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5章 万生莲池

    宁香菩提树下,风绝羽背着手信步走来,和空远大师的狼狈相截然相反,面对十多只有着承道中、后期甚至圆满境的金毛巨猕猴非但没有半点谨慎、紧张的情绪,反而表现的如入无人之境,把那些叽叽喳喳的猴子,全然不放在眼里。

    而他的气势,正在悄然之下缓缓散布出去,从他的双足,延伸到草地中、渗进泥土里,再从脚下,以环形的方式慢慢散开,看似速度不快,但眨眼间已经将里地方圆的菩提中牢牢的笼罩了起来。

    那七只跟空远杀的热火朝天的金毛巨猕猴眼睁睁的看着风绝羽走来,纷纷吡牙咧嘴露出狰狞之相,可当它们准备扑向风绝羽这个不速之客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能动了。

    与此同时,宁香菩提树上的那只比寻常金毛巨猕猴大了一倍的猴王,跟它的小妖一样蹲在树梢上根本动弹不得。

    冥冥中,这片林子仿佛出现了无数只看不见、摸不着的大手,将金毛巨猕猴们,一一按在原地,一动都动不了。

    空远俨然还没有发现这个情况,他狼狈的歪倒在地下,见金毛巨猕猴不再进攻,心中不由大喜,暗道一声天无绝人之路,无比利索的从地面上翻身爬起并看见了风绝羽和萧禄契。

    看见二人,空远喜上眉梢,心道:这两个家伙果然不白给,老衲稍稍使了个计策他们就上钩了,看来他们想去雪禅竺林的目的不纯啊,不然的话怎么会上赶子被我耍的团团转,正好,圆恒的实力仅次于我,那个生来俊俏的公子哥看样子最起码是个乾坤前期的高手,没准达到了中期也说不定,有了他们,宁香菩提叶就好到手了,不然以我自己的能力,还真收拾不了这群畜生。

    空远的心思活泛,果真跟风绝羽和萧禄契猜的差不多,他是有意将二人引到此地的。

    想到此处,空远赶紧换了一张劫后余地、感动莫名的脸,冲着萧禄契喊道:“圆恒,风真人,你们怎么来了?不过来的好,帮老衲缠住这些畜生,老衲摘下三、两片宁香菩提叶就走,有劳。”

    空远急匆匆的吼了一声,伸手入怀取出一只闪闪发光的金钵,做出了弓身前冲的架势,准备在风绝羽冲上宁香菩提树引开树上那些猴子之后马上动手。

    风绝羽见状,微微一笑,也不多言,步履飘飘往前进行,脚尖点在空气中,身体自然而然的慢慢升高,就好像踩在一阶看不清的空气楼梯,就这么慢悠悠的飞上了宁香菩提树。

    空远愣了一下,心里越发的焦急,现在金毛巨猕猴们被风绝羽和萧禄契的出现弄的愣神了,这个时候还不趁机快一点把猴子引开想什么呢?这么慢,万一猴子们都琢磨过来那不就麻烦了吗?

    念头一闪,空远不由急着催促,但又不敢喊的太大声,引起猴子们的警觉,便如一口痰糊在嗓子里们的带着颤音和沙哑道:“风真人,快一点啊。”

    风绝羽没有回头,下一步,上了树梢上一条很大的枝叉上,鞋底稳稳的往上一踏,借力一跳,轻飘飘的就飘到了那只猕猴王的面前。

    “这是干什么?找死?还是对自己的实力信心十足?”空远有点看不懂了,但旁边的萧禄契却是读懂了空远脸上情绪。

    他撇了撇嘴看向空远,大声道:“方丈大师,把你的金钵收了吧,用不到了。”

    “啊……”空远的注意力并不在萧禄契身上,是以没怎么听清。

    这时,风绝羽已经站在了金毛巨猕猴的面前,一人一猴,前者站的笔直,风采绰绝,后者而是蹲在树叉上,仰头目瞪口呆的看着前者,那双圆圆的大眼没有愤怒、没有杀气,有的只是浓浓的惊惧和害怕。

    风绝羽瞧了瞧猴王脚下的大叶宁香菩提,一股沁人的香气扑面而来,这种香气有着檀香的浓郁,闻上一下令人戾气大减,风绝羽舒爽的笑了笑,这才回头冲着树下的空远道:“空远大师,这就是宁香菩提叶吗?你要几片?”

    “啊……”空远眼睛都看直了,他上了树,金毛巨猕猴居然没有攻击他?

    “我在问你,你要几片,空远大师,你不是为了宁香菩提叶来的吗?”风绝羽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空远四下瞅了瞅,这才发现有点不对劲,那些猴子,怎么都不动了?

    “方丈大师,风真人在帮你,你快给个话啊。”萧禄契一看空远愣的像只呆头鹅似的,顿时无语了。

    “啊,三片,三片就够,能都拿到那就最好了……”空远有些瞠目结舌,失神的道出了自己目的,不过可能是觉得这玩意太好倒手,竟心生贪念。

    风绝羽闻言,也不理会他,从树上摘下三片宁香菩提叶,留下四片叶子没摘,这才从树上跳了下来,送到了空远的面前道:“空远大师,凡事不能作绝,我看这些宁香菩提叶对那些畜生也很重要,咱们还是见好就收吧。”

    这要是换作以前,帮空远都拿了也没什么问题,但风绝羽恨这个家伙有话不直说,净弄一些鬼事,就故意没让他占着太大的便宜。

    不过这一次,空远可不敢心生不满了,他终于意识到,风绝羽的修为要比自己估量的还要高出很多,毕竟能让十多只金毛巨猕猴一动不动,而眼睁睁的放弃它们看守了多年的宁香菩提叶,这份本事,可不是他这种承道圆满,甚至于某些乾坤前中期的强者能够办到的。

    想到此处,空远大师的老脸不由晒的通红,伸手接过三片在人家面前极易到手的宁香菩提叶,回头一想这十几年来几乎每个月都要跑过来远远的打探、设计、布置、一点点的策划,空远恨不得惭愧的钻进地底下去。

    看看,什么叫差距?

    这就是啊。

    老子辛辛苦苦琢磨了十几年,才敢来试试身手,可人家过来就是上树下树,就把事儿给办了,这差距也太大了,看来还是修为越高越强大啊。

    心中想着,空远难得的冲着风绝羽垂下了高傲的头颅,双手合什道:“风施主慈善为怀,老衲不如施主远矣。”

    风绝羽一看这秃驴总算明白自己的地位了,当下哈哈一笑道:“大师谬赞了,既然菩提叶已经到手,我们就回去吧。”

    “那是当然,施主这边请。”空远作了个罗圈揖,随后带着风绝羽和萧禄契离开了菩提林。

    三人一路赶到木鱼峰,到了木鱼峰下的时候,风绝羽才对空远道:“空远大师,我们找你来……”

    空远似乎早有所料,摆手打断风绝羽的话,但态度比昨天要好太多了,不再那么高高在下,语气十分温和道:“风真人自不必说,老衲晓得,请真人随我来。”

    “这又搞什么鬼?”风绝羽纳闷的皱了皱眉,回头看了一眼同样费解的萧禄契,就这么点功夫,空远已经绕着山脚走进一片枯松林进去了。

    风绝羽和萧禄契相觑一眼,无奈只能跟上。

    二人跟着空远穿过枯松林,弯弯拐拐的兜了好几圈,得有好几个时辰,眼看着太阳就要从西边落山的时候,才从这边枯松林绕了出去,随后就看到一大片荆棘幽谷,而隔着这片幽谷,前方则是有一座断崖似的高山,并且面对风绝羽等人的高山断崖的一侧,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经文。

    “风真人,到了……”

    “什么到了?”风绝羽和萧禄契双双愣住,并且抬头仰望那座高山雄峰,片刻后萧禄契惊叫了起来。

    “那……那是万生莲池……”

    萧禄契惊呼出声,一丝不好的预感在心头油然升起,他几乎已经预见到空远这个老秃驴想要干什么了,脸上忍不住升起蒸蒸的怒意。

    “万生莲池。”风绝羽呢喃了一声,心想,那不就是萧禄契所说的九禅寺培植莲花的地方吗?一子青莲就在那里,难道说……

    他正想着,只见空远大和尚咧着厚厚的大嘴唇憨憨一笑,用着即恭谨又狡狯的语气说道:“昨日风真人跟老衲提出想借道前往雪禅竺林,还说只要老衲帮助真人圆了这个愿望,您什么条件都能答应,风真人明鉴,其实看在圆恒的情面上,这个忙老衲怎么着也得帮上一帮,只是您是圆恒的至友前辈,老衲总不能将真人往火炕里推吧,所以才想着不如恶人由老衲来做,不该将那条路指给真人,然而今日一见,老衲方才知道何谓天外有天啊,真人的修为让老衲佩服,既然如此,老衲的担心也是多此一举了,风真人,老衲愿意帮助真人得偿心愿,但是……”

    听着这段冗长且不知羞耻的“推心置腹”,风绝羽都快恶心死了,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接道:“但是你有要求吧,行了,空远大师,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就告诉你,我想干什么吧……”

    “呵呵。”空远笑了笑,丝毫没有觉得羞耻的想法,弓身礼下道:“万生莲池中,有一株一子青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