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4章 宁香菩提

    金光闪闪的降妖杵落在风绝羽手中仍旧嗡嗡作响、剧颤不已,可见此前撞击力道之大非同凡响,风绝羽见状不敢大意,身体一动不动,下一刻,整个人就消失在原地。

    “真快。”萧禄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他虽然还没有领略到乾坤境的风采,却知道达到那种境界会领悟出瞬移的神通。

    一念百丈,无法空间法则的束缚,实在是修真中人梦寐以求的绝世神通,有朝一日,自己也要突破那个境界,成为人上人。

    一番念头有脑海中电流般闪过,萧禄契浑身热血沸腾,脚下一错,带起一阵劲风,托着他的身体,朝着树林深处飞去。

    当萧禄契前进了大约数百丈距离时,终于发现了空远的行踪。

    崇山峻岭的山野老林深处,一株巨大的菩提树座落在郁郁葱葱的树林里,这株菩提树需要七、八人合抱方能围起,它的树干粗壮的不像话,树皮呈以严肃的深灰色,树冠茂密、叶如蚕卵,托叶嫩肥,无比壮观。

    这株枝繁叶茂的千年菩提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其叶丛受到阳光的折射,隐隐有着金光散发而出,满目葱翠的树冠给人一种生机勃勃之感,不过就树葱翠欲滴的树冠中,隐隐能看到几片金光闪闪的叶子,每隔一段距离点缀在焦绿的树芽丛中,显得非常乍眼。

    春风送佛,叶香陶醉,仔细闻一下,还能从草木香气中嗅到阵阵檀香味。

    这檀香味,就是那几片金色叶子散发出来。

    金色叶子一共有七片,比起菩提树其它树叶都要大上一倍,叶子略微芭蕉叶状,叶片肥厚,布满了金泽。

    “宁香菩提叶!果然有这种东西……”萧禄契眺目打量,双眼发亮。

    他在佛洲待了几年的光景,净顾着打听池青阳的消息了,对于佛洲的天材地宝,到是没有太多的关注,如今一看果真有宁香菩提树这种宝物,心里更是对空远和尚的狡诈深以为然了。

    这个秃驴,果然已经算计好了,恐怕即使没有这宁香菩提树,他也得让我去找一子青莲。

    心想着,萧禄契把目光转向宁香菩提树的右侧,他视线一转,恍惚间就看到一团毛茸茸的、遍体金光的物事从眼前闪过。

    山野间的春风虽然还有些凄冷,但佛洲地界的佛像、佛窟极多,那些高矮不一的山峦上有着很多佛迹,什么菩提、佛祖、尊者的雕刻无处不在,而佛洲的修行者为了彰显佛门圣地的神圣和伟大,特别喜欢在山峰、幽谷中留下佛经、佛语。

    崇山峻岭,到处都是佛门修行者留下的真迹,那些小至蝌蚪大小、大到斗笠一般的字迹全部都是用一种金墨书写,金灿灿的异常夺止,如此一来,到是让在早春冬未尽的气候显得不那么寒冷了。

    尤其是满目葱翠之下,阵阵金光洋溢四射起来,显得神圣至极。

    而此时,在方圆数里地带内最大的那株宁香菩提树上,居然还有一只只体形不小的金色灵猴。

    这种金色灵猴,名为金绒巨猕猴,体形偏大,个个有如猩猩一般,他们喜欢聚集在灵物生长之地,依旧吸收灵物附近的天地精华修行。

    佛门圣地对灵物的保护远胜于九界山其它地区,尤其是猴子、野象、妖牛等等诸如此类与佛门有莫大关系的灵妖,基本上都严禁捕杀,刻意保护,所以在佛门圣地,很多灵妖活的久了,手段和实力都异常强大,甚至有的时候会威胁到九禅寺的存在。

    只不过就算灵妖们的实力过于恐怖,它们也不会主动去招惹佛门,因为它们身处佛洲,九禅寺以及佛门信徒将佛经写满整个洲陆,广大神圣的佛法就像悬在所有灵妖头上的一口警钟,让它们时时刻刻的提醒自己不要去招惹佛门弟子,如此就让佛洲地界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寻常时候,九禅寺率领的众佛门将整个佛洲规划出了一块一块的生存领域,在这些领域中,他们弘扬佛法、传教惠人,而在这些领域之外的地方就留给了灵妖生存,一方面是保护,一方面也是给予它们足够的生存空间,避免灵妖们冒犯佛门圣地,这样一来,佛门与灵妖到是相安无事。

    不过九禅寺也隆重且正式的通告全境佛寺,一旦有门下弟子进入灵妖的地盘,那么他们即便是被灵妖杀死,也不会有人前来救助,更甚至,一旦谁惹的灵妖发狂,进入佛门领地到处作乱,九禅寺不但不会杀死和惩罚灵妖,反而还会彻查起因,重典严惩那些不听劝告的佛门弟子。

    所以在看到这象征的佛门圣妖的金毛巨猕猴之后,萧禄契隐隐觉得有些麻烦,并且更加确定了昨天空远老和尚支吾推诿的根本目的,他并不是看不上那一万块极品灵宝玉髓,其实一万块极品灵宝玉髓在整个九界山都是一笔巨款了,若不是风绝羽在无序界转了一圈见了更大的世面,肯定也拿不出来这么多玉髓。

    如此丰厚的报酬,空远不是不动心,反过来他肯定非常动心,只不过在空远心里还有更大的追求。

    山野腹地,几只金毛巨猕猴从树梢中钻了出来,一个个顶着硕大的脑袋盘踞在树冠之中,直勾勾的盯着宁香菩提树右侧一个光头大和尚,正是空远大师。

    同一时间,风绝羽就在距离空远大师十几丈开外的草地里站着,看样子暂时还没有出手相助的想法。

    围着空远闪转腾挪的,是整整七只个头大如正常猩猩的金毛巨猕猴,它们身法灵动、机警百变、速度奇快,在青青草地上腾跃飞转,好不流畅,正在围攻空远大师,如果没有看错,这七只金毛巨猕猴蹿来跳去看似杂乱无章,实则隐隐暗含某种星云运转的高深道理,互相之间的配合说是天衣无缝都不为过。

    一人七猴也不知道斗了多久了,空远大师那闪亮的秃瓢已经见汗,他对身法武技并不擅长,手里舞的着那根禅杖也是别别扭扭,一看就不是常好此道,可不知道为什么,这货仍旧用这些自己完全不熟悉的法门跟七只灵猴交手,双方你来我往的打的极是热乎。

    萧禄契见状,也没着急过去帮助,小心翼翼的来到风绝羽的身后,轻轻道:“风叔,你这老秃驴没安好心啊,他果然是故意引我们过来的。”

    “嗯。”风绝羽一双眸子此时已经在树林里的各个角度筛查一遍了,而且他没有太过关注空远大师和金毛巨猕猴之间的打斗,毕竟那几只猴子无非就只有承道中后期的修为,跟空远比起来还差了不少,要不是七只猴子合力,空远大师恐怕早就胜出了。

    但也正因为七只猴子联起手来,空远才显得异常狼狈,因为他察觉到,这个空远用的功法、武技、神通,都是佛门神通,并且,他并不擅长。

    看穿了这一点,风绝羽大抵上明白了,低声道:“这个空远故意藏拙,他现在根本不是这几只猴子的对手,我看他是料定咱们会找来了。”

    萧禄契想了想,道:“也未必是藏拙,这个空远是半路出家,我琢磨着,他那些压箱底的功法应该不敢拿出来,才强迫自己用佛门神通与金毛巨猕猴交手,这才落了下风,我以前听说过佛洲的规矩,一切外来的、半路出家的僧人是不可能使用以前所学到的绝艺的,八成,空远是怕被人盯上吧。”

    风绝羽恍然大悟,瞧了一会儿戏骂道:“我明白了,咱们要是不出现,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来摘宁香菩提叶啊,他这是看穿了我之所求,又觉得我的实力远在他之上,这才惺惺作态,给咱们来了这一出,你等着,我帮帮他,接着,应该可以往下聊了。”

    言罢,风绝羽动了。

    但他的出手,跟空远截然不同。

    他没有那种大敌当前的紧张感,反而背着手无比从容的从草地上走了过去,面对前方交锋正在激烈的时刻,如入无人之境的走到了交战的场所。

    七只金毛巨猕猴显然也察觉到了有人过来,立马变得紧张兮兮了起来,如此一来,不由得阵形大乱,给了空远可趁之机。

    “阿弥陀佛,孽畜,滚开……”

    呼!

    空远来了精神,高呼一声佛号,随后就是一记佛陀掌将一只灵猴拍飞,彻底摆脱了七只灵猴布下的合击阵法,像一幢移动的洪钟,展开了疯狂的反扑。

    菩提树上,十数只目光炯炯的金毛巨猕猴看到自己的小弟们阵形大乱,高举着双臂吱吱喳喳的在树梢上叫唤了起来,这只灵猴比别的灵猴看着要大很多,应该属于猴王级别,而它下的估计也是命令。

    只见它身边十数只灵猴叽叽喳喳跟着狂叫,随即宛若一阵风似的扑向空远。

    也就是这个时候,站在原地未动的风绝羽突然目光一冷,整片空间仿佛荡开了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能量涟漪,瞬间让那些发狂的灵猴全部僵化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