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隐世家族,秘宝八真(万更)

    很快,在百官朝拜之后沐婉曦和雾影倾连祭祖,宣念致辞,大婚成!

    就在此时沐婉曦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举动,只见她身着喜服在高台之上对着幽邪跪倒在地,声音郑重威严道,“不论我沐婉曦今日他时会变成如何,你永远是我最敬重的人!”

    看着沐婉曦那跪拜之礼,在场所有文武百官皆是朝着幽邪跪倒在地,这个女子当年不仅未曾对雪封出手,反而还将女皇推举上位,造就了雪封国最繁盛的一个时期,这个女子绝对值得他们雪封所有人的敬重和爱戴!

    幽邪怀中抱着墨寒静静的看着众人对自己行礼,片刻之后才是清冷漠然的开口,“沐婉曦,雪封女皇,无论日后如何,记住以民为本,民为水国为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当幽邪这句话说出后烈火擎苍的眸中划过一道宠溺之色,这个女人,他烈火擎苍的女人,果然非同常人!

    而雾影倾城和沐凌枫两人瞳孔一缩,随即对视了一眼,民为水国为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般震撼人心的话从一个女子嘴中说出竟然是这般的让人崇敬。

    若是别的女子说出,恐怕世人皆会大跌眼镜,然而这话从魔幽邪嘴中说出,却显得那样理所当然,仿佛这个4↖,..女子足以睥睨天地一般。

    而沐婉曦和雾影倾连此刻亦是愣了,在细细思索之后,沐婉曦朝着幽邪深深的三叩首,随即郑重其声道,“是,婉曦谨记!”

    一场雪封女皇大婚典礼,一个他国帝后登场,百官朝拜,流传千古……

    随即沐婉曦和雾影倾连便被送进了洞房的大殿,幽邪看了一眼沐婉曦离开的方向后便随着雾影倾城沐凌枫一同到偏殿去了。

    在偏殿之中幽邪遇到了龙肆天和沧海明月二人,这两人在此时还是像以往那般纠缠着,好似不对头一般,方才大婚礼上龙肆天因为受不了沧海明月的纠缠,这才来到了偏殿休息,谁知沧海明月居然追了过来。

    此刻在看到幽邪时,龙肆天和沧海明月皆是一愣,以往的点点滴滴都犹如电影般放映在脑海中,而龙肆天在看到幽邪怀中抱着的娃娃时,心脏不可遏制的一抽。

    而当龙肆天和沧海明月将目光注视到幽邪长及脚踝的银丝时,两人瞳孔都是一缩。

    随即龙肆天脸上挂起一抹勉强的笑意来到幽邪身边道,“你…你来参加沐婉曦的大婚?”

    闻言幽邪表情未曾变化,看着龙肆天淡淡的点了点头,清冷漠然道,“是”。

    看着幽邪这么多年都没有变化的性子,龙肆天的心中百感交集,甚至涌出了点点酸涩之感,而沧海明月跟在龙肆天身边这么久自然也是能感受得到。

    她不曾想过,这个女子的魅力竟然这般大,这么久了,龙肆天心中依然忘不了她,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若问她如果喜欢上了即墨幽邪这样的女子,恐怕一生都难以忘怀。

    想至此沧海明月便对着幽邪笑着点了点头,声音调笑道,“雪封帝后和帝君消失了这么久,这回来都当了父王母后了,真是让明月羡慕啊!”

    沧海明月看着幽邪和烈火擎苍怀中粉雕与琢的墨宸和墨寒,语气中满是欣喜道。

    闻言幽邪看向了怀中的墨寒,脸上挂起点点不易察觉的笑意,清冷漠然的声音中夹杂了丝丝柔和道,“是啊。发生了这么多事,此刻竟是都当了父王和母后”。

    “小姐,我们还是先进去吧,小少爷应该饿了!”,就在这时淡菊轻声开口道。

    听到淡菊的话幽邪这便开口道,“是啊,我们几人便先进去了”,说完就和烈火擎苍并肩走在了前方,而雾影倾城和沐凌枫对视一眼紧随其后。

    龙肆天呆呆的看着幽邪离开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在这个女子心里,恐怕他只是个路人罢了…路人……哈哈!

    想到这里龙肆天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偏殿,沧海明月亦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幽邪离开的方向,随即看着龙肆天那孤寂的背影,脸上满是坚定。

    既然是她沧海明月决定的,那么龙肆天,这个男人,她便要定了!

    想至此沧海明月快步跟上了龙肆天的步伐,两人一个快一个慢一个前一个后的走着……

    这时幽邪、烈火擎苍、雾影倾城和沐凌枫都来到了偏殿的房间之中。

    “现在大婚结束了,有什么事需要和我说?”,刚刚踏入偏殿后,雾影倾城就开口问道,语气中夹杂了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好奇。

    闻言幽邪便看了烈火擎苍一眼,随后烈火擎苍从袖中取出了那枚玉佩递给雾影倾城道,“这是雾影无名前辈让我交给你的,想必你应该知道这是何物!”

    当雾影倾城看到烈火擎苍手中的玉佩时脊背一僵,随即伸出手颤颤巍巍的接过了那枚玉佩,他怎么可能不认识这枚玉佩,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何物!

    看着手中这枚依旧晶莹透亮的玉佩,雾影倾城的思绪渐渐回转到十多年前。

    在雾影倾城和雾影倾连一同被雾影无名救回冰雪之巅后,便认雾影无名为师,日日与他学习医道,两人皆是极有天分,而雾影倾城甚至比之雾影无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小小年纪便展露出惊人的医学天赋,后被世人誉为“倾城神医!”

    “倾城,和师傅一起到山顶去,师傅有话要与你说!”,一天夜晚,明月高悬,雾影无名对着已然出色卓绝却满身冰冷的雾影倾城道。

    “是,师傅”,闻言雾影倾城并未曾拒绝,而是应声后随着雾影无名上了那山巅之顶!

    雾影无名在上了山顶后就一直副手背对着雾影倾城,遥遥看着远方的明月,眸中充满了悔恨思念和不知名的情绪,过了许久雾影无名才转过身来看向雾影倾城。

    “倾城,师傅叫你来是有一件事要交托于你!”,雾影无名的声音中满是郑重,仿佛他所要交托之事分外严重一般,这让雾影倾城在一瞬间绷紧了神经。

    随即雾影倾城深深的看了雾影无名一眼,亦然郑重道,“好,师傅无论你交托之事为何,徒儿定然会做到,不会让您失望!”

    世人相传雾影倾城性子寒冷如冰,可是若说起对待抚养他长大成人的师傅雾影无名,这种冰冷便化为虚无,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能让他雾影倾城所敬重的人,只有一个雾影无名!

    听到雾影倾城的话,雾影无名和蔼的笑了笑,伸手拍了拍雾影倾城的肩膀道,“好孩子!师傅所要交托给你的事情确实很重要,这个锦囊给你,你还记得当年为师给你看过的那枚玉佩吗?”,说着雾影无名便将一个锦囊袋递到了雾影倾城手中。

    “师傅,徒儿还记得!”,说起那枚玉佩雾影倾城自然记忆深刻,雾影无名一生不爱名不爱利,更不要说什么金银珠宝,然而他的身上却始终如一的戴着一枚玉佩!

    雾影倾连当初因为好奇还问了这玉佩的来历,雾影倾城至今还记得在当初说起这枚玉佩时,雾影无名的表情,那般悔恨那般痛苦……

    “那你要记住!若是日后有人将那玉佩带来给你,你听到他的嘱托后再来思量,师傅并不想为难与你,若是你不愿,那便将玉佩粉碎,永世不得暴露在世人面前!而且还要将这锦囊交给他!”,雾影无名一双沧桑的眼睛满是和蔼和期望的看着雾影倾城道。

    闻言雾影倾城凝视着手中的锦囊,随即抬眸看向了雾影无名,声音冰冷而郑重道,“师傅且放心!徒儿定会完成你的嘱托!”

    “好孩子!你是师傅的好徒儿!待日后师傅归土后,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医药之法,将那妇人治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行医乃是行善!”,雾影无名听到雾影倾城的话后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再次转过身看向了远方的明月,心下沉沉低语。

    我雾影无名一生皆是坎坷,原本以为了无牵挂,可是雾影倾城和雾影倾连这两个徒弟却是让他不舍,还有当年那一点一点所发生的事情,实在让他难以忘怀!

    隐世家族雾影山庄,不知现今如何了,奸人当道,那曾经帮助他逃离雾影家的人更不知是不是已经遭难……他并不想将这样的隐世仇恨放到雾影倾城的身上,他这个徒弟,清冷寡淡,甚至比他还要了无牵挂。

    可是让他不去担忧雾影家亦是不可能的,然而他如今年事已高,更不想听到关于雾影家族的坏讯,故而安享晚年,倾城…希望你不要怪为师,若是你不愿踏入隐家族的混乱之中,那师傅也不会怪你!

    在那晚谈话之后没多久,雾影无名便驾鹤西去,雾影倾城原本想要将他安葬,然而却看到遗书上所写,将他水葬便可,师命不可为,看着那渐渐飘远的竹筏,雾影倾城的眸光中满是悲痛,而雾影倾连更是哭出声来……

    烈火擎苍看着雾影倾城颤抖的拿着玉佩,神色飘思的模样,苍绿色的眸中划过一丝叹息,随即扭头看向幽邪,只见此刻的幽邪正在喂墨寒喝着羊奶,倾城绝色的脸上带着母性的光辉,那般柔和,那般让人沉溺。

    “师……师傅……没有死是不是!是不是!师傅让你和我……和我说什么?!”,雾影倾城在停止思绪后,便将玉佩紧紧地捏在了手中,声音冰冷而又颤抖的开口问道。

    “遗失大陆存有隐世家族,我至今所知雾影家,欧阳家,还有其他否不得而知,你师傅便是隐世雾影家少主,当年被奸人所害远走他乡来到冰雪之巅,可是这么多年依旧放不下,这才让我带着玉佩来寻你,想让你重整雾影家族,铲除奸人当上少主!而他……已经去了”,烈火擎苍声音冷冽,看着雾影倾城一字一句道。

    听到自己的师傅真的死了,雾影倾城狠狠的闭了闭双眼,过了许久后才慢慢睁开,随即看向烈火擎苍,世上之人的缘分果然是注定了的,他不曾想过今日拿着这玉佩而来的竟然是他,这个宛如神抵的男子,烈火擎苍!

    而此刻幽邪怀中的墨寒已经睡着了,幽邪轻轻拍着墨寒看着雾影倾城道,“明日一早你随我们一同前往遗失大陆,隐世家族不可小觑,从长计议才好!”

    听到这清冷漠然的声音雾影倾城瞳孔一缩,随即看向幽邪,而幽邪并未曾看雾影倾城,烈火擎苍此时开口道,“你随我们一同前往便可!”

    “是啊倾城,我也要去遗失大陆的,那方我们并未曾去过,还是随幽邪和摄政王一起前往比较好!既然隐世家族这般神秘,那我们一定不能轻举妄动,还是从长计议的好!”,沐凌枫和雾影倾城乃为好友,自然知道他此刻心中混乱的情绪,当即安慰道。

    闻言雾影倾城才抬眸看了看沐凌枫,又看了看幽邪和烈火擎苍,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明日离开前你先随我到冰雪之巅去取一样东西,那是师傅要我交给你的!”

    烈火擎苍听到雾影倾城的话时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对于雾影无名前辈留给他的东西,他还是有些好奇的,那明日便取来看看到底是什么。

    虽然雾影倾城并不想参与那些家族的阴谋,可是雾影无名对他恩重如山,他不想让他失望,前往遗失大陆?想必也会有趣得多吧。

    第二日一早,沐婉曦便随同雾影倾连一起来到了偏殿,而此刻幽邪、烈火擎苍、雾影倾城和沐凌枫都在吃着早膳。

    当沐婉曦看到幽邪还在时松了口气,随即坐在了幽邪身边道,“幽邪姐姐,你在雪封多住几日吧!我已经好久没有和你聊过天了!”

    幽邪看着沐婉曦这副小女儿的姿态不禁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妮子,人前成熟稳重又威严,怎么在她面前会是这般呢?

    “曦儿不要胡闹,都大婚了还是这般小家子气,再过会我们就要随你幽邪姐姐前往遗失大陆了!”,沐凌枫看着沐婉曦的模样,亦是笑着摇了摇头。

    闻言沐婉曦一愣,随后跳起来大叫道,“什么!你们?难道你们全都要前往遗失大陆不成?!这怎么可以,不行!”,沐婉曦说着眼中就聚满了泪水。

    她好不容易见到了幽邪姐姐和皇兄,怎么这两人在她大婚后就要离开跑到另一块大陆去,这怎么可以?!

    这时雾影倾连亦是回过神来,温文儒雅道,“大哥,难道你也要一同前往?!”

    “是,我也要去遗失大陆,以后你们夫妻二人定要携手治理雪封”,雾影倾城抬起头淡淡的看了一眼雾影倾连,声音亦是平淡,不再冰冷。

    “幽邪姐姐,你不要走好不好!我不想让你走,你今日一走,不知何日才会再回来了!”,沐婉曦在听到雾影倾城的话后便知恐怕今日她是留不住这几个人了,当下泪眼朦胧的看着幽邪,声音不舍道。

    “好了,我还会回来的,都是当女皇和妻子的人了,怎么还哭鼻子,宸儿,看看你曦姨,这么大了还哭鼻子”,看着沐婉曦的样子,幽邪这便笑着对怀中眨着大眼睛的墨宸道。

    墨宸好似可以听到幽邪的话一般,当即对着眼圈通红如兔子般的沐婉曦咧开嘴笑了。

    沐婉曦看到冲着自己笑的墨宸时,不禁憋住了笑意,赶忙擦了擦眼泪,看着墨宸笑着开口道,“宸儿乖,不要笑曦姨!”

    在场众人看着沐婉曦这般小孩子的举动,不禁都是哈哈大笑起来,一时之间离别的气氛都不再那般凄凉和悲伤。

    吃过早膳后,烈火擎苍便随着雾影倾城前往了冰雪之巅,而幽邪则是带着沐凌枫坐着马车向遗失大陆走着,他们随后就会到。

    此刻天气大好,已经不再飘雪,而小路上堆积满了厚厚的白雪,马车碾过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幽邪掀起马车帘子,看着到处一片雪白的样子不禁心情大好。

    而沐凌枫坐在马车中看着幽邪的表情,不禁开口道,“你为何会选择嫁给摄政王?”

    虽然烈火擎苍真的是独霸天下,让人不敢直视的神抵人物,可是也就是因为他这般光辉,向魔幽邪以往行事低调的样子,为什么会选择嫁给他?

    据沐凌枫所知,雾影倾城,龙肆天皆是喜欢她的,就连他心里曾经也有一刻的动心。

    原本观赏雪景的幽邪在听到沐凌枫的话后回过头来,随即将怀中熟睡的墨宸递给寒梅。声音清冷漠然道,“爱上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一眼万年罢了”。

    一眼万年?沐凌枫听到这个词时一愣,随即再次开口道,“你在看到他的第一眼便爱上了他?难道世上真有一见倾心这般事情吗?”

    闻言幽邪勾起了唇角,脑海中想起和烈火擎苍第一次见面时,两年前的那一晚百花会历历在目,许是因为他那双与众不同的苍绿色双眸,许是他比她还要强硬的气息和身手,许是……

    一切的一切都明明白白的告诉她,当那晚两人的眸子对视时,所有的以后都已经注定,不论她先遇到的谁,后遇到的谁,谁喜欢她亦或是谁喜欢他,都不重要。

    只那一眼,便注定她魔幽邪是烈火擎苍的妻!

    “世事难料,也许你会在此刻遇到你命中注定的那人,也许会在去到遗失大陆之后,宗之,不论你们相爱是因为什么,你心里的声音会告诉你,她是不是你一辈子相守之人。”

    闻言沐凌枫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是笑着摇了摇头,他?命中注定相守一辈子的人?他根本未曾想过娶妻…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遇到。

    然而果真是如幽邪所说,世事难料……

    冰雪之巅。

    雾影倾城取来那锦囊后便交到了烈火擎苍的手中,“这就是师傅让我交给日后拿玉佩给我之人的东西,这么多年我一直放着也未曾看过!”

    雾影倾城看了看放置在烈火擎苍手中的锦囊,声音冰冷道。

    闻言烈火擎苍点了点头,冷冽的对着雾影倾城道,“走吧!”

    当烈火擎苍转身走了一步后,雾影倾城那沉重而又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烈火擎苍,我希望你这一辈子都好好对她!”

    听到雾影倾城的话烈火擎苍的脚步一顿,随后苍绿色的眸中划过一道深邃,声音冷冽而霸道,“我的女人,我自然会好好对待!上穷碧落下黄泉,绝不负她!”

    说完烈火擎苍便闪身向着远处而去,雾影倾城苦笑一声,随即看了看身后的冰屋,身体一闪随着烈火擎苍而去。

    很快的,两人就追上了马车,随后一行人等向着遗失大陆而去。

    马车走了两天两夜,终于来到了遗失大陆和苍邪大陆的交界处,雾影倾城和沐凌枫在此对视一眼,随即随着幽邪和烈火擎苍下了马车。

    在步入了遗失大陆后,两人都是深感诧异,原来苍邪大陆前往遗失大陆的交界点居然是此处!实在是让人猜不透,怪不得世人皆是不知遗失大陆。

    “表哥,表嫂!你们终于回来了!”,在一行人踏入遗失大陆后,火涟醉与木丼澜已经等候在此,看两人脸上的神色也知,定然是在此等了许久了。

    “恩,我们回来了。还有他们二人,随我们一同回去”,烈火擎苍当即对着火涟醉和木丼澜点了点头开口道。

    火涟醉和木丼澜对视一眼,当下对着雾影倾城和沐凌枫点了点头道,“随我们一同回火家吧!所有人都在”。

    说着火涟醉和木丼澜就抱过了寒梅和淡菊手中的墨宸和墨寒,看着两个妖孽美男怀抱小婴儿的模样,还真是说不出的怪异,引得路人频频回首。

    “哈哈哈,我的小侄子真是太可爱了!”,火涟醉看着怀中的墨寒吐泡泡的模样,不禁心情大好,语气满是欣喜的大笑出声道。

    闻言幽邪和烈火擎苍对视一眼,淡淡的笑着摇了摇头。

    而木丼澜看着怀中酷酷模样的墨宸不禁开口道,“看这小子,又不笑又不哭的,想必以后一定是个怪性子,指不定怎么捉弄人呢!”

    闻言火涟醉探头看了看墨宸,边看还边点头道,“果然是这样,看来我一定要对这两个小子好一点,不然日后欺负我,我可就招架不住了!”

    这般想着火涟醉便与木丼澜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一定要对这两个小子好点,靠山太多,性子肯定也是不能与寻常小孩同日而语!

    两人这样想着,可惜的是在日后这两个小屁孩,却更是让火涟醉和木丼澜苦不堪言,所有研制出的新型捉弄人的东西总是先用在这两个叔叔身上……

    每当这个时候,两人都会对今日所说的话忏悔不已,往事不堪回首。

    当众人回到火家之后,只见那火家门口站着许多人!

    在头的便是水家家主和火家家主,两人面上都是带着喜色,而后火婉馨和水玲珑、魔枭等等众人…可谓是一家人全都到齐。

    当看到火涟醉和木丼澜怀中抱着的小小身影时,火家家主和木家家主更是喜笑颜开,顿时竟然不顾一点形象的扑了上去,一人抢了一个过来。

    “哈哈哈,这就是我孙子!真是太可爱了,一看就非同常人!”,火家家主抱着墨寒大叫道,声音中满是自豪和欣喜。

    “对啊,哈哈,这小家伙真是让人爱不释手啊!”,水家家主抱着墨宸也是大笑着开口。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完全将幽邪和烈火擎苍忘在了脑后。

    火婉馨、水玲珑和魔枭看着火家家主和水家家主那副模样,不禁笑出了声,随即来到幽邪和烈火擎苍身边道,“邪儿,苍儿,累了吗?还是先休息好了!”

    “娘亲,我们不累,我从苍邪大陆带来了两个朋友,他是雾影倾城,而他是沐凌枫”,幽邪看着火婉馨三人脸上的笑意,当即开口介绍道。

    闻言魔枭便打量起了两人,不多时哈哈大笑出声,“不错,哈哈。既然是朋友,那就住到邪宗去吧!”

    雾影倾城和沐凌枫听到魔枭的话,谦恭的抱拳道,“谢伯父!”

    魔枭闻言冲着两人挥了挥手道,“这么多年我都未曾见过我的女儿,既然你们与她是朋友,那么来到遗失大陆,我自然会照顾你们!”

    “好了好了,走了这么远的路,你们都该休息休息才是,不如这样,今日就先不回去了,就在火家睡一晚!”,火婉馨看着几人,当即笑着开口道。

    闻言幽邪和烈火擎苍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而雾影倾城和沐凌枫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

    一行人自正午一直睡到了傍晚才醒来,刚刚睡醒就听到有人敲门。

    “表哥,表嫂,起来了吗?该用膳了!爷爷让我叫你们一起去大堂”,火涟醉在门外轻轻敲了敲门,声音欣喜道,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这么多人在一起吃饭,他自然是高兴。

    闻言烈火擎苍冷冽的声音传了出来,“好,我们知道了!马上就去”。

    当幽邪和烈火擎苍来到大堂时,人已经都到齐了,一张宽大的桌前坐满了人,火家家主、水家家主自然是坐在主位,两人的怀中此刻还抱着墨宸和墨寒不想撒手,可见对其是多么宠溺和喜爱。

    木家家主此刻也是携着木丼澜坐在桌前,看到幽邪和烈火擎苍后脸上满是笑意。

    “哈哈,邪儿和苍儿来了,快过来,坐在我老头子的身边来!”,火家家主看着幽邪和烈火擎苍到场,当即慈爱的开口道,语气中满是轻柔,生怕吓到怀中的墨寒一般。

    而在幽邪和烈火擎苍落座之后,雾影倾城和沐凌枫才是寻了位置坐了下来。

    用膳时,幽邪不禁看了看水家家主、火家家主和木家家主道,“爷爷,我想知道关于隐世家族的事情可以吗?我这位朋友的师傅乃是雾影家族曾经的少主,但是奸人当道,这才躲到了苍邪大陆去,他今时前来便是为了拿回雾影家族的势力!”

    闻言火家家主、水家家主和木家家主面色满是凝重,将手中的孩子递给了身后的寒梅和淡菊,火家家主深深的叹了口气道,“邪儿,爷爷知道你非同常人,若是才再过十年,那么你定然可以与隐世家族所对抗,然而现在……”

    火家家主话音刚落,水家家主便开口道,“是啊,邪儿,隐世家族绝非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你们就算是此刻对它的定义……都还是太浅薄!”

    “隐世家族…水太深,你们还小,绝对不可涉及其中!”,木家家主的面色凝重的仿佛铅块,似是想起了什么,就连双手都微微有些颤抖。

    听到水家家主、火家家主和木家家主的话,幽邪的瞳孔猛然一缩,隐世家族到底都是些什么人?怎么会让三个当了十几年家主的人如此忌惮?!

    “就算如此,倾城还是想听一听关于隐世家族的事情,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此时雾影倾城抬起头来看向了火家家主、水家家主和木家家主,声音中满是坚定。

    闻言水家家主、火家家主和木家家主三人对视了一眼,叹息着摇了摇头。

    火家家主当下开口,“也罢,既然你想知道,那我便告诉你,隐世家族,现今共有三家!一同处于遗失大陆最神秘的地界之中!南岭欧阳家,西峰雾影家,北海……花家!这三大隐世家族以花家实力最为强横,欧阳家雾影家绝对不敢与其争锋!”

    “没错,上次在云宗你们所见之人,便是欧阳家,曾经相助过四大家族的隐世家族!欧阳家理应算是三大隐世家族中最弱的了,此刻欧阳家最为受宠的便是你们所见的欧阳轻姿了,这女子手段狠辣实力不凡,成为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木家家主紧接着火家家主的话道。

    “雾影家此刻乃是雾影峒身居家主之位!他有两个儿子,雾影牟和雾影骆,这两人的资质也是相当不凡,绝对与我们外界的人不同!”,水家家主看着雾影倾城,声音略带沉重的开口道。

    在水家家主说完之后,火家家主叹了口气继续道,“最简单的两家你们已经知道了,至于那北海花家,我们所知道的亦是不多,这个家族极其神秘,甚至不与欧阳家和雾影家交涉,可是尽管如此,其实力让不少人胆寒!”

    听完这一番话在场的小辈们皆是感到自己的认知更广阔了,原来在遗失大陆之外还有个隐世家族,并且实力让人不可小觑,这怎能不让人感到惊奇。

    而就在三大家主在给幽邪众人讲诉着隐世家族的事情时,遗失大陆一片神秘广阔的地界之中,南岭欧阳家正发生着一件事情。

    “欧阳轻姿!你别依仗着自己的身份总是欺负家族里不受宠的子弟!你知道这样表现的你有多么肮脏吗?!”,一道清脆愤怒的女音响起。

    而那日在云宗出现过的女子,欧阳世家最受宠的子嗣欧阳轻姿开口道,“欧阳轻浅!你少多管闲事,小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就算欺负她又如何,敢将我的裙摆弄脏,莫不是不想活了!”

    “你!不过是一条裙子罢了!你这样对她出手她会死的!再怎么说她都是我们欧阳家的人,你怎么能下如此毒手!”,这愤怒娇俏的女音弥漫在破烂不堪的后院之中。

    而那身上满是血痕,被打得鲜血淋漓的身影蜷缩在一角不敢动弹,生怕欧阳轻姿再扑上去对她下手,模样让人心疼不已。

    “你的意思是我很恶毒吗?欧阳轻浅,你用的着这么大惊小怪吗?这种事情在我们这样的大家族之中每天要发生多少!你这个好人可以当多久?我不去收拾你已经是看在你和我同父所生的份上了,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欧阳轻姿的杏眸一瞪,狠狠的看着欧阳轻浅道。

    “你!你不怕我去告诉父亲大人吗?!”,许是气极,那女子不禁开口道。

    闻言欧阳轻姿眸子一狠,随后更是嫉恨的看着对面的这个女子,只见那女子生的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如秋水,说不出的柔美细腻,一身翠绿的裙子说不出的空灵轻逸,真是一个美貌的佳人。

    原本欧阳轻姿不输她的美丽,只是周身那浓得让人窒息的艳俗和眉眼间掩盖不了的戾气跋扈让人深深地厌恶,丝毫比不上她面前的欧阳轻浅。

    欧阳轻姿厌恶着欧阳轻浅不输给她的实力和美貌,更厌恶的就是她周身凝聚的空灵之气,为何和她在一起她便会如此不喜,真是个让人恶心的丫头,可是父亲大人却那般宠爱她,不过是个小妾生的女儿罢了,还妄想和她这个嫡女争,简直是痴心妄想!

    “哼,那你便去告诉父亲就好了,我一点都不介意!看看父亲大人是帮你还是帮我!别忘了,若是今天没有惩罚我,那么这个死丫头我定要好好收拾她!”,欧阳轻姿看着欧阳轻浅怒声开口道,随即恶狠狠的看着那蜷缩在墙角满身是伤的女子。

    闻言欧阳轻浅这才蹙了蹙眉,看着欧阳轻姿那张扬的不可一世的脸,不禁在心下叹了口气,为何她和这个姐姐一点都不像呢?

    “二小姐,二小姐谢谢你了,我没事真的,你别管我了,你千万不要去告诉家主!”,就在这时那蜷缩着的丫头突然起身对着欧阳轻浅道,声音中满是担忧。

    欧阳轻姿乃是欧阳家最名正言顺的少主人选,但是欧阳轻浅也不差,若是这次因为一个她闹得不可开交,那真的是不值得的!

    闻言欧阳轻浅轻轻地摇了摇头,对着那女子道,“这样吧,你随我回我的别院去上药”,说完便丝毫都不顾及的将那女子搀扶着向自家院子而去,从头到尾没有再看欧阳轻姿一眼。

    欧阳轻姿看着欧阳轻浅的背影,不禁冷笑出声,不过是个庶女罢了,还真以为是什么凤凰了,装什么善良!哼。

    随即转身向着自家院子的方向而去,走着走着便看到了那茫茫大雪中的点点梅花,思绪不禁飘转到那时在云宗的事情,脑海中更是浮现着烈火擎苍那霸气冷冽宛如神抵的模样……

    原本骄横跋扈阴狠毒辣的面容显得小女人了许多,她身后的侍女看到时不禁大惊失色。

    而另一方,幽邪一家人一顿饭吃的既让人欢快又让人沉重,饭后众人都是回房休息,也该是想想如何进军隐世家族了。

    墨宸和墨寒被火婉馨和水玲珑抱走了,幽邪和烈火擎苍回房后,两人都是面色有些凝重,原本以为隐世家族不过是一方比较强大的势力罢了,不曾想这其中还有这么多弯弯道道。

    “好了邪儿,不要再想了,不管如何,都有我在”,烈火擎苍思绪片刻后恢复了深色,看着幽邪蹙着的柳眉不禁磁性温柔的开口道。

    闻言幽邪这才展开了蹙起的柳眉,对着烈火擎苍勾起了唇角,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对了苍,雾影无名前辈留给你的是什么东西?你可曾看了?!”

    听到幽邪的话烈火擎苍这才想起了自己的怀中还放着一个锦囊,当即便拿出来放在了幽邪手里道,“就是这个,雾影倾城说,当年雾影无名前辈与他说时就交给了他这一个锦囊”。

    看着手中轻飘飘的锦囊,幽邪解开系着的绳子,只见锦囊中放置着一张羊皮纸!

    幽邪和烈火擎苍看着锦囊中的羊皮纸,不知为何心情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随后幽邪将羊皮纸拿出,展开之后上面只写了八个字!而这八个字中的其中一个字“归”,此刻还放在幽邪的琉璃镯中!

    看着那羊皮纸上的八个字,幽邪和烈火擎苍的瞳孔皆是狠狠一缩,而幽邪的心更是抑制不住的砰砰直跳,或许别人看不懂,然而她来自二十一世纪,又如何能不懂!

    穿越时空的秘密,贞天帝国帝王敌后,秘宝八真图!

    ------题外话------

    谢谢你们。不管支持我的讨厌我的诋毁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