到的消息却是……风缪帝后火婉馨已故!

    顿时他便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自己的妻子已死,自己的女儿也是下落不明。

    虽然如此,但是他还是依旧派人驻守在凌天大陆,不论生死都要找到自己的女儿!女儿的身体里流着他魔枭的血,必然绝非常人,魔家的血统与常人不同,凡是生育在魔家,不论男女,那便是此生只有一子。

    而且所生之子的身上皆有魔家特有的花藤印记!所以他并不担心会认错自己的女儿,因为那印记不论如何都去不掉,也不论如何都印不上去!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从来没有得到过女儿的消息,不论真假不论生死,但是他依然坚信着,自己的女儿又怎么可能那般脆弱,他和水玲珑经历了那般多的事情,他们的女儿也定然是足以震撼天地的天之骄女!

    魂凌在听到魔枭和烈火擎苍的话之后便是回过神来,当下便是傻傻的看向魔枭,原来这个男人是自家王妃的爹爹!

    当下清兰便是回过神来开口道,“是,我家小姐与夫人前往了遗失大陆,让我们几个再次等着姑爷,若是姑爷在两年后并没有归来,那我们便是可以前往遗失大陆了!”

    听到清兰的话,魔枭当下便是和烈火擎苍对视了一眼,随即烈火擎苍便是开口道,“我们立即启程前往遗失大陆!”

    闻言魂凌清兰、魂沢雅竹四人大喜,他们原本想着定然是要等许久才能前往遗失大陆了,没有想到主子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回来了!哈哈哈,若是王妃在遗失大陆看到了主子肯定会很高兴的!

    恍惚间几人又是想起了幽邪在葬魂崖上的模样,不禁心中满是心疼,但是在看到烈火擎苍平安归来,此刻就要前往遗失大陆时,几人又是高兴不已,一时之间觉得烈火擎苍和即墨幽邪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会有重逢的一天!他们坚信着!

    遗失大陆云宗盛宴上。

    众人皆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银月下的幽邪,便是这般亦如神亦如魔,让人辨不清真伪。

    云圣天看着依旧表情漠然静立的幽邪,不禁感到怒火中烧,他一个活了这么多年的云宗宗主,竟然内力武功还不如一个未满双十年华的小丫头!简直是天大的耻辱!

    想到这里云圣天便是对着四周怒吼道,“云宗暗卫何在!将她给我拿下!”

    话音刚落,原本寂静的周边便是一阵响动,不多时数百道极强的气息便是呼啸而来,阵阵破风声响彻在所有人的耳边。

    也是在这时火家家主和木家家主动了,便是瞬间来到了幽邪的这一边,而火涟醉与木丼澜对视一眼,随后便是急速旋身将水玲珑与火婉馨亦是带到了一边。

    便是在此时火家家主大笑出声,“哈哈哈!这遗失大陆也沉寂了数十年了,也该热闹热闹了,云宗待在遗失大陆第一势力的时日也够久了!”

    火家家主本就性子暴躁,原本云宗上位之后就是不喜,虽然云宗为天下人所称赞的宗派,可惜行事作风却是与风名大不相及,尽是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他身为遗失大陆四大家族火家的家主,对于这般事情自然是不喜的,可是云宗这般做派也并不影响他什么,既然世人愿意相信云宗,那他火家自然也无话可说。

    所以在这么多年过去,尽管云宗做了许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被火家看在眼里,火家家主也从未说起过什么,木家家主亦然。

    然而今日,他云宗敢对他火燃的孙媳下手,那么久别怪他将这水搅得更浑一些!

    便是在火家家主说完,木家家主紧接而后道,“堂堂遗失大陆第一宗派的云宗,居然运用暗卫对一个怀着孩子的丫头动手,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我怎么不知云宗是这般做派?莫不是天下人的眼都瞎了不成?!”

    木家家主与火家家主一般皆是直性子,此刻在看到云圣天将暗卫叫出来对付幽邪,自然是分外不高兴,当下也便是不再顾虑什么,说话毫不客气的开口。

    而之云圣天看着火家家主和木家家主的模样顿时大怒道,“你们二人简直是大胆!难道不怕遭遇了当年邪宗的下场吗?和云宗作对,本宗主绝不会让你们好过!”

    云圣天此刻也是被逼急了,原本今日他想要光明正大的将水玲珑迎娶进入云宗之内,何曾想竟然发生了这般变故,水玲珑的女儿竟然没有死,还摇身一变成为了火家家主的孙媳!

    若是有火木两家的协助,那么今日他云宗想要将这个胆大狂妄的女子拿下那便是难了,更重要的是这个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的女子竟然是魔枭那个男人的女儿!

    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他魔枭的女儿这般挑衅于他?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想至此云圣天的目光便是越发的阴狠起来,而火家家主和木家家主在听到云圣天的话后便是对视了一眼,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仿若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哈哈哈,云宗主,我火燃当了一辈子的家主,称你一声宗主,也不过是给你云宗一个面子罢了,莫不是你当真以为我火家怕你不成?!”,说到后面火家家主也是有些怒了。

    他火燃当了一辈子的火家家主,从来在哪里不是被人所崇敬和害怕的?今日怎么被一个云宗小辈给这般威胁了?!简直是可笑至极!

    而木家家主闻言也是面色一沉道,“无知小辈!绝对不会让我们好过,哈哈哈,本家主就没听过这么好笑的事情,哼,就是你爹都不敢这般对我们说话!你又是什么身份?!”

    周边之人闻言都是在心中默默地点了点头,是啊,虽然云圣天此刻身为云宗的宗主,然而云宗当年并不是这般强,上一届的云宗宗主与火家家主木家家主皆是一辈,同为高位之人,自然不会说出这般不讲情面的话,又何况是云圣天这个小辈呢?!

    而此时火涟醉便是摇了摇手中不知何时拿来的扇子,随即狭长的双眸一冷开口道,“你说出这样的话也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吗?!你难道不记得为何邪宗会落败了不成?!”,火涟醉的声音冰冷,而冰冷中更是带着不加掩饰的嘲讽。

    一旁的木丼澜听到火涟醉的话也是随即开口道,“哈哈哈,他可能是不记得了,不如我为他温故一下如何?当年若不是四大家族先与邪宗对抗,因为削弱了邪宗的势力,被云宗乘机杀入,邪宗怎么可能落败?!”

    此刻木丼澜的眼中亦满是嘲讽的看着云圣天,而声音中却是夹杂着崇拜的意思。当初的邪宗实在是太厉害了,若是可以,他还真是想加入邪宗啊!

    “你!你们!”,云圣天在听到火涟醉和木丼澜的一唱一和后便是气的面色铁青,然而话还未曾说完就又是被火涟醉打断了声音。

    火涟醉似乎知道木丼澜的意思一般,晃了晃手中的扇子开口道,“若不是现在邪宗隐匿了,本少主还真想带着我火家所有人投奔邪宗呢,唉……”。

    闻言木丼澜便也是赞叹道,“果然是好想法,本少主方才也是这般想的,哈哈哈!”

    一旁的火家家主和木家家主闻言对视一眼,随即也是哈哈大笑起来,这两个臭小子,正事不干气人可是有一套的,不过当年的邪宗也确实是比云宗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娘亲,既然他们两个这般想要加入邪宗,不如待爹爹回来之后,你与他说说如何?!”,就在这时,幽邪也是开口道,声音虽然清冷漠然,但其中却夹杂了一丝玩味。

    在听到幽邪的话后火涟醉与木丼澜便是同时转头看向了水玲珑,那意思明显便是:水姑姑,不如你就和魔姑父说说?让我们一起加入邪宗?!

    而此刻的水玲珑却是没有注意到两人的目光,脑海中还在回想着幽邪方才那平平静静的一声“娘亲……”,想着想着便是再次红了眼圈,她水玲珑本不是这般容易哭的女人,可是与自己刚刚出生的女儿分离之后,这是第一次相见,而这句娘亲,也是她第一次听到,又怎么可能不激动不敢动?!

    自家女儿既然是叫了自己娘亲,那就表明,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怪过她,依然当她是娘亲,水玲珑一时之间觉得,今日并不是什么坏日子,而是一个天大的好日子,因为她的女儿回来了,她的女儿叫了她娘亲。

    想到这里水玲珑便是含泪点了点头,声音轻缓的开口道,“好,好,你爹爹他最听我的话,到时边让这两个小子到邪宗去当两个小魔头!”

    闻言火婉馨便是揽着水玲珑的肩道,“好了好了,看来遗失大陆又要多两个小魔头了,哈哈哈!”,说着火婉馨便是拿起帕子为水玲珑擦拭着眼泪。

    而火涟醉和木丼澜也是笑着对视了一眼,小魔头?似乎还不错……

    云圣天看着对面一行人完全不把他们这些在场的人放在眼里,犹如一家人般说说笑笑,云圣天当下便是面色阴沉的开口道,“你们简直是胆大包天!我倒要看看你们几人有什么能耐,今日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我云宗!”

    此时云圣天身后的云伊也是忍受不住了,自云圣天身后站了出来,赤红着双目看着幽邪一行人道,“你们两个老匹夫,带着几个小魔头在我云宗撒野!今日定然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云伊的声音中满是怒意,自小到大,虽然她从来都是被掩盖在水玲珑与火婉馨的光环之下,可是这些年她早习惯了发号施令,以自己为主导!

    然而在听到云圣天和云伊的话后,幽邪嘴角的嘲讽之色更甚,随即眸光一闪,一把如血残阳的弓便是出现在了手中,众人之间空中一道血光闪过,而站立在大殿顶端的幽邪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把巨大的血色弯弓!

    这犹如浸泡在血液中的弯弓刚一出现,便是在周围响起了一阵阵的嘈杂声……

    而云圣天的双眸也是渐渐眯起,随即瞳孔一缩,声音有些不敢置信道,“这……这是凤血冷月?!你竟然得到了凤血冷月的认主?!”

    幽邪闻言面上没有丝毫表情,她并不知道为何云圣天会知道凤血冷月,但她也不好奇他为什么知道,得到凤血冷月的认主有这般让人奇怪吗?想到这里幽邪便是看了看手中的血弓,通体犹如在血中浸泡过了一半没当真是既邪魅又冷艳。

    “天哪,真的是凤血冷月!”

    “真是没想到,第一次见到凤血冷月竟然是在这般情形之下!”

    “是啊,不过凤血冷月认主,这个女子也实在是让人太过出乎意料!”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便是响彻了云宗的大殿,可见凤血冷月的出现让多少人感到不敢置信了,而此刻幽邪亦是可以感受到自凤血冷月身上传来的力量,她已经好久未曾用过这把血弓了,不过再次握在手里,仿佛比上一次给她的震撼还有强大。

    就在这时火家家主和木家家主也是有些呆滞了,也许年轻一辈并不知道凤血冷月时何物,但是他们还是知道的,虽然知道,但也只是听上一辈的所说……

    据闻早在几百年前遗失大陆出现过一个人,她此生志愿便是将遗失大陆与凌天大陆合并在一起,让他们可以成为一片大陆,只因她所爱之人本是凌天大陆之人,可惜却是葬身在了遗失大陆,她只是为了让他回归故土,所以才想将凌天大陆和遗失大陆合并。

    这个女子在当时的遗失大陆震撼世人,那是绝对的精彩艳艳风华无限,而她最明显的标志便是那凤火神狐,传说中最有灵性的神物!可惜的是,她到最后也并没有完成这个理想,遗失大陆依旧是遗失大陆,凌天大陆也还是凌天大陆。

    之后众人也并不知这个女子去了哪里,然而尽管如此,她的威名依旧留在了遗失大陆,连同她的神兵利器凤血冷月,当初斩杀了不知多少大奸大恶之人!

    可惜的是,在这个女子消失后,她的凤血冷月也是不知所踪,然而今日在众人看到幽邪手中所握的凤血冷月,自然是感到惊骇不已。

    而云圣天在看着幽邪手中的凤血冷月时眸光渐渐变得有些贪婪,据说凤血冷月乃是有着灵性的武器,其威力更不是一般武器可比,若是这凤血冷月认主便是可以爆发出杀神屠魔般的威力,可惜的是他虽然知道却一直未曾见过,还以为是一个传言罢了……

    然而今日它竟然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那么他还如何可以放过?!若是得到了凤血冷月,那么他便是可以称霸遗失大陆,就连四大家族都必须俯首称臣,哈哈哈!

    想到这个可能,云圣天的眸光便是越发的充满了掠夺。

    而幽邪手持凤血冷月,看着整个云宗大殿上那些满是贪婪和掠夺的目光,琥珀色的凤眸中闪过一丝嘲讽的笑意,而幽邪手中的凤血冷月也似乎是可以感受到周边那道道恶心的目光一般,顿时在幽邪的手中发出嗡嗡嗡的响声。

    幽邪看到这一幕顿时柳眉一挑,哟,这小东西生气了。

    想到这里幽邪便是笑出了声,随即对着众人大声开口道,“你们的目光让它不高兴了……”,幽邪话音刚落,随即便是飞身而起凌立在了半空之中,一手持着血弓,另一手放在弓弦之上,只听“砰砰砰”三道破空声传出,六个暗卫便是应声而倒,而在他们的眉心便是多了一簇红点,犹如幽邪额间的朱砂痣一般……

    而云圣天此刻便是渐渐将那掠夺的目光收拢,换上了点点凝重,看着幽邪站在半空如履平地的模样,云圣天的心下便是感到万般沉重。

    这个女子,身怀绝世内力,武功身法更是卓越,手中还持有神兵利器凤血冷月,恐怕今日想要将她擒拿夺得凤血冷月不是那般容易了。

    想到这里云圣天的眸中便是闪过一丝不甘,既然风邪冷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就绝对不能让它流失,若是今日这个狂妄的女子离开了云宗,那么便会遭到无数隐秘势力的追寻,凤血冷月的魅力绝对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那么到时,他若是再想得到凤血冷月就要付出更多了,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当下云圣天便也是飞身而起与幽邪对持而立,“女子这般狂妄实在是不好,不过你这性子倒是与玲珑当年很是相像,哈哈哈,今日你若是将手中的凤血冷月交给我,我便不与你计较了如何?我还会安全的放你们离开!”

    闻言幽邪手中的凤血冷月便是越发的不安分了,似是在发怒于云圣天所说的话。

    当下幽邪嘴角那抹嘲讽的笑意便是越发深刻起来,随即左手持弓,右手拉弦,冰冷嗜血的开口道,“那真是不能如你所愿了,这小东西看你可是很不顺眼呢!”

    说完,一道夹杂了无限内劲的气箭便是丝毫不留情的飞向了云圣天,云圣天一见大惊,当下便是运气全力闪开,可是那气箭的威力还是将他洁白的宗主服饰划破了一个大洞!

    只见云圣天一脸气恼的回到地上,额头上还遗留着丝丝冷汗,而那雪白的衣袖上一个显眼的黑洞就那般突兀的矗立着,当下火涟醉便是与木丼澜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这身宗主服怎么看着比方才那般顺眼呢!”

    “对啊,真是越看越顺眼,不如今后云宗主就这般穿吧!我想应该会更加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哈哈哈!”

    木丼澜和火涟醉两个你一言我一语,所说之话虽然是调笑,但是语气和内容无一不是带着嘲讽的意思。

    暗示他云宗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世人之所以会觉得云宗好,也不过是被猪油蒙了心,这个被称为正派人士集合之地的云宗,内里比外在还要肮脏的多!

    在听到火涟醉和木丼澜两人的调笑之后,云圣天便是更加怒火中烧,当下对着身后的众人大声开口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上!还有你们,别忘了当初你们也是追杀过水玲珑和魔枭的,方才你们也看到了,这个女子潜力那般,有朝一日定然不会放过你们的,还不快乘今日她还未曾羽翼丰满时将她斩杀?!”

    闻言云圣天身后的所有“正派人士”皆是对视了一眼,是啊,这个女子虽然这般狂妄,但是她也确实是有着狂妄的资本,若是他日她越加强了,那么他们还有什么活头?!

    想到这里每个人的眼中都是划过一丝杀意,今日若是不将她斩杀于此,实在是会让他们心头难安!当下所有人都是蜂拥而上。

    而风梨音被风家家主护在怀中,看着即墨幽邪成了众人将杀的对象,那杏眸里才是弥漫上了得意的神色,此刻看着幽邪就仿佛是看到了一条案板上的鱼一般……

    “音儿,你万不可乱走,就待在爹爹怀里!”,风家家主自然是知道自家女儿是恨那即墨幽邪的,可是此刻他可不能放她离开,此刻风梨音怀着他的孩子,虽然这个孩子本不该来的,但是只要是她风梨音生的,那便是怪物他都要!

    想到这里风家家主便是更紧的护着风梨音,唯恐她受到一点伤害。

    而风梨音此刻却是没有注意到风家家主所说的话,而是依旧满目仇恨的看着幽邪。

    若不是这个女人的出现,那擎苍哥哥便是她的了,她也会嫁给擎苍哥哥,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而此刻在即墨幽邪肚子中的孩子也是她的!

    这一切都是被即墨幽邪毁了的,都是被她!所以她可以亲眼看着这个女人死在这么多人手上,她高兴啊,哈哈哈,看着自家最恨的女人惨死,她真是太高兴了!

    想着想着风梨音的嘴角便是挂起了一抹笑意,此刻就便是感受中肚子中那抹生命也不再厌恨,而是伸手轻轻抚了抚。

    幽邪看着周边不断上涌的人影,手中的凤血冷月嗡嗡的犹如兴奋了一般,气箭顿时四散开来,箭到之处伤亡惨重,而此刻云伊便是乘着混乱之际离开了云宗大殿。

    她自小便是被宠溺在手心之上,拥有着未卜先知的能力却从未替自家占卜过未来,但是她一直在想,拥有着这样逆天的能力,难道她的一生还会平凡吗?还会不会吗?绝对不会!

    所以也就是如此,云伊一直依靠着这个能力从不去学别的东西,内力与武功更是三流。此刻她若是依旧待在这早已混乱不堪的大殿之中,不被人所伤是不可能的,所以要说云伊也算聪明,知道乘着混乱离开。

    云伊在离开大殿前便是看了一眼水玲珑火婉馨和即墨幽邪,眸光一狠,这一生只要有水玲珑和火婉馨在,那么她就不会有一天好日子可过,所以她绝对不会放过她们两个!

    随即云伊便是想到自家这一年恢复能力的日子就要到了,既然云宗此刻已经变得这般混乱,那么这次机会何不留给自己?!想到这里云伊便是兴奋不已,可以预知到自己的未来,这恐怕是所有人都想要的!

    幽邪此刻自然是未曾注意到云伊的离开,这也是一个变数……

    云圣天本想前去与幽邪争夺凤血冷月,可却是被火家家主与木家家主拦在了空挡处,无法分身,被牵制的云圣天分外恼怒。

    而在场的所有人之中,想要有将幽邪斩杀于此,那便绝对是不可能的,一时之间云圣天便是有些恼怒,但又无计可施,在与火家家主和木家家主的打斗之中颇感烦躁,随即目光飘转间便是看到了亦是与暗卫交手的水玲珑!

    水玲珑与火婉馨曾经会在遗失大陆那般闻名,除了那过人的美貌之外,便是两人的武功与内力,皆是四大家族的嫡系,自然是用尽一切好的东西来教导,而且两人资质不凡,其武功与内力也绝非一般人可以比拟。

    然而在看到水玲珑时云圣天便是在心中升起了一抹阴谋,随即嘴角便是勾起了一抹阴狠的笑意,在面对火家家主和木家家主的牵制时也不再是那般厌烦。

    随即云圣天便是在与火家家主木家家主错手的空挡下,运气全身的内力,向着水玲珑的方向闪身而去,看见这一幕顿时火家家主和木家家主大惊之色。

    而火涟醉和木丼澜也在这一空挡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双目一睁,想要急速转身而去,却不想已经来不及,云圣天的身影已经来到了水玲珑的身边。

    他手上运气的掌力也丝毫不留情的向着水玲珑而去,他便是如此想的,既然即墨幽邪这般厉害,那他便扰乱了她的心!只要他袭向水玲珑,那他便不信即墨幽邪不会分神,到时……

    云圣天口口声声说所爱之人是水玲珑,然而实际上早在水玲珑与魔枭私奔时这爱便已经变了质,想要重新得到水玲珑不过是为了向遗失大陆所有人宣告,他云圣天并不比魔枭差,然而此刻为了幽邪手中的凤血冷月,他亦是对水玲珑下得去手!

    而就在云圣天的掌风要接近水玲珑时,火婉馨美眸一缩,一把便是将水玲珑推开,然而却是将自己推移到了云圣天的掌风之下……

    “啊!姑姑,姑姑快闪开啊!”,火涟醉顿时大吼道。

    “馨儿!”,而火家家主看到这一幕更是吓得面色发白,这个女儿刚回到他身边没多久,难道就要……

    幽邪在听到众人的叫声时便是回过了头,在看到即将被云圣天掌风所及的火婉馨时,琥珀色的凤眸大睁……

    ------题外话------

    快来快来。明天老爹和苍苍大怒啊!

    云宗神马的都是浮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