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3章 狡猾的空远

    转眼到了第二日,风绝羽和萧禄契一大清早就从禅房里出来去后院拜会悬空寺方丈空远大师,结果到了禅房外看见了一个小沙弥在打扫院落。

    春日里的空气还是有些凉意,小沙弥双手抓着扫把一下一下精细的打扫着落里,满地嫩黄发绿的叶芽在风中席卷,稀稀拉拉的被吹到了角落里像是在嘲笑小沙弥的努力。

    小沙弥困倦的眼皮还在打架,院子里的杂物怎么扫都扫不完,惹得那张泛青的小脸隐隐流露着怒意,直到看见风绝羽和萧禄契走来,小沙弥才将扫把收进怀里,没精打彩的双手合什称了声施主,然后就接着扫他的院子了。

    “这位师父,敢问空远大师可在禅房之内?”萧禄契走上前去询问。

    谁知小沙弥却是告诉他说:“施主来晚了,今儿早上,主持大师便离开了悬空寺,去后山外的木鱼峰外采药去了。”

    “走了?”风绝羽和萧禄契双双一愣,心寻思事儿还没谈完呢,空远怎么就走了呢?莫非他昨日听到自己的请求预感到自己要对九禅寺不利,思来想去通风报信去了?

    风绝羽眉头紧锁,看了一眼萧禄契,眼神示意之下,二人离开了院子,站在门外商量了起来。

    “小契,空远不会是去了九禅寺吧?”

    萧禄契明白风绝羽担忧之处,空远放着客人悄然离寺,很容易造成去告密的局面,但萧禄契想来想去,总觉得以空远的性子不太可能轻易招惹事端,因为对方不会看不出来,风绝羽的修为要远在他之上,不过他已经离开十多年了,也不好确定空远的心性有没有改变的可能,于是也跟着担心起来。

    虽则如此,他还是不相信道:“我觉得不会啊,九禅寺的人从未把他放在眼里过,记得他跟我说过,当年被逐出九禅寺的时候,曾经在那里的师兄弟们根本没有一个人给他过好脸色,最后出了来他还请求九禅寺的长老们放他一马,结果非但没有说服对方,还被人好一通折辱呢,这个老秃驴很是记仇,他不可能跑去九禅寺告密啊,况且就算他去了,也进不去山门,因为当年九禅寺将他驱逐出来的时候便说过,让他一辈子都不许靠近九禅寺的山门,他怎么会自取其辱呢。”

    听完了萧禄契一番分析,风绝羽也觉得空远跑去告密的事不大可能,百思不得其解道:“那他突然离寺究竟想搞什么鬼呢?”

    空远莫名其妙的一步棋,弄的风绝羽和萧禄契这两个才智超群的家伙也糊涂了。

    风绝羽沉思了片刻,忽然转身回到了院子里,走到那个打扫院落的小沙弥面前问道:“敢问小师父,空远方丈说没说他什么时候回来啊?”

    小沙弥拄着一人来高的扫把,憨憨道:“这可说不准,方丈大师离开的时候说他要去找“宁香菩提叶”,那玩意可不好找啊,小纳觉得要是顺利的话,短则十天半月也许就能回来……”

    “那要是不顺利呢?”萧禄契急着问道。

    “那就说不准了,也许一年半载也是要的。”小沙弥一脸憨憨的看着萧禄契,直接把二人给说懵了。

    “一年……半载……”

    风绝羽错愕的看了一眼萧禄契,后者也是无比的懵圈。

    小沙弥抱着胳膊看着二人,突然冒出去一句道:“两位要是有急事的话,就顺着后山小径去木鱼峰找吧。”话音落下,小沙弥抱着扫把一晃一晃的走了。

    风绝羽和萧禄契静静的看着小沙弥的背影,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事有蹊跷,两个人站在院子里呆愣半晌,风绝羽瞳孔莫名缩动了两下,露出些许不为人知的笑意。

    “小契,你觉不觉得,这个小沙弥好像是故意在这里等着我们的?”

    “好像是有点故意的意思啊……”萧禄契聪慧无比,一点就透道:“风叔,难不成是空远让他来的?您看,空远身为悬空寺的主持方丈,即使有事离寺,也没有必要跟一个打扫的小沙弥交待的如此清楚,那个小沙弥给我的感觉好像是故意要把空远的去向透露给我们,您觉得呢?”

    “地位、目的都这么清楚,要说不是空远故意留给我们的信息,那就见鬼了,走,咱们去木鱼峰瞧瞧,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就这样,两个被空远一招退棋弄的五迷三倒的聪明之辈,沿着寺院的墙边来到了通往后山的小径,并依山而走,直奔木鱼峰去了。

    而就在二人走后,方才抱着大扫把的小沙弥从一间禅房后绕了出来,一双困倦的眼睛望着匆匆而去的两个背影,嘴里喃喃的嘀咕道:“老东西,不知道又耍什么花招,天天琢磨这些鬼事儿,还得道高僧呢?真给佛祖丢人。”小沙弥嘀咕了一番后,双手合什冲着中正严肃的释迦牟尼佛祖像恭敬的一拜道:“阿弥陀佛,佛祖在上,弟子就犯了嗔戒了,罪过罪过。”

    另一边,为了不引人注目,风绝羽和萧禄契还特意放弃了御法飞行,选择徒步前行,不过进入了后山野林,两个加快了脚程,一路上施展强大的轻身武技,不到半日就赶到了木鱼峰。

    木鱼峰是一座高大的峰峦,由于山峰之上有一块像极了木鱼形状的巨大岩石,所以才因此而得名。

    二人来到木鱼峰下,沿着山体底部进入了一处环形的山谷,从山谷绕路来到山背后,发现了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森林。

    “这就是木鱼峰后面吧……”风绝羽不确定自己找的路对不对。

    好在萧禄契曾经在悬空寺待过一段时间,对于悬空寺方圆百里的疆域有所了解。

    “嗯,这片山区里面生长的最多的就是菩提树,菩提树又分很多种,我记得空远曾经对我说过,佛洲最好的菩提树分为摩地菩提、三指菩提、圣菩提以及宁香菩提,但这几种菩提树主要都围绕九禅寺生长的,佛洲其它地方很难找到,即便有,也是寥寥无几。”萧禄契回忆着当年跟空远相处时的情形,突然两眼放光道:“我想起来了,空远当年说过,他在木鱼峰外发现了一株宁香菩提,当初只有不足千年的年份,还没有结成最新鲜的宁香菩提叶,我想想,我离开佛洲十几年,再加上当年空远告诉我的年份,算一算……哎呀,到今年正好到一千年,一千年的宁香菩提叶,可以入药炼佛宝丹,服用之后,可疏通血脉、治疗关窍堵塞。”

    风绝羽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气骂道:“这个秃驴,明摆着是想引我过去啊,他还不直说,这是想看看我们的诚意。”

    萧禄契点了点头道:“不过若是能帮助他找到宁香菩提叶而省去了去寻一子青莲,那岂不是更好?”

    风绝羽几乎没怎么犹豫摇了摇头道:“没那么简单,这个秃驴狡猾着呢,总之我们还是先过去瞧瞧他想干什么吧?你还记得宁香菩提在什么位置吗?”

    萧禄契想了想道:“大体记得,毕竟我离开佛洲的时间不算长,现在想想,空远肯定利用小沙弥勾起我的记忆,让我们过去找他。”

    风绝羽不置可否,但还是有些疑惑道:“我就不明白了,咱们有事求着他,他不会有话直说吗?偏偏拐了这么大一个弯干什么?”

    “不一样。”萧禄契道:“空远这个人非常狡猾,他想让你干什么,肯定不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哎哟,瞧我这个脑袋,我想起来了,空远还说过,那株宁香菩提树有灵物守护,我估计他应该不是那灵物的对手,方才故意引我们过去的,风叔,咱们得快一点了。”

    “哎呀这个老秃驴,我算是服了。”风绝羽一听,顿时满头黑线道:“那就快点吧,别等着他被灵物杀了,咱们去就晚了。”

    “不可能,没有十分的把握,空远这个秃驴才不会让自己冒险呢,我估计,他肯定已经料到咱们在来的路上了。”萧禄契也是阵阵无语。

    说完话,二人加快了脚程,这时顾不得是不是引人注目了,两个人平地拔起、速如闪电的狂奔了起来,只见无数粗壮的菩提宝树在身边匆匆倒掠而过,没过多久,二人就掠出去数十里方圆。

    有萧禄契引路,倒也不怕在森林里迷失方向,大约半个时辰过后,二人果然听到了前方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里传来阵阵打斗声。

    再往前跑出大约百余丈,只见树木空隙中突然射出几道金光,一件外沿锋利圆韧的降妖杵,滴溜溜的打着转的飞了出来,仿佛被什么重物撞击,力道极大,险些一杵砸在萧禄契的身上。

    还好风绝羽反应过,眼看金光乍现、劲风激射,他伸手拽住了正夺路狂奔的萧禄契往身后一拉,随后探出右手伸出,砰的一声将降妖杵握在了手里。

    惊魂未定的萧禄契见状打了个哆嗦,然后就认出了降妖杵的来历。

    “是空远的佛器,前面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