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为你成魔,包子来袭(万更)

    “娘亲莫要忧虑,我与苍想必过些日子就会前往凌天大陆,顺便寻回爹爹,你放心”,幽邪看着火婉馨落泪的模样不禁开口道。

    闻言水玲珑便是安慰道,“是啊,婉馨,别哭了,邪儿和苍儿回到凌天大陆一定会寻回他的,你放心吧,若是他知道你为了他这般伤心,他也会心疼的”。

    听到水玲珑和幽邪的安慰,火婉馨这才是点了点头,随即便是看着烈火擎苍道,“苍儿,你一定要寻回你父王”。

    “好”,烈火擎苍看着火婉馨,随即便是郑重的应声道。

    随即魔枭便是带着水玲珑与幽邪一行人前往了邪宗,要想寻到水谦陌,那必然需要人手,所以他便是想带着幽邪和烈火擎苍,一家人到邪宗去看看。

    而幽邪对邪宗自然是充满了好奇的,当下便是随着烈火擎苍一同前往邪宗。

    此刻的风家却是一片混乱,风家家主虽然身为一家之主,然而在见识了烈火擎苍与魔枭的手段之后自然是心下担忧不已,但随即又想到自家并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情,当下又是放下了心。

    风梨音此刻坐在床上,面色亦是担忧不已,随后垂眸便是看向了自家微微凸起的小腹,当下面色一沉,既然无论如何都要死,那么-,..她也绝不愿意死在即墨幽邪那个女人的手中!

    想至此风梨音便是寻来了一条白绫,在自己寝室的房梁之上挂起,踩在凳子上,风梨音抓着已经放在脖间的白绫,嘴角满是冷笑,即墨幽邪,就算你今生嫁给了擎苍哥哥,为他生儿育女,但是来生,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得逞!

    想到这里风梨音便是踢倒了凳子,双眸大睁,双腿挣扎了几下后便是再无动静。

    当风家家主得到消息,魔枭早已带着水玲珑、水家家主、幽邪和烈火擎苍一同前往了邪宗之后松了口气,随后便是面带喜色的来到了风梨音的房间之中。

    然而在敲门之后却不见有人来开门,当下心中一紧。随即便是将门一脚踹开,首先入目的便是那悬挂在房梁之上的风梨音的尸体,看到这一幕风家家主肝胆欲裂,当下便是划断白绫,将风梨音接了下来。

    看着躺在床上却毫无声息身体冰冷的风梨音,风家家主不禁凄厉的喊出了声,“音儿!音儿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

    当年在遇到了风梨音的母亲时,风家家主便是疯狂的爱恋着她。但是那女子却难产而死,唯独留下了一个风梨音,本着爱屋及乌,所以风家家主对于风梨音的宠爱那便是入骨的。

    然而风梨音越长大便是越像她的母亲,也就是风家家主挚爱的女人。因为这样,风家家主在心中便是升起了占有风梨音的这个荒唐念头。

    原本他便也只是想想罢了,可是谁知自己最爱的女儿竟然爱上了别的男人,面对这样的事情,风家家主就宛若妒妇一般,想要将风梨音所爱之人除去!

    然而谁曾向那男人原本爱的就不是风梨音,而且那个男人也已经娶妻,想到这里风家家主便是不想再次追究,然而谁知自己的女儿竟然被人伤到残废,而且贞洁已失!

    这让他如何能忍受,当下便是派遣了暗卫前去将那男子,也就是烈火擎苍杀了,可是他亦然没有想到,那个自己女儿爱慕的男子竟然是那般的惊艳绝伦,实在让人骇然。

    自那时起,他便知道想要杀了烈火擎苍,那无疑是做梦。故而也就不再想着去杀他,风家家主本性并不坏,由当年火婉馨逃婚之事便可以看出。

    只是他多年位居家主之位,就算是再多的善良也会被磨光。他若是不对别人狠心,那么别人就会对他狠心,所以也就是如此他才会因为宠爱风梨音而去刺杀烈火擎苍。

    之后在他得到了风梨音之后,天知道他心中是多么高兴是多么激动,在那时他便在想,日后不论风梨音要什么,他都会给他,因为他是那么爱她!

    时间没过多久,大夫居然诊治出风梨音怀孕了!知道这个消息的风家家主大喜,他最爱的女人没有给他留下儿子,是他一辈子最大的遗憾。

    然而此时自己再次爱上的女人怀了自己的孩子,这怎能不让风家家主激动。

    也便是如此他更加宠爱风梨音,为了治好她的残废,用风家至宝换取了风梨音的康复。云宗盛宴时更是丝毫不顾及他的宠爱,唯独带着自己的这个女儿前往参加,这风家多少子嗣嫉妒在心。

    可是在从云宗回来,风梨音就是心神不宁,风家家主只是以为风梨音怀着孩子所以心情不稳定,故而送她回到房间休息。

    而他也是担忧魔枭与烈火擎苍前来他风家,他倒是无所谓,只是风家众多人都是无辜的,而且自己的女儿……想到这里风家家主便是一直未曾前往风梨音的闺房,才造成了如今这个情况。

    想到这里风家家主便是忍不住的后悔,看着床上风梨音那微微凸起的小腹,眼中满是痛苦决绝和深情。

    随即便是拿出了贴身带着的匕首,一刀插入了自己的心脏,满脸含笑的看着风梨音,轻声开口道,“音儿,黄泉路上你慢些走,爹爹这便来寻你!”

    一时之间,风家家主与风家嫡女风梨音皆死,随即由风家长子继承家业。

    遗失大陆自云宗盛宴后便风起云涌,发生的大事数不胜数,实在让人感慨万千。

    遗失大陆最大的宗派云宗覆灭,而当年的天下第一宗邪宗渐渐浮出水面。

    四大家族水家家主宣布退位,而继位之人竟然是那位跟随在水家嫡女身边的男子水谦陌,这一消息也是让遗失大陆众人谈笑不已,这水家家主的心思果然是难以猜测。

    而后接二连三的风家家主与风家嫡女风梨音身亡,皆是出于自杀。而这自杀的缘由更是让遗失大陆的百信们猜测,但无论怎样猜测都是鄙夷不已。

    风家家主与其亲身女儿风梨音竟然那般败坏门风,据闻风家那未曾嫁人的大小姐风梨音死时竟然被诊断出怀着身子!

    这一消息让所有人都是深思不已,没有嫁人却怀着孩子,这是什么道理。

    而也就是在这时,那些曾经伺候风梨音的婢女们又透露出了一个消息,说是每逢半月,风家家主皆会到风梨音的闺房去,直到凌晨才离开!

    这一个消息顿时让遗失大陆所有人都震撼不已,莫不是那风家大小姐所怀之子是其父亲风家家主的?!这一消息虽然没有经过核实,但是众所周知,这个可能必然是百分之百。

    当下这风家家主和风梨音就算是死了,也逃不过被世人谴责的罪行。

    而幽邪与烈火擎苍此刻却是管不了那么多,跟随着魔枭终是来到了邪宗驻扎之地!

    原来在遗失大陆一片山野之中隐藏着一座古老的地界!

    这地界之中并无人居住,但是其坏境却是极好的,隐蔽而又幽深,不可为外人道也!

    幽邪在看到这片地界之后便是面露喜色,而后魔枭便是手牵水玲珑,带着一行人前往了那座突兀的古堡!

    只见那古堡之前已经沾满了暗卫,那些暗卫虽然个个身上都带着邪肆之气,但是每个都是充满了铁血铮铮之感,想来一个个也是好汉!

    那些暗卫在见到魔枭水玲珑和幽邪时便是大声开口道,“属下等拜见宗主,夫人,小姐!”

    那气势震耳欲聋,烈火擎苍便是赞叹不已,光是听着这众人的声音,烈火擎苍便是知道这些人皆是自死人堆中爬出来的,一个个绝对是不怕死之辈!

    烈火擎苍所想甚是,这么多暗卫,都是当年跟随魔枭自征战屠杀场活着走出来的人,自然气势不同于一般人等!

    “哈哈哈,大家都起来吧!”,魔枭看着自家这些兄弟,不禁是大笑出声。

    而幽邪看着在场众人不禁也是点了点头,水玲珑却是在这些人群中发现了众多熟悉的面孔,都是当年为了她与魔枭而与四大家族对战不退缩的邪宗众人!

    看着看着水玲珑便是心中满含激动,她从来不曾想过,有朝一日竟然还可以再次见到这些人,她本以为今生会终老云宗,此刻能再次见到众人水玲珑心中那种无言的感动幸福无人可以体会。

    而水家家主此刻看着邪宗众人,感受着他们这澎湃的气息,不禁是叹息的点了点头。是啊,世人皆说正邪之事,可是谁能想到,世人口中的邪派是那般的义薄云天?

    之后众人便是进入了古堡之中,幽邪看着这现代气息浓重的古堡不禁赞叹的点了点头,自家爹爹果然非常人,竟然连这种古堡都可以建的出来。

    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幽邪开口道,“爹爹,不知这片古地界之中,可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闻言魔枭便是摸了摸下巴细想着,片刻之后才是点了点头道,“爹爹想起来了,就在后山上,那里有一片湖泊,而且环境极好,只是丛林野兽太多。如若不然,爹爹还真是想将这古堡建在那方。”

    说到这里魔枭的声音中便满是叹息,语气里也是说不出的气恼。

    闻言幽邪便是笑着点了点头道,“那爹爹我与苍去看看”,说完还不等魔枭开口便是拉着烈火擎苍飞身离开了古堡。

    魔枭看着幽邪和烈火擎苍离开的背影不禁是笑着摇了摇头,这两个孩子。

    而幽邪拉着烈火擎苍便是来到了那后山之上,在刚刚步入时幽邪便是挑了挑柳眉,就是烈火擎苍都是剑眉一挑,这处地方果然不错。

    只见那山上到处都是鲜花开放,而不远处还有一片清澈透亮的湖泊,溪水落入湖泊时更是发出叮咚作响的清脆之声,环境清幽,是一处绝佳之地。

    幽邪看着这片地界不禁赞叹的点了点头道,“苍,你说我们以后便隐居在这里如何?”

    听到幽邪的话烈火擎苍便是笑着开口道,“好,你喜欢就好。这处地方当真不错!”

    话落两只通体血红的凤火神狐钻了出来,看着这处美丽的地方不禁叽叽喳喳的叫了起来。这一叫,顿时隐藏在周围的野兽皆是一颤,随后竟然全都退了下去,不敢与凤火神狐这一灵物争锋!

    感受到周边没有陌生气息之后,火火和水水才是跃到了幽邪的肩上。

    烈火擎苍看着这两个小家伙开口道,“你们也不是十分无用”。

    听着这一句赞扬水水和火火皆是抬高了头,意思很是明显:那是当然,我们可是凤火神狐,能那么没用吗?!

    幽邪听着烈火擎苍那颇有深意的话不禁笑出了声,原本她还在想应该如何避,使得周边野兽不会再来。这两个小东西就帮她解决了这一问题,果然有用的很。

    随即幽邪便是再次将目光放在了此处,看着那巨大的空地,心中不禁有了一个想法,不知若是在此建造一栋别墅如何?

    想至此幽邪便是对烈火擎苍开口道,“苍,我们回去。我去画一张图纸,看爹爹的工匠是否可以建造出我心中所想之物!”

    闻言烈火擎苍便是摸了摸幽邪的脑袋,“好,回去吧”,说完便是将幽邪揽在了怀中,两人飞身离开了这处幽静之地,而水水和火火却是不愿回去,继续待在此处游玩。

    在回到了古堡之后,幽邪便是动笔将别墅的构造图画的清清楚楚,烈火擎苍手中拿着幽邪所画之图不禁赞叹道,“邪儿,这难道是华夏之物?竟然这般精致”。

    闻言幽邪便是点了点头道,“是啊,这呢,叫别墅,若是我们将它修建在后山,今后一家人住在那里该是多幸福的一件事,你说是吧夫君”。

    烈火擎苍看着幽邪那副小女人的模样不禁笑出了声,“是啊夫人,这世间也就我的夫人会这般才华横溢!”

    听到烈火擎苍的话幽邪不禁想到了欧阳轻姿,当下便是有点味味的开口道,“还说呢,你就是一只花蝴蝶,走到哪都有人喜欢你!”

    闻言烈火擎苍挑了挑剑眉,走到哪都有人喜欢他?他为何不知道?

    “邪儿,你不要这般冤枉为夫啊!我什么时候走到哪里都有人喜欢了?”,烈火擎苍此刻确实忘记了,不知有谁喜欢过他,那副委屈的模样让幽邪不禁大笑出声。

    “你什么记性啊!你忘了,什么花弄影啊,风梨音啊,还有最近出现的那个欧阳轻姿,不都是喜欢你的吗?!”,幽邪不说不知道,一下子一一道出时才是察觉,这丫的确实是花蝴蝶!

    烈火擎苍听着幽邪细数,脑海中却是对这些女人印象颇淡,当下便是调笑道,“邪儿莫不是吃醋了?那些人是谁我都记得不大清楚了,你要相信为夫啊!”

    幽邪看着烈火擎苍那副:我是清白的,我就不认识她们的表情不禁心下一动,“我就是吃醋了,就是吃醋了,哼。花蝴蝶!”

    不知为何,自从烈火擎苍重新回到幽邪身边后,幽邪便是容易害怕了,一时之间以往完全不会的吃醋,此刻却是爆发了。

    虽然如此但是也不过是调侃烈火擎苍罢了,烈火擎苍对她的爱她自然是最清楚的。

    在听到幽邪的话之后烈火擎苍便是轻轻将幽邪抱进了怀中,身为幽邪的夫君,他自然是知道幽邪的心绪。

    看着怀中的小女人,烈火擎苍便是俯头吻了吻幽邪的发顶道,“邪儿,我烈火擎苍只爱你一个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再也不会离开你”。

    闻言幽邪便是在烈火擎苍的怀中缩了缩,“千若千寻千般苦,一生一世一双人”。

    第二日一早,幽邪便是来到了魔枭面前,“爹爹,不知建造这古堡之人可还在?”

    听到幽邪的话魔枭一愣,随即开口道,“自然在,他便是邪宗的巧手工匠,怎么,你寻他可是有事?”

    知道这工匠还在,幽邪便是松了口气道,“是啊爹爹,女儿寻他有事,不知可否让他来见我?”

    闻言魔枭便是开口道,“来人,将魔公叫来”。

    “是,宗主!”,那人闻言便是领命下去寻那叫魔公的人。

    不多时,一个白头白发的老伯便是被接到了大殿之中,“属下参加宗主,小姐!”,那老伯的声音极为和蔼,让人听着便是十分舒服。

    听到这话魔枭还未开口前,幽邪便是首先开口道,“魔公不要多礼了,这次是邪儿有事相求!”

    魔公在听到幽邪的话后便是一愣,大小姐果然是名不虚传,不卑不亢,这等女子必成大器,邪宗有望,邪宗有望啊!

    随即魔公便是想到了幽邪所说,当下开口道,“小姐有什么事便可说,什么求不求,那岂不是折杀属下了!”

    “那我便说了,魔公看看这图纸,不知可否修建出这成模样?”,幽邪声音清冷漠然,虽然如此但是语气却是轻缓的,随即便是将手中的图纸交到了魔公的手上。

    当魔公将那图纸拿到手中之后,大殿之上便是没了声响。

    过了许久,魔枭便是开口道,“不知魔公可能做出小女所说之物?”

    这位魔公在邪宗中是极有声望的,自然是让魔枭敬重,当下便也是有些好奇的问道。到底是什么图纸竟然可以让从来都傲然的魔公这副呆傻的模样。

    而魔公闻言却是未曾理会魔枭,而是声音激动的开口问幽邪道,“小姐,不知可否为属下讲解一下!”

    闻言幽邪淡淡的开口道,“这自然可以,魔公有什么不解之处可以开口”。

    听到幽邪的话当下魔公便是喜笑颜开,将自己方才看图时不解的地方说了出来,而幽邪也是一一细心为其讲解。

    “魔公可是听明白了?不知能否修出?”,幽邪看着魔公开口问道。

    听完幽邪所说之后,魔公更是双眸大睁,眼中满是不敢置信和欣喜道,“小姐请放心,这东西属下能修建出来,哈哈哈,只是不知这地界要选在何处?”

    “这地界便选在后山一处地方!待明日我随你一同前去,今夜魔公便再仔细琢磨一番吧”,幽邪看着魔公那兴奋的模样不禁开口道。

    “哈哈哈,是,小姐!那属下就先行下去了!”,魔公说完便是犹如拿着珍宝一般,将那图纸放入了怀中,之后便是面带喜色的走了出去,这东西若是修建出来,恐怕必然会震惊大陆才是!

    魔枭看着魔公丝毫不理会自己,在和幽邪禀告之后就走了下去的情形不禁摸了摸鼻子,“女儿啊,以后这邪宗交给你我可是放心得很啊!你看如今这魔公竟然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闻言幽邪便是笑出了声道,“爹爹,你不知我方才给魔公的何物,那东西若修建出来,定然极好,到时你可不要诧异”。

    幽邪看着魔枭的模样不禁眨了眨眼睛,颇为神秘的开口。魔枭看着幽邪的那副样子不禁更是好奇不已,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让魔公那般高兴,越是这样想着魔枭便越是好奇。

    然而幽邪却是没有再开口,而是转身离开了大殿。

    第二日幽邪便是带着魔公来到了后山,此刻的后山并没有什么野兽,想来也是水水和火火的功劳,不知把那些个野兽都吓跑到了什么地方。

    而魔公看着这寂静一片的地界不禁深感诧异,以往邪宗总殿要建在这里的,只是此处野兽甚多,所以才会改为修建在那方。

    今日来到此处却没有见到一只动物,这实在是太奇怪了,随即魔公便是看向了满脸淡漠之色的幽邪,当下心中更是崇敬于幽邪。想来这一切都是幽邪所为,能使得一夜之间野兽消散,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便是如此,地界选好之后,魔公便是带领着一众人开始动工,据他所说,恐怕待到修建好也已经在一年之后,一年之期,想到这里幽邪便是摸了摸凸起的肚子,嘴角带上了笑意。

    “女儿啊,你当真要前往苍邪大陆?”,魔枭看着已经准备好行李的魂天一行八人,随即便是转头满是不同意的看着幽邪和烈火擎苍。

    “是啊邪儿,你还是等孩子生下来之后再离开吧,眼看着你的肚子都九个多月了,怎么可以这般仓促的离开遗失大陆?”,水玲珑亦是满眼担忧的看着幽邪,眼中也皆是不赞同的神色。

    “是啊乖孙女,还是再等几日吧”,水家家主此刻也是不同意的看着幽邪。

    原来这些日子幽邪一直在协助魔公一同修建别墅,看到已经初成型之后,幽邪便是准备前往苍邪大陆看看,已经这么些日子过去了,不知此刻的苍邪大陆如何了。

    烈火擎苍看着自家夫人那般大的肚子不禁是皱了皱剑眉,他不是没有见过大肚子的女人,可是却从未见过谁家夫人怀着孩子竟然肚子这般大。

    此刻要说幽邪前往苍邪大陆,他亦然是不赞成的,可是自家娇妻命不可违啊。

    “爹爹娘亲,外公,你们不要担心了,我自己便是大夫,没事的,你们放心”,幽邪摸了摸大的出奇的肚子,当下便是轻声开口道。

    其实若是可以她亦不愿这般情况下前往苍邪大陆,可是从苍邪大陆传来消息,说是锦溪畔出事了,所以她才会这般急切的回到苍邪大陆。

    黛萱和傅帛与她不仅是主子和下属的关系,她与他夫妻二人还是朋友啊,既然锦溪畔出了事,那么她必然不能袖手旁观,所以不论如何,她都要回去。

    魔枭和水玲珑见不可阻止幽邪,当下便是开口道,“那你定然要小心行事,擎苍,好好照顾邪儿,莫要让她出手!”,水家家主当下便是对着幽邪与烈火擎苍开口。

    “是,外公,擎苍知道”,烈火擎苍也是应声道,这话不用他们说他也明白,出手?不能。想到这里烈火擎苍便是警告的看了幽邪一眼,而幽邪当下便是对着烈火擎苍讨好的笑了笑。

    随即两人便是上了马车,一行人顿时前往了苍邪大陆。

    自遗失大陆到苍邪大陆,路上要有三天的时日。

    “邪儿,锦溪畔到底是发生了何事?”,马车之上,烈火擎苍怀中抱着幽邪,剑眉微皱的开口问道。那时传来的书信中他并没有看是什么内容,所以自然是不知道的。

    闻言幽邪也是柳眉蹙起道,“似是锦溪畔众人不知为何,异能力都开始消失!而这个消息竟然被外界知道,所以当下苍邪大陆曾经与锦溪畔有仇之人皆是隔三差五到锦溪畔去找麻烦,而黛萱此刻也是怀着孩子,所以情况十分危急,若是我们不回去,那事情恐怕就会更严重”。

    幽邪的声音此刻满是担忧和沉重,为何锦溪畔之人的异能力会突然消失,而且这个消息又是如何传出的?!

    想到这里幽邪便是恨不得直接飞奔到锦溪畔去,据闻大陆之人隔三差五便去锦溪畔寻麻烦,锦溪畔此刻已经一片混乱,若是再找不到解决之法…锦溪畔必灭!

    所以幽邪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锦溪畔出事?!

    听到幽邪的话烈火擎苍便是剑眉皱的更深了,他倒是不怕锦溪畔出什么事,他是怕到了锦溪畔之后自家夫人控制不住要出手的话那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烈火擎苍便是恨不得将那些去锦溪畔找麻烦之人全都拖出去砍了,想到这里烈火擎苍便是伸手摸了摸幽邪的肚子,心下开口道:小子,你可是要保护着你娘亲。

    幽邪看着烈火擎苍那皱起的剑眉,不禁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指将那皱着的眉头抚平道,“你放心,我绝对不出手,我就跟在你身后好了吧”。

    闻言烈火擎苍便是将幽邪深深的揽进怀中道,“你最好是如你所说一般,你若敢动手出了什么事,倒时我定要他们在场所有人陪葬!”

    烈火擎苍抱着幽邪开口,那苍绿色的眸中满是嗜血的杀意,声音更是添加了一份冷冽之意,可想而知,若是到时幽邪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么那些人会如何……

    幽邪听着烈火擎苍的冷冽声音不禁笑出声,这个男人总是这样,无论是什么性子,只要是碰到有关于她的事情,都会这般紧张。

    一路上皆是平安,在到达了苍邪大陆后,魂天几人便是赶着马车直往锦溪畔而去。

    然而在过往的路上,幽邪与烈火擎苍坐在马车中还是听到了小贩们的议论之声。

    “喂,你说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到锦溪畔周围去凑凑热闹什么的?”

    “你开什么玩笑!像咱们这种武功都不会的人,到了那里还不是死?还想凑热闹,我们还是就听听别人传来的消息就好了,看什么热闹,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嘛!”

    “就是啊,别说看热闹了,你能不能进到锦溪畔都是个问题!”

    “哈哈哈,好了好了,我这不就是开个玩笑吗!不过你们说也是,这锦溪畔可真够倒霉的,竟然异能力都消失了,你们说曾经锦溪畔得罪了那么多人,现在他们的杀手锏既然都消失了,那些个与他们有仇的还不上岂不是傻了!”

    “虽说是如此,但是他们也实在是太没有江湖道义了,趁人家锦溪畔弱就动手!”

    “这可不一样,你没听说过趁人病要人命吗?”

    “嘘……你们几个都小点声,难道你们不知道锦溪畔可是我们遗失大陆风缪帝国帝后手下的势力?!这种话怎么敢乱说呢?!”

    “天哪,有这种事,我们还真是不知道这个消息!那风缪帝后是何等人,若锦溪畔真是她手下的势力,那无论如何恐怕伤了锦溪畔的人都不会好过了!”

    “……”,周围此刻更是叽叽喳喳的议论不停。

    而烈火擎苍此刻便是听着周围人所说之话挑了挑剑眉,“我家夫人果然是厉害……”

    闻言幽邪便是伸手摸了摸鼻尖,有些不知所措的干笑道,“哈……哈哈哈”。

    烈火擎苍看着幽邪这副表情不禁笑出了声,“好了好了,我们还是想想到了锦溪畔该如何吧!”

    闻言幽邪便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对,是该想想”。

    “那依夫人所想,那些人伤了锦溪畔之人该当如何?为夫都听夫人的,夫人说如何做咱们便如何做!”,烈火擎苍将幽邪垂在两边的发丝扶在了耳后,声音磁性而温柔的开口道。

    听到烈火擎苍的话幽邪便是柳眉一挑,“那不如夫君替我将他们全都杀了怎么样?”,幽邪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调笑和一丝无奈。

    而听到幽邪的话之后烈火擎苍便是开口道,“好,你若喜欢这般,我就把他们全都杀了!”,烈火擎苍的声音中满是认真,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幽邪闻言便是一愣,随即开口道,“你……你说什么?”

    听到幽邪的反问烈火擎苍不禁挑起剑眉,满是认真的开口道,“我说,你若是喜欢我就把他们全都杀了”。

    幽邪再次听到这话便是脊背一僵,你若是喜欢,那我便将他们全都杀了……

    你若是喜欢,那我便将他们全都杀了……

    你若是喜欢,那我便将他们全都杀了……

    这句话一直飘荡在幽邪的耳边,这个男人虽然曾经是魔域魔主,世人传言他冷酷嗜血,可是那只是对于他的仇敌罢了,他从来不会无端的杀戮别人,然而此刻只是为了她喜欢,便是可以为了她杀了那些人?

    烈火擎苍看着幽邪的表情,不禁再次认真的开口道,“邪儿,我虽不是什么善良的人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然而为了你,即使为魔我也在所不惜。只要是你想,就算是为你屠尽整个天下我都会去做!”

    幽邪听着烈火擎苍这丝毫不开玩笑的声音,不禁使感觉眼眶微微有些湿润。

    为了她就算屠尽天下也心甘情愿,即便她并不会让烈火擎苍去做这件事,然而他此刻就是这般认真的对她说了这样的话,她信。

    烈火擎苍这个男人,为了一个魔幽邪,无论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即使成魔。

    一路上这马车中的气息便是那般的深情,深的仿佛连马车外的魂天几人都几乎溺在其中,不可自拔。

    两日后,终是来到了锦溪畔。

    然而几人刚刚下了马车便是听到了惊天动地的杀戮之声。

    “不好了!主子夫人,似是大陆之人又前来攻打锦溪畔了!”,魂凌眼尖的看到了不远处的锦溪畔烽火四起,刀枪碰撞嘶喊吼叫之声不绝于耳,让人听到就是不寒而栗。

    幽邪闻言便是飞身而出,烈火擎苍紧随其后,随即魂天几人对视了一眼都是跟了上去。

    他们亦然与傅帛一起上过战场,感情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今日几人他锦溪畔出了事,那么他们几人便是拼了命也会护之!

    而原本在与锦溪畔火拼的大陆众多势力在看到有人前来时便是禁戒起来,而傅帛遥遥便是看到了那个让他崇敬入骨的女子。

    当下傅帛便是对着幽邪跪倒在地,声音激动而颤抖的大喊道,“主子!”

    傅帛话落间,身体便是被一股巨大的内劲托住,站起了身。傅帛感受着蓬勃深厚的内力不禁讶异而又赞叹,果然不愧是自家主子,这些日子未见,实力竟然又是精进了不止一倍!

    而那些来攻打锦溪畔的众人看到傅帛那副恭敬的模样自然是停下了手,锦溪畔的真实主子是风缪帝后这个消息他们自然也是有所听说。

    但是据闻风缪帝后早已离开了风缪帝国,此刻在何处都还不知,又如何能来相助于锦溪畔?然而方才看到傅帛那副恭敬的样子,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心下都是上下起伏不定!

    他们确实是看中了锦溪畔实力变弱,所以才来攻打的。锦溪畔这个地方,只要是一方势力便都想要得到,毕竟排除在四国之外的土地,而且环境那般,还有不少珍贵的药材,这如何能不让人心动!

    幽邪仅是转瞬便来到了傅帛的身边,看着变得更加成熟的傅帛,幽邪便是点了点头,然而在看到傅帛脸上的刀伤和身上那抑制不住直流的鲜血时却是冷下了脸,周身的气息更是弥漫开来,然而望而生畏。

    而烈火擎苍来到自家夫人身边时便是感受到了她浓浓的嗜血杀意,顿时一把将幽邪揽在怀中,轻声开口道,“夫人莫要生气,一切交给为夫!”

    傅帛在看到烈火擎苍时更是激动不已,姑爷真的回来了,这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当下傅帛便是恭敬的开口道,“姑爷!”

    闻言烈火擎苍便是对着傅帛点了点头。

    随即那来攻打锦溪畔的几个势力首领在看到来人时便是身体一颤,随即强撑着面子开口道,“不知风缪帝君和帝后为何会来到这锦溪畔!”

    “对啊!这是我们与他们锦溪畔的恩怨,你们难不成要插手不成?!”

    “就是,况且这本就是锦溪畔当年欠我们的,你们若是插手,那还有没有江湖道义!”

    “……”,十几个大陆势力之人看到幽邪和烈火擎苍后都是心下害怕,所以想要开口将他们堵住,不让他们一行人出手相助于锦溪畔。

    这苍邪大陆至强的夫妻二人,名声可是极盛的,而且又是那般神秘,若是他们二人要出手,那么他们根本就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原本众人以为烈火擎苍与幽邪在听到他们说的话后会有所为难,之后便会对锦溪畔袖手旁观。

    谁知烈火擎苍紧紧地揽着怀中的幽邪不让她乱动,随即苍绿色的眸子满含嘲讽的看了对面的众人一眼,声音冷冽嗜血的开口道,“众位莫不是忘了本尊的另一个身份?江湖道义?哈哈哈,简直是可笑!既然锦溪畔是我夫人的势力,那么就算今日你们说破了天,我烈火擎苍也必然相助!”

    听到烈火擎苍的话对面一行人面色顿时发白,是啊,他们怎么忘记了风缪帝君的另一个身份!魔域魔主冥千寻!冷血无情,狂傲嗜杀,无论是任何人,若是惹到了这个男人,那么必死无疑,可是若是惹到了他的夫人……死都是一种奢侈。

    “魂天,魂影,魂凌,魂沢!”,当下烈火擎苍便是扫了对面众人一眼,大声的开口道。

    “是,主子,属下在!”,闻言四人便是来到了烈火擎苍面前,恭敬的应声道。

    “你们四人给我将所有曾经伤害过傅帛之人都杀了!若是有人反抗,整个势力都灭了便可!”,烈火擎苍风轻云淡的开口对着魂天四人开口,随即便是伸手勾了勾幽邪绝美小脸上娇俏的鼻子。

    幽邪看着烈火擎苍便是笑出了声,这个男人,总是这般了解她。

    随即对面众人皆是颤颤巍巍的跪倒在地,“帝…帝君!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放了我们吧!求求您了!”

    “是啊,帝君求求您了,放过我们吧,我们日后绝对不敢了!”

    “帝君帝君,我是无辜的啊!我没有伤害过傅…锦溪畔主啊!”

    “对啊帝君,我知道,他砍了锦溪畔主一刀,没错是他,我看的清清楚楚!”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大乱,纷纷推卸着责任。

    而傅帛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原本需要锦溪畔奋力抵抗的敌人竟然就在姑爷的一句话下变得和丧家之犬似地?这也太可怕了吧?!

    傅帛不知,烈火擎苍在苍邪大陆曾经干过的那些惊天动地的事情,况且此刻整个苍邪大陆都可说是他烈火擎苍的,又怎么可能有人敢反抗于他?!

    这便是烈火擎苍的魅力与实力,就算他消失了这么些时日,但是依然不敢有人在他面前放肆!

    便是在此时,那人群之中突然有人手对着烈火擎苍挥了挥发出了一枚暗器,而碰巧这时原本站在傅帛身后的一个暗卫模样打扮的人竟然亦是向着幽邪扑了过来。

    幽邪看着那暗器刚要出手却是感受到了身后有陌生的气息,而烈火擎苍冷着眸子对着幽邪身后之人一掌打了过去,便也是方才幽邪那一时的闪神,暗器偏飞而至。

    而烈火擎苍掀起衣袖将那飞来的暗器接在了手中,幽邪看着烈火擎苍没事,不禁是眸子一冷,看向了那方才被烈火擎苍打出去的人。

    便是在此时幽邪闻道了空气中点点不同的气息,当下幽邪便是蹙起了柳眉,肚子一时竟然剧痛无比。幽邪不曾想到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药效这般快!

    烈火擎苍在扔掉那暗器时便是看到了幽邪额间那点点细密的冷汗,顿时不禁瞳孔一缩,声音颤抖道,“邪儿,邪儿你不要吓我,你怎么了!”

    闻言幽邪便是抓紧了烈火擎苍的衣袖,声音中忍着剧痛道,“苍…苍,我要…我要生了!”

    而一旁的傅帛这才回过神来,他方才怎么也未曾想到他最衷心的暗卫竟然会对幽邪出手,便是在他出手时,傅帛看到了从那暗卫衣袖中散出的点点粉末状的东西。

    在听到了幽邪的话后傅帛大喊道,“姑爷,快,快将主子送到房间里去!那里有稳婆,快!”

    闻言烈火擎苍便是脊背轻颤的抱起幽邪,看着幽邪下摆被血染红,双目不禁变得赤红,在离开这方时留下了一句犹如地狱般嗜血残忍的话,“魂天魂影!给我守住这里,一个人都不准离开!若是邪儿出了什么事,所有人都要陪葬!”

    ------题外话------

    哇唔…第二更奉上。

    明日包子出生,宝贝们涟漪乖吧。

    那…那个年会的票票和月票就不要手软了嘛!

    或者催更票也可以投,涟漪最近会更多的加更。

    不久后双万更还要继续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