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合家团圆,及笄之年(万更)

    在听到这冷酷的声音时,所有人皆是一愣,为何今日的云宗这般热闹,不时的有人到场。

    而水玲珑原本在担忧的看着怀中依旧昏迷的火婉馨,在突然听到这声音时呼吸便是一滞,虽然时隔了十几年之久,这声音却依旧印刻在她脑海最深处。

    此时的声音比之以往要深沉了许多,但她依旧是可以听出来,这声音是魔枭的!

    想到这里水玲珑便是猛然抬头向云宗外看去,只见一个一袭黑衣的男人凌厉于半空之中,面色冰冷,周身的上位者气息不加掩饰,让人心潮骇然不已。

    在魔枭刚刚来到云宗大殿之后目光便是被那地上的女子引住了目光,虽然依旧十多年不曾见过,但是在这十几年的日日夜夜里,这个女子的音容样貌没有一天不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并不后悔当初与她相识相知相爱,相反,他庆幸她的出现。

    想到这里魔枭便是来到了水玲珑身边,而一旁的火涟醉和木丼澜见状便是接过了水玲珑怀中的火婉馨,水玲珑此刻便是依旧呆呆的看着这个渐渐朝自己走来的男人。

    随即语气便是有些颤抖道,“枭……枭哥哥!”,水玲珑不敢置信的开口,眼中满是担忧害怕和喜悦,这个场景曾经多少次出现在了她的梦中♂,..,然而每次梦醒她都只能垂泪。

    她怕,她怕此刻依旧只是梦境。

    魔枭清楚地感受到了水玲珑心中所想,当下便是大步走了过去牵起水玲珑的手道,“玲珑,我来了!”

    在水玲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魔枭手心中的温暖之后才是失声痛哭起来,“枭哥哥,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

    说着说着魔枭便也是湿着眼眶将水玲珑揽进了怀里,而一旁的云圣天在看到这一幕,才是从这一连串的打击中回过神来,当下便是冲了过来大声开口道,“魔枭!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放开她,她此刻是我云宗的宗主夫人!”

    闻言魔枭才是扭头看向云圣天,魔枭的眼中满是可笑可嘲讽,随即冷着声音开口道,“云圣天,当初若不是你将玲珑藏匿,我又怎么会这么多年都以为她死了?你让我们夫妻二人分离了数十年之久,这笔账,今日我魔枭便要与你算一算!”

    云圣天听着魔枭那冰冷嗜血的声音不禁打了个寒颤,随即却是壮了壮胆道,“你以为你这般说我就怕了不成?哈哈哈,你魔枭十几年前是我云圣天的手下败将,十几年后也是依然!今日我就让你来得……去不得!”

    云圣天看着魔枭紧抱水玲珑的模样不禁大怒,顿时大言不惭的开口。

    而听到云圣天的话后魔枭便是仰天长笑,“哈哈哈,云圣天,你莫不是在说笑不成?手下败将?你何以说出这种话?当年若不是你趁我邪宗实力大跌偷袭以至,你以为你云宗可以屹立于遗失大陆第一大宗这么多年吗?”

    周边众人在看到魔枭时也是骇然不已,他们至今还记得当年那个去而复返的男人,在归来后得知水玲珑被囚困在水家,一人独身前往斩杀水家数千暗卫,那才是真正的欲血奋战!

    犹记得,大雨伴随着那绵延不绝的血水,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手提趟血的长剑安然无恙的走出水家的场景。

    便是在那时,魔枭这个名字传遍了整个遗失大陆,可惜的是之后他便是隐匿不出,从此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

    此刻在听到魔枭与云圣天的对话后,众人的视线顿时都是有了变化。

    当年的事情如何他们全都清楚得很,云宗之所以可以成为遗失大陆第一宗派,的确是因为偷袭了当时实力大跌的邪宗,此刻云圣天说魔枭时他的手下败将,这话一出便是犹如笑话一般,让周边的人对他指指点点。

    而云圣天似乎也是想起了自己所说的话,当下便是面色一青一白的开口道,“魔枭,你不要得意!就算当初是我不义那又如何?成王败寇,不管我用的什么手段你还不是败了?既然当初我没有亲手杀了你,那么今日你既然敢来到云宗,我就绝对不会再让你安然离开!”

    魔枭怀中的水玲珑在听到云圣天的话后便是抬起了眸子,眸中满是狠戾的看向了云圣天,“你囚困了我这么多年,又给我下了毒,你以为一切就这么算了吗?我水玲珑可不是什么心善之辈!”

    自出生便是水家嫡女的身份,从小到大面对了多少肮脏龌龊草芥人命的事情,若不是她自小便知道心狠才能活这个道理,又怎么可能在偌大的水家中活下来?!

    她之前被囚困在云宗之内,是因为她没有反抗的能力,再加上她的丈夫和女儿皆是没有了下落,她心灰意冷所以才会犹如小动物一般安静的待在云宗。

    可是现在她见到了她的丈夫,见到了她的女儿,她水玲珑便又回来了,心狠手辣又怎么样,面对云圣天这样的人,就算是心狠手辣都是轻的!

    而听到水玲珑的话后,魔枭揽着水玲珑的肩便是一紧,随即看向云圣天的目光就是充满了嗜杀,此刻就是一直凌厉于半空之中的幽邪和烈火擎苍都是满面杀意。

    而云圣天心下也是一凛,水家家主此刻面色不改,让人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幽邪此刻便是看向了魔枭与水玲珑,两人站在一起是那般的匹配,没想到她前世的孤儿,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还会有父母。

    想到这里幽邪的心底便是有着丝丝温暖,随即在看向云圣天时便是越加的嗜血。

    一时之间,周边的气氛便得分外诡异,而幽邪过了许久便是不再看云圣天,而是转过头看向了依旧痴迷不已的看着烈火擎苍的欧阳轻姿。

    看着欧阳轻姿那副模样,幽邪的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随即声音清冷漠然的开口道,“把他让给你?你觉得……你可配得上他?”

    听到幽邪的话烈火擎苍便是更紧的揽住了她,但是此刻也并未曾开口说什么,因为他知道他的小女人对于这件事一定会处理的很好。

    而那欧阳轻姿在听到幽邪的话之后便是站起身来,随即伸手拍了拍身上遗落的灰尘,再次看向幽邪时便是满目的得意与张狂。

    “我配不上他?你可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就算他这般不凡,但是在我欧阳家眼里,只要我看上了,那就必然会夺到手!”,欧阳轻姿的声音中满是娇纵和势在必得。

    而幽邪在听到欧阳轻姿的话之后却是没有一点表情的变化,只是淡漠的开口问道,“你是什么身份?莫不是你的身份很不简单”。

    在幽邪的话音刚落之后,欧阳轻姿便是飞身而起与幽邪和烈火擎苍对持而立道,“我的身份自然不简单,我们欧阳家乃是遗失大陆最大的隐世家族,其实力绝对不是你们可以估量的,而我欧阳轻姿更是欧阳家这一辈中资质最强的!”

    欧阳轻姿说这话时自信满满,仿佛她欧阳家真的是厉害到不行了一般,而幽邪在听到欧阳轻姿的话之后便是轻笑出声,“欧阳家,从来没有听说过”。

    幽邪的表情配上她所说的话显得那般嘲讽,而欧阳轻姿闻言便是面色一沉,“你!你不过是个外世的无知女子,我告诉你,识相的最好是将他让给我!而这什么云宗的便交与我欧阳家便可,如何?就算是日后你有了敌人我欧阳家也会必然出手助你!”

    就算是在此时欧阳轻姿也并未说出什么辱骂的话,只是因为烈火擎苍在此,初次相见她并不希望在烈火擎苍的心下留下不好的印象。

    而魔枭此刻便是开口了,“原来这世上还有如此不要脸的女子,大庭广众之下你居然就敢如此多言,什么欧阳家,能教导出你这般女子……恐来也只是个笑话!”

    魔枭的声音中满是不屑与狂傲之气,虽然说这个女婿他并没有太过了解,但是自家女儿那般爱他,又怎可被别人抢去,欧阳家……呵。

    此时那两位长老便是来到了欧阳轻姿的身边,听着魔枭那丝毫不留情面的话,当下便是怒了,随即就是对着魔枭攻去,下手之狠辣,幽邪看到这一幕瞳孔便是一缩。

    她不曾想原来那信号弹是这般用处,用以来换取一个和隐世欧阳家族的一个条件,虽然她并没有听说过什么欧阳家,但是看这个女子这般张狂的作为也就知道这欧阳家想必不可小觑,可以不将云宗放在眼里,那实力又会高到什么地方?!

    而魔枭看着向自家袭来的两个长老,顿时不怒反笑。

    随即将水玲珑一手揽在怀中,另一手便是直接与那两位长老对掌在了一起!一时白雾翻腾,两边的假山更是应声而裂。

    那两个长老似是没想到魔枭的内力那般深厚,当下便是想要退出手,然而魔枭看着这两个长老却是笑了,这笑邪魅至极,随即魔枭便是阴戾的开口道,“从来没有对我出手后还能活着的人,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魔头!”

    说完魔枭的掌间便是冒出了森森浓郁的黑气,不多时便是蹿进了那两个长老的身体里。而欧阳轻姿看到这一幕便是双目大睁,随即捂唇。

    而幽邪与烈火擎苍对视了一眼,看着魔枭掌心的黑气蹿入了那两个长老身体里。不出片刻,那两位长老便是倒地不起,浑身上下的皮肤都是变得漆黑一片,明显便是中毒的症状。

    看到这一幕魔枭便是收回了掌,挑了挑剑眉。随即在抬眸看向了幽邪时,眸中划过一丝柔软开口道,“乖女儿,爹爹这招教给你如何,日后就算是实力再强的人,也伤不了你一分一毫!”

    闻言幽邪嘴角便是扬起了一抹笑意,看着魔枭点了点头,声音淡淡道,“好,爹爹,那待今日过去之后您便教我!”

    听着幽邪的话魔枭便是大喜,第一次听人叫自己爹爹的感觉真是不错!而烈火擎苍看着幽邪的模样也是弯起了唇角,邪儿以往太过冰冷,此刻已经变了很多。只要她高兴,那他便是亦然。

    水玲珑也是看着那两个死去的长老,可是面色却是没有丝毫变化,想来魔枭的这一手功夫她是见过的。

    而欧阳轻姿此刻便是怒极,“你…你们实在是太大胆了!连我欧阳家的长老都敢杀!欧阳家暗卫何在!还不将他们全都给我杀了!”

    因为在欧阳家从来都是只手遮天的性子,所以欧阳轻姿自然是不管在哪里都喜欢发号施令,在她的话音刚落之后便是有一个一个实力顶尖的暗卫自暗处跳了出来。

    而云圣天此刻便是喜不自胜,原本他以为云宗今日便是完了,毕竟隐世欧阳家的实力他也是有所耳闻的,却不曾想魔枭竟然来搅了一局,而且欧阳家大小姐还喜欢上了他的女婿,这下可以有好戏看了!

    想到这里云圣天便是眸中闪过一丝喜色,而火家家主此刻便是后悔至极,真是未曾想到这欧阳家这般不自知,提出的条件都可以是这样,实在难以想象欧阳家到底是如何成为实力强横的隐世家族的。

    想到这里火家家主便是摇了摇头,这欧阳家定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木家家主此刻也是摇了摇头,日后他是绝对不会使用那信号弹的,这欧阳家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

    烈火擎苍看着周边涌出的欧阳家暗卫,嘴角不禁使勾起一抹冷笑,不知为何,在他的周围总是有这么多找死之人,欧阳家?他倒要看看有什么能耐!

    想到这里烈火擎苍便是准备出手,然而幽邪却是拉住了烈火擎苍,随即一道红光闪过,一把血琴便是来到了烈火擎苍的手中。

    幽邪看着血琴开口道,“你已经好久没有用过它了”。

    闻言烈火擎苍便是伸手轻轻抚了抚琴弦,随即在看向幽邪时便是满目的深情,是啊,他已经好久未曾用过它了,这把血琴。

    想至此烈火擎苍便是牵起幽邪的手飘落在地上,“邪儿,不如今日我就为你弹奏一曲如何?”

    听到烈火擎苍的话幽邪柳眉一挑,随即眸中闪过一丝思念,犹记得当初在月宸国时,他在离开月宸的那晚为她抚琴。

    只是那时她并不知他心意,而他亦然不知道自己的心意。

    “好”,幽邪的话落后。烈火擎苍便是席地而坐,一拢玄衣倾天下,随即便是低垂着眼帘,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在琴弦上如行云流水般舞动着,点点琴音在这寂静而又诡异的夜色里显得很是唯美。

    而那一些听从了欧阳轻姿命令而出的暗卫在听到这琴音时便是一愣,随即回过神之后便是向着幽邪魔枭一行人袭来。

    而欧阳轻姿此刻在看向烈火擎苍的眼神中更是充满了占有,这样精彩艳艳,霸气绝伦的男子,也只有她欧阳轻姿能配的上!

    想到这里欧阳轻姿便是愤恨嫉妒的看向了站在烈火擎苍身边的幽邪,随即又是看向了幽邪那凸起的肚子,原本刚刚见到时,她只是在嘲笑这般绝色的女子竟然已经嫁人了,可是她却不曾想到她所嫁之人竟然这样不凡。

    以往在她心里认为最重要的便是取得欧阳家的权利,认为女子相夫教子实在是可笑,所以在家族中一直是最为厌恶那些娇娇滴滴的女子的。

    所以虽然她此刻还并未及笄,但是对于大婚嫁人自心中有着抵抗,而欧阳家家主为她寻觅了不知多少好儿郎都是被欧阳轻姿拒之门外。

    只是不曾想这次被派到外世来处理事情时,碰到了烈火擎苍这个男人。

    看着烈火擎苍那般沉静的抚琴,月色打在他的身上,形成了那般耀眼的震撼。若是让她嫁给他,为他相夫教子,那么她愿意。

    想到这里欧阳轻姿看向烈火擎苍的目光中便是越发的柔软,就仿佛是在看自己未来的夫君一般。而幽邪此刻是感受到了欧阳轻姿那般掠夺的目光的,可是却也并没有在意。

    烈火擎苍的完美她自然是知道的,被人爱慕也不足为奇。但是她一直都知道,烈火擎苍这个男人,绝对不会对不起她,因为他是那般爱她。

    幽邪看着烈火擎苍的模样,不禁使弯起了唇角,随即纤细的双手便是轻轻抚了抚自己的肚子,心下轻声开口:孩子,你爹爹回来了,你是不是也很开心呢。

    烈火擎苍似是感受到了幽邪周身那幸福而温和的气息,琴音变得越加轻柔起来。然而未过片刻,那群暗卫来到了幽邪身边时,烈火擎苍的琴音便是凌厉了起来。

    许久未曾用过血琴,再次运用时烈火擎苍却是没有感受到丝毫的生疏,反而音刃越发的迅速凌厉,凡是靠近了幽邪三步之内的暗卫便是全都应声倒下。

    就是在死前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伤到了哪里,幽邪看着烈火擎苍的功力大进,不禁心下一疼,到底苍在崖底经历了什么,什么都是等同的,既然苍此刻的功力精进了这般多,那么想必在崖底时定然是付出了很多很多!

    魔枭和水玲珑此刻便是对视了一眼,随后两人也是出手。

    就在一行人打斗之中,两个似乎是欧阳轻姿贴身暗卫模样的男子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开口道,“小姐,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此次离开时我们带的人并不是很多,而且那抚琴的男子和那黑衣男人的实力实在是太强,若是再待下去,恐怕全军覆没!”

    那两个暗卫的口气颇为骇然和无奈,他们并不曾想是不是太少离开欧阳家族了,怎么的不知这外界的能人变得这般多了,竟然有人可以秒杀他们欧阳家的长老,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看来这次回去该向家主禀告了!

    虽然欧阳家隐居世外,但是对于外界依然是要有些关注的,他们多年未出,不曾想这么多年第一次出来就碰到了有四大家族之人点燃了信号弹,从而碰到了这么多的异类和变态。

    而欧阳轻姿在听到二人的话时便是蹙眉,这她自然是可以看出来的。不过这也就证明了那个男子确实是太过不凡,配她欧阳轻姿也绝对是够的!

    想到这里欧阳轻姿便是不再犹豫,随即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运起内力腾空而远去,在离开后仅仅留了一句话停留在众人的耳边,“男人,两年后在我及笄之年,我会回来让你心甘情愿随我走!”

    幽邪看着欧阳轻姿离开的身影也并未阻拦,而是依旧轻轻抚了抚肚子,朱唇轻启,“两年……”,说完唇角便是勾起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

    而烈火擎苍在听到欧阳轻姿的声音后,苍绿色的双眸一闪而过的嗜血,琴音更加冷冽起来,放下在场的凡是未曾跟着欧阳轻姿离开的暗卫全都葬魂于云宗!

    云圣天看着周边那一堆一堆的尸体,额间冷汗直流,这男人到底是什么变态?!仅仅用一把琴就可以将这么多人秒杀于手间,到了此刻竟然还看不出丝毫疲惫?

    不过无论是苍邪大陆还是遗失大陆,能够以音为刃的也只有魔幽邪和烈火擎苍两人。

    魔枭看着自家女儿站在烈火擎苍身边的模样,不禁点了点头。原本他还对烈火擎苍很是不满,竟然抢走了他的宝贝女儿,可是此刻他却能深刻的感受到烈火擎苍和幽邪两人的感情,是那般的深刻,比之他与水玲珑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两人成婚也没多久,但是感情竟然就已经这般深刻,实在是让他不知该说些什么了。而水玲珑此刻也是来到了魔枭的身边,随后看了看幽邪,又看了看烈火擎苍,美眸中都是满意的笑意。

    随即魔枭便是回首看向了满脸冷汗的云圣天,当下魔枭就嘲讽的看着云圣天道,“云宗主这是怎么了?竟然这般热吗?”

    闻言云圣天脊背一僵,但是又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反驳。

    便是在此时魂凌清兰四人来了,而跟在他们几人身后的便是邪宗的人了,当年虽然邪宗的大多实力都被灭了,但是一些实力强横的还是带着仅存的邪宗众人隐匿了起来。

    在这么多年中又再次辉煌崛起,只是一直隐匿着罢了,要说魔枭也确实是一个神才般的人物。在邪宗被毁坏后十年之中,又再次让邪宗恢复了实力,甚至是比之当初还要强悍。

    每当看着外界传言云宗乃是遗失大陆最强大的宗派时,魔枭便是勾着嘲讽的嘴角遥遥看着云宗的方向。当初那般阴险的偷袭了邪宗之后,一跃而为遗失大陆最强大的势力,不知当时云圣天到底是怎么样的心情呢?

    是自豪的?是欣喜的?还是彻夜难安的?!

    魔枭这般想着便是看向了云圣天,而云圣天感受着魔枭的眼光,心下一凛。

    没错,当年他在偷袭邪宗成功之后,云宗成为遗失大陆第一大势力,他当时是高兴的,是兴奋的。原本他与魔枭一般大的年纪,但是魔枭却比他登上宗主之位还要早,名声也是比他大的多,直到邪宗被灭,云宗一揽大权之后,他才真正的感受到了没有人压制的感觉。

    扬眉吐气不过如此,不过自从那之后,他每天晚上都会做恶梦。在梦中魔枭总是用他那犹如猎鹰一般的眸子睥睨的看着他,虽然并没有说话,但是他还是从他的眸光中感受到了不屑和鄙夷。

    没错,他云圣天是比不上他魔枭,但是这又如何。在最后他还不是成为了中所闻名的云宗宗主吗?而他魔枭呢,隐匿的不知道去了哪里,哈哈哈,这个世界上就应该只有他云圣天才对,魔枭?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想到这里,云圣天在看向魔枭的目光就变得越发的狠戾。而魔枭自然也是感受到了云圣天那恨不得杀了他的心思,当下便是冷酷的开口道,“云圣天,你我之间的一切,今天便来个了断吧!”

    说完便是不给云圣天开口的机会,运气功力就朝着云圣天袭去。

    而云圣天也是在一滞后便迎了上去,不论是十几年前还是十几年后,云圣天与魔枭皆是未曾交手过,既然今日可以痛痛快快的了解了一切,那何乐而不为?!

    水玲珑仅是看了一眼便走到了火涟醉身边,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火婉馨,水玲珑不禁越发担忧起来。

    这时幽邪才牵着烈火擎苍的手来到了水玲珑的面前道,“娘亲,这便是我的夫君,烈火擎苍”,说完水玲珑这才是仔细的看向了烈火擎苍,看了片刻后点了点头,这个男子果然不愧是婉馨的儿子,眉宇间满是正气与冷冽,定然是专情之人。

    看到这里水玲珑便是拍了拍烈火擎苍的肩膀道,“好孩子,我与你母亲自小便是玩伴,你与幽邪能结为夫妇我很高兴,你日后定然要好好对待我的女儿!”

    这一番话让烈火擎苍郑重的点了点头,“是,娘,擎苍定然会好好对待邪儿,不会辜负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这是我对您的承诺!”

    烈火擎苍说完便是更紧的握着幽邪的手,自葬魂崖一事之后他便知道了后怕,他才真正知道了魔幽邪这个女人在他心里到底有多重要!

    今后不论发生什么,都不可能让他们分开!

    幽邪看着烈火擎苍那满面郑重的模样不禁心下一暖,烈火擎苍爱她她一直知道,她也知道他心中所想和他的承诺,但是在真正听他说出口之后又是一种不同的感觉。

    水玲珑在听到烈火擎苍的承诺后,美眸不禁含泪扭头看着火婉馨,馨儿,你生了个好儿子,日后我们一家人一定要都生活在一起才是。

    而烈火擎苍眸含忧色的看着火婉馨,幽邪看着烈火擎苍的表情不禁开口道,“不要担心,娘亲并无大碍,我已经为她护住了心脉,之后只要好好调养就可以康复”。

    在听到了幽邪的话之后烈火擎苍便是点了点头,自家夫人的医术他还是清楚的。

    而便是在此时只听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众人抬眸看去时,云圣天的心脏处已经被魔枭手中的长剑刺穿,此刻的云圣天不可置信的瞪着双眸看着自家胸口已经染血的长剑,随后便是声音颤颤巍巍道,“我……我不……不甘……心!”

    在满含不甘的说完这句话之后云圣天的身体便是直直的倒了下去,那未曾合上的双眼中满含着不敢置信和愤恨嫉妒的神色,直到死他都在埋怨上天的不公。

    而众多在场的其他势力的人在看到云圣天死后,便是个个颤抖的跪倒在地,“魔……不,宗主,宗主,求求您放过我们吧!放出追杀于您与夫人都是云宗圣女放下的命令,我们也不想啊!求求您了,放过我们吧!”

    闻言所有人都是跪倒在地,语气颤抖的求饶,看着魔枭那般冷酷嗜杀的模样,所有人都是怕了。当年不过是因为邪宗势力大跌,所以他们才会借此欺辱于他们。可是再见今日,邪宗崛起,今后的遗失大陆恐怕就只会剩下一个邪宗了!

    水家家主和风家家主的身影早已不知去了何处,除却这二人,遗失大陆所有有些能耐的人都已经跪在了此地。

    而魔枭却是将手中染血的长剑扔了出去,众人在听到剑落地时清脆的声音时身体便是匍匐的更低了,说到底不过是一群贪生怕死的人。

    魔枭嘴角含着讽刺的笑意看着在场的人,当年若不是他们这群人,他又怎么可能会与玲珑和女儿分离十几年!放过他们?可能吗?!

    想到这里魔枭冷酷无情的声音便是响彻在所有的耳边,“邪宗四大护卫可在!”

    “属下在!”,在听到魔枭的声音之后,便是有四道浑厚的声音异口同声的响起。

    “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带回去,好好款待!”,魔枭双眸淡淡的扫了一眼后便是转身向着水玲珑而去。而那邪宗的四大护卫闻言便是吩咐着身后的邪宗子弟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带回去。

    与此同时,此起彼伏的哭泣声嘈杂声响起,却是依旧阻止不了魔枭将他们带回邪宗款待的心,魔枭是什么人?邪宗宗主,遗失大陆世人所知的大魔头!

    虽然他并不残忍草芥人命,但是对于曾经追杀过自己的人,他怎么可能手软。

    幽邪看着那一个个被带走的人,面上表情没有一丝变化,自作孽不可活!

    而烈火擎苍便是从头到尾神色依旧冷冽如魔,也只有在看向幽邪时,神色才会变得柔情温暖。

    一时之间,这场云宗庆贺宗主夫人的宴会成了杀戮场所,到处都是残肢断体,血流成河。谁曾向,原本风靡遗失大陆的最大宗派势力云宗,只在一朝一夕之间化为了虚无。

    而幽邪在派魂天魂影几人去云宗内寻水谦陌时,却是没有见到他的踪影。这个情况水玲珑也是不知,故而也无可奈何。

    在所有人都被接走之后,幽邪一行人等便是离开了云宗,天色渐亮,所以众人便是决定在火家住几日,而且水家和风家的事情还未曾解决!

    想到风家幽邪的脑海中便是浮现出风梨音的那副模样,而水家……想到水家幽邪心中并没有什么感情可言,平淡的仿佛对待陌生人。

    可是水家毕竟是养育了水玲珑的家族,而水玲珑在想到水家后便是沉默,恐怕在她的心中对于水家也是为难。

    若是往昔,水家家主对她是极好的。因为水家子嗣单薄,只有她这一个嫡系,而她有生得是女儿身,所以水家家主那般尽心的培养于她,她心中是感激的。

    在之后水家家主阻止她与魔枭在一起,水玲珑也能明白水家家主的用意。真正让水玲珑寒心的是,在她被人带回了水家之后,他居然让云圣天带走了她!

    水家家主明知水玲珑心中只有一个魔枭,可却还是千方百计的想要让水玲珑爱上水谦陌,从而成为云宗的宗主夫人,这对她是多大的打击。

    曾经宠溺她的父亲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个利用品,什么水家的掌上明珠,不过是个虚幻之物!而水家家主那般尽心的培养于她,也不过是想向世人证明,他水家就算没有儿子,但是女儿也同样能行!

    女儿这般优秀也可以寻到一个完美的夫君,从而成为水家永世不灭的靠山,那么其他三大家族又算什么?他要的也不过是让水家万古长青下去,凌驾于其他三大家之上而已。

    所以在当年水家家主知道了火家要与风家联姻时才会那般愤怒,风火两家若是联姻,那么他水家与木家便是单刀独立,到时只怕一切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所以早在那时水家家主心中便是在筹谋着将水玲珑嫁与云圣天。

    当时,木家唯一的嫡子已经成婚,莫不是让他水家嫡女做小不成?再来便是邪宗,正邪自古不两立,水家家主又怎么可能冒着被众人追杀的危险而将自己的女儿嫁给魔枭呢?所以整个大陆的势力之中,唯一能与自己最宠爱的女儿水玲珑匹配的便只剩下了一个云宗!

    要说云宗宗主声明虽然及不上魔枭,但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配他水家嫡女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更何况在那不久之后云圣天便真的上门提亲了,可谁知水玲珑却不喜他!

    在风火两家大婚之日,火婉馨逃婚传入水家家主耳中时,他便知道火婉馨能逃婚必然是自家女儿的帮助,也便是因为如此,火婉馨逃婚,那整个遗失大陆就没有可以与自己女儿相媲美的女子了。

    所以就算是当时水玲珑拒绝嫁给云圣天为妻之后,水家家主也并没有什么别的心思了。既然风火两家联姻不成,那四大家族就还是一样的,他自然是不急,自家宝贝女儿能迟些嫁便迟些好了。

    可是谁曾想水玲珑竟然真的与邪宗宗主魔枭私奔,这便是在水家家主脸上打了一个响亮的巴掌,水家家主自然是不愿意的,故而才会那般对水玲珑。

    之后在水玲珑被抓回之后,看着自家女儿那副狼狈的模样,水家家主不仅不感到心疼,反而还受了云圣天的话,心甘情愿将自己的女儿送上了云宗,从此被囚在云宗数十年!

    想到这里水玲珑心中便是止不住的寒凉。水家要如何解决,她亦然不再理会,只要放水家家主一条生路便可。

    而在回到了火家之后,众人便是纷纷下去休息。

    烈火擎苍抱着幽邪躺在床上,苍绿色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看着幽邪那耀眼的银丝,心脏止不住的抽痛,不知道那时邪儿到底是有多么的伤痛,才会变成这般。

    “苍,你在葬魂崖底到底经历了什么?还有……沈清柔呢?”,幽邪明显的感受到了烈火擎苍周身那掩饰不住的悲伤和心痛,当下便是开口转移了烈火擎苍的心思。

    而听到幽邪的话之后烈火擎苍并没有开口,而是声音颤抖道,“邪儿,当时你是很心痛是吗?”

    闻言幽邪的身子一僵,随后便是拉着烈火擎苍骨节分明的大手放在了自己的心脏处,烈火擎苍感受着幽邪的心跳,平缓的心跳。

    “在那日,我看着你坠落葬魂崖,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随你一同跳下去!我的心跳在那一刻几乎都停止了。可是我感受到了肚子里的孩子,所以我不能。但是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离我而去,我真的心痛的不能自已,青丝成雪……”

    幽邪的声音很是淡然,并没有什么起伏,仿佛说起当日自己的情绪并没有什么一般。可是烈火擎苍却是感受到了幽邪心脏处那点点后怕与悲痛。

    随即烈火擎苍便是低眸印上了幽邪的双唇,一吻后便是心疼道,“邪儿,对不起。今后我绝对不会再次离开你,绝对不会!”

    闻言幽邪便是轻轻点了点头,“好,你绝对不能离开我,绝对不能”。

    在幽邪说完这句话后烈火擎苍便是再此开口,“我在葬魂崖下发生了很多事情……”,说着,烈火擎苍的双眸便是渐渐飘远,思绪回转到了当初坠下葬魂崖时……

    ------题外话------

    哇唔。九点之前…终于赶上了。

    这两天整理整理第二篇:魔神至槿太狂妄。

    各位宝贝记得关注涟漪的这篇文哟,呕心沥血,玄幻女强,绝对不负众望!

    还有,宝贝们期待的双万更很快就要来了,啦啦啦!涟漪一直在努力,谢谢你们支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