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隐世欧阳,嗜血擎苍(万更)

    然而此刻却是没有人可以救下火婉馨,水玲珑此刻还是未曾站稳脚便是看到火婉馨被云圣天狠狠地打在了胸口!

    随着那鲜血喷涌洒落在云圣天洁白的衣服上,火婉馨的身子犹如翩弱的碟摔倒在地。

    而幽邪在看到这一幕时便已经转瞬来到了火婉馨的身前,在为火婉馨轻轻把脉之后蹙了蹙柳眉,随即便是自袖中取出一粒药为火婉馨服下。

    水玲珑此刻才是从呆呆傻傻的状态下回过神来,脚步急切的来到火婉馨身边将她扶着靠在自己怀中,语气颤抖害怕的叫着,“婉馨,婉馨你快醒醒!你快醒醒啊!我是玲珑,你听到了吗?我是玲珑啊!”

    幽邪看着水玲珑的模样当下便是开口道,“娘亲,你不用太担心,我已经为她服了药,虽然云圣天的掌风有些奇怪,但是我想我还是可以化解,你在此好好照顾她!”

    幽邪说完身影便是飘了出去,此刻的云圣天便是已经在此被火家家主和木家家主牵制,云圣天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真是晦气,原本想着要将水玲珑杀了的,可是怎么火婉馨扑了上来,一时之间他便是下手缓了神,所以这才是救了火婉馨一命。

    此刻火家家主赤红着虎眸看着云圣天,随即开口道,“云圣天,今日老夫若-,..是不将你云宗剿灭真是枉为火家家主!”,说完,火家家主便是从怀中取出了一枚似是信号弹一般的东西,朝着天际放出,顿时天空中炸起了五颜六色的焰火,美艳至极!

    然而这美艳看在云圣天的眼中却是不敢置信,这信号弹便是四大家族每个家族家主手中都只有一个,是在面临灭族危险时才可以发出的!

    但是这也是先人流传下来的,数千年来从未有人使用过,也不知会有什么后果!

    此刻云圣天便是有些后悔了,他怎么便是忘记了,火家这个老匹夫最宠爱的便是自己的女儿火婉馨,当年那一件件宠溺她的事情此刻便是浮现在了脑海中……

    犹记得当年火婉馨烧掉了遗失大陆最德高望重的夫子的胡子,之后众人都是以为火婉馨一定是完了,因为那夫子的影响力在遗失大陆绝对无可估计,可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第二日火家家主便是牵着火婉馨在学院中扬言,“我火燃的女儿,就算是做了再严重的事,我都会护着,不要妄想伤害我的女儿,我火家就是这般不讲理!”

    当初这番话似乎是很狂妄,可是那时的火家位列四大家族之首,就是邪宗和云宗都要给他火家三分薄面,所以他说出的话怎能不让人忌讳,所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由此遗失大陆世人也就是知道了这位火爆的火家家主,宠女成痴。若是有哪个不长眼的与他家女儿火婉馨掐上,那怕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还有当年风家的小儿子欲要调戏年纪小小的火婉馨,然而却是被她直接断了根,那一副狠戾至今还是存在他的脑海中,而他却是不喜这般狠辣不温柔的女子。

    然而云圣天此刻亦是忘记了,当年火婉馨在灭了风家小儿子的根时,水玲珑所说的话:婉馨,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便宜他了,我觉得你应该将他杀了喂狗!

    云圣天只是不知,火婉馨和水玲珑两人本就是生的比男子还要卓绝,又有那般身世和背景,性子自然不同一般女子。

    而她们两人之所以会这样只是因为没有遇到对的人,就说水玲珑遇到了魔枭,又为何会成为那般小女人的姿态?源于一个爱,既然她水玲珑爱他魔枭,那么所有的爪牙和尖利的刺便都可以收起来。

    再说幽邪,初相见时便冷漠无情,一个在任何人面前都冷心冷情的女子,却惟独只有在烈火擎苍面前才会展露出温柔和善解人意,这又是为何?便也是因为她即墨幽邪爱的是他烈火擎苍!

    所有的一切都只能说云圣天并不了解情之一字。

    然而此刻在云圣天的思绪回转之后,天空中的焰火才是渐渐消散,而周边所有还在打斗的人都是停了下来,目光呆滞的看着天际,四大家族的这枚信号弹在遗失大陆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有的人说这信号弹应该是上古老祖为四大家族留下的保名牌,有的却也说这信号弹定然是有着什么惊天的秘密,然而众说纷纭,这信号弹到底有什么秘密恐怕也只有真正用过之后才能知道!

    而一时之间风家家主和水家家主对视了一眼,眼中满是惊骇,那火家老头竟然为了剿灭云宗连那个东西都拿出来了!

    想到这里风家家主和水家家主便是满目的凝重神色,若说外人并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而他们四大家族内部却是知道的!

    而风梨音窝在风家家主的怀中,看着他凝重的表情当下便是面色一变,那火家家主与即墨幽邪可是一伙的,若是那火家老东西真的拿出了什么秘密武器,那即墨幽邪今日岂不是死不成了?这绝对不行!

    想到这里风梨音便是柔弱的开口道,“爹爹,那是什么东西?为何音儿以往并不曾见过?!”,此刻风梨音的声音显得极为柔弱,让风家家主心里不禁充满了怜惜。

    随即风家家主便是又紧了紧怀中的风梨音,在沉默了一下之后便是开口道,“音儿,你有所不知,这信号乃是我们四大家族流传下来的,虽然遗失大陆世人皆知,但是其中内幕也只有我们家主才知道!”

    闻言风梨音的眸光闪了闪,只有四大家族的家主才能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竟然这般神秘?!

    想到这里风梨音便又是开口道,“爹爹,可不可以告诉我这内幕是什么啊?音儿想知道,你看反正一会就会有结果了,所以就提前让音儿知道好不好?”

    风梨音的声音在这漆黑的夜色下显得有些朦胧,而传入风家家主的耳中却宛若天籁,当下风家家主便是犹豫了一下开口道,“音儿莫要胡闹,这件事确实不可说!”

    闻言风梨音的眸中闪过一丝不悦,这个老东西嘴上说什么爱她,原来全是假的,此刻不过是问他一件即将要知道的事情罢了,他既然都不愿意说!

    而此刻整个云宗大殿皆是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还保持着方才打斗的姿势,一时之间显得有些诡异,而幽邪便是静静的站在火家家主身边,在看向云圣天时眸中闪过一丝凌厉的杀意。

    此时的云圣天却是开口了,“火家家主,你莫不是真要与我云宗为敌不成?!竟然使用了这个东西?你知道它是为何所用吗?你难道不怕整个遗失大陆都陷入一片腥风血雨中不成?真是个老疯子!”

    云圣天此刻的语气有些恼怒和愤恨,而这些情绪下却是隐藏着分外明显的害怕。

    遗失大陆四大家族的底蕴如何没有人敢真正的说出口,所以他云宗若是真的与火木两家对上,还真的是有些后怕的,若是他知道一个即墨幽邪和一个火婉馨对他们如此重要,那他也不会冒着灭宗的危险去伤她们了!

    想到这里云圣天便是毁的肠子都青了,然而就算后悔也是于事无补!

    想着当年那个愿意为了水玲珑与四大家族对抗的邪宗,那般惊世的魄力,那云圣天没有,在这一点上他便是再也比不上魔枭!

    而火家家主在听到了云圣天的话之后便是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真是太过可笑了,这后果我自然是知道的,可是你莫不是不知我火燃在遗失大陆可是一直被称为老疯子的,哈哈哈,就算遗失大陆腥风血雨了又如何?为了护住我的女儿和孙媳,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我都愿意,谁叫你偏偏就是惹了我这样一个老疯子呢,哈哈哈!”

    幽邪站在火家家主身边听着他豪迈不羁的话,心下不禁升起了崇敬,要说她一生,从来没有崇拜过什么人,然而此刻站在火家家主身边,她却是可以感受到他周身那种本是与世无争,但却可以为了自己所珍视之人与世界为敌的霸气!

    突然之间幽邪的脑海中浮现出了烈火擎苍的模样,那个男人,那个甘愿为了她放弃自己生命的男人,若是可以用与世界背道而驰换取她即墨幽邪的一世安宁,他烈火擎苍也定然愿意为她去做!

    突然之间幽邪的气息不再是那般清冷漠然,周身的气息中却是带着点点幸福和温馨,若是你的心里有一个为了你足以与整个世界对抗的男人,那么谁会感到不幸福?

    火家家主看着幽邪瞬间转变的气息,不禁是欣慰的叹了口气,随即便是看向了天际,作出这样的选择,他心甘情愿,也绝不后悔!

    云宗可以成为遗失大陆最强大的势力也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若说今日他们几个人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云宗,就是火家家主他自己都不相信。

    虽然说自家孙媳的实力让他惊叹,可是云宗还有什么底牌真的无人可知!这里的全是他所珍惜的人,所以他宁愿用一个条件换取所有人的安全!

    而火涟醉与木丼澜对视了一眼,他们二人为何就是没有听说过四大家族还有这么一个东西?其实也不能怪他们两人,只因为这两人从来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终年不在遗失大陆,不是闭关修炼就是出去找乐子,又如何能知道这样的事情。

    要说这信号弹自上古遗留下来也是有着一段典故。

    据闻当年始祖的四大家族家主其实是四个结拜兄弟,四人皆是感情极其深厚。

    但是在当年遗失大陆并没有四大家族,这四个异性兄弟也不过是住在山上靠打猎为生的猎人罢了,那时候几人都是生活的十分幸福,不会去顾虑家族与家族之间的阴谋诡计。

    然而这四人的生活很快就是被人给打破了,在有一日,四人进入深山打猎之际却是遇到了一行遭到兽潮袭击的人,出于猎人的淳朴善良,在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下,四人终是将他们所救。

    经过几人的了解之后才是知道,原来这一行人是隐居于天外的人,只是因为那所隐居之地不为外人所知,而他们隐居之处的大小姐脾气十分娇蛮,硬是在长老们闭关之时偷偷跑了出来,谁知竟然遇到了兽潮!

    他们隐居之地并没有这等兽潮,自然是不知道该如何,幸而遇到了他们四人,如若不然肯定是不可能活着走出这座山脉了!想到这里那一群隐居之人便是感到了一阵后怕。

    随即几人便是听到了轿子中的啜泣声,听这声音也知是个女子,想必就是那隐居之处的大小姐了,恐怕是被这野兽浪潮给吓到了。

    当即几人便也是听到了侍女的安慰之声,“大小姐,好了好了大小姐已经没事了”。

    在这安慰声过后那啜泣才是渐渐的小了,过了许久之后轿帘才是被掀开,一个身着华服的女子自轿内走出,在看到四个身着猎人服饰的四兄弟之后,那位女子也并没有表露出丝毫的嫌弃或是如何。

    反而是对着几人展露了笑颜,丝毫没有看出一点脾气娇蛮的样子,“谢谢几位壮士相救,为了报答你们,那我欧阳家的这四枚求救之物便送与你们!虽然我欧阳家不见得是遗失大陆最强大的家族,但也绝对非一般人敢惹,日后若是你们或者你们的后人有了什么危难,只要通过这个信号弹,那么我欧阳家必定前来相助!”

    闻言四人便是将那信号弹紧紧地握在了手中,他们知道这绝对是一次际遇!

    果然不出所料,那位大小姐虽然性子刁蛮一些,但却很是豪爽,没有一般大家闺秀那种娇滴滴的模样,看着四人穿着那般简朴时,便是用一些银两换取了他们手中的猎物。

    “这些银两就用来买你们手中所打猎到的东西,我们隐居之地并没有这些东西”,那大小姐说的极为真实,样子也是懵懵懂懂,似是真的不知这些是什么一般。

    闻言四人便是摸了摸头,模样也是有些憨厚。

    就是这样一次不为人知的际遇,让他们接触到了山野之外,得到的银两更是成为了四大家族的第一笔资费。

    便是如此四大家族就与那莫名的隐世家族有了关联,之后也都密切的联系着。

    那隐世家族的家主最为宠爱的便是那个女儿,自闭关而出知道自家女儿被人所救之后便是感激涕零,当下也就给了四个异性兄弟一个承诺,若是他日他们有什么事情需要相助,皆是可以向他隐世欧阳家求助,到时必不惜一切代价相助!

    而后四人便是要求欧阳家的协助,成建了四大家族,火家、木家、水家和风家!

    然而刚刚有了四大家族,丝毫底蕴都没有,故而又是遭到了欧阳家的帮助,久而久之四大家族欠欧阳家的也就多了,但是彼此双方也已经有了牵扯,所以就算是如此,欧阳家也只会出手相助。

    再后来,四大家族有了什么事情欧阳家都是厌烦了,不再相帮。在离开前只是留下了一句话,他日若是四大家族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欧阳家帮助,那就点燃那信号弹,到时自会有人前来,但是机会只有一次,而且这个机会还要用别的条件来相抵!

    便是因为如此,那信号弹便是遗留了这么久都不曾有谁用,只因它实在太过珍贵,四大家族早有遗训,那隐世的欧阳家势力绝对不可小觑,别说是今日的四大家族联手,就是再外加一个云宗,都不可能是欧阳家的对手,由此可见一般!

    要得到欧阳家的相助,还要奉献出一个条件,这也是四大家族一直未曾用这个信号弹的缘由之一,像欧阳家那般家族,要的条件自然也定然是惊天的。

    也便是因为如此,此刻的四大家族家主才会是这副表情,不敢置信和骇然,而木家家主此刻也是叹息了看了一眼火家家主。

    幽邪便是敏锐的察觉到了每个人心中不同的心绪,当下不禁蹙了蹙柳眉,那个信号弹到底是有什么不同的?然而便是问也问不出什么所以然了。

    此刻的所有人都不再动手,都想要看看到底哪信号弹有什么悬疑的地方,而幽邪则是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火婉馨,在又为她服用了几粒药之后才是松了口气,随即便是冷漠的看着云圣天。

    幽邪清楚地看到了云圣天那一直在变的脸色,一会担忧,一会害怕,一会阴狠,一会有是决绝,看到这里幽邪不禁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过了不久,周围便是响起了簌簌声,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凛,而幽邪亦是琥珀凤眸微微眯起,这周边的气息……确实很强大。

    突然之间三道极为强烈的气息呼啸而来,当众人的目光放去时便是看到了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和两个长老模样的老头!

    其中一个长老扫了一眼中人之后便是开口,“是哪个动用了欧阳家先祖的信号弹来求助?站出来!”

    那长老的声音微微有些严厉,但是语气还算是稍稍客气。

    听到他的话之后火家家主便是要站出,而幽邪却是先一步站了出来,随即腾空翩飞而起,她不喜欢别人俯视着她!

    随后幽邪便是淡淡的看了几人一眼道,“便是我”。

    闻言那两位长老看着幽邪与他们对持而立,淡然除尘的模样不禁面色一变,随即对视一眼,冷声开口道,“你小小年纪莫不是家主不成?!”

    听到那长老的话幽邪面色不变道,“谁言小小年纪便是不可以做家主?!”,幽邪的声音清冷漠然,不带一丝情绪,让那长老不禁觉得一个小辈如此不尊重于他。

    而那带头的一直未曾开口的女子便是开口道,“两位长老,不知这位家主是哪一家的啊?既然有事求于我们欧阳家,我们自然是不可怠慢才对!”

    那女子的声音中满是不屑,随即在看到幽邪的模样时更是恼怒的瞪了幽邪一眼。

    那两位长老在听到那女子的话后便是恭敬道,“是小姐”。

    随即那两位长老便是开口问道,“这位姑娘,不知你是哪家家主?可否言明,还有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闻言幽邪的眸子微微眯起,看着那对面的两个长老和那女子道,“我若是需要你们为我灭了这所大殿呢?你们可是能做到?!”

    听到幽邪的话那两位长老不禁嗤笑了一声,就是那一直表现得十分优雅高贵的女子在听到幽邪的话时也是一愣,随即居然捂着嘴角轻轻笑出了声。

    欧阳轻姿便是在想,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人,她们欧阳家的势力如此之广,第一次得到先祖留下的遗训,若是有哪一天收到信号的提醒便是前来相助于发出信号之人,由此也可向他们提出一个条件!

    早在她知道了这个消息后便是感到不屑,不明白为何祖先会流传下这条祖训,简直是可笑,想她欧阳家,虽然隐居世外,但是其势力绝对是强大至极,有什么条件是需要向别人提出的,简直是太可笑了!

    她,欧阳轻姿,乃是这一辈之中欧阳家的嫡女,备受宠爱。而且资质武功样貌种种都是上乘,这次乃是奉了欧阳家家主的命令,前来外世办一些事情。

    谁知道竟然真的碰到了有人发出信号弹,这件事欧阳家所有人都是清楚,而且祖先也是有着遗训,必须遵从。所以她也就随同一起前来外世的两位长老来到了这里。

    谁知道来了这里竟然遇到一个比之自己还美的女子,这简直是太让她感到不可思议,她欧阳轻姿可是整个欧阳世家最美的女子了,而这一个外世女子竟然长得比她还要出众,这怎能不让她恼火,怎能不让她嫉妒?

    不过她在看到幽邪凸起的肚子时便是隐下了心底的不甘,不过是个嫁了人的女子罢了,又怎么可以与她相比,不过这个女子比她美却是真的,这一点便是犹如刺一般插在欧阳轻姿的喉间。

    然而谁曾想这个女子提出的条件竟然是这个,想到这里欧阳轻姿便是不屑。

    随即欧阳轻姿便是扫了一眼云宗大殿,满是嫌弃的看了一眼之后心下的不屑更浓重了,不过就是一个三流的小地方,居然连这里都摆不平,还让她欧阳家出手相助,简直是丢人。

    想到这里欧阳轻姿便是心里微微平衡了些,看来这个女子不过就是有一张脸嘛。

    然而就在欧阳轻姿那般不屑的看着幽邪时,那两位长老突然之间异口同声的大声开口道,“你手中的是凤血冷月?!”

    两位长老的声音中满是不敢置信和浓浓的喜悦,而听到这声音欧阳轻姿也是向着幽邪的手中看去,果然是看到了一把通体如血般的弯弓。

    在看到这弓的第一眼,欧阳轻姿便是深深的喜欢上了,随即又是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红衣,那凤血冷月的威力她亦是有所听闻,不过一直以为是传说中的神兵利器罢了,却不曾想竟然会真的出现在她的眼前,那么,若是不得到手,就不是她欧阳轻姿了。

    当下欧阳轻姿便是开口道,“好!要想让我欧阳家帮你灭了这所大殿也不是不成,只要你将你手中的凤血冷月交给我,那么别说是给你灭了这宫殿了,以后若是有什么难处也尽可以来找我欧阳轻姿!”,若是今日可以将凤血冷月带回欧阳家,那么就可以让那欧阳轻浅看看,她欧阳轻姿不论是什么,皆比她要出色!

    闻言那两位长老对视一眼,随即都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没错,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什么是他们欧阳家做不到的,况且轻姿小姐这般卓绝的天赋,今后继承欧阳家是必然的,可是就算如此还一直没有一把称心的武器,这凤血冷月也确实配的起他欧阳家族的大小姐!

    然而幽邪在听到欧阳轻姿的话之后便是微微挑了挑柳眉,随即将凤血冷月拿起放在了眼前,语气清冷漠然道,“真是没想到,这么多人对你感兴趣,这该怎么办呢小东西”。

    那欧阳轻姿见幽邪就是这般对着一个死物说话不禁使嗤笑,虽然凤血冷月的确声名在外,不过这个女子竟然会痴傻到和它说话简直是太可笑了!

    想到这里欧阳轻姿便是认定了,幽邪定然不知道凤血冷月的价值,所以用一把武器换的今后无数的条件,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的交易了,她不可能不愿意的!

    欧阳轻姿此刻便是微微抬了抬眸子,想着幽邪恭恭敬敬的将凤血冷月递到她手中的模样,然而幽邪的下一个动作却是让她分外不敢置信。

    只见幽邪一手提着弓,另一只手却是轻轻抚了抚弦,随即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无论前世今生,想要从她手中拿到什么东西的,那便必须付出比这东西珍贵十倍的东西来换!

    而这凤血冷月,便是与她心灵相依之物,想要它?

    “想要凤血冷月?哈哈哈,你们莫不是以为我魔幽邪是纸糊的不成?用几个条件就可以将我的武器换走?你们难道不知道武器是人的第二条生命?”,幽邪的语气满是嘲讽,就是那琥珀凤眸都是睥睨的看着欧阳轻姿。

    闻言欧阳轻姿得意的表情一滞,随即在对上幽邪的凤眸时,想要说出的话居然都是再也说不出,看着那凤眸中的汹涌波涛便是惊骇不已……

    而火家家主和木家家主此刻便是对视了一眼,眼中满是苦笑。

    原本想着将欧阳家的人叫来可以助他们将云宗灭掉,谁曾想凤血冷月的魅力这般大,竟然连欧阳家那等强大的势力都想得到。

    而云圣天此刻面上冷汗连连,此刻就算是他想逃也是逃不掉了,毕竟周围那簌簌的声音还是存在,想必这云宗周边早已经是被欧阳家带来的人所包围了!

    随即在幽邪的话落之后,那其中一个长老便是暴怒的开口道,“真是个狂妄的女子!你敢这般对我们欧阳家的大小姐说话,难道就不怕死不成?!告诉你,凤血冷月你今日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否则我定让叫你死……”

    “否则你要如何?本尊的女人你也敢开口威胁,莫不是活得太久了!”,那长老的话音还未落之际,一道冷冽犹如九幽地狱冥音的声音响起,在这寂静的环境下显得那般突兀,却又那般霸气。

    在这声音刚落之后,幽邪的脊背便是一僵,随后便是有些不敢置信的扭头看去,只见在云宗大殿的外围,一道霸气凛然的身影只是转瞬间便来到了幽邪的身边。

    在幽邪扭头之际便是撞入了一抹温暖安全的怀抱,在感受到这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怀抱时,幽邪的眼角便是不由自主的滑下了晶莹的泪珠,一时之间,周身伪装的坚强好像全部都坍塌了。

    而那方才威胁幽邪的长老还没来得及回过神,身体已经被一道巨大的力量给打飞了出去,连同他身边的另一位长老和欧阳轻姿都是受到了牵连,一下子被掀飞了出去。

    烈火擎苍骨节分明的大手有些颤抖的抚了抚幽邪身后的一头银丝,原本在听魂天几人提起时他的心脏便犹如被啃噬了一般,比之噬心蛊发作还有疼痛千倍万倍,然而此刻在真真实实的看到了幽邪那如雪的发丝时,心中那窒息般的疼痛才是更甚。

    烈火擎苍原本与魔枭一行人赶来遗失大陆,可是烈火擎苍的心下实在太过思念幽邪,随即便是运气了全身的内力,第一个来到了遗失大陆,可是却听闻了云宗的事情,随即便是急速的赶来。

    在刚刚到达云宗大殿时便是听到了有人开口要凤血冷月,凤血冷月是当年他与幽邪一同在清风崖底时得到的,所以这话不用多想也知道,是在威胁他烈火擎苍的女人!

    当下烈火擎苍便是怒了,难道在他不在的这些日子,便是有无数的人这般欺负他的邪儿不成?简直都是活得太久了!

    想到这里烈火擎苍便是伸手将幽邪紧紧的抱在了怀中,那冷冽犹如寒冰的苍绿色眸子当下就扫视了周边所有人一眼,眼中所含的嗜血杀意让所有人都是一颤!

    而火涟醉和木丼澜在看到烈火擎苍的身影时便是笑出了声,是啊,有这样一个男人在,表嫂又怎么会吃亏呢?亏了方才他们二人还准备冲出去呢,看来是多此一举啊!

    火家家主和木家家主此刻也是对视了一眼,眼中满是欣慰,原本火家家主在听了火婉馨的话后很是担忧自己的这个外孙,可是他心中却是坚信着,自己的这个外孙绝对不会发生任何事。

    而当烈火擎苍的目光扫到了水玲珑怀中昏迷不醒的火婉馨时,便是越发冷冽。

    原本窝在风家家主怀中的风梨音在听到烈火擎苍的声音时也是不由得呼吸一滞,是……是擎苍哥哥!擎苍哥哥竟然真的来了?!

    想到这里风梨音便是感到了从心底深处传出的骇然,别人不了解烈火擎苍,但是她了解!这些年她因为爱慕于烈火擎苍,便是派人搜集了所有烈火擎苍干过的事情。

    想想那些得罪了他的人的下场,风梨音便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由此更是想到了即墨幽邪在烈火擎苍心中的地位,当下便更是一颤,得罪了他尚且如此,那若是得罪了他最爱的女人呢?又会有什么后果?风梨音此刻便是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只是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和颤抖。

    而风家家主此刻也是并不曾注意到风梨音的情绪,目光也是被半空那宛若神抵的男子所震撼,他早就听闻了烈火擎苍的名字,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是个如何的人,此刻在亲眼看到了现在的烈火擎苍之后,风家家主才是明白为何风梨音会那般痴恋于他!

    原本因为这话而愤怒的两大长老在被烈火擎苍掀飞出去之后,想要说出的话都是卡在了喉间,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的气息真的太过恐怕了!

    而且在他的手下,他们两个年约二百的长老都不是对手?!竟然连他的一招一式都抵挡不了!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要知道他们二人虽然并不是欧阳家最厉害的长老,可实力也绝非泛泛,此刻仅仅是被这个年轻男子的衣袖一掀就这般狼狈?!

    而欧阳轻姿此刻虽然摔倒在地,目光却是一动不动傻傻的看着天际那个举手投足都散发着霸气的男子,她欧阳家族不是没有男人,也不是没有优秀的男人,可是像他这般尊贵霸气的男子……真的没有。

    想到这里欧阳轻姿便是眸中闪过一丝坚定和志在必得,这个世界上能配得上她欧阳轻姿的,也只有这样的男人!

    幽邪此刻纤细的双手紧紧抓着烈火擎苍的衣袖,周身带着一种失而复得的情绪。

    烈火擎苍看着这般脆弱的幽邪,苍绿色的眸中划过一丝心疼和颤抖。

    随即声音轻柔的开口道,“邪儿,邪儿,我回来了,今后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再离开你!”

    幽邪听着耳边这般坚定的话,眼泪更是犹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将烈火擎苍的肩头染湿了一片,烈火擎苍看着这样的幽邪不禁笑出了声,又恍惚间叹了口气。

    能够感受到她在自己怀里,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此刻的烈火擎苍便是在心下发誓,往后的日子不论发生什么,都绝对不离开自己怀中的女人一步!

    然而幽邪在听到烈火擎苍的笑声后便是抬起了眸子,随即声音有些哽咽道,“你笑什么笑!看着我哭你很高兴是吗?!”

    烈火擎苍看着幽邪泪眼朦胧的委屈模样不禁心下一疼,随即手忙脚乱的用衣袖轻轻为幽邪擦拭着泪珠,轻声开口道,“好了好了邪儿乖,不哭了,好我不笑,我不笑!”

    烈火擎苍的话音刚落周边便是响起了无数倒吸冷气的声音,这个男人还是方才那个冷冽霸气的男人吗?!

    看着烈火擎苍这副妻奴的模样,幽邪突然便是笑出了声,原本她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他了,原本她以为他真的离她而去了,原本……

    可是在方才她听到了他的声音时,所有心中伪装的坚强都是坍塌不见,原来她这个赫赫有名的邪医早已不再是前世那般冷心冷情了无牵挂,她的人生中多了他,烈火擎苍。

    因为有了烈火擎苍这个男人,所以她不愿意再坚强的一个人扛着。

    因为有了烈火擎苍这个男人,所以她也可以有一个依靠,也可以在累了的时候小女人的窝在他的怀里,把一切事情都交给他,因为这个男人是她所信任的。

    因为有了烈火擎苍这个男人,所以任何人想要伤害她欺负她,那便都是做梦,只因为这个男人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那般对她。

    因为有了烈火擎苍这个男人……

    烈火擎苍看着幽邪又哭又笑的模样,不禁无奈的摸了摸幽邪的头发,在双手触及她的银丝时,骨节分明的大手便是再次有些颤抖。

    幽邪此刻便是感觉到了烈火擎苍的心思,当下拉起烈火擎苍的手道,“苍,你不觉得我还是银色的头发好看吗?!”

    此刻幽邪的声音不再是清冷漠然,而是只有在烈火擎苍面前才有的温柔似水。

    而烈火擎苍在听到幽邪的话后便是再次将幽邪揽在了怀中,声音有些颤抖道,“邪儿,我的邪儿不论是什么样子都是最美的…。”

    听到烈火擎苍的话幽邪的嘴角便是勾起了一抹弧度,也许这种话在别人说来是很假的,但是这话从烈火擎苍的嘴中说出,那么幽邪便是知道,这话是真的,若是有一天她的容颜不在,他烈火擎苍也绝对会再次说出这番话!

    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是烈火擎苍,只因为他是她魔幽邪的烈火擎苍!

    欧阳轻姿看着烈火擎苍那般宠溺幽邪的模样,不禁心头泛堵,当下便是不管不顾的大声开口道,“好,我不要你的凤血冷月了!不如这样,你将这个男人让给我欧阳轻姿,那么今后欧阳家族的势力可以为你所用!”

    欧阳世家的女子本就从小被当成男儿来养,所以也是有话直说并不会吞吞吐吐。

    这个条件若是旁人听闻必定欣喜若狂,因为欧阳家,这个隐世家族的势力绝对是一块肥肉,用一个男人换取一个势力,换做是别人定然愿意。

    然而这话在传入幽邪的耳中时,却是变得那般可笑。

    烈火擎苍在听到欧阳轻姿的话后也是气息一变,变得那般冷冽无情,那般嗜血残忍!

    但是在幽邪与烈火擎苍还未开口之际,又是一道声音传了进来。

    “本宗主刚来就有人要抢本宗主的女婿了?”……

    ------题外话------

    哈哈。今天的更了。就是有点急了。

    不过没关系,明天啊明天。

    大家不要拍我!欧阳轻姿也是个2货,就只能想想罢了,咱苍苍是什么人物,你们说是吧!

    琳宝贝你第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