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动力王朝

第219章 热心东北人

    ps:兄弟们,不好意思,等第三更写出来估计就很晚了,这样,我现在开始写,放在明天早晨8点定时更新,另外这一章还差几百个字,大家请等半个小时再刷新。√∟,

    ————————————————

    “嘶……真冷啊,”下了火车,张向阳被迎面吹来的寒风吹的激灵灵打了个哆嗦:“老三,怎么都这个时候了,常春这儿还这么冷?”

    “这里是东北么,”陈耕也被迎面而来的寒风吹的下意识的紧了紧衣服:“你看,外面到处都是雪,我给你说,东三省这边到三月份还经常下雪,冬天最冷的时候零下三十多度。”

    “真的假的?”出生在江南省的张向阳实在是无法理解零下三十多度的冬天是个什么概念,在江南省,冬天最冷的时候都鲜少有低于零下10度的时候,零下30度?他从来都没听说过:“东北人冬天要怎么过?”

    “那还能有假?”陈耕道:“知道不,东北农村的人,在冬日天里出来拉屎的时候,手里都得拿根棍子。”

    “拿棍子干什么?”张向阳一脸的呆萌:“难道还有人来抢屎?”

    “你……我和你这人就没话说,”陈耕气的抽了张向阳一巴掌:“当然是拿棍子敲屎棍子啊,天气太冷,刚拉出来就冻住了,得赶紧用棍子敲断,明白了不?”

    “有没有这么夸张?”对于陈耕的话,张向阳表示不怎么相信。

    “这还算夸张?”陈耕哼了一声,道:“我给你说,常春还算是好的了,在更北的地方,比如漠&河。那边冬天最冷的是要零下五十多度,撒尿的时候,尿还没落到地上就已经东城冰渣子了,这算得了什么?”

    “那人不是冻死了?”张向阳忍不住惊叫起来。

    “少见多怪!”旁边那位步频和步幅正好和陈耕、张向阳两人差不多,听这哥俩聊天聊了一路的大哥终于忍不住了,插嘴道:“东北这边的玻璃都是双层的。俺们这嘎达屋墙都是两层的,冬天屋里烧火炕,暖和的不行……两位兄弟,你们不是第一次来俺们常春这嘎达吧?”

    用那位现在还在铁岭文工团里混饭吃的未来小品巨星的话来说,这哥们一说话就是“满满的一嘴苞米茬子的味儿”。

    “是啊,真让您给说着了,还真是第一次来,东北这地方真tm冷啊,比我们那儿冷多了。”陈耕笑着的点头:“这位大哥,听你口音,你就是常春的?”

    “从我爷爷那一辈开始,我们家就是在东北讨生活的,”这位五大三粗的东北哥们一脸得意的道:“兄弟,你们在这边有熟人吗?要是有熟人我就不废话了,要是没有熟人……”

    张向阳惊讶且有些警惕的看了陈耕一眼:老三,这哥们这么热情。没问题吧?

    陈耕却知道这就是东北人的性格,要不怎么会有那首《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的歌呢。微微点头示意张向阳不用担心,不等这热心的东北哥们把话说完,陈耕当即道:“我们是江南省那边搞机械的,这次来咱们常春就是想要请两个老师傅,这个……”

    “原来是这个啊,你们早说嘛!”这东北哥们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显然对于这种情况他早就见怪不怪了,反而兴奋而且好奇的问道:“你们厂的规模大不大?对老师傅的要求是什么样的?能给开多少钱的工资?对了,还有,你们厂是什么性质的厂子,是私人单位还是乡镇企业……”

    嗯?

    听着这热心的东北哥们机关枪一样的话。陈耕心中不由一动:莫非……

    “怎么?哥们你有认识的这样的人?”陈耕试探着问道。

    “兄弟,瞧你说的,咱们常春是什么地方?咱们中国的汽车城!汽车是什么玩意儿?汽车说白了就是个机械,在咱们常春,往天上扔块砖头,掉下来砸到的5个人里面,有4个是搞机械的,还有一个是退休之前搞机械的,”东北热心哥们一脸自豪的道:“但凡只要是在咱们常春的,谁家不认识几个搞机械的老师傅啊。”

    “真是瞌睡就有人送上来个枕头!”陈耕用力一拍大腿,大声道:“这样吧哥们,你要是不急的话,咱们先去找个地方喝一杯?我请客!”

    “那敢情好,”这东北哥们也利索,根本不顾这是自己第一次与陈耕和张向阳这俩外地人打交道,痛快无比的答应了下来,同时道:“还有,我请客。”

    “哪能让你请客……”

    “你们谁都别跟我抢!到了常春这地方,我就是地主,哪有让客人请客的道理?就这么说定了,今天我请客,等回头哥哥我有机会去你们那儿,你必须要请我吃顿好的。”

    东北爷们豪爽的性格,今儿个陈耕算是见识到了,三言两语,连彼此的姓名都不知道呢,就已经开始吆五喝六的准备请客吃饭了,这在南方简直不敢想象。

    陈耕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头:“那成,就你请客,说定了,不过酒就不用了,我们还带来了两瓶茅台,咱们把它给干了!”

    “茅台?”东北哥们眼睛一亮,立刻点头:“好!哥哥我长这么大还没喝过茅台呢,就这么说定了,饭菜我请,咱们今儿个就喝这茅台!”

    说完,这哥们拍拍脑袋:“瞧我这脑子,差点儿把正事给忘了……哥俩,既然你们是来招师傅的,肯定还没安排住宿吧?我有个哥们在一汽第三招待所那边,咱们就住哪儿了,保证你们住的舒服,价格还便宜。”

    这哥们倒是豪爽,丝毫不忌讳自己没喝过茅台这一事实,不过陈耕还真就佩服这哥们的豪爽劲儿,有什么说什么,话里面就透着一股子大气劲儿,让人觉得心里舒服。

    “那还说什么,”陈耕笑着道:“就去哪儿,你那哥们在不?在的话一起叫上,咱们一起喝点儿,我这人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交朋友。”

    “好兄弟,够意思!”这东北哥们十有**也在考虑着把自己哥们也一起叫上,就是没好意思开口,现在有陈耕这句话,老兄立刻就放开了,大拇指一挑:“成了,兄弟,你们俩什么都不用管了,今天就吃好喝好,其他的我帮你们安排好,保准你们满意!”

    直到这个时候,张向阳才有逮着机会抽空向陈耕问道:“老三,这人……没问题吧?我怎么觉得今天这事儿这么……这么……”

    “没问题,你放心吧,”明白张向阳的意思,陈耕微微点了点头,低声道:“东北人就这样,以后你和他们打交道的时间长了就知道了。”

    张向阳点点头,低声道:“来的时候你给我说了一路的东北人的习惯,我还以为你夸张了,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作为一个北方人眼里的南方人,闽南等纯粹的“南方人”眼中的北方人,此前张向阳从来没和任何东北人打过交道,在80年代中期,东北人也没有像是10年后在国内闯下了偌大的“名声”,大家对于东北的印象大抵只有“下关东”、“黑土地”、“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中国的工业重镇”以及“大庆油田”等几个特色鲜明的符号,至于东北人,大家的脑海里完全没有任何概念,不管是“东北人就是黑社会”还是“东北人都是活雷锋”这俩东北人最特色鲜明的两个符号。

    为了让张向阳对东北的人文风情有个最起码的了解,陈耕这个其实只来过2次东北的家伙无耻的冒充了一把“东北通”,给张向阳狠狠的普及了一番,只是在张向阳看来老三说的这些未免也太夸张了些,东北人哪有这么热情?却不成想刚刚下了火车,这还没出火车站呢,就遇到这么一位热心的东北哥们。

    这下子,陈耕的话的可信度立刻从之前的三成上升到了八成。

    ————————————————

    作为一个北方人眼里的南方人,闽南等纯粹的“南方人”眼中的北方人,此前张向阳从来没和任何东北人打过交道,在80年代中期,东北人也没有像是10年后在国内闯下了偌大的“名声”,大家对于东北的印象大抵只有“下关东”、“黑土地”、“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中国的工业重镇”以及“大庆油田”等几个特色鲜明的符号,至于东北人,大家的脑海里完全没有任何概念,不管是“东北人就是黑社会”还是“东北人都是活雷锋”这俩东北人最特色鲜明的两个符号。

    为了让张向阳对东北的人文风情有个最起码的了解,陈耕这个其实只来过2次东北的家伙无耻的冒充了一把“东北通”,给张向阳狠狠的普及了一番,只是在张向阳看来老三说的这些未免也太夸张了些,东北人哪有这么热情?却不成想刚刚下了火车,这还没出火车站呢,就遇到这么一位热心的东北哥们。

    这下子,陈耕的话的可信度立刻从之前的三成上升到了八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