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八真之秘,翩然两年

    只见那羊皮纸上的八个字乃是:仙魂回归,将死而为!

    烈火擎苍看着羊皮纸上的八个字不禁瞳孔一缩,声音颤抖而冷冽道,“邪儿,仙魂回归将死而为,这句话到底是何意?!”

    话落片刻幽邪才缓缓抬眸看向烈火擎苍,语气亦然有些颤抖和不平静道,“若想要重回华夏,那么就必须要有执念,在即将要死时灵魂即会回归!”

    闻言烈火擎苍骨节分明的大手一顿,苍绿色的眸中满是不敢置信,这世上竟是真的有这般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另一片时空!

    “苍,这件事我们先不要告诉别人,虽然我猜想是如此,但是到底事实如何我还不曾确定,秘宝八真现世的消息谁都不可以说!”,幽邪看着烈火擎苍道。

    若是被人知道了秘宝八真的秘密,那后果真的是会不堪设想!

    “好,邪儿你放心,这件事我自然不会说出去,这羊皮纸你便拿着就好”,烈火擎苍对着幽邪轻声开口,华夏是幽邪的故乡,此刻他当然知道她心情的不平静。

    夜幕渐渐深沉,幽邪和烈火擎苍躺在床上,心下皆是有些莫名的沉重。

    一夜无眠,第二日一早魔枭便要带着众人回邪宗。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回邪宗吧”,幽邪怀中抱着墨宸,语气依旧清冷如泉道。

    “乖女儿啊,回去看看你修建的那叫别墅的屋子!”,魔枭看着幽邪轻声开口,语气中满是期待和好奇。自家女儿当时神神秘秘的要魔公修建打造别墅,他可当真是非常好奇的。

    而原本在一旁和火涟醉斗嘴的木丼澜,耳尖的听到了“别墅”两个字,顿时身体一跳,直接将火涟醉撞翻在地,猛然扑了过来,对着幽邪眨了眨紫色的大眼,语气满是不敢置信道,“别墅?竟然有别墅?!”

    闻言魔枭在一旁挑眉,“木小子,你也知道别墅?为何我就未曾听过?”

    “是啊,我也没有听过,别墅是什么?”,水玲珑和火婉馨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问道。

    “哎呀你们可是不懂!这别墅是大学问,如果在这里修建出了别墅,那肯定会流传的!”,木丼澜双眸放光的看着幽邪,语气中满是高兴和激动,他怎么就没有想过修建一栋别墅呢,这样的话火涟醉那小子肯定会羡慕不已,哈哈哈!

    “那个…嫂子啊,看在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份上,修出别墅后给我留一间房子呗?”,想至此木丼澜便率先开口,语气中满是讨好的意思。

    而一旁被木丼澜撞翻站起的火涟醉一听,当下不乐意了,赶忙跑了过来道,“表嫂别听他的,要留也是给我留一间才对!”

    “什么!你知道别墅是什么吗白痴?不知道在这里瞎掺合什么?!”,木丼澜一听火涟醉的话,顿时哇哇大叫起来。

    “哼,不懂就不懂,不懂我也要住!怎么不服?!”,火涟醉不甘示弱,当下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大眼瞪小眼起来。

    幽邪和烈火擎苍看着这两人如此水火不容的模样,不禁摇了摇头。

    幽邪当即对着水玲珑和火婉馨道,“娘亲,你们不用好奇,别墅中的房间布局我都有分寸,到时我们一家人都可以搬进去,你们两个也不用吵了,房间都有”。

    当听到幽邪的话,火涟醉和木丼澜这两个冤家才互哼一声停止了吵闹,随即两人都谄媚的跑到幽邪身边想要道谢,谁知被烈火擎苍挡住了。

    “你们两个,消停一会”,听着自家大哥冷冽的声音,两人皆是缩了缩脖子,真是不知道幽邪嫂子怎么有那么大的能耐整日和这散发冷气的人在一起,都不感觉不习惯。

    随后一行人就启程前往了邪宗,路上众人都是说说笑笑,气氛不如昨晚那般压抑。

    而雾影倾城此刻的神色也不再冰冷,而是带了浅浅的温和,昨晚他细想了有关于隐世家族的事情,可是突然觉得自己初来遗失大陆,根本就无力与隐世家族抵抗。

    倒不如再好好了解一下遗失大陆,什么事都急不得,雾影倾城的耐心绝非常人,要不出手那便不出手,若要出手那就要一击必胜!

    终于在遥遥的路途后回到了邪宗,墨宸和墨寒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观察着新的住所,似乎觉得很是新奇,而沐凌枫和雾影倾城初次来到邪宗,看着那巨大的古堡不禁暗暗赞叹,这邪宗不愧是遗失大陆最为神秘的地界之一,所修的建筑竟然这般不凡。

    看一眼就让人觉得气势磅礴,而幽邪看了看沐凌枫和雾影倾城道,“你们这些日子就住在这里吧,不用有所顾虑!”

    闻言雾影倾城和沐凌枫对视一眼,“谢谢你了!”

    听到两人的话幽邪仅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随后将怀中的墨宸交给淡菊,对着烈火擎苍道,“不如我们先去看看别墅修建的如何了!”

    “好”,烈火擎苍应声后就随着幽邪前往了后山,而雾影倾城和沐凌枫犹豫了一下亦是紧随其后,两人也是十分好奇别墅到底是何物。

    不过片刻四人就已经来到了后山,只见此刻那片空地之上已经矗立了别墅的一点雏形,幽邪看着那巨大的地基不禁赞叹的点了点头,真是未曾想到,在这个时代居然真的有这样的人才,古人的智慧确实不可小觑。

    烈火擎苍看着幽邪那赞叹不已的模样不禁勾起了唇角,只是苍绿色的眸中却还是有着点点几不可见担忧,此刻的他真的是一点都不像苍邪大陆叱咤风云的战神摄政王了。

    在昨晚看到那秘宝八真上所言之后他的心绪就一直未曾放松,幽邪来自华夏,那么多年一直在华夏生活,若是真的找到了回到华夏的方法,破解了秘宝八真,那她会不会回到华夏去?这一点至今他还在担忧,但是他坚定不论她去哪里他都会相随。

    幽邪虽然背对着烈火擎苍,但是却依旧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内心的偏执和无措。

    傍晚时分四人才回到古堡用膳,幽邪看着烈火擎苍那俊美无筹的脸上剑眉微皱的模样,琥珀色的眸中闪过一道深思。

    晚膳后,墨寒和墨宸被淡菊和寒梅抱走,幽邪看着烈火擎苍不禁开口道,“苍,你还在想秘宝八真的事?”

    闻言烈火擎苍身体一顿,看着幽邪苍绿色的眸子闪了闪,语气轻声道,“没有,我未曾想。我只是在思虑隐世家族的事情罢了,不知雾影倾城该如何才能拿回雾影家的一切。”

    听到烈火擎苍的话幽邪便更加确定,这男人有问题。烈火擎苍是什么性子?会去在乎隐世家族的势力或是别的吗?不会。会担忧雾影倾城该怎么办吗?不会。

    “苍,你真的是在我面前隐藏不了心思,你是不是在想若是破解了秘宝八真我会怎么做?”,幽邪端起杯盏轻轻的抿了一口,随即挑着柳眉看向烈火擎苍,声音中满是调侃。

    闻言烈火擎苍一愣,随即苦笑,为何自己这般犹豫,哪里有一点当初那般杀伐果断的样子,竟是这般害怕失去她。

    幽邪见烈火擎苍并没有开口,而是清晰的看到了那苍绿色的眸中一闪而过的心悸。

    随即坐到了烈火擎苍身旁,轻声开口道,“苍,来到这片大陆确实非我所愿,但琉璃镯的牵引我也不会感到不悦,原本只是想着在苍邪大陆安安静静的过一生,不曾想嫁给了你,再之后发生的一切是是非非中,你深入我心,现在我们有了墨宸和墨寒,我可以对你说,无论秘宝八真隐藏的秘密是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

    听到幽邪的话,感受到紧握着自己的纤细双手,烈火擎苍的脊背一僵,看着幽邪道,“邪儿,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分开!无论以后再面对怎样的危险,怎样的困境,你都有我”。

    听到烈火擎苍一字一句的话,幽邪微闭双眸,靠在了烈火擎苍的怀中,心里顿时闪过了无数画面,皆是曾经与烈火擎苍一起度过的,这就是爱情吧,风风雨雨,不离不弃。

    两人紧紧的相拥在这大雪纷飞的夜幕中,直至很多年后,两人想起这个夜晚依旧是感到安然不已。

    转眼间,两年的时光翩然走过,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一个一袭银衣的女子站在湖边,看着纷扬大雪飘落融化,那更加美艳的脸上不禁勾起了一抹轻笑,雪花落在她银色的长发上,两只火红色的小身影叽叽喳喳打破了这一刻的平静。

    这时一道磁性而又温柔的声音响起,“邪儿”,随即一满是雪白绒毛的狐裘披在了幽邪的肩上,幽邪当下扭头看了看来到自己身边的男人,剑眉飞入鬓角,俊美的容颜越显深邃,紧抿着双唇,苍绿色的双眸深情的看着自己。

    就在幽邪刚要开口时,两道清脆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娘亲,爹爹,外公外婆要你们回去吃饭!”

    ------题外话------

    哈哈今天发的少了,在酝酿明天一个重要的情节。

    记得围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