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苍邪处事,婉曦大婚(万更)

    “主子!属下原本压着那对着夫人出手的人,可谁知他舌下藏着毒药,竟是服毒自尽!属下未曾拦住,请主子责罚!”,魂凌说完便跪倒在地,声音中满是自责之意。

    闻言烈火擎苍的神色不变,只是苍绿色的眸中闪过一丝戾气。

    随即在看向怀中的墨寒时,满面柔和,“吩咐下去,将那些服毒自尽的,全部带回魔域扔到蛇窟中”,烈火擎苍的声音依旧冷冽嗜血,让在场之人皆是打了个寒颤。

    唯独幽邪看着烈火擎苍面色不变,就在此时傅帛面向烈火擎苍和魔幽邪跪倒在地,语气满是自责道,“主子,姑爷,是属下安排不周!险先让主子……那下手之人曾是傅雄的手下,只是而后诚恳归顺,我这才没杀了他!”

    听到傅帛的话幽邪面色不变,语气清冷开口道,“你无需自责,我早知他是谁的人,为何锦溪畔众人的异能力会消失?你可否知道原因?”

    说到这里幽邪便不再继续,而是开口问出她这次前来的目的。

    “邪儿,你刚刚生产,需要休息,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就在傅帛要开口时,烈火擎苍的声音响起,傅帛瞬间闭上了嘴巴,姑爷实在是太可怕了,他还是闭嘴的好。

    而幽邪听到烈火擎苍的话△▲,..时挑了挑柳眉,随即乖巧的点了点头。

    在众人全都走出房间后,幽邪才是抱着自家儿子,看着面色寒冷的烈火擎苍,“好了,不要生气了,我不是没事吗?”

    “敢对你出手简直是找死!若是你出了什么事,就算是锦溪畔我都不会放过!”,烈火擎苍看着幽邪那副小女人模样,心下的怒火消散了不少,却还是声音冷冽的开口道。

    闻言幽邪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好了,我不是没事吗,而且我们的儿子也平安出生了,锦溪畔的事情想必也不会再发生,我们便可以前往冰雪之岚雾影倾城了”。

    听到幽邪提起雾影倾城,烈火擎苍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深邃。

    “好,待你休息几日,我们就动身前往冰雪之巅”,随即烈火擎苍轻声开口,而幽邪看着烈火擎苍双手僵硬抱着墨寒的样子,不禁笑出声。

    听到幽邪的笑声烈火擎苍抬眸疑惑的看向幽邪,“怎么了邪儿?”

    “哦…没事,没事啊”,听到烈火擎苍的问话,幽邪顿时弯着嘴角说道。

    而墨宸和墨寒此刻却是笑出了声,清脆悦耳的笑声响彻在烈火擎苍与魔幽邪的耳边,一家人之间充满了温馨的气息。

    第二天一早,当幽邪睁开眼睛时便看到了烈火擎苍一手抱着一个孩子,侧脸柔和的样子,一时之间心下突然充满了满足。

    似是感受到了幽邪的视线,烈火擎苍当下扭头看向了幽邪,当看到幽邪已经醒来,声音轻柔的开口道,“邪儿,你醒了?饿不饿?渴不渴?想吃什么?”

    随着烈火擎苍一堆的问题,幽邪弯着嘴角挑了挑柳眉,“你这么多问题,要我先回答哪个?”

    闻言烈火擎苍一愣,随即傻傻的笑了。看着烈火擎苍这般模样,幽邪的嘴角不禁弯的更深了,这个男人,这个傲然凌天的男人,也只有在她面前才会露出这副模样吧。

    就在这时房门被咚咚咚的响起,紧随着传来淡菊的声音,“姑爷,小姐醒了吗?要不要将膳端进来?”

    听到淡菊的声音,烈火擎苍当即开口,“好,端进来吧”。

    闻言淡菊、寒梅、清兰和雅竹四人便是端着香味四溢的饭菜走了进来放在了桌子上,看到幽邪已然醒来后,四人笑着对视一眼道,“小姐,姑爷,那你们便用膳吧。小少爷交给我们就好”。

    幽邪看着桌子上的饭菜不禁一愣,她的儿子吃什么?

    在淡菊接过烈火擎苍怀中的墨宸和墨寒后,扭头看向了幽邪,当看到幽邪那副模样时便知她心中所想,当下淡菊笑出声道,“小姐不用担心了,锦溪畔有羊奶和牛奶,小少爷们都喝的。”

    闻言幽邪不禁蹙眉道,“没有奶娘吗?”

    听到幽邪的话烈火擎苍开口道,“这两个小子不论如何就是不喝奶娘喂的奶水,却是喝牛奶和羊奶”。

    烈火擎苍说着就走到桌前,将饭菜夹放在碗中,随后走到床前将幽邪扶坐起来。

    幽邪听到烈火擎苍所言不禁一愣,随即点了点头道,“那淡菊,你们带着墨宸和墨寒下去吧”。

    “是,小姐!”,闻言寒梅和淡菊便抱着墨宸和墨寒走出了房间。

    烈火擎苍手中持着勺子,一勺一勺亲口喂幽邪吃饭,幽邪感受着烈火擎苍的照顾,不禁淡淡的笑了,就算是普通人家的妇人生了孩子,夫君亦不会这般照顾,而他……

    在幽邪用过膳后,烈火擎苍便抱着幽邪,附在幽邪的耳边轻轻开口道,“邪儿,谢谢你,谢谢你嫁给我,谢谢你生下了我们的儿子”。

    昨日幽邪那一声一声撕心裂肺的痛苦叫喊还依稀在耳边浮现,烈火擎苍抱着幽邪,眼眶不禁有些湿润,无论他怎样,都是一个夫君,是一个父亲。

    自小烈火擎苍就失去了父王和母后,火婉馨和烈火焱接二连三的消失不见,这对于一个仅仅几岁的孩子是多大的打击没有人知道,再加上沈清柔的毒害,可以说烈火擎苍在未曾遇到幽邪前也是受苦的。

    虽然身为魔域魔主,战功赫赫的摄政王,可是谁又能明白他的悲凉?

    谁能明白每个月圆之夜那痛入心骨的滋味?

    没有人知道,所有人都只是看到了他那般顶天立地的模样,那般宛如神抵的屹立着,只有魔幽邪,只有一个魔幽邪能明白他的心。

    此刻他的一言一语,仅仅是以一个夫君一个父亲的立场而言,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想一个普通人一般和自家的妻子自己的儿子幸福的在一起,可以像现在这样紧紧地抱着她,向她诉说着自己心头的百感交集。

    听着烈火擎苍这般声音,幽邪也是回抱着烈火擎苍,随即轻声开口道,“苍,不要谢我,这一切都是应该的,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家”。

    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翩飞着,在空中打着旋,如精灵般漫舞,屋内两个相拥的人是那般的温暖,连带着那片片雪花都显得不那么冰冷了。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雅竹的声音,“小姐,傅帛和黛萱前来,是否要见?”

    闻言烈火擎苍这才松开了幽邪,随后为幽邪将被子掩了掩。而幽邪当即开口道,“让他们进来吧”,昨日因为生产疲惫,所以才未曾听傅帛说起锦溪畔之事,如今既然空闲,那便听一听,好想想解决之法。

    过了片刻,傅帛便揽着黛萱走进了房间之中,当看到床上起色已经有了好转的幽邪时皆是松了口气,随后恭敬弯腰道,“主子,姑爷,属下是前来禀告有关于锦溪畔的事情”。

    “傅帛不必多礼,你们二人都坐下说吧,到底为何锦溪畔会突然之间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说起这件事幽邪和烈火擎苍都是感到不解。

    按理说锦溪畔屹立于苍邪大陆这般久了,之所以能安然无恙的停留在锦溪畔这个人间仙境世外桃源,仰仗的便是那天赋异禀,可是如今怎么会突然消失引来外界攻打?!

    听到幽邪的话,傅帛和黛萱这才站起身来,傅帛当即扶着黛萱坐下后才开口,“主子你有所不知,其实我们锦溪畔每到这个时日,全畔之人皆会异能消失,这一消失每个人恢复的时日都是不等的,这也是锦溪畔众人异能力所要付出的”。

    听到傅帛这般说,黛萱亦是开口,“当年爹爹在位时我也知道,我还问过他的,然而数百年来锦溪畔皆是如此,每当异能之异能力消失之后,体能便是连一般寻常百姓都不如,所以我们锦溪畔一直都是不与外世争夺什么,为的就是保全”。

    “没错,若是我们一直待在锦溪畔之中,就算是异能力消失了,外界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们所忌惮的就是我们锦溪畔天降赐予的能力。前些日子外界如何知道锦溪畔这一年的异能消失之日又来了,竟然联合起来攻打锦溪畔,属下实在抵挡不住,这才通知主子前来的!”,说到这里傅帛便满是自责,若他并没通知主子,想必主子也不会遭人暗算提前生产。

    “好了,你不用自责了,我不是无碍吗。这样也就是说,那些将消息放出去的人就是前几日偷袭我的人?黛雄诈降的旧部?”,幽邪的声音清冷而漠然,说出的话虽然是问句,但却充满了肯定。

    “是的主子,早知道这般,我就该将他们全都杀了!”,傅帛说着声音中就充满了愤怒。

    而烈火擎苍这时便开口道,“后悔无用,日后用人看清楚些!”,烈火擎苍的声音中此刻亦是带着嗜血的冷冽,虽说他并没有与锦溪畔计较幽邪提前生产的事情,但并不代表他忘记了,此刻见傅帛提起,当日那刻骨的害怕和疼痛再次袭来。

    听到烈火擎苍的话傅帛不敢再开口,这几日他都害怕见到烈火擎苍了,若他不是主子的手下,想必早都不知道死过几次了……想到这里傅帛便后怕不已。

    这个男人当日在主子生产时的样子,至今还留在他的脑海中。他真的是相信,若那日主子真的出了什么事,不要说锦溪畔,就是整个苍邪大陆恐怕都承受不了他的怒火。

    而幽邪在听到烈火擎苍的话时仅是一愣,随即对着烈火擎苍轻声开口道,“好了没事了”。

    随即在看向傅帛时开口道,“那你的意思是这异能消失还是可以恢复的,只是需要时间罢了,并且没有根除的可能?”

    “是的小姐,祖先曾传下话来,说是这亦能消失是无法根除的,想必就是因为上天赐予了我们不同于常人的,必然要索回一些什么的原因”,傅帛说起这话时满是沉重和叹息,这异能力有好好坏,好的就是拥有异能时可以以一敌百,没有时便连常人都不如。

    外界之人来攻打锦溪畔,不少势力都想着分一杯羹,所以在众多集合之下,锦溪畔原本的猛将都变成不如寻常百姓一般,若不是锦溪畔的地势易守难攻,恐怕坚持不到幽邪前来。

    没有根除的办法,这该如何是好?这个消息已经被外界所知……

    想到这里幽邪便是蹙眉,总不可能每次她都可以赶来的这般及时,若是下一次下下一次她没来得及赶来,那锦溪畔岂不是……

    黛萱此刻看到幽邪的表情时就知道她心中所想,当下开口道,“主子不必担忧了,您知道在小主子们出生之日,五彩霞光笼罩锦溪畔吧,百花齐放百兽齐鸣,这样的场景在所有人看来都是福从天降,神光普照的象征,此刻众人都是把锦溪畔当初圣地,想必日后是不会再来攻打了,更何况姑爷近些日子的杀鸡儆猴也让所有人望而却步了!”

    闻言幽邪这才点了点头,随即看向怀中的儿子,嘴角弯起了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真是未曾想到自家儿子这般厉害,成功为锦溪畔解决了一件难事。

    想到这里幽邪便抬眸看向烈火擎苍,自家男人虽然最近化身奶爸,但是那气势和手段却依旧未变,真是让她……欢喜不已。

    在锦溪畔待了近半个月,时光渐渐流逝。

    “小姐,小姐,我们要去冰雪之巅了吗?”,这一日大雪依旧纷飞,天气冰寒,寒梅手中端着暖炉来到房间中,对着幽邪欣喜的大声开口道。

    这些日子,魂天寒梅几人待在锦溪畔都觉得有些无聊了,倒不如换个地方玩玩。至于冰雪之巅,她们还真想在上面住些日子呢!

    闻言正抱着墨寒的幽邪抬起眸子道,“是啊,你们准备准备东西,我们今日就启程前往冰雪之巅”。

    幽邪说完便又是看向了怀中的墨寒,这些日子墨寒和墨宸吃的好睡的好,现在看上去长得是更加晶莹剔透了,粉嘟嘟的小嘴偶尔还吐着小泡泡,异色双瞳还总是眨呀眨的,看上去真是让人爱不释手。

    原本幽邪和烈火擎苍是准备再住些日子等过了孩子的满月再前往冰雪之巅的。可是谁知火涟醉和木丼澜这两个家伙,抑制不住心里的高兴,率先回到遗失大陆向众人报告喜讯,由此幽邪和烈火擎苍便是收到了消息,一月之内必须回到遗失大陆为两个孩子过满月。

    半个月的时日幽邪也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这才准备前往冰雪之巅去,待办完事后回到遗失大陆去,让这两个小家伙见见他们的外公外婆奶奶。

    这时烈火擎苍便抱着墨宸走了进来,幽邪听到声响就知道是烈火擎苍了。

    这几日烈火擎苍总是怀中抱着孩子,今天抱这个,明天抱那个,无论去哪里总要抱着一个,这般举动不禁让幽邪感到分外好笑。

    而烈火擎苍经过学习,抱着孩子亦不是那般僵硬了,一个俊美绝伦的美男怀中抱着一个娇小可爱的宝宝,这副样子走在锦溪畔之中愣是让不少人大跌眼镜。

    “苍,你回来了,魔域的事情可是吩咐好了?墨宸饿了吗?”,幽邪顿时轻声开口问道。

    闻言烈火擎苍来到幽邪身边,垂眸看了看已经熟睡的墨寒,声音轻柔道,“恩,已经吩咐好了,我们这便可以前往冰雪之巅了”。

    “恩,我们应该早点办完事情好回去,娘亲她们催的太急了”,幽邪听到烈火擎苍的话时挑了挑眉,语气又是无奈又是温馨道。

    “是啊,早在孩子还在肚子里的时候,娘亲她们便已经准备了衣服,恐怕这两个小子穿都穿不完了”,烈火擎苍闻言亦是挑着剑眉看着墨宸和墨寒。

    就在这时寒梅走了进来道,“小姐,姑爷,车马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可以启程了!”

    “恩,好,走吧”,说着幽邪便抱着墨寒站起身来,随即烈火擎苍紧随其后,一家人踏出了房间,前往了锦溪畔门口,那方已经站满了人。

    而身后的淡菊清兰和雅竹三人怀中都端着暖炉,从锦溪畔到雪封的冰雪之巅也是需要些时日的,此刻大雪纷飞的,若是不准备好,冻着小少爷就不好了。

    傅帛怀中揽着肚子已经明显凸起的黛萱,面色崇敬的看着幽邪和烈火擎苍,而黛萱的脸上则满是不舍之意,她原本已经好些日子未曾见过幽邪了,原本想着为自家小主子多做几件衣服的,谁知幽邪在锦溪畔仅仅待了这么几天就要走了。

    想到这里黛萱便是叹了口气,随即将手中做好的衣服递给了魂天和魂影,对着幽邪开口道,“主子,这是我做的衣服,比当初的金缕衣还有珍贵,是用锦溪畔独一无二且稀少的锦缎制成的,非常柔软,小主子们穿上应该会很好”,黛萱满眼不舍的看着幽邪,语气哽咽的开口道,她明白,这次之后在想见到幽邪想必也是不可能了。

    幽邪看着那大包的衣服,柳眉不禁一跳,黛萱的异能真的消失了吗?

    随即烈火擎苍开口道,“衣服很好”。

    而幽邪这才看着黛萱道,“好了,不要难过,若是想我了,你可以和傅帛一起到遗失大陆来看我,衣服我替孩子收下了”。

    黛萱看着幽邪依旧如第一次见面那般清冷漠然的模样,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随即转头扑进了傅帛的怀中。

    犹记得两年前,也是在锦溪畔之中,她见到了这个犹如女神般无所不能的女子。

    安慰她听她诉苦救她和傅帛一起离开锦溪畔的女子。

    为了几个属下,化身杀神大闹锦溪畔的女子。

    看着夫君摔落悬崖,瞬间青丝成雪的女子……

    魔幽邪。

    是因为认识了这个女子,所以她才会改变自己的一生,若不是她,她黛萱不会和傅帛在一起;若不是她,她黛萱不会嫁给傅帛;若不是她,傅帛不会成为锦溪畔的畔主……

    她真心希望这个宛如女神的女子可以一生幸福。

    而傅帛此刻的心情与黛萱是一样的,看着幽邪和烈火擎苍双眸中满是不舍,今日一别,怕就是天涯海角,不知多少年之后才会再次相见。

    锦溪畔众人都是激动而又恭敬的注视着幽邪和烈火擎苍,他们是解救了锦溪畔的神抵,是他们锦溪畔所有人心中的恩人,若当日不是他们前来,锦溪畔早已覆灭,在他们有生之年,绝不会忘了这般大的恩情。

    幽邪深深的看了一眼傅帛和黛萱之后上了马车,而烈火擎苍亦然在踏上马车时将一枚刻有“苍邪”两个字的金牌丢到了傅帛手中,磁性冷冽的开口道,“日后魔域暗幽宫的势力,你们可以随意调动!”

    说完之后便抱着墨宸上了马车,而傅帛和黛萱看着手中这枚沉甸甸的金牌,眸中溢满了感动的泪水,就算是分离,他们心中的神抵亦然给了他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保障。

    一辆外表低调内里奢华的马车逐渐远离了锦溪畔,锦溪畔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眨不眨的看着那渐渐远去的马车,直到大雪将马车行驶留下的痕迹覆盖,众人都是未曾离开一步。

    而此刻马车已经踏上了前往雪封的路,幽静的小路上只有一辆马车在前行,雪下的极大,簌簌声几乎掩盖了车轱辘碾过雪时发出的声音。

    马车之中铺满了毛茸茸的狐皮,内里巨大而又奢华,一个个暖炉散发着暖烘烘的气息,而桌案上的茶水和点心还冒着热气,与马车外那冰寒天差地别。

    而此刻马车之中坐着一大圈人,幽邪抱着墨寒,烈火擎苍抱着墨宸,两人并肩坐在主位,魂天、寒梅、魂影、淡菊、魂凌、清兰、魂沢、雅竹八人则是纷纷围着桌案坐在两侧,众人温馨的气氛在马车中蔓延着。

    “苍,不如我弹琴给你听?”,幽邪感受着周边这般平静的坏境,心下突然想起许久未曾在这样柔和的环境下弹琴了,时隔当初前往天海域已经过了一年多。

    闻言烈火擎苍看着幽邪轻轻点了点头道,“好,我也许久未曾听过你的琴音了”。

    而清兰惊喜道,“小姐又要弹琴了,我们又有耳福了!”

    “是啊是啊,小姐每次的琴音皆是不同,但是每次都让我们沉醉其中啊!”,淡菊亦是眨了眨大眼睛,满脸崇拜的看着幽邪。

    魂天则是淡笑不语,王妃的琴音他们几人可是知道的,当初在前往天海域时那一曲三国杀,铁血铮铮的杀意,凛然痛快的厮杀,简直让人犹如身临其境,周身仿佛都蓄满了那种冲天的战意一般。

    看到在场众人都是面带笑意,烈火擎苍接过了幽邪手中的墨寒。

    幽邪自琉璃镯中取出了血琴,放置在腿上,思绪一转,纤细白皙的手指如行云流水般划动琴弦,轻启朱唇开口道:

    “飘荡的人未眠

    醒在寂静的夜半陌生旅店

    谁来陪用这满载过多记忆的疲倦

    重复着思念

    无聊的下雨天

    今夜挫败的心情更加明显

    怎么会温柔体贴换来绝望的体验

    无语也无言

    化成烟模糊我的视线

    失去爱生命最苦的那天

    无法分辨为何无法永远

    万般可怜只因一相情愿

    ……”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一曲琴音诉说着那般浓烈的爱情,让人听着都犹如身处那刻骨铭心的深爱之中,烈火擎苍看着幽邪的侧脸,那般绝色倾城,琥珀色的眸光中满是认真。

    而魂天寒梅四人心中都是聚满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深刻感觉。

    烈火擎苍怀中的墨宸和墨寒此刻亦然眨巴着大大的眼睛,嘴中吐着小泡泡,当听着这琴音时似是知道是自家娘亲弹奏的,两人竟然皆是弯着嘴角笑出了声。

    大雪在马车外簌簌纷飞,一声声柔情入骨的琴音飘荡在四周,马车的影子在雪中朦朦胧胧,似真似幻。

    而此时雪封国内一片欢庆,因为雪封的女皇陛下,也就是沐婉曦要大婚了!

    幽邪和烈火擎苍前往锦溪畔之事分外隐秘,故而并没有知晓这两个苍邪大陆宛如神抵般的人物重新出现在了苍邪大陆一条僻静的小路上。

    雪封女皇沐婉曦大婚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冰雪之巅雾影倾连!故而在苍邪大陆有些名声的人都是到场祝贺,包括沧海明月、龙肆天……而雾影倾城作为雾影倾连唯一的亲人,自然是会出场的,就连消失隐匿在江湖山野的沐凌枫都是出现在了自家妹妹的婚礼上。

    因为沐婉曦新皇上任需要人来协助,沐凌枫本就不喜朝中政事,在沐婉曦登基后就跑到了冰雪之巅请雾影倾城下山帮助妹妹,然而雾影倾城又不想离开冰雪之巅,故而让雾影倾连前往了雪封皇宫,之后沐婉曦和雾影倾连两人在相处之中有了感情。

    这才有了今日雪封女皇的大婚。

    女皇大婚,张灯结彩,红锦遍布,整个雪封都是喜气洋洋,大雪都冰冻不了众人的喜悦,自从沐婉曦上位后,就一直谨记着幽邪所说以民为本,处处照顾百姓,博得了好评。

    此刻沐婉曦大婚,每个百姓都是发自内心的祝福和喜悦。

    马车行了两日终是来到了雪封国境内。

    “咦,这雪封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吗?为何这般热闹?”,清兰掀开了马车帘子的一角,入眼的就是遍布的红,清兰当下便疑惑的开口问道。

    而马车上的众人皆是看到了那喜庆的红色,幽邪琥珀色的眸子闪了闪,随即与烈火擎苍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了然,能让雪封这般大张旗鼓布满红锦的,也只有皇室,而红锦又代表了喜事,那么想必是有人要大婚了。

    沐凌枫一向洒脱,恐怕不会这么快就了结了自己的终生大事,那么也只有此刻在位的沐婉曦了。

    想到沐婉曦大婚,幽邪不禁弯起了唇角,看着周边百姓那喜气洋洋的样子,她便知当年将沐婉曦推上位没错,她确实是一个好帝王。

    不曾想在经历过西越霄的事情后,沐婉曦依然可以敞开胸怀接受另外一段感情,此刻的她想必已经是具备了女皇的标准,是个合格的帝王了吧。

    烈火擎苍在一旁看着幽邪那略微感慨的表情,当即冷冽开口道,“前往雪封皇宫!”

    闻言魂天便驾着马车向雪封皇宫行驶而去,幽邪抬眸看了看烈火擎苍,唇角的笑意更是深刻,这个男人,永远都知道她在想什么。

    在前往雪封皇宫的路上,众人听到了雪封百信们所谈论之事。

    “女皇陛下登基后造福百姓,深得民心啊!现在看着她大婚,咱们心里也高兴,你们说是不是啊?!”

    “可不是嘛!听说女皇陛下大婚之人还是冰雪之巅神医雾影倾城的弟弟,哈哈,真是一桩好姻缘啊,日后我们雪封一定会越来越昌盛!”

    “对啊,那是肯定的,咱们女皇可是当初风缪帝后推举上位的!”

    “……”,周围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传进马车之中,所透露的信息不禁让幽邪挑了挑柳眉。

    雾影倾连和沐婉曦大婚,果然是不错的姻缘。

    而烈火擎苍在听到这话时便看向了幽邪,苍绿色的眸中闪过一丝深邃,雾影倾连……

    马车一路行驶来到了雪封皇宫,宫门口的侍卫皆是面带喜色,不时朝着宫内张望。

    当看到一辆马车行驶而来时,当即拦住,“今日我女皇陛下大婚,不知马车中所坐何人,莫不是来参加大婚的?!若是的话,那交出请柬便可以进去了!”

    那侍卫语气不缓不急的开口问道,所有宾客都已经进宫去了,此刻竟然还有来的这般迟的,想到这里那侍卫不禁眉间划过一道不悦,女皇陛下大婚怎么能有人迟到!

    闻言魂天一愣,请柬?!

    当魂天还未曾开口时,烈火擎苍霸气冷冽的声音便已经传了出来,“风缪帝君帝后前来参加大婚!”

    那侍卫在听到烈火擎苍的话时一愣,随即眼中满是不信道,“风缪帝君和帝后都不知道消失多久了,怎么可能此刻出现在雪封国,不可能!你们就算想进去参加女皇陛下大婚也找个可信的身份,风缪帝君帝后那是什么人物?!”

    听到这小侍卫这般诋毁自家主子和王妃,魂天面色一黑,刚要开口怒斥时,幽邪清冷漠然的声音传出,“魂天,直接驾车进去!”

    “是,王妃!”,魂天闻言面色一喜,随即不再看那小侍卫一眼,驾着马车进入了雪封皇宫之中,气势之强无可睥睨,所过之处所有人都是瞠目结舌。

    皇宫之中不可骑马或是驾驶马车,这是千百年来的惯例,只有为国家做出过巨大贡献的人才会被赋予这样的殊荣,此刻看到这马车在皇宫中前行,自然是让不少人感到咋舌,因为据他们所知,这皇宫之中还没有谁被赋予过这样的权利。

    而魂天却是不管不顾的驾着车向大殿而去,那小侍卫在马车进去之后才回过神来,当下对着其它侍卫急切大吼道,“快,快去追!今日女皇陛下大婚,不明人士闯入,若是有什么差池,我们都是要掉脑袋的,快追快追!”

    闻言众多侍卫便全都追了上去,一时之间雪封皇宫中形成了一道风景线,一辆马车在前方驾驶,身后一群面露焦急的侍卫大吼,“站住,快站住!”

    烈火擎苍怀中的墨宸在听到那隐隐传来的侍卫声音时,竟然笑出了声,似乎觉得分外有趣一般,这不禁让烈火擎苍挑起剑眉,自家儿子实在是…与众不同。

    马车一路驾驶到了大殿之上,此时沐婉曦和雾影倾连穿着大红喜服正接受着百官的朝拜,却被那一声声侍卫的大吼惊住了。

    百官朝拜被打断,一时之间大殿上一片寂静,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那一辆显得一场突兀被侍卫包围的马车,沐婉曦当下面色一沉,眉宇间满是成熟和威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马车中是什么人!”

    听到这威严的女声,坐在马车中的幽邪唇角微勾,而那小侍卫又怎么可能和堂堂女皇对过话,这一刻竟然是愣住了,傻傻的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魂天抬起头看,一个飞身下了马车,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道清冷漠然的女音。

    “怎么,这才过了多久,就将我忘了?”,随着声音落,幽邪已经抱着墨寒走出了马车,烈火擎苍率先抱着墨宸下了马车,随后将幽邪扶了下来,颇有一副居家好男人的模样。

    而沐婉曦众人在听到那依旧熟悉的声音时,身体皆是一颤,随后所有人都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那自马车上下来的男子和女子,风华绝代倾国倾城。

    沐婉曦在看到那熟悉的一抹银色时,眼眶中竟是骤然聚满了泪水,她,她真的回来了,她居然来到了她的大婚之上!

    而沐婉曦身旁的雾影倾连亦是一愣,这个女子,是他曾经的一个幻想,他从来不曾想过,他的大婚她竟然真的来参加了!

    随后沐婉曦竟是一点都不顾及的从高台上踱步而下,步伐都是有些急切,当一步一步来到幽邪面前,看着对面那个依旧一头银丝,一袭银衣的绝色女子,沐婉曦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然而当目光注视到幽邪和烈火擎苍怀中抱着的孩子时,目光一滞,随即又看了看幽邪不再鼓着的肚子,面色一喜,声音颤抖而又激动道,“幽邪姐姐!你…”。

    幽邪看了看已经变得成熟,足以独当一面的沐婉曦,唇角微勾道,“又哭又笑的像什么样子,今日你可是新娘子,我带着夫君和儿子来参加你的大婚了”。

    闻言沐婉曦反而哭得更大声了,“幽邪姐姐,我想你了!你终于回来看我了!”

    烈火擎苍当即皱了皱剑眉,为何邪儿一到场,就有这么多视线聚集到她身上,真是让人…不舒服。

    似是感受到了烈火擎苍的不悦,幽邪唇角勾的越深了,而沐婉曦亦是赶忙擦了擦眼泪,声音崇敬的对着烈火擎苍道,“风缪帝君!”

    听到沐婉曦的话烈火擎苍淡淡的点了点头。

    “我这不是来了吗,怎么还不继续!”,幽邪看了看已经呆傻的百官,又看了看高台上面目亦然有些呆滞的雾影倾连,声音调笑道。

    闻言沐婉曦便是对着那些侍卫们挥了挥手,让他们下去。若是平常她定然是要处罚的,可是今日是她大婚,而且又看到了幽邪和烈火擎苍,沐婉曦自然心情极好,遂也不与他们计较了,而幽邪就更不会与这些侍卫们一般见识了。

    当下在听到幽邪的话之后大婚继续,此刻雾影倾城和沐凌枫乘着百官朝拜来到了幽邪和烈火擎苍的面前,两人看着幽邪那和雪相容的银丝,心下皆是百感交集。

    “你回来了…”,雾影倾城率先开口,虽然声音依旧是冰冷犹如寒冰,然而若是细听,却是可以听出他声音中的那丝丝颤抖。

    闻言幽邪淡淡的点了点头道,“是,我回来了。不知你们这些日子可还好”。

    听到幽邪的话沐凌枫大笑道,“哈哈哈,当然是好的!只是你不在的日子,我还真是不知该找何人去玩!把兄弟丢在这里可真是不厚道,不如我随你去遗失大陆看看好了!”

    “好啊,没有皇权的遗失大陆你定然会喜欢的!”,幽邪当即开口道。

    “摄政王!多年不见了!”,随即沐凌枫看向烈火擎苍,语气中带着一丝崇敬,不管时间如何变,当年那个震慑沙场的风缪战神摄政王烈火擎苍一直是沐凌枫心中最崇拜的人之一,这是不会有所变化的。

    闻言烈火擎苍也仅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烈火擎苍情绪失控的也只有一个魔幽邪了,其他人对于他而言不过是泛泛之交。

    “这是你的孩子!长得真是粉雕玉琢!”,沐凌枫再看到被幽邪抱在怀中的墨寒后惊喜的大声开口道,那一双异色双眸简直是让人沉迷。

    “是啊,这是我的两个儿子!”,幽邪在听到孩子两个字时,冷漠的声音中才带上了点点柔和。

    “莫不是你们刚从锦溪畔而来?半月前的意象也是你所为?!”,雾影倾城在看到幽邪和烈火擎苍怀中的孩子时,语气一诧,冰冷的声音中夹杂了一丝了然。

    那日他在看到天地异象时也是震惊不已,原本还打算前往锦溪畔去看看,可是雾影倾连喝沐婉曦大婚在即,他根本就走不开身,故而才未曾前往,此刻在看到幽邪和烈火擎苍时才是想起了那日的事情。

    听到这话沐凌枫亦是一愣,那一日的景象着实让人想看不到都难,若真是幽邪和烈火擎苍所为,那倒不让觉得震惊了,因为这两人本就是让人震惊的存在。

    闻言烈火擎苍挑了挑剑眉,声音磁性而冷冽道,“是我儿子出生时的异象!”

    烈火擎苍说这话时声音中满是自豪,自家儿子刚出生就造成那么大的轰动,这个初次当爹的想不自豪都难啊。

    幽邪在听到烈火擎苍的声音后便是笑出了声,这个男人,有时候总是这么可爱。

    “对了,待婉曦和雾影倾连的大婚之后,我们有一件事要与你说!”,幽邪笑过之后才是对着雾影倾城开口,声音中带着一丝沉重和宁静。

    闻言雾影倾城不禁一愣,有一件事要与他说?!

    “是什么事?莫不是很重要的事情?!”,沐凌枫看着幽邪的表情,顿时感到一阵阵好奇,有什么事情是要单独和倾城说的?

    “确实很重要!”,幽邪当即仅是淡淡的开口说了五个字,随后便不再多言。

    而此刻雾影倾城心却是不易察觉的一跳,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此次幽邪与他所说之事定然是非常重要的,到底是何事呢?!

    ------题外话------

    冬冬、欣欣、墨墨。谢谢你们三个人让我找回了动力,就算只是为了你们三个我也会写下去,真的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