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动力王朝

第883章 处境艰难的总统

    陈耕理解卡里玛为什么这么为难,之前的那个水电站是润华实业出钱,赞比亚政府也就靠着自己的“地主”优势占点儿股份,另外做一些协调方面的工作,几乎不用他们自己出钱,但如果是修路、搞开发区,这事儿可就大条了,一条100多公里的二级公路要多少钱?相比于一条二级公路,开发区的建设和硬化工作反倒是小钱了。

    “钱确实是个问题,不过只要想办法,总归还是能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的,现在的关键是,赞比亚方面是否有这个意愿?”望着卡里玛,陈耕沉声道:“如果赞比亚有这个意愿,咱们再商量怎么解决钱的问题,但如果赞比亚没有这个想法”

    “我们想!我们当然想!”

    卡里玛顿时就激动了,中国好歹还是“发展中”国家呢,赞比亚连“发展中”的资格都没有,直接就是“不发达”国家。作为赞比亚的工业部长,这些年来卡里玛没少到欧洲、美洲以及亚洲等国家出差,他清楚的意识到,赞比亚想要发展成为在非洲有一定分量的国家,就绝对不能一直走现在这个卖资源的路子,必须要发展自己的工业。“但是发展工业要钱,招商引资也需要钱,可是我们连基本的招商引资的条件都不具备”

    天可怜见,虽然赞比亚在国际上的没什么分量,可他卡里玛好歹也是一国的工业部长,但此刻,说到发展,这位工业部长的眼睛都红了。

    “终究会好起来的,而且我们是朋友嘛,”陈耕拍拍卡里玛的手以示安慰:“这样,既然你们也有这个意愿,那就好说了,您去之后和总统、内阁的诸位成员商量一下,看看是否要上马这个项目,如果上马这个项目,你们能给出什么样的优惠条件”

    说到这,陈耕真诚的望着卡里玛,说道:“部长先生,虽然我们是朋友,但是有些话我得说在前面,赞比亚的情况实在是很糟糕,如果想要吸引投资商来赞比亚投资,你们必须要拿住足够的诚意才行。”

    “我知道我知道,”卡里玛也是去过好几次中国的,对于中国的一些招商政策,他是张口就来:“像是你们的‘3+2’税收减免啊、土地转让金优惠啊这些我们都可以学习。”

    这家伙很聪明嘛,陈耕笑了,不过笑完了,他还是摇了摇头:“部长先生,恕我直言,只是这样可不够。”

    “不够?”卡里玛有点迷茫:难道这样都不够吗?

    “当然不够啊,我们国家实行改革开放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状况?虽然经济不是很好,但终究是有着完善的工业基础,钢铁、水泥、机械、建筑这些基础工业我们都有,我们需要的只是更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理念,但赞比亚呢?有什么?”两手一摊,陈耕向卡里玛反问道:“您觉得就凭赞比亚现在的工业基础和基础设施状况,用同样的条件来吸引外资,能吸引的到吗?同样的条件,他们为什么要来赞比亚?”

    卡里玛羞愧的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确是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确实,哪怕如中国这样的国家,想要发展、想要改革开放,都需要付出这么大的力气、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赞比亚凭有什么资格用与中国一样的条件来招商引资呢?他讷讷的道:“那您说我们该怎么办?”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不过无非就是在土地使用、税收等这些政策上给予优惠,对了,还有这个开发区之所以能吸引人,就指望着这条坦赞铁路呢,到时候运力方面也要给予保证。”最后,陈耕给卡里玛提出了一条建议:“不过以咱们中赞两国的关系,再考虑到这个开发区主要还是面向中国企业,我觉得你们完全可以请我们的中央政府给予协助嘛。”

    对啊!

    陈耕的话让卡里玛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比中国更有招商引资的经验?陈耕说的没错,以中赞两国的关系,只要赞比亚确定了要搞这么一个开发区,完全可以请中国政府给帮忙制定相应的优惠措施以及开发区的管理翻翻嘛。

    想到这儿,卡里玛心里顿时就跟猫抓一样,恨不得立刻就去向总统汇报这件事。

    看到心神不宁的卡里玛,陈耕知道差不多了,寒暄了几句便向卡里玛告辞。

    陈耕一走,卡里玛立刻拿起电话:“总统先生,有件事我需要立刻向您汇报。”

    “真的?中国朋友真的愿意向我们提供发展资金?”听完卡里玛的汇报,总统卡翁达大喜,连忙问道。

    卡里玛摇摇头:“他没这么说,但他说,总归是有办法解决的”

    “好!太好了!”卡翁达总统大喜,整个人失态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赞比亚有救了,赞比亚人民有救了!”

    卡翁达是何许人也?相信很多人听都没听说过,但没听说过不要紧,大家肯定都从历史课本上看到过太祖说过的这么一句话:“中国是被非洲朋友抬进联合国的。”,而卡翁达总统,就是把中国抬进联合国的几个非洲穷朋友之一,同时他也是赞比亚的第一份总统,从1964年带领赞比亚独立开始,一直都是赞比亚的国家元首、三军总司令。

    在卡翁达总统的领导下,中赞关系一直非常密切,只是这位总统现在的处境并不是很好,虽然在他的领导下,赞比亚克服了部族政治的干扰,保持了国内政治环境的稳定,但始于1974年的国际铜矿危机导致赞比亚的收入减少,同时随着石油进口量的增大,赞比亚的经济情况进一步恶化,这让赞比亚这个依靠铜矿出口的国家长期处于经济困境之中,现在国内要求卡翁达下台的呼声越来越高,如果再不想办法扭转局面,一直将太祖视为崇拜偶像的卡翁达总统说不定就得下台。

    如此,也就不奇怪卡翁达为什么会这么高兴了,最近一段时间来,反对派、意图颠覆赞比亚的欧美国家给卡翁达的压力实在是太大,现在的卡翁达已经有些黔驴技穷了,但陈耕的突然出现,仿佛给正处于黑暗之中的卡翁达点燃了一盏明灯:水电站的建设,为赞比亚的经济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础;而让他提出的修路、建设开发区的方案,则为赞比亚的经济发展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这两者相加,自己也就能够对民众有一个交待,民众那边安稳下来,自己也就终于可以腾出手来应付反对派、应付西方国家给予自己的压力了。

    卡里玛当然知道总统先生为什么这么高兴,作为总统先生一手提拔起来的人,卡里玛是卡翁达的铁杆亲信,他深深的知道这顿时间来总统的日子过的有多么艰难,眼看着以齐卢巴为首的反对派越来越嚣张,卡里玛也急啊。犹豫了一下,卡里玛忍不住提醒卡翁达:“总统先生,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那边”

    一听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这两个名字,卡翁达的脸色顿时变了变:从上个月开始,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通知赞比亚,如果赞比亚政府不能在9月份如期偿还2000万美元的债务,就将从债务到期的哪一天开始停止对赞比亚的一切援助活动。

    2000万美元啊,对于不现在的赞比亚政府来说哪儿能拿的出来?就算是卖血也卖不到2000万美元啊。

    见总统先生没有反对,卡里玛小心翼翼的道:“润华实业挺有钱的,或许,我们可以从他们手里借一笔钱,先把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钱给还了,免得那些该死的混蛋对我们指手画脚至于这笔资金,我认为我们完全可以让他们在今后的商业活动中用来冲抵税收。”

    卡翁达终于点头:“那就试试吧,嗯,你可以告诉他,只要他帮我们度过这次的难关,今后赞比亚的一切都会向他敞开大门,对于朋友,我们从不吝啬。”

    “好的,我知道了。”卡里玛恭敬的点头。

    好歹也是一个国家,却需要向一个商人求助,听起来像是个笑话,但现在的卡翁达也是实在没办法了,他面临的形势简直糟糕到了极点,而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那帮混蛋简直就是落井下石的典型,卡翁达发誓,等自己度过了这次的难关,一定要让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那些混蛋好看。

    但是不管怎么说,相比于之前全然的茫然无措,现在终究是有了一点点的腾挪应对之地,他深吸了一口气:“我的偶像说过,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现在就让我们看看,到底谁才能笑到最后!”rw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uu小说),各种小说任你观看