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崖底遭遇,幸福美满(万更)

    烈火擎苍与沈清柔一起坠落葬魂崖时,烈火擎苍因为蛊毒的发作,故而直直坠落,没有丝毫的攀附点,也便是如此烈火擎苍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

    而葬魂崖两边的崖壁长满了青苔,又无藤蔓或是突出的岩石,故而沈清柔也是无可奈何,直直的坠落了下去。

    就在两人下落的过程中便是看到了那些死士全都跟着跳了下来,便是如此沈清柔利用这些死士为踏脚点,烈火擎苍虽然内力消散,但力气还是有的,自然也是同样这般。

    这葬魂崖果然是名不虚传,深有万丈,让人只是看着就胆战心惊,在真的坠落时才是真正的感觉到了它的气势和可怕。两人一直下落却怎么都没有到达底部,可见这葬魂崖是有多么深。

    沈清柔看着烈火擎苍,不禁是蹙眉调笑,“哼,你倒是好运,拿我的死士当踏脚点。哈哈哈,只是不知道那即墨幽邪和火婉馨看到你坠崖此刻怎么样了?!”

    闻言烈火擎苍仅是冷冽的抬眸,却还在未曾开口时,天空飘起片片雪花……

    看到这一幕就是沈清柔都是大惊失色,六月飘雪?这怎么可能,简直是天下奇谈!想到这里沈清柔便是看向了崖顶,可惜距离那般远什么都已经看不清楚,崖顶仿佛被蒙在了层层∑≧,..迷雾之中,让人看不清真伪。

    而烈火擎苍此刻便是伸手感受着那雪花的点点冰凉,不知为何心突然狠狠的抽痛了一下,就在这时一道凄厉悲凉的声音深刻的传入烈火擎苍的耳中。

    就是沈清柔都是细闻着即墨幽邪的声音,“哈哈哈,烈火擎苍,真是未曾想到即墨幽邪这般女子竟然对你如此痴情,悲感天地,六月飘雪,此刻听着她这般凄凉的声音不知道你心里是何感受啊?恩?哈哈哈!”

    此刻在听到即墨幽邪的声音时,沈清柔面色虽然是幸灾乐祸,但心下无疑是嫉妒的。

    这两人的感情为何就这般深,就犹如当年烈火焱对火婉馨一般。这叫她如何能不嫉妒?

    “邪儿……”,烈火擎苍并没有开口理会沈清柔,而是心下抽疼的听着那依旧回旋在耳边的声音。

    不过要说这葬魂崖也不是没有底的,就在沈清柔与烈火擎苍两人思绪各自飘飞时,终于坠落到了底部!因为有着踏脚点,所以烈火擎苍便是与沈清柔皆毫发无伤的来到了崖底。

    只见这葬魂崖底白骨森然,怪石嶙峋,丛林茂密,还不时的有响动传出,犹如炼狱一般的葬魂崖底,而烈火擎苍仅是皱眉看了一眼便恢复了神色,随即看向了沈清柔。

    而沈清柔感受着烈火擎苍的目光,当下并未多言只是开口大笑,“哈哈哈哈,烈火擎苍,不知你想不想听一段往事,这段往事对你想必是很重要的”

    闻言烈火擎苍便是面色冷冽道,“若是你想说,那便说。若不想,那便不要说。今日你必然会死在我手中”。

    沈清柔听着烈火擎苍那冷冽霸气的声音,目光不禁有些飘渺,声音此刻不再是阴暗而嫉恨,沈清柔的声音此刻却是带着点点轻柔道,“你与你父王的声音真像……”

    说完这句话沈清柔便是开口诉说了当年另一件不为人知的往事。

    一袭黑衣打扮的火家暗卫来到了凌天大陆风缪帝国境内,她便是奉了火家家主的命令前来寻找当初逃婚而走的火婉馨。

    因为水玲珑的关系,火家家主自然是轻而易举的知道了火婉馨的所在之地。而水玲珑之所以会告诉火家家主也是因为当初她协助火婉馨逃离遗失大陆时,她看到了火家家主的身影。

    既然看到了自己的女儿逃婚却未曾阻拦,这才是真正的父爱,况且自小到大火家家主对火婉馨的宠爱遗失大陆周所皆知,水玲珑自然是直言说出口。

    来那暗卫到了风缪之后她便是不知该如何进入皇宫之中了,就在这时看到了那城墙上贴着的告示: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之为帝,填充后宫乃为常,选秀之典执行三日!

    看到这一告示那暗卫心下自然是开心不已,这样便可以利用这样一个理由进入风缪皇宫。而后她便是成功挑选了外出购置绸缎的丞相之女沈清柔为代替之人,将之杀死之后易容,摇身一变成为了丞相的女儿,而此刻在这暗卫的心中便是没有了再次回到遗失大陆的心思。

    既然可以在凌天大陆享尽荣华富贵,她又为何回去做那卑贱的暗卫?!

    便是如此,她成功成为了高高在上的丞相之女进入了风缪后宫,仅次于皇后的皇贵妃,这个身份她虽然不是特别满意,但是日后时间还长,迟早有一天她会成为后宫之主!

    之后的日子里沈清柔总是暗害火婉馨,可是因为火婉馨在火家看惯了那些个有点小心思的女人,自然是不会将沈清柔的手段放在眼中。

    因为火婉馨知道烈火焱的手段,这些进入后宫的女人皆是可怜之人,既然如此她便不会与她们计较,日子便是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而沈清柔的势力在后宫之中也是逐渐壮大。

    直到有一日烈火焱要带烈火擎苍出宫祭祖,沈清柔心中心思便是来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既然这次烈火焱和烈火擎苍都要离开皇宫,那就是她灭了火婉馨的最佳时机!

    想到这里沈清柔的思绪不禁飘到了烈火擎苍那方,那个深沉的让人一点都看不透的男孩,实在是太过可怕,日后若是不除,必然成大患!

    也就是因为如此,沈清柔心下深处担忧烈火擎苍,所以才会给烈火擎苍下了世上至毒蛊毒,噬心蛊!

    就是在那夜半时分,沈清柔带人来到了火婉馨并没有守卫的寝宫!

    而沈清柔却是因为提早知道消息而先一步离开,只是因为中毒至深所以才会昏倒在马车之上被人拉到了月宸国,如若不然当年她便是可以直接带着幽邪到祭祖之处寻找烈火焱,告诉他沈清柔的恶行。

    若是那样,之后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可惜世事无常,沈清柔终究是得手了。

    在烈火焱和烈火擎苍回到皇宫之后,便是先一步来到了火婉馨的宫殿,然而看到的不是别的,而是依旧燃熄的熊熊大火,一具具焦黑的尸体被抬了出来。

    面对这一切的烈火焱和烈火擎苍表情都是未曾变化,那一具被认为是火婉馨的尸体的女尸只是单单的放在那里,并没有看到婴儿,也便是如此烈火焱和烈火擎苍心下有些了然。

    但是尽管如此,他们两人也是知道火婉馨必然是遭了毒手,只是到底是谁下的手还有待可循,便是这样在匆匆祭奠之后,风缪帝国帝后火婉馨逝世的消息传了出去。

    沈清柔说到这里便是看向了烈火擎苍,而烈火擎苍此刻并未曾看她一眼,而是想到了当初发生那件事之后。

    犹记得那时的烈火焱颤抖着双手将他拉到了御书房之中,“苍儿,听父王说。你的母后定然还活着,所以父王无论如何都会找到他,你要记住,风缪帝国父王便交给你了!”

    烈火擎苍至今还记得烈火焱那时的表情,那般决绝,那般坚定,只是为了一个女子抛弃自己的江山,那样深刻的感情至今还印在烈火擎苍的脑海中,也是在那时,烈火擎苍决定,一生只会娶一个女人,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感情才适合他烈火擎苍。

    就在那日烈火焱与烈火擎苍诉说了这一番话之后,没多久烈火焱便逝世于火婉馨的寝宫之中,得到这一消息的烈火擎苍也是未曾有丝毫悲伤,仅是几岁的年纪便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风缪帝国摄政王!

    然而虽然他只是摄政王,但是朝堂之上何人不知,整个风缪帝国都是他烈火擎苍的!只是他并不喜当帝王罢了。

    在看了烈火擎苍一眼之后,沈清柔便是接着诉说了当年的事情。

    烈火焱逝世,沈清柔亲眼看到了他的尸体,在那时沈清柔心下是满满的嫉妒着火婉馨的,为何这一代绝世帝王为了她甘愿选择去死?为什么他可以这样爱她?

    然而再去探究这一切都已经迟了,烈火焱的棺木被沈清柔亲眼看着送进了皇陵之中。

    原本以为这一切都已经这样了,可是没有人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假死药。而在烈火焱的“尸体”被送入皇陵三日后,他的棺木已然空旷!

    而后沈清柔的养子,也就是风缪帝国的大皇子登基为帝,虽说风缪嫡次有序,可是烈火擎苍不愿为帝王,又有何人敢逼他?!

    虽说是养子,可养子为帝,沈清柔的身份一跃而为皇太后,可惜好景不长,那帝王却沾染重病,不治而亡。沈清柔为了保住权利,便是将自己年幼的孙儿烈火无情推上位。

    而在烈火擎苍眼中,不论是谁为帝,他都不会在意,既然他都不说话,朝堂之上自然是没有人会阻止这位权倾朝野的皇太后。

    早在那时烈火擎苍已经身中噬心蛊之毒,每逢月圆之夜便会发狂成魔,故而他便在摄政王府之中打造了玄铁锁链,每到月圆之夜便会让魂天几人将他锁住。

    沈清柔一心想着除去烈火擎苍,然而谁知烈火擎苍竟然那般强,就算是年年忍受噬心蛊之痛,却从来没有出过事,这件事在沈清柔心中,却是赞叹的。

    她的母族之中蛊毒之术她自小便有所见,况且乃是蛊中之王噬心蛊,一个人身中噬心蛊多年却依旧安然无恙,这让沈清柔如何能不赞叹。

    思绪回转,沈清柔看着烈火擎苍,心下不禁微微叹息,若是这个卓绝的男子不是火婉馨的儿子,而是别的妃子的儿子,那么她必然也不会如此对他斩尽杀绝,想到这里沈清柔便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别人又怎么可能生出这般优秀的儿子。

    回首想着自己的一生,皆是为了别人而活。就算是得到了那般厉害的死士之术和蛊毒之术,但是她没有好好利用,这一切都是用在了害人上,她的一生这样可值得?

    在方才她听着崖顶即墨幽邪那般撕心裂肺的喊声时,她好像明白了什么。一生当中,唯独真情才是难能可贵,什么荣华富贵,全都不过是过眼云烟,人的一生到最后也不过是一杯黄土,争了这么多年有什么用?

    她一生所杀之人不计其数,想必在死后也会下地狱吧。

    就算如此,那不如在死前做一件好事,想到这里沈清柔便是嘲讽的摇了摇头,好事?真是未曾想到她沈清柔在死时还可以做一件好事。

    想至此沈清柔便是看着烈火擎苍道,“若是你能离开葬魂崖那便代我对大小姐说一声,对不起。我一生做错了太多事,也唯有死才能解脱。”

    沈清柔此刻称呼火婉馨为大小姐,那便是代表她又成为了火家那个暗卫。

    说完沈清柔便是伸手插入自己的心脏,直到心脏离体,沈清柔才是笑着闭上了眼睛,只是眼角带着丝丝泪珠,希望她悔悟的不算迟。

    而烈火擎苍看着沈清柔这般,面色没有一丝表情,但是双眸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不过片刻之后一只虫子便是自烈火擎苍的手指中爬出,化为了一滩血水。

    随即烈火擎苍便是对着沈清柔的尸体道,“你的确罪大恶极,但是你最终还是悔悟了,你的良心未曾泯灭干净,望你下辈子可以做一个好人”。

    说完之后烈火擎苍衣袖一掀,顿时漫天大雪便是全都纷纷涌来,将沈清柔的尸体覆盖在了雪下,最后烈火擎苍在深深的看了一眼沈清柔之后便向着丛林深处而去。

    想要飞身上葬魂崖,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此刻唯有找到另一条出路才好。

    在葬魂崖底待了几日,丛林中的各类毒物野兽也是数不胜数,不过幸而当初与幽邪一同在清风崖底时长了见识,对于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也都知道如何应对。

    自那日烈火擎苍体内噬心蛊被解之后,当初一直被压制在体内的巨大内力便是爆发,由此一来便是在葬魂崖之上经脉倒转逆流时,原本消散的内力也全都被拉扯回来,一时之间烈火擎苍的内力达到了一个爆发点。

    在葬魂崖底的历练之中,烈火擎苍的内力更是精进了不少,稳固踏实。

    也就是在那时烈火擎苍的内力就算是遇到百年老前辈也足以对抗,坠落葬魂崖,不知是否是因祸得福。

    然而在崖底的日子中,没有一天烈火擎苍不想即墨幽邪的,幽邪那日崖顶之上的凄厉叫喊伴随着那纷纷大雪依旧在烈火擎苍脑海中飘荡。

    每当想起这时,烈火擎苍的心口便是抑制不住的疼痛,比之当年噬心蛊发作还要疼痛千倍万倍。

    便是在那日,烈火擎苍继续寻找出口时,竟然在葬魂崖底碰到了一只凤火神狐!

    就在烈火擎苍走着寻找离开葬魂崖底的出路时,一只凤火神狐竟然向着烈火擎苍扑了过来,看着自家肩头这毛茸茸与火火十分相似的小家伙,烈火擎苍心中不禁有了一丝温暖。

    因为此刻的火火定然是陪在邪儿身边的,那凤火神狐看着烈火擎苍出神的模样,不禁是双目转了转,随后在烈火擎苍耳边叽叽喳喳不知说了些什么。

    由此烈火擎苍便是想起第一次见到火火时,它也是这般对着邪儿不知说了些什么。随后便是带着邪儿寻到了凤血冷月!

    想至此烈火擎苍眸子一闪,随即开口道,“你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烈火擎苍话音刚落,那凤火神狐便是身子一跃跳了出去,烈火擎苍随即紧随其后的跟了上去。

    那凤火神狐带着烈火擎苍直接走了半天的时日才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只见此处竟然是一座坟!那坟显得十分苍凉,连石碑都没有。

    看到这里烈火擎苍不禁深感诧异,竟然有人会死于葬魂崖底,那么想来他生前也是在这里住过些日子的!

    烈火擎苍不禁细想,若是如此那他会不会知道离开葬魂崖的出口?!

    那凤火神狐见烈火擎苍对着那坟墓发呆,不禁又叽叽喳喳的开口说了些什么。烈火擎苍看到这里不禁挑起剑眉,看着凤火神狐那十分激动地模样,不禁眸光一闪道,“你是要我将这坟墓挖开?!”

    闻言那凤火神狐歪着小脑袋想了想之后点了点头,随即又是大声的叽叽喳喳大叫一番。

    听到这烈火擎苍便是对着那坟墓深深的弯腰三拜道,“晚辈不幸坠落葬魂崖,因迫切离去,所以不得已惊扰了前辈的清静,望前辈莫怪!”

    说完之后烈火擎苍便是运气内力将附着的土掀到了两边,当看到这坟中之物时不禁瞳孔一缩!

    只见那坟墓中的确是一座真实的墓地,但墓中人的尸体居然还完好无损的保留着!

    那墓中之人乃是一个年纪颇大的老者,但面色和蔼而祥和,想必生前也必然是一个好人。

    当下那凤火神狐一见坟墓被打开,小身子一跃便是来到了坟中,小爪子不知翻找了多久,终于咬着一张古朴的羊皮纸重新回到了烈火擎苍的身边。

    烈火擎苍看着手中的羊皮纸不禁微微感慨,这凤火神狐果然是天生的灵物。

    随后便是将手中已经泛黄且有着霉斑的羊皮纸打开。在看到那羊皮纸上的字迹时苍绿色的眸子便是忍不住的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只见那羊皮纸上所写便是。

    我名乃为雾影无名,本是遗失大陆隐世家族雾影家的少主,奈何家族之中奸人当道,我被迫离开家族前往凌天大陆隐居。

    凌天大陆雪封国冰雪之巅,实为隐蔽,由此我雾影无名便是居在此地。

    只因我们雾影家族是为医药世家,故而我隐居冰雪之巅后刻苦钻研医术,后收有雾影倾城、雾影倾连两个弟子,这二人皆是天资聪颖,尤其雾影倾城实乃医学之才,继承了我的衣钵。

    后在我游历于凌天大陆之时救了一位女子,虽保住了她的性命,然而却也因为压制了她体内之毒,而致使她由此沉睡。

    在我弥留之际便将她托付给了弟子雾影倾城,我一生洒脱不羁,由此便是选择葬魂崖底来了却残生。

    这一生我最为不甘的便是我隐世雾影家奸人当道,我堂堂少主被驱逐而出,若是日后有何人寻到我的坟墓,那么雾影无名便求之拿我之玉佩交与雾影倾城,让他到我雾影家族拿回少主之位!

    而我自然也不会让你平白无故为我做此事,只要你找到雾影倾城,将玉佩交与他,他自然会将我生前所留一件重物交给你。

    那东西不论是遗失大陆还是凌天大陆,皆是一个万世古迷,我无心猜想,便留给世人罢,再有,我便告诉你离开这葬魂崖的出口,向着不远处的山道直行,便可以寻到一处山洞,进入洞中,走上几日你便可以走出这葬魂崖底。

    无影无名拜上!

    看完这一封信,烈火擎苍此刻心中千思百转,未曾想到凌天大陆遗失大陆这般大,可人与人之间却总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算是他坠落葬魂崖都可遇到当年救助了他母后火婉馨之人的坟墓。

    想到这里烈火擎苍不禁摇着头笑了笑,随即将那信中包含的玉佩放入袖袋之中,随即将雾影无名的坟墓重新整好。

    之后烈火擎苍便是跪倒在地,对着雾影无名深深的叩首!此刻便是为了感谢他救了自己的母后火婉馨,若是没有雾影无名,那么火婉馨自然不可能活着,所以烈火擎苍这一跪,雾影无名担得起!

    那凤火神狐见烈火擎苍起身,便是再次一跃来到了他的肩上。

    烈火擎苍看着这凤火神狐不禁笑出了声,“你可愿随我一同离去,我的夫人身边也有你的同伴,想必你们在一起便不会孤单了”。

    说到这里烈火擎苍便是又想到了幽邪,当下周身便是充满了想念。而那凤火神狐似是听懂了烈火擎苍的话一般,竟然摇了摇那毛茸茸的大尾巴,一双大眼满是好奇。

    看到这里烈火擎苍便是哈哈大笑出声,随即便带着这凤火神狐腾空而起,向着雾影无名指导的那路离去。

    烈火擎苍将在葬魂崖底的一切皆与幽邪说了一遍,幽邪在听完之后便是眸子深邃,心下也不禁感慨万千。

    她总是觉得这世上发生的一切都是有道理的,就犹如她来到这片大陆,想到这里幽邪便是抬起手腕看向了腕上的琉璃镯,随后不禁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烈火擎苍看着幽邪那副模样不禁心口一疼,随即便是自袖中拿出了两样东西,一个便是呼呼大睡的凤火神狐,另一个便是雾影无名称要给雾影倾城的玉佩。

    幽邪并未曾去看那玉佩,而是接过了烈火擎苍手中熟睡的凤火神狐,看着它睡着的模样,简直是和火火一个德行,不禁弯了弯嘴角道,“这小家伙倒是有趣”。

    说完便是将在琉璃镯中同样呼呼大睡的火火带了出来,而那来到了幽邪手中的凤火神狐此刻却是醒了,想必是离开了烈火擎苍手中,感觉气息有些不对,所以才会苏醒过来。

    而后在那凤火神狐看到幽邪时,突然猛地跳到了幽邪的肩上,用毛茸茸的大尾巴扫了扫幽邪的脸颊,样子颇为亲密。

    看到这一幕烈火擎苍便是挑了挑剑眉,一把抓过那凤火神狐,随后便是仔细观看,这东西是公的吧?

    便是在此时火火也是醒了,刚刚苏醒便看到了烈火擎苍手中的凤火神狐,当下便是炸毛的看着它,随后叽叽喳喳的乱叫了一通。

    那原本在烈火擎苍手中扮可怜的凤火神狐听到家族中的共同语言后砰的一声掉到了床上,随即便来到了火火面前,看着这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那凤火神狐也是好奇不已。

    幽邪看着这两个大眼对小眼的家伙不禁笑出了声,“火火,这是你的新伙伴,它叫……水水,哈哈哈”。

    烈火擎苍看着自家夫人喜笑颜开的模样,不禁扫了火火和水水一眼,这两个家伙也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而听到了幽邪所说的凤火神狐当下载到,水水?它为何要叫水水?!

    原本不喜的火火在听到幽邪的话后便是一跃而起来到了幽邪肩处,随即用大尾巴扫了扫幽邪的脸颊,示意它很喜欢她为那凤火神狐起的名字。

    想当初要不是它奋力抗争,那它的名字就是水水了,凤火神狐,又怎么能叫水水!

    那载到的凤火神狐原本想要反抗,可是在抬眸时便看到了烈火擎苍深邃的眼眸,那眼中的意思便是:我家邪儿让你叫什么,你就叫什么!

    感受着这完全没有主权的情况,水水顿时欲哭无泪,它真是不该在葬魂崖底帮助这个黑心眼的男人,心里就只有自己的夫人。

    火火似乎是感觉到了水水的不乐意,当下便是跳了下来来到了水水身边,叽叽喳喳一番之后火火与水水便是离开了房间之中。

    幽邪看着两个小家伙离开,不禁再次笑出了声,果然两个小家伙确实有趣的多。

    这一夜烈火擎苍抱着幽邪,一夜温馨的熟睡。

    而另一房间之中,魔枭便是和水玲珑对视着,这么多年过去,两人的感情却是丝毫都没有减少,反而逐渐增多了。

    “玲珑,这么多年你受苦了!”,魔枭双手有些颤抖的拉着水玲珑,声音满是心疼之意。当年在水玲珑刚刚生下幽邪之后便遭到了追杀,随即又与骨肉分离被囚困到了云宗。

    而水玲珑在听到魔枭的话之后便是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枭哥哥,你不要这么说。虽然这些年我被囚困在云宗,但是我一直知道你在,你一定会来寻我,我们的女儿也一定会好好活着。有着这么多的信念,我就不感觉苦!”

    闻言魔枭便是将水玲珑揽在怀中,深深地叹了口气道,“玲珑,不管如何,如今我们重新在一起就好了。况且我们很快都要当祖父祖母了,哈哈哈!”

    说到这里魔枭与水玲珑便是高兴不已,是啊,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是此刻在他们重新相逢之后,自己的女儿都要做母亲了,而他们也要做祖父祖母了,想到日后有一个小包子叫自己祖父祖母,两人便是高兴不已。

    当年没有见证自己女儿的成长,那今后他们便会好好看着自家孙儿长大。

    “只是不知道陌儿如何了……我真的很是担心他啊,唉”,水玲珑随即便是想到了水谦陌,这么多年就是水谦陌一直陪着她,所以她才会那般坚强。如今水谦陌不见,她自然是深感担忧的。

    而魔枭在听到了水玲珑的话后也是皱了皱眉,是啊,陌儿也不知去了哪里。想当初他们一同救下水谦陌的场景还在脑海中回荡。

    水谦陌就像魔枭与水玲珑的儿子一般,此刻他不见了,两人自然会担忧的。

    “玲珑你放心,我会派遣人手去寻的,定然会将陌儿寻回,你不必太过担忧!”,魔枭看着水玲珑的模样,不禁是开口安慰道。

    听到魔枭的话水玲珑才是感到心安,随即便是点了点头,她自然是相信,陌儿一定会回来的,而且还会安然无恙的回来。

    此刻的魔枭与水玲珑不曾想到,那两个出生的小包子竟然会那般调皮,两个小恶魔,但是尽管如此,两人对他们的宠溺却是越来越深。

    第二日一早,火婉馨便是醒了过来,水玲珑当下便是跑到了火婉馨的房间。

    “婉馨,婉馨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看着面色有些苍白,但是已然苏醒的火婉馨水玲珑便是不自觉的落泪,若当时不是火婉馨将她推开,那么想必此刻她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又怎么可能与魔枭相见。

    想到这里水玲珑便是扑了过去紧紧抱住了火婉馨。

    而火婉馨看着水玲珑这副模样不禁是轻轻安抚道,“好了玲珑,别这样。我们是好姐妹,救你本就是应该的!”

    魔枭看着火婉馨与水玲珑的模样不禁使感慨,这两人的感情比之当年还要深。

    火婉馨的话音刚落烈火擎苍便是扶着幽邪进入了房间,看着苏醒的火婉馨,烈火擎苍才是松了口气,当下便是叫出声,“娘,我回来了”。

    火婉馨在听到了烈火擎苍的声音后便是不敢置信的抬眸看去,在真实的看到了烈火擎苍后便是有些呆滞,随即便是声音颤抖道,“苍…苍儿!”

    闻言烈火擎苍便是来到了火婉馨床边,看着火婉馨轻声开口道,“娘,是我,我回来了”。

    直到看着烈火擎苍坐到了自己身边,火婉馨才知道这不是假象,这是真的,当下便是喜极而泣,“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而后火家家主,火涟醉和火涟醉的父亲皆是来到了火婉馨的房间之中。

    顿时一家人全都是到了,幽邪看着这一家团圆的场景不禁勾起了唇角,心下温暖不已。

    原本她只是一个孤儿,在来到了凌天大陆后其父母也不是亲生,本来以为这一世她依旧是一个孤儿的。但是谁曾想遇到了这个霸气凛然的男人,烈火擎苍,因为认识了他,所以她有了家人,有了孩子。

    想到这里幽邪心里不禁是满足的,随即便是伸手摸了摸已然六个多月的肚子,孩子,你以后定然是会幸福的,因为日后会有很多人都宠着你。

    随即幽邪看着水玲珑不禁开口道,“娘亲,不知水家你想如何处置”。

    听到幽邪的问话水玲珑便是身子一僵,而后烈火擎苍便是起身来到了幽邪身边,揽着她坐在了凳子上,众人此刻便皆是看向了水玲珑。

    若说风家,并未曾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处置也罢,但是水家……当年若不是水家,水玲珑也不会被送到云宗,囚困了数十年,所以水家罪不可赦,但是面对水家,他们并不知水玲珑是如何想的,毕竟无论如何,她都是水家的嫡女。

    水玲珑扭头看了看魔枭和幽邪后便是开口道,“水家我并不想过问,只要不伤害水家主,废了他的武功内力即可。若是可以,我希望在寻回陌儿后,让他成为水家家主”。

    听到水玲珑的话幽邪便是点了点头道,“娘亲与我想的一样,我本就是想着让谦陌大哥寻回,成为水家家主,想必日后定然会有所作为。”

    听到这里在场所有人都是点了点头,这恐怕是最好的方法了。

    而此刻的水家家主便是独自一人待在水家书房之中,看着墙壁上水玲珑的画像,不禁是摇了摇头道,“玲珑,爹爹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这么多年过去,水家家主都不曾忘记水玲珑这个女儿,虽然她身在云宗,但是水家家主却是依旧心疼她的。

    只是她是个女儿身,若她是男子,想必水家家主定然会极为宠爱她,绝对不会逼她做任何她不愿意做的事情,然而一切的一切说到这里也不过是废话罢了。

    他身为水家家主,所做一切都必须是以水家的利益出发。所以为了让水家可以一辈子安安稳稳的处于四大家族之中,所以他必然要想办法。

    自己的女儿水玲珑既然生的一副美貌,又让云宗宗主云圣天爱慕不已,那么他所能想到的便是依靠云宗来壮大他水家的地位,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虽然这一切都建立在水玲珑的不幸之上,但是身为水家的女儿,她无可选择。

    若是生在平凡人家,水家家主必然会宠爱水玲珑。

    幽邪在与烈火擎苍两人来到了水家的书房中时,便是看到了一个迟暮老人对着墙壁上一副画像出神,那副模样说不出的凄凉,看着这一幕幽邪的神色并没有一丝变化。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而烈火擎苍看着水家家主的模样,随即便是扭头看向幽邪,虽然幽邪此刻的表情与往常相同,但是身为她的夫君,烈火擎苍自然是看出了在幽邪平静的表情下,那点点无可奈何。

    当下还不等幽邪开口,烈火擎苍便是开口道,“外公,不知你可愿意与我们一同到邪宗去?”

    听到烈火擎苍的话水家家主脊背一僵,而幽邪也是扭头看向了烈火擎苍,在看到他的表情时,幽邪便是心下充满了感动,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般的了解她。

    虽然她魔幽邪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对于亲人,她却是下不了狠心,看着水家家主那副忏悔的模样,幽邪心下无疑是原谅了他的。

    不过是一个老人罢了,而且这个老人还是她魔幽邪的亲外公。

    水家家主当下便是扭头看向烈火擎苍和幽邪,虎目中含着点点泪水,他做了那么多不该做的事情,为何他们还是愿意这般对他。

    “外公,以往的事情便都忘了吧,既然娘亲和爹爹都没事,那么你就不要多想了,一家人幸福才好”,幽邪淡淡的看着水家家主,声音没有清冷没有漠然。

    闻言水家家主便是双手擦了擦眼睛,看着烈火擎苍和幽邪的模样,声音颤抖道,“好,好孙女,好孙婿!外公谢谢你们”。

    随即烈火擎苍便是与幽邪对视了一眼,眼中满是笑意。这一生他们经历了这么多,明白了那么多,其中最为应该的便是懂得,无论什么,有家才会幸福。

    权利名誉,这些东西虚浮就算抓住了又如何,家人才是人的一生中真正该珍惜的。

    在之后幽邪与烈火擎苍将水家家主带到火家之后,水玲珑众人也是深感诧异,然而这些诧异也只是片刻便是明白了。

    水玲珑和魔枭看着已经满头白发的水家家主,不禁心头充满了酸涩。

    “爹”,水玲珑心中虽然恼怒水家家主将她送到了云宗,可是这一切都抵不过他是她父亲这一亲情的牵绊,她之所以会那般说只是因为她怕幽邪不会原谅水家家主罢了。

    而在听到水玲珑喊了自己时,水家家主便是抱着水玲珑道,“玲珑,爹对不起你!”

    看着自家夫人与自家岳父的模样,魔枭便是来到了水家家主面前,恭敬诚恳的喊了一声,“岳父大人!”

    水家家主看着魔枭也是这般对他,当下虎目含泪应承道,“好,好啊!”

    火家家主看着水家家主那副模样,不禁道,“水老头,都多大年级的人了,居然还哭,真是丢人!”

    闻言水家家主便是大喊道,“怎么了,火老头,你怎么总是与我过不去!我哭怎么了,有本事你也哭啊!”

    “你!哼,我才不与你斤斤计较,怎么这么大了还和小孩子似地!”,火家家主翘了翘眉毛,颇为嫌弃的看了水家家主一眼。

    这两人原本是好友,然而却总是因为一些小事不对盘,而后便是渐渐疏远,此刻这般年纪两人这是第一次这样斗嘴,不禁都是有些怀念。

    周边小辈看到这两个和小孩一般的老头斗嘴的模样,不禁都是笑出了声。

    幽邪与烈火擎苍对视着,两人眼中都是带着笑意。这一生,若是就这样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直至死亡,那一切也都是值得了。

    随即烈火擎苍伸手摸了摸幽邪的肚子,俊美绝伦的脸上满是喜悦之色,随即在看向火婉馨时开口道,“娘,父王并没有死”。

    原本面色代笑的火婉馨在听到烈火擎苍的话后便是呼吸一滞,声音满是颤抖道“苍…苍儿你说什么?”

    “娘,你并没有听错,父王没有死。他当年诈死只是为了出外寻你罢了,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都一直没有父王的消息,不过我确定,父王未死!”

    烈火擎苍的声音中满是肯定,火婉馨在听到烈火擎苍的声音时便是双眸含泪,若是焱并没有死……那么她们一家人就真的是团圆了!

    ------题外话------

    哇唔…晚些二更送上!

    涟漪双万不大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