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天下奇景,墨宸墨寒

    “是,主子!”,魂天四人大声的应道。

    然而几人的声音都是带着颤抖,夫人要生了,想到这个几人的心里又是欢喜,又是慌乱又是担忧。心里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在看向对面众多跪倒在地的人时皆是面色阴沉,若不是他们,夫人又怎么会提前十几天生产!

    而此刻黛萱正在房间中焦躁的走来走去,不知道外面现在到底情况怎么样了。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那一声暴怒犹如雄狮般嗜血残酷的声音,当下一愣,随即想着这熟悉的声音可不就是自家姑爷吗?

    想至此黛萱便立刻走出了屋子,却是迎面看到了满身冷冽之气的烈火擎苍怀抱脸色苍白额头冷汗直流的幽邪,一时之间黛萱也是面色一变。

    当看到紧跟在两人身后的傅帛几人时,黛萱便是赶忙走了过来开口道,“傅哥哥,这,主子难道是要生了?!”

    闻言傅帛便是沉着声音开口道,“方才主子被人暗下毒手,竟然提前生产了!”

    说完便不再理会黛萱,而是朝着身后一群手忙脚乱的人大喝道,“快!快去叫稳婆来,还有烧水!快点!”

    听到傅帛的话之后,众人纷纷前往办事,该叫稳婆的叫稳婆,该烧水的烧水,该准备∝▼,..棉布的准备棉布……顿时整个场面一片混乱。

    甚至是有的走着走着便撞到了一起,而烈火擎苍脚步凌乱的抱着幽邪来到了房间之中,轻轻将她置于软榻之上,而后烈火擎苍的绿眸便是凝视着幽邪香汗淋漓的脸颊,剑眉狠狠的皱到了一起。

    “邪儿,邪儿现在该怎么做!我…我该做些什么?!”,烈火擎苍皱着剑眉心下心疼不已,声音满是颤抖,这样语无伦次的烈火擎苍想必也是众人第一次见到。

    “苍…苍,你别…别担心,我…我和孩子…都会平…平安!”,幽邪蹙着柳眉,艰难的说着。因为疼痛,幽邪的双眸几乎都睁不开,只能勉强模糊着视线,看着满脸焦急之色,额上挂满汗珠,似乎比她还要紧张的烈火擎苍。

    “邪儿,我一直在,我一直在你身边”,烈火擎苍颤抖着大手紧紧的握着幽邪。

    过了没多久稳婆便是急急匆匆的赶来了,幸而黛萱怀着孩子,傅帛提前准备便接了许多稳婆住在黛萱的院内,如若不然恐怕还真是有些为难了。

    “快,快,稳婆来了…”

    听到这声音顿时傅帛和黛萱便赶忙的让一群丫头婆子进入了房间之中。

    而那稳婆在看到床边的烈火擎苍时一愣,随即慌乱的催促道,“这位大人,您赶快出去吧!夫人生产,您还是到外边等着吧。您在场不吉利啊!”

    听到这话烈火擎苍却是未曾动一下,还是紧紧的牵着幽邪的手,仿若未闻一般。

    幽邪的思绪被拉了回来,看着榻边表情木然,已经有些傻了的烈火擎苍不禁轻笑出声,而傅帛等人在听到稳婆焦虑的声音后走了进来,随即拖着烈火擎苍走出了房间之中。

    稳婆见着这方已经无人,便挽起了袖子准备开始助产。

    门外一群人面带焦虑的等着,而房间里也不时的传出一些声音。

    “快,热水呢!热水烧好了吗?”

    “夫人,用力啊!呼吸,快呼吸用力!”

    “帕子!快换帕子!”

    寒梅淡菊四人在房间中焦急的换这换那,看着幽邪那因为疼痛而压抑的表情,寒梅四人几乎就要哭了出来。小姐这般,定然是不希望姑爷担忧才是。

    而此刻烈火擎苍站在门外,身体紧绷着犹如铁板一般,身后双手紧紧的捏在一起,拳头都泛起了青筋,苍绿色的眸一眨不眨的盯着房门,似乎要将那门板戳穿了一般。

    房间中不停的传出脚步声,水盆碰撞声,一片混乱便犹如门外人的心。

    “嗯……”,突然一声闷哼响起,在这嘈杂的声音中却是那般清脆痛苦,在传入烈火擎苍耳中时,烈火擎苍的额心便是跳了几下,随即青筋暴起的拳头抬起似要破门而入一般。

    看到这一幕黛萱赶忙冲了上来拉住烈火擎苍道,“主子现在紧要关头,姑爷一定要忍住,主子定然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看到傅帛安慰着烈火擎苍,黛萱也是走了过来,看着烈火擎苍那依旧俊美无俦,却看不出一点情绪的脸道,“姑爷,主子一定无碍,女人生孩子难免会叫几声,你这样若是打扰到稳婆那该如何?!”

    听到傅帛和黛萱的话烈火擎苍这才慢慢的放下了铁拳,随即又是一声痛苦至极的声音响起,“啊”,烈火擎苍听着幽邪的声音,双目不禁变得赤红,周身的气息变得冷冽不已,随即低喃道,“邪儿……邪儿……”。

    随着这两声低喃,突然之间,整个锦溪畔的天际之上竟是都布满了彩锦,而周边因为严寒天气而枯萎的百花竞相开放。

    看到这一幕,傅帛、黛萱连同着在外看守众人的魂天几人都是瞪大了眼睛,本以为这等景象已经足够骇人了,可是谁知,在此刻不知从何处传出了惊天动地的兽吼,一时之间地动山摇,仿若百兽踏足。

    此刻乃是严冬腊月,野兽竟是自冬眠中苏醒,百花也是争奇斗艳!

    这景象不仅锦溪畔之人所见,就连整个苍邪大陆和遗失大陆的人都是看到了这一方天地的奇景,顿时天下众人称奇赞叹,纷纷跪地膜拜,以为这乃是神灵下凡之征兆。

    而远本欲要进入房间之中的烈火擎苍也是看到了这一片奇景,当下还不待他作何反响,一声惊天动地的婴儿哭喊声响彻锦溪畔……

    这哭声顿时唤回了所有人的思绪,听到这声音时烈火擎苍眸光一愣,刚想要冲进房间,却听到了稳婆诧异惊奇的声音“天哪,还有一个!”。

    闻言烈火擎苍此时便是不知该哭该笑,而傅帛和黛萱闻言也是对视一眼,随即又是看向了周边的奇异景象,小主子出声竟然这般不同寻常,想来日后也是真惊天地之人!

    之后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喊声响起,烈火擎苍听到这声音后不再顾及,当下推门而入,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了软榻前。

    此刻幽邪躺在那已经沾满鲜血的榻上,面色苍白如纸,在听到这慌乱的脚步声后扭过头来,随即便冲着满脸担忧紧张之色的烈火擎苍扬起了嘴角。

    烈火擎苍当即丝毫没有顾虑的跪在了床边,用衣袖心疼的为幽邪擦拭着额上的汗水,因为脸色变得苍白,就连幽邪额间那一点艳丽的朱砂都显得黯淡了许多。

    烈火擎苍一时之间心中竟然升起了自责,原来生孩子竟然这般痛苦,若是他知道,宁可不要孩子,让邪儿这般痛苦,他真是该死!

    幽邪看着烈火擎苍的表情便知道他心中所想,当下就笑出了声,而此时两个孩子也已经被清理干净,裹上了柔软的小被子。

    而门外的黛萱和傅帛也是紧接着走了进来,主子竟然生了两个!

    “寒梅,主子生的是小姐还是少爷?!”,黛萱看着寒梅和淡菊怀中抱着的小小身影,当下就满脸好奇和激动的开口问道。

    双生子在这个时代来说是极少的,所以双生子一般都象征着吉祥之兆!故而方才那稳婆在知道幽邪肚子中是两个时才会那样。

    “夫人生了两个小少爷!”,雅竹看着淡菊怀中抱着的婴儿亦是声音激动兴奋的开口道。

    “夫人,姑爷,你们难道还不看看小主子?!”,淡菊怀中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一脸笑意的看着幽邪和烈火擎苍,语气中充满了兴奋。

    这还是第一次她抱着这么小的孩子,真是太可爱太漂亮了!

    听到了淡菊的话烈火擎苍这才回过神来,对啊,自己当爹了!

    随即烈火擎苍便站起身来,双手有些僵硬的接过了淡菊怀中的孩子,随即看向那被柔软毛绒被子裹着的小身子,仅仅只有烈火擎苍一双手大小,看上去较弱不已。

    烈火擎苍看着自己的孩子,目光渐渐变得格外轻柔,脸上那冷硬的线条此刻也是柔和下来,就在此时怀中孩子的眼睛居然睁开了,烈火擎苍满是不敢置信的看着怀中孩子那双色眸,面色有些呆呆的。

    怀中那孩子似乎是知道抱着自己的人是爹爹,当下便是眨了眨乌溜溜的大眼睛,竟是与烈火擎苍对视着笑了出来。

    而这时那稳婆也是面带喜色的走上前来开口道,“大人真是好福气,老妇接生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碰到双生子呢!而且啊,您看这两个小公子,竟然长得这般晶莹剔透的,实在是第一次见啊,以后定然是有福之人!”

    果不其然,一般孩子生下来都是皱巴巴的,然而幽邪与烈火擎苍的孩子竟然全身光洁晶莹,犹如一个瓷娃娃一般,让人爱怜不已。

    烈火擎苍听到那稳婆的话之后便是笑出了声,“哈哈哈,好!寒梅清兰,赏!”。

    “是,姑爷!”,寒梅四人看着烈火擎苍那般高兴的模样也是笑出了声,随即寒梅便将手中的孩子也是递到了烈火擎苍的手中。

    烈火擎苍一手抱着一个孩子,看上去格外的怪异,但是却又那般的和谐。

    幽邪躺在床上看着烈火擎苍满脸柔和的抱着孩子的模样不禁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也可以有这般幸福的一天。

    烈火擎苍转过头时就看到了幽邪红着眼眶的模样,当下急切的开口道,“邪儿,邪儿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闻言幽邪才是摇了摇头,轻声开口道,“孩子……”。

    听到幽邪的话之后寒梅便走上前去将幽邪扶坐了起来,随后烈火擎苍坐在了床边,将一边手上的孩子递到了幽邪手中。

    笑着开口道,“邪儿,你看,我们的孩子长得是不是很像我!”

    幽邪看着怀中的孩子,一苍绿色的眸子和一琥珀色的眸子相互交错,看上去竟然一点都不显得诡异,而是那般的霸气十足傲气凛然。

    “是啊,很像你!”,幽邪看着怀中对着自己笑的孩子,不禁弯起了嘴角,声音柔和道。

    就在这时黛萱开口问道,“主子,姑爷,这小主子的名字呢?”

    黛萱一开口,众人这才恍然大悟,是啊,孩子有了,但还不曾有名字呢!

    “邪儿,你来起名字吧!”,烈火擎苍看着怀中的孩子,不禁开口对着幽邪道。

    闻言幽邪挑了挑柳眉,让她起名字啊。

    看着幽邪的表情,傅帛便笑着开口道,“不如这样,主子和姑爷一人起一个名字!”

    闻言周边众人皆是点头,是啊,一人起一个好!

    “墨宸,宸尊贵大气之意,我希望我的孩子日后可以像苍一样”,幽邪看着怀中的孩子,不禁轻启朱唇开口道。

    听到幽邪的话烈火擎苍勾起了唇角,随即看向怀中的孩子时亦然开口道,“墨寒,初次相见时,你便是那般清冷漠然,寒气四溢,烈火墨寒”。

    周边众人当下便细想着这两个名字,烈火墨宸,烈火墨寒!

    “哈哈哈,好,就叫这两个名字,小主子日后定然不同于常人!”,清兰闻言拍了拍手,高兴的大声道。

    而此时魂天和魂影快步而来,面上满是喜色,“主子,那一干人等我们已将他们押往魔域,独留几个主犯在锦溪畔之内,想来那一群人魔域的兄弟们会好好照顾的!”

    方才他们四人在外就看到了百花齐放,百兽齐鸣的场景,而后又听到了那两声惊天动地的啼哭,想着也是小主子出声了!

    小主子出声,那主子定然是高兴至极,应该也没有时间去处理那些个人,所以魂天四人便自作主张将那一干人等纷纷送往魔域,而伤害了幽邪的几人还留在锦溪畔。

    而烈火擎苍在听到了魂天的话后苍绿色的眸中划过一道冷冽,敢伤害他的邪儿,他定会让他们知道,连死都会成为一种奢望!

    “夫人生了少爷还是小姐?!”,魂天和魂影快步走进房间,随即便开口向寒梅和淡菊问道。

    “是两个少爷!”,寒梅看着魂天也是笑了出来。

    “哎,你们知道吗?外面的奇景!就在夫人生小少爷的时候!”,魂影此刻也是没有那副冰冷的模样,声音满含激动的开口道,若是被外人看到他这模样一定会大惊失色。

    闻言寒梅四人皆是对视一眼,方才她们倒是听到了外面那地动山摇的兽吼声。

    “莫不是方才那兽吼声?!”,淡菊当下开口问道。

    “可不止这些呢!你去外面看看,严冬腊月彩锦弥漫天际,百花竞相开放,百兽惊天齐鸣,小主子日后定然是惊天动地的大人物!”

    “废话,这还用你说啊。我们夫人和姑爷的孩子肯定不一样!”,清兰此刻也是插嘴道,语气中满是肯定。

    然而恐怕不止她们这般认为,就是外界世人也都会这般觉得。

    烈火擎苍和魔幽邪的孩子,会是平凡人吗?

    而幽邪和烈火擎苍怀中的孩子似乎是听懂了寒梅众人对他们的称赞,当下两人都手舞足蹈的笑出了声。

    “是我小侄子出生了吗?!”,突然,火涟醉的声音响起在众人耳边。

    而幽邪挑眉,只是一瞬,一袭红衣的火涟醉和一袭紫衣的木丼澜便来到了众人面前,而火涟醉的双眸中满是期待和兴奋之色。

    就是木丼澜此刻都显得格外激动。

    “快,表嫂,给我看看我侄子!”,当下火涟醉便伸出双手,声音激动的对幽邪开口。

    他之所以未曾去和烈火擎苍要,是因为他明显看出,就算是要肯定也要不出来。

    而幽邪闻言便是看了看火涟醉因为赶路,此刻还酣畅淋漓的模样,随即便将手中抱着的烈火墨宸递到了火涟醉的手中。

    火涟醉抱着怀中小小的身影,面色越发激动,“哈哈哈,这就是我侄子啊!太可爱了!真是不枉费我马不停蹄的赶路来到这里!对了,表嫂啊,这小子叫什么?”

    “烈火墨宸”,幽邪闻言便开口回道,语气不再清冷亦不再漠然,而是充满了轻柔。而一旁的烈火擎苍在看到幽邪这副模样时亦然弯起了嘴角。

    “烈火墨宸!烈火墨宸,哈哈哈,果然不愧是我侄子,名字都这么好!”,火涟醉丝毫没觉得不好意思的大声开口。

    木丼澜看着火涟醉手中的孩子,满目的喜悦和震撼道,“这小子以后肯定不简单。我们俩在来的路上看到的景象可真是终生难忘!”

    “是啊是啊,表哥表嫂,我和你们说,方才我们来的时候,竟然看到成群结队的野兽纷纷出洞,站在山头那般气势如虹的吼叫,实在是让人骇然!”

    木丼澜和火涟醉此刻说起方才看到的景象时都带着不敢置信的震撼,在看向烈火墨宸和烈火墨寒时充满了赞叹,双生子本就是吉祥之兆,此刻百花齐放百兽齐鸣更是祥瑞,这两个孩子日后定然不会简单。

    就在这时,突然魂凌冲了进来,“主子,主子不好了!出事了!”

    闻言烈火擎苍的眸子微微眯起,随即冷声问道,“何事?!”

    ------题外话------

    昨天请了一天假。

    你们想要双万更不?【要!】

    恩…涟漪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